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利时小记

IMG_2467

虽然是带大Boss团重游欧洲,很多地方是N年前去过的,但是即便对于大Joy来说,也有很多新发现,比如上面这个Magritte的作品,蜗牛镜子,我肿么不记得7年前我见过呀?

再比如在布鲁塞尔参观了这个看似不起眼的教堂——

IMG_2252

看起来不起眼,可是当年在梵高成为画家梵高之前,传教士梵高当年接受职业培训的地方就是这个St Catherine’s教堂哎!!!

再比如,以前只知道布鲁塞尔有个男尿童,这回因为跟朋友嘚啵带大Boss们玩,我俩才从一个搞北约武器研究的同事口中知道布鲁塞尔还有个80年代创作的抗议性女尿童

IMG_1757

再比如,发现布鲁塞尔的街边涂鸦(尤其是下面没有显示的经典漫画人物的涂鸦)越来越和英国有一拼了

IMG_1772

IMG_1776

当然除了这些表象新发现之外,我也重新认识了一下比利时。

我和小巴以前对比利时印象都比较好——因为同是法语国家,真的比法国让人舒服多了(咳咳);二来超级投缘的“熊猫眼”是比利时人,然后他也经常跟我们说很多巴黎的匪夷所思在他们老家布鲁塞尔根本不会发生;三来……大侦探波罗是比利时人呀!多可爱呀!

但是这回去比利时(布鲁日、根特、布鲁塞尔),我俩都特别明显感觉比利时街头的难民可真多啊!真的比英国多多了!然后因为带大Boss团旅游,所以对各种错误信息更为敏感,有好几次在布鲁塞尔遇到官网上的信息跟实际情况根本不符,让人很想吐槽:这么散漫,真不愧是法语国家!!——当然,我时常一厢情愿的以为布鲁日和根特一定要比大都市布鲁塞尔好一点,因为弗兰德文化总归要自律内敛一点吧。不知道这个理论有没有事实基础哈。

后来在布鲁塞尔的Waterstones买了本The Brussels Times杂志,看上面对比利时的分析,矮油,发现原来比利时其实真的比法国好不到哪里去。移民(尚且不说难民)手续繁冗又不透明,别看布鲁塞尔是很多国际组织的基地,但是完全不“歪果仁friendly”,有个在国际组织工作的美国人吐槽说,光登记一辆私家车就耗了她10个月的时间!——哇哈哈哈,想起我那漫长的法国注册经历了。而且比利时一边说欢迎难民,一边官僚严重,而且没有辅助培训资源,以至于很少有难民能在3年内找到工作,一般都需要6年以上……

而且你知道哇,比利时据说社会隔阂严重,比如德国的第二代或第三代土耳其移民一般以德语为主,而比利时的第二或第三代土耳其移民不仅还很多会说土耳其语,而且往往依然聚集在各个城市的土耳其社区,融入主流社会的难度要大很多——而且一战的时候,大部分比利时士兵虽然是说德语,但是为了显示军官的优越性,所有军官的口令都是用法语的。矮马,在战场上,你说这算不算为了得瑟也是不要命了?

总之,这回让我对比利时有了新的看法。下周开会见到熊猫眼的时候,我打算挤兑挤兑他,哈哈。

这回和大Boss们出游也是很饱眼福滴。

布鲁日就不提了,世界文化遗产,但更重要的是van Eyck画 The Arnolfini Portrait的地方。更重要的是,这次去Ghent看了Ghent altarpiece,更为没有想到的是,居然美术馆安了大透明玻璃,可以直接看到修复现场!

哇噻!!!十年前吧,我总说要是小时候知道的话,我就先去读个艺术史再去修个法律学位然后去给大拍卖行工作,过着每天和名画飞来飞去的生活,多爽!后来对美术了解的越多(尤其成了Gabriel Allon粉丝之后)越觉得,其实古画修复才是最牛逼的专业。妈呀,化学物理材料历史美术设计那得多交叉学科,得知道多少东西呀!!!——而且你如果尝试仿制一幅画你就知道,其实“模仿”对一个人的技法的要求要比单纯的艺术家高很多。所以我觉得绘画修复师根本就都是“低调牛逼”的典范(所以Daniel Silva让古画修复师Gabriel Allon成为间谍大佬是很精妙的)。

趴着玻璃看三个女性修复师在显微镜下修复van Eyck兄弟的教堂画,大Joy简直羡慕嫉妒口水横流呀!特别过瘾。(Ghent altarpiece想当年就是比Giddens的Sociology还牛逼的全欧洲美术教科书啊!)

