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着法儿地玩玩玩!

IMG_0513

话说上上周六早上飞机4点半降落,6点来钟还天黑黑的时候就到家了,洗了个澡,然后转身就出门和小巴吃早餐去了,在Costa俺就点的上面这个,当时感觉就是:终于差都出完啦,到家撒欢儿啦!!!啊哈哈哈哈。

尤其上周又惊喜地拿到了一小笔经费,还有比这个更增添节日气氛的嘛!欢喜的气氛完全不可阻挡呀!

IMG_0591

最近这几周好多事都没来得及记。比如在香港那周其实正好赶上小巴生日,然后拆生日礼物这件事被推迟已经很郁闷了吧,更郁闷的是,小巴在生日的前一天被诊断为肾结石!倒不是很严重,类似肌肉拉伤那种酸痛所以开始也没在意。但医生说是肾结石,很多症状就都能解释通啦!(比如并非持续酸痛)小巴生日那天微信跟我描述说,而且酸痛部位会移动,一会儿这里酸痛,一会又跑到那里酸痛。然后我回复他说:“Wow, then you can officially tell people that you spent your birthday with (a) ‘Rolling Stone’!”

和滚石在一起的生日,啊哈哈哈哈~嗯,我够恶趣味,嘎嘎,不过连小巴都觉得太好笑了,忍不住转述给了好多人。

圣诞节前一般是各种聚餐聚会的时机,我还挺怵的(其实我发现不少学术人都挺怵,哈哈),还好今年休学假,所以可以假装不在地球,哈哈哈哈。但有些朋友节前节后的还是要见的。比如约了几个同事节后来家里小聚,其中有个同事老S比我还shy(虽然平时工作中你根本看不出来,还可能觉得他是个很外向的老师,下了讲台完全另一个人哈哈),但也答应携夫人一起来聚啦!哇哈哈哈哈,不是一般的给面子好哇!?——系里的聚餐他都极少出席哦。我另一个同事听了直接回复“RESPECT!!”还跟我注明她特意用了紫色大写字母。完全膜拜啊哈哈哈哈。其实我知道老S答应来,除了俺俩去年在楼道里聊美术和BBC纪录片(老S业余爱好!)聊得意外投机之外,更主要是因为我俩曾异口同声地吐槽“Uff!Humans!”一起鄙视过人类,哈哈哈哈。

周五去找马丁老爷子玩。自从8月份多伦多就没再见,所以我和老爷子各自搜刮了一肚子八卦。特好玩,80多岁的老爷子说他会去火车站接我,我说,别别别,车站离你家就十来分钟的路,我自己认路哈!老爷子回信说,可是从车站到我家要走15分钟呢,这15分钟咱能聊多少东西呢!

哈哈哈哈,过节八卦的气氛好浓厚呀!

每年都过圣诞,每年钻营点新鲜的玩意。去年心思是花在购置有创意的圣诞爆竹Christmas crackers——有一套自称是施华洛维奇同质水晶饰品的crackers(听起来很高大上,其实不很贵),有一套拼装玩具的,还有一套木质puzzle的,嗯,高估了我俩的智商和动手能力,多半至今还没有解开,哈哈哈!

今年兴趣点转移到advent calendar(即12月份圣诞倒计时日历,每天揭开一个格子)。现在一般卖的advent calendar都是巧克力。俺在同事Eddy的忽悠下,终于买了一套乐高的advent calendar——

IMG_0701

每天一个小乐高模型,当然,这张照片昨天拍的,还有好多格子没打开呐!嗯,挺好玩哒!每天一个小乐子呗。有好几种呢,貌似还有star war系列的,不过star trek粉就不下手了。

哦哦哦,不过我更喜欢的是Hotel Chocolat的advent calendar(广告图),超推荐——

Alternative-Advent-Calendars-for-Foodies-hotel-chocolat-1

为啥呢,一来我巨喜欢Hotel Chocolat的巧克力呀(除了Godiva的Truffles,就HC最好吃,嗯);二来,我俩这么无聊的人一般不会尝试新口味,所以每次都只会买那么相同的几样,这回正好广泛品尝呀;三来,注意到没有——每天的格子里是两块巧克力哎!!很多巧克力advent calendar都是只有一块。HC是特意标明 ‘advent calendar for two’,我和小巴就不用抢啦!嘎嘎

最近读各种追求政治正确的新闻觉得这个世界要矫枉过正了,所以看Modern Family前两周那集Kids These Days特给力,顺便,即然要过圣诞了,给大家放个应景的politically (in)corrrect的圣诞歌曲吧,歌词值得听完哈。

2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In My Element

嘎嘎,昨天说了,香港行虽然intensive, appalling,但也很exhilirating呀!

先说个让自己小有得意的事呗:当然,能被邀请去发言已经让我小有得意了。一来是大Joy最近几年并不是完全做的基因技术方面治理的研究,二来(和几个发言人不同)俺的研究并非任何官方机构委派课题,而这个可以说自2015年以来全球基金编辑技术领域最high profile的会议组在世界各地搜索邀请人的过程中,会决定请我作为55个发言人之一(这55个发言人中还包括香港特首和三位组委会成员的开幕词),我觉得本身就证明至少在那个小圈里,他们觉得我要讲的很重要呀。

当然,首先还是要感谢英国皇家学会的推荐。好在我也没让皇家学会失望,哈哈。

IMG_0433

那天其实ppt出了点问题,有两张ppt没有完全按我预想的显示,当时还是有半秒钟的被分心了一下的——不过观众应该没看出来,哈哈。那天发言完,我好似听见有人喊“Bravo!”(那个舞台回音其实很重,所以听不太清),后来“知识分子”那个公众号对我发言的翻译确认了这一点,哈哈哈哈,学术会议又不是演唱会,所以获得这种反应还真是第一次碰到。

我回到座位上的时候,同panel的发言人口型示意我一个“WOW”,哈哈,特别开心。我跟朋友开玩笑说,那我今后的努力目标就是要把学术摇滚到底,争取哪天发完言台下喊‘Encore’!哈哈!

