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招记

IMG_1837

大Joy最近的心情就跟俺们家花盆沿儿上的猫似的:呼哧呼哧,Hmmmm…

最近主要忙两件事:先是给学院网上招生——大家都知道英国各大学都在暗地抢学生吧,俺也不能闲着,因为开放日取消了,俺就一封信一封信地单独发给所有社会学单科或双科学位的offer holder。然后因为什么奇怪的隐私条例,我们还不能一次性拿到他们的电邮列表,只好一个一个爬到系统里查(你们大概也都知道英国网络正在等待华为救援呢吧,所以大学招生的网络更慢),一百来封啊~特别锻炼佛性。

话说这种信措辞还有点麻烦,尤其是对英国家庭来说——你得不卑不亢,又要传递望眼欲穿的热情还得保持高轩淡雅的体面……

一大早起来,一杯咖灰下肚,打开笔记本电脑,噼里啪啦噼里啪啦,敲了一个不长不短刚刚好的文本(太短显轻率,太长则啰嗦),然后一封一封把邮件发出去,院长看了惊呼哇噻写得太到位了,然后拿去被其他学科的教学主任纷纷复制……==||

作为一枚老外,咱好的没学会,但英国这种欲擒故纵的矫情我是如火纯青了。哎吁,人类~

IMG_1837

招生之后,就是作为external参加其他学院的招聘。这年头各个大学都在裁员,很多大学原本要招聘的,只要还没有签合同都被通知被冻结,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居然肯特还有学院在招聘也算一个奇迹。

过程特别哭笑不得,可好玩又可郁闷了——先说郁闷的,这是大Joy第一次面试当天全程在线,也就是说,平时比如从100多个应聘者里筛选出5-6个shortlist要面试的,一般是择日某个早上和相关学院的所有老师一起先听竞聘者做presentation,然后一起午饭,听其他老师的意见,然后下午面试组在一个一个的面试应聘者,最后结合意见(主要还是面试组的意见)选择聘用谁。

不管怎么说都是一整天的活动(比北美的短多了)。这次长短期一共三个职位,所以我们shortlist了7个,原本心想在家里上网,免去了上下学的奔波应该更轻松吧?哇,完全不是!因为从早上8点45到下午5点半,俺基本都是一个姿势坐在电脑前,最后真的是腰酸背痛腿抽筋!因为这个和自己在电脑前码字一天还不太一样——确实还得注意点形象,不能想抡胳膊就抡胳膊,想打哈欠就打哈欠哈,而且问答一拖沓,中间5分钟的过渡基本就等于零。中间有一小时休息,俺在后院跑来跑去上蹿下跳跳大神,妈呀没这么喜爱过室外活动。

IMG_1837哎吁,人类~

(想起@Zuma 那天说她作为博士答辩委员会的一员,坐镇史诗般五个多小时的答辩……终于体会其中辛苦了)

那天面试感触还是挺多的,和大家分享一下西瓜——

我们给应试者出的题目是用他们熟悉的内容做一个15分钟的大学课堂试讲,然后是面试问题。

第一位应试者是个女性,讲得还行,只是“课”讲得更像会议“发言”,学术上我喜欢,但作为学生我肯定走神儿。但她有个很吸引我的地方,就是我问她的问题是她的弱项(因为申请书上没有怎么写),但她没有为了显得“我可以的”而炮制一些浮华的搪塞致辞,而比较直接了当地说,“呦,这个我还真不怎么行”。看得出来她稍微有点尴尬,但我马上说,“哈哈,没关系,因为没有人是十项全能”——后来在讨论录用谁的时候,她本来综合排名(科研实力、经济或政策影响力、教育背景、教学经验等等)在边缘,但我和面试委员会回忆这段,这种对自己弱点的坦诚太重要了,和这种人一起工作,你永远不需要额外担心她“到底行不行啊”。——其他三个人也觉得很有道理,在聘和不聘的边缘,最后她被录用了。

第二个应试者是个在澳大利亚的中国小伙,他特别逗,有着亚洲人特有的礼貌和谦逊(当然这句话有点“racist”,但咱亚洲人总体还是比较倾向于“礼多人不怪”,面对陌生人还是比较倾向于捧对方的,对吧?)——我们问他为什么要来英国,他盛赞英国好呀,说他从上学的时候就一直很向往英国的气氛和文化啊~~哈哈,要不是有其他三个面试官,我当时特别想说“哥们儿,阿油硕,辣么多雨、辣么大风,还有辣么神经病的首相,我一直都特向往澳大利亚哎~!” 哈哈。小伙整体表现不错,大家都喜欢,录用。

第三个是在苏塞克斯的白人男性。妈呀,让我想起了我曾经的一个同事——就是欲擒故纵的闷骚没有拿捏好,然后成为了passive aggressive的典型——和他交流的整整50分钟里,他的状态都是这样的:“哎,好吧我来说一下吧,我的科研呢就是……,哼,你这个问题呢……哎呀,一定要我说呢,那就是……” ——总之全程透露着各种“不耐烦”,而我们已经在电脑前坐了快三个小时的家伙,都特别暗自翻白眼。然后这里我发现一个很有趣的性别差异(后面还有更有意思的性别差异),就是虽然四个人都很反感这位白人男性,但在事后的讨论中,三位女面试官(包括一位Dean)大概都是为了表现并不是因为他的性别而对他有偏见(因为很容易被曲解成女权主义挑白人男性的刺儿),对他这种态度的描述都比较委婉。比如我说:“我理解他或许是紧张(因为这种反应一般都是不自信的表现),但我觉得他的态度让我觉得与他深入交流有一点障碍。”——好啰嗦哈,尤其和panel上唯一的白人男性对比,他的评价直接就是:“这人太傲慢了,他以为他谁啊?!”——直接从名单上划去。但这里隐藏的英国机构里小小性别政治让我莞尔(机构里的种族政治规则其实也差不多)。