还有就是这次去比利时皇家美术馆,居然看到这幅Bosch的“圣安东尼的诱惑”的本尊了——

IMG_2340

矮油,您这也是旅游来啦?不是应该在里斯本么?!

一直很想看这幅原画,因为大Joy书架上一直有个小摆设,就是来自于这幅画——

 

比利时皇家美术馆其实真的是一个被低估的美术馆——虽然确实没有卢浮宫,普拉多之类的有名,但那天我们去还是惊讶于美术馆里的空旷——作为参观者,这倒是好事。不过呢,比利时皇家美术馆真的有相当棒的馆藏,尤其如果你感兴趣16世纪的画,除了维也纳,世界上收藏老Brueghel画作最多的就应该是比利时皇家美术馆了。

除了绘画,关于行会的展览也很有趣——有时候我会想,如果中国当年有强大的行会文化,现在的天朝又是怎样一番不同呢?在布鲁塞尔老城门看到下面这个行会徽章——

IMG_2574

旁边的说明一概看不懂,但我就想,啊哈哈哈哈,这是什么十六十七世纪的Tony&Guy吧,哈哈哈哈

还有下面这个是啥?猪肉圣人哇?畜牧业行会的?

 

不过文盲也不耽误各种耍——

IMG_2153

(如果你玩了前一阵我提到的Four Last Things游戏,你一定就知道上面这幅小Brueghel画的乡村律师了——还有那关的提问简直让人抓狂,最后大Joy不得不网上搜了cheat。)

最后要说的是,这次和大Boss团旅游时间安排得特凑巧,恰好比利时在踢1/4决赛的时候,我们在比利时,然后英国踢1/4的时候我们在英国,那气氛,简直了,就是俺们这些非球迷都觉得很high。

IMG_5687

哈哈,尤其是比利时那场,特别逗(或者说特别倒霉),比利时对巴西进了俩球,一个是在我们坐电梯下到大堂酒吧的30秒中进的,另一个是我们看了半天也不进一个球,干脆乘电梯回房间的30秒钟进的。>.<!! 后来麻麻说我俩就应该窝在电梯里,没准比利时还能再进几个球,嘎嘎

矮马,总之这一圈玩得,过瘾哎。

IMG_6312

一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哦麦嘎!

“哦麦爸”之后再来“哦麦嘎”一下!

首先是居然Yueming也刚去了Ghent,而前一阵我去伦勃朗故居回来之后,那天跟老B聊天,居然他也差不多同一时间去的伦勃朗估计,相差两天!哦麦嘎,这是怎样的巧合!——我特想说,啧啧,果然人以类聚呀,但是小巴说,从另一方面讲,也可以说是欧洲真的很小。哈哈。嗯,我觉得还是我比较会聊天。

最近这三五天过得也很“哦麦嘎”,主要是大Boss团返京之后(“大Boss团”这个称谓的来源是之前给爸妈买的杯子,一个写着Dad is the boss,另一个写着Mom is the real boss,哈哈),回过头来发现学校里各种事情扑面而来啊:两个博士生要答辩、一个博士生要年审、面试新生、和生物学院院长写项目标书、给米国同事做个review,准备多伦多的发言,还有找老I密谋大Joy的下一个“五年计划”……矮马,连跟艺红的告别午餐都吃的特仓促(抱歉了哈!)。忽然被通知说,学校怕我被外校挖了(因为2020年REF临近),所以主动未雨绸缪地给我涨了几级工资!哦麦嘎嘎嘎!我就喜欢这种有远见的领导班子,嘎嘎嘎嘎。

总之大Boss团走后,生活画风瞬间又变回来了。当然最开心的是跟老I聊研究规划。老I是我们学院社会学理论大拿,是个让老师和学生都“紧张”的同事(楚楚半开玩笑地说她基本见到老I绕着走,因为每次智商都会被打击),不过估计我脸皮比较厚,虽然经常在老I面前犯无知(因为他读的书真的特别多!),但我一直觉得老I挺随和的呀!最近大Joy有个很疯狂的计划,想找个圈里的明白人嘚啵嘚啵,我以为老I也会觉得我神经病,所以开始只是试探性地跟他提了一句,而老I听到蛛丝马迹之后刨根问底,然后他觉得我的计划棒极了,然后鼓励我说一点不crazy那叫exciting——而老I在表达其认可和激动的情绪的方式是很直白的,马上给我发过来三本平均厚度是600多页的书!!!哦麦嘎!!!哈哈。和支持你疯狂想法的geeky前辈共事是非常幸运的。细节我就不在博客里啰嗦了,你猜大Joy接下来会hatch些什么鬼主意呢?

