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圣诞粗发~!

不知不觉,又到了每天10点天才朦朦亮而门口感应路灯下午2点就自动启动的日子——那离圣诞还会远哇?!!呀哈哈~~~

积攒到十一月的最后一天再写博客,因为这个月紧张活波那小节奏,比Jon Batiste的小爵士还给力哈!需要做的事情和想做的事情一件件用铅笔头划掉,那感觉,happy happy happy~嗯~嗯~

这学期给学生讲社会学理论讲得行云流水,那天有个学生课下跑过来推推眼镜问我,“大Joy你为什么那么会讲理论?”我说:“呔!不许侮辱老师,我明明是实证社会学学者。” 嘎嘎,不过不说工作了,直接说有趣的——

最近发现了两套奇幻小说特别好玩,一套是讲一个历史研究所用时间机器做调研的Chronicles of St Mary’s系列

历史情节是否精准不敢说,感觉有点Dr Who,但里面是不是冒出对学者或学术的各种揶揄。不得不说,即便有的笑点有点老,但还是觉得很过瘾哈。这套书最开始是因为Audible推送,听了一耳朵,觉得好玩好玩。但这套书感觉不太适合听,买了几本圣诞节无脑阅读正合适。

另一套奇幻读物其实也是最先从audible听来的——

这也是一套估计正常去书店的话,八百辈子也不会和其碰面的书。讲的是个冻龄于28岁但实际300来岁的女炼金术士和一个同样会魔法的石雕兽的历险记——嗯嗯,是挺幼稚的哈,但是,但是!这套书的亮点是——这个石雕兽特别喜欢做饭,故事情节里穿插着各种纯素食的美食——虽然是纯素食吧,但是听起来那都是相当的美味啊!——以至于俺找到了作者的网站,订阅了其newsletter,就是为了下载其故事里的菜谱….

你或许觉得大Joy很幼稚,但是这个和迷Inspector Montalbano系列没什么本质区别呀!——当然,如果你觉得迷Inspector Montalbano也很幼稚的话,我只能说。。。哼,一看你就是个不愁吃不愁喝,对美食没有需求的家伙,不信你来英国住几年!

下面再来说两个别样烧脑的书,一个是鼎鼎大名的社会学家Paul Gilroy的麻麻Beryl Gilroy的回忆录

9月份black reading month的时候我就在琢磨为什么周围没见有人提议集体看这本书的。9月份到手,这个月终于有时间翻了前半本。虽然很多关于当年她作为黑人教师受到的歧视是意料之中的,但全书没有怨气,也几本没有愤怒,有的段落轻点一笔讽刺还很幽默,但整体读下来超级犀利。啧啧啧,不愧是Paul Gilroy的麻麻。当然反过来,作为英国第一个黑人女校长来说,难怪儿子会成为大社会学家。

另一个人是Byung Chul Han,中文翻译是韩炳哲。他20出头从韩国移民到德国,从韩国理工男转变为当代最红的德国哲学家。不过他的经历不如他的文字让人乍舌。

我是特别偶然的那天拾起一本他写的小册子Burnout Society(他写的书都是小册子),从那本书第一页关于“免疫”的讨论开始,我就被勾住了, 晚饭后哗啦啦一会儿就看完了,感觉太清新了。上周末正好小巴生日,本来想去伦敦的,但先是大风然后是Omicron,在家猫着吧,做点啥有意思的事呢?——一口气把目前翻译成英文的他的15本书都看完了——说起来气壮山河,但其实没有那么神奇啦,因为一来他的书都很薄,二来,他有很多重复。但一鼓作气全读下来,除了OCD发作之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他大概有四五个比较重要的观点,所以一口气读完比较容易正确理解他每本书到底都在讲什么,不然他的文字看似只是很多比喻。

我对他的总体评价是:80%同意,20%annoyance。因为毕竟不是学术论述,有些地方偷换概念,有些地方断章取义,还有就是虽然他很联系当代科技,但他对科技的理解只停留于大众水平,即只和电子网络有关。很诗意的文字,看了不会后悔。

大Joy不止是看书有坚持哦,锻炼也是哦!十一月份英国癌症研究中心号召大家每天一百个蹲起,俺都做完啦!!!矮马。我有的同事每天做两百个,不知道他们十一月三号和四号那两天是怎么走路的……

最近还发现了一个把梵高融入现代生活的插画师,他的Instagram上每幅作品还搭配一首小诗,很有意思哦

圣诞树尚未拿出来装扮,不过家里已经很有气氛啦!那天在M&S先是买了一棵小松树(左图)然后回家又把窗台上的仙人掌装扮了一下(右图)

我们管这个三头的仙人掌叫‘Frankfurt School’,因为法兰克福学派目前是三代嘛,然后我自以为很聪明的揪出几个Christmas crackers上的红红绿绿的蝴蝶结搭在上面,我的本意是觉得应该看起来很有气氛吧?结果,嗯,我炮制出了三头哪吒!(当年手工课老师对人类绝望的咆哮又在耳边响起)

虽然不知道今年圣诞节家里会不会来客人,但俺家今年是囤好不一样的Christmas crackers了——

哈哈,有没有一种不请客都觉得亏得慌的感觉?

