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风儿喽

打完疫苗就是有底气呀,上周去伦敦浪荡了一下。

最主要的当然还是去GowerStreet的Waterstones啦,顺便调研了一下周边,比如空荡荡的大英博物馆周边——

(上面是大英博物馆外面,其对面正对着的“胡同”,以及St Pancras旁边的那个“复兴”酒店)

话说发达国家里,就英国的博物馆和美术馆被新冠折磨的最惨,因为自食其力很多年,现在政府又没有钱,又不让全面开放,大英博物馆这类的展馆似乎未来一两年都只能是五六分之一的客流量哦!那天听说连女王美术馆都向女王私人银行贷款以维持营生,啧啧啧,惨。

不过整体来讲,作为一个没有游客,没有毕业季的伦敦来说,哇,街面上人类还是挺多的!对于在家蛰伏已久的家伙来说,还真有点不适应——

在Waterstones的咖灰馆吃了一个加热的肉桂卷,哇,以前挺嗤之以鼻的咖灰管,肿么今天的肉桂卷辣么好吃呢?被惊艳到了。但是我立刻意识到,上次“进城”还是去年十月的事,然后俺们村儿还真没有做肉桂卷的,所以……所以相当于我觉得要是给我一个糖三角我也会觉得很销魂哈哈哈!

当然,这种大惊小怪的反应我们早就意识到了,所以出发前我和小巴就互相叮嘱说一定要注意素质注意品味,比如好不容易进趟城,坚决不要吃在家里能自己做的,一定要去吃个比较新鲜的餐馆哈哈哈!——那天正好我爸生日,一起床就看见微信上他们中午吃的大餐。吃的就不说了,我就看着那照片上牛排的刀有八种可以选,盐好像也有十来种可以选。麻麻总结说牛排质量不错,下次我们回国可以一起去吃。我说,不行不行,带小巴这种选择困难症患者去这种餐馆,一个午饭还不得吃到后半夜去呀!

哈哈,真不是我邪乎,确切的说是两个选择困难症患者:话说我们两个特别笃定有素质的人下了火车,在伦敦街道上一溜达,经过那些熟悉的餐馆就忍不住纠结:中午是去吃中国面条呢?还是去吃日本面条呢?——之前说的素质呢,之前说的去新餐馆的雄心壮志呢,啊可是质量很好的拉面自家也不容易做的吧?

这件事最大的笑点在于,我俩一边逛书店一边纠结,墨迹了一上午——真的好久没去伦敦了,Waterstones和Foyles两个书店消耗了四个小时!——你猜最后我们午餐吃的啥?嗯,在中式面条和日式面条之间,我们最终选择去吃了韩国烤肉,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其实还是有一部分原因是被爸妈的大餐勾引的哈,yum yum yum,好吃好吃。

这也是我们大半年来第一次在餐馆里吃饭。特尴尬的是,喝了一口水把自己呛到了,按理说,咳嗽一下就好了嘛,但是现在在公共场合咳嗽是一件多么骇人听闻大逆不道的公共卫生事件呀!下意识忍了一下,结果反而更糟糕——咳咳咳,咳咳咳——机关枪般咳嗽完,啊,舒服多了。服务生惊恐地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我反人类的Ew PeopleT恤,迅速挪出了我的视野范围……

对于村儿里没有中国超市的孩纸来说,好久没有去伦敦也就是好久没有中国蔬菜哈,所以回家前,在中国城气吞山河地买了五袋空心菜,两包茼蒿,两包小白菜,两袋油麦菜,三包金针菇,一段藕,然后更有品味的是还买了三包老坛酸菜方便面以及一包恰恰香瓜子。我姨后来问我们为什么买了“五袋”空心菜,我说因为买六袋书包放不下了呀。啊哈哈哈。其实是因为小巴超喜欢吃空心菜哈。

囤完货还是回到家里比较自在,不论是喝水呛到还是花粉过敏,在自己地盘上想啥时候咳嗽就啥时候咳嗽~嘎嘎。尤其判完了卷子,开完了会,这周在家staycation,借着五月底的bank holiday长周末,狂欢从周六下午改完博士生的论文开始。尤其这个周末开始天气开始爆好,20来度的小太阳,哇,冰啤酒的季节终于来啦!假装在旅游——

