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行-2 汉堡

汉堡?为啥要去汉堡啊?

本来一直很想去华沙或者是布达佩斯的,但是因为乌克兰战争,在地图上看了看,很讽刺的是,柏林几乎真的是欧洲能去度假又不给当地人添麻烦的最东边的城市了。所以改为在德国境内找,还想是个没有去过的城市。结果大Joy第一个兴奋地找到的目标是——去纽伦堡哇?哇,对于咱搞和国际伦理治理的,多少历史啊。但是连小巴都觉得,咳咳,生日去纽伦堡有没有口味过重?我说有吗?小巴瞪圆了眼睛说,有!所以又想了想,那就去汉堡吧!很少有机会去德国北部城市,而且这个城市不仅在二战被英国轰炸得几乎啥也不剩,而且在19世纪末经历了霍乱爆发,更不要提再在此之前还经历了一场类似伦敦大火的毁灭性火灾…… 小巴表示,我不跟你聊。

嘎嘎,当然,另一种说法/另一个理由是,出门就是想看各种美术馆,而在家里蹲两年之后,面对这个匪夷所思的世界,你说去看啥画作最恰切?我能想到的就是Caspar David Friedrich的Wanderer above the Sea of Fog,所以就去汉堡吧。

其实还有一个选择汉堡的很重要的原因是,我觉得书上看到的这个城市的曾经一度的思维和天朝曾经一度的思维莫名其妙的相似——历史上经历了各种导致一无所有的挫折,都是靠贸易/经济的崛起而屡次爬起来。鼓起来的腰包明明开始对文化有影响,但又偏偏是个极其推崇务实主义/现实主义的文化,乐得被视为“没文化”,少讲什么品味多讲讲实在的。所以我对这个城市非常好奇——外加这段时间持续性巨忙,懒得去做太多的功课和安排,在一个交通方面有吃有喝的城市“不负责任地”厮混几天最爽了!——就好比在国内忽然决定那就去深圳度假吧!哈哈。

总之,综合以上各种原因。当然,很多人,尤其很多英国人会说,汉堡,那最重要的你还没有说啊——汉堡是披头士的出名地啊!但是,作为一枚tone deaf,大Joy我是披头散发士,披头士不足以吸引我哒(虽然悄悄把披头士在汉堡的书给学习了)!

顺便记录一下,其实原本我是想去披头士当年曾经演出的地点呀什么的去拍照刷卡一下的,但是我和小吧两枚家里蹲久了的nerds那天正午去酒吧夜店汇集的St Pauli溜达了一圈,立马觉得那地方,人气太旺,年轻人的阵营~装酷都觉得很无力,麻溜夹着尾巴回到了相对平缓(又好吃的)葡萄牙区。哈哈,嗯嗯,我都觉得特别丢人,但是,与其说当年的披头散发青年不再青年,是不是可以勉强归罪于新冠后遗症?嘻嘻。

或许不再青年,但是依然儿童呀!我们在汉堡去的第一个景点就是当地的缩微博物馆——两层楼的各种缩微城市。其中不乏幽默哦(如右二,车子坏在半山腰)——

我们还看到了“未完成”的汉堡2024年奥运会开幕式的体育馆模型(左下二)——实际上2024年奥运会将在巴黎举行,因为汉堡人在2015年投票选择撤出奥运会申办!想来这种细节丰富的模型是超级耗时间的(比如看右下这个完成的一个拉丁美州的赛事模型,每个平方厘米都很有看头哈),所以很为模型师们忧桑——他们一定是N年前就开始做这个开幕式模型,结果咧,撤申了。这个还缺1/4尚未闭合的场馆模型目前摆在这个博物馆的楼上。

这个展馆有几个设计挺有趣的地方,比如每个展室都有白天和黑夜的循环,大概几分钟循环一次的样子,有些细节是“白天”看的,有些细节的妙处是“夜晚”才能看到的。而且几乎每个模型都有动作装置,比如模拟个演唱会,机场起飞啥的

