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AC

半月谈

img_2327

哈哈哈,有没有觉得我博客的频率已经基本是半月谈的节奏了?“家里蹲”好忙,除了正常的审稿写东西之外,今年的一串特殊任务就是在家录视频,或者被录视频:比如要为本科招生线招生录像,要给毕业班的录毕业致辞,研究生要录制课程广告……然后大Joy录制的都比较有大Joy特色(没个正经)哈哈

其实宣传俺们系很简单,同事都太给力,连包装都不需要,摆事实就okay啦,俺们科研水平全国第一,因为抢不过老牌大学入学门槛又低(所以综合排名只有22)——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上肯特学社会学那不就相当于古玩市场上的捡漏嘛!

另外想知道我为什么会站在那个背景前嘛?答案就在视频里哦!

然后大概上个月吧,俺在今年iGEM开幕节里给大学有机生物学竞赛团队来了个短平快的文科科普——20分钟教会理科生怎么从文科文献里提取信息,算不算短平快?这段视频在youtube上,但后来发现因为iGEM在国内庞大的人气, 视频也在哔哩哔哩弹幕视频视频上哎!还好没有被弹幕,阿哈哈哈,但以后也可以说咱也是上过B站的人啦!(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E54y1B7NP)

但家里拍宣传片儿的不仅仅是我一个,各国开始解禁,英国从明天早上开始酒馆就重新迎客啦,美国的棒球赛也将于月底恢复。AC同学特意凹了造型,拍了下面公共卫生宣传大片——真正厉害的家伙,戴上口罩别人也可以听到它的咆哮哦!(对,重点是AC的口罩,不是一般的酷吧?)

IMG_2528

这周还比较头疼的是明年的教学安排——谁也说不好秋天会是怎样的,搞风险研究的还不知道吗,越是不确定性,越需要大家及时做出取舍来减少,因为没有完美选择,所以只要共同承担损失就好了——说白了,这种时候需要leadership,但大学在政治正确和经济风险之间犹豫不决,院长坚持要有当面教学,然后这件事就僵持了一个多月,经历了大大小小各种在线meeting,尤其文科老师真的很有想象力,能给你摆出N种可能性来——尤其“理论上”他们都可行,而且各有好处。事实上?事实上……大Joy各种挠墙。总之大Joy对扯皮天生耐心为零,所以那天学院教学主任问我,你打算怎么组织社会学系的同事的教学安排呢?大Joy说,你们既然都不敢做决定,那我只能自己来当靶子喽!大Joy呼吁全系“非特殊情况拒绝当面教学”,不同意的,请自己冲锋陷阵,不要施压给别人。没错对俺就是带头造反的那个。哈哈哈哈……

其实我秋季基本没有教学,所以要是为了面子上好看,假装积极一下,也是可以一起和稀泥,做出如果有条件还是当面教学吧——我觉得这都是特!别!扯!

院长说,可是你看看,如果你不当面教学,学生付那么多学费,会高兴吗?!

我说:难道学生付学费是为了一睹老师们的真容嘛?我以为学生上大学(而不是自学mooc之类)是为的一对一的个性化辅导,那这个”personal touch”有多少一定是需要physical presence的呀?在线同步真的不可以嘛?尤其,如果小组教学里有一个是阳性,整个小组的学生要隔离,老师也要暂停教学,就算老师不顾自己安危,我还得保护学生呢。

这个和英国发誓9月份开放中小学是一样的道理,而且家长拒绝送孩子回学校的话要罚款,最重要的理由是不要耽搁青少年发展——其实极少有学校有人力物力去保证师生安全,昨天BBC一个采访里,一个中学老师说,为了满足避免群体交叉的要求,学校大概需要从早上十点就轮班安排午餐,这样到放学才能把每一个年纪轮完……

如果你把青少年的发展依然狭义的认为是“academic progress”的话,那我觉得确实需要赶紧复课。但是非常时期,可不可以重新思考一下呢,academic progress真的只有中考和高考那几门课嘛?要我说,全国青少年都暂停半年,把“义务上学”换成每个人在家“义务学习一门外语”,全球大难当头,去了解一下“全球”,其实可能是未来世界更需要的吧!

