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疯疯

IMG_2701

标题就是过去一周的主旋律:不是我去同事家串门儿就是同事来我家串门儿……

IMG_2559

天呀,完全就是为第二波疫情铺路呢。但有时候peer-pressure还真是一个不能小觑的力量。上图是自三月份以来上周第一次出远门,还真是不太习惯哈,因为忽然发现出门的时候需要考虑穿什么衣服——确切的说,因为早晚有温差嘛,所以要琢磨一个好脱好穿以适用于室内和室外的打扮——说白了,就是疫情之前每天早上都会自然而然想的事情,哎呦,时隔几个月还觉得挺新鲜的!

社交的压力还算愉悦的负担,几个月大家“重见天日”之后发现这世界好多变化哈。我的一个比较突出的两个感觉一个是焦虑的人真的多好多哎,另一个是“疯掉了”的也不少。

先说焦虑的:因为最近仍然在安排下学期讲课的事情——今年这变成一个很漫长很复杂的一件事,因为所有的教室要按间隔两米且每个人上厕所都有不“危及”别人的通道,这样一算下来俺们全大学最大一个教室也只能放下75个人!所以所有的课程表要重新排过。每年这个时候基本明年课程表都排出来了,但我们今年还没有开始排。可是有的同事很着急很着急呀,自己就爬上网看,然后发现网上显示明年自己讲的课和今年居然一样,但大Joy不是说好为成全他工会的职务而给他另作安排嘛?——然后英国人很委婉滴,焦虑的情绪不会挂在脸上,而只会延绵于有条有理的文字里——随后大Joy就收到这个同事写的一封措辞严谨的邮件,翻成中文大概是这样的结构:“尊敬的大Joy同志,见信如面,愿夏日安好。今因明年课程安排一事与你商榷。” 随后是一大段描述自己在网上看到的课程安排的详细内容。紧接着是两大段关于为什么这个安排是有悖于我们之前所达成共识的和我们当时的共识具体是什么,有哪些细节是他可以让步的,然后是三大段从不同角度论述为什么如果不按照我们之前达成的共识,那么他将无法以令学生/工会满意的程度来完成他的每一个职责。最后是一段客气但坚决的结尾,希望我尽快能给予答复。

嗯,谢天谢地教授们笔杆子都很好,特别会写topic sentence,而且分段又特别利落,所以我不需要逐字阅读辣么长一封邮件,扫了一下每段开头大概就知道什么意思了。

然后我特别不忍心又忍不住笑地在第一时间回复了一句话:XX老师,您没发现那个课程表是今年的哇?明年的还没有出呢。

不是笑话我这个同事哈,而是这个例子太典型了,就是大疫/大灾过后,一般人都会对自身利益变得特别敏感,生怕自己被欺负了被拉了空了被……

其实可以理解,尤其在感觉自己被政府愚弄了之后,不是吗?

IMG_2691

再说那些“疯掉了”的——也是跟安排课程有关。话说社会学系有个大部分老师都很烦的男同事,他和俺们新院长是铁哥们。大家之所以烦他是因为他是个特别会抱怨,然后把你抱怨得不行不行地由此让你来帮他做他应该做的工作。明年他有个项目,去年秋天的时候,就是就是在新院长助攻和纠缠之下,给自己讨了个不错的deal,基本上就是今年除了他自己的两门很小的课(每门课不过15个人!)之外,基本不需要讲别的课了。那天他忽然问我说,我们的一个一年短期合同雇佣的年轻女教师曾经表示希望她来‘convene’他的一门——相当于做“课主任”,即课程负责人,而且他很“慷慨”地说:所有的课我来上,所有的讨论课(一周就一节)也我来上,我这是给她一个机会(favour)啊。

我说,她没有跟我说过啊,而且明年教学人员紧张,没法分出人力来带你的课。

然后他写信给院长,院长又写信给我,说:那个女老师去年强烈希望有做“课主任”的经历,以后好找工作,而当课主任又不算在劳务里,你干嘛不让她当啊?

哦?真的吗?去年能和今年一样吗?——这里补充一下背景知识:英国一门课的劳务计算主要算上课时间,很多隐形劳务(回答学生邮件,判作业或者作业评审等等)是无法计算的,但因为担任“课主任”的一般都是授课老师,所以隐形劳动是认为包括在授课劳务里的。而我这个男同事提议的让一个不授课的人承担课主任,其实就是他揽下所有的“工分”,然后顺便给自己找了个女文书,处理学生邮件等闲杂事务——靠,居然还说是favour,我在屏幕这边翻个大白眼儿。每个年轻教员当然希望自己能convene自己教的课啦,但如果不许上讲台,还不给劳务,那就完全是另外一码事了。

我说:那我去找她核实,因为道德上,让一个短期合同员工(precarious)去提供免费劳务这种话我说不出来。但如果这件事对她那么重要,她愿意提供免费劳务,那我当然乐得啦!