第四个是白人女性。女神,以前做过很多好东西,对未来也有很好的规划,我喜欢,大家也喜欢,但是最后没有被录用,因为偏偏她近几年的文章相比不够给力,而REF在即,文章是硬通货。划去。有点遗憾,但随着英国学术界越发功利和近视,面试场上只会有更多的“在错误的时间遇到对的人”。

第五个是个在爱丁堡的黑人女性,女神。但文章依然是个硬通货,面试时Dean很犀利地问她为什么在她的“评审中”的文章里,居然有一篇是投的四类期刊,Dean质问她为何会在这种期刊上“耽误时间”——嗯,这是个很现实的问题,而且很多英国大学明文规定教员只能投一类期刊,这点我完全不同意完全抵制哈——虽然我的文章都恰好是一类期刊(所以俺在此的抗议不是因为俺自己的利益),但我认为投稿最重要的是要看受众。也就是说,学术文章还是要给人看的,所以你觉得哪个期刊的读者群更适合你写的内容,你就应该投到哪里。而且REF评审是会以文章来看,不会以你文章发表期刊的排名高低来评分哈。否则完全舍本逐末。其实圈里人都知道,一类期刊上也有很多因为程序正义而被发表的rubbish。——回到那天面试,Dean问这个问题挺刁钻的,我都为女神捏了把汗。只听女神说,那篇的合作作者是个外校的博士生,要她一起发表文章,她虽然知道对方调研材料质量有限,但作为老师还是应该帮一把,所以就投了一个门槛比较低的期刊。哇,完美~ 录用。她还讲了一个自己在课堂上用的一个类似击鼓传花的游戏,嘿嘿,学了一招,回头我也试试。

第六个是个韩国大叔。哇,这位大叔……真是让我很无语。首先是他想体现互动教学,所以在试讲的时候不断问“哎,你们觉得是怎么回事啊?”“哎,你们怎么解释啊?”——我要在这里说一下,这种“互动”教学吧,特别……“纯朴”。如果你偶尔使用一次,尤其在面对新生或不是很熟悉的学生,作为“试水”类的问题,效果还是不错的,但是如果你反反复复地用,把这种提问当成互动,其实是很有风险甚至很糟糕的方法。一来,老师的提问在学生看来有可能是一种“挑衅”,尤其是对于学生最后被证明是错的情况,很打击积极性的。因为老师的角色是让学生总在发掘“自己居然那么聪明呐”,而不是“哇我又在大家面前愚蠢了”,所以大课堂公开提问并非上策。二来就是这种所谓互动教学一般只会和部分(外向)学生互动,而逐渐疏远那些(偏内向或因各种生理心理原因有表达障碍的)学生,然后课堂里就越来越不平等啦。

所以后来我问应试者:“你平时教学里曾经发觉不同的学生,比如男生和女生之间,在课堂参与度上有差别嘛?如果有差别你怎么处理的呢?”

对方一口咬定,完全没有差别。然后向我“背诵”了各种老师应该一视同仁个体教学因人施财等等空泛的大道理。

我猜,他可能从来都没有想过学生体验会有差别吧,他大概认为不爱发言的学生都是人生不够积极努力的吧。

但大叔的神奇之处还没有结束,讲课中央,他居然让我们阅读满满四页纸的文献!!!中间还催促我们“看完没有,我可以翻页了吧”。四页纸啊,下面是截屏,虽然我把可怜的文献做了模糊处理,但基本我那天坐在电脑前看这四页纸就是如此模糊——真的很难看清小字,尤其如果你坐在阶梯教室里的话。

1

当时面试的场景基本如上,右边是应聘者,左边四个是我们四个面试官——猜猜哪一个是大Joy。哈哈,反正不是最左边那个,因为这里又出现了有趣的性别差异。我们四个人里,三位女面试官都觉得韩国大叔应该直接划去,唯独男性面试官觉得虽然他不是最好的人选但还是可以考虑的。为什么呢?因为他有两个博士学位(没错,这位大叔在本国和外国各拿了一个博士学位,而且面试时说了好几次“你知道我是有两个博士学位的”),还有很成功的商业经历啊可以给学生指点职业生涯啊——另一个面试官说,可是我要是学生,我会去找这样一个生硬的老师吗?男面试官说——生硬吗?我觉得很好啊。大Joy心说,那是因为你俩都很直男啊!

大Joy很直白地说,面试中他大部分时间都不太在意或者没有听懂我们到底在问什么,只会重复自己想要你知道的,所以我觉得大部分时间他都在答非所问,嗯,尽管聪明如他有俩“屁挨去地”。

嗯,被划去。

第七个是个日本女性,讲得其实比我预期中的好——因为她是shorlist里比较弱的一个,但本人给人感觉很好啦。她的特点是她有两个很资深的合作者,大概是她们圈子里的“大牛”或者至少是“中牛”。她在之前的书面申请和那天的面试中都不断在提这两个人的名字。但肯特雇佣的是她还是她的两个大牛呢?离开两个大牛,她自己到底有多牛呢?她的整个表现没有给我们答案,所以,划去。

哦耶,漫长的一天终于结束了,喝小酒去喽~

IMG_1577

6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贪吃是最好的老师

难怪乔布斯呼吁大家要 stay hungry。

大概三个礼拜没上来锄草了,因为大Joy也没有闲着哈。首先是和小巴来了个“环球米饭7日游”——

此幻灯片需要JavaScript支持。

从家出发往西,周一新奥尔良jambalaya,周二墨西哥豆饭,周三日本寿司(然后被我一个很强势的韩国同事很认真的线下纠正我说这叫韩国Gimbap,好吧,如果您坚持我也不反对),周四福建炒饭,周五印度香饭,周六意大利烩饭,周日,英国米饭布丁。