IMG_2539

吐槽完了,看是显摆我们家的收获:没法出差的好处就是可以种花种菜,上面这个照片是我家的小辣椒——虽然还没有结果实,但颜值是不是还比较高呀?哈哈哈哈

最近我家“大丰收”,比如蚕豆长出来啦(虽然只有7只,哈哈!)西葫芦似乎至少能结四五个呐!——一顿晚饭总是够了吧?

麻麻笑话我说,天呀,就你们家种那几个小花盆咋就一副你们家有多大地的样子呢?

我跟我妈说,非也,家里有没有地,完全取决于拍摄技术,角度找得好,小托盘也能变良田——

IMG_2423

我说的没错吧?哈哈。但其实我最得意的是我种/养的花——虽然我已经忘了左下边这个种的是什么了(不是之前显摆的小向日葵,那个已经移植到更大的花盆里啦),反正很好看!

上周用8天的时间写完了拖了一个一个很顶尖的期刊的稿子,哇,基本创“速写”纪录了。写完来个乐高犒劳一下自己,哈哈,我家的“街道”现在多了一个书店——

IMG_2538

此幻灯片需要JavaScript支持。

最后记录的是,最新的学术期刊影响因子出炉,大Joy担任编委会成员的两个期刊都好高啊:Sociology在社会学150个期刊里排名第十;Environmental Politics更不得了,在政治学180个期刊里排名第三!同时给两个顶尖期刊审稿子(而且几乎每次盲审出现歧义时,编辑都会采纳大Joy的建议),啧啧,还很有点荣誉感哈。

5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What a week

这周好像就那么“细细嗦嗦”地过去了:一转眼已经是周日晚上九点半。你说干什么了吧,好像也没干啥,但是一直也没闲着;你说很忙吧,反正今晚小酒喝了,昨天小熊队比赛看了大半场……

嗯,这大概就是俺的新学期生活了。这周是迎新周,本教学主任(Director of Studies,在俺们没有分系的学院里,其实就是社会学系主任)见学生啦,见学生啦,见学生啦……天呀,可见现在大学都是哈着学生比拼满意度,所以迎新周各种学生活动。后来周三终于等到正经八百社会学系induction的时候,我开场就跟学生说:“这两天你们都被俺们的热情累坏了吧?可惜接下来你们还要忍受一下我一小时的热情哦!”啊哈哈哈哈~

不过俺把俺的“热情”搞得有重点有小抄,虽然没有大胆到跟学生分享翘课诀窍(只有我自己的课上的学生能分享这样亲密的信息啦!),但按还是告诉学生怎么写邮件能吸引老师的注意,外加教唆他们去见他们的academic advisor的时候问怎样的问题才够刁钻——然后我很感动的发现,一年级新生还是很听话的,居然后来都去问了,我是怎么知道的聂?因为同事“投诉”我呀哈哈哈哈!开心!——induction结束的时候,我还主动帮助学生总结了一下要点,基本就是三句话:

“记住我说的——READ!记住叔本华说的——Don’t read, THINK!以及记住Bon Jovi说的——LIVE WHILE YOU ARE ALIVE!”

嗯,本不靠谱系主任形象我想就这么完美的树立了,啊哈哈哈哈。

周四得到确信儿,拿下美国NSF的一个grant,作为一个非美国本土的学者,拿NSF的银子还是很不容易滴,开心。

周五起了个大早,背着笔记本电脑和两个大Joy最喜欢吃的tuna玉米豆小酸菜三明治、一个苹果、一小盒葡萄还有一包零食来到医院,因为小巴要做胆囊摘除手术——不知道被安排在第几床手术,所以那些吃的都是大Joy精心给我自己准备的,啊哈哈哈——本来嘛,手术前病人要禁水禁食,手术后吃什么得听大夫的呀,所以我能做的也就是做好自己“长期应战”的准备,你说是吧?啊哈哈哈。说实话胆囊手术真的不算啥,我实习的时候看过,20分钟一台,微创,很简单哒!但这个事儿吧,好像如果不是自己手术,说出来有点低情商,所以我只好在头天晚上8点后禁食地默默地啃tuna三明治啦!

