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教寓

众所周知,大Joy是很粉英国大学教育体制的哈,因为相对公平,体系“周全”,又不乏人情味。更主要的是,它总能时不时让我体会到作为“教育者”(而不仅仅是老师或者学者)的责任,还有相应的满足感。

最近俺家出了两个例子:

首先前两周小巴回家跟我唠叨这么一个事:休完一年学假之后,小巴这学期回去上课继续担任他们学院类似教学主任这么一个职位。然后在新生周他遇到了一个学生——确切的说,是被小女孩围堵吐槽:

这个小女孩从小就是全A学霸,中考(GCSE)就是全A,高中学习成绩也一直很好,所有老师对她高考成绩的预测都是A或A*之类的。她的第一志愿是纽大的政治学——三门课程分数在ABB以上就可以了。按理说是稳拿的,但是不巧高考那天正好小女孩的奶奶去世了,给小女孩很大打击,结果考试成绩是BCC。

然后小女孩倒是被纽大录取了——估计是通过最后Clearance,大学年招生季末人数没有招满“捡漏”捡回来的,然后被调剂在一个很诡异的冷偏学科(所以才会有空额嘛)。偏偏那是个让小女孩完全抓狂学不下去的学科,所以作为最后一根自救稻草,她决定给政治系的教学主任写了封申诉邮件。

小巴收到邮件首先问:为什么要转系,高考成绩是什么等等。得知情况后,答案是很明显的:分数太低,是不能转系。换句话说,申请转系也是100%被拒。

但这个小女孩仍然不放弃,找到小巴的办公时间,几次蹲守在小巴办公室门口希望能给自己一个(面试的)机会。后来小巴跟这个学生谈了两次之后,觉得这个学生底子的确不错,确实是高考失手,而且(就冲她“秋菊打官司”的气势,哈哈)她真的是对政治学很感兴趣。

按学校管理章程来说,如果教学主任力争的话,是可以破格让这个孩子转系的,但是前提是要教学主任跟学校各部门做很给力的书面说明——这并不代表这个学生就一定能转系成功,但多少有教学主任给她“担保”的意思。但是如果不找这个麻烦,按正规程序走的话,这个孩子肯定不能转系,而且很有可能会退学。

那么问题来了,小巴要不要该花时间帮她?或者说,要不要惹这个麻烦去说服招生办和两个院系相关部分给学生做这个“担保”?

答案是显然的:对于小巴来说,这可能只是一个周末撰写各种书面说明的麻烦,可是对于这个小女孩来说,可能是一生是否会继续高等教育的问题,谁会见此不救呢?

后来小巴跟一堆相关办公室沟通,这个小女孩终于在课程调换的截至期前(名至实归地)转到了政治系,小女孩和家长都惊喜坏啦!小巴说,在来政治系取她的新生手册的时候,小女孩激动地大概在一分钟内连连说了五次:“简直不知如何感谢,简直不知如何感谢。”

哈哈,有了这次失而复得的经历,你知道这个小女孩一定更有动力继续当学霸了,而且如果你是小巴,想到你帮助一个年轻人扭转了她的命运,那种快乐和满足无与伦比吧。

——当然,大Joy不免借机和小巴讥讽感叹一下:这种助人为乐也就是发生在英国,要是在天朝,说啥也不敢帮啊,不然人家还以为俺家收了多少礼呢……

更黑的是,如果按照“百度体”新闻标题来写的话,这篇博客的题目完全会是“男老师帮助女学生转系,原因竟然是这个!”——啊哈哈哈哈……真的是啊,不信你注意一下手机百度页面的新闻,全部荷尔蒙水平超标的标题党。这是我这回回国体会比较深刻的项目之一。

说完“男老师帮助女学生”,再来个“女老师帮助男学生”的,嘎嘎嘎嘎——

嗯,第二个例子是大Joy上周遇到的——大Joy这学期又担任学院首席考官,然后上周被faculty告知某学院有个一年级男孩第一学期没过,申请复议——而且复议还被学院驳回了,所以这次还是复议的复议,所以要faculty三个其他学院的首席考官组团听证。周末“发考题”的秘书发来了整个“卷宗”——从附件是个‘zip’文档这点来看,你就知道这不是个省油的幺蛾子。

哎~~~好麻烦!好耽误时间啊~~~

而且还是个老掉牙的案例——大男孩第一年有一门课没过,又因为暑期工作错过了补考,按规定是不许升入第二年学习,留级重修这门课,隔年再继续第二年学习。但是大男孩申请“试升级”,即能一边进行第二年学习,一边重修这门课。

喂,有没有搞错啊,你挂了科,第一年其他课也都晃悠在及格线上下,出勤率又低的很——我最看不上出勤率低的学生了,本老师上学时最爱翘课,但(因为团结了白菜)很少被抓住啊(所以从这个角度讲,我一直是很“关注学业”的,嗯嗯),而翘课还被抓住,boooo!完全就是对自己不负责任。嗯嗯——你说让本考官怎么支持你的提议?