IMG_6027

(上图是在Margate和大Boss们一起看的关于Animals & Us的展览,很有点意思哦!)

嘎嘎,回到大Boss团出游——

IMG_6021

最逗的是老爸老妈三次来英国,两次都赶上英国史上最冷(一个是最冷的冬天一个是最冷的春天),所以我粑粑就一直跟人家说俺们英国有多么多么寒冷,就跟我住在北极似的,还忽悠我姑姑姑父大夏天的带毛衣来毛衣!真让人哭笑不得。

好像英国天气也要跟我爸较这个劲,所以他们在的这期间英国和比利时都好争气呀!原本还说有阵雨的,结果全线大太阳!晒黑了一圈。然后等大Boss团一走,英国天气终于绷不住了,瞬间乌云密布!下面是大Boss们走的当天早上和第二天同一角度同一时间拍的照片对比,一点没修饰,搞笑吧——

IMG_6309

我觉得和长辈出游的一个挑战吧,就是明明是你带他们玩,但是咧,在他们眼里你永远是那个小屁孩,所以呢,你所有英明伟大的决定,以及你所有心灵手巧的作为,在和蔼可亲的大Boss们看来,都自动加个“靠不靠谱啊?”的后缀。

比如你看本摄影师在布鲁塞尔市政广场给我爸妈拍完照片吧,粑粑本能觉得俺镜头一定不是举高了就是举低了(想争辩?粑粑说,他玩暗房的时候我话还说不清楚呢),然后掏出手机马上跟麻麻又来了一张自拍——

IMG_2624

>.<!不相信我也就算了,作为佳能脑残粉,我觉得这根本就是不尊重佳能powershot G系列嘛!

另外一个例子是那天在利兹城堡转悠那个灌木迷宫——本来是觉得好玩,不过呢,其实真的比想象中的大,自己走也就无所谓了(像大Joy这样的路痴,不是迷宫在城市里还经常原地绕圈呢,哈哈),但是和上了年纪的大Boss们走吧,走了两次死胡同之后,还真有点心里发毛。 尤其俺姑姑在后面自言自语了一句:不会出不去了吧……(而且大步流星的大Joy早忘了怎么退回到入口了) 然后俺就故作镇定地在前面引路,很理性地分析说:这种对外开放的“迷宫”很好解啦~啦啦啦啦啦啦,然后一边偷偷拿出手机找google地图——然后才回过神儿:Google地图咋会有迷宫地图呀!——总之,在大Boss们审视的眼神下彻底抓瞎 >.<!

我觉得吧,不管你多大岁数,你都是大Boss们显微镜下走一步看一步的小蚂蚁!后来好歹是走出来了。大Joy长吁一口气,我姑姑更是长吁一口气呀!哈哈哈哈——

IMG_0957

另外,你看上面我姑姑,相信是70多岁的人哇?!再看下面这张在伦敦塔桥上拍的——

IMG_1464

没有任何加工和美颜哦!妈呀,说四五十也有人信吧!

所以最近陪四个大Boss玩,有时候我就特别想吐槽——哦麦嘎!我都快成学生眼里的老古董了,你们肿么都还辣么酷?!

 

IMG_2732

就先哦麦嘎到这里,和大Boss们在欧洲都玩了些啥,下篇再唠嗑吧。

5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哦麦爸!

一般人说“哦麦嘎”( Oh my god),经过过去两周,我认为我得说“哦麦爸”!用标准普通话讲就是老爹你真行 >.<!

IMG_0859

上图是我爸早上在利兹城堡溜达,粑粑估计心说:呵呵,我哪里有你说的那么好啦!

可是粑粑,我又不是在夸你呀……

啊哈哈哈哈哈哈

这回四个大Boss们(父母和姑姑姑父)集体来英,觉得最惊奇地自然是胡椒盐儿。你想啊,平时它溜达来我们家,顶多就俩人,四条腿儿。而这一下,哇噻,这家怎么一下子多了这么多人,辣么多条腿,尤其从饭厅看去,那人腿、桌子腿、椅子腿林林总总都加起来,没点小学文化哪里数得清楚!而且在这种人多腿杂的环境下穿梭着刷存在感,还要避免被踩到或者拌人类一跟头(这两件事在大Joy和小胡之间都发生过,还是在大Boss来之前)得多有技术含量呀!