上面这本书超好看哎!原本是冲着“巴格达”买的,但是实际上是一本关于阿加莎-克里斯蒂的书,主要围绕克里斯蒂曾经乘坐以及写过的“东方快车”这条火车线沿线涉及的风土人情及对克里斯蒂的影响写的。

原来克里斯蒂后半生和中东还是有很多接触的,说起来都是因为跟她第一任老公离婚闹的,本来尘埃落定之后她是打算去加勒比海度假翻篇儿的,结果听一对刚从伊拉克度假回来的夫妇八卦听得入迷,第二天改道搭乘了东方快车直奔巴格达!——我在想在那个没有手机自拍和instagram的年代,这对夫妇的八卦得多引人入胜啊!而克里斯蒂随后遇到的第二任老公是个中东的考古学者,所以更是经常呆在“东方”,难怪大侦探波罗有那么多埃及遗迹里的故事!

而且你知道哇,克里斯蒂的麻麻有个怪理论,说小孩子八岁前不可以看书,不然不利于大脑和视力的发展,然后克里斯蒂5岁就自学学会看书了。。。啧啧啧,然后她还不是家里最tong明的,她姐姐比她发表侦探小说还要早,只是后来嫁人了才辍笔了。

这本书的作者是在轰炸伊拉克前夜去的巴格达,正好是西方大众文化对巴格达与中东印象的拐点上,从趋之若鹜的文化圣地到避之不及的恐袭之源,因为文字很朴实,所以倒不觉得有多讽刺,反而让人很有感慨。这本书也是最近几个月读的最让我挠墙想出游看世界的啦!

第二本书也挺有意思,是一本关于如何看待机器人的科普——

作者有个很有意思的观点,就是人机伦理应该参照人与动物伦理,这样可以避免对机器人的异化。机器取代不了人,如同动物取代不了人一样,只是建立了一种崭新的关系而已。

中心思想很简单哈,但是书里内容很丰富,尤其有两年没有更新我硕士生关于transhumanism那节课了,今天看完这本书感觉课件需要大大更新哈!那个2017年成为世界上第一个授予(沙特阿拉伯)公民资格的“香港裔”机器人Sophia太神奇了。挖到Jimmy Fallon对她的两次采访,第一个这个更好玩——

接下来三四天除了热烈庆祝生日基本没有什么特别的事儿,嘎嘎!生日周该做点啥呢?带着这个问题,我翻开了下面这本书——

哈哈,有没有觉得有点巧,也有点巧妙咧?家里有罐子啤酒叫American Dream,而上面这本书的作者是在加州Oakland的女艺术家,讲的是如何回避社交网络。听说国内现在兴起“躺平主义”Tangpingnism,欧美新一代又何尝不是咧?新一代的“美国梦”大概不是咸鱼翻身之梦,而是梦想着可以大胆“无为”吧!

另外,有没有觉得我的啤酒都有点拉风呢?嘻嘻。丹麦的Mikkeller。味道还不错哦。不过最近发现最好喝的是一款低度啤酒,Binary Botanical .为什么好呢?因为真的是很适合喜欢葡萄酒的人的一款啤酒(广告图片)——

20 x 250ml 4.0% abv - binary botanical | The wine-lovers' beer

4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写在接种之前

嘎嘎,大Joy终于约到疫苗注射啦!——看来印度变种威力不小。原本是大概6月中旬要到另一个小镇上才能打的疫苗,我前两天听了《经济学人》播客的分析,又上NHS网站上一查,呦,居然今天就可以在俺们小村儿里注射哎!约起!

听绝大部分人说,打完都有一两天反应,所以我觉得要写博客的话,还是得趁没有接种前“清醒”的时候写哈哈哈哈哈

上周过得很开心,周一和国内讲合成生物学和大国伦理,周二给某国际科研媒体策划Editorial,周四给32个欧洲大学的外事部讲国际合作,周五为俺们社会学系招生最后冲刺设计了一个申请人的明信片~