而这个缩微世界的运行都是在这个“城管中心”的操控之下啦!虽然公开我觉得工作人员还是蛮可怜的,

不过我觉得最好的一组模型是对汉堡同一个街道从中世纪到现今(包括两次世界大战等等)的变化。这个在展馆的二楼(大部分展品都在一楼),不留意找楼梯的话,还真的很可能错过

我这么喜欢玩乐高,跑去看缩微博物馆肯定不稀奇,但缩微博物馆让我最为赞叹的是——他们平时都是怎么给模型掸土的?!这真的是整个参观期间我最好奇的事情。啊哈哈哈哈,家里小玩意儿多的都会理解我哈!——恩,没有找到确切的答案,但是我发现每个展室的屋顶上都有类似于解剖教学楼的那种通风设备,感觉应该也有手术室那种层流空气净化系统……(真没想到医学院那点知识在这里用上,嘎嘎)

看模型看多了,出门看见实物都觉得有点恍惚,工具都看起来像是玩具。

作为一个商业城市,汉堡的博物馆真挺多的,我们一个一个的逛,我就不一一细数,只拣两个说吧,一个是海事博物馆——10层楼!!!其中一层专门是各国各年代的关于海的油画。天呐,港口城市就是霸气。

但总体感觉一般。一来虽然关于海的油画很多,但布展太机械了——英国画,法国画,德国画……5分钟就没兴趣了;二来德国出了柏林慕尼黑这些学术重镇之外,英语和英语标识的普及率真的不怎么高,所以大部分展品虽然我猜都大有来头全是故事,但即便是小巴同学三脚猫的德语,也啥看不懂。

结果对于我们来说,这个海事博物馆里的亮点就成了印在墙上的爱因斯坦的这句话(下图左)

有没有觉得我的表情非常配合?我认为这应该是“撞见miracle”的标准表情。哈哈

最惊艳的一个“博物馆”或者说景点是圣尼古拉教堂——这是个被大火烧,被挪作集中营,又被轰炸,基本剩不下什么的教堂。

看,基本除了钟楼啥都不剩了。我们去的时候这个教堂的遗址上正在做反乌克兰战争的图片展。其实在德国那一周的最明显感觉就是乌克兰战争这件事在德国社会层面上的可见度远远比英国高,从这里那里看到的民宅上乌克兰国旗和过期的游行告示来看,普通德国人也远远比普通英国人更关注战事。

我觉得这倒并不是因为德国地理上离着更近的原因,而真的是和德国自默克以来接纳难民的移民政策有关(我上课的时候跟英国学生说,20年以后德国社会会比英国的社会幸福指数高,为啥?因为德国接纳的难民不仅会为其老龄化的经济机构做出贡献,而且随着难民潮长大的这一代人会自然变得更有同理心)。而这次到了汉堡,我忽然意识到德国人对乌克兰的同情还和德国很多地方(包括汉堡)本身对战争的记忆有关。旅行期间正好我每天听的新闻博客里有对乌克兰城市遭受的各种轰炸的报道,对市民的采访之类的,然后在圣尼古拉教堂看其地下关于二战的常年展,包括当时的录音以及对幸存者的采访,虽然是两种语言,但感觉根本就是和新闻无缝接轨。记忆里,我现在很难分清脑海里对于轰炸城市的信息哪些是关于乌克兰的,哪些是从二战资料里看的。

后来回到英国之后看到教皇在采访里说,哪里还需要担心未来会有第三次世界大战,第三次世界大战明明早已经开始了——很感慨。

如果你有机会去汉堡,强烈推荐你去参观一下这各省尼古拉教堂的二战展——目前为止我看到的几乎所有的二战展都是战胜国的展览,或者是从战胜国角度的展览。但其实德国普通民众本身也遭受了很多重创,汉堡就是最为典型的“战败国受害者”,所以其二战展览大概是最有冲击力也是对反战最有说服力的展览。

