又是两周过去了

Pew pew!时间这个杀手。

哈哈,小巴手里拿的不是香蕉哈,而是邻居家种的黄色西葫芦。

嗯呐,一晃儿,又是两周过去了。忽然这么一想吧,感觉自己这两周好像没做什么事情。但仔细琢磨一下呢,给明年社会学理论课从时代到广度大换血的十一篇讲义基本写出来了,上了两次媒体,给欧洲财团讲了个座,审了两篇稿子,成功组织了一个小coup(啊哈哈哈哈),然后就是全校中年教师(consolidator)科研奖里拿了个第二——败个了化学系的一个老师,和一个生物科学系老师并列第二,人文和社会领域里就大Joy啦,所以我觉得还是有点虽败犹荣哒!

嗯。列举上面呢,是因为最近学年结束了吧,然后有个很奇怪的现象一直没有衰落——我们学院对工作社会学研究挺牛的,自疫情以来就一直在社会各界活跃地呼吁四天工作周呀,批评传统的“工作就是要让人看见”(presentism)这种“刷存在感”或者监视性办公室气氛的愚蠢呀,引用数据指多少工作量就是无用的会议造成的呀,等等,但同时,好学院里的气氛却一直都是大家“争先恐后”地表达自己多么多么多么的忙,多么多么多么多的会议……他们自己不觉得自相矛盾哇?

去年在一个采访里我说,新冠的一个携带效应是,它让第一世界国家在大概一百年以来第一次体会了一把第三世界发展中国家的思路。当时我是说的是国民经济与国民健康的选取。但之后的大半年,我觉得“钱”在社会生活中的作用可能还真的比你想象得重要,因为至少腐国还真是“回缩”到很多特别幼稚的思路

比如上面说的用“自制的忙碌”来刷重要感的自我矛盾,对于一个“第三世界”长大的家伙来说,我总感觉这种把熬时间来充当劳动输出的简单思维那都是爸妈甚至爷爷奶奶那代人经历过的滑稽吧,但至少我周围的英国同事们可能现在和未来一段时间内都会沉浸在这种假装忙碌中呢。

我觉得做社会科学的都有个眼高手低的通病:如同这个自相矛盾又批判虚假工作量又情不自禁自己把自己搞得很忙这件事。好像这个思维就是说,我们不得不持续这个互相都吐槽多么忙碌参加多少会议的愚蠢,因为大环境就是这样的,然后要有变革,必须大环境改了,只有大环境变了我们才可以改变。

但很多事情不需要大环境的变化,每个人自己就可以做很多改变呀。比如,去年大Joy“神不知鬼不觉”地给社会学砍了大概150个小时的工作时间。啊哈哈哈哈……该开的课都正常的开着,该做的科研也都做了,也没额外雇佣助教,所以也没有同事发现啊,之所以没有人发现,就是因为我砍的都是“假装忙碌”的内容呀啊哈哈哈哈……这事我觉得挺牛哒!可惜除了和特瓷的同事偷笑之外,没法跟学院里更多的人说,因为大部分人的精神是keep calm and carry on,即便是愚蠢的耽误时间,咬牙坚持才是政治正确的选择。啊,太扯了。

不过大Joy有些coup是见天日的。比如为了拼生源,上周四后勤通知学院老师要我们给所有的未来新生打电话——那可是最少也得200多通电话呀!而且用电话跟考生交流是件多19世纪的事情啊?接到陌生电话你不觉得就是骚扰电话哇?这是一件所有老师都觉得特别头疼但不得不走的形式。大学招生部说,这是“传统”,以前都是这么做的,而且艾萨克死呀苏塞克斯呀什么的周边学校也都是用这种办法,我们怎么可以不用?

然后大Joy运筹帷幄了一下,比较策略地写了两封邮件问学校,大学是希望老师都假装忙碌呢,还是希望把老师的时间用在真的招生上呢。48小时之后,学校决定虽然我们也有招生压力吧,但谁爱打电话谁打电话,大Joy学院今年是不会把时间浪费在走形式上了。同事们都睁大眼睛觉得大Joy神奇极啦,因为电话招生真的是铁打不动的“传统”!嘎嘎嘎嘎。当然,从小学好怎么写议论文也很重要哈哈哈哈哈

