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静好(?)

IMG_2302

“岁月静好”,这么流行又这么美好的四字成语,你有没有琢磨过到底是怎样一种意境?

“岁月静好,现世安稳”,你说当年胡兰成对张爱玲说这八个字的时候,是怎样的情景?

……咳咳,我觉得吧,这事经不起琢磨,因为放生活里一细琢磨吧,就很难保持严肃了。

比如上周情人节,俺白天北上爱丁堡和Sophia小聚,外加做了个seminar,各种手舞足蹈人来疯(讲完seminar,fitbit就提示我一万步达标了),然后跟新老朋友去灌了半肚子啤酒,扒上火车南下9点多跟小巴在纽卡斯尔汇合,跟纽卡斯尔的其他夜行动物们high到大半夜,第二天早上坐在安静的早餐店里,没有啥着急赴的约,没有啥一定要回的邮件,仰头看着阳光透过绿叶照进来(见上图)……哇塞~跟小时候奶奶家的阳台差不多,这大概就是岁月……

IMG_2294

目光被晃回人间,小巴托着一个闪亮的大脑袋很纠结地吐槽说:你说,我是吃鸡蛋培根呢,还是鸡蛋菠菜呢,还是鸡蛋三文鱼呢?

呃,人生真复杂哈哈哈哈

那天在家也是,一抹阳光进来,照得俺家安静祥和,还挺适合感慨啥岁月流逝的……

IMG_E0957

只听“嗷呜~”

IMG_2359

iPhone6s为您犀利地记录生活点滴~矮马,你见过这么有感染力的哈欠么?舌头还打着弯儿,感觉这还是个很有韵律的哈欠。只能说,小胡与胡兰成姓得绝对不是一个胡。

然后就是今天,站在Wye [读why]的火车站上拍的。搬来肯特好多年了,天天上班路过Wye但就是没有去过,早听说Wye是肯特以风景出名的一个大草场,果然就是站在火车站的天桥上也能感觉到那份恬静——

IMG_2400

不过咧,之所以我俩站在那个火车站的天桥上,是因为小巴今天本来要去A医院做CT的,但是火车坐到一半才恍然大悟哇原来预约信上写的是去B医院做CT,赶紧下车,翻桥,往回走!

啊哈哈哈哈哈哈,所以什么岁月静好啊,根本就是人艰不拆嘛!好在俺俩习惯性OCD,就是这么糊里糊涂居然还是提前10分钟抵达的医院。检查也没啥事,回家写博客去~嘎嘎。

好啦,感叹完了,分享点最近发现的新鲜事吧。

首先,你有没有好奇或者担心过那些做电话簿、地址簿的文具公司怎么存活的问题?——这事我还真担心过,因为现在用纸质文具的人越来越少,好多文具店都关门了,多郁闷,而且数字化时代对传统文具的冲击面要比想象中的广的多的,比如如果没有纸,那么做剪刀的厂子怎么办?前两天我看FT上就报道Sheffield老剪刀厂里就剩一家还在了,矮马,这在俺们北京就是王麻子呀!

但那天在WHSmith里,发现居然电话簿有与时俱进耶——

我感觉这就是老爷爷款和老奶奶款。明显针对老年人呀,因为现在的小孩不都用云和app管理密码嘛。要这么分析的话,这个密码簿设计得不太合理,因为巴掌大的本本,字体好小呀,别说看得见看不见的问题了,就算看的见这么小的字,还得买细笔芯写。

IMG_2382

另外就是前面的免责声明,感觉就是“请注意这是个潜在坑爹的商品,但是我们不对坑爹后果负责”,这种后果自负精神倒是很合网络上诸多的T&C接轨的。

IMG_2383

跟网络有关的还有个新闻,今天看到说俄罗斯打算四月一号之前全国做一个“断网”演习,看没有外国服务器和网络连接,俄罗斯国内的网络能不能“自立”,然后那个文章后面说,俄罗斯这么做还有一个原因是希望能具备和天朝一样运营全方位式防火墙,把国内和国际网隔离的能力。看到这吧,当然是“百感交集”,但是最起码觉得矮油,咱天朝IT技术还是很领先的,原来搭建一个GFW不是想象中的那么容易呢。

然后今天又看到一个新闻,发现矮马数字时代不好妄自菲薄哈,居然从黑客效率来讲,俄罗斯早把天朝黑客甩得远远的,俄罗斯黑客平均不到19分钟黑掉一个网站,而天朝要4个小时!!!难怪川普当选了。。。

那天在纽卡斯尔发现,哇,居然英国也有美国的Taco Bell啦!!!简直不敢相信!