当然不得不提的是,时间上我们在汉堡的时候,北京,上海及其他城市好像还都在各种封城,各种一人阳性全楼方舱。汉堡的展览里有关于汉堡当地如何征用犹太人的住宅,以及如何拒绝犹太及其他少数民族进防空洞等等的记录。如此明显的社会不平等,当时怎么就没多几个Aryan德国人有良心和气魄讨个说法呢?——你想啊,连盘轰炸,不让一类人进防空洞那不就是眼睁睁让人家自生自灭吗?但我大概理解为啥当时没啥人站出来主持公平——灾难当头不如自保。别说脑袋上飞轰炸机了和面对宗教不同的群体了,就是小区门口多停几辆警车防疫车,不少人还不是会心安理得地给以前的邻居贴上“阳人儿”的标签?当然,这个和Brexit投票之后英国排外氛围飙升是类似的。

这个世界经过二战后小80年的经济发展,我们已经成功进化到已经不再需要战争来暴露人性的脆弱了。

这个教堂虽然所剩无几,但其建筑本身居然意外地有让人敬畏的魔力。原因在于,唯一剩下的那个钟楼,因为只剩下一个外壳,所以里面可以安装电梯供游客登高望远——好么,教堂登高好多次,但这是我第一次在透明电梯里在一个圆筒状石头建筑里上下,很直观地体会到当年搭建这个教堂的石木工匠的视角——而他们还是在摇摇晃晃的手脚架上工作。哇~~想想都寒毛乍起。

不是以前没有想到过,而是即便想到,绝大部分可以参观的高塔类建筑立面都是”实心“的,即有完好的地板呀,窗户呀什么的,总归还是站在屋里往外望,从没有体会类似门窗全无,地板全空(除了最上面搭建的游客平台),你说当年悬空造楼还要做各种石雕或把各种精致石雕搬上去……很让人敬畏哦!

(八卦未完,下篇继续)

德国行-1 柏林

啊哈哈哈哈,就在你以为大Joy忙得四爪朝天不会再更新的时候,ta-da~新八卦来啦!5月底6月初最激动人心的事情是因为新冠限制“家里蹲”26个月之后,大Joy和小巴第一次出国溜达了一趟~

这次去德国起因是因为柏林的Max Planck科技史研究所邀请我去讲公开课,也是因为疫情拖延了一下,结果就推到5月31日,正好落在大Joy的生日周,外加那个周末英国女王登基70年大庆,哇呀好多爱国主义,赶紧逃跑,所以我们俩就一鼓作气在德国呆了一礼拜。

话说这次我们是从伦敦飞往柏林,先工作,然后去汉堡度假,从汉堡飞回伦敦。新冠之前满世界飞,觉得机场啊什么的最无聊了,现在两年多来第一次去机场,感觉特别刘姥姥进大观园哎!我们这两个OCD呢,事先预料到会有各种“手生”,所以凡事呢就多琢磨一下,比如护照啊什么的要多检查一下,出家门时关灯关窗锁门什么的呢也多查一遍,外加听说机场也手生,复活节时各种延误,所以我俩出发的时候呢,也早早早早地就来到机场,然后早早的就坐在候机厅。然后终于等到登机啦!好兴混!我俩排队登机,轮到我们的时候,居然登机牌总也刷不过去!奇怪!

——然后工作人员说:哎……你们这是要去柏林,可是这架飞机是飞往汉堡的呀!

啊哈哈哈哈哈~!!!果然很刘姥姥吧!而且暴露了潜意识里已经完全进入度假模式,满脑子想的都是汉堡。而且汉堡和柏林的两架飞机起飞时间只差五分钟,所以候机室完全没有意识到找错了飞机!但运气的是,柏林的登机口就在汉堡的登机口旁边,所以我俩虚惊一场,拐个弯,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地登上了对的飞机~嗯哼。

漫长的一个半小时之后——时隔两年觉得飞机座椅超级不舒服,想起以前9-10个小时都是家常菜,真难以想象——终于抵达歪国机场啦!哇噻~~瞧左边照片照片里兴荤癫狂的样子,有没有一种刚被疯人院放出来的感觉?不过你要问我,反正这两年这个世界确实越来越像疯人院了。好久没远行,感觉连等行李都变成了一件特别有趣的事情——右边自拍为证,还饶有兴趣地给我麻麻发了一张显白。