然后俺就给这个女老师发了一封邮件,很简单:某人说愿意成人之美让你convene他的课,没有劳务,如果这确是所愿,请核实。

在等待回复的一个多小时里,这位男老师和院长发了好几封邮件,向我描述这个女老师去年是如何如何如何想当课主任,可是去年他们把这门课取消了,她是多么多么多么的悲伤,我如果阻挠,那么我是多么多么多么打击年轻人的上~进~心~……

我扇了扇脑瓜子周边嗡嗡嘤嘤的苍蝇,回复说:咱可以等她本人的回复再做决定嘛?

然后女老师给我回复了邮件,也很简单:“那我不会干,请将我从这个课程上移除”。——就是啊,傻子才干呢。有那功夫多写两篇论文受雇几率比讲几节课要高得多。

尘埃落定,院长隔空感慨说:“Good lord! After all that!” –这是感慨自己“为”她说了这么多话,她怎么不领情“改”主意了呢!她疯掉了吧她?

我也隔空给院长拽了一句:“You stole my line!” –你感慨个屁啊,我感慨还差不多。是她疯掉了,还是你疯掉了?

说了半天其实院长都没有跟这个女老师详细沟通过,其实“不授课、打杂、无偿”这个关键的细节,他只是理所当然地觉得年轻女性现在需要提供义务劳动才能获得职位!

特别扯吧?!

嗯,分享这件特别扯的事,因为我觉得未来一两年这类事情会越来越多吧——一般经济下滑之后,总会伴随着男权复兴,年轻女性的职场生涯当然是第一个被排挤的啦!亚洲如此,其实女权貌似兴盛的欧洲也差不了太多。

IMG_2581

好吧,现在来说点开心的。

比如这周微信朋友圈里的亮点……那还用说嘛!那当然就是大Joy家“丰收”的三枚蚕豆啦!

IMG_2609

嘎嘎嘎嘎,幸好没有去学农业,不然大Joy真的要吃社保了。哎~在很多肥料和营养剂的助攻下,俺家的两棵蚕豆结出了这三枚豆荚。

你看他们围成一圈,基本和大Joy面对三枚蚕豆苦恼成一团差不多。

收成虽小,但咱品质很高啊。三枚蚕豆也可以一台戏呀!随着晚饭的临近,三枚豆子各怀心事——

IMG_2620

这张照片让好多人很好奇他们仨后来怎么样了——说实话,一开始我也没真打算种来吃,而且也不知道怎么做蚕豆,但大家辣么热情是吧……哈哈,我就临时查了一下菜谱,然后这样一盘大餐就出炉了(右上图是沙拉和正常餐盘的大小比照)——

有人说这么迷你一定是还没有吃出味道就已经没了,哈哈,其实还是吃了5-6口的,而且味道很不错哦!——你看那盘子里:薄荷、奶酪、橄榄,watercress,还有柠檬屑,那个是味觉上省油的灯呀!(好像说了半天就是漏掉了蚕豆=P)

我觉得咱这拟人也算把Ursula Le Guin那讽刺素食主义的‘Vegempathy’(植物同情力)这个概念用到了正方向了吧!Le Guin晚年也写博客,她的博客集No Time To Spare涉及了很多时事政治,我觉得比她的科幻写得还酣畅淋漓!非常推荐哦!

最后说一句,这篇博客的风景都是外出疯疯疯的途中在火车上拍哒~

IMG_2682

最后的最后,外出疯疯疯,有个拉风的口罩很重要,目前我看到最牛的莫过于荷兰皇家美术馆出品的这个伦勃朗的口罩啦——

 

 

2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半月谈

img_2327

哈哈哈,有没有觉得我博客的频率已经基本是半月谈的节奏了?“家里蹲”好忙,除了正常的审稿写东西之外,今年的一串特殊任务就是在家录视频,或者被录视频:比如要为本科招生线招生录像,要给毕业班的录毕业致辞,研究生要录制课程广告……然后大Joy录制的都比较有大Joy特色(没个正经)哈哈

其实宣传俺们系很简单,同事都太给力,连包装都不需要,摆事实就okay啦,俺们科研水平全国第一,因为抢不过老牌大学入学门槛又低(所以综合排名只有22)——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上肯特学社会学那不就相当于古玩市场上的捡漏嘛!

另外想知道我为什么会站在那个背景前嘛?答案就在视频里哦!

然后大概上个月吧,俺在今年iGEM开幕节里给大学有机生物学竞赛团队来了个短平快的文科科普——20分钟教会理科生怎么从文科文献里提取信息,算不算短平快?这段视频在youtube上,但后来发现因为iGEM在国内庞大的人气, 视频也在哔哩哔哩弹幕视频视频上哎!还好没有被弹幕,阿哈哈哈,但以后也可以说咱也是上过B站的人啦!(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E54y1B7NP)

但家里拍宣传片儿的不仅仅是我一个,各国开始解禁,英国从明天早上开始酒馆就重新迎客啦,美国的棒球赛也将于月底恢复。AC同学特意凹了造型,拍了下面公共卫生宣传大片——真正厉害的家伙,戴上口罩别人也可以听到它的咆哮哦!(对,重点是AC的口罩,不是一般的酷吧?)