这回没机会吃,下回北上去尝尝,从玻璃窗看生意还真是很不错哎!以后去米国我就更淡定了,嗯。

最后一个要分享的呢,是那天在Durham教堂看见的大教堂的乐高模型——

IMG_2322

从侧面和背面的开启的窗户可以看到模型里面的细节很惊艳哦——

IMG_2321

IMG_2319

小巴那天看了第一反应是很气壮山河地说,可以在家也做这么一个嘛,第二反应是绕着模型走了一圈,结论,嗯,这个模型基本比我家屋子还要长……

啰嗦完睡觉去也,猫在被窝里的时光绝对是岁月静好,嘎嘎~

IMG_2318

2条评论

Filed under 胡椒盐儿Salt&Pepper, 高色谱Gossip

在“狼当”浪荡

IMG_2134

嘿嘿,有没有觉得上图中大Joy家的大门特别有“年味”呀?嘎嘎嘎嘎,这个福字是年前收到的Ada从香港寄来的惊喜礼包里哒~!哇嘎嘎,那天好开心(想象大Joy打开房门看见邮递员蜀黍怀里一个大包裹时两眼闪闪发光口水横流的欢喜样子,以至于邮递员蜀黍马上警惕地说“就最上面那个包裹是你的,不包括下面那个啊!”,——妈呀,邮递员蜀黍你也太看不起人了,大Joy虽然贪婪吧,又不是不认字,哈哈哈哈哈哈)。

这周是眼巴巴地看大家玩命晒年夜饭拉仇恨开始的——看得我欲罢不能,羡慕嫉妒恨吧,还忍不住总看,还总忍不住手欠放大看细节——哎,一枚吃货的悲哀。不过俺们家年夜饭伙食也不错,小巴烤了一只大羊腿,外加鸭油烤的土豆,矮马,不是我葡萄酸,但什么山珍海味啊,其实真的没什么比简单的烤土豆更让胃感觉满足的了!yum yum yum——一枚草根吃货的悲哀,哈哈。

这周除了看春晚,最主要的是看了一堆关于非洲的文献,因为MRC下属非洲科研基金会的人约我谈合作,我总不能什么也不知道吧——别看我有过两个非洲裔博士生,一个做尼日利亚的气候政策,一个做非洲食品风险,但是我对非洲的了解基本就止于N年前去南非的旅游和Amarula。对非洲科技的兴趣还真是起于去年和那个基金会的头一起开会,陆续看了一点东西,这周又突击性的恶补了一下。恶补的结果我还是挺得意的,因为那天早上坐在他们的会议室里,大Joy慷慨激昂地掰吃尼日利亚的神经科学,乌干达的HIV实验,肯尼亚的分裂政策什么的……矮马,其实好多真的和中国科技历程很像——基金会的人说,所以他们想要我跟他们的fellow们分享一下,我说不过呢,我更明显的感觉是“这山望着那山高”,其实非洲科研工作者也有好多中国科研工作者会“羡慕”的地方,所以更现实的事是让非洲学者更明确地知道自己的长短处吧。

掰吃完非洲,回到大英图书馆跟美国同事掰吃一个不靠谱的NIH标书。但除了有关工作的掰吃,在“狼当”也浪荡了两天——因为大Joy在study leave呀!让然要有“放假”的样子!所以跑去国家美术馆欣赏了一下17世纪的猪

IMG_2173

嗯,我深切地感觉到,这两只猪一定是年夜饭刚散伙回来。

然后俺怀着一大早把按习惯“登门拜访”(自动入托)的胡椒盐儿扔回大风中的歉疚,欣赏了一下17世纪的“小胡”——

IMG_2178

有点像吧!虽然胡椒盐儿没有那么黑,但是绝对有十七世纪那么猪!嘎嘎

周四去听了一个关于维多利亚时期英国最有影响力的思想家Ruskin的讲座

IMG_2191

演讲人是一个好牛好牛的Ruskin学者。周五是Ruskin的200年诞辰纪念日,周四正好是Ruskin的“birthday eve”,所以整个讲座是在全体高嚎“哈啤波斯呆吐哟,哈啤波斯呆吐哟,哈啤波~~~~斯呆dear Ruskin,哈啤波斯呆吐哟”中结束的。哈哈,特酷。