一件一件说起,首先是周一的讲课。80多个同学和老师听我“结结巴巴”地用中文讲完,我还是很感动的哈哈哈——当然我也是很卖力气的。其实讲课前反反复复了好几次到底是中文还是英文还是中文还是英文……呃,最后我决定还是用中文吧,因为听课的学科背景、地域、年龄都不一样,用英语讲我讲爽了,听众听不懂也是白搭。原本预计是讲一个半小时——用英语的话一个半小时绝对没问题,结果磕磕绊绊讲了快两个小时,所以还是比我自己预想的磕巴一点,当时的心灵是千疮百孔的(——这点没讲过课的可能觉得小题大做,讲过课的都知道,设计和执行之间的落差那完全就是让人牙根痒痒的挫败感,呃!)。好在总体效果还行。哈哈,尤其后来高璐上线鼓励了一下,反正她听明白了,我就化纠结为欢喜了。

然后那天我爸我妈也上线听了——幸好我是事后知道的哈,要不然更千疮百孔了哈哈哈。爸妈更逗,以前听现场的讲座吧,就是拍照;听在线的照相机没了用武之地吧,但是可以截屏呀!然后我就有了如下的“会议记录”——

嘻嘻。而且我第一次发现原来腾讯会议的虚化背景是自动带美颜功能的哇!!!嗯,腾讯会议根本就是世界上最好的在线会议软件,没有之一,绝对的!

这次讲课我认为的最大的噱头是我为了这次讲课特意在ipad上画的一个画,以囊括我认为合成生物学对生命伦理提出的所有问题——

就是这个小机器人啦!在微信朋友圈里还买了个关子(虽然也没几个人搭理我吧,嘎嘎),你猜里面有啥元素?

这事儿吧就是你不能让一个社会学者发放想象力,不然这可说的点多了去了——包括为啥整个画是选择重复叠加边界而不是干脆用一根粗实线勾画,但重点的有四个:1)机器人的“眼睛”其实是世界上第一对人造细胞的照片;2)头部和身体是几个著名画作的“镜像”影像,之所以是镜像是又有关系,又需要“旧作新读”。比如头是达达艺术家Hausmann 的“时代精神”,虽然当时这个作品因为警示自由意志又被外界束缚而引起相当大的震撼,现在看来,哪有怎样?本体论压根和知识论没有清晰边界,人类的意志压根就是随着对外界环境的认知和技术的可能性而”顺风飘扬“的,问题是,我们选择用什么来”决定“我们。3)机器人肚皮上的This is not a syn指合成生物(syn=synthetic),也是指代同音字sin,this is not a sin,即应用前沿科技本身并没有什么原则性的罪恶(至少我这么认为)。这句话的句式是刻意模仿马格列特的那幅《这不是一只烟斗》——或许那是烟斗,或许那不是;或许罪恶或许不是,差异不在画面,差异也不在技术本身,最主要的看我们赋予它的阐释和价值是什么。福科写的那本同名不是烟斗的书其实就是这个意思:庸人自扰和无知者无畏看似是两个极端,但其实犯的都是一个错误。4)机器人的两只手是雅典学派指天的柏拉图和画地的亚里士多德的著名两只手的镜像画面;科技就是要既有形而上的思考也有形而下的调研,就是两手都要用嘛!亚里士多德当年的伦理思考是Nicomachean Ethics,而当今的宝典还是Arendt的The Human Condition最恰切。

主要观点就是以上了,挺好玩的吧。我也自我欣赏了半天呢,嗯,哈哈哈。

所以你想这么好玩的事,我要不能行云流水地一口气给它“灌口”下来,是不是觉得很对不起在ipad上作画的我胖胖的手指?是不是很挠墙?

周四和32个欧洲大学联盟讲座,四十多个参会者——没有截屏照片,因为亲妈亲爹那天没有出席——本来是说讲20-25分钟的,然后我讲着讲着开始自由发挥,稍微有点超时,讲了快30分钟——主要我看他们也没人拦着我的意思,等我讲完了,三个主持打开麦克的第一句话都是:Wow!——啊哈哈哈,幸福感爆棚。

在网上、云端high了几天,周五回到学校里那点事——今年招生任务依然艰巨,所以学院说是不是给录取了还没有决定的学生发个明信片撩吃撩吃他们,然后各学科的主任这两天就开始琢磨明信片用啥图片写啥文字。我们被告知正面只能写30个左右的字,背面只能事70-80个字,图片只能用肯特大学有版权的图库——基本就是肯大风景呀或者教师上课啊这类图片。

我后来想了想,你说屈屈100个字怎么去勾引申请者呢?而且你说你要是个申请者然后家里收到个某大学的明信片是不是有点傻呢?——那风景不网上都有么?