今年的圣诞日历也很劲爆哦!一个是下面这个,解谜探索类倒计时:查理教授出门看世界,每天给助理从世界某个地方寄回来一个信封,24天,全球24个地点,24个谜题——啊!你瞧这两年没发出游,把我给憋的!

12月,家里还得有“谬贼克”!往年这回儿大Joy书房里又天天“All I Wanna for Xmas is YO—!”的节奏,今年录课把这首歌顺便录在了圣诞节前最后一节课的片头,啊哈哈哈哈~ 嗯哼,今年秋天我讲的课每节课的片头都搭配一首和内容相关但又有点出其不意的乐曲,以至于别看咱五音不全天生没有乐感,现在在二年级学生们眼中,大Joy是一个特别有音乐修养的人,充分证明“唱得好还是不如说的好”,啊哈哈。言归正传,家里的“谬贼克”也是圣诞日历——

迷你唱碟机,24天,每天一首圣诞歌曲,好玩吧。正好以前买的一个书籍式木盒子被派上了用场,可以装唱片。

向圣诞粗发!

2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上天入地的一个月

一个多月没写博客了哈。今年的年假真没白休,之后的这几个礼拜上天入地,感觉最能体现过去几周的照片就是上面这张啦!因为又很平常,但又因为各种无厘头而显得很“霸气”。

嘻嘻,这怎么解释呢?首先,龙虾海蟹这些海物吧对于一个岛国按理说应该没啥,但是呢,英国的龙虾基本都是戛纳大进口的。而自新冠以来,戛纳大龙虾在英国基本就属于缺货状态,所以两个月前我们在超市发现最后两只戛纳大龙虾那还是十分异常激动的。 而冬瓜更是啦!冬瓜汆丸子,哇好久没吃了,而且好久没回国了,馋死我了。对于要买新鲜蔬菜要去40分钟火车远的地方的大Joy来说,终于找到一家快速靠谱的网店速递冬瓜,简直是对生活品质翻天覆地的改善哎!——嗯,谁能想一个冬瓜汆丸子对幸福指数有这么高的影响力呢。

同理,谁能想到一个课表,能把一个学院,啊不,是整个一个大学的老师折腾得四脚朝天呢?

嗯呐,我们大学电子排课系统不知道为啥出毛病了,又赶上大学校内机构重组,很多后勤老师被重新掉配,外加开学前一周忽然上面决定需要允许学生远程参与课堂——根本就是完美风暴,一直到上一周,也就是开学第四周,我们的课表被系统抽风似的大更换了两三次才算尘埃落定!!!这期间系统“悄悄”更新,使得学生走错教室或者老师看错时间的事情好多呀!然后老师们的工作量一下子成倍的增长呀,因为一边要搞清楚自己什么时间应该出现在什么地方,一边要协调学生外加处理各种学生投诉啦抱怨啦以及群体焦虑。

最经典的是开学第二周的某天早上8点10分,大Joy晃悠到书桌前,跟小巴说我先回封学生邮件,十分钟以后就下楼吃早饭。。。嗯,然后一边回邮件,邮箱一边不停地跳出新邮件,然后等我从椅子上站起来的时候,已经中午十二点了!!!

>.<!

那感觉就是仿佛大学这部机器里后台被小黄人们捣了鬼,完全就是在耍老师们玩

按理说这排课表又不是老师的事情,我们也没啥责任,但在大学里教书的估计都能体会,如果几百来号学生集体迷茫,那还是相当让人焦虑的。反正那两周我是被课表折腾得没咋睡好觉,趴去学校的唯一兴奋点是——发现了一只巨像胡椒盐儿的猫:

有没有神相似?可惜小胡的猫是“胡椒”色,而这只猫是黑白范儿。

上上上周六再去学校加班做招生演讲,顺便听说我们系还算在课表风波里维持的比较有秩序的,外系有老师干脆在楼道里崩溃大哭或者直接晕倒在地的。同事们纷纷burnout。

本来上上上周日还要加班的,但后来想了想,算了,邮件总是回不完的,而且不带随便把自己当凤凰的哈哈哈,涅槃之后未必重生,还是避免burnout的好。所以周日毅然决然地跑去伦敦看展览去了——