嘎嘎嘎嘎,好歹是总之放风了。

放下行李,先去来一杯庆祝一下

当然,大Joy大部分时间还是很端庄的。比如第二天在我的临时柏林办公室,我是这个样子的——

嘎嘎,有没有团结紧张严肃活波话说这次讲课的题目比较犀利。题目不是我起的,是给我的。但我觉得犀利一点也挺好的,因为我觉得这是很多包括学术圈在内的心里打鼓的,只是碍于面子与礼貌未必会直说而已。那我就来做撕破这层窗户纸的那个家伙吧~

头天我邮箱里就收到比题目还犀利的邮件,真牵扯精力。不过作为一枚老姜,我感觉自己处理的还是很不错哒!第二天的公开课也很顺利。不仅创了研究所最近公开课参与人数的新高,而且事后他们所长还专门致谢,说有些观点她会在后面德国国内关于学术管理的讨论中引用,很开心。

最近被不同的人屡次问及我怎么在中外愈发针尖对麦芒的舆论形式下寻平衡,我说我没法平衡别人的观点,我只做到一点就够了——’be fair’,其他的都是随之而来的。其实从学术上讲,真正的客观是获得“远见”的最简单方式。比如在去柏林讲课之前两周,《自然》的记者预先让我看了他们拿到的中外科研合作文章从2017年就开始数量下滑的数据,真的是印证了我之前各种对科研政治化长期危害的警告。我没有水晶球,我只是做客观的社会学分析而已。有时候我感觉这个世界的这两年冒出的疯狂与非理性搞得我现在常常不得不预警,常常丧气地说我非常希望我是错的(但却屡屡被证明是对的),😮‍💨。

而且这个世界的疯狂在于,俺这么一项比谁都乐观的家伙现在不得不变成一个比谁都悲观的家伙。比如很多人拿现在和冷战相比,问题是现在的局势若继续下去要比冷战难扭转的多。但这次德国行让我找到了点“乐观”的理由的是这本写德-英关系的The Aftermath的小说。这个电影估计不少人看过,我没看过,这本小说是因为发生在汉堡——然后这次不是周末在汉堡休假嘛——才第一次听说。里面记录的战后汉堡好具体生动,而里面描述的英国人与德国人在二战后的被官宣塑造的相互印象感觉很当下(不光是天朝啦,还有各种移民/难民问题呀等等)有着莫名的共鸣。

巧的是,在去德国之前无意中翻了翻中间这本Alternative history的小说 A History of What Comes Next,讲的是一群外星人如何想挽救对气候变化熟视无睹的地球人的故事。也是很感慨,有的时候地球人的愚蠢大概只能由外星人看到。地球人之间习惯性糊起各种窗户纸,关起门来自说自话,非人类可没有那么多窗户纸。

记得新冠前每次去一个城市都习惯性地找些相关的资料来看,这传统不能丢哈。虽然去德国跟北京出差去山东差不多,但就算去山东很多次也会总有新发现呀。但这两年因为教课找资料的关系,发现有一类podcast比看书还来劲,那就是各地的expats做的播客,质量参差不齐,但料都特多!这回发现了The Germany Experience这个在德国的各路歪果仁“吐槽”的播客,超好玩!而且有好多德国人的习俗俺周围辣么多德国朋友但真的不知道哎。其中发现了一个叫Heinrich Hoffmann的心理学医生在19世纪末期写的一系列目的类似《三字经》的让小孩守规矩的儿童书,超直白超暴力但超级德国——原来德国传统家教是“吓”小孩守规矩,虽然不体罚,这心理战也够狠的呀!里面还有一个基于对ADHD患者的形象深入人心,以至于现在德国人说小孩多动都直接用故事的名字Zappel-Phillipp。很神奇。可惜看不懂德语,要不然家里来它一套。

柏林这次还有个收获,就是终于终于吃了一次咖喱香肠——

真的,去德国这么多次,从来没有吃过这道类似于英国fish&chips的名餐。原因?就是因为看起来就不太好吃呀!!!但我这次是决定一定要试一试的。为啥呢?就是因为看了这本书——