所以最后我就把去年的一些系里的新闻报道有选择的做了个“剪报”,学生和老师获的奖啊,参与的新闻评论啊什么的,然后用社会学的“stranger”为主题,做了下面这个明信片(草稿)——

哈哈,虽然可选择的颜色和格式不多,但至少信息最大化了吧!

啊,好啦,出租车来了,我要和小巴一起去打疫苗喽!

楚楚今早问我们有没有做好准备,我说我俩屯了两天的饭,我昨天订了四本闲书,还有第11季的Modern Family,吃的玩的都有了,什么副作用呀,就尽情的来吧!——


写在接种之后

很快耶,完全没有等,从上出租车去防疫站到下出租车进家门前后不到一小时,中间还有15分钟是坐在疫苗站点等副反应出现。

目前俺最大的副反应就是晕车,因为年迈70的出租车老爷爷拐弯不带踩刹车的~嘎嘎。

8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从五一到五四

从五一到五四,那必须团结紧张、严肃活波啊!

嗯,记得五一前写的那篇博客我在琢磨怎么欢度五一吧?第二天是我那门课的deadline,所以五一长周末我就在读读读判判判,作业判的眼睛花啊,话说一篇3000字左右,看了60篇,好歹也是读完了小20万字呢!

严肃是要有滴,活波也是要有滴。这两天终于完成了计划了很久的乐高改造计划——乐高有一款博物馆的模型,好像是喜洋洋几年前送俺滴哈!那个模型原本是大正方形,很大的一个博物馆,如下图——

这个模型有几个问题,一个是比一般街景都宽,书架上不太好放,一个是“墙”太多,除非掀开一层层屋顶,基本看不到里面有什么,但问题是可能是因为跨度太大,所以上层地板拼的很厚,有点沉,外加转角按个圆形展台下面都是“灯”,所以打开看内容有点麻烦哈!

大Joy一直就打算给它改造一下,买了两块底板,然后吭哧了一天——

Tada~!有没有觉得我改造的博物馆也有点好看聂?尤其左上角那个门,哈哈。有没有觉得把那个翼龙从博物馆里面转到做外饰更霸气?

内部两层现在是这样滴——

开篇的照片就是屋顶哈——哪里有博物馆没有cafe的呀!这绝对是原设计的一个bug,所以把屋顶改造成花园咖灰吧,还有左上角的门,就算给Magritte做广告了哈哈哈

改造后的最大好处就是——宜家书架上正好能放下。

谁?谁又在说我又在玩?——上周五等学生递交作业的时候跟新结识的Essex的合作者们开了个网会——主要议题是看我愿不愿意和他们合作。领头的是个做健康政策的老先生,OBE。老先生在Zoom上一现身,背景全是大大小小的画——看得不是很清楚,但是他大脑袋后面探出1/3个画面我说,“呦,梵高的卧室啊?”老先生一下特别兴奋,唔哩哇啦手舞足蹈说了半天,完全停不下来,因为他迫不及待地跟我分享说他如何如何找到了一个梵高卧室的模型,然后五一小长假他打算如何如何终于把它给做出来。——说这个事就是要再次证明:重脑力劳动者都需要模型类玩具放松哈哈哈! 嗯,我当时心里就决定跟他们合作了。哈哈。

最近看了几本小说,都不错哦

一本是Kim Stanley Robinson去年的新书

不知道这本书会不会被翻译成中文,估计翻译也会有大幅度删改,因为里面有些天朝不友好内容哈。但看他的书特别打鸡血的地方就是,告诉你好的小说不仅需要想象力,也需要research research research!——不论是看学生论文还是给期刊审稿,二类以下的作文和拒稿的文章都有一个特点,真的不是语言问题,也真的不是您没idea,文章质量不行的原因95%以上是因为文章有太多的“想象力”,有太少的实证研究。

看这个小说让我想起来类似大侦探波罗对于英国文化一样的法国侦探Maigret——你知道Maigret这个人物形象第一次被搬上荧屏是雷诺阿的两个儿子一演一导的嘛?周末本来想找当年的这个雷诺阿兄弟的电影来看的,没找着。。。然后就只好将就英国憨豆先生的新版Maigret了!嗯嗯,从各种角度讲,这落差大得还真有点喜感。

不过总体来讲憨豆先生演的还是不错的,虽然前10分钟还是觉得有点别扭哈!