再仔细看,这个学生之所以错过补考是因为暑期傻乎乎地找了一份简单说起来就是糊弄年轻人的社会团体的工作——就是让大孩子廉价照看小孩子,然后还美其名曰为培养社会责任,然后还不准假,因此这个学生错过了自己的夏季补考。——但是一张不平等工作合同就能打动我哇?如果你是在超市打工而错过了补考,你觉得按学校规章,你会有第二次机会哇?

但后来又仔细看了一下,小伙儿的直接上司写的陈述信里提到,这个小伙儿之所以那天被动接受了不准假的这个事实(而没有血性方刚地辞职参加),是因为他所负责的组里有个严重残障的小孩,然后那个社会组织人手又不够,如果他离开,那个小孩会没有人照顾——嗯……读到那里,大Joy停顿了一下,不过依然很理性地想:可是这是你们社会组织的问题,不能作为“道德扣押”这个学生导致其不能参加补考的借口,或者说,作为一个大学生,他也不应该接受这种道德扣押……嗯,是吗?不是吗?

本首席考官还真不是个感情用事的主,因为在鼓励“人间真情”等等之外,最基本的人间真情是我要保证对其他学生公平——对那些没有挂科,以及挂了科但按要求出席自己的补考的学生的公平。

然后我注意到,挂科的那门课居然是个半学期的选修课——这孩纸真够傻的——不过对于一个17-8岁的大男孩,让他用整整一年的时间重修一门本来他可能也会过的选修课,你觉得他除了学习还会搞出些什么?——我不知道他会搞出什么,但是反正我会“惜时如金”地各种high各种耍各种无厘头,这才叫青春嘛!

然后我又注意到他和他学院指导老师的电邮往来——这确实是个毛毛躁躁的大男孩,偏巧碰上一个老古板指导老师,甚至那个老师曾在公开场合指着男孩说:“你肯定会失败!”

天!太恐怖了。尤其在英国,这种老师实在太少了,因为作为一个教育者,这种行为实在太失水准了。

后来在正式听证的时候,男孩比我想象中斯文很多,估计一个夏天能不能升级这件事也折磨他不浅,那个指导老师气场比想象中还强大。虽然两个人都是男性,但那气场让我不由得想到名著Matilda和Miss Trunchbull……==!!

听证过程是单方向的:即我们提问,学院指导老师和学生分别作答,但他们不许提问也不许互相提问。这期间我们问了男孩关于他夏天工作的职责范围(男孩说确实是那个残障儿童让他觉得自己不好辞职),他为什么翘了那么多课(男孩说(再每门课都勉强及格之后)自己已经明白大学不是混出来的了),他是否知道“试升级”的挑战(男孩说他懂得这意味着要多修15学分,其实我依然不很确定他真的“明白”)……

结束前,我跟男孩说:不论今天结果如何,我希望你能明白,你只有学会对你自己的人生负责,你才有能力对别人负责,哦凯?

男孩忽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朝我点点头。——妈呀,英国男孩不要都一副休-格兰特的小忧郁好不好?本老师是阳光小子Anthony Rizzo那派系的。

嗯。总之,听证完,“发考题”问每个考官什么意见,另外两个考官一个倾向于给试升级机会,一个倾向于不给,因为如果一年级的课程都读的这么艰难,那二年级还要多休学分怎么可能拿到好分数?

我说,这个大男孩是做了很多愚蠢的事情。但是一个暑假悬而未定的煎熬有没有给他教训,我觉得应该是给了。而这个情况下,学生执意申请“试升级”,所以其实我考虑的问题很简单:什么样的决定对他今后有最正面的影响?

如果不让他试升级,他会觉得整个高校和他的指导老师一样,都认为他“肯定会失败”(尽管我们的初衷会是避免他因一年修过多学分而影响总成绩), 而且如果让一个原本对学习就是半吊子的大男孩散漫一学年只休一门选修课,并且眼见着自己的同学都升级了自己却还留在低年级,那他还能回归到大学校园的可能性有多大?——反正要是我,可能就赌气不回来了。而如果批准他试升级,他可能会因为我们给他的信任而好好学习,但也可能他会abuse我们的信任,依然散漫而导致挂科甚至被开除,但是那时他会发现自己是在自己选择的道路上失败了,那是他作为一个成年人应当承担的成长的一课……总之,同意他试升级更符合大学教学育人的宗旨。