然后坐在阳光明媚的病房里听说医生据说早上堵车迟到了,然后我看见小巴病历卡上之前称的体重好像比他实际体重重五公斤,然后手术果然很快,虽然医生迟到了,但小巴还是按预先计算的时间自己走入手术室(然后被放倒了),然后大Joy开始在病房回邮件,咬苹果,吃葡萄……然后看表心说咋还没出来,我心想——莫非是因为体重差异,麻醉师药劲给大半天醒不了?

过了两个小时,明显被drug了的小巴被“满头顶着星星一脸幸福”地推回病房了,一个护士说,好像是麻醉药给大发了……啊哈哈哈……不过手术很顺利哈!

这个经历让我很惊讶的有两点:

1)胆囊微创手术现在是四个孔啊,我怎么记得我实习的时候是3个呢?是我实习又走神儿了嘛?而且不管怎么说,那四个孔的缝合真真是比我实习的时候要小。

2)居然这样的手术全程都没有给抗生素哎!太乍舌了,不仅手术中没有给静脉,手术后也没有开抗生素,啧啧。英国人对其环境还挺有信心哎。

哈哈,总之胆结石顺利排除掉,就舒坦啦!下面是小巴同学从手术室推回来四小时后,在医院门口准备回家时的照片

IMG_8046

帅吧?然后是术后20小时之后第二天去咖灰馆里的早餐照IMG_8050

治好了就可以敞开吃啦!嘎嘎 (当然我的早餐也在里面啦!而且胆囊手术后确实要注意多吃草短期内少吃油腻啦!)。对于小巴这种“这都不是事儿”的洒脱精神,AC同学郑重授予其Victoria Cross for Valour!

IMG_8057

 

6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扭腰 – “威武”之旅

IMG_7860

瞧AC这身海军陆战队的行头,很威武吧?!嘎嘎~

这篇所谓的“威武”还不完全是指AC,首当其冲自然是指在纽约的各种吃啦!我是不是应该废话少说,简单粗暴地拉仇恨?哈哈哈

先说一个上一篇忘了提的,就是这次“文学之旅”还包括时代广场不远的Algonquin Hotel。

这里在20世纪20年代的时候,是Dorothy Parker等纽约文人几乎每天都聚在这家酒店大堂的一张圆桌一起吃午饭的地方——每天啊!(大Joy第一个想法是哇纽约的文人好有钱,好能吃!而且起得还不算太晚,哈哈)——后来这个每日聚餐活动在江湖上就获得‘Vicious Circle’的美名~现在那个以前吃饭的圆桌已经不在了,但是在酒店大堂在圆桌附近的位置放了一副描绘当年聚会的油画以示纪念。

610_algonquin_about

如果感兴趣,可以参见Wiki关于这个聚会和酒店的介绍,还有好多似乎应该如雷贯耳的文化名人,可惜大Joy不够有文化,只知道Parker(前排左一)!哈哈!但我爱学习呀!即便只知道Parker,我还是拽着小巴很追星地跑去了。

俺当时点的是据说Parker他们当年聚会“御用”的gin做的鸡尾酒——我就想说,英国人对于3点还是4点和啤酒都那么扭捏,真没见识,你瞧人家20世纪的米国文人,中午就直接上gin!当然据说海明威也常来这里,但走遍天下之后,我发现海明威才是真正的吃货,他“经常光顾”的馆子太多太多了,已经不足为奇了。

这件事情告诉我们一个什么道理呢?——虽然没有海明威的文笔,但是可以继承海明威的胃口啊!嗯。所以大Joy在扭腰最快ne~的事情就是每天吃吃吃~然后在北京清晨人最脆弱的时候,给被乐仔吵醒“饥急交迫”的喜洋洋发各种“猫宁~”请安微信。啊哈哈哈哈~