几年前我爸妈来英国就见过小胡,不过那时候小胡刚刚把我们家圈入自己的领土,还没有每天准点定时地来随便出入,那时候小胡还只是一只“邻居家的猫”。而众所周知,现在的小胡哪可同日而语,“去大Joy家和胡椒盐儿合影”根本就成亲朋好友间肯特一旅游景点了>.<!

大Boss们晚上到的英国,第二天早上一起床,小胡就踩着猫步过来了。四个大Boss和小胡的关系很不一样:姑姑对小胡是相敬如宾和平相处模式,姑父是看似不在意却每天站在二楼窗口远远观察小胡习性,然后绘声绘色地跟我们描述,神奇的麻麻则是一分钟把小胡搞定——

img_4776

而我粑粑呐?粑粑和小胡的关系就比较复杂了。咳咳。

且说那天早上小胡牛气哄哄“门都没敲”地大摇大摆地晃悠进俺们家,一仰头撞见我爸,矮马!这俩当时气场是这样的——

IMG_4789

啊哈哈哈哈哈哈……

后来坐在后院,在户外摸爬滚打了一天的胡椒盐儿靠过来,粑粑伸手胡撸了它一番,一边胡撸,粑粑一边用英语(!)发自肺腑地跟胡椒盐儿说:你可真dirty呀!你可真dirty!

好像生怕这只英国猫听不懂他吐槽似的!

矮马,粑粑你可真会聊天!

但是胡椒盐儿很聪明,在接下来的几天,它很快就发现谁才是真正的大Boss,尤其是它屡次透过玻璃看着俺们在粑粑的带领下各种大吃大喝,小胡都看呆啦——

IMG_6208(我靠,这就是他们人类传说中的圣诞老人来了嘛?)

很快,胡椒盐儿就和粑粑成了铁磁。每天粑粑坐在后院椅子上乘凉吸烟,小胡就在旁边桌子上蹲着吸二手烟,爷俩一起看着从天空中飞过的小鸟,一起想着诗(吃)和远方……

IMG_5978

后来这俩就很互相欣赏了,一方面有粑粑撑腰,小胡更是一脸Boss范儿,另一方面粑粑赞赏小胡说:嗯~这猫情商高~

但哦麦爸还没有感叹完——这次和大Boss们出游,主要在肯特郡和比利时。那天在布鲁塞尔的老城门,粑粑发现楼梯有个角度很好,就拍了张照片,然后给我看说,“你看我拍的小巴拍的很好吧?”——

IMG_6307

好是好,可是我注意到,哎,老爹,当时你好像说是给我和小巴一起照一张的,照片上怎么没我呀?

粑粑说:你老乱动,干脆把你裁下去了呀。

哇咔,真直白,见过坑爹的,但没见过这么坑儿的爹啊==||

这时候就显示出老妈和老爹的本质区别了,因为你看,麻麻就没嫌弃,还直接拍了个特写——

IMG_5993

>.<! 居然把证据拍下来了。

好吧,我就猴了,您能把我怎滴?

IMG_6026

(其实这张照片本意是想假装自己也有Jane Goodall的范儿,回头讲课时给学生显摆的>.<!)

 

 

5条评论

Filed under 胡椒盐儿Salt&Pepper, 高色谱Gossip

Teaser

鉴于被敦促锄草,我觉得临睡之前应该勤劳一下。

昨天早上6点来钟看见邻居夫妇租来了一辆大车——之前听说他们要带着新生双胞胎去威尔士走亲戚,所以心说估计就是为了出行租的吧——然后到了中午十一点左右,俺和小巴买菜回来,正好撞见他俩在装后备箱,打了个招呼,说哎呦要去走亲戚哇?然后俺家这对博士+律师geeky夫妇哭笑不得地跟我们说,其实他们从早上六点就开始准备出发了,可是谁想好像一整个早上每次好不容易完成一件事情就不是要喂两个娃就是两个娃要换尿布,结果一直到现在都没装完车。。。——确切地说,我家邻居是从早上6点多一直到下午一点多才装完车出发的。哈哈哈哈哈哈……

其实我有点理解他们说的意思,因为之所以博客长草,是因为过去的两周大Joy的粑粑麻麻,还有大Joy小时候寄宿的姑姑和姑父一起来欧洲玩,对付四个大Boss和邻居对付两个新生baby我觉得基本差不多,过去的两周,大Joy的基本状态就是这样的——

IMG_6104

就是俺一边陪大Boss团玩,一边打电话说:喂,出租公司哇,大Boss要定你们的车好哇?或者——喂,餐馆哇,大Boss们明晚想去你那里吃饭好哇?……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虽然四个大Boss都是相当随和的人(要不然大Joy咋也出落地辣么随和咧,是吧,哈哈哈哈哈)但是吧,家有家长的两周还真不是一般的压力山大哎!