嗯,后来第三个考官被我说服,然后那个男孩如愿以偿重返二年级课堂。我不知道他会成功还是会失败——后面的路,还是要靠他自己走的——但我还是很高兴作为老师我们能帮助这个年轻人把生活扳回他想要的轨道上。

嗯,所以我说英国大学体制有时候会给人特别的满足感。

当然,这件事情的彩蛋是,除了批准学生试升级,我们顺便非正式地建议“发考题”:或许应该给那个指导老师预订一个”情绪管理课程”,不要再给教师形象丢人好哇?啊嘎嘎嘎嘎嘎嘎……

---------------

除了这两件事,这周另外一个新闻当然就是在微信上吹嘘了的,鼎鼎大名的iGEM邀请大Joy加盟其Human Practices委员会。之所以欣然应邀,倒不完全是因为可以玩生物“乐高”(虽然我跟小巴好几次激动的假设:如果我还在做生物医学,然后白菜转行码农之后,我俩绝对就是一个team呀!——再用上她老公建模的脑子,以及小巴的哲学范儿文字包装,完美呀!),而是因为别看iGEM是个全球大学生比赛,但是在合成生物学这个学科立学之初,当大家都不知道面对这个新领域从何下手的时候,这个比赛其实是整个领域科研前沿和治理模式的风向标,一个彻头彻底的民主共建的平台——不仅很多比赛作品后来成了Science和Nature上发表的学术论文,而且很多合成生物学领域知识产权和生物安全的规矩都是这些参赛团队摸索的。另外,这还是来自全世界年轻人参与的平台,所以对于一个研究世界化科技的家伙来说“鸡冻”的不是我能去指导个啥,而是我能目睹全球一代年轻学者如何共建影响几代人的科研文化。

所以有的时候学术人的“教育”真不在于你“教”了年轻人什么,而是你能尽你所能帮助他们实现什么。

最后,忍不住来个Rizzo的傻照(妈呀,你注意到Rizzo的middle name居然是Vincent嘛,梵高的Vincent,我靠,这个实力派癌症幸存者不要太迷人!)——小熊队居然连续第三年打入National League的决赛——Cubs最终战胜华盛顿Nationals进军league决赛的那个晚上还在某国家公园度假的Mrs Meyer也是在深山老林里给大Joy发来短信,嘎嘎嘎嘎——虽然LA Dodgers今年表现实在非人类,但是Cubs或许就又称霸了聂?Go Cubs Go!

Rizzo

(*巨牛的投球手Lester也是淋巴瘤幸存者,所以你知道除了破除百年魔咒取得世界冠军之外大Joy为啥超级喜欢小熊队了吧!整支球队就是神奇满满)

2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朕来了,喵嗷~

IMG_7639

IMG_7645

IMG_7646

IMG_7642

IMG_7644

IMG_7643

IMG_7651

IMG_7649

#大Joy大学时也是读过金庸的,嗯!#

2条评论

Filed under 胡椒盐儿Salt&Pepper, 高色谱Gossip, 可来神儿Collection

好吧你赢了,但我可以上网黑你呀

IMG_7104

上面是小巴昨天抓拍的。胡椒盐儿这厮每天最大的乐趣就是跟我抢椅子,先想尽各种调虎离山的办法让你屁股挪出个空隙,然后窜上来先有个立足之地,接下来就各种拱和抗议来把我哄下去。

好吧,你赢了,但是我可以继续在网上黑你呀!

今天跟胡椒盐儿玩了一会儿这厮最喜欢的游戏:追绳子。一根包装绳能让他上窜下跳high半天,每每这时我就又对人类智商信心满满,啊哈哈哈哈。然后我发现胡椒盐儿很有进军艺术界的潜质。

比如,首先是翻版了一下Degas的舞者

IMG_7519

然后是演绎了一下Caillebotte的巴黎(侃村儿)雨天——

IMG_7526

最后这张最逗了,艺术界终于明白Bacon笔下的教皇为什么是那副模样了——

IMG_7514

嗯,要么教皇Innocent X要么Bacon家里准有一对 Tom& Jerry,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6条评论

Filed under 胡椒盐儿Salt&Pepper, 高色谱Gossip

超级买家秀-东游记4

这回回国听说老陈在鼓捣一个“开箱视频”的事,她说就是录制打开一些奢侈品包装外加讲解的过程,然后分享到网上。她说这件事挺火的,因为有些东西有的人不想买或买不起,但是在网上看看别人拆个包装外加讲解一下呢,过了眼瘾也就跟自己有过差不多了。

这个主意挺新鲜,但这个逻辑我至今不太明白——怎么就差不多了呢?好比我在网上看做饭节目,都是些我买不到或者买不起的好吃的,看人家吃外加讲解,过了眼瘾,结果越看越饿,完全没有“就跟自己吃过了差不多”的感觉啊!