Ruskin这个家伙俺很感兴趣。倒不仅仅是因为我很好奇他是怎么从“翩翩小鲜肉”变成“苍桑老爷爷”的(见下图对比)

我还很好奇或者说很困惑于他这个绝顶聪明的社会主义者,怎么对中世纪行会有辣么浪漫的想象。 对这个问题那天的讲座没啥帮助,但是对于小鲜肉变老爷爷这个倒是有了新的认识:除了屡次拒绝他求婚的Rose La Touche的早逝之外,达尔文的the descent of man彻底让Ruskin崩溃了一次,因为这个虔诚地探索人生意义的学者忽然意识到人和动物其实没什么区别。。。

Hewison是很有名望的Ruskin学者,他那天还讲了一个理论,有点糙,但不无道理,就是他认为Ruskin之所以与众不同是因为他是维多利亚时期近乎仅有的又能绘画又能写作的思想家,所以他看问题和其他思想家不同:其他思想家是像科学家一样,旨在综合(syntheses)所见,而他是像艺术家一样,旨在区分(separate)所见。——虽然科学家会驳斥说,现代科学就是建立区分的基础上的(此处略去3000字),但绘画确实是建立在对现实的“拣择”的能力上,这点确实是科学训练里不会包括的。

听完讲座,跑去Two Temple Place看了一个Ruskin的特展。

IMG_2193

展览本身没什么特别好说的,挺好的,但是人真的好多好多!但是如果你在伦敦,Two Temple Place这个展览还是很值得一去的——不光是为展览,而是为这个小慈善机构所在的老房子,建筑本身真的超级好看,而且这个地方除了每年有展览的一两个月,平时都是不对外开放的哦!

周五和小巴去参观了丘吉尔在二战时候的地下司令部(Churchill war rooms)

IMG_2202两个事特别好玩,一个是在地图室里工作的 Commander John Heagerty,怕别人偷他的方糖,按他老婆的主意,把方糖用纸包了,写上自己的名字,还不放心,干脆藏在自己的抽屉里,结果这一藏~~自己都忘了,等战争结束,那两块半方糖还是80年代的时候被“考古”人员发掘出来的。

你说,这得是多爱吃甜食才会把糖隐藏得如此严密呀!

第二个好玩的是,世界大战也不能抑制涂鸦的冲动,在Chiefs of Staff Conference Room的地图上就有个当年工作人员画的希特勒——

8_0

啊哈哈,不够我怎么觉得猛一看有点像麦当劳大叔?

最后再分享一个小巴最近遇到的逗事:那天小巴北上去新堡的时候,在Kings Cross和St Pancras这两个临街相望的火车站之间遇到一南美大叔,大概五十多岁的样子,那个大叔不停地问小巴“第九站台”在辣里,小巴问“你是哪个车站的第九站台?”大叔只顾说“第九站台,第九站台”,小巴不停反问“辣个车站?你是去辣里?”……如此往复了一阵子,南美大叔终于明白小巴问的是什么了,深沉地说了一句:“Harry Potter!” 啊哈哈哈哈哈哈……可爱吧!(哈利波特的9又3/4站台在Kings Cross车站候车区)

2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学假学假学与放假 Learn and be free

猪年就要有猪样!

新的一年即将开始,而胡椒盐儿已经很进入角色了,完全小猪附体的感觉——

IMG_1208

哇的天呀!这是前不久拍滴,没有抵制住小胡各种装可怜,外加天气不好这厮卡在我家好久,所以还是给了它一点猫罐头,然后小胡糠吃糠吃,哎呀妈呀,我都忍不住想象,你说那猫粮得多好吃呀……!

IMG_1257

总之,有没有觉得,加个小卷尾巴,小胡分明就是一只猪嘛

IMG_1604

嘻嘻,祝各位猪年大吉,吃嘛嘛香!

2条评论

Filed under 胡椒盐儿Salt&Pepper, 高色谱Gossip

锄草记

img_1638

锄草啦锄草啦!——哎,你说网上锄草能减肥哇?