英国人上个周末都在热议Line of Duty -我静等尘埃落定,最近在给小巴同学扫盲Boston Legal——哇,我觉得BL就是伦理学神剧,即便是第一季好多内容放在当下依然超级相关哎!

这周翻完的第二本书这本Tim Ingold的Correspondences。这是人类学家Ingold在过去几年给自己写信的方式写的一个“有目的”的散文集。所谓的目的,就是探索以内省和对话的方式寻求获取新知的新方法。

翻完这本书的第一想法就是找时间再把它读一遍,别的不说,Ingold文字真的好好,行云流水,哎,有一天我也要写得这一手好文字。

更行云流水,完全摸不着头脑的是下面这本Jimmy Corrigan: The Smartest Kid on Earth,周一侃村儿刮大风——嗯,把大Joy辛苦种的rocket生菜又刮到地上了!😡——大风天就看这本关于windy city芝加哥的书吧

这是图像小说里的“神书”,看完觉得真的是神书。380页,有的人3分钟看完,有的人3年看完,我看了大概用了3个多小时吧。很多人把它称之为图像小说里的《追忆似水年华》, 我觉得情绪上特别像Edward Hopper的画

另外,有没有觉得我配的小车儿都很搭?啊哈哈哈哈

最后还有三本是最近断断续续看的——

没有小车儿配,因为电子书。左边这本是个以工党为主但和英国各个党派打过交道的幕僚写的书,对于我这个老外来说,读起英国各种政治内幕还是特别猎奇的。作用和我上次提到的记者写的那个关于政治八卦的书差不多——我那天忽然联想到你说我看这种书是不是特别像国内油腻大叔看类似于宫廷秘史或者文革回忆录之类?妈呀细思极恐,所以赶紧换风格——miss iceland是因为最近还在隔空环冰岛行哈——估计至少还需要一个月。这本小说挺好看的,因为看得我特别来气。讲得是60年代一个年轻女作家怎么在男性主导的冰岛工作生活谈恋爱以及最后“逃”到丹麦的故事,很短的一本小说,昨天晚上晚饭后翻完的。虽然是60年代的事,我觉得当下职业女性不论是在东方、西方,南方、北方,现在看这本书还是会很有共鸣的。

哦,另外那天“跑步”冰岛的过程中在线看了一个直播的冰岛介绍,挺好玩就是有点啰嗦——

但在这些在线旅游类项目中吧,我觉得New York Adventure Club的最好哎https://www.nyadventureclub.com/categories/virtual/,有料而且比较轻松,需要付费(好处是废话也比较少),但是不需要担心时差,之后一周都可以看。那天看了一个伦敦弗洛伊德博物馆关于弗洛伊德心理学的在线讲座——妈呀,别说我了,小巴听着都费劲。没点扎实的心理分析和语言批判学基础完全听得很想睡觉。。。

最后那本Gypsy Boy其实是受我一个本科生的影响看的。他上个月做了个关于吉普赛的小报告,让我这个东方人第一次意识到,哦,这个群体还真的不仅是当代传说/偏见,而且自己也很封闭的。这本书是一个吉普赛男同性恋讲自己长大的自传。基本就是被打大的,太暴力了,还有第二本,我觉得我已经能领会精神了,就不打算看了,呵呵。

最后这个是微信朋友圈里发过的广告哈:圣诞节前给阿斯彭研究所录制的Infodemic短片终于出炉了

如果你看到后面大Joy不停眨眼睛,那是因为Lee(左)当时在波士顿是中午,还有自然光,而我在英国是晚上,两个小时的人工灯光和屏幕眼睛受不了哈。这段视频我觉得彩蛋是最后面,录到末尾我俩的一段闲聊,当时是在说世界最想去的一个地方,导演看来也很喜欢那段,这集最后以我的彩蛋结束。当然,还要说的是,其实录的时候,这集并不是第一集,但现在发行的时候是第一集,我觉得侧面体现这集还是很精彩的哈。

那天给这系列短片预热的发布会因为是英国时间凌晨1点,我就没参加,发布那天判作业判得昏天黑地完全给忘了,所以发布了48小时后才看了剪辑,给导演写邮件表示感谢——她真的是做了好多功课,剪的我觉得很好。我的感谢信写了两行半,导演回复了半页纸。她说“That means a lot, especially coming from you, as I admire your work immensely.”,嘎嘎,和别人合作后让对方觉得你啧啧名副其实,我也很开心呀!