IMG_2528

这周还比较头疼的是明年的教学安排——谁也说不好秋天会是怎样的,搞风险研究的还不知道吗,越是不确定性,越需要大家及时做出取舍来减少,因为没有完美选择,所以只要共同承担损失就好了——说白了,这种时候需要leadership,但大学在政治正确和经济风险之间犹豫不决,院长坚持要有当面教学,然后这件事就僵持了一个多月,经历了大大小小各种在线meeting,尤其文科老师真的很有想象力,能给你摆出N种可能性来——尤其“理论上”他们都可行,而且各有好处。事实上?事实上……大Joy各种挠墙。总之大Joy对扯皮天生耐心为零,所以那天学院教学主任问我,你打算怎么组织社会学系的同事的教学安排呢?大Joy说,你们既然都不敢做决定,那我只能自己来当靶子喽!大Joy呼吁全系“非特殊情况拒绝当面教学”,不同意的,请自己冲锋陷阵,不要施压给别人。没错对俺就是带头造反的那个。哈哈哈哈……

其实我秋季基本没有教学,所以要是为了面子上好看,假装积极一下,也是可以一起和稀泥,做出如果有条件还是当面教学吧——我觉得这都是特!别!扯!

院长说,可是你看看,如果你不当面教学,学生付那么多学费,会高兴吗?!

我说:难道学生付学费是为了一睹老师们的真容嘛?我以为学生上大学(而不是自学mooc之类)是为的一对一的个性化辅导,那这个”personal touch”有多少一定是需要physical presence的呀?在线同步真的不可以嘛?尤其,如果小组教学里有一个是阳性,整个小组的学生要隔离,老师也要暂停教学,就算老师不顾自己安危,我还得保护学生呢。

这个和英国发誓9月份开放中小学是一样的道理,而且家长拒绝送孩子回学校的话要罚款,最重要的理由是不要耽搁青少年发展——其实极少有学校有人力物力去保证师生安全,昨天BBC一个采访里,一个中学老师说,为了满足避免群体交叉的要求,学校大概需要从早上十点就轮班安排午餐,这样到放学才能把每一个年纪轮完……

如果你把青少年的发展依然狭义的认为是“academic progress”的话,那我觉得确实需要赶紧复课。但是非常时期,可不可以重新思考一下呢,academic progress真的只有中考和高考那几门课嘛?要我说,全国青少年都暂停半年,把“义务上学”换成每个人在家“义务学习一门外语”,全球大难当头,去了解一下“全球”,其实可能是未来世界更需要的吧!

IMG_2539

吐槽完了,看是显摆我们家的收获:没法出差的好处就是可以种花种菜,上面这个照片是我家的小辣椒——虽然还没有结果实,但颜值是不是还比较高呀?哈哈哈哈

最近我家“大丰收”,比如蚕豆长出来啦(虽然只有7只,哈哈!)西葫芦似乎至少能结四五个呐!——一顿晚饭总是够了吧?

麻麻笑话我说,天呀,就你们家种那几个小花盆咋就一副你们家有多大地的样子呢?

我跟我妈说,非也,家里有没有地,完全取决于拍摄技术,角度找得好,小托盘也能变良田——

IMG_2423

我说的没错吧?哈哈。但其实我最得意的是我种/养的花——虽然我已经忘了左下边这个种的是什么了(不是之前显摆的小向日葵,那个已经移植到更大的花盆里啦),反正很好看!

上周用8天的时间写完了拖了一个一个很顶尖的期刊的稿子,哇,基本创“速写”纪录了。写完来个乐高犒劳一下自己,哈哈,我家的“街道”现在多了一个书店——

IMG_2538

此幻灯片需要JavaScript支持。

最后记录的是,最新的学术期刊影响因子出炉,大Joy担任编委会成员的两个期刊都好高啊:Sociology在社会学150个期刊里排名第十;Environmental Politics更不得了,在政治学180个期刊里排名第三!同时给两个顶尖期刊审稿子(而且几乎每次盲审出现歧义时,编辑都会采纳大Joy的建议),啧啧,还很有点荣誉感哈。

5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为朋友和朋友的朋友做广告

上右图是不是特别政治不正确,以前展示过但我觉得实在太好玩(&太解气)啦!

嗯,做广告之前先纪念一下,要不是因为COVID,本来去年就订了今天的票,去看小熊队在伦敦棒打小红雀滴!而现在只能在家自己摆弄 @白菜 送俺的Cubs乐高啦!(背景的2016年冠军戒指是不是也很拽?)