其实疫情之前就说要去看扩建之后的Wallace Collection的,结果又耽搁了两年。但这回去尤其开心,尤其是从日常学校管理琐事中解放出来,啊,看见Frans Hals,让我想起Haarlem,好地方呀好地方。

嗯,看上面左下角我俩这照片,有没有一种暗室里也要自拍的倔强?哈哈哈

周日一大早去看展览的好处是,周日大家都喜欢睡懒觉,所以美术馆里的人不是很多。但我们没有算计到的是——成人大概周日早上睡懒觉,但是小孩子不会呀!让我有点惊讶的是,Wallace Collection庭院中央的咖啡馆居然被一个四岁小崽子的生日会给包出去了!

暴殄天物啊!!!!!

真的,尤其那个庭院是玻璃屋顶,360度无死角天然回音壁,然后你放一群学龄前儿童以及生日小主家里请来的专业爬梯主持在里面……

幸好展室的门还算隔音,但一出展室,脑仁儿飞迸。而且才四岁的小孩啊?有必要来这么文雅的地方过生日嘛?!而且美术馆现在缺资金到这么没有底线了哇?——那一刻大Joy心里莫名有一种“仇富”心理哈哈哈哈。咖啡馆的服务员跑到每个参观者面前小声说:“抱歉抱歉,合同说他们只能闹一个小时,一个小时就结束了,大家忍耐一下。”

我看站在旁边20多个打扮的漂漂亮亮又掩饰不住睡眼惺忪的家长,忽然又莫名觉得当富家子弟的家长也蛮辛苦的哈哈哈……

不管怎么说,一趟美术馆还是非常治愈的,我的心情就从下图的左边换成了右边

欢天喜地地回了侃村儿,满血复活地继续上班。大Joy第七个博士生毕业啦

上次见面时,她还没有写完论文的第一稿,我还在跟她急,这次见面,成博士啦!因为她学术写作一直是软肋,所以这一直是我比较担心的一个学生。结果那天答辩外审考官尤其提出这论文“文字功力相当好”,啊哈哈哈哈,看来本老师标准可能拿的有点高了,总之特别开心.

大家庆祝了一下,然后回到办公室里继续另一个博士生的指导。然后搭档的同事啊咻~~对着我这一大喷嚏。大家都顿时僵化。幸好大Joy办公室永远开着窗户。上上周五的事情。

学生纷纷感冒,上周三打喷嚏的同事据说“卧床不起”,然后大Joy也发骚了。周四边烧着边在线开会。会议主办人因为场次太多,把大Joy这场的时差算错了,让俺提早上线了两个小时,不过我还是窃喜自己原来自己不是最“晕菜”的那个=P

这个会和大Joy现在做的研究很相关,夹在四五个风险研究的我蛮佩服的学者中间发言,后面一个小时的讨论基本围绕大Joy的话题展开,心里小有一点得意,因为证明戳到点子上了嘛。

原本雄心壮志的打算周五去伦敦见朋友顺便去看个展览,但完全就趴在家里了。然后完美传染给小巴。今儿个那个打喷嚏的同事说他新冠阳性。>.<! 不过今天大Joy烧终于退了,小巴一直也没烧起来,我俩新冠依旧阴性。看来把我们打倒的,只是普通流感而已。但回想起来真惊险,疫苗还是相当管用滴!

虽然过去四五周过得有点浑浑噩噩颠三倒四,但年假之后和开学前之间还是小哈皮了一下,现在回想起来真是好英明:那天是我和小巴早上先去Tate Britain看Paula Rego回顾展

中午发现中国城边上一个巨好吃无比的(貌似是中国人开的)越南餐馆Viet Food – 没错,人家都在伦敦营业七八年了,我和小巴才发现(记得N年前我自黑过的伦敦辣么大的“M&M世界”商店只因为在我和小巴每次进城的既定路线的街角斜对面上而让我们很迟钝的很久以后才恍然发现新大陆哇?小巴说这不叫后知后觉,这叫delayed gratification。文科生就是会拽)。这家餐馆真的巨好吃,就连千篇一律的越南春卷都别有味道的样子。

吃个肚歪下午和楚楚及M大姐去看Royal Academy的Michael Armitage

看展览的那天哪里预料的到,上左图中的人物的心理完全就是俺其后几周的工作写照哇嘎嘎!