嘎嘎嘎嘎——不知不觉都已经到新年的第四周了,我还一篇博客没写呢!再不锄草我想(在亚洲之外生活的)大家新年假期积储起来的脂肪估计都快减没了,或者(在亚洲生活的)大家好不容易瘦下去的身段又要即将被吃鼓吧,而像我这样既认真对待圣诞又严格尊重春节的主……简直不敢想象……嘎嘎。

最近好玩的事情挺多哒,一一流水账叙述如下:

1.新年第一天就有新见闻:去同事老C家吃饭,一起聚的还有他的新邻居,差不多60-70岁的样子(按经历和自曝的退休年份推测),然后好牛呀——自己考了个驾驶船只的执照,然后没事周末横渡英吉利海峡或者扬帆“自驾”游去个希腊什么的——会开船这件事在岛国其实不是一件特别了不得的事(别看俺们政府脱欧购买的轮渡公司一条船都没有,但是俺们历史上也是有敦刻尔克的哈),尤其在肯特这块三面环海的地方,但是像大Joy这种至今连泳都不会游的北京旱鸭子来说,听他们讲各种“自驾游”中和大自然的“搏斗”经历——比如什么遇到台风引擎坏了呀,比如海上导航仪器坏了迷路了呀,比如怎么在狂风暴雨中降帆呀,比如被强风吹到计划外的港口呀~妈呀,简直听得我下巴都要掉啦!我当时就在想——传说中的文学经典Moby-Dick就是这个范儿吧?(惭愧的是,至今米有看过那本书……)

而且两个夫妇还说了一个事儿特有意思——前一阵不是有一些偷渡船只靠岸俺们肯特南部的港口然后被抓到了嘛,媒体铺天盖地的,然后这两个夫妇说,其实他们每次往返欧洲大陆和英国,俺们肯特所有的海港几乎没有任何边哨!你可以随便停靠上岸,根本没有人查你护照,除非你很明显打个歪国旗子或者停靠军用等重点港口啥的。所以梅婆所谓啥保卫英国边境,真是很瞎掰。而法国边境,至少在靠近英吉利海峡这边,也差不多,很多民用港口对于外来船只才没有时间和兴趣搭理。哇!!!

我问他们,从肯特出发去法国开船要多长时间,他们说平均10个小时。我说,哇塞,那你们在船上都干嘛呀?看Netflix嘛??然后他们说,如果两个人的话,基本除了开船(看仪器、看风向、看雷达、看地图,还看啥我就没听懂了)之外啥也干不了,因为出海还是一件挺需要注意力集中的事儿,然后考执照就得学什么机械呀数学呀天文地理啥的。哇~~~葱白!

2. 第二周和我们自己的邻居聚——本来是节前聚的,后来不是俺俩都重感冒了嘛,就拖到了节后。邻居还挺眼尖的,最近两次聚会都是在他们家,所以大概有小半年没来我家吃饭了,一进门就发现了好多新摆设,外加新乐高,哈哈。

邻居也是一家子猫奴,然后这回我俩明白了两个关于小胡的事情:第一,我们有的时候很为难的是,小胡会特别可怜巴巴地讨吃的,超煽情的你知道哇,我们不知道它到底真的是“要饿死了”,还是在演戏。邻居告诉我们说,猫都是戏精哒,他们都是蹭吃蹭喝高手,天底下是不会有饿死的猫的啦!啊哈哈哈哈,这下我俩心里就有数了,之后小胡再起腻要吃的,俺俩都很坚决地说没有没有就是没有啦啦啦啦啦~~然后小胡的表情立马就是这德性的——

另外,不知道你注意到没有,绝大部分时间发小胡的照片我一般都记着加一个“A Salt n Pepper production”,这是因为你看网上很多关于小动物的照片,觉得好可爱呀好萌呀,摄影师好会拍呀——你最多也就记个微信账户名或者作者名。不过我觉得这些瞬间以及这些瞬间带给人的感受,其实不是“人”的作品,作者其实是小动物本身,人类只是记录者罢了。所以我要把这些图片打上 A Salt n Pepper production.