20181129_115041

(我特喜欢这张,哈哈)

那天晚上美国医学会主席特意跟我说,他也非常喜欢我的发言,我当时第一想法就是特想(猩猩般)拍着胸脯跟微信北医同学群里发个信息:“啊啊啊啊~!同学们,你们听,你们行业的美国领导都肯定我了,你们赶紧向我学习呀!”——哈哈哈哈,可见作为出身医学世家但放弃医学的前医科生,终身都带个小纠结,啊哈哈哈哈。

我个人比较喜欢发言完之后的Q&A——晚上那场也是,其实每次发言都是——因为现场问答完全无预兆,所以总会有兴奋点。

GROO2125

VKZD3667

那天后来CNN两个记者在咖啡馆认出我来,跟我说他们觉得我Q&A收放得当掌控全场,哈哈哈哈,其中一个说她马上就跟同事说:这家伙太适合出境了,“以后”有相关议题要采访这家伙。

哈哈,话锋无缝隙转到我下一个槽点,就是“以后”这两个字——你知道如果你请社会科学学者参加活动的问题是,我们是24/7地对任何境遇都会做社会学分析的——会议第一天晚宴上,历史学家Ben就问我,对这个会议有哪些观察,我转了转眼珠:same old story. 我所谓这个story从媒体采访上就能看出——我一个荷兰同事总结说,这次峰会的中外记者选择采访目标都是同一个原则:white,male,and preferably with a beard.

真的就是这么简单粗暴。

我能明白在大众和媒体的想象中,具备这三条才具备“专家相”,不管你觉得‘look like an expert’这个标准多么肤浅,但这个世界依然就是这样。

种族歧视、年龄歧视本身就有一点,但性别歧视可能更为严重。比如我那个五十多岁满头金发的朋友说,她居然碰到这样的情况:那天有个记者从过道上走过来,明显是在找人做采访,但一看是她(女性)竟然立刻掉头就走(尽管她的脖子上戴着标志“发言人”的红色证件带),但是因为会场人多,她在出会场的时候,又两次撞见那个还在寻觅采访人的记者。这个时候我这个朋友就忍不住“淘气”一下了,她干脆直接问对方:“你是在找人做采访嘛?” 记者说:“呃,是,我是在找会议发言人做采访。” 朋友说:“我就是发言人之一,你为什么不采访我呢?” 记者略显尴尬地说:“呃……好吧,那我就采访一下你吧……”

后来采访蛮好的,那个记者也从我朋友身上找到了他要的料。嗯,但是如果不是被“逼”,他原本是觉得没什么可采访一个女性发言人的。

嗯。真的很遗憾,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即便是在按理说满屋都是聪明人的峰会上。

当然除了种族、年龄、性别,还有各种既有的hierarchy在暗中较量。这可不是什么新鲜事,是每天我/我们面对的现实,让你觉得indignant,frustrating,甚至amusing。社会科学的作用就是让这些hierarchy至少不那么心安理得,偶尔还能看到自己的荒谬之处。

IMG_0233

哇,现在来说说我住的酒店吧——会议安排发言人住在“数码港”一个五星级酒店——从来没有听说过的地方,到了地方之后发现果然是前不着村儿后不着地儿。而且我从来没有感受过香港如此hilly!每天坐车去香港大学的会场都超级晕车。但是,妈呀,这酒店的海景房真不是盖的!而且确切的说,坐在右边的沙发上,尽收眼底的是海景,坐在左边的沙发上,尽收眼底的是山景。特滋润。真可以每天除了洗澡睡觉,完全没有时间享受这个房间。

不过有个特好玩的事,就是这个酒店有个中餐厅,其“素菜”的菜单上被我发现了这么一条:

IMG_0246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在想,那得是一只怎样的鸡呀?一生都没有吃过一条小虫子,只吃谷物。哈哈哈哈哈哈……

这个酒店的餐馆不是很好吃——准确的讲,比我在英国吃的任何中餐馆都好吃,但是Ada上次带我们吃了无比美味的餐馆呀,所以我知道香港中餐完全可以更好的嘛(写到这里,吧唧吧唧嘴,一脸“深表失望”和口水,哈哈)——临走前Ada请我在这里又吃了一次:因为她要将就我去机场的时间,外加这里真的是前不着村儿后不着地儿。

那天见到Ada猴嗨森呀猴嗨森——有些人吧,天各一方但你就是觉得很投缘,说不上来为啥。

Ada又带来了一盒Godiva Truffles –哈哈,我感觉我已经被惯坏了,因为“圣诞节=Ada的巧克力”好像都好几年啦!而且是G家的Truffles okay? 不是一般的销魂!!!yum yum yum.

我也给Ada准备了礼物哦——我想我能给她带来最有趣的礼物无异于“a piece of Kent”,所以我给她买了一个肯特当地艺术家用自然凋谢的木头打磨的一棵圣诞树——

有没有觉得大Joy这个礼物点子很用心,很浪漫呀?

嗯,最逗的是,当我自鸣得意地跟麻麻汇报的时候(因为麻麻也惦记着Ada的近况呀),贪吃的麻麻看了实物照片的第一个反应是:“哇,这个圣诞树是巧克力做的哇?!”

鼻血和泪水迸出……哎,大家现在理解为啥大Joy遇事都很淡定了吧。咳咳,从小被外太空麻麻锻炼出来的……(小巴听说这个桥段后跟我说:“我之前也觉得如果这个圣诞树是巧克力做的就好了。”我翻了个大白眼:喂,你觉得当我面拍麻麻马屁我会帮你传达哇?)

嘎嘎

最后,这次在香港才知道美国的Priscilla(右一)搬到香港了,放一张我们在她新办公室拿着各自的书的合影,《我们仨》,哈哈。我们不是male,也不全是white,更不可能长出beard,但是论中国生命科学治理,我们仨最酷,okay?哈哈。

IMG_0416

9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容我想想

IMG_0367

(上图为最早建议此次峰会邀请我去发言的英国科学家Robin Lovell-Badge在贺建奎发言后接受记者采访的一幕)

话说上次博客是我上周日晚上飞赴香港参加第二届人类基因组编辑国际峰会之前写的。啊!这一周啊!用我给同事Chris邮件里的说法,真是我经历过最为intensive, appalling as well as exhilirating的一周。仅仅是不过五天嘛?这一周到底都发生了些什么呀!天,真的要容我好好想一想。

今天凌晨四点半回到伦敦了,从早上穿着短袖(因为迷路而)穿越其漫长的干鱼市场的阳光灿烂的香港一下子回到那熟悉湿冷黑暗的伦敦,感觉是另一种不真实——明明16小时之前,还在和Ada吃晚饭,13个小时之前还在机场和老友Ayo分享早上我和David Baltimore一起吃早饭时得到的信息,说到一半,在Joy的怂恿下买了凤梨酥MRC的Andy也跑过来加入讨论,Andy之前跟我说他那天中午本来找到一家很好的粤菜馆打算好好放松一下,但坐下来还是忍不住掏出笔记本电脑,一口气打了满满两页纸的note……说着说着Andy忽然提醒我说:“你再不去登机该晚了吧?!”——哇!可不是么。然后我俩匆匆和Ayo告别,奔赴各自的英航航班登机口,Ayo在身后还意犹未尽地冲我喊着说:Joy,记得没说完的要找时间电话我哈!……这大概就是被邀请参与峰会的六七十位学者的一个共同感触:每天我们都在亲历亲睹亲为正在发生的“历史”,可是一直到临走,每个人心里都在唏嘘:到底都发生了什么呀!