其实本来中间还想嘚瑟一下我家的泰国黑米之类的,但是因为体重原因,啊,还是想象一下就好了。哈哈。

在完成这个环球旅之前就预谋后面再来个“环球面条儿旅”,但是后来发现面条还真不是一个特别“国际化”的食品,因为我扒拉手指想了一下,除了东亚各国的面条,新疆拉条子,德国spaetzle(我觉得更像面鱼儿或者疙瘩汤里的“疙瘩”,勉强算面条吧),意大利的各种pasta,我好像还真就想不出来还有哪些地区吃面条了。看来“面粉不仅能团成球做馒头还能拉成条”这件事还真不是一个水到渠成的事情,还是需要点文化想象,因为西半球好像也就只会做个面包,停留在“团成球”阶段。我忽然在想意大利辣么多种面条,是不是和马可波罗去过山西有关系?哈哈。

除了碗中餐,俺家也开始种菜啦!哈哈——主要出于好玩,种花草这件事确实比较容易上瘾。请欣赏下面的鼠尾草、香菜、宽扁豆,还有水萝吧!

此幻灯片需要JavaScript支持。

瘟疫流行时间长了,各种让人翻白眼儿的事情也就多了,比如那天同一份关于COVID-19死亡率和种族相关性的报告,(中间派)BBC标题是黑人死亡率是(常人的)2倍,左派Guardian则选择报道“4倍”——

虽然两个都对(因为差别在是否把年龄算在内),虽然或许卫报是为了更凸显种族(社会经济条件)差异,但是这种大标题(还是泛指“Black people”,而非BBC社会寓意更为明显的“Black Britons”)真让人翻白眼儿,因为太容易被种族主义利用了。而且如果你阅读两篇文章,措辞完全不一样。卫报明显有种族essentalist的倾向。

那天听到Ben Okri一首诗——Ben Okri就是几年前写了下面这本当代寓言的作者,这本书曾经风靡所有机场书店,大Joy也不能免俗飞机上看了一本。。。还是挺不错哒

41447134._SY475_

在一个不太给力的时代,读这首诗 Turn on Your Light 还是很给力哒,必须分享,重点已划出——

“Will you be at the harvest,
Among the gatherers of new fruits?
Then you must begin today to remake
Your mental and spiritual world,
And join the warriors and celebrants
Of freedom, realizers of great dreams.
You can’t remake the world
Without remaking yourself.
Each new era begins within.
It is an inward event,
With unsuspected possibilities
For inner liberation.
We could use it to turn on
Our inward lights.
We could use it to use even the dark
And negative things positively.
We could use the new era
To clean our eyes,
To see the world differently,
To see ourselves more clearly.
Only free people can make a free world.
Infect the world with your light.
Help fulfill the golden prophecies.
Press forward the human genius.
Our future is greater than our past.

最后,这么赞的诗,必须要“愉快”地配上喜洋洋在奥体很赞的摄影技术(右图)

 

6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呆着不闲着,得持证上岗

IMG_1387

上面这张图片是啥?买个关子一会儿再说。

在家宅了这么久,大家都快忘了在草坪上和同事/朋友晒太阳是啥感jiao了吧?嘎嘎。最近侃村天气特别好,让我忍不住回忆每年这个时候如果去学校的话,估计午餐(都会一百个不情愿地)被同事揪到俺们的大草坡(俺们自然资源多阔绰啊,草都是一坡一坡的),然后俺一边心说太阳好晒一边心说花粉好多地唯有口水横飞持续八卦才能保持淡定……

现在想起来,矮马,往事如烟

复活节过后,在家宅着的日子开始变得舒服起来,因为学期结束了,然后判作业和考试这些恐怖的事情下周末才开始,啊~天气又辣么好,正好赶紧把欠了很久的债,即拖了很久没有做的“培训”给做了。

一个是科研伦理培训——因为下面要做的调研是NSF的嘛,所以要单做一个美国认可的培训,而且第一次打开网页一看目录——鼻血~怎么那么那么长,那么那么多科目,晕厥过去,因为反正离下次田野还很远,所以一直拖延症着。上周一捏鼻子——搞定了!

但别说,美国这个培训搞得真是不错,很系统,很实用——让俺这个老外对美国科技法律史大开眼界。让我(这个自诩对伦理还略知一二的家伙)很赞叹的一点是“考试”(可以无限次重新做,所以不在“考”,而在“教”)里有大量的模拟现实的例子,而问的点都和现行的法律或规定相关。甚至有一些是特别“咬文嚼字”的,涉及法规对一些行为的定义和细致区分——对于我这个“打酱油”的老外确实没什么用,但这种培训对美国国内的科研人员太有用了。想让科研伦理化,总得先从让科研人员不违法开始。

别说中国没有这么详细了,英国也没有。很赞。

所以完成三个课程之后居然有点“意犹未尽”,特想看其他课程都讲了什么(尤其培训是马里兰大学付钱,啊哈哈),但后来还是理性战胜了好奇心——有空我还是做点有益社会的事情吧!哈哈。总之三门课拿了三个证书,长得都差不多,显摆一个吧——

IMG_0199

有些培训是小惊喜,有些培训则是小无聊。

一周以来做的最无聊的培训?当然是今天早上啦!——在肯大发出的第三次警告信的急迫性差点让面包片哽住喉咙之后,我迈着四方步举着咖灰,打开电脑,决定对其做个了~断~!

然后好多好多文字啊,唔理哇啦mumble jumble,直接拉到最后,填考卷——然后很轻松答过了,问题基本是‘你知道要在家工作也要定时课间休息不?’‘你会调整屏幕高低不?’……嗯,虽然我知道这个培训初衷是很好的,是为了表达雇主对雇员的关爱关心……

但以关爱的名义去侮辱别人智商,就算我不说你形式主义,那至少是不是显得这种关心不够真诚呢?(尤其早上邮件还差点呛到我……)

反正培训结束了,我现在可以正大光明“持证”在家继续工作了!