嗯嗯,不过老陈的话我领会精神了,这项网络新娱乐总而言之就是个“超级买家秀”吧。

嗯,那我也凑个潮流,晒一下我的血拼收获吧!

别看这次时间紧张的居然都没有机会去有机农夫市集买黄酒外加旁边商店买美珍香的肉铺(然后晚上小酒配小肉,多销魂呀!哎!擦擦口水继续写),但是还是划拉到些好玩的东西哒!比如在万能的淘宝上找到了一个合适的小架子,杨青送我的那个猫的瓷盘终于可以支起来啦!哈哈,超喜欢这个盘子,立起来摆更能体现胡椒盐儿与我和小巴的从属关系啊。

IMG_6967

淘宝上还淘到超级玛丽冰箱贴,别嫉妒哦!——

IMG_6820

另外,没有时间逛大街不怕,机场和火车站其实都是机会嘛!比如下面这个“狗屎糖”就是在杭州等高铁的时候发现的——

IMG_6819

IMG_6818

“吃狗屎糖,走狗屎运”,杭州什么时候有这个特产了?也真够恶趣味的。但是不得不承认,这个糖还真是很好吃,基本就是小时候吃的虾酥糖,又外加一点桂花香,“狗屎”得非常上瘾哎。

当然,这回最壮观的是喜洋洋此前给俺买的生日礼物,超级牛逼的模型哎——

而且超级巨大,Wooooah!AC都惊呆啦!

IMG_6855

这只是喜洋洋送俺的两条船之一,另外一艘是拼装积木——

IMG_6870

刚拼完上面这只船,胡椒盐儿就来了。胡椒盐儿看见大Joy举着手机猛拍这个玩具心理很不平衡,抢镜么不是,谁不会啊——

那个BBC的 Doctor Who 算什么呀,Doctor就很牛呀?我就是小学文化大学素质的——

IMG_6933

废话少说——

IMG_6922

IMG_6924

嘎嘎嘎嘎~

最后显摆一个在杭州火车站买的布兜子——

IMG_6969

哈哈,必须拿下啊!这个是西泠印社出品的布兜儿,装个A4纸啥的正好,质量还挺好的,“小酒”两个字据说是取自西泠第一任社长吴昌硕的笔墨。

回英国看见书架上那个我娘N年前给我买的玩具,还挺搭,我想我背上这个包,大概就是下面这范儿吧——

IMG_6970

4条评论

Filed under 胡椒盐儿Salt&Pepper, 高色谱Gossip

“闻话”差异-东游记3

每次回国除了好吃的好玩的好看的必然有一篇吐槽,这篇就是吐槽,为还原当时在各个场景下奔涌倾泻的汗水,将采取行云流水帐笔法,嘎嘎。

当然其实都不太好笑。这篇叫“闻话”差异,因为有些时候社会和社会之间的不同心态其实可以听出来。

比如你有没有发现国内(尤其是北方)人现在说话都挺横的?——尤其是什么保安啊,收发室啊车库大爷啊等等。其实呢,都是热心肠的人,但就是不好好说话,妈呀,张口就是吼,你听意思呢,都是帮助你的,但偏要把好心横着拽你脸上。我不明白,这是“打是亲骂是爱”的逻辑?嘎嘎

后来我发现其实这个“范儿”是很重要的,因为很多人都要端着架子,端着架子才显得自己重要,不端架子你就输了。比如和三联做活动,三联的编辑和书店店长什么的当然是非常客气,大家合作愉快。我谢谢三联编辑牺牲周末时间组织活动,三联编辑也谢谢我,说感谢我这么配合。我开始还觉得这客气得有点奇怪了。后来那天跟一个朋友说起周末要抽空去做三联的活动,争取多卖几本书呗,那位朋友不无探测性地评论了一句:“咳,那卖出多少也不关你的事,你管呢?”

我忽然明白原来国内人眼里是这么看的:如果我积极配合,很有我自己掏钱出书继而有卖书压力之嫌;反而我摆着谱儿一副能卖多少那是你的问题的架势,才有范儿。这让我觉得非常颠倒三观,比如,卖出多少确实不太关我的事,反正又不指着版税吃饭,但既然出了书当然希望有更多的人看啦,在英国配合出版社宣传算是互利互惠吧,这么简单的事在国内咋就出了那么多潜台词了聂?