IMG_2262

今天说是做广告,哈哈其实没有受人之托哈,只是碰巧最近好像大家都特别文艺。

第一个要推荐的是俺最稀饭的一个同事Iain的新专辑——

Screen Shot 2020-05-17 at 16.42.15

Halo,这个大概是一个月前因为lockdown老人家自己在家谱曲、作词、弹唱、录制出来的——特别牛!——itune和spotify都有售哈,大Joy听了好几遍了,很不错。

哈哈,说老人家其实人家不老哈,很犀利的社会理论蜀黍一枚。平时我们一起教社会学理论,他讲课很棒的(对于长期被学生将课堂比做talk show的鄙人来说,俺不谦虚的说如果俺说某人讲课很好,那真的是特别好)。但我们学院很多学生和老师是比较怕这家伙的,因为他超“厉害”(即又很牛又对人严厉),对此评论大Joy一直感到不解,因为俺觉得他很讲道理呀,而且我很能理解那种“见到怂人搂不住火”的感觉,啊哈哈哈哈……尽管如此,我不得不承认,刚开始听他专辑的时候,我也一身鸡皮疙瘩——你能想象一个平时在讲坛上叱诧风云的声音忽然变成你耳机里的吟游诗人的感觉嘛?【这就如同忽然有一天@春晖 忽然唱起了Frank Sinatra(因为他很右),@一只猫 忽然唱起了Bon Jovi(因为他很疯),@Zuma 忽然有声有色地唱起了“ABCDEFG”(因为很不生物多样性),@白菜 忽然唱起了……呃,毕竟‘同居’5年,白菜唱啥俺都不会觉得诧异,哈哈】

前一阵我跟Iain电话说,“妈呀,从此我再不会以同样眼光看待你了!”他爆笑,问我那会以什么眼光?我说,“老同志您别take it the wrong way哈,但你真的是唱的比说的还要好!”

我猜Iain应该会比较希望被比做bob dylan,但其实我这种没有品味的人真的不太能理解bob dylan的妙处(除了歌词之外)。所以我的推销词是:上面这个专辑里的吉他堪比Eagles,好好听哦。很适合周末午后开瓶葡萄酒,然后就让那声音满满浸满屋子~嗯,知道你同事学术外也这么厉害真是一件“很烦人”的事情哎!哈。

第二个要说的是前一阵收到的一本书——

IMG_1870

这是一本我和小巴都没有订过的书,某一天就忽然和银行信件等一起被捅进门里,落地有声地扑通落到我家里,信封上除了是寄给大Joy的,完全没有邮寄者信息。

大Joy看了看书皮,十秒钟破案——绝对是楚楚寄过来的!满篇都是她的印记(内向,反体制,还需要更多嘛?)。后来messsager一核实,果然。

不过这本书不是楚楚的朋友写的,而是我们另一位共同的同事的朋友写的。看书皮也知道啦,这是一本性格内向的人对当今奖励外向的世界发出的宣言。对于一个极端内向者(看不出来吧,其实大Joy是女性人群中只有0.8%的INTJ-A人格,基本理解为“濒危物种”就对了,哈哈)来说,俺要力推这本书,因为不光是能帮助(不论是内向还是外向的)你理解内向人的视角,更重要的是,这是一本中间穿插着很多对当下文化政治的睿智点评和讥讽。可以当生活自助类图书看,也可以当文化评论来看。前一阵跟作者约好夏天找个时间聊聊,还有楚楚,我很好奇三个都不太爱和陌生人聊天的家伙第一次凑在一起会是怎样一台戏。

第三个要说的是下面这本小说

iu

作者一共写了三本小说,前两本都是获了很多奖的,上面这第三本是时隔7年之后的新作。7年好多事情都可能发生呢,比如?比如她现在是我们肯特大学创作系的老师呀,所以泛泛意义上,算是大Joy的“同事”——虽然我从来没有见过她,之前也完全没有听说过这个人。

而第一次听说这个人是从我和我们学院几个气味相投的同事私下里搞的reading club里。上面这本书的作者是我同事的前男友的前女友……而且我同事说,当年唯一让她犹豫要不要和前男友分手的,是如果和前男友分手了,她就不能再和她前男友的前女友保持联系了!换句话说,她迷恋前男友的前女友,要远多于她迷恋前男友……哇,真够绕的!