真正的霸王餐是在这个展览之后吃的,M大姐的朋友的朋友是Darjeeling Express的大厨Asma Khan, 英国名厨,因为新冠,预约好的座位取消,取消了再约,往复几次,我们终于吃上啦——

最左边是那天套餐的菜单。嗯,没错,大Joy就是从头一直吃到尾。哇噻,原来地道的印度菜是这个样子的,吃到目瞪口呆!尤其最右边上的这个酸奶式的甜点,看起来有点粗糙但是口感很精致。吃饭中,我们跟服务生问起了Asma Khan,没想到过了一会儿她自己从厨房出来跟我们聊天,意外收获哦🤩。因为M大姐正要开始博士学习,Khan跟我们聊起她国王学院读法学博士的往事,也是中年开始读博的,2012年博士毕业,很赞。但她经历里给我印象最深的一点是:她搬来英国之前完全不会做饭,后来因在英国找不到家乡的美食而发奋学习厨艺,现在是出入各类媒体的英国名厨。

嗯,简而言之,英国是可以饿出一代名厨的。各位刚刚搬来英国上学正在学习正在使用电饭锅的小朋友们,有没有很受启发?

最后放一张前一阵小农市场里买的干花,往家里一摆,顿时感觉秋天就到喽!

4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年假年假-2

有没有觉得我们俩上面的照片很气派?(没觉得呀)咳咳,换个方式说:我们这是坐在3世纪(没错,三世纪!)的古罗马残城墙晒太阳,有没有很气派?——答案必须是肯定的呀!

哈哈哈,今年别看没有踏出国门一步,但感觉好像是一直围绕着古罗马,溜达了一大圈。你想啊,暑假前半段是看的大英博物馆的Nero的展览嘛。Nero那会儿英国已经被罗马人差不多征服了。而我们上面去的这个Richborough的遗址,就是原来罗马驻军的主要地点之一哈,离这里不远的地表还可以隐约看到以前古罗马格斗场的地基。全球旅游基本停止的为数不多的好处就是,偌大一个历史遗迹,基本就是我俩,以及草地里没啥攻击性的小蛇(当地人说是常见的,不过我们那天没有看到哈)。在遗址上撒完野,感觉心胸都豪迈了哦哈哈哈!

现在这附近是小村落,向西南一点是著名的“三明治”(Sandwich),向东北一点是英格兰最大的沼泽自然保护区,但以前,建这个城墙的时候,这块是个小岛哈。

岛上城墙里驻扎着罗马军队,把持着货物和人员的海上往来。城堡中央(下图)据考证以前有个几十米高的柱子,你从海上能走到柱子边上,基本就是过了海关了,柱子本身大概就是“欢迎来到英国”的意思。我感觉可以等同于后来纽约港口的自由女神? 嗯。我这个21世纪的背包客也来个英武的“登陆照”~

除了古罗马这根主线,我那天琢磨了一下,我们俩老外今天夏天的出游好像欣赏的全是英国被侵略史。比如上面这个军堡遗迹之所以有名,是因为这里大概是罗马人第一次踏上英格兰土地的地方。换句话说,这就是侵略史的开始哈!而还记得我之前博客里去的黑斯廷斯就是N个世纪后英国又沦陷在法国人手里的登陆口哇?嗯,那次去玩黑斯廷斯觉得不过瘾,我俩上周又特意去了一下那个黑斯廷斯战役的真正所在地,即现在据黑斯廷斯这个海边小镇不远的一个叫“战役”(Battle)的地方——

这里就是当年诺曼底公爵威廉(William the Conqueror)在1066年入侵英格兰,打败当时英格兰国王哈罗德二世,而成为英国历史上鼎鼎大名的威廉一世的地方。比如下面(左图)地面上这块石头就是当年英王哈罗德战败之后被斩首的地方,然后威廉一世很得意地在地上画了个圈,说就以他被斩首的地方为中央祭坛,然后建造一个教堂。

嗯,感觉我俩在国耻地玩得太high了,所以在修道院遗址来一张黑白照片追悼一下哈罗德吧!但说实话,我俩围着古战场走了一圈(大概40钟的样子),感觉当年其实英国人是很有地利的——之前说的黑斯廷斯山面环山一面临水,咋就让法国人(诺曼人)登陆了这点就不提了吧,这个古战役的具体地点也是有坡度的,反正我走了一圈,感觉英国人是在坡上,而法国人是爬坡打,居然这还打输了,啧啧啧。据说当年战场上那是尸首遍野啊~以至于威廉一世为了辟谣自己还健康的活着,特意骑马出来跟大家说:“冲鸭~!” 下面这个雕塑就是为纪念这个冲鸭——

古战场的现今自然是没啥尸骨了,但也是满地的“地雷”——因为早已变成畜羊的草场,凡古迹之内的地域羊群完全肆无忌惮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所以整个古战场分布着各种新鲜的或陈旧的羊粑粑……当然,从杯子半满的角度看,你也可以说,难得在家门口拍出了一种在非洲大草原的恍惚

(只不过如果真的在非洲,那树和那羊都会更有造型吧)

感觉下面这张照片一张图完美总结了古战场的昔日与今朝,你觉得那个古战士和羊那个人更犀利一点?