所以当终于冲出海关,又和湿冷的英国晨风迎面相逢,那么熟悉,真的是另一种不真实,我还是忍不住和素昧平生的出租司机说了一句:“啊!我真是很高兴终于回家了!”

因为再在香港待下去,体力和智力上,我可都不知道还是否应付得了——而你知道大Joy这么闹腾的主,绝少有这种感觉的——这周到底都发生了什么啊,真的需要容我想想。

原本作为圣诞节前的最后一个国际会议,我以为这周是去“享受”去了——这种高规格又完全开放的会议其实不会现场做出太多太大的决策的,准备其实在会前,比如每个受邀发言人大概会讲什么也是大家事先通气的——不是出于“和谐”论调,而是出于让主持人心中有数,提高讨论效率,所以我就是打算去好好坐在哪里享受这些科学和社会科学界的高精尖们的大脑的。

谁想周一下午两点刚降落到香港机场,手机就被JK He的事撑爆了,然后接下来几天会场内外跟进事情进展本身就让人目不暇接(那天晚上第一时间和Z老师吃晚饭时讨论了这件事应该有的是回应,她提议为何不去JK房间直接问他呢——但那时他已经切断和外面的联系了。但是与会者当中也有跟他曾经有密切联系的老师呀,各自看法不同)。外加不论是自然科学学者还是社会科学学者,大家更关心的是下一步各自的领域要做什么……

这次JK He事件的唯一好处是,峰会关注度一下爆表,然后大Joy因为恰巧在这个会议发言,所以在粑粑麻麻的朋友圈里蹭了一下热度,这些蜀黍阿姨(生物医科为主)终于明白我是干嘛的了,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然后很多朋友和爸妈的朋友哪两天就一直在问我有啥进展,有啥进展,我也少有回复,确切的说,那两天我特安静。

IMG_0344

(从第三排speaker席拍JK He的演讲。)

为啥啊?因为信息真的是超多。而且议程真的好满,每天6点半吃早饭,7点多shuttle出发把我们从酒店拉到会场,然后每天都是9点半左右才完事,就算没有时差,听那么长时间的跨学科报告也真的很累。所以如果还剩点脑力,就不打微信八卦了,全集中在消化那么多人到底都说了些什么。周四峰会官方是下午1点结束,但是下午还有breakout session和私约的meeting,晚上我还有一场Royal Society组织的面对香港公众讨论,直到晚上十点半才结束——跟高璐吐槽了,其实8点多我发言的时候,我就已经困得不行了,完全处于说下一句时已经忘记前一句说的是什么的状态,嘎嘎。等活动结束,shuttle把我们拉回酒店时,已经晚上十一点半了。那天早上讲的很好,晚上讲得我觉得“应该”不太好,但据听众说蛮好的,估计是观众客气了,不过我已经顾及不了那么多了,啊哈哈。组织者Robin坐在车上很诚恳地说谢谢我这么配合,我眼皮打架地说,我也确实很荣幸,但看大家都已经累得不行了。

嘎嘎。所以这两天自己消化信息的时间本来就很短,没有精神头跟各位打小报道也是遗憾,这次峰会到底为今后定下了怎样的调调还得容我想想。虽然这几天接触的信息很多,但是除今天这个博客之外,我不会再在博客上说太多关于JK He的事,因为对有些事情“八卦”是无助于解决问题的,但我来表明这么几个观点吧:

1.我很赞赏峰会委员会没有让JK事件动撼峰会主要议程——虽然很明显很多相关发言都直接对JK事件做了回应,但峰会整体还是按部就班的进行的,尤其第一天,除了开幕式上对JK事件大致定性之外,第一天会议基本没有被这件事干扰。——周四在面对香港公众那个活动里,发言前我也向听众说明了:如果感兴趣,问答阶段我很愿意分享我对JK He事件的看法,但我最终决定不对我原有的发言做修改,因为我认为在有限的时间内,我若能让大家对“常态”有更清楚的理解要比对“个案”的理解有意义的多。

避免“劣币驱逐良币”很重要但很容易被遗忘的一点就是,对出格的个案要回应,而且要有准确实在的回应,但不能让这些outlier牵着鼻子走。

2. JK He的那个演讲在很多层面上很让人失望,因为并没有比媒体已报道部分提供更多的信息,并且印证了我很多对这个事件最糟的设想:比如他对何为有效的“知情同意”毫无概念,比如他确实只是凭借简单粗暴的家长对其感激涕零的救世主心态行事,完全没有考虑过两个小女孩的福祉,再比如,他回答里完全隐含着他认为科学家的任务止于创造出这些desirable babies,剩下的事情(包括经济负担)原本就应该有社会承担。

3. JK He如果真的亲历其为完成了他试验里的所有步骤,技术层面上可以借用他老爸的采访说的“他这个人还是有一点天才的”, 但倒也不让我太惊讶,因为生物医学界的deskilling是总体趋势,但是同时这也印证了高璐(或者是春晖,或者是你俩都说了)那天话赶话地吐槽了一句“没文化真可怕”。哈哈,我不想老生常谈啥with great power comes great responsibility,但好心真的可以办坏事,deskilling时代尤其如此,一厢情愿的英雄主义会显得尤为自私。

4. 目前(2018年12月1日晚8点)为止,我认为中国政府的回应尺度很得当。虽然这件事让我觉得不可思议,而且让我对于干细胞试验治疗等等方面的审批程序又重新有了担忧,但我个人认为在过去20年国内科技闹出世界争议性新闻中,这次回应(到目前为止)分寸把握得最好。

5. 因为那天春晖问我,所以这里顺带说一下吧:我认为国内媒体最大范围内的报道这件事就太好了——国外媒体也一样。因为其实透明是最好的监督机制,社会上知道的人多了,会保护自己权益的人也就多了。但有类似的新闻报道,我看着还是很闹心的——

IMG_0511

这件事之所以闹心不是因为哈佛开始(也)编辑精子了,而是这类对人类生殖细胞的实验室研究早就有了,并不触及伦理底线,这类研究本身和(贺的)人类胚胎研究不同,和(贺的)对人类胚胎超过14天的试验更不同,和(贺的)把已编辑的胚胎植入人体更更不同,和(贺的)编辑胚胎植入并诞生个体就更更更不同。

简单的说,实验室试验和临床人体试验中差着好多呢。这个报道文中也明确指出了,哈佛这个研究连胚胎都不涉及。上述报道完全就是拙劣的标题党。而且居然是MIT Tech Review在这么敏感的时期做的标题党,very dissapointing.