在漫长的zoom八卦session中,最后我也没搞明白为什么和前男友分手就不能和前男友的前女友联系了,也没搞明白她到底怎么和前男友的前女友建立友谊的……

但可以肯定的是,作者是个特别有人格魅力的人,然后写的东西都特别好。

鉴于此,并且鉴于大Joy一向好奇“同事”的那些课余活动,所以俺买了上面这本书。怎么说呢,对于一个一般情况下对小说很难“入戏”的超烂读者来说,这本书我是一口气看完的。这本小说是以十八世纪,二战后和当代三个年代的三个女性的故事来阐释男权社会“亘古不变”的暴力这件事,有些暴力是隐形的,有些暴力是显性的。有专业书评人说这是一本有爱有恨的成功的女性主义作品,也有非专业书评人说这是一本设计过于精巧以至于戏做得有点过了的女性主义作品。嗯,我有点偏向于后者。在小说的中后部分,有一段文字描述其中一个女主人公在火车上看到自己老公和情人在站台上相拥那一幕是属于“在发生之前就在脑海里可以有预演的那种事情”,我当时就在想,其实小说的部分内容在我脑海里也是一样啊。从这个角度来说,情节是有点矫情了,当然或许是我这个读者比较矫情,因为我是带着对她moral message的预期来的。但总体来说,还是一本挺抓人的小说,而且对于男权主义对日常生活潜移默化的渗透描写的还是挺到位的。

 

 

2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世界不够我玩滴!

嗯,这是上周日下午干完活关上电脑为这周定的“主题”。之前的一周攒了两篇东西,巨额脑力劳动,居然胡吃海塞还瘦了两斤,所以反正这周也是生日周,我要Staycation,我要大玩特玩,我要躺着趴着横着竖着做各种“漫无目的”的“irresponsible reading”!

Staycation不需要去机场,但也可以从出行开始——关上电脑的第一件事就是和小巴去俺家附近的绿地溜达了一圈,每次都是隔着超市的停车场观望,这回发现,哇,离俺们家步行25分钟居然是个风吹草低现牛羊的……

IMG_1987

森林耶!

IMG_1982

周日晚上很开心,盘算着未来一周各种“家里疯”。

然而理想是丰满的,现实是骨感的:周一先是洁癖进行全家大扫除,然后审了篇稿;周二开了半天的教学会;周三过生日,开了一天的学院会,下午四点的时候还有一轮会,我说我不去了,Trude问为啥,我理直气壮说 it overlaps with my drinking time! 周四小酒醒来原本计划早上只和同事有个半小时的碰头会的,结果大Joy“义愤填膺”地扯了2个多小时(不是俺angry,咱那是passion),啊哈哈,下午本来以为没事儿了,然后在bluepumpkin的点拨下发现是自己把日程搞错了……那天喜洋洋问我为啥没有发生日大餐的照片馋她,那是因为——啊呜~一转眼就到了周五~!

不过在骨感的现实里,还是很有折腾余地哒!比如你看这周的irresponsible reading还有旁边的书签,是不是别具一格呀?啊哈哈哈哈~没错,上周日晚上偶然发现有Precipice和伦勃朗那两本书都是大白硬皮,尤其搭配那个之前在格拉斯哥某个小馆拿得书签很配,然后就寻思着,哎?不如这周我只读白色封皮的书???这矫情得有点创意(外加神经)吧?

IMG_2177

嗯,经过一周,就罗列出了上面这张照片。

The Precipice是今年2月份风靡书店的一本关于全球风险的新书,COVID之后估计更受关注了,但其实挺泛泛的。比较让我感叹的倒是最上面那本2013年出的The Great Convergence,是个前外交官讲世界怎么趋同的一本书。

一边读我就一边怀念——怀念在2008年经济崩溃后,2013年那时大家对世界的乐观,那年我和小巴出版了《Green Politics in China》,那是一本直击中国公民社会环保自救但总体挺给人信心的一本书,前两天我俩都在说,那本书搁现在,我们不可能写出来,倒不是针对中国,而是全世界现在暴露的分化和分裂,让人很难保持天真地美好期望。The Great Convergence一书最后一章的名称是“because everything that rises must converge”。我现在很怀疑这点。并不是因为我觉得世界会分崩离析,而是我很怀疑知识界(包括我自己)真的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我也很好奇作者在奥巴马当选之后写的这本书之后,在川普当选和英国脱欧之后又有什么想法。世界或许会converge,但前提是不同立场上的人真的能看到彼此之间的沟壑到底有多深有多宽。

2016年后,我就觉得其实学界(尤其理论界)最大的失败就是陷入自己的话语圈,已经没有能力再“看”到现实了。而2016年已经是晚了,大概分裂是2008年后就开始了,只是水漫金字塔,塔尖上的头脑精英们要等一段时间才能看到社会底层已经逐渐被淹掉了。

知识界看不到的,只好由底层(subaltern)一次一次地告诉你喽!所以occupy之后,又有了George Floyd,也因为此GF的抗议才不再是单纯的种族抗议,也不再单纯是美国的抗议。

我有时候会想,如果大狮子还活着的话,自COVID肆意全球以来他一定已经在der spiegel发表好几篇评论了,他会说什么呢?——我想了很多种可能,但我最后觉得可能性比较大的是,其中一篇他会非常有底气的说:“你看,这就是为什么我说我们将目睹the metamorphosis of the world!”——可是天呐, tell me something I don’t know!