遗址上散布的古战士雕像有一个特别有气氛,就是下面这个弯弓射大雕的——

我跟小巴说,哎,这个好玩,合个影,要像Usain Bolt那样的,明白?

小巴说,哎这个主意不错,给我也来一张。然后小巴同学就照猫画瓢地也摆拍了一张。

但我怎么调整镜头角度,怎么觉得有点别扭,你们看出来重要区别了哇?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汗就一个字儿。

这张图很快就成为俺们家今年夏天最大的一个哏。回到最前面说的那个古罗马落脚地,您看咱这摄影技术——

您再看小巴这射击技术

那天中午在Battle吃饭也很有意思,我们两个一个点了炸鱼和薯条,一个点了汉堡和薯条,但你有没有发现同样是炸土豆条,给我们两个端上来的有原则性的区别呢?

近距离观察一下

有没有发现,因为炸鱼和薯条是英国菜,所以薯条(chips)是粗的;而汉堡和薯条是歪国菜,所以薯条(fries)是细的。妈呀,大厨还是相当有原则性的呢!

但后来去三明治——对,就是我们现在所熟知的馍夹肉“三明治”的诞生地——我们发现当地一个巨~~~消魂的三明治店(the Toll Bridge restaurant),熏肉的,但一个是用的汉堡做的,一个是open sandwich,都不够有原则。而且如果你在网上搜“三明治最好吃的三明治店”,排名第一的,居然是一家在无名街上的无名法式面包店(baguette)!啊,英国人真可nian~

上图这个No Name的咖灰确实很好,但Toll Bridge餐厅的三明治要好吃N倍哦。而左侧背景里那个都德式建筑就是传说中三明治的发源地啦!

话说食品三明治是因为当年是三明治伯爵因为(不论是赌博还是公务)不愿浪费时间吃正餐而搞红火的,而三明治伯爵本人不叫三明治,而是因为他当年率领的军队的停靠海口在三明治这里,所以受封的时候,选择了这个地名。而这个地方之所以叫Sandwich是因为古英语里的-wich指安营扎寨的地方,比如格林威治(Greenwich),大概就是一片绿地的落脚点,而三明治这块以前是海滩,都是sand,所以就叫sandwich啦!当年那个伯爵的勋号其实原本是Portsmouth的,要是那样的话,现在咱就不是吃sandwich了,而是吃Portsmouth了。中文呢,我估计也不是三明治了,但也应该不是拗口的波特斯姆斯什么的——你想类似于lasagna这种音节多的,咱中文一般都不音译,而直接意译为“千层面”什么的,所以我估计当年那个伯爵要是取名Portsmouth,这个食物多半今天中文就真的叫“馍夹肉”了。

而上面那个“发源地”是以前三明治的行会和法庭(下图),所以大概三明治伯爵在这里是吃过足够多的馍夹肉。

这个法庭基本和上世纪初没什么变化,现在已经不用了,但,看见那些鲜花了哇?嗯呐,现在这里变成婚礼场所了。对此,那天这里的工作人员有句话特逗,他说,所以即便这个法庭现在不开庭了,但还是时常handout ‘life sentences’。换句话说,时光荏苒,这里却依然是民众交待一辈子的地方。嘎嘎嘎嘎

三明治还是相当好看的,我觉得从城市来看,比坎特伯雷要好看,虽然没有大教堂,但是让我联想起了布鲁日,是个古建筑保存相当好的小镇

但不知是不是在英国待时间长了,长出了恶趣味,我看这些小镇呀,确实觉得特有历史感,特好看,特……你不觉得特别Agatha Christie嘛?特别符合谋杀案犯罪现场之类的……

所以在年假即将结束的时候,我跑到小镇的独立书店里,买了一本大英图书馆编辑的短片侦探小说集:Murder by the Book, boo!!

年假结束啦,还有两周准备开学,哼哼哈嘿,夏天明年再见喽~!