这本书曾经被《纽约时报》大力推荐的读物。作者通过调研,记录了咖喱香肠这道德国名菜是如何被汉堡的一位普通女子(以及其情人误打误撞)发明的过程——所以咖喱香肠是汉堡发明的哦!且慢,你争得柏林人的同意了嘛?柏林说,咖喱香肠是一位柏林女子发明的。目前让柏林和汉堡就这个问题暂且休战所达成的默契是,既然柏林和汉堡都拿不出绝对的证据(当年两位女子居然都没有申请专利),那么暂且可以认为汉堡“或许”是咖喱香肠的发源地,但柏林是让咖喱香肠名扬四海的出名地。但关于两个城市间谁的咖喱香肠更为好吃,依然是个敏感话题。

然后在纸面上看热闹的歪果仁大Joy就决心这次一定要亲自去当一次裁判,在柏林和汉堡都尝一下。所以在柏林的晚饭我就点了咖喱香肠~

但是对哪个城市的香肠更好吃的问题,我真的没有看法。因为虽然吃了柏林的香肠,在汉堡那几天我都没有再点咖喱香肠吃。为啥呢?因为真的不怎么好吃呀!!

而且汉堡,汉堡好吃的太多了~下回再述。

复活节满血复活~

有没有发现我几乎每年复活节都有一篇这个题目的博客!我感觉这个传统可以一直保持到我退休,哈哈哈。原因很简单啦,因为每年复活节都是学期刚结束或者即将结束的时候。结果就是复活节跟圣诞节撒欢儿一样快呢~!

上次说动物园的时候忘了说两个亮点,一个是动物园的企鹅馆的这个电话亭,一级保护文物呢。这个电话亭让我想起一个意大利人写的日本小说The Phone Box at the Edge of the World,那个小说大概意思是有一个废弃的电话亭可以供游客打给自己逝去的亲朋好友,隔空倾诉的治愈电话亭。不过伦敦动物园这个电话亭不仅不能用,连门都打不开,完全就是一个雕塑,有点让人失望。

第二个要提的亮点是右上角背景里的房子,这是世界上最老的并一直按原目的使用的动物园建筑,换句话说,那天看动物园里正在给猴子隔着马路盖新房,给鸟搭新鸟棚,长颈鹿们就别想着换新房了,几代的老屋已经比它们更出名啦!

既然进一次城,就要溜达一下书店嘛!前两天终于去了人称“伦敦最美”的书店Daunt Books(右上),嗯感觉没有辣么神奇啦。反而是西边的“张三豆书店”(John Sandoe Books)更给人惊喜哦(左及右下)

这次还去了英国的“国家新冠纪念墙”,就戳在议会对面,这板叫的,痛快——

只可惜保守党脸皮太厚,需要更为直白的抗议,比如我在商店里看到的一个雕塑

当然,要想满血复活,最治愈的就是美食呀!从左到右西班牙tapas,土耳其烙饼,印度炸土豆(对,就是好吃的完全看不到土豆!),日本烧烤~哎呀现在看着照片依然意犹未尽哎……

以上都是学期结束后的痛快啦!复活节长周末也包括要从饕餮人生中的复活——Good Friday开启复活岛云跑步模式~你造哇,复活岛就是复活节那天被“发现”的。

我对云跑步还是很认真哒!搭配着看了Jared Diamond关于复活岛为什么森林褪化难以修复的论证,外加右边这本关于发现复活岛摩艾人像的女科学家Katherine Routledge的传记——很神奇的Quaker学者。但这本书给我印象最深的不是复活岛在被欧洲人发现后两代人历经了四个欧洲文化的侵袭,也不是Darlington这个以前我印象里只和赛马联系在一起的英国城市原来是英国Quaker大本营,也不是KR所处的被后世称为“Liberal Age”,而是。。。阿哈哈哈,那个年代原来英国盛行“为了父母的精神健康”而每年父母要远离子女单独度个长~假——咳咳,估计各位看官里有很多特别赞同吧?为啥这个传统没有发扬光大呢。

复活节期间听说表弟毕业了——大Joy表妹就一个,但好多表弟哈——看他的毕业照,一个个翘着小拇指这都是显摆啥呢?