在国内“显得很重要”是件很重要的事情,这是一个任何社会分层尚未定型的社会的特点。我以前有个“名牌理论”,就是为啥中国人喜欢穿名牌,崇洋外加拜金什么的还都是从次的,我跟学生说那穿的都不是名牌,在一个职业、地域甚至邮编都很难确定一个人几斤几两的社会里,那满身穿的都不仅仅是商标,而是用最直观方式告诉你他的社会地位,节约社交成本。

只不过天朝社会分层动荡的时间太长了,两三代人还没尘埃落定,所以“显得很重要”这件事成了文化习惯了。这回买了一个过期的三联生活周刊,几个月前有个关于手游的专题,我发现这逻辑敢情放在“王者荣耀”里也适用:

IMG_6767

行走天朝江湖,即便你不喜欢端着架子满脸横肉上写着“我很重要”,但至少要显得你很厉害或者很矫情,不然时不时会遇到得寸进尺的狗血事。比如这次某著名高校(留个面子,就不点名了)的老师中途联系我说邀我去学校讲座,我告诉他我这次已经在几所附近高校安排了讲座,而且行程实在太满,没精力再讲了。往复了几次,对方说那有时间见个面吗。我看了看第二天满满的安排,虽然心里一百个不愿意——因为实在很累啊,但觉得不好驳对方面子,那就在原有安排的前面,一大早一起喝个咖啡吧,1小时——对于我来说,这意味着要再缩减2个小时的睡眠。对方说好。晚上为了确保我之后能顺利打上车,不耽误后面的行程,我特意发了一个校园附近咖啡厅的地址,约好一早那里见。对方也答应着。

狗血的是,当我第二天打车马上到校园外约定地点的时候,对方打电话说,其实他上午是有研究生的课的,并且让我给他的学生随便讲讲,“漫谈式的”就好,主要跟学生见见面。

——嗯,还有20分钟上课,你要是我,你救场还是不救场?不救场的话,对方要上课,我打车绕了大半个北京城也算白来一趟,自己看着办吧。既然都来了,我也就只好去了教室。那是新学期那门课的第一课。那个老师开始也跟同学说明了,即我是被他“诓”来的,言语间不无小得意。他也跟学生说,这节课主要就是“漫谈式的”。

他说是漫谈,跟学生东拉西扯半个小时就行,可本Joy老师还丢不起这个人呢。幸好我书包里有头一天在中科院讲座的备用U盘,拿出来,很仓促的把一个小时的内容压缩在半个小时讲完。学生好像听得还行,反正要比半个小时的“漫谈”对得起他们的时间吧!

或许是因为那两天正是缺觉缺的厉害,所以钻进奔赴下一个约的出租车时,云里雾里的我觉得这事简直狗血得超乎想象。对于我的不尊重也就罢了,一个知名学府的老师居然对于研究生的课程这么随便,我觉得根本就是不负责任啊!

国内学术圈里的老师大多都特实在的,居然遇到这么一位,只能说,既然我没有您那小聪明,人生苦短,那我下回就绕着您走呗!

这次在几个高校讲座自我感觉最好的是在北医,嘎嘎嘎嘎,最主要的是那天我穿着下面这个我们毕业十周年的班服去的——

IMG_6613

这衣服是俺们同学设计的,004代表的是00级4班,大家都是7年制,所以从2007年毕业到2017年,可不是十年了哇。(当然大Joy这样的半途而废的医科生是05年毕业的。虽然在北医读书时天天琢磨着怎么翘课,但是毕业了吧,觉得北医还是很亲切的——望眼放去,这个那个路口充满了生动的回忆啊——白菜在这个路口跟我分析说“哎,你是高兴了会翘课,不高兴也要翘课啊”,然后在那个路口跟我唱张艾嘉的“走吧~走吧~”。啊哈哈哈哈)

上面这个班服吸引了很多学弟学妹旁观。俺讲座时一转过身,只听身后噼里啪啦手机拍照声不绝于耳。然后等俺转回正脸,大家都把手机收起来了——啧啧,北医人咋还那么实在聂!讲座后,学弟学妹们那是排队找俺签名呀——因为他们需要在学时记录本上签字……啊哈哈哈哈……当然,还是有小哥儿找我合影大头像的,虽然我不知道为啥,但我很欣慰。嗯嗯。

哈哈。虽然以前好几次回北医小规模交流,但正经八百给师生一起的讲座还是第一次。而且之所以说感觉虽好,因为我的研究主要针对生物医学领域,所以北医那次讲座后的讨论我觉得最有意思,学生和老师提的问题每一个都特有“技术”含量,超酷哒!