那天明白的第二个关于猫的知识是这个——我觉得特逗的一件事是:经常你免费给小胡莫萨基之后吧,小胡转脸就会舔舔舔,好像嫌弃你手有多脏似的,哈哈。这回邻居告诉我说,猫是气味动物嘛,除了往你身上蹭留下她的气味外,有的时候它会舔你摸过它的地方,为了得到你的气味嘛。——哇噻~本猫奴离开觉得特激动荣幸哎,立马把人爪伸到小胡鼻子下面,然后小胡瞥了我一眼,心里貌似默念了一句“神经病呀你”然后起身掉头就走了。。。。==||

3. 第三周,矮马,2019年的大Joy简直就是个social butterfly,居然周周有趴体:第三周的趴体最好玩,是我组织的,还是在我家,不过去年年末提到过,请来的是俺们学院比我还不喜欢参加聚会的两家同事。哈哈哈哈

你猜一群“社交焦虑症患者”在一起趴体是个什么情景呢?对话是这样的:

同事:谢谢邀请我们来

我:谢谢你们鼓起勇气来(众大笑)

同事老婆:哇,真的是,我俩出门前还在说“社交还真是个让人头疼的事啊”!

我和小巴笑弯了腰,说:绝对的,超级烦人

同事:不过我跟她说,每年咱们还是应该参加一次聚会的。

我说:哇!怎么跟我们家一样!我每次都跟小巴说,陪我参加这个聚会然后咱未来365天的任务就完成了!

然后另一个同事的老公一脸无辜地看着老婆,满脸“什么时候可以回家?”的表情。

哈哈哈哈哈哈……

不过那晚上我们还是从5点聊到10点来钟滴,所以可见什么社交焦虑嘛,就是没有找到闷骚在一个频道上的圈子嘛!嘎嘎嘎嘎。

关于辣个难忘的夜晚,还有一点必须要记录一下的,因为其中一对夫妇是vegan,所以俺和小巴做了有史以来俺家出产的最大规模的vegan中餐——拌豆芽儿、芝麻酱菠菜、糖拌西红柿、芹菜豆干,蘑菇麻婆豆腐、醋溜白菜、榄菜四季豆。

哎呀妈呀,我就想说:“招待纯素食客人可真不是吃素的!” 这七个菜切切切,忙乎了我俩大半天呀!尤其你还想跟人家显摆一下他们平时吃不到的东西——要不然pizza express的vegan pizza要两份就好啦!(而且真的特别好吃,如果你要求馅料加倍就更好了,这事儿我以前广告过么?)

4.昨天晚上去伦敦的Royal Institution听了一场关于医用大麻的讨论,还是挺受益匪浅的。关于大麻这件事,自从去年夏天去多伦多开会,正好赶上加拿大开始合法化,开始关注,也读了不少这方面的咨讯。其实大麻确实被妖魔化得没有道理。英国从去年十一月开始,医用大麻是完全合法化了,但是居然至今NHS没有一个医生开过这个药,因为医师协会没有指南,而且因为大麻长久以来被视为毒品,没有列入医学教材,所以医生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开!社会学上很有趣的现象哦!生生拗出来的职业盲点。而且大麻这个东西,有点像中药,疗效不是某个化学物质就怎样怎样,除了THC和CBD之外,还有很多很多小的组成部分,都是大麻各种临床作用(镇痛、镇静、止惊厥、安眠、抑呕等等等等)的必要成分,所以对现代医学单线性临床试验的有效性也是一种挑战。

要你问我,我认为大麻不仅应该医用合法,而且大麻确实更适合作为养生/保健等辅助方法配合现代医疗,所以,使用大麻这个责任,真不应该放在医生身上,应该放开普通消费,不过要有严格的GMP质检。

另外,还得普及一点,就是大麻确实有很多医疗作用,很大一部分是不会让人致幻的THC,而是CBD;60-70年代时很多文人墨客时兴吸大麻,他们那个时候的大麻品种致幻力要比现在北美和荷兰大街上买到的低得多,娱乐类大麻是娱乐的产物,跟大麻本身的医疗效果没有关系哈!另外,不管什么目的,吸大麻还是有害健康哈!现在治疗很多是食用。