比如这周送走大Boss们返京的第二天,同事Nicky听说之后第一反应是:“哇,那感觉就是哇噻我终于又可以在自己家里裸奔啦!”

啊哈哈哈哈哈,话糙理不糙啊!完全正确哒!嘎嘎嘎嘎

但是呢,过去的这两周有大Boss们在,也格外地好玩,但这两天在争取把上周落下的工补回来,明天补得差不多了我再来唠嗑,所以先吊个胃口,放几张陪大Boss们欧游的风景照来——

IMG_5824

IMG_5612

IMG_2237

IMG_1939

最后这张是在布鲁日看的一个展览里的猫,我觉得好像胡椒盐儿啊——嗯呐,像胡椒盐儿这样的职业戏精,有这么多大Boss来访,它怎么可能不制造点状况呢?预知详情,请看下篇,嗯。

 

6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Unlonely

严重的剽窃标题党!因为实在太好听啦!

上周一直在外出,回家发现Jason Mraz又抖落了一个单曲,Unlonely。

哎呀妈呀,盼他新专辑盼了N久,原来等了这么长时间,歌曲都这么好听,他的新专辑会不会好听到爆???!!!(这首和之前提过的Have It All都是他新专辑的两首单曲,paul mccartney新专辑的两首单曲也不错哦)

现在大Joy在楼上喝着小酒噼里啪啦敲着八卦,小巴在楼下厨房一边掂勺一边高嚎着“and we could be homies…”,矮马,夏天就是应该这么过嘛!

过去一周八卦还挺多的。见了好多很有趣的人。比如因为风险社会的研究见了一个美术系的博士生,她是做美术和风险的,读博士之前她是做美术史的,听说已经在美术界混有一阵子了,然后她见面自我介绍说她前几年曾经组织过一个风险美术的展览,我追问是哪个风险展,她说是@£$$&%£那个展,我说矮马我去过哎!我马上情不自禁的高声自言自语说,矮马,第一次见到我看过的展览的策展人哎!矮马人生完整了,矮马,艺术家的艺术作品未必有故事,但是策展人一定有故事要讲,矮马我见到策展人嘞。

然后对方估计是被我吓到了,连忙说,哎,介个,我是说我是策展人之一,之、一、哈。

哈哈哈哈~不过我还是觉得挺酷的。尤其她做的课题包括研究当年冷战时期的各种防化宣传小画片,她收集了很多,看得我眼花缭乱,我当时特想问她这些“洋画儿”都是哪里搞到的(不懂什么叫“拍洋画儿”的都google一下哈,小学时俺在自由市场就想买洋画儿,这件事让我粑粑觉得特别恐怖,居然拒绝给我买,其实俺就是喜欢那些画片儿嘛!那时候俺就想,“啧啧,介就是代沟”,哈哈)。不过我有更重要的问题要问她,当年凡艾克是怎么从蛋彩画转变到油彩画滴?……(不过这个问题好像得几次咖灰之后才能明了)

既然说到文艺,就再文艺一下,上周很惊喜的一个收获是在书店淘到了这个笔记本——

IMG_4500

没错,这是个笔记本,看下图右侧,里面全部是空白的。这个是荷兰一个公司通过回收旧书皮和硬皮本的旧书壳,把旧书旧瓶装新酒的变成世界独一无二的笔记本——

看上面左图,书皮确实是原装的,还有内页呢。而且我看了一下他们的网站,好像确实不是有什么旧书做什么笔记本,说起来能撞到自己感兴趣的书目还真不太容易。这个公司叫About Blank,感兴趣可以查查。

除了文艺,这周还听到一个很狗血的事情,就是有个博士生去答辩,内审专家是外审专家的原学生,这也没啥,但没想到内审专家不知道年轻时有啥没过去的情结,居然把答辩变成了自己的申诉外加显摆大会。呜哩哇啦天花乱坠高谈阔论山南海北地论述古今东西的社会学理论……以至于答辩长达四个多小时, 学生都听傻了,因为内审专家高谈阔论的一半内容都和自己论文毛关系没有。外审专家最后都听不下去了,提醒内审专家说:“介个,今天是这个学生(而非你)的答辩好哇?”