原来这是工程师戒指哎,而且原来戛纳大的工程师毕业和医学生入学一样还要有个工程师宣言!肿么有仪式感嘛?说起来现在大Joy要再有个啥意义非凡的戒指,那就只能是通过云跑步获得Lord of the Ring的戒指哎!——但是需要跑过5关呐!!!哎,虽然表弟的毕业让我对于“社会学咋那没有仪式感”这件事耿耿于怀,但我在侃村儿也隔空小酒庆祝啦!

对了,新年认真在家跑步被大家表扬,尤其有人指出我辣么忙是吧?大Joy特别沾沾自喜。然后2-3月份脚步一下子就慢下来了,因为学期事儿多,没精力再腾出时间去锻炼啊。但是上周无意中看到了Obama当总统期间的腹肌~哇呀呀,被刺激到了,满血复活的我就想说,哎呀呀,拖沓下的里程要紧赶慢赶地倒腾回来,再忙能有美国总统忙哇?与各位共勉哈。

四月大戏台

4月份是从一场不大不小不容置疑的雪开始的。

3月的倒数第二周英国暖和的呀~真的很有春暖花开的感觉。然后学生跟我说下周会下雪,我还不信。结果到了第二周,阴了几天,刮了几阵小阴风…4月1日愚人节那天早起一掀开窗帘——

吓!这是真的哇?

愚人节,大自然决定耍弄一下人类。气候变化信不信由你。

转脸,又晴空万里了。周末在校园里溜达,发现哎呀,春天还是来到啦

这么好看的日子,不就应该出门high哇?

不过我感觉大家的活动范围还是有了变化,比如我们村儿有个小女孩(下图),新冠期间养成的新爱好就是在家门口的肉店看“庖丁解猪”——

哈哈哈哈哈,很逗吧?真的痴迷地看了很久很久呢,最后她麻麻都看腻了,就带她回家了,感觉就是每天的动画片不能看太多。嘎嘎。而这一幕让我想起来以前八卦过的,就是家里有个朋友的朋友的女儿申请到了美国名医学院,然后她的自述信的开篇就是:我记得小时候感恩节看粑粑剃火鸡,那个时候我就立志长大以后成为一名butcher。

嗯,我看照片里的这个小女孩以后可以成为Guy’s Hospital的一把刀。

嗯,而大Joy家,最近添置了些新玩意儿,感觉不需要出门踏青啊,家里墙上桌上到处都是戏,比如一只对鸟巢好奇的猫

两只谋反的鸡——

一张等你去填空的长椅——

还有一只和Spiderman high-five的恐龙

幼稚哇?我们家也可以阳春白雪呀~

就是三个陶瓷叶子,但是我觉得足够有自命题作文的矫情。

当然这都是前奏,真正的大戏来自于那天学期终于结束,讲完了本学年最后一节课。小巴说出去庆祝一下呀!我说好呀好呀。去哪里调换一下脑筋呢?左思右想,我俩决定——

去伦敦动物园看猴!

当然这不是简单的无厘头。当年达尔文就是在这里遇到的詹妮的嘛!保不齐我也能遇到个詹姆斯之类的呢是吧。嗯,小詹倒是没有找到,但是隔着玻璃,我们见到了the Burnout, the Fugitives, the Artisans,the Dreamer & the Philosopher

有没有满眼都是戏?!那天看了本英语系毕业的人写的关于移民的书,里面提到有些国家说话比较模糊,比如美国、法国等等,属于high-context communication,即具体语义强烈依赖当时的语境,这种话语模式因为需要你来我往的确认语义,所以比较利于建立社会关系;而有些国家的日常交流主要依靠low-context communication,即一句话出来目的和行动指向比较明确,很难有歧义也就没有你来我往的余地,比如英国。这点说起来有点复杂,尤其英国人说话那么绕弯子,谁说他们语义明确啊?但那天去了趟动物园,书里讲的这个意思我一下全明白了,别看委婉,还搞了个小图,但真的直截了当——