这回还和北医的同学小聚了一下,嬉笑怒骂大家真的一点没变哎——

IMG_6591

最逗的是照片最右边的那位MM,嗯,她说,没变吗?你才没有变好哇,记得刚上大一的时候你显得比我们都老嘛,不过还好后来你就没变……

我靠,北医以实诚著名但也不带这么扎刀子的好哇!——人家现在在英国买小酒还经常被查ID的好哇(或者是因为潜意识里要寻求心理平衡才转站西方世界?),啊哈哈哈哈哈哈……

-------------

这回回北京两周,把在英国2个多月的话都给说了,也听了好多奇言妙语,但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两个“的哥”的话:一个是北京的出租司机,另一个是希思罗机场接我回家的肯特出租司机。

这两个说的内容其实也没什么可比性,但是都出乎我的预料。

那天北京的哥是在去高校的路上,司机以为我是在高校教书的老师,还挺友好的,有一大无一搭的聊着北京的交通,忽然收音机里播报新闻,提到是那个北美遇害的中国女留学生失踪100天纪念日,其家人举办仪式以希望能获得更多的破案线索。那个出租司机很干脆的对着收音机说了一句:“要我说都是活该!没事你在中国读书不好,非跑到人家国家读书去?死了吧?活该!您说是不是啊?”

……我能说什么呢?我只想一声叹息。

第二个要说的的哥是我预定的接机的车,那个小哥见到我莫名的手舞足道,后来我知道是因为他从订单上看见我是从北京飞来的,得知咱地道北京人更是兴奋得不得了。他英语不好,自报家门是几年前通过难民签证从阿富汗投奔这里的弟弟才移民到英国的,他用结结巴巴的英语问我有没有去过新疆。

我第一反应是这会牵扯到宗教,所以自嘲说,“没有,而且以我这张典型的汉人脸,估计到新疆也不会那么受欢迎吧。”

小哥呵呵一笑,好像也没太听明白,他继续跟我说,他是长在阿富汗的乌兹别克斯坦人,但是,但是,他兴奋的挥舞着手臂说,他的祖父母是新疆人啊,要不是当年祖父母逃离战乱,他现在就是个中国人啊!

他说新疆很富饶啊,我没去过没关系,北京也富饶,他就梦想着有一天他也能去一次北京,去一次中国。因为他觉得全世界最棒的领导人都在中国,一带一路,要比美国在阿富汗的所谓扶贫政策好多了(这倒真是!)。不仅中国会发展经济,而且他最喜欢中国的一点是,中国对各种文化是很开放的,尤其最近的领导班子,你没看最近的讲话吗?他们提到各种信仰和文化和平共处了,开放的心态最重要了。

我不知如何作答,只好岔开话题,问他对英国怎么看——我猜测这是个很难回答的问题,因为英国最近对移民本来态度就不好,外加他还是阿富汗难民。谁想这个小哥很坦荡的回答说:“我挺喜欢英国的,因为我觉得如果没有来到英国,我自己的心态也不会那么开放,我不会意识到包容差异是怎么一回事。”

我又问:但你对英国对移民的歧视怎么看呢?

小哥说:歧视啊?那是没文化的人干的呀,“真正的”英国人都是很友好的,比如我的车行老板,地地道道英国人,很绅士的,对我一点没有歧视,过生日还给我买蛋糕庆祝,很好的人。

小哥儿说他下个月要回乌兹别克斯坦和一个网上认识的姑娘结婚,然后把新娘也带到英国,然后他要好好在英国开车,挣钱养家,要让自己的孩子上学,知识才能改变命运。但移民到英国只是一个偶然,如果不是命运弄人要他自己选择的话,他现在完全有可能正在中国打造一片天下。有一天他要拜访崇敬已久的中国,在他的印象里,那是最为包容又充满机遇的国度……

我坐在后座上听着这位的哥的畅谈,比起之前两周面对各高校90后学生执着于阴谋论的提问,我更情愿旁听驾驶座上第一代移民的乐观与美好,尽管同样是出于一厢情愿的想象。

最后放一张在火车上翻看的东野圭吾的书的图片,红线部分的处理很有特色——

IMG_6754

6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最好的推销员-东游记2

NFVK3028

这次回北京任务之一是配合三联对《小世界》的图书宣传。一次是周六在三联书店海淀分店和潘采夫老师的对话,另一次是第二个周五在北外一个solo八卦。潘采夫老师说《小世界》他看了两遍,嘎嘎嘎嘎,开心哎~

刚回国时听编辑说,4月底出版后书卖的还不错,嗯嗯,看来三联的平台就是厉害呀——你想啊,每个月全国得出多少本书呢,得有多少本书直接就压箱底啦。现在两个活动做完,我觉得这书之后卖的怎么样,就要看这厮的魅力了——

IMG_6549

这是周六第一个活动结束,小巴发过来的胡椒盐儿新照。嗯,这厮可不是出名了嘛!不论是书店那场(左图),还是北外那场(右图)

尤其北外那场,因为本意就是说一些跟《小世界》相关,但避免重复的故事,所以干脆胡椒盐儿这厮占据了整整一个单元(用来讲“性别偏见”)——你看上图我的神情,重复表达了我对于这厮“抢戏”的态度,哈哈哈哈

这还真不是我策划的。原本我是出于调皮,费尽心思在《小世界》里两个地方让他出来打了打酱油,结果他留给我编辑的印象好像比吐鲁番(书里用的是大名“齐凯拉”)还深——所以取个滑稽的艺名儿很重要——哈哈,总之我明显感觉编辑对胡椒盐儿的兴趣比对我的大!