Screen Shot 2020-04-23 at 10.19.29

现在说点好玩的,为配合上周悠闲的小心情儿,购置了好几个植物——小巴是我家的植物爱好者,花粉过敏外加洁癖大Joy表示只有绿叶植物可以考虑——这是很大的让步啊,因为室内居然有土,还是沃土,这对秉持一尘不染的大Joy来说是怎样的思维颠覆啊,所以小巴买了下面这个spider plant,我们取名叫Bernie

IMG_1394

叫Bernie不是因为Sanders,而是因为他的另一个名字叫St. Bernard’s lily。但因为总在网上挑逗Sanders爱好者@松木木木 同学,大Joy自我感觉心虚需要攒人品,所以俺那天笑嘻嘻地跟@松木木木拍马屁说这盆花也可以当作友谊的小花草来养哈哈哈

然后小巴告诉我说,spider plant是可以自我复制的,所以过几个月可以移植出一个新枝,再过几个月可以再复制出一个新枝,这样,我家未来几年就会有不止一棵Bernie啦!

虽然博士出师于创建reproductive sociology的老大,大Joy对自家忽然冒出一个有无限reproductive能力的植物完全惊呆了,尤其联想到——虽然俺很喜欢@松木木木 吧,但是我还真没有准备好让俺俩的友谊以如此速度的繁殖生长哎!

啊哈哈哈哈……(背景是 @一只猫 对两位老年人审视的小眼神儿)

嗯,俺的现实和线上生活一般就是这样无缝连接的。。。让人应接不暇。

是故事到这里还没有完。真正的笑点在于,虽然一直拒斥室内植物,但当看到小巴摆弄Bernie的时候吧,又撩起了好久没有在大千世界血拼的大Joy“贼不走空”的欲望,只听俺自己在家里大声宣布说:我也要买植物来养。

语出惊人,至少吓了自己一跟头。小巴巴不得拉我入伙,连说好呀好呀好呀

然后大Joy就上网也开始煞有介事的去挑选植物了——俺很有自知之明,从下到大除了死不了和几年前的Spinoza之外,完全就是一花草杀手,所以俺从网上订购了三个看起来特别很可爱的小仙人掌

至少我以为我是订了三个颜值很高的小仙人掌。

然后等亚马逊送来货品之后——

IMG_1393

居然是如网页显示的三个很可爱的……小花盆!!!

小巴笑得前仰后合。我再上网一看订单,可不是嘛!产品描述是“承装微型仙人掌类植物……的花盆”==!! 好吧,看来附庸风雅需要眼神儿好!

补订,而且哼,这回俺还学会了订芦荟,到货后,看着这三个巴掌大的我们家的“三巨头”,俺决定叫他们(从左往右:Peter, Peter Jr以及Jan)

IMG_1427

很帅的吧!当然是源自绘画世家Bruegel父子啦!名字和他们的绘画风格相符合,小彼得和老彼得很接近,而扬则不太一样。

但养花养草估计和养动物差不多,就是作为人类,你很快就会发现自己完全没有底线。

比如,很快,拒斥花粉的大Joy居然让下面这位Artemisia(取自A. Gentileschi)加盟自己的书房

IMG_1390

嗯~很好看哎!感觉俺的大皮宝座都妖娆了好多,而且反正没有开花呢,没有过敏反应哈哈哈哈

现在来说一下开头卖的关子,那个图片来自于下面这个游戏: Final Touch。特别适合2个人玩!3个人可以哈!但这是少数和pandemic以及福尔摩斯这些少数两个人就可以玩的很high的桌面游戏,大概只需要10分钟就可以上手——

IMG_1379

而且我觉得吧,即便不是为了这个游戏本身,就是为了这些搞笑版名画这个桌面游戏也值得一买呀!!!

别怪我没告诉你哦!

小巴那天问/感叹:这么好玩的游戏是怎么发明的?那天看着我家那台Batmobile我忽然觉得,这个游戏一定是受Jack Nicholson在1989那部蝙蝠侠里的经典片段启发的——

最后再推荐一本书吧,昨天晚上翻完的,很薄的一个齐泽克最近写的小册子Pandemic。说实话,之前我觉得齐泽克已经out好多年了,而且那些左派+拉康的言论说来说去差不多,尤其这种出版如此之快的“应激性”作品本身就很可疑,但是,或许COVID-19真的是让世界(或者让我)进入了一个新时代,昨晚看这本书觉得特别舒服——虽然有一段还是让我忍不住抿了口小酒镇静了一下,但翻完最后一页的第一句话就是跟小巴说:明天我就把这本书放到你的kindle上。

53191166._SX318_

6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Da mihi vinum!

IMG_0188

哦耶!在63顿早餐之后,拉丁语搞定喽~!现在我就想说: Da mihi vinum!拿小酒来!

话说果然习惯是时间养成的,因为最近一直每天早餐的时候拿duolinguo出来玩,现在学完了,早上还有点不适应了!

还有一个感触是早上学duolinguo是个挺不错的策略,因为咬完面包片的时候会格外有成就感哦!不信你也试试嘛!

最近两周在家备下学期的两门新课,顺便参加了一个MIT的周末关于covid-19的hackthon——嗯~没有想象中好玩~主要因为被随机分配到最没有经验和兴趣的题目。。。还不能换组,有点郁闷。但是半夜一两点爬上zoom听大会还是有点意思哒!