二三月书单补记

之前说的一月一晒书单就在各种琐事中忘掉啦!感谢四天的复活节小假期,现在一一补上,先说二月份的:

现在在看这份书单觉得好遥远,哈哈。第一行右二的《环球80书》是本比预想要好很多的书,不仅果然很环球,而且哈佛教授就是不一样,每本书讲的都很有个性。中国部分的图书选的是吴承恩、张爱玲、北岛、鲁迅、莫言,嗯嗯,还是可以滴。后来发现原来这本书是新冠封城期间想起的主意,以前有个博客:https://projects.iq.harvard.edu/80books/blog

同样是封城,人家在2020年5月想到的是用三个半月依仗着图书的翅膀周游世界,想想2020年5月的时候我在干嘛?——博客记载,我那会儿发起的是”环球7日米饭游“ ,当时我也做了个路线图——

啊哈哈哈……我自己都忍不住毛利小五郎般地笑了哈哈哈。

2月份看这本80天的书同时补看了BBC的《环球八十天》的电视剧。电视剧没有小时候看的书好看了,不知道是BBC拍砸了还是我长大了。但是看那个剧的最大发现是男主角,然后发现他曾经主演的一个侦探剧Broadchurch很好看——

两个角色感觉还真不一样哈。

至于podcast嘛,不能免俗,追了一下Elizabeth Holmes (Bad Blood)

之前看了很多她案件本身以及硅谷圈里把吹牛当气魄的怪现象的报道和评论,所以整个故事倒过多的新惊奇。最突出的印象就是她的声音好深沉。这么有质感的声音,难怪很容易遮掩语言的空洞。

这让我想起来前一阵参加了一个国内的会,有个女老师一直在用午夜电台的柔和沙哑还略微带点气声的声音讲biobanking,笑死我了。其实讲的内容还可以,但既然其那么用心的制造出性感的声音,让我觉得如果真仔细听她讲的内容就有点对不住人家了,你说是吧?

Parallel是个关于新科技是否把残疾人考虑进去的节目,很不错。History of Ideas特别开听有益。开篇图书部分右下角的Confronting Leviathan就是这个podcast的文字版,听了还不过瘾,再看一遍。

转到3月份——

体积占的最大的两本书就是最好看的啦!My Mess Is A Bit of a Life是Succession,The Thick of It等剧的编剧,也是个重度内向患者,所以那天在NYT书评podcast上听到她念书里她吐槽老婆居然是个无比喜欢和人社交的那段,就决定要买这本书!很好玩,也很有智慧。

一月份的时候看过Jamie Maslin的伊朗游记,当时就很稀饭这个作者的角度——鄙弃西方的stereotype,把当地人当正常人来写。不过我这种反偏见类文学一般也比较警惕,因为它们容易有另一个问题,就是容易走浪漫化这另一个极端——偏见和浪漫化其实都是对别人“视而不见”,都是活在自己的想象力里。但Maslin的两本书,一本伊朗,一本委内瑞拉,都避开了两个极端。里面有对欧美媒体的风趣讥讽,但也有对当地人的各种吐槽,所以属于有血有肉、合乎情理、阅读愉快。

3月份听的内容貌似很单调,是Land of the Giants目前的全5季,每一季聚焦一个商业巨人:亚马逊、Netflix、谷歌、苹果、快递

一般我对这种商业性质的内容不太感兴趣,不过这五个podcast还是挺让人上瘾的,有点planet money那个节目的意思:即揭示了很多经济现象背后的社会原因以及人的故事。比如包括苹果那一季,讲了很多Tim Cook的事情,感觉还是很长知识滴。亚马逊那个更是了,尤其后来听说的纽约亚马逊成立工会这件事,让我对这件事的宏伟以及必要程度更有理解了。对了,你造哇,上一次美国大型企业的员工自己成功组织起工会还是1930年代的事情!换句话说就是基本是一个世纪以前的事情啦!

嗯,娱乐内容补完了,现在可以八卦四月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