吐槽完工作开始八卦玩的。下面是一道美味的分割线——

啊,还记得发现在瑞典发现熏三文鱼和茴香乐趣的那个夏天哇?还记得很久以前在同事家吃他家种的可食用花朵的那顿午饭哇?虽然都说疫苗解放人类,但今年看来基本还是得家里蹲,所以这个夏天什么聚会啊,什么出游啊,真的只能靠想象力了。。。

还记得我之前说我订的在线“跑步”的virtual challenge吧?最近跑完了非洲的Kilimanjaro雪山(就是海明威笔下的乞力~山,中文永远记不住),换到法国和意大利边境的蔚蓝海岸~ 和其他跑步路线一样,一边在家“跑”一边查看沿途的书啥的

昨天下午好歹有半天晴天,四点来钟在家翻着上面这本图画书,喝着小酒,听着光复法国民谣的Galliano的手风琴~矮马,其实还是可以假装在旅游的

(主要一般旅游的话,下午四点来钟大概也是找个酒馆看闲书的时候~啧啧啧,尤其如果服务生是小巴的话,还不用给服务费!太爽了)

和以前出游会在iPad上下载一堆飞机上看的目的地电影一样,最近也挖掘了好多蔚蓝海岸沿线拍的电影——真的好多啊!——其中发现了这个Matt Damon早年的经典The Talented Mr Ripley

哇,我估计很多人早就看过了吧(因为后来发现原来这部电影好经典)?你们怎么都没有告诉过我?又很过眼瘾又很虐心,太绝了!

最近还发现一个“陈年”好剧,就是看广告看了好几年的Mozart in the Jungle

我一直觉得这一定是一部特别弱智的电视剧。然后看了几集之后,我可以负责任的说,这个其实是个和ER有异曲同工之妙,特别适合穿插在工作间看的电视剧哦!好看!看完还能更开心的干活,哈哈。

周末一口气翻完这本小说,一个用律师收集到的电邮证据和两个助理的短信往来让你自己拼凑出谋杀案前因后果的一本书——

这本书怎么说呢,可以说是本无脑(或者烧脑?)的娱乐,内容没啥深度但挺有意思的,如同阿加莎的传统侦探小说,几种推理思路一一删除法;但买这本书来看主要是在书店里随手一翻,发现呈现方法很新鲜,满满都是app和社交软件时代长大的一代的叙事方式,所以赶紧买来好好学习一下,不然过几年估计要看不懂学生的作业了。

照片里前景的那个饮料也很好喝哦!一个叫MOTH公司的鸡尾酒,虽然质量没有NIO好,但也比NIO便宜一半呀,性价比还是非常高的,尤其每个罐子的侧面(红色部分)都印了一个问题,有助于边喝边聊(或者边喝边想),不错。

小酒儿是居家必备,尤其如果白天要在后院和大尾巴耗子斗智斗勇的话:大Joy和小巴最近两周的另一个大项目就是全面加固后院里所有的针对Skippy的“反捣蛋铁丝系统“——啊,Skippy(及家属)真不是一般的松鼠——总之我们被迫又在所有的花盆上处心积虑地加固了一层扎手扎脚扎爪子的铁丝(我不知道Skippy体验如何,反正我手上是扎了好几个口子==!),小巴则是“光头强附身”,每天端着一辣椒水瓶子在后院360度无死角巡视,随时准备战斗——

然后就在人类努力抵抗Skippy花样翻新的各种入侵的日子里,其信心的最后一棵稻草被迪士尼的新电影打败,大家知道今年的超级英雄是“尤利西斯”么?——

片花挺可爱的,但目前的网评一般,我感觉原因一定是因为打分的都是成人,然后成人观众和大Joy有类似的后院苦恼!=P

《又是两周过去了》有6个想法

  1. 丛林里的莫扎特还是挺好看的,除了艺术家发神经之外还有各种对音乐的热血追求,狗血混着鸡血哈哈哈哈

  2. flora and ulysses原著的作者我很喜欢,她有一本讲一只瓷兔子的写得很棒。天才雷普利确实经典,

    1. 马上去搜了一下作者,没有找到瓷兔子的,但发现作者获了好多奖哎!那么也就是说你会带黄豆看这部电影哇? 另外天才雷普利电影里你猜我认为最养眼的是啥?——那个打字机,跟乐高的打字机很像哦!!!

      1. 电影肯定会和黄豆看哒!瓷兔子那本叫The Miraculous Journey of Edward Tulane,看完了对儿童文学刮目相看呐。
        我又去找了一下电影里的打印机,发现真的是太像了,连配色都一样!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