昨晚看BBC采访一个Derby的黑人女社会活动家,她简单明了地对男白人主持人说:问题不是你们给我们黑人现在多少发言的时间,而是我跟你说完之后,你们BBC这种权威机构会有变化吗?你们总说要有改变,但改变不可能来自于我们,因为我们没有权力也没有影响力,要做出真的改变,必须从你们BBC这种当权机构和当权个人来做出行为改变。

刚开始觉得她有点“咄咄逼人”,事后琢磨觉得句句属实。和平的草根运动本身只会引发改变,实质的改变不可能完全靠草根,不然?不然只有不和平的草根运动喽。

啊,现实看着太气,还是美术比较赏心悦目。那本伦勃朗的书好像是去年生日的时候在荷兰买的吧,哈哈,今年才看,或许去年显白过了,今年不妨再显摆一次——

IMG_1994

Martin Gayford的那本“追求艺术”也不错,尤其在没法远游的时候,书中收录的是Gayford对艺术作品和艺术家“千里千寻”眼见为真的笔记,挺好看哒!很开眼界。而且Gayford的文字向来很轻松清晰,读起来很轻松,一点不做作。

小说The Water Dancer则有点做作。这是一本关于黑人解放地下运动(the Underground Railroad)的软科幻,自由如流水,成长与遗忘,知识和价值……太多的象征元素了,其实我只想要个匪夷所思的故事^_^

嗯,这个需求这周也在小巴同学孜孜不倦的research下解决了——北欧电视剧Brige好好看啊!男主角是Killing Eve里那个大胡子Konstantin。

现在来说这周的重头戏——哇哈哈,有没有觉得俺吹蜡烛非常之气壮山河?

IMG_1244

这个蛋糕好粉红哈哈哈哈。主要原因是Patisserie Valerie网上黑森林蛋糕已经没有了,所以干脆定个大俗大雅的小粉红吧!

IMG_2039

但别说,真的比看着要好吃很多很多,确切的说,这大概是我们从Patisserie Valerie订的最好吃的一款蛋糕。原因是看起来很乍舌的粉红奶油是butter cream,很绵软一点不腻,而蛋糕和黑森林差不多,质地蓬松,甜里带一点浆果的味道,很好哎。

在说这个生日大餐哈哈哈哈,墨鱼汁海鲜面面面~

IMG_2061

喜洋洋批评说,小巴这手艺看起来不如我粑粑呀。嗯,但是中间白花花的那一堆都是蟹肉,你觉得手艺什么的还重要嘛?yum yum yum ~

另外,Staycation的意义就在于,就算是guacamole也是可以吃出花来呀

至于礼物嘛,下面这个一定要显摆——Guess the Artist的游戏,就是正面给你三个关于某个艺术家的卡通提示,你来猜,然后背面是详细解释(如下右图)

上面左图中我选了五个还算众所周知的艺术家(中间的是游戏包装,要看周边那五个哈),大家来猜着玩吧!我把答案写在评论里。

如果你觉得上瘾,再来猜猜下面这七个,也是相对比较家喻户晓的,如果仔细看提示,大部分应该很容易,右边第一个和第二个可能有点不好猜,但答案会让你哈哈大笑哒!——

IMG_2147

好吧,就综述到这里,最后分享一张生日周里,我家最有进步的成员——俺的小向日葵这周从发芽已经长到半个手指高啦!

IMG_2151

(麻麻看了这张照片第一反应是:🌻怎么种在这么小的花盆里?我后来想也是哈,不过种子包装上说的是‘small’向日葵,我现在只好寄希望于真的是small,而且我真没想到种子基本都发芽了,有点拥挤,所以目前觉得XS也是可以接受哒!哈哈)

5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网招记

IMG_1837

大Joy最近的心情就跟俺们家花盆沿儿上的猫似的:呼哧呼哧,Hmmmm…

最近主要忙两件事:先是给学院网上招生——大家都知道英国各大学都在暗地抢学生吧,俺也不能闲着,因为开放日取消了,俺就一封信一封信地单独发给所有社会学单科或双科学位的offer holder。然后因为什么奇怪的隐私条例,我们还不能一次性拿到他们的电邮列表,只好一个一个爬到系统里查(你们大概也都知道英国网络正在等待华为救援呢吧,所以大学招生的网络更慢),一百来封啊~特别锻炼佛性。

话说这种信措辞还有点麻烦,尤其是对英国家庭来说——你得不卑不亢,又要传递望眼欲穿的热情还得保持高轩淡雅的体面……

一大早起来,一杯咖灰下肚,打开笔记本电脑,噼里啪啦噼里啪啦,敲了一个不长不短刚刚好的文本(太短显轻率,太长则啰嗦),然后一封一封把邮件发出去,院长看了惊呼哇噻写得太到位了,然后拿去被其他学科的教学主任纷纷复制……==||