最后因为学生没有充分的表述时间,外加内审专家急于表现自己的高深,给了这个学生一个major revision。>.<!

这事听的我目瞪口呆,那个学生真可怜,赶上这么缺乏存在感的内审也是中大奖了,用大Joy刚喝完的一个易拉罐来表述就是——

IMG_4503

这种缺乏存在感的学者真是uncommon,我觉得这位内审专家有必要unlonely一下,哈哈——因为这种事例少见,我觉得这个八卦会在俺们坊间流传很久、很久……

这件事给大Joy的启示是,下次要损人不利己的时候一定要三思呀,所谓:“八卦恒久远,一段永流传~” 至少会被大Joy这种人流传,而且还是中英双语。嗯哼。

关于lonely不lonely的,让我想到上周看到一个新闻,南非又上头条了,因为最新调查显示南非人民上网的费用居然比苏黎世和纽约还多!——

Screen Shot 2018-06-15 at 19.15.17

你说这事闹的,让人咋舌不咋舌,愤慨不愤慨?

嗯,这个最新调查是德意志银行在世界50个城市里做的调查得出的结论。

大Joy自然第一个就是想看哎俺们北京天安门排第几呀?

然后发现,原来这50个城市里只有香港,并不包括大陆城市。[更正,有上海,上海上网价格比较低,比香港要便宜] 但是那篇新闻里确实有关于中国的信息。

然后又发现,南非上头条完全就是冤枉啊,原来在金砖五国里,南非真不是最糟糕的——

Screen Shot 2018-06-15 at 19.15.10

条形图比文字更有说服力吧……

花着近最糟糕城市近五倍的价钱,获取被过滤得干净唯美的网络资源,长此以往,在地球村里不会变孤独嘛?

 

10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夏季联展

IMG_4344

昨天是皇家美术学院一年一度夏季联展(Summer Exhibition)的第一天,和老马丁一起去看展览。

说起来大Joy不太喜欢和朋友一起看展览(因为一边看展览又要一边social经常给我一种眼忙嘴乱的压力),尤其不太喜欢看当代艺术展(因为恕余愚钝,太多次感觉被当代艺术“耍”了又不给退门票,哼),不过呢,老马丁说这回他有两个朋友的作品在里面,一个是鼎鼎大名的Barlow(恕余再次愚钝地哈哈笑一下,她就属于让我觉得“逗我玩呢?”的著名艺术家),另一个是老马丁更要好的一个朋友,据说80多了(?!不过经验告诉我老马丁指的是“虚岁”,当他想表达“比我老的老头”的时候,他一般都会说人家“80多岁了”),这个朋友一辈子职业画家,今年第一次被皇家学院夏季展收录,非常“范进中举”,所以老马丁让我跟他一起去捧场。外加今年的夏季展是超智慧的Grayson Perry组织的,应该不同寻常(而且大Joy的期末卷子也都已经判完啦!!!),大Joy就去了。

真/的/不/错/哎!

尤其运气的是,我俩居然订到了昨天下午的票!——没错,老马丁的老婆掌管英国文化部二三十年,最近还被封了爵位,但要看展览,自己排队买票去!真的是无规矩不成方圆,非常可爱。总之买到票,很运气。我估计要么是因为大家都觉得第一天会特别挤所以都没敢来,要么是因为最近两年4-5月份有多加了两三个伦敦艺术展,分散了一部分购买力(夏季展的作品是出售的)。不管怎么说,昨天体验非常好。

对于我这个守旧者来说,昨天展览的好处是有很多引用经典名画的当代创作,Bosch,Frans Hals,康斯特伯、塞尚、杜尚等等等等。还有很多的政治波谱,虽然我不太感兴趣,但是拍照了一堆,以后讲课用来做幻灯正合适!有好几幅木刻画都非常棒,尤其楼上的三个展室里有一幅日本木板印刷的河边风景,非常简单但颜色层次掌握的特赞。还有几幅是玩弄透视的,也非常好。

我和老马丁喜好差不多,我俩都是Grayson Perry的粉丝,所以逐一看了他的作品——那个挂毯不错,陶罐嘛……我和老马丁都有点无语,我觉得他做过更好的,嗯。然后我俩都很喜欢大俗霍克尼,啊哈哈哈哈~——昨天眼花缭乱真的很难说出有啥最喜欢的作品,但霍克尼的两幅巨型关于画家画室的画我觉得绝对是昨天的亮点。

细想起来话也不好这么说,因为好看的作品真的非常多,如果你在英国,强烈建议去看看。不是我一人说,老马丁比我潮多了,他基本每年的夏季展都来,他昨天也说今年的夏季展确实比往年好。

老马丁说他最喜欢下面这幅

IMG_4390

这是一幅墨水画,名字叫Taking Sides。对于我来说太过政治了,但这幅画的留白画法和标题搭配在一起倒是很有意思哦!