这周复活节,包胖子从医院出来了,视频上看气色不错,说话也有底气了,对江湖上传说他原本要卖给美国的NHS千恩万谢,尤其对所有照顾他的护士们一一道出姓名,还特别点名了两个在他只有50%存活率的那两天连续48小时守护的两个护士……

嗯,没有一个是英国护士,都是欧洲移民。

包胖子入院的时候,跟麻麻聊天,麻麻问包胖子怎么把自己折进去了,我说因为压根儿打心底里不重视呗~比如从英国的每日疫情报告的讲台就能看出,从左到右,从最开始到包胖子住院,3月份大部分时间里,这只是日常官僚的一部分。

Johnson

而我最受不了的是包胖子从医院出来之后的新闻发言还在不断的重复“啊我知道复活节周末天气这么好,你们能忍住不外出是多么的困难~”

看似好像是体谅民情,英国人民多么热爱大自然~——还是我之前说过的:哦,法国人不热爱自然啊?意大利人不热爱自然啊?——说白了就是在反复为自己之前没有及时采取措施,包括没有及时充分向公众说明病毒的危害开脱呗。

如同——如果你也每天看daily briefing直播的话你也一定注意到了——每天发言人,不管是对于隔离政策、口罩和防护服到底应该什么类型的工作给配置等所有问题,回答时都会反复强调“我们的决定都是建立在科学证据的基础上的”。我就不说“evidence-based policy”这潭政治浑水已经被社会学和社会政策学诟病多久了,不同证据给予的权重还不是要受政治左右呢?

然后这周复活节周末连续两三天20多度英国夏天的温度,英国全国果然再没有出现大量的人群聚集了,大家果然老实呆在家里了——今早我和小巴去超市,居然都不需要排队,超市里几乎没人!

嗯,我觉得倒并非时包胖子政府说话管用了,而是最近一周来死亡数字和病愈者的各种口述让大众明白风险到底是什么了。让我想起来一个多月前BBC新闻报道意大利将进一步加紧lockdown程度,记者说意大利民意不仅不反抗还觉得政府管得更严才好。

所以公众不傻,公众也不是自制力薄弱的小孩儿,但公众没法防范被刻意蒙蔽或误导。世界各国,哪里都是这个理儿。

最后推荐一下,这本几年出版的书现在读正是时候哦!现在因为疫情而暴露出的很多社会问题,各路媒体每天都有发表各种评论,“思想”铺天盖地,啊,其实很多核心问题已经被这本书讨论过啦!

51cmJRx7hML._SX321_BO1,204,203,200_

另外,哇,忽然发现我最近看了好多特别“左”的书哎!长此以往,本中间派岂不是要变成@松木木木 啦!啊哈哈哈

6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Ego Lego

上周日英国进入夏时制,随着理论上春天的开始,英国各地开始刮风降雪,体感温度直逼冰点~周日早上套着在俺们家窗前拍的,外加又不上班,天天在家吃吃吃,居然在春天的第一天过出了一点圣诞节的感觉,哈哈哈哈——

虽然在家呆着,但这两周因为在线教学以及作业考试而整出的各种幺蛾子好像还一直挺忙的,更为添乱的是——真的是如中国、意大利、西班牙等多国经验屡屡验证的——真的瞬间好多“在线互助小组”类群体出现哎——比如大学、faculty,学院、等等各层次,忽然觉得好像大家各自在家一定都是天塌下的压力,然后各种网会,各种check/问候,各种……还有同事发起的各种email list……别的职业不好说,但学术圈本来就都是喜欢self-isolation的,哪里那么大精神创伤啊,倒是这各种网络热络让俺应接不暇乱了阵脚……哈哈哈,不过也有好处,比如俺们大学从一开始就张罗大家网上晒各自在家工作的视频呀什么的,结果昨天,好么,英语系的两个同事一下成了全英网红

前两天同事间开始“7天生活图片不解释”的接龙,俺的7天如下——

IMG_4588

哈哈,恶趣味哈。那个Pandemic是10年纪念版,很值得收藏哈!尤其这确实是个很有意思的策略游戏哈!上手大概需要2个小时吧,但是可以娱乐很长时间哈。

很多人说趁lockdown正好可以来个新爱好呀什么的,俺深以为然,所以最近开始——

Ego lego!!

哈哈,不是乐高啦,我这是在嘚瑟我最近新学的拉丁语。Ego lego=I read!

Screen Shot 2020-04-01 at 10.53.52

(全文:https://www.firstthings.com/article/2020/04/learning-latin)

说起学拉丁语,是今年和小巴共同的new year resolution之一哈。上文是昨天看的一篇关于学拉丁语的,写的挺好哈,一来是上文说拉丁语是世界上最难的语言(真的哇?我一直以为是中文的哈哈)——嗯,那就难怪我学的那么慢了,哈哈!二来上文提到说拉丁语因为语法特别复杂所以每个句子都像解谜,非常好玩——这点我无比同意哈,因为拉丁语名词和动词变化多端顺序不定,所以每个句子都得“仔细品味”,往往词尾的一个变化就完全改变句意了,所以确实很好玩。

而且多邻国这个app还真是不错哎,很容易上瘾,尤其跟陌生人较劲得分榜。在取得铜银金蓝宝石之后,上周,我终于以第三名的成绩冲击到Ruby league啦!

IMG_0158

妈呀终于在最后四小时把讨厌的第四名甩下去了,累屎我了……

现在回到ego lego上,最近看了两本书值得推荐哈

左边这本是俺读过的关于“走路”最好的一本书——walking是个近几年至少在英国特别流行的一个话题,好多这类图书哈,一般都围绕三个主题:健康、自然、哲学。左边这本是一个人类学学者关于走路这件事在世界各地研究的作品集,很易读哈,一点不学术,而且因为是基于人种学志基础上的,把“走”这件事说的特别接地气。脚步一前一后,我们永远处在主体和客体的循环变化中,所以其实“走路”是最调动观察力的一件事,这个世界得是“走进”去才能明白。虽然lockdown不能出去随便溜达,但是看一本集合全世界溜达经验的书,回头溜达得更明白也不错哈!