2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年假年假-1

嘎嘎嘎嘎,终于放假喽!哇哈哈哈哈~

以前提过学术人说休“年假”吧,并非意味着他/她那几天天天晒太阳啥也不干,大部分人是会休息充电,也有不少人的年假比不休假还忙:写稿子投标书。年假在学术圈的真正含义是有权挑着自己爱干的事情干,基本年假就是年度“自我决定被什么奴役的日子”,确切的说,几乎100%休年假的隐含义是说这几天管理和学生工作都不干。

往年对年假好像也没啥特别在意,尤其我是个邮箱里存不住事儿的主——就是说,在我看来,即便是外出度假,如果能随手回的邮件我肯定就顺手回了,不会积攒到旅游完回家统一对应那一百来封邮件——大部分人都说这是个坏习惯,不过我觉得这样让我玩得心理更踏实。但因为从去年夏天开始,新冠疫情把招生外加系里排课都搅和乱七八糟,好像学校那点事情就总也没完没了,上周四终于腾空了10天宣告年假,后勤和学生发来的邮件统统转发给替代我的一个同事,哇~那感觉太爽了

周四虽然一如既往的阴天(如上图),但也阻挡不了大Joy放飞的心情哈哈哈哈,尤其9月份马上又要开学然后又是一个课程繁重的学期,所以小巴之前教育我,这个年假啥计划都不要有,要好好玩,Deal?Deal!

然后我们就真的去了Deal

嗯呐,Deal是俺们肯特历史上的一个海边商务重镇,是个“没有港湾的码头” (a port without a harbour,嗯这句话我也琢磨了半天才明白啥意思)。这个小镇可能最出名的是它的同名城堡(网图)——

造型有点奇特吧?!我们那天原本就是冲这个城堡来的。下了火车很方便就溜达到了。这个城堡的最大的好处就是,看起来很威武,但实际真的没有想象中的大,很适合“闲”逛~

城堡地下有一圈环形通路,间隔着射击孔,以前的士兵可以在地下对地面进行360度的防守。听工作人员说,现代交通的“环岛”概念就是从这里来的,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反正我们开着手机的手电筒在地下环岛完整地溜达了一圈,感觉人生又完整了。

不过这个城堡最有意思的地方是其地理位置:一方面就是在富裕的居民区里忽然冒出的一个老朽,有的炮台还直指旁边的住户

另一方面,城堡几乎就是在石滩上,所以即便站在城堡内墙边,虽然身后和左右两侧就是居民区,但你往前抬眼看到的就是海哈!

啧啧啧,上面这个照片是早上10点来钟拍的,有没有觉得俺们英国的阴天很厉害?早上十点,没有日全食什么的天文现象也可以拍出天(即将)黑黑的效果,哈哈。

但整体上Deal还是个非常舒适的城市哒!首先,很好吃!这个和Hastings很不一样。我们随便撞进的“海滩街81号”就很值得推荐

别的不说,右边那个烤鲈鱼,上面的海蓬子给的量还是很有良心滴,鱼烤的到位,下面那个藏红花酸奶油( crème fraîche)也调的恰到好处,有那么一点点辛辣,味道浓郁又不腻。小城里还有好多独立咖啡馆,好多旧货/手工艺店,住户好像也都很文艺,因为不论是去城堡的路上还是沿着海岸线走回老城,我发现好多人家里都摆有大石膏雕塑,好多大绿叶植物,嗯,有闲阶级。旧货/手工艺店也不错

上面那个“I know I’m in my own little world”的牌子很逗,以俺喜欢全天下把没有用的东西收罗回家的习惯,肯定是又要买的,但好在那天还有两个玩意儿转移了我的注意力,所以这次Deal行居然没有乱花钱哎,淘到了两个宝贝。一个是下面这个草筐车

另一个也好玩:树林里飞鸟,但你见过树林里飞鱼嘛?换一个角度说,海里长草,但万一海里长大树呢——

这个小东西有意思吧。

反正八月底已经没啥机会安排“长途”旅游,所以我和小巴干脆改为一连串的一日游。既然在海边转了几次了,感觉下一步必须得去“内陆城市”啊,俺俩研究了一下火车表,最后决定去剑桥。记得以前每年在去新城市之前我都看一堆关于那个城市的书,挖一堆相关的影视或者歌曲什么的吧?我感觉虽然只是去去了N次的剑桥,但这传统完全需要保持呀!所以头天晚上我们煞有介事地看了类似于Morse对于牛津一样的,剑桥的探案神剧Grantchester。嗯,说实话,同是whodunit这类传统侦探剧,但剧情有点简单有点慢,但剧中风景还是不错哒!