作为一枚老外,咱好的没学会,但英国这种欲擒故纵的矫情我是如火纯青了。哎吁,人类~

IMG_1837

招生之后,就是作为external参加其他学院的招聘。这年头各个大学都在裁员,很多大学原本要招聘的,只要还没有签合同都被通知被冻结,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居然肯特还有学院在招聘也算一个奇迹。

过程特别哭笑不得,可好玩又可郁闷了——先说郁闷的,这是大Joy第一次面试当天全程在线,也就是说,平时比如从100多个应聘者里筛选出5-6个shortlist要面试的,一般是择日某个早上和相关学院的所有老师一起先听竞聘者做presentation,然后一起午饭,听其他老师的意见,然后下午面试组在一个一个的面试应聘者,最后结合意见(主要还是面试组的意见)选择聘用谁。

不管怎么说都是一整天的活动(比北美的短多了)。这次长短期一共三个职位,所以我们shortlist了7个,原本心想在家里上网,免去了上下学的奔波应该更轻松吧?哇,完全不是!因为从早上8点45到下午5点半,俺基本都是一个姿势坐在电脑前,最后真的是腰酸背痛腿抽筋!因为这个和自己在电脑前码字一天还不太一样——确实还得注意点形象,不能想抡胳膊就抡胳膊,想打哈欠就打哈欠哈,而且问答一拖沓,中间5分钟的过渡基本就等于零。中间有一小时休息,俺在后院跑来跑去上蹿下跳跳大神,妈呀没这么喜爱过室外活动。

IMG_1837哎吁,人类~

(想起@Zuma 那天说她作为博士答辩委员会的一员,坐镇史诗般五个多小时的答辩……终于体会其中辛苦了)

那天面试感触还是挺多的,和大家分享一下西瓜——

我们给应试者出的题目是用他们熟悉的内容做一个15分钟的大学课堂试讲,然后是面试问题。

第一位应试者是个女性,讲得还行,只是“课”讲得更像会议“发言”,学术上我喜欢,但作为学生我肯定走神儿。但她有个很吸引我的地方,就是我问她的问题是她的弱项(因为申请书上没有怎么写),但她没有为了显得“我可以的”而炮制一些浮华的搪塞致辞,而比较直接了当地说,“呦,这个我还真不怎么行”。看得出来她稍微有点尴尬,但我马上说,“哈哈,没关系,因为没有人是十项全能”——后来在讨论录用谁的时候,她本来综合排名(科研实力、经济或政策影响力、教育背景、教学经验等等)在边缘,但我和面试委员会回忆这段,这种对自己弱点的坦诚太重要了,和这种人一起工作,你永远不需要额外担心她“到底行不行啊”。——其他三个人也觉得很有道理,在聘和不聘的边缘,最后她被录用了。

第二个应试者是个在澳大利亚的中国小伙,他特别逗,有着亚洲人特有的礼貌和谦逊(当然这句话有点“racist”,但咱亚洲人总体还是比较倾向于“礼多人不怪”,面对陌生人还是比较倾向于捧对方的,对吧?)——我们问他为什么要来英国,他盛赞英国好呀,说他从上学的时候就一直很向往英国的气氛和文化啊~~哈哈,要不是有其他三个面试官,我当时特别想说“哥们儿,阿油硕,辣么多雨、辣么大风,还有辣么神经病的首相,我一直都特向往澳大利亚哎~!” 哈哈。小伙整体表现不错,大家都喜欢,录用。

第三个是在苏塞克斯的白人男性。妈呀,让我想起了我曾经的一个同事——就是欲擒故纵的闷骚没有拿捏好,然后成为了passive aggressive的典型——和他交流的整整50分钟里,他的状态都是这样的:“哎,好吧我来说一下吧,我的科研呢就是……,哼,你这个问题呢……哎呀,一定要我说呢,那就是……” ——总之全程透露着各种“不耐烦”,而我们已经在电脑前坐了快三个小时的家伙,都特别暗自翻白眼。然后这里我发现一个很有趣的性别差异(后面还有更有意思的性别差异),就是虽然四个人都很反感这位白人男性,但在事后的讨论中,三位女面试官(包括一位Dean)大概都是为了表现并不是因为他的性别而对他有偏见(因为很容易被曲解成女权主义挑白人男性的刺儿),对他这种态度的描述都比较委婉。比如我说:“我理解他或许是紧张(因为这种反应一般都是不自信的表现),但我觉得他的态度让我觉得与他深入交流有一点障碍。”——好啰嗦哈,尤其和panel上唯一的白人男性对比,他的评价直接就是:“这人太傲慢了,他以为他谁啊?!”——直接从名单上划去。但这里隐藏的英国机构里小小性别政治让我莞尔(机构里的种族政治规则其实也差不多)。

第四个是白人女性。女神,以前做过很多好东西,对未来也有很好的规划,我喜欢,大家也喜欢,但是最后没有被录用,因为偏偏她近几年的文章相比不够给力,而REF在即,文章是硬通货。划去。有点遗憾,但随着英国学术界越发功利和近视,面试场上只会有更多的“在错误的时间遇到对的人”。