我只希望国内媒体能分清这两类试验的区别,且不要玩标题党。

6.我的一些学界的朋友对峰会组委会最后的statement有些失望,比如里面把2015年第一次峰会里提到的social consensus拿掉了,而开始倡议研究这个科技的发展路程(pathway)了。就此我个人的看法是,我觉得这么写没什么不好,因为我更愿意看到科学界的“现实”的诉求。Realpolitik自古至今就是一个让人不舒服的领域,但至少get real才是解决问题的第一步吧!

7. 重申周四晚上那场我的一个主要观点,公众,哪怕是auhoritarian countries的公众,远比你想象的要复杂和精明,而且公众对科技态度的成熟程度的发展有时候是可以独立于科技界话语体系的发展的。所以,科技界也需要get real。

8. 峰会结束了,各家也纷纷发表声明了,关于基因编辑技术管理的讨论不是结束了,而是还需要一段时间才会真正开始,什么时候开始,要容学术人们想想,大家各自都还有很多信息需要消化。

IMG_0275

4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谁说在家就没新闻呀

嘎嘎,发现最近博客好像都是跟出行有关,明天飞香港,出发前要先这里记一笔:谁说在家就没新闻呀,也有好多可八卦的呢,只是这两周在家把我给自在的,感觉好久都没在家泡着了哈,所以这里坐坐,那里坐坐,哪里都觉得“新鲜”,坐到哪里都懒得再起来了,哎呀妈呀唤醒了一身的懒骨头!啊哈哈哈。可见俺平时真的很宅。

嗯,先说新闻。这两周在英国呆着也没闲着,拾掇了一圈博士生的论文,开了个会,干了一些杂七杂八的事,然后依学院要求老大不情愿地去学校接受了一下著名的/折磨人的REF Impact Case Study的培训——说白了就是教我们怎么展示自己的研究在现实社会里产生了正能量(哎!其实搜集正能量的证据的过程,非常官僚aka负能量——你能想象大Joy“一脸严肃满心开小差”的样子嘛?反正白菜和喜洋洋一定能。哈哈哈哈……)。

但我去了还是觉得挺开眼界的——倒不是对官僚系统的领悟,而是我发现俺们肯大真是藏龙卧虎哎:去年有个特别火的拉斐尔的素描展,记得当时各个报纸哇啦哇啦盛赞一番,然后还得了当年的Apollo年度大奖——相当于展览界的奥斯卡吧。(顺便再广告一下,除了WIRED,俺“长年”订阅的也就Apollo了,质量很稳定哦)——然后我才发现,敢情这个展览是基于美术系一同事对拉斐尔的研究做的。他也是策展人之一呢——差不多应该叫奥斯卡“展帝”吧!

然后另一个文学系的同事更牛,她是个诗人,然后根据歌川広重画的东海道(the Tōkaidō road)的画写了一个相应的诗集,然后这个诗集被搬上了世界各地N个舞蹈、话剧、音乐舞台,然后不论是她的诗集还是衍生的演出都获了一堆奖。妈呀,太牛了。

所以我说,俺们肯大文科真的很牛哒!(文科=人文社科,而人文与社科相比,当然俺们社科总体还要更胜一筹哦!来吧来吧!来嘛来嘛!嘎嘎)

————————————————————————————————

每年的十一月份都是“改善生活质量月”——因为国内有双十一,国外有Black Friday,全世界除了钱包不太高兴都很高兴呀哈哈哈哈哈哈!

今年Black Friday败了一对Boom 2音响——我知道已经出Boom 3啦!所以Boom 2才显得格外便宜嘛!

而且之前在网上看好像Boom系列被很多媒体评为性价比最好的的无线音响——嗯,在这个fake news的时代我”顶风作案”,发现,其实媒体的评价还真是很有道理!Boom 2真的是物超所值哎!音质很好,续航时间很长,操作很简便,占地面积非常小,最近几天耳朵非常享受。

另一个让耳朵很享受的是Michelle Obama的新书Becoming——其audible是Michelle Obama自己读的哦!所以耳朵非常享受——好吧,本来就很粉MO,但这本书真的很值得一看或者一听,因为写得真是太真性情了。而且每天读/听一点,都觉得很打鸡血哦!

becoming-michelle_obama-getty-h_2018

另外,之前跟小巴、春晖和一只猫推荐过了,这段对她和她哥哥的采访也特别精彩

这两周另一个消息是,Stan Lee去世了。2018年吃掉了两个我很喜欢的作家:李敖、Stan Lee。很幸运在无政府主义的少年读到了李敖,在理想主义的青年明白了Stan Lee。

“You know, I guess one person CAN make a difference. Nuff said.”

———————————————————————————–

好了,现在聚焦一下国内新闻:

IMG_9871

听说北京前一阵又霾了(然后又好了,然后又霾了……我已经跟不上变化了),麻麻特逗,坐在我爸车上还饶有兴趣的给我发来上面这张照片,跟我说,你看像画儿一样!