IMG_4392

不过呢,昨天对于我来说亮点在于在展厅溜达了几个小时之后,我和老马丁都腰酸背痛腿抽筋地爬进咖灰厅吃蛋糕(吃蛋糕这也是我麻麻最热爱的美术馆项目,哈哈哈哈)。然后老马丁忽然问我:“你小时候是在哪里上的学?”

专心致志品味物质食粮的大Joy满嘴奶油地一愣。

老马丁说:“你是我见过的最聪明的人。你在少年的时候一定接受过非常好的教育,不然你文化底子不会这么好。”

啊~~~~啊啊啊~~~~~~~~~~~~妈呀,依旧满嘴奶油的大Joy一边忙着吞咽一边挠心地想:我为什么没有随身带扩音器呀!!!大名鼎鼎、鼎鼎大名的社会学家老马丁说我是他见过最聪明的人哎!全世界你们都赶紧听听呀!啊~~~~~

——我还想说,鉴于大狮子曾经跟好几个人夸赞大Joy是个‘天才’,外加这回的老马丁,我就特别想给我的小学校长写一封信——虽然俺在俺们小学度过了很愉快的6年,但是Joy入学的时候,学校的智商测试把大Joy分在“智商有问题”的班级(以前说过,这是真的!)——我就想跟俺们校长商榷一下,或许是咱母校使用的智力表真的有点问题?嗯嗯。(后来想想这封信还是不要写了,因为万一校长认为我是“身残志坚”的典型呢?如俺姐喜洋洋经常说的,智力属于硬伤,哈哈)

回到老马丁的问题上,我说我上的学校确实都不错,不过咧,学校里教的是有限的,俺的“秘密武器”实际是俺麻麻啦!俺麻麻也没教我具体的什么(除了化学元素周期表),但她总会在对的时间把我‘丢’到对的地方。所以最智慧的,是我麻麻啦!

很有意思的是,当我跟老马丁呜哩哇啦说了一通爸妈之后,老马丁瞪大眼睛说:我父母也是如此哎!

也或许有类似的父母,我们才都进入了社会学?

最后放一张老马丁的摄影“大作”,昨天他执意要我站在他朋友的画前拍张照片给他朋友看,我揶揄他说,您这是拿iphone玩写意哇?啊哈哈哈哈(这已经是take 2了,第一张更抽象)——

IMG_4400

 

11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可来神儿Collection

免费的乐趣

IMG_4310

今天收拾屋子的时候发现这几年无意中存留了好多免费的书签,集中一起看,也确实是挺好玩的哎!

书签这种东西有点像冰箱贴,就是虽然并无啥大需要,而且家里也有不少,但平时出游还是会偶尔买几个。

但今天说的不是特意买的书签,而是实体书店或网络书店伴有广告性质的那种随订单随机附赠的那种简单纸质书签。

说起来我俩真没特意收集过这些附赠书签,恰恰相反,因为书签太多了,有时候往往随着收据或者包装就一起扔了。但是,有的时候有些书签看着喜欢,就顺手放屉里了——不得不承认,虽然没打算收集书签,但Wordery,Book Depository这两个英国网络书店大户设计的书签有时候真的是很有意思,所以有时候在亚马逊上买书,同等价钱的话,我肯定选择从两个商户买。尤其几年前它俩还是亚马逊的竞争对手,感觉除了书签还有道义上支持“小商户”的义务呀!不过呢,这俩现在早被亚马逊收了~。虽然变成为万恶的大资本服务了,但它们两家的书签一样很好玩。