第五个是个在爱丁堡的黑人女性,女神。但文章依然是个硬通货,面试时Dean很犀利地问她为什么在她的“评审中”的文章里,居然有一篇是投的四类期刊,Dean质问她为何会在这种期刊上“耽误时间”——嗯,这是个很现实的问题,而且很多英国大学明文规定教员只能投一类期刊,这点我完全不同意完全抵制哈——虽然我的文章都恰好是一类期刊(所以俺在此的抗议不是因为俺自己的利益),但我认为投稿最重要的是要看受众。也就是说,学术文章还是要给人看的,所以你觉得哪个期刊的读者群更适合你写的内容,你就应该投到哪里。而且REF评审是会以文章来看,不会以你文章发表期刊的排名高低来评分哈。否则完全舍本逐末。其实圈里人都知道,一类期刊上也有很多因为程序正义而被发表的rubbish。——回到那天面试,Dean问这个问题挺刁钻的,我都为女神捏了把汗。只听女神说,那篇的合作作者是个外校的博士生,要她一起发表文章,她虽然知道对方调研材料质量有限,但作为老师还是应该帮一把,所以就投了一个门槛比较低的期刊。哇,完美~ 录用。她还讲了一个自己在课堂上用的一个类似击鼓传花的游戏,嘿嘿,学了一招,回头我也试试。

第六个是个韩国大叔。哇,这位大叔……真是让我很无语。首先是他想体现互动教学,所以在试讲的时候不断问“哎,你们觉得是怎么回事啊?”“哎,你们怎么解释啊?”——我要在这里说一下,这种“互动”教学吧,特别……“纯朴”。如果你偶尔使用一次,尤其在面对新生或不是很熟悉的学生,作为“试水”类的问题,效果还是不错的,但是如果你反反复复地用,把这种提问当成互动,其实是很有风险甚至很糟糕的方法。一来,老师的提问在学生看来有可能是一种“挑衅”,尤其是对于学生最后被证明是错的情况,很打击积极性的。因为老师的角色是让学生总在发掘“自己居然那么聪明呐”,而不是“哇我又在大家面前愚蠢了”,所以大课堂公开提问并非上策。二来就是这种所谓互动教学一般只会和部分(外向)学生互动,而逐渐疏远那些(偏内向或因各种生理心理原因有表达障碍的)学生,然后课堂里就越来越不平等啦。

所以后来我问应试者:“你平时教学里曾经发觉不同的学生,比如男生和女生之间,在课堂参与度上有差别嘛?如果有差别你怎么处理的呢?”

对方一口咬定,完全没有差别。然后向我“背诵”了各种老师应该一视同仁个体教学因人施财等等空泛的大道理。

我猜,他可能从来都没有想过学生体验会有差别吧,他大概认为不爱发言的学生都是人生不够积极努力的吧。

但大叔的神奇之处还没有结束,讲课中央,他居然让我们阅读满满四页纸的文献!!!中间还催促我们“看完没有,我可以翻页了吧”。四页纸啊,下面是截屏,虽然我把可怜的文献做了模糊处理,但基本我那天坐在电脑前看这四页纸就是如此模糊——真的很难看清小字,尤其如果你坐在阶梯教室里的话。

1

当时面试的场景基本如上,右边是应聘者,左边四个是我们四个面试官——猜猜哪一个是大Joy。哈哈,反正不是最左边那个,因为这里又出现了有趣的性别差异。我们四个人里,三位女面试官都觉得韩国大叔应该直接划去,唯独男性面试官觉得虽然他不是最好的人选但还是可以考虑的。为什么呢?因为他有两个博士学位(没错,这位大叔在本国和外国各拿了一个博士学位,而且面试时说了好几次“你知道我是有两个博士学位的”),还有很成功的商业经历啊可以给学生指点职业生涯啊——另一个面试官说,可是我要是学生,我会去找这样一个生硬的老师吗?男面试官说——生硬吗?我觉得很好啊。大Joy心说,那是因为你俩都很直男啊!

大Joy很直白地说,面试中他大部分时间都不太在意或者没有听懂我们到底在问什么,只会重复自己想要你知道的,所以我觉得大部分时间他都在答非所问,嗯,尽管聪明如他有俩“屁挨去地”。

嗯,被划去。

第七个是个日本女性,讲得其实比我预期中的好——因为她是shorlist里比较弱的一个,但本人给人感觉很好啦。她的特点是她有两个很资深的合作者,大概是她们圈子里的“大牛”或者至少是“中牛”。她在之前的书面申请和那天的面试中都不断在提这两个人的名字。但肯特雇佣的是她还是她的两个大牛呢?离开两个大牛,她自己到底有多牛呢?她的整个表现没有给我们答案,所以,划去。

哦耶,漫长的一天终于结束了,喝小酒去喽~

IMG_1577

6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