更有意思的倒是上图右边这本The Light Ages。这本书其实是几个月前就想看的,一直没来得及翻,那天发现,哇去剑桥前看完全就是猿粪呐猿粪:这本书的主旨讲的是我们对“黑暗的中世纪”的想象其实是错误的,中世纪其实是有“科学”的。我们之所以觉得中世纪做的都不是“科研”,是因为当年对科学的终极追求和我们当代的终极追求是不一样的,当时的“科研”是为了追寻世间万物的“why”(更形而上的追求),而现代人的科研多是为了理解“how”(更形而下的追求)。而证明这个观点的主线是从一个剑桥的研究员在20世纪上半期发现写俺们《坎特伯雷故事集》的乔叟写的一本关于如何建造星盘的英文说明文开始的——而那本A Treatise on the Astrolabe 是世界上第一本英文科技著作哦!

这个星盘的现代复制品在剑桥的Whipple museum有,但那个博物馆每天只在常人午睡时间开放一个半小时!(两点到三点半)真是没有天理!我们那天就没有去,而是一大早就扎进了Fitzwilliam美术馆

疫情之前的两三年大Joy开始系统琢磨荷兰画派和社会学的关系,所以学假那年去了好几次荷兰,而这次去剑桥大概是自2019年年底以来第一次在美术馆好好看荷兰画哎——去年2月份英国封国之前在巴黎本来是要去看卢浮宫的荷兰展室的,但倒霉的是那天恰好赶上荷兰展馆闭馆!——所以这次在剑桥是第一次。啊,好几幅 Jan Steen, 几幅Ruysdael叔侄俩,还有伦勃朗的几个人像版画,过瘾。唯一想吐槽的是,为嘛管人家荷兰静物叫“flower paintings”?真直白,哈哈。

Flemish art是荷兰画派的先驱,所以也算俺关注点的一部分。在大疫之后看到小Pieter Bruegel拷贝他老爸的《死神胜利》,忽然让我再次感叹当年老Bruegel得有怎样的豁达才画出这么坦白的一幅画。

除了看到这些眼熟的,也还是有新发现滴,比如下面这幅,作品的中文翻译基本就是《少女拎耗子逗猫》,有想法,我稀饭!——

从剑桥疯回来,趁年假补补文化课,看了两部互不相关的电影

一个是60年代的老片子The Ipcress File——故事主线一句话就能总结“冷战时期英国科学家陆续消失或丧失劳动能力,背后的原因是啥?”。听说ITV要重新把这个电影拍成6集的电视剧,所以赶紧翻出老片看看,感觉像是对下一个文化热点提前做了功课似的,只是不知按当下的情况新电视剧会不会把故事里的高科技从物理学改成生物医学,而且你造哇,这个电影好像是英文荧屏史上第一个主人公是戴眼镜的电影哦!

另一个是Hamilton创作者Lin-Manuel Miranda主笔的动画片Vivo–歌曲很Hamilton,说唱部分小巴强烈要求开字幕,不然跟不上,哈哈哈哈哈。中间小女孩“I bounce to the beat of my own drum”那首歌有毒,初听就是噪音看完完全挥之不去,这两天天天哼着那铿锵有力的小调儿~

周末手欠查了一下邮件。最近和几个人一起申请一个小课题,周末人家发来草稿,因为不是很熟,担心对方着急,我就简单回复一个邮件,然后被合作者回信批评说:“大Joy,年假要休息,不许看邮件更不许回邮件”,嘎嘎嘎嘎,感觉找对了合作者哦!周一还是因为另一件事做了大半天的活,今早是Nature的采访,以及BBC Radio 4之前录制的后半段采访上线(同事听完发来邮件很艳羡,说,居然给了你辣么长的air time!——嘎嘎,瞧,年假期间查邮件也是为了及时得到同事表扬嘛!),总之年假拣着自己感兴趣的事小忙了一下,感觉尤其的virtuous,明天?明天再粗发,将一日游进行到底!

(看,其实我们也是有晴天哒!)

2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从乌云里挤阳光

那天在家里微信群分享上面这张出去玩的照片,我得意地说:看,是不是像画一样?

舅舅不解风情地说:有点压抑。

压抑吗?压抑吗?我们英国人看阴天都习惯了!我跟我舅掰吃说,你得学会欣赏云的层~次~真哒!如果从这个角度看,是不是很好看很好看?

再做个测试,你们觉得下面这张照片好看吗?

你们是觉得有点淡淡的忧桑呢,还是跟我一样觉得——多么温和豁亮的一幅画面呀!