10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心宽体胖

嘿,还记得我上周吹说写东西是胡吃海塞居然没有长胖哇?然后就被打嘴(或者被进一步证实)了——因为过去的一周在家放羊之后,今早一称体重——哇!怎么会?!怎么会?!

思维敏捷如我马上进入自动分析模式:嗯,俗话说心宽体胖,只能说明最近几天过得很快乐!嘎嘎嘎嘎

当然昨天的饕餮丝毫没有帮助哈——

没错,这就是饭局的架势——昨天楚楚和她女友,还有M大姐来家里聚。这是自新冠以来,除了马丁老爷子夫妇俩之外,第一次家里来客人哈!所以又一种生活貌似回复正轨的欢乐感。这饭局起源于楚楚说要吃驰名中外的“老张烙饼”,呃,好吧。说实话每次楚楚来吃饭也麻烦也简单。麻烦在于每次都点烙饼,简单在于,每次烙饼+榄菜四季豆就很开心。

不过昨天因为人多,还是外加做了栗子鸡和左边这个茄泥(Baba Ganoush)和烤麸滴!桌子上没有掀开盖的是M大姐的酸奶石榴茄子——巨销魂,我就不在这里拉仇恨了,主要吃的太投入忘拍了,嘎嘎

然后聚餐很high,当然又对比就更high:小巴同学在楼上很悲催地开会,俺们四只女人就在楼下时不时爆发出哇哈哈哈的大笑,小巴开了4个小时会,四个小时后,我们也酒足饭饱了哈哈。

昨天饭桌上大家聊起健身这档子事,楚楚这种器械达人就不提了,她和女友好像最近的新项目是绕着俺们英国这个东南角,从肯特郡的南海岸走到北海岸(相当长!);而M大姐是又准备下(冰)海水游泳,又报名参加了24小时攀登3个山峰的挑战,听着我都肌肉酸痛。。。然后大家问我,我说我锻炼方式最environmentally friendly啦,又不耗电又不会因为需要器械而产生碳足迹——我就是在家run in place呀!然后我参加virtual challenge呀,一边在家当小仓鼠,一边看沿途的书籍呀,比如过去几个月我“去了”Inca,金字塔、喜马拉雅,现在我在环冰岛徒步旅行……然后楚楚的女友特认真的跟我确认了一句:“哦,所以你真的只是virtual…” ——哇这刀戳的,好吧,相比之下我确实是四体不勤的。

不过virtual challange真的很有意思呀。上周末翻完了两本关于冰岛的书——

左边这本是Sarah Moss在冰岛大学教英文文学那一年的随记,对于我来说,此书最大的亮点是——这是Sarah Moss在肯特英文系教书之后,从侃村儿搬到冰岛的一本随笔。印象最深的是她对冰岛大学里用多项选择教文学这种神奇的做法的吐槽。哈哈,感觉我的阅读完全偏离重点。而右边这本书很有意思。这个作者是冰岛人,写了好几本名字类似但侧重点各不相同的介绍冰岛文化的书。直白且信息量大,旅游必备,基本可以看作一个当代冰岛人对世界的吐槽。这本书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作者关于“世界”(主要是欧美社会)对于“冰岛人迷信elf”的各种“不懈误解”,努力维持冰岛人就是“迷信乡民”这个形象——作者作为冰岛人的吐槽读起来又好气又好笑,简单来说,就如同西方大部分国家坚持宣传中国人吃狗肉这件事一样。——把那页纸的内容敲打下来,明年上课让学生讨论用。

最近BBC iPlayer上还有这个冰岛70年代的一桩谋杀案的纪录片——本小仓鼠目前只看了一半,不过很不错哎。没啥吓人的镜头,倒是很多关于那个年代冰岛的老镜头挺有意思的