==|| 你别说,是有点Paul Klee的意思

最近好多有争议的新闻,比如伯明翰等大学(还有俺们肯特)据说明年开始承认中国高考成绩了,然后又有人说英国多所大学不再招收中国学生了,>.<! 其实不管好消息坏消息,都有点标题党。

然后听说D&G拍了辱华广告。这事倒不是标题党,但我插句嘴,“辱华”要看怎么说,这事更多的说明的是,D&G品味比较低俗,所以呢,要说“辱华”也对,就是中华大地大部分消费者被这种低俗恶心/侮辱到了;但是要说是从“看不起中国”这种“辱华”角度呢,好像也不至于,因为这么低智商的广告海外也很多呀!大家不好高估商家的智商哈!比如?比如BBC中文整理的这一串种族歧视广告:https://www.bbc.com/zhongwen/simp/chinese-news-46314935

但这个事情挺有意思,引申的一个问题就是什么叫“辱”呢?是从发布者主观动机为标准呢,还是从受众感官和阐释为标准呢?打趣和踩蛊的边界在哪里呢?——其实不在一个文化圈里,这个边界还真是不好掌握。比如大家看过国内有个港荣蒸蛋糕的广告哇?就是演一个外国男孩拿好吃的蛋糕追一个中国女孩,结尾男孩仰头对阳台上的女孩说了一句"我对你是蒸(真)的" ——这不是挖苦外国人说话大舌头嘛?而且又不是每一个“外国”都一定必须是发达的一定必须有文化自信的,公开把外国年轻人塑造成“大舌头”典型,是不是可以被称为一种种族歧视呢,或者说是展现(中华)民族优越感呢?反过来要是有人说,不对啊,中国是“弱者”,弱者当然可以跟“强者”开这种玩笑,那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是不是又有一点“受害者情结”?妈呀,有没有觉得这么想来确实有点政治不正确?上纲上线的话,也是杠杠的。

D&G的广告确实很低俗,看着也是够添堵的,不过呢,其实更大的一个问题就是,在多文化沟通中,真的不要想当然认为对方会理解你的玩笑,“玩笑”这件事就是得在双方都在一个语境里才会好笑。把你得罪了,就要吱个声抗议,下次对方就记住了,但也一定有必要放到民族种族上。就是其实英语世界里,也有各种SB广告,比如前几篇提到的那个Vodafone的广告。哎……恶俗也算一种世界通病吧。

另外为啥要在博客里叨叨这件找骂的事呢,因为我偶尔的确会觉得,多文化沟通确实需要理性,并不是一定越“尊重”,越“包容”就一定越“好”,还是得就事论事吧。比如听说米国有大学要停演Vagina Monologues(阴道独白)了,因为这出戏没有囊括trans呀等等,所以显得女性主义得太狭隘,现在被‘breaking ground monologues’给取代了。嗯……虽然我理解这个逻辑吧,但是或许我确实要被时代淘汰了,我还是觉得停演VM太太太可惜了。第一次看到VM剧本还是在国内(大学初?),虽然当时对戏里很大一部分情节完全没有亲身经历的共鸣,但是那些精妙安排的台词仍然让我第一次觉得女性主义蛮震撼的。

—————————————————

最后聊点好玩的事。

在家工作的主旋律就是和猫斗智斗勇。但那天胡椒盐儿一早上都没有出现,本猫奴还很有一种“被抛弃”的心理不平衡。但晌午门口忽然出现了一只小黄猫,喵嗷喵嗷,自来熟到叫开门就要往里进。

我说别别别,我家可不敢再招惹别的猫了,咱俩有话外面说好哇?

然后我从门缝里挤出去,转身掩上门,你听听下面这个视频,这只小黄猫真的超话唠啊——“我跟你说啊……”

我也没听懂它说的是啥,但看它戴着项圈还有个牌子,应该得啵的不是迷路而是寂寞。当然,因为小胡一早上都没来骚扰,我也多疑地联想,这不是小胡又被卡在哪里,派自己的sidekick来求助的吧?

——小巴笑得稀里哗啦,小巴说,嗯,是小胡传话告诉你“I’m running late”

嗯,后来果然吃了午饭小胡就姗姗来迟。鉴于至今没有为啥那个小黄猫会忽然自来熟地在我家门口叫啊叫啊,我就暂且接受小巴的歪解吧!

这周和小胡并肩把下周在香港的两个talk给写出来了。

我有一点很困惑,就是你有没有发觉,每次跟小胡拍照,不管你什么姿势,怎么个扭,好像这厮永远是比较深邃的那个。这厮好像总是在思考着世界……其实这厮脑子里不定想着什么鸟呢!(literally!!)哎!

说来明天要奔赴的这个会大概是2015年以来全球关于基因技术最重要的一次会议,我觉得届时都不是满堂齐聚“有趣的灵魂”了,而是满堂齐聚未来能engineer“有趣的灵魂”的科学家(但“can do”和“will do”是两码事,“知识”和“怎么利用知识”是两码事,所以大Joy这样的人才会有工作呀!),所以能受邀在这样的会议上作两个发言还是非常荣幸哒!

第一个会议发言会网络直播,第二个不知道会不会,但我个人比较期待第二个发言。也是因为第二个发言,开始说活动要进行到晚上10点半,只好把晚上十一点半的机票拖延了一天,然后说哎其实9点半就可以结束了,呃!

不过拖延了一天的好处是,第二天可以在巨高级的宾馆里四仰八叉地睡一个超级懒觉,然后在据说选择无限的自助早餐里完全目中无人(因为大部分老师应该头天回家了吧)的吃个肚歪,然后慢慢悠悠地嘎呦到城里,撩吃一下定居香港的Marie,晚上在和下班后的Ada小聚,啊啊啊啊啊~~~~~人生快进到下周五还真是美妙哎!

总之,John Lewis的圣诞广告已经上线了,Michael McIntyre最新一季的Big Show又开始了,圣诞节还会远哇???!!!

4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柏林小记

IMG_9727

嘿嘿,又去柏林啦!欢乐严肃紧张团结的一周,哎呀妈呀。上图是最后一天晚宴结束后在布兰登堡门拍的。

有的看客知道,俺这次去柏林呢,主要是受邀参加了一个德国最大的私人基金会Bosch集团每年举办的一个闭门的高规格科技政策的“辩论”(debate)——其实不是那种甲方乙方的争辩啦,而更类似探讨。

所谓高规格呢,真的是比较高——就是有欧洲研究基金会的前任和现任两位主席呀,UNESCO自然科学助理总干事啦,Nature的主编呀什么的,一共18个人,其中有个被邀请的小喽啰居然是大Joy耶!矮麻,虽然咱也出席过不少“高级”场合吧——最近一个例子比如二月份咱自己那大腕云集的课题结题会, 但这么多行政大牛一起出现的闭门会,我还真是第一次参加,主持人都是个英国获得过官佐勋章(OBE)的著名媒体人。这也是会议要“闭门”的原因之一——这样可以让大家放下政治包袱,真正的畅所欲言。——也正因如此,所以好多八卦没法说哈。

总之,大Joy还是很认真的准备了一下滴——这个同事楚楚最了解了,因为原先邀请的和我“辩论”的是个很有名的后殖民理论家,然后对方的作品真的好深奥好难懂啊,然后大Joy花了整整两天的时间研读其作品终于搞清楚对方的思路了,然后的然后……对方因为家里出现紧急情况临时来不了了,然后的然后的然后基金会临时请了另一个大牛…… >.<!!!