5. 最后记录几个好消息:1)吭哧吭哧半天整理出来的政策建议,终于在1月3号在科技部内参发表了。这点我还是有点小得意的,一来递交个内参真的很不容易,尤其从大海这边看过去,难摸到门道,所以也是依靠很多老师帮助。二来这些建议写了改改了写,我觉得真的是国内需要的,真的是可以四两拨千斤的,不知道会有什么效果,或许石沉大海,但是至少那个石头我是尽力扔出去了,我觉得对得起我所访问的公众和研究人员的时间。2)Nature最近又出版了一年一度的关于中国科技的特刊,其中一篇Nature记者采写的,大篇幅地引用了我的话/研究,挺开心的。全文在这里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d41586-018-07692-4   3)我去年在英国社会学学会的会刊Sociology上发表的关于从中国食品运动看“多元现代化”(Varieties of Modernity)的文章被shortlist为今年的SAGE Prize for Innovation/Excellence,嘿嘿。同时shortlist的还有Nira Yuval-Davis教授的一篇文章——我特喜欢她对身份政治的研究,当然我想人家估计拿奖拿到手软,这都不算啥了,但我的兴奋点是哇嘎嘎,我和Yuval-Davis的email同框出现哎!哈哈哈哈,我特二吧。当然,我还想到了天堂里的大狮子, varieties of modernity,我俩共同关心和分道扬镳的点,不过我想大狮子会很欣慰吧。

好啦,锄草完毕,最后用昨天去听那个大麻讲座的路上看到的一个招牌来结尾:

img_1947

 

9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Another year, cover to cover

IMG_1299

哈啰,大家圣诞狂欢酒醒过来了哇?嘎嘎嘎嘎

又到了每年盘点看的书的时刻啦!不过先说两个滑稽的段子。

一个是圣诞前夜那天大厨小巴吭哧吭哧做好了所有的圣诞大餐,然后大Joy闻着味道留着口水就下楼,假装关心实则打探开饭时间地问了一下“有啥要帮忙的哇?”

然后正在准备什么酱汁呀之类的小巴超烤箱一努嘴,说已经都搞掂了(大Joy掐时间掐的多准呀!绝对“老夫老妻”呀!啊哈哈)我可以帮他把已经烤好,在烤箱里保温的火鸡取出来(当时烤箱已经熄火10多分钟了)。

然后大Joy就套上棉手套,取、火、鸡。。。。嗷~~!!居然左前臂被烤箱边缘烫了个大水泡!!!哇靠,人生真不公平哎!

然后因为位置明显,所以这两天(以及估计未来一两周)遇到的所有的人都知道“大Joy做圣诞大餐(时被烫了)”。啊哈哈哈哈哈哈,小巴也说:人生真不公平哎!

第二个段子是,前一阵显摆了那个乐高的Advent Calendar。话说24日最后那个是圣诞老人本尊——

IMG_E1373

还拎个礼物袋。可是多看两眼你有没有觉得这个拎着麻袋的圣诞老人有点行踪慌张,感觉好似刚抢了哪里大步逃离现场似的……

嗯,所以我觉得下一步的故事情节应该是这个画面——

IMG_1369

IMG_1370

扒火车胜利大逃亡喽!

嘎嘎嘎嘎,言归正传,我上面是以图代言,下面这本最近两周翻完的短篇小说集,是以言代图,每一篇短篇都是通过Hopper的一幅油画借题发挥——

IMG_0739

内容特好看,尤其我发现书摆在那里跟我们家配在一起也特好看。里面有很多名家作品呢,值得找能静下心来的时候一看。

这本书差一点就在最后时刻变成我今年最喜欢的小说了,不过纠结了一下,还是维持我之前想好的吧,以下从左到右是今年看过的我最喜欢的小说,非小说以及学术书籍——

同样顺序,小巴的排行榜如下——

妈呀,好像从书皮就能看出来明显的性别差异?哈哈哈哈哈哈

同去年一样,楚楚也列了她最喜欢的小说和非小说——

楚楚还跟我说,左边那个可~~好看啦,看得她哭得唏哩哗啦的。。。然后我就悄悄从要读的书单里划掉了,咳咳。

提起黄豆儿今年最喜欢的书,黄豆儿妈咳吧都没打(因为貌似可以倒背了吧,哈哈哈哈)——

81ki2sSDdwL

因为节前见了马丁老爷子,我问他今年最喜欢的书是啥,他说是这本——the-co-ops-got-bananas-9781471153419_lg

他当时忘了全名了,就说是Davies写的一个名字很滑稽的一本书。我说The Co-Op’s Got Bananas! 马丁睁大眼睛,很有点佩服地说:“这类书你也关心?” 我说,因为是写的北英格兰呀,没看过至少记得书名,好歹也算在新堡泡了六年啊哈哈哈。

好吧,花花绿绿从头看到尾,又是一年。

Screen Shot 2018-12-26 at 16.24.05

最后用The Three Escapes of Hannah Arendt这本漫画的末尾的一页作为结语吧——

IMG_E0877

3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圣诞快乐~!