右边这本也是本老书了,前几年书店里卖的挺火的,可惜当时俺觉得与我无关。这两天翻来发现,真的是理解英国政治的一本挺有帮助的书,虽然内容相差很多,但效果有点类似于Hillbilly Elegy(乡下人的悲歌)那本书,看完我忽然有点理解甚至有点同情投脱欧票的人了——尤其我有点理解为啥俺们高知的英国邻居会那么傻帽地投脱欧了。——从撒切尔以来的中产阶级化和刻意地后工业产业转向确实让英国草根社会没了根,而布莱尔算是更为火上浇油。而这回covid-19的讽刺在于,英国曾经那么迫不及待地扔掉恨不得所有的加工制造业,而现在口罩、防护服、医疗器械……哇,原来21世纪还是需要双手的呀!——这里让我想到国内最近两年怀念的“匠人精神”或者匠人手艺,虽然内容有点偏差,但核心内容其实差不多——再高科技的社会,“做活”也有核心价值。另外,刚到肯特的时候,俺这个空降来的“老外”常抱怨肯大的学生年纪轻轻都没有抱负,看了这本书忽然有点明白了,对于来肯大的大部分英国本土学生来说,他们处于尴尬的年代和尴尬的阶层,有的时候不是没有抱负,而是英国现实对于他们来说确实没有机会——难怪会有那么多年轻人喜欢科宾(@松木木木 不要激动,我依然认为科宾和桑德斯他俩的乌托邦救不了下一代哈哈哈)。

好吧,说完我lego的内容,最后上个真lego,batmobile!设计得超级酷有木有!!!——

IMG_1179

6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疫区的冷笑话

感谢各位这两天的关心哈!可不,最近72小时俺们英国可混乱了,但是也可欢乐了。

绝大多数英国确实不很重视——邻居前天还问我们过两天[他们举家度假]能不能帮他们“看猫”(我当时目瞪口呆但马上控制为诚恳点头,心说您觉得您能去哪里啊?),昨天回复英国博士生的时候顺便加了一句保重哈,博士生KingKong般拍着胸脯(纯属想象,但符合他的形象哈)说,“哎~怕什么,我已经自暴自弃,感染就感染吧,反正我本来也有哮喘大不了一死嘛,哇哈哈!” ——说实话,我从来不觉得这种玩笑好笑,只会想起两个字“愚”和“昧”。但是英国这个至今仍然有很多历史殖民地的国家确实(除了水灾和1-2cm的“雪灾”之外)做惯了公众卫生危机事件的旁观者,外加二战类似Dunkirk这类“屌丝逆转”的经历,所以自然有点“京城压了两头龙”百病不侵百毒不浸的那种自以为是。

所以我一方面很讨厌那些说Boris上周“一切照旧”是激将法的疑似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患者的言论,一方面也很讨厌那些挖掘尚且运转的秩序来论证“英国精神”确实还没倒的言论。其实说白了,仗着家底走运惯了,搁谁都会以为是自己有特异功能——俺们老北京搁老舍那会儿就都玩腻看透了的。

咳咳,矮妈,剑走偏峰,写着写着咋开始碰瓷儿了聂?!说欢乐的!

嗯,上面都是欢乐的前奏哈,哈哈。

第一个比较乐的事情是因为之前已经囤了好多好吃的,所以我和小巴上个周末都没有出门。但在家里看新闻,那些“淡定”的英国人民仿佛都在周六早上7点左右猛然惊醒了,据说,超市是一扫而光了。新闻上英国好多地方超市一排一排货架空旷的照片。

小巴问我,咱需要也去抢一点嘛?

军师大Joy捋捋头发(因为没有胡纸)说:“且慢,按兵不动。这个时候啥也买不到而且还最容易被感染了”, 然后手划过iphone屏幕那么‘掐指一算’(翻看和春晖和一只猫的聊天记录):“嗯,等周一早上大概8点半左右[即超市营业大约1-1.5小时之后]再出门吧!”

其实我今天(周一)早上5点多就醒了,可能多半是因为看了那么多panic buying的报道,实在很好奇英国超市到底是什么样子。这回轮到我担心了。

早上我问小巴:今天去商店会不会什么也买不到啊?

然后轮到小巴很淡定了:不会,因为英国人一般不会买咱们买的东西。

哦??

总之,今天早上8点多我们俩戴好口罩和一次性手套就出门了——一共去了5个商店,转悠一圈我们俩是全村儿“唯二”戴口罩的,因为英国政府预测80%的人会被感染,我们力争成为那20%——出于卫生考虑,没有带手机,所以没有照片,你们只能相信我的文字了:

首先,我有点惊讶市中心(啊不,“村”中心)人真的很少——然后我反应过来因为是周一的8点半,大部分人不是还没睡醒就是还在路上。

其次,转过街口,哇,超市门口那一大筐香蕉!一大筐菜花!然后往店里一瞟,货架挺满的嘛,完全没有新闻和社交媒体上说的那么邪乎(发现大家都没怎么抢,自己也顿时没了抢购欲!哈哈)

本社会学家跟小巴分析:嗯嗯,估计新闻报道的都是留欧派的左翼村落吧,咱这种超白的脱欧村落自然是不屑外来病毒的。

不管是什么原因吧,进了几家超市都发现,哇,真的如小巴所说,我们想买的——新鲜水果蔬菜,包括葱姜蒜这种佐料,居然都满满的,倒是土豆啊罐头啊意大利面啊什么的都少了很多。好几家店都已经开始施行“意面每人限买两包”的政策,好多人因此还对收银员大发脾气——俺觉得不可理解,在家大把时间做点啥不好,下挂面多土啊,就算您是意大利的挂面也很土啊!