那个时候脑海里顿时飘来一个词,四个字母组成,以F打头……

……

……

喂,你在想神马,我想的是“FINE!”啦!哈哈哈哈哈哈……

楚楚在飞去本尊的城市(Kalkata,也称‘City of Joy’,所以自然是本尊的城市,哈哈)的路上也一路给我各种打气。后来我就去“辩论”啦!第二天楚楚很关心的问我会议开得的怎么样呀。

我说:quite well

楚楚说:仅仅是quite well嘛?

我说:主要是我不太习惯这类听众自然不会有太多外露的反应,所以虽然我觉得我发挥得蛮好的,但是没有习惯的那种现场热烈反应,小有失望(“人来疯”特有的小纠结),甚至回答问题时,因为听众的“面无表情”有几次我都怀疑我到底有没有解释清楚。不过呢,鉴于后来ERC的主席特意走过来跟我握手说很喜欢我的发言,并且问我有没有考虑过来欧洲大陆工作,有个我好葱白的大牛临走时也是特意绕了半个屋子过来把名片塞给我,以及另外一个德国与会者问我我是不是曾经在8年前在XXX期刊上发表过XXX的那个(那是我发表的最早的作品之一啦)……我推测我的表现应该是‘quite well’啦!

嘎嘎嘎嘎。

这次经历确实有点和往常不一样,比如有一天会议晚餐时跟一个中年姐姐胡扯了一晚上,告别时才瞥见餐桌上对方的名牌,哇英国一政策大牛(大Joy这种脸盲是完全认不出来的,尤其晚餐灯光又那么暧昧);早餐时因为餐厅拥挤,找了一个面善的阿姨对面坐下,本来想闷头吃饭,但对方起了个头,发现原来是一起参加另一个Falling Wall会议的(类似德国版的TED Conference),从脱欧扯起,相聊甚欢,然后邀我一起搭车去会场,后来发现居然是德国化学学会副主席;当然还有就是我在微信群里嘚瑟过的,最让大Joy沾沾自喜的是最后一天晚饭坐在一个天文学家旁边,然后大Joy隐约回忆起几年前在科普书上学会的三脚猫广义相对论(比如嘛叫重力场),然后被对方表扬说俺孺子可教也,然后的然后对方说他就是三十年前第一个提出用重力场来测量宇宙扩展速度的辣个大师啦……妈呀,实打实的“everyone is someone”,这个还真是第一次经历。人生立马莫名感觉很“高效”——这么说有点snobbish和各种政治不正确,但确实如此,这周收获的新知N多。

当然,这也要提到这一系列会议背后的大patron,Bosch基金会——对,就是那个做牙刷冰箱吸尘器什么的公司,但这回我才听说,这个私企慈善基金会并不是每年由Bosch公司拨出一部分钱来做慈善,而是反过来,是这个慈善基金会以绝对优势控股Bosch的各个商业公司。哇!太劲爆了。

这周在柏林有很多感触,其中之一是明明行程普通却有一种莫名的紧张,原因之一是会议都开始的好早结束的好晚,每天早上打开酒店窗帘,明明不到8点,居然对面办公楼里已经有不少德国人在工作!

第二个感触是,在德国工作真幸福,因为办公室里总有蛋糕,会议茶歇总有蛋糕,午餐自助到处都有蛋糕

IMG_9639

IMG_9641

蛋糕!蛋糕!蛋糕!——然后有人告诉我说,德国文化如此,实验室里只要有德国博士生就总会有蛋糕吃——真的哇?我还真没注意。不过我这次下决心要招一个德国博士生!哈哈!

胡吃海塞了三天之后,我忽然”理解”为什么德国人会那么早出晚归努力工作了——如果不工作那么长时间,怎么能有足够时间消化那么多卡路里呢?!

嘎嘎,玩笑啦。不过第三个感悟也是跟这个有关——那就是这次参加的几个会,晚宴都是全部素食,完全没有肉。我觉得这真的是个绝妙的点子,一来简化了订餐程序(不然至少要订普通和素食两种餐饮),二来确实更为环保健康——而且素餐其实更美味,因为舌尖会对香料更为敏感;三来……全素食饮食那不意味着肚子里有更多乘纳蛋糕的空间哇?!哈哈哈哈!

IMG_9717

要让参会者津津乐道,吃是很重要的一项呀!

Falling Wall这个会议(借柏林墙的倒塌这个哏衍生至科技壁垒的倒塌)组织得简直就是一场艺术,连吃也是如此。比如会议涉及的一个科技突破就是对“记忆”的认识,而其午餐就顺水推舟地由四个来自世界不同地区的大厨做的“带着家乡记忆”的有故事的四道菜。午餐前,大屏幕播放了四个大厨对自己选择做的这道菜的视频,午餐是大厨亲自给大家盛自己做的饭,午餐后,会务组邀请四个大厨上台接受大家的感谢——

IMG_9693

除此之外,你知道举办这种会议的一个难题是,当发言者超过了规定的15分钟,但每个发言人有都是有地位的贵宾,怎么办。哇!Falling Walls又让我大开眼界,他们有个工作人员专门研究每个发言人的特点,然后会以魔术、哑剧等方式,没有一个字,用优雅诙谐的表演“赶”发言人下台,非常有效又体面。而且真的很精彩,比如如果发言人讲的是海洋科学,到点他会穿着潜水服掏出活蹦乱跳的小鱼儿上台示意发言人下台,如果发言人讲的是信息安全,他会穿着风衣拿着手提箱如特务接头似的,在发言人旁边“捣乱”,如果发言人(女)还讲不完,他就从箱子里掏出一支玫瑰直接单膝跪地献给发言人(言外一致“亲爱的,别说了”)……哈哈哈哈

也因此,虽然后来下午已经很累了,但我还是暗自希望每个发言人都能拖堂,因为这样就能看到更多精彩的“催下台”表演啦!