之所以没有看完是因为那天翻到下面这本书,然后一边小仓鼠一边换上audio book——

这是前年出的书了,但感觉最近几天包胖子政府各种八卦透露给媒体的丑闻不断,让此书尤其应景。这书基本就是讲英国政治的八卦潜规则的:即为啥泡酒馆是如此重要的一件事。其实不光英国政治,英国大学也是如此,我推测英国其他机构也差不多,所以有兴趣的可以看看哦。作者在书里几次感叹说,八卦这事是在哪里都有,但问题是并不是所有炮制八卦的人都掌握着国家命脉啊。书里后面作者提到新媒体已赋予八卦新的力量,这给依靠八卦运转的政体增加了新变数。

当然这不仅仅是英国,细想起来有多少政治团体(不仅仅是政府)不是靠八卦的力量操作的呢——换个高大上的词叫“舆论”,但舆论不都是一传十十传百开始的?

上面这本书是去年9月份暂时解禁的时候去伦敦书店看到的,这两天翻翻,虽然是讲极端主义的,但说的事和上面那个政府八卦的书有很多类似的地方啊。我原本只是出于猎奇心理看的(——我同事里做犯罪学的很多,恐怖主义啊极端分子啊包括什么战争犯啊什么的都是他们搞的,听着都特别酷,所以看到这本卫报记者写的书,觉得应该是个挺好玩的“科普读物”——尤其作者是LSE和北大双重校友哦!!不过人家才29岁啦!!!)。看完吧,写的挺好的,或者说可能分析的忒现实了,让我细思极恐,尤其回想起我上课一贯鼓励本科生去做广泛一手研究,而且社会学自然离不开对边缘群体或者说那些“非常规”群体的讨论——上面这本书忽然让我意识到,对于现在这一代的学生,要教给他们的“研究方法”里面,恐怕最重要还不是怎么去发现数据,而是怎么去辨别真假。

嗯,好像这篇博客是从体重扯到反恐了,这八卦也是很发散思维哈!说起来所谓悠闲,最显著的特征莫过于每天从这里扯到那里,看一堆完全不想干的书,琢磨一堆没什么联系的事,所以也难怪最近心宽体胖哈!

周末就是五一长假啦!俺们英国下周一也是公休日哦!不写了,我去操心下一个议题了:这个周末又应该疯点什么呢?

6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春天都来了,假期还会远哇?

妈呀一晃一个月就过去了!春天终于登陆大英帝国,我也终于发现:原来2月份种下去的花没有发芽不是我的问题(也不完全是因为部分花茎被松鼠刨出来咬一口觉得不好吃扔一边!),原来此前发面没发起来也不是我的问题,而全部都是天气太冷的问题。最近两个礼拜,呵~完全一种“大地还阳”的感觉,瞧咱种的琉璃苣,完全势不可挡地肥硕哎~——特此声明,大Joy种琉璃苣不是用来吃的,而是用来搭配小酒哒!啊哈哈哈哈

最近一个月都在干啥呢?记忆完全比较模糊,因为好多八杆子各自打不着的事情搅和在一起,比如那天早上五点钟起来,先是给人民日报海外版码了一千多字关于留学选择专业的小建议,八点多端着小咖灰已小有成就感,然后开始改一个关于印度科技政策的章节,中午给西班牙外交部下属的智库录了一段解读中国十四五关于科技的规划,下午继续码字,穿插着学生问后殖民社会学理论,听说圣诞节前录的纪录短片5月份上线(样片儿感觉灯光让自己惨不忍睹,所以本美女打算拒绝参与宣传,哈哈哈)然后英国一个科技怀疑论组织约我明年二月在其曼城年会上做一个50分钟的主席台发言,第二天早上爬起来作为考官看一个英国流产医生职业身份与流产立法的论文,八万字必须一天看完外加把report写出来啊,因为周三还有周三的事儿呢……

所以,日子点缀着各种兴奋点,但频繁切换频道也挺烧脑,偶尔真的觉得“这都哪儿跟哪儿啊”。——“烧脑”的一个证据就是上个月我好像基本没怎么运动,然后吃了好多巧克力啊,蛋糕啊,薯片啊~哎呀比较紧张的时候垃圾食品就显得特别给力,但居然体重一点没长哎!再次证明,静止状态大脑绝对是最消耗卡路里的器官,回想起来我那些天一定是天天smoke coming out of my ears -不是因为气愤而是因为灰质细胞在燃烧~哈

嗯,不过最近欠的债基本都搞定啦!外加英国部分解禁,所以大家都开始纷纷休年假,肯大的网络系统特别识时务地在这个时候卡壳在升级上,所以大家都没啥心思也没啥“机会”干活,我也打算从今儿开始完全撂挑子一周啦啦啦啦啦啦啦!!!