首先是这回活动的作者照片,编辑选的是微信上我和胡椒盐儿这张合影——

IMG_2357

回国前微信时,我顺手把刚拍的胡椒盐儿面对我们从波士顿带回来的书的照片发给编辑,结果她就也顺手把它变成了广告图片,打油诗自然也是编辑配的喽!啧啧。

Screen Shot 2017-10-02 at 17.26.26

 

这个北外的活动也挺逗,就是这个教室超级难找啊!而且教室也装不下150人,顶多50个人。后来找到的差不多也就五六十个人,然后空调还打不开,幸好是晚上,有点凉风,大家挤在一个屋子里听俺呜哩哇啦,俺还挺感动的。

两次活动其实除了有大学同学的捧场,中学的同学也来啦!很惊喜哦,尤其右边照片里的ZK,哇塞,快20年没见了吧?(——矮马,这句话说出来,自己都被自己的高龄吓到了!)

上次做图书活动还是19岁的时候在成都签售《十二岁》,不过那次除了之前内部的媒体见面会之外没有公开的讲座,直接签售——那是一个单纯签售就能吸引不少人来的遥远年代哈哈,所以国内的图书推广活动的话这回还是第一次做,感觉和学术书籍很不一样啊。

学术书籍新书发布或者作者见面会我心里还挺有谱的——出版社安排活动,我只负责对题讲个座,或有特邀评论或没有,问题不论刁钻或事有趣,都是脑筋急转弯一样的好玩,然后还可以揶揄一下出版社把书订得价钱太高等等。

国内的活动嘛,我还真有点二乎。这倒不仅是因为国内做活动的习惯不同,更是因为《小世界》是本大众读物,读者面宽,还是一本跟身份认同这个敏感话题相关的书,怎么拿捏分寸,我心里还真没底儿——责编事先跟我说不用想太多,不过做俺们这行的,每天平衡着学术严谨和政治中立,还真不能不多想啊。所以从某种程度上,从说英国人转到说一只英国猫,是个不错的主意。从两次听众的反应来看,胡椒盐儿至少是个很有亲和力的推销员,隔空合作愉快,想必这厮那几天没少打喷嚏,哈哈哈哈

(左图是在活动前先给书店签了70本预留的书,工作人员拿出各种笔问我要拿哪个签,我说要粗的,因为粗笔比较容易显得字比较好看。一边签我一边回忆小时候在成都签售的时候,签到一半我的责编俯下身来小声跟我说:“哇,你的字这么难看还真敢给人家签哎!” 哈哈哈哈~嗯,后来我就仔细练习了一下中文签名,N年之后,终于派上用场了。)

胡椒盐儿好像知道自己劳苦功高并且知道我给他带回了喜洋洋给他买的礼物,所以两周后我回家的时候,坐在出租车上远远就望见这厮蹲坐在我家门前等着。嘎嘎嘎嘎(更主要的是那天小巴在纽卡斯尔上班,没人陪他玩,明显是失落地在门口东张西望“我的猫奴呐?都哪里去啦?”)

IMG_6777

嗯,一打开箱子,胡椒盐儿就看见了喜洋洋给他买的礼物啦——

IMG_6778

嗯,就是这身龙袍(你没看左侧还有个“朕”字)——

IMG_6799

可是不是我说,为啥一身龙袍穿在胡椒盐儿身上那么像太监咧?咳咳咳。。。

“胡公公”很喜欢这身衣服,尤其喜欢帽子上的绳,我咬我咬我咬咬咬

嗯,待胡椒盐儿继续咬不断理还乱着(这身行头估计可以让他“解析”个小半年),回到正题。

那天惊喜的发现同济大学图书馆的官方微博还推荐《小世界》呐!——啧啧啧,同济大学绝对世界一流大学呀!嘎嘎嘎嘎

IMG_6810

最后放一张我和Mika的合影,《小世界》就是正着看倒着看都很有趣哦!