比如我今天忽然发现Wordery那不起眼的短粗长方型居然放在一起就是色谱呀——

IMG_4308

这只是今天从书架上、抽屉里翻出来的,它们肯定还有很多别的颜色。

这些书签的差异主要是背面,每个颜色书签背面都是不同的主题,不信你把它们翻过来,是这样的——

IMG_4311

相比较,我更喜欢Book Depository的书签,因为他们是真请人设计——而这些设计者不是专业美术人员,而是从BD购书的读者。BD的书签都是每次随订单随机附赠,你也不知道会是啥,每次打开BD的包装都感觉是挂奖券似的,有的好难看好幼稚,直接就扔了,大部分时间就顺手扔抽屉里了,今天一收拾,不由心虚地想:哇,这些书签背后是多少次的腐败呀——

IMG_4313

而有的时候遇到觉得特别好玩的,总是感叹肿么他们不多随机附赠点这类的——

IMG_4318

不过我最最喜欢的一款Book Depository的书签是几年前的一个护照上海关戳的,可惜找不着了,然后差不多两三年前开始,BD开始追填色的风,开始出黑白款填色的书签,很少见这些彩色书签了。

好在在弄丢那个海关戳的书签之前,大Joy把那个书签扫描了一下,并且把Book Depository的标志PS成了AC,很酷吧——

bookmark

因为BD的每个书签都是读者自己设计的,书签背后会著名设计者姓名、所在国家还有设计者最喜欢的一本书,让我觉得每一张都是有故事的书签——所以有时候也难免八卦一下,比如你不觉得这两个书签简直就是一对嘛——

IMG_4314

哈哈,翻过来一看,两个设计者分别来自匈牙利和希腊——

IMG_4315

最近几年BD一直是黑白天填款书签,大部分我都觉得好难看,但今天无意中发现部分填色书签背后原来有编码,原来还有过一次BD书签设计大赛,然后BD选出的前五名和facebook投票选出的前五名,一共十张做成了一套书签。

一共十张,家里有9张——

IMG_4327

唯独第四号设计没有——大Joy本能的愤愤了一下,俺和小巴这么消费大户咋居然还缺一款呢?——后来上网一查,哦,其实俺收到过四号设计两三次,但是因为是个大骷髅,俺觉得看着慎得慌就都迅速垃圾箱了。哈哈。

除了这两家网络书店的书签,还有很多免费书签就是书店里的了——

IMG_4319

一般情况是买本书在咖灰馆打发时间,书店的书签就被夹回了家——有的时候好几年之后再次打开那本书,忽然掉出N年前夹在里面的书签,就跟你取出几个月前穿过的大衣忽然惊喜地发现兜里还揣着5胖子一样!

那两个很文艺的London Review of Books (左数第三和第四个)我都不记得了,应该是2009-2010年从Goodenough College搬到Judd Street的小阁楼里,没地方伸腿脚,然后那年夏天发现了LRB后面的庭院里的酒吧,估计这俩书签就是那会儿拿的,想来这两个书签儿见证了那年很多瓶chardonnay的午后消亡哈哈哈哈……

而上图真正抢眼的是那两个Borders书店的书签(右三和右四),连塑料膜都没有,就是两张厚纸片,之所以抢眼因为我估计算绝版了吧!

查令十字街上的那家曾经和Foyles遥相呼应的Borders,哇~那是大Joy刚到英国时最喜欢去的书店——因为他家杂志品种最全,二楼的星巴克有靠着街边的大窗户,可以窥测伦敦街头各种奇人怪物。

俺还记得第一次跟老大说完博士想做的题目之后,就是在Borders二楼的星巴克跟等了N就的老陈回合滴!嘎嘎。后来好像我博士毕业了,Borders在英国就倒闭了,随后两年在米国也倒闭了。啧啧啧——

IMG_4322

同样有时间感的是Foyles的免费书签,不过Foyles是刻意的用老照片做的书签——应该至少有三个不同的照片,不过其他的都找不着了,或许扔了,但下面这个幸存的最经典——

IMG_4321

每次看这个书签都觉得凸显英国人的闷骚本质。“C夫人一书售罄,明日再来”——多文雅呀!这其实是当年《查泰萊夫人的情人》(Lady Chatterley’s Lover)出版,英国绅士排队购买,劲爆得一时伦敦纸贵,嗯,C夫人~笑死了。

好吧,清理出了大概个一百多个附赠书签,但好像越收拾反而越舍不得把它们扔掉了>.<! 囤积癖就是这么养成的吧!!!

除了书签,今天还发现另一个“免费的乐趣”——你有没有发现我家的杂草长得居然还挺好看?!

IMG_4326

IMG_4324

矮马,我咋觉得要我养花都养不出来这样聂?!颜值这么高,俺打算先免费观赏两天再说,嘿嘿。

 

 

6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