热爱蛋糕的麻麻说,放羊了就买个蛋糕庆祝一下吧。

热爱乐高我说,为啥要买蛋糕啊,买乐高庆祝啊!——

上面这个照片特别符合我现在的心情

虽然上个月很烧脑,绝对不想再来一次,但也有特别值得回忆的事情。首当其冲要显摆的就是我那些在Sociology of the Global South(我把它翻译为“非主流社会学”)这门课上的学生们。他们真的是我目前教过的最棒的一拨学生了。这门课的一个作业是他们每个人要用7分钟通过四个文化物品来做一段关于世界某个地方他们认为是“边缘群体”的presentation——我开始的预期是,至少会比较好玩;结果是这60来个学生几乎个个准备得精致深入。这种作业难免会触碰到一些敏感话题,让我有点惊喜的是,他们很多人自发的在演讲中照顾到一些言论的敏感性,比如预先提示无意冒犯啦,或者提示回避啦等等——为啥说惊喜呢,因为有这种文化同情心不仅仅是说学生自身素质的问题,也证明他们这些原本不认识的学生短短11周里能在线建立互相信任和尊重呀!不少学生分享自己的亲身经历,还有因为临床焦虑症从不当众发言的居然也尝试做了在线presentation的,嗯嗯,从教学的角度看吧,这才是直击心灵的教学哦!他们的presentations质量真的绝不低于研究生水平哦

最后我把他们演讲中涉及到的音乐,凡是能在spotify上找到的,都收到一个曲单啦,每一首乐曲的背后都是一个关于边缘群体争取平等话语权的故事,你要问我,这绝对是今年年度全球年度最佳曲单哈!点击图片就可以进入Spotify的曲单哦!从风格到内容,跨度太广了,很了不得的一班学生。

封面源自我们在讨论涂鸦作为另一种政治表达方式那周,他们把Teams的白板当作涂鸦墙的作品哈!至于“we went from the South to Mars” 指的是11周我们从美国的rust belt一直讲到未来从火星上看现在地球上的不平等问题我们会怎么嘲笑自己。

虽然本老师一向讲课很牛(而且从不谦虚)吧,但今年这门新课真的特rock,我从来没有在结课收到这么多而且这么多很长的感谢信——简而言之就是我觉得学生很棒,学生觉得我很棒,怎么挺真心的感慨说着说着有一种互相吹捧的感觉?哈哈哈。好几个学生说这门课让在COVID中泄气的他们又有了动力,这当然是每个老师都特别欣慰的啦。不过让我觉得尤其开心的,是有一个学生在很长的邮件末尾写了一句“…and I always left the seminars with a smile on my face”。

这句话真的让我特别开心,我觉得是对我讲课最高评价了吧。为啥呢?因为讲global south特别容易讲的“苦大仇深”,把课讲得有“煽动性”比较容易,讲得让学生觉得这事儿很严重,很蠢蠢欲动想“插手”,算讲的比较成功,但如果能让他们又很重视,有感觉掌握了解决问题的能力或者至少是信心,这事儿比较难。说通俗点,就是我一向觉得培养愤青儿比较容易,培养乐观的愤青儿是本事,嘻嘻。

烧脑并不意味着没有娱乐哈,记得我之前提过用Conqueror Challenge在家假装在世界各地跑步是吧,过去一个月没太多时间做额外阅读追踪在冰岛的行程,但每天晚饭都在看这个烹饪旅游节目哦!两个摩托车大胡子,BBC有免费的哦,挺有意思哒!不过幸好自家有大胡子大厨一枚,每天饕餮着小巴同学的大餐,看他们的烹饪节目心里很淡定哈哈

4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