IMG_6659

(未完待续)

3条评论

Filed under 胡椒盐儿Salt&Pepper, 高色谱Gossip, 可来神儿Collection

“蚊”化差异-东游记1

 

blah blah blah~~哈哈,上面这三张照片很好的总结了我这次在北京两周的状态——10个工作日,6个内容不尽相同的讲座,还有N个meetings,哇啦哇啦……唯一放松的是见缝插针的和朋友小聚。其实每天晚上11点来钟回到家里,俺的心情都是像最下面照片那个绿衣服女生一样——我滴妈呀~~~

朋友说我精力真充沛,我说,“都是装的啦!” 真的是,因为之前波士顿的时差就没倒过来,飞机上判了三个硕士论文,下了飞机迎面是北京的时差,过去的两周基本一直属于云里雾里困懵了的状态。——上面三张照片虚晃晃的,我感觉很写实,哈哈。

另外这次临回国前剪了一下头,再加上国内还有点潮热,我的头发就尤其的打卷,以至于那天家里人吃饭时,我姑问我哪里烫的头,啊哈哈哈哈——有点自来卷的好处就是即便起晚了来不及好好捯饬,滋着毛出门也能滋出造型……嘎嘎嘎嘎

不过,缺觉还是非常影响智商的。

比如那天下午和朋友一起坐在室外聊天——我有好几年没有夏天回国了,因为夏天北京多热啊!这两年都是刻意选春天或者深秋之类的再回去,所以呢,有些基本生活常识都生疏啦,比如防蚊子这件事,尤其俺们英国绝大多数的蚊子都“食素”,都是那种吸树汁之类生存的超大个细长腿儿蚊子,俺都好几年没有跟蚊子斗智斗勇了。再加上大Joy那两周根本没有睡醒过,所以看北京那些围人转的“小黑虫”,我一直以为是腻虫!(然后回家还特奇怪什么时候就被蚊子咬了呢?)

嗯。。。直到那天下午,朋友实在看不下去了,一脸正色地提醒我说:”介个,你的额头上落了一只蚊子……”

汗!我这才明白敢情漫天飞舞的都是吸血鬼!幸好那天被朋友提醒,不然第二天去北外讲座估计就要头顶大包去啦!

嗯,常有人让我谈谈什么中英文化差异之类的,我觉得啥差异都没有这个“蚊”化差异让人感触深刻!

嘎嘎,当然,别看俺够傻,但偶尔在路上也能轮到我偷偷笑话一下别人,比如社交障碍啊、行为怪癖啊什么的,只要你有足够耐心,在学术圈总能遇到一个比你还障碍的。

比如这回在浙大讲座。那天我第一个就到会场了——因为怕找不到地方,所以提前45分钟到场,可见全世界听我讲座的我最积极,嘎嘎!

大概20分钟之后,有一个年轻女老师进来了。简单你好我好了一下之后,我隐隐感觉尴尬的气氛在两只学术女之间静悄悄地蔓延开来~——她好像觉得作为本地的东道主,应该跟我聊聊天,可是我俩又都不很善于寒喧。然后就有了下列对话:

她:我不了解你做的东西,其实是XX老师跟我推荐,我才来听听的

我:哦,好啊,谢谢捧场。

她:嗯……其实主要是我们家住的很近,我才一早过来的。

我:哦,好啊好啊。

她:嗯……如果不是因为我住的那么近,我不会过来的那么早……

==||我想,那个时候我们俩个人都在暗暗懊悔:对呀,怎么你家住那么近呢!——屋角里一只准备出场打弹幕的乌鸦探头探脑,正欲‘啊~啊~啊~’,忽然意识到囧戏在后面——

在对方每次用一句话表述关于自己的一方面信息(比如“我是做学生工作的”“我经常在几个校区之间跑”“我很喜欢我的工作”),我每次都以半以鸡哆米似的点头热情回应,如此往复6-7个回合之后,忽然对方冒出了一句:

“嗯,然后就是……我也结婚了。”

屋角里的乌鸦一下子就扑棱起翅膀,‘啊啊啊’在空中笑得前仰后合满空气打滚的。在乌鸦拍落的羽毛间,大Joy下意识低头看了一下自己,心说:跟我说这个干嘛?我看起来很gay嘛?

但大Joy还是需要努力把聊天愉快进行到底的,所以我说:“哦,那你是在这里结的嘛?”

这回轮到对方一愣,连忙摆手说:“啊,不不,我是在饭店里结的。”

啊嘎嘎嘎嘎嘎嘎~~乌鸦笑破了嗓子扬翅而去。幸好随即其他人就陆续来了,结束了两只学术女的尴尬。

IMG_6579

(未完待续)

 


 

加注:

今天 @松木木木 教了我一个新词,‘尬聊’。她说文末最后一句话“啊嘎嘎嘎嘎嘎嘎~~乌鸦笑破了嗓子扬翅而去。幸好随即其他人就陆续来了,结束了两只学术女的尴尬” 最后两个字替换成“尬聊” 更恰切,啊哈哈哈哈~ 前媒体人就是不一样,古人云,三人行必有一个OCD。

 

2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