IMG_0939

厨房操办起来,酒塞嘭起来,小音yao响起来,零食吃起来,外加小香炉点起来——

哈哈,是不是很好玩的圣诞香炉?十一月在柏林买的,话说每年在英国圣诞市场上最喜欢看那些德国圣诞香炉了,我们家已经囤仨了,本来说再也不买了,但这么精巧的还真是第一次见哎!尤其那只小猫,虽然是黑色的还是让人想起胡椒盐儿,嘎嘎,所以手一痒痒,就买了。嘎嘎,好好看。

IMG_0892

今天从一大早小巴就开始拿手机用那个santa tracker然后不停跟我汇报圣诞老人走到哪里了。我也不晓得他查那个还有啥用,因为从我家的情况看,很明显圣诞老人已经来过了嘛——

IMG_0986

啊哈哈哈哈。

另外,每年过圣诞的好处是,满大街都可以买到有自己名字的东东,比如下面左上角这个“大Joy”和“强尼”以及“詹姆斯”两位新朋友的合影——

IMG_0942

哈哈,那两瓶今年新发现的威士忌都非常好喝哦,GoT版强尼走路是混合威士忌,很好喝;James Eadie也是个做混合威士忌的,但这一瓶是cask strength的单麦,非常非常销魂。

上图中央那个是在Waterstones里买的一个包好的Normal People那本小说,据说最近很火很好看,顺便还附赠了注明“normal people”的胸针,我觉得这个胸针比书对我来说更有用,以后出门别在衣服上以回应大家的质疑,哈哈哈哈

嗯,就啰嗦这么多吧,还有好多侦探小说什么的等着我去自己吓唬自己玩,祝各位圣诞快乐!

IMG_0989

6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送你一粒红色药丸

写完上篇周年记的博客的第二天,大Joy就被重感冒击倒了。

矮马,上周五见老马丁的时候,老马丁也是感冒/气管炎刚好,他说他就是之前去城里开会(老马丁家虽然在“伦敦”,但是远离市区,在Dulwich附近的地方)从soho走到bloomsbury(相当于从东单走到东四吧)然后回家就发骚了,他说一来时人杂,二来是伦敦空气污染好严重。我还跟他玩笑说,咱乡下人就是耐受不了大都市。然后一个周末之后,等我从伦敦回来,我也病歪歪了——我觉得一来是那个周末确实有点冷,二来,咳咳,伦敦满大街咳嗽的打喷嚏的说话口水横飞的,满城都是病菌携带者呀!啧啧啧——

那啧啧啧的声音不是我发出来的,而是胡椒盐儿这两天串门儿时虽然没有说出来,但是肢体上完全表达出来的对重感冒病人的各种嫌弃。。。>.<! 这猫还真是很事儿!

为啥说是重感冒呢——因为虽然没有发骚,但是我这两天别看头重脚轻的,但感觉自己活生生就是一条龙呀!——两只鼻孔里永远在喷火的节奏——要不是嘴巴在忙着倒气儿,估计也会在喷火……

然后花花绿绿地吃了一堆药,止咳的呀,缓解卡他症状的呀,去头疼头晕的呀等等……但今天要说的重点是另一种药丸——

窝在床上静静地喷火倒气儿的间隙,我看了《红色药丸》这部纪录片,哎!感觉很有点意思——

The_Red_Pill

这是一部由一个(前)女性主义者拍摄的关于“男性权利运动”的纪录片(Men’s Rights Movement,MRM,注意,我认为“男性权利”和“男权”是两码事,如同女性权利运动不好简称为“女权”一样,在中文里会变味)。

话说电影和书籍一样,在我眼里分两类,一类是知识普及类的“应该看看”,还有一类是个人喜好类的“我想看看”。这个《红色药丸》基本属于前者,就是单纯为了填补知识空白,所以放了好久好久,这不闲得也干不了啥正经事的时候想着拿出来看看。

“男性权利运动”嘛,从字面上也能看出来,就是为了曝光和抵抗当今社会从结构和文化系统上对男性的各种剥削和不平等待遇的群体运动。在这个男权的世界(male-dominated,权=“权重”)里呼吁男性权利运动,感觉压根就是一个自相矛盾的事情。这也就是为啥MRM经常被等同于厌女主义,强奸犯共同体、极右组织等等。