开始觉得店铺还没什么太大变化,在店里溜达溜达,发现——哎,你说几周前我就看英国人开始讲囤积手纸的笑话,我就觉得笑点很奇怪,但也没太当回事,今天发现——哇!真的手纸全部被抢空啦!!!反正我们去的三家店都没有了,而且今天晚上手机上的邻居群还有人问讯“谁知道哪家超市还有手纸” ,而小品牌的杀菌纸巾居然还有好几筐==|| 我还真没想到危机时刻,唯独手纸能给英国人带来这么大的安全感!——而且如果考虑到上述他们抢购的单一食品内容的话,我真心觉得便秘而非手纸是他们更应担心的问题……

腐国思维还真是神奇。

而最后一件让人哭笑不得的事情是,年初看微信上国内各种关于covid-19预防和诊断的谣言,周末同事wahtsapp建了个群,我发现,矮油,这些谣言都出英文版本啦!我就只好跟这个同事说那是假哒,跟那个同事说那个也是假哒!

感谢谣言,让大家觉得我特别渊博。嗯,我都觉得我特别国际化!

6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神兽”访问记

前两天听@杨青 把自家的两个学龄前小朋友揶揄成“神兽”,笑死我了,虽然印象里她家小友挺淡定的,但依然很有画面感,因为大人和小孩大概压根就是在两个平行宇宙:在小孩儿眼里大人应该都是怪物,在大人眼里小孩估计都是神兽吧?——要不然生活的喜感和尴尬有都从何而来呢?哈哈哈哈

尤其我家周末也来了一位少年“神兽”,她和大Joy各种互相汗,让一桌人度过了一个愉快的夜晚~

话说其实我不是很了解家有小朋友的同学们的社交规矩的——我是到了英国才忽然发现,原来不仅大多数成年人出门不爱带自家小孩,而且他们一般严格执行“小孩应该8点上床睡觉”,倒不完全是因为考虑到小孩成长,而是因为神兽们倒下了大人们才能在月光下复活(要么说大人都是长毛怪物呢)——可是我从小好像粑粑麻麻去哪里我就被拎到哪里,外加想几点睡几点睡,所以俺从来没有这些概念,被同事纠正了好几次我才脑子里有了这根弦儿,就是和同事聚会自动滤掉各自的娃。但也有例外,就是对于这种半大不小的小朋友吧,不邀请就得将就她和临时保姆的时间表。所以这回我和小巴很勇敢地说,把你家女儿一起带来吧!

安娜直言不讳地说:阿油硕?

我也直言不讳地说:你不怕(带你女儿来)我怕啥?

然后一只小“熊猫”就跳进我们家里来了——我觉得那个她穿了一晚上都不肯脱的外套应该是个“熊猫”,但是我也不敢肯定,因为她说是个@#%*@%&游戏的服饰,特别酷,特别拽,特别流行,然后我和小巴都完全没听懂她说的是啥——总之吧,那个夜晚结束的时候,小熊猫说觉得大Joy可酷了,说以后有机会还要来。这下轮到安娜抓耳挠腮,思考我们的友谊是否还有必要继续……啊哈哈

事情是这样的——

路痴安娜(真是人以类聚啊!)下了火车找了N久终于摸到了我们家,然后她和英俊少年模样的短发女儿走进我家,当然一阵寒暄啦,——来外套给我,哦这个(熊猫)外套不可以脱哈,来请进,来请坐,喝点什么?——然后小巴同学如灌口般列出我家各式酒水——为欢迎安娜的女儿,我们还是特意买了一些软饮的,小熊猫说她喝水。

我看她有点拘谨,所以打趣说,你确定嘛?你不打算趁机喝点小酒什么的嘛?

——当然是玩笑啦!而且当时我目测小熊猫应该是14-5岁的样子。反正大家哈哈一笑而过。然后坐下来聊天,然后惊讶地得知她才12岁,但上8年级。我说“12岁上8年级,你是神童嘛?”她说不是呀,是因为英国4岁就可以上小学呀。我说天呀英国这么没有人性呀?小熊猫笑得东倒西歪说没错没错。我说哇那你有机会有童年嘛,平时都能干什么呀?她说她喜欢画画,而且总是喜欢随身带个本子,这样可以随时随地地画,不然她就不可抑制地涂鸦到作业本上。安娜很得意地补充说,可不是嘛。我们家有个小画家呢

我问:那你每次画完画,会不会在上面记录上时间地点呢?

小熊猫听了一愣。小巴和安娜纷纷解释说:对呀,你如果把每幅画都写上时间的话,等你以后成名了,美术史学家们就可以分析你的成长历程啦!

我挥挥手,说:喂,我本意可没你们那么俗,我是在想,这样的话,你可以用你的绘画作为指证你粑粑麻麻的证据啊!

屋里一片寂静

我说,就是说,比如你麻麻下次说她没有如何如何,你可以翻出画来说,不对,那天你就是如何如何了,我有画为证!

小熊猫说:这个是个思路!

在家爬梯,成年人是不是玩得开心不好琢磨,但小朋友就很简单了,一般他们滔滔不绝完全刹不住车的时候,基本就是在你家呆的很舒服了。所以大概30分钟之后,小熊猫完全占据了发言主动权。我问冷落在一旁的安娜——你最近在看什么剧呀?小熊猫说,哎,你想知道我最近在看什么剧嘛?我说什么呀?@#%@%*@¥%&@%@一串又一串的,全是游戏电视哎!然后我们问安娜,最近听什么歌曲呀?小熊猫探过头来说,哎,你想知道我最近在听什么歌曲嘛?我说什么呀?!#@%@¥&@¥%#@*@%#@%,我说妈呀这都是什么呀,然后小熊猫一个一个跟我们掰吃分析,基本也是跟游戏有关的,但还行,我找本记下了几个,正好回头上课可以用来装酷。小熊猫很满意。然后小熊猫还跟我们说起那些游戏里的各种人物……然后说起下周去伦敦看一个戏也是跟什么奇幻小说有关的,说朋友们会嫉妒死啦!然后又跳到新冠肺炎会不会关闭学校,我说那学校关闭了你就没法跟同学拉仇恨啦!小熊猫眼珠一转,对我这个外星人说:拉仇恨是不需要上学校的,用手机就可以啦!——哦,也是哈!