啊哈哈哈哈~谁说俺们这些习惯没有太阳的人类有恶趣味啊,我觉得这明明就是一种被逼得能从乌云里挤出阳光的超能力!

而且这种超能力最近完全就是基本生存技能——因为正好是英国“末班招生”(Clearing)期,就是学生拿到“高考”成绩后,又可以向各大学重新投申请, 外加没有招满学生的专业在这时可以按“市场行情”把分数低的学生重新调配。然后今年英国A Level成绩大灌水,所以医学法律等专业一下子爆满,虽然报纸上说大部分学生因此进入了第一志愿吧,但赶不上好多拿了第一志愿学生现在又开始琢磨“更高志愿”,所以全国招生一片繁忙~我大概从7月底开始基本就24/7地摊在这件事上,然后还遇到了一个每天早上定时来鼓动大家质疑自己怀疑人生的外系同事,所以,矮马,这过去一个月,用那天喝的一瓶小酒来总结就是——

(这款匈牙利Mad Furmint还是很好喝的,尤其如果你和大Joy一样喜欢很干但入口依然很有节奏的小酒的话)

但疯狂的日子即将告一段落啦!下周四开始大Joy就可以放飞休年假啦!(英国开学是9月底,所以还有的时间high哈!)

呜啦啦啦~咳,其实你仔细想想,没有啥压力是一个冰激凌搞不定哒!

当然,关键是在哪里吃这个冰激凌!大Joy这个是在开启英法百年纠结的著名海边小镇黑斯廷斯(Hastings)吃哒!嗯呐,就是那个著名的黑斯廷斯战役的黑斯廷斯,不过那个战役本身距离这里大概还有8英里,但是战败的结果,即威廉一世修的黑斯廷斯城堡就在下面图片里远处的绿山坡上。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长期家里蹲所以品味有所降低,我真心觉得这是我去过的英国所有海滨城市里最棒的啦!

为啥呢?首先这个小镇的地理特别有意思:一面临海,三面环山,正好夹在一个山谷沟里,见上图。所以你来一个小镇,却可以有看见山景又看见海景——我在山顶上看到这个小镇的第一反应就是:嗯,再喜欢也千万不能在这里买房!哈哈哈哈,有没有觉得我骨子里就是200%的中华儿女,走到哪里都琢磨着“买房”。为啥不能在这里买房呢,因为气候变化水平线上涨,肯定水淹七军啊!

而且这事儿历史上还真发生过。哪年发生的呢?13世纪。然后小镇被哗~全给毁了吧,退潮了发现,哎,淤泥多堆出一块地来!如同大海自己给自己填海造田了一下,然后这突然冒出来的土地没有主,所以什么要饭的啊流浪的啊还有吉普赛啊什么的,就都跑到那块土地上住——因为这地没有主,就没有人收税呀!然后这件事大概一直持续到了18世纪,黑斯廷斯镇政府说,这小泥丘无名之地,那就就近服管,所以归我们管,按我们镇规矩缴税! 下里巴人们哪里就那么好对付呢,他们说,谁说我们没人管呀?插上一杆美国国旗,就这么定了,我们归美国管了!啊哈哈哈哈~嗯,现在这块地在城里哈,下了火车站也就走个七八分钟吧。

这里海边也有“游乐场”,不过远没有布莱顿之类的繁华,或者说闹腾,而且这里的游乐场也很牛气哎,有个迷你高尔夫球场,据说下周这里要举行迷你高尔夫世界杯——

而且不是我说,为什么同样是南部海边小镇,这苏塞克斯郡的小镇总看着比我们肯特郡的显得有文化呢?书店多,不管是新书二手书,主街道上书店主题的咖啡馆就仨,小手工艺品店也多,感觉圣诞节来这里挑礼物估计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唯一美中不足,但是毫不出乎意料的是,海鲜真是一般

我最近吃的最好的“鱼”是下面这个

这是伦敦皇家艺术学院旁边的一家日本店的果冻。惊艳吧。不过他们家我最喜欢的是下面这个柏饼(Kashiwa mochi)和桜饼(Sakuramochi)。销魂,真的销魂。楚楚追着问我店名是什么,我说日本音节忒长,我永远记不住,但是就在皇家艺术学院向东两三百米的地方。超好吃。

最后显摆一张,你们有没有发现,我去海边那天穿的T恤是特别的恰当——

右上角的“乌云”是小巴同学肥硕的手指,啊哈哈哈,你看,乌云里就算挤不出阳光,也是可以挤出笑点的。

2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