说实话,这个纪录片的前1/3我基本是快进看完的。虽然片子从一开始就比较严肃和中立,但是听到被采访的那些MR activists举例说什么男性工伤死亡人数远高于女性呀,男生在高等教育的比率逐年减低并且退学率逐年升高呀,法律监护体系在判决上永远偏袒女性(母亲)一方呀等等,我还是觉得很有点矫情。就当我开始对这个纪录片开始产生质疑的时候,然后镜头一转,采访了几个女性权益运动者和女性杂志主编什么的,指出那些MR activists的话以偏概全,其实男性仍然在这个社会上享受绝对的特权。——听到了熟悉的观点,我当时觉得这叫舒了一口气。嗯嗯。

不过看前半部分的时候,我就隐约觉得这部片子找机会我应该放给我的学生们看。

忘说了,这个片子之所以叫“红色药丸”是源自于Matrix的一个桥段——

The-Metaphor-of-the-Red-Pill

你是要一个让你在混沌中舒服的过日子的蓝色药丸呢,还是要一个让你看到现实本质的红色药丸呢?

男性权利运动自诩为社会的红色药丸,这个有多准确我不好说,但我觉得这部纪录片确实是一粒很好的红色药丸。因为随着片子的进一步深入,我觉得这确实启发蛮多的。

比如片子前面有一个镜头,一个MR activist说,“男女平等,那女性权利主义者怎么从来不抱怨矿工这种高危工作女性不够多啊?” 听着像可笑的强词夺理,后面影片里有举例前列腺癌和乳腺癌致死率差不多,但乳腺癌的研究经费却远高于前列腺癌;然后一个女性MR activist又提到比如我们只知道中东地区拒绝女孩子上学,实际上很多地方是拒绝任何少年接触西式教育,男孩也如此,而且我们只看到女孩被恐怖分子抓走当奴隶啊,虐待啊,却忽视了那些男孩子直接都被枪毙了——但是连恐怖分子都知道,男孩被枪杀这一点上不了头条,要吸引西方媒体他们得对女孩下手才行……当然还有无处不在的“野蛮女友”,即女性家暴往往会被揶揄为男性“自讨苦吃”或者只是玩闹的一部分,不会被认真对待。

这些例子不是说女性权益不重要,而是忽然让你意识到,现在的女性权利运动又有多大一部分还是在传统性别分工的话语权下呀!如影片中一个受访人说的,你总不能把“男性”的都预先视为恶的、暴力的,“女性”的都是善良的、软弱的。。。。确实,男性里也有弱者,女性里也有强者。这个大家都知道,只是这也预示出传统“二分法”的权益之争是多么有局限。在影片的结尾,制片人Cassie Jaye说,至少她以后不会再称自己为Feminist了。

影片最后一段还记录了一些男性权利会议在召开的时候,门外是女性权利团体的抗议,把参会人(有男有女)打上“仇女”“强奸犯”等标签,甚至也会暴力阻挠会议的进行。其实,这样的“左派自由主义者”们和只能听得进去breitbart news的极右势力又有什么本质不同呢?

这让我联想到这周躺床上听的Intelligence Squared里的一个对前白宫新闻发言人Scaramucci(“The Mooch”)的采访。The Mooch基本就是个跳梁小丑一般的人物,所以我觉得Intelligence Squared居然会请他还挺新鲜。听完那期podcast之后,我觉得80%的内容非常神经病,不是一个星球的(他是真心觉得川普是一旷世天才),但是呢,他讲的为什么川普会赢得大选确实也值得一听,我觉得比左翼分析得要好,因为左翼(即我们比较长看到的)能理解到这是日子过得不如意/被全球化落下的人们发泄愤怒啊不满啊的选择,但是The Mooch这个纯正右派能让你看到这是一个再自然不过的选择。

换句话说,这个影片和这个podcast都再次说明,如果一件事恰好处在你的视野盲点中,并不意味着它不是别人眼中的common sense,虽然未必符合你的三观,但是消灭一个盲点也是好的。

总而言之,这部纪录片虽然会带来一些不适,偶尔会有舌尖发苦、喉咙哽咽、食道添堵等反应,但是个值得一吞的红色药丸。

87bf958a61166130982060fde8430e86_original

6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