政治学者小巴在旁边一边听一边和她人类学者麻麻感叹,哇,现在的孩纸,完全都是在电子通讯构建的奇幻世界里啊。这个世界的未来还真是……不可预测啊哈哈哈

社会学者大Joy搜肠刮肚,连《最终幻想》都吐出来了,转头给了一个更为乐观的分析:在电游里长大的一代应该比看电视长大的几代人都好,因为人是在互动中拓展社交能力和情商滴。

小熊猫觉得我所言极是。尤其后来吃饭的时候,我发现在吞下整整一盒葡萄(Waitrose最近的sable groups真的特别甜)和一托盘薯片之后,餐桌上的小熊猫果然不太饿。这里吃两勺子,那里捅两叉子,然后就处于节电模式了。我说要么你先进行甜点?反正我们有冰激凌和蛋糕,你先来一个?小熊猫立刻很精神,说,好啊好啊好啊。我问:你是喜欢巧克力焦糖呢,还是双层巧克力呢?小熊猫反问我说,没有吃她怎么知道哪个更好吃呢?我看手里的冰激凌是mini,就说,那就实践求证一下?小熊猫说好呀好呀好……安娜很委婉地说:‘那你觉得你的胃受的了吗?’

反正我小时候肯定受的了。

小熊猫也说:受的了啊!

然后很开心地剥开包装吃呀吃,好好玩,真的吃的满脸巧克力,看来不论是2岁还是12岁,小孩还是小孩哎!当然,后来那个蛋糕也是吃掉了,哇,年轻真好,完全不需要健胃消食片!大Joy都惊呆啦!

后来玩了会儿桌游,也帮助小熊猫消食。大Joy输的啊不是玩的很激动,我解释说因为桌游要入戏啊,哈哈,反正这么疯疯癫癫地折腾了一晚上,后来生生是把小熊猫玩没电了,然后拉她麻麻回家了。

当然,大Joy这个东道主还是很负责滴,第二天中午发短信问安娜小熊猫胃没啥问题吧?安娜说,还真没问题,只是都快到中午了,小熊猫居然还不饿。

当然在小熊猫到访之前,我们还是做了一些准备的,比如?比如我们终于赶在安娜一家来之前把大Joy书房的局部小修完成了。两个亮点哦!一个是小巴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安好的壁挂式置物槽——说明书很简单,就是在墙上打入两个相隔12.5厘米的涨塞钉子,然后一挂,完事。但是实际操作起来嘛……啊哈哈哈哈,之前在FB上已经嘲笑过了,千载难逢,忍不住在这里再用中文嘲笑一遍:第一个钉子就跟小巴较劲了一个多小时,在旁边看热闹都看累的大Joy的心情和墙上伦勃朗是一样的——“您行不行啊”

IMG_4407

然后小巴开始对顽固不化的钉子采取“偷袭式”策略——

IMG_4403

啊哈哈哈哈~其实一来是因为我家老房子部分墙体确实很奇怪,一来是小巴这个文科男真的是……哈哈哈哈。

虽然过程很曲折,但结果很棒哎,在三个半小时后,大功告成,嗒哒!——

IMG_4414

尤其装完已经下午快一点了,收工后,俺俩大摇大摆地去麦当劳一人一汉堡地庆祝了一下!嘎嘎。

第二个亮点是,大Joy把乐高的钢铁侠放在了俺的毕业照旁边——当然是延续大Joy自诩撞不坏的Iron (Wo)Man这个哏嘛!而且你发现了哇,还摆了一个usain bolt的弯弓射大雕的姿势,特别嘚瑟吧!

IMG_4418

除了硬件翻新,软件上我们也准备了一下:安娜说她女儿喜欢桌游,我们仔细研究了一下桌游,然后终于购买了放在购物车里很久即久闻大名的Pandemic——

IMG_4468

(滴露湿纸巾需要自配哈!)我当时想的是,你说在新冠肆虐之际来大Joy家吃饭,玩Pandemic和Corona冰镇啤酒是不是很让人“难忘”?哈哈哈哈,虽然因为小熊猫不知道规则所以那天没有玩这个,但大Joy最近很上瘾,因为果然名不虚传地好玩哎!尤其这个十周年纪念版,还是老式医药铁箱的模样,很精致。ipad上有电子版哈,不过没有实体版玩得全。

好啦,现在来说一下上图中的“群众演员”:滴露消毒纸巾。——今天WHO定义这次是Pandemic了,英国最近今天病患人数噌噌上涨,别看英国人都不戴口罩貌似很淡定吧,但其实俺家附近的洗手液、消毒手巾,包括扑热息痛居然都卖光啦!!

这些俺们家OCD常年囤积哈,所以很淡定。但俺其实想分享的是,不光是擦手呀,那些用来擦台面的消毒纸巾更实用呀——尤其如果你和大Joy一样上下班需要乘坐公共交通,经常要和学生/客户面对面交流的话,桌椅、电话、铅笔什么的其实都需要消毒呀——这点似乎很多人都没有想到。因为你知道哇,就在全网擦手类消毒用品紧俏且涨价的时候,这些家居用消毒纸巾居然还是半价哎!——而且还是biodegradable更环保哦!今天送到家,发现哇居然每包如此巨大(和俺手对比),哇,好啦我宣布俺们家现在是绝对的covid-19 ready!

IMG_4467

 

 

8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