第五个感悟是,男女平等真是任重道远。那天闭门会议,华裔有三个,除了大Joy另两位是男性,洗手间里一位大牛半开玩笑地跟我说:“我问你个政治特别不正确的问题哈,你说那两位中国男性会不会坐在那里(看着你)心说,这女子谁呀(就在这里发言)!”

我大笑,当然与会的那两位华裔男士不会有这种想法,不过这位提出的对中国高层讨论的印象也确实有事实基础啊——我在微信朋友圈里就好几次诧异/抗议过,中国学术讨论往往一码全是男士,最不可思议的一次是谈论啥女性学术人贡献的会议,台上好像做了13个发言人,居然也全是男性!

欧洲也存在男女平等的问题,但这点上,天朝和欧美差距真的还很大很大。比如这回Falling Walls有个关于AI政策的讨论,一共邀请了20来位各方面的专家吧,但你看,最后出来总结的三位代表以及主持人(好像是Scientific America的主编),都是女性!

IMG_9695

总之这周很短暂,却很开眼界,科技上更是了解了好多最新的进展,记了好多笔记。

最后要说个不一样的收获,就是在商店里收获到的这个小雕塑——

IMG_9810

哈哈!看到这个小玩意儿的第一眼我就觉得必须得拿下啊!因为太像胡椒盐儿了!!!

商店里当时还有一模一样,不过四个爪子是纯白色的小猫,那个会跟胡椒盐儿更像,不过我还是买了这个爪子上有一抹黑的小猫,因为小胡在外面疯完,常常就是四爪“脏兮兮”地就来我家补觉了。

小胡对这个小雕塑也很感兴趣哎,盯着看了半天,估计在心说,这厮怎么有点像我咧?

IMG_9782

IMG_9781

爆个料:话说周五英国晚上大雨,小巴没能在雨前把小胡“赶”回家,所以小胡居然在我家一直呆到了凌晨3点半,等雨停了,小胡就喵嗷喵嗷地把小巴嚎起来,说送朕回家送朕回家,然后小巴就睡眼惺忪奴性十足地把小胡抱回了家,哈哈

IMG_9869

 

6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波士顿2018-2

去年去波士顿的时候,就盘算着今年能借学假的机会来iGEM,所以就顺手在TripAdvisor的app上列了了一个‘Boston2018’的行程单,把当时想去没时间去的都放在这里面,哈哈,很有“远见”吧!不过呢其实这回去的新“景点”也就一个,一来时间有点紧,二来正赶上大雨来袭出门有点冷,三来上次好多地方意犹未尽,比如Brattle,Raven等几个书店,比如那个叫Paramount的拥挤但特好吃的早餐店,但保不齐旧景点能看到新东西呢,比如波士顿美术馆(MFA)——

IMG_E9252

哇嘎嘎嘎嘎,去年来的时候正好暑期末尾,人好多,这回工作日去,好空旷呀!

这回去MFA感觉格外亲切,因为N个月前,俺发现了MFA一个工作人员做的podcast,每月一期,讲美术馆里的一幅画,短小精湛,我第一次听一口气听了5集,然后猛然发现是一个月一期,就赶紧“省”着听了。

藏品啥的咱就跳过不说了,去年已经唏嘘了一番了,说个好玩的。这次赶上的一个特展是世界大战时候的政治宣传明信片,展览很小(不是展品数量小,主要是明信片都不大),大致主题大概也能猜出来,就是视觉表达怎么被政治化,用来呈现歪曲的事实呗。有一组德国当年挤兑英国的明信片特别好玩——话说当年德国的大炮最牛逼,口径42厘米,谁也比不过,然后德国就讽刺英国说,英国除了一张能吹的大嘴巴,能做出像咱这样的大炮么? 因此就有了下面一组明信片,画着英国佬呲牙咧嘴展现他们的“42厘米”武器——

啊哈哈哈哈,要是没解说,我还以为这是牙科医生的广告呢

政治宣传保不齐吹牛,也保不齐撒谎,俺这回看书店里卖的游戏很受川普旋风影响呀~

IMG_9096

然后在这样一个不靠谱的年代,大Joy就在会场边上的大楼里认识到了一个神奇的女士:Mary Baker Eddy

400px-mary_baker_eddy

Christian Science宗教的创始人,这个宗教吧,简单来说就是认为基督是第一位科学家,解除身体百病的秘密都在圣经原文里,精神的力量就可以治愈疾病哈。

嗯,虽然听起来迷信色彩浓重,但这个Mary Baker Eddy还有一个很坚定的信仰,就是新闻事实是民主的基础,而她所处的19世纪末20世纪初就已经被听风就是雨的新闻报道所扰,所以她创办了Christian Science Monitor——这是个以公正报道为宗旨的,非宗教的新闻媒体,7次获得普利策奖。——现在听起来有点讽刺,因为现在好像美国啥事一沾‘Christian’给人感觉就是Breitbart News和Fox那头的,谁能想到美国第一个明确尊崇中立报道的媒体是一个宗教人士建立的呢?

这个报社大楼(现在一部分是Mary Baker Eddy图书馆,从Hynes Convention Centre步行就2分钟)里还有一个把地球仪翻过来,人可以在“地球”里面看地球的mapparium——

mappariumchristian

据说建造这个mapparium也是为了展现CSM的创刊宗旨,即人在地球里面看地图(而不是地球仪),才能看到最为精准,没有拉伸变形的世界地图。

这个mapparium还有个很奇特的声学效果,即因为这个巨大的球形屋子全是用彩色玻璃做成的,而玻璃不吸收声波,所以你站在球体正中央说话声音会放大N倍,同样,如果站在屋子两端(或者任何距离球心等距的两端),你就是悄声细语,对方听起来也好似你就站在他旁边说话一样。哇,很开眼界和耳界!

此行另外一个收获是在Brattle旧书店里买到了一本1860年的真正的“农-历”,即农民的日历(almanac)——

IMG_9522

美国的“农-历”基本鼻祖是富兰克林,因为后来的年鉴都是仿照他当年编的Poor Richard’s Almanac的风格,就是有每月天气预测啦,天文水相计算啦,农业技术啦,还有诗歌啦,八卦啦,

IMG_9515

(左边是每天星象潮水啥啥的计算,右边是书前面的代号定义;下面这个是1860年这个册子里发表的10来首诗歌里的一首,我感觉概括起来四个字“庸人自扰”,哈哈)

IMG_9520

然后还有因为富兰克林喜欢解个题啥的,所以这些农历里还会有点“小学奥数”——

IMG_9528

嗯,别人我不敢说,但我觉得白菜看到这里脑袋会条件反射性的已经开始出答案了,哈哈哈哈

这种农历现在在书店里仍然可以买到哦!这回我在哈佛的coop书店里就看见两个版本的2019年的了,而且我觉得现在的农历,去除了之前的那些复杂的符号,立马变得直观多了——

IMG_9072

除了在书店里津津有味地翻农历,俺在哈佛的另一个“高智商”发现正好可以用来结束波士顿游记:今天是鬼节,祝各位trick-o-treat到sugar high,嘎嘎。

IMG_9077

(能千里迢迢遇到(并吞下)长得这么像自己的杯糕,缘分呀!!!)

2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波士顿2018-1

我又肥肥地肥来啦!——话说旅行真的很容易长胖!嗯,尤其是到波士顿这种龙虾感觉便宜得完全就是拉仇恨的地方……

……本来不想晒食物的,可是键盘敲到这里,外加赶上快晚饭了,忍不住还是来回顾一下那些曾经给予饿们美好时光的龙虾吧——

真的好便宜,我感觉基本上是英国1/3的价格。而且你要想吃到好的龙虾大餐,一定要舍得去高级一点的餐厅哦!这是去年和今年两次去波士顿俺的一个强烈感觉。因为你如果去什么Quincy Market一类的地方,大部分所谓的lobster roll都是酱,貌似便宜其实很坑人,而如果你去Legal Crossing之类的地方,则非常物超所值。比如上图是俺俩周末在Boston Park Plaza吃的brunch,里面满满都是龙虾肉啊,不信咬一口右面那个汉堡——

IMG_9357

不是一般的销魂,是吃完就需要健胃消食片的消魂。吃完我那小心情儿就如同酒杯上的鱼——

IMG_9473

话说回来了,如果你不是住在宁波的话,吃海鲜当然要舍得花点钱哦——哈哈,一个写给 @一只猫和 @春晖 看的哏。

再多说一句上面那个龙虾汉堡,里面除了龙虾肉基本就没别的了,但是大厨在里面撒了一点小芹菜丁,让人有一种龙虾“脆脆的”的错觉——口感非常不错哎!(我在想,人家大厨细节上这么有创意,我是不是应该写得更有文化一点,比如说写 “立刻增加了口感的纵深” 什么的,不过其实我当时第一个想到的是:哇,这脆脆的好像麦当劳的牙买加鸡肉堡哎!ahaha,暴露了俺的草根本质——另外那个鸡肉堡确实很好吃呀)

好吧,言归正传。还要准备下周和某哲学家的辩论,所以多快好省地汇报一下这回去波士顿的奇闻逸事。

第一个奇闻是还没踏出英国国门儿撞见的, Vodafone的广告滚动“飘扬”在伦敦希思罗机场的各个角落——

IMG_9027

IMG_9023

天,你确定这是扩大生意的好办法?好吧。极右观点看来是比想象中更有市场,而且商家趋利的动力是每每让人惊叹滴。

被Vodafone的广告惊到了的7个小时之后,抵达波士顿,去会场报到,照例有个塞了很满的会议布口袋——一般都是小礼物呀,小广告呀,外加一本如果你可以单臂举起来就可以用来夜晚防身砸死坏人的会议议程书,嗯。然后俺就又大惊小怪的被惊到了,因为俺第一次在会议布袋里翻出了这样一个小礼物——

IMG_9105

不用说你也猜到了我这是参加一个自然科学的活动吧。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太直白了。我想象着如果把这个图放在朋友圈,会不会被1/3的朋友直接拉黑?啊哈哈哈哈~旁边有个搞自然科学的同事也觉得这赠品有点尬,他说,I’m okay with GMOs butta…hahaha.

当然,这并不是俺参加的活动的立场,是个赞助商的小广告/礼品,我只是把公司名拍在镜头之外了哈。俺这回呢,是去参加的iGEM (= International Genetically Engineered Machine 大赛)

IMG_9153

这比赛以前我嘚啵过(自2010年听说就一直特郁闷咋我学医的时候没赶上这比赛,不然俺可能就继续学理科了——然后后来发现人家2004年就开始了,哎,人说知识改变命运,俺这是无知也改变命运呀!)俺特喜欢这个比赛,因为它是全球生物工程领域(需要大生物化学领域和大信息建模领域两方面的协作)的一个学生创意赛,每年都会冒出很多新点子,外加这个比赛从某种角度上讲,是塑造下一代科研人伦理规范的国际平台——哈!所以大Joy这类科学盲可以混进committe呀。每年这个比赛都在十月左右学期中举办,所以今年第一次有机会借学假来溜达一趟

IMG_9334

4天的比赛不够俺耍的,嘎嘎嘎嘎。

其中有个来自德国Marburg的团队,比赛第一天俺就注意到他们了,特让人眼前一亮。他们做的项目说白了就是基因改造了一个盐泥地里的细菌,使其能取代大肠杆菌成为代谢工程学里更高效的一个载体。但是这个项目不仅如此哦,他们和其他盲人研究机构合作,居然还尝试了让盲人也参与到生物实验当中——不是作为“受试者”,而是作为“操作者”——从在试剂瓶上贴上砂纸这种低端技术,到把颜色转化成声音这种时髦技术,他们使视力残障人士自己操作生物学实验成为了可能哎。如果你感兴趣,可以看他们这一部分的项目说明在这里:http://2018.igem.org/Team:Marburg/Public_Engagement

这次还有一个突出的感想就是他们自然科学geek们觉都好少——那几天活动安排都是早上8点到晚上8点,早8点呀!晚上还有什么趴体呀,要么有小酒呀,天呀——不过俺这回晚上的活动一概都没有参加,为啥?上上篇提到过,因为正好赶上棒球联盟年度总决赛呀!所以我和小巴每天白天各自该干嘛干嘛,每天晚上小巴拎回cheescake factory的外卖,八点准点看电视直播呀!比较搞笑的是,前两场比赛俺俩都看到一半就时差不可遏制地睡着了,到第三场的时候,熬到了第8局(正常9局)凌晨左右还是睡着了,结果因为时差不到4点又醒了,打开手机查结果,发现居然还没有打完!立马重开电视,一直看完第18局!!!哇!18局呀!闻所未闻。感叹那天去看现场的观众都好赚,也够辛苦,估计现场的热狗啤酒什么的都脱销了吧?!

(未完待续)

 

2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