——原本也给我爸发的,但是我老爸多聪明啊,我不知道事实上他是怎样的流口水(尤其对于自己需要控制的煎炸类食品),但是仗着自己的厨艺经验,反正我爸的回应常常是特别理性的:这个看着不怎么新鲜,那个看着做过火候了……这个时候还是很显示粑粑情商的,因为有时我爸会委婉地评论一句“看着不怎么样,但是或许很好吃”,偶尔还很关心的来一句更让人崩溃的“你俩怎么不去好一点的馆子呀?” 亲爹也不带说话这么直接的,我觉得不论是对我的品味还是对我的摄影技术都是巨大打击啊!

 >.<!! 后来我就不给我粑粑发了。还是喜洋洋比较好玩,次次抓狂挠墙,隔空看着都特别下饭!啊哈哈哈哈~

好了,来汇报一下这次扭腰饕餮的感想:

首先是这个乌冬面馆——这个是那天下飞机在Strand书店刷刷刷刷到破产之后,饥肠辘辘地用google map一搜,在附近找的。完全随机,然后真的特别好吃~在纽约短暂几次,忍不住去了两次!

不是俺们“大不了颠儿”国民没见识,而是真的很好吃!——即便一个月前刚在东京吃了那么多拉面。这个小馆还很有意思,门口永远排着队,里面永远空着位。我开始还以为是经销手段,但后来发现可能跟后厨火力跟不上有关系,所以总要等个30-40分钟的样子,但是最后的结果还是很令人满意滴!

面条就不用说了,第一天晚上年轻的服务生还特别实在地跟我们提示说,餐馆“大份”和“小份”的价格是一样的,因为只是多加一份面条而已,而两个人分一个大份就该够了——哇!当即就给俺们省了十好几美金哎!这是怎样的服务生啊,完全要big tip的呀!

我们很开心的就要了一个大份,分。还点了两盘sushi,其中这个炸虾与蓝壳蟹的,真的非同凡响——

IMG_6532

话说我觉得作为一个长期生活于“炸软壳蟹”盛行的英国的家伙,我俩对这类sushi还有点发言权,口感和味道都真的很好!

第二次去的时候,我很立场分明地跟小巴说:“这次你点你的面,我点我的面哈!而且我要大份!!!”——嗯,吃上不要谈感情!

不是第一次没有吃饱,而是意犹未尽,所以离开纽约之前一定要吃到“青春无悔”!你说对吧?(才发现我就是这么抓住青春的尾巴的。。。哎,海明威在天有灵,他一定觉得大Joy好文艺。。。)

话说旅行的目的就是艳遇。而此行我们的另一个惊艳的偶遇是那天专门扫荡了一下纽约的两家Amazon实体书店——嗯,就是愤愤不平地去抗议一下网络寡头怎么挤兑传统书店的,顺便忍不住享受一下书店内跨国Prime折扣的……学术人的出息啊~节气啊~都瞬间被欢乐地discount掉了,哎——从两个书店出来,怀揣着各种背叛与自责的罪恶感,以及7折收获满满的欣喜的丝毫都不复杂的心情,已经是下午四点,还没有吃午饭的大Joy和小巴琢磨,应该去哪里吃lundinner咧?

有几类馆子是我们到北美每次必吃的:越南菜、韩国菜和墨西哥菜。因为这些都是英国做得特别匪夷所思,但北美特别诱人的。同理有几类馆子是我们到北美每次必不吃的:印度菜、英国菜。因为这些都是北美做得特别让人质疑人生,但英国做的特别”返璞归真”的。

那天google map到一个韩国烤肉馆Baekjeong,看评论还不错,去呗。

一进门,哇,满墙的名人照片——

IMG_7200

大Joy扫了一眼……一个也不认识。一水儿韩国人/亚裔,我猜大概是很多当今流行的韩国歌手和影视演员吧!总之很有名气的样子。下午4点这么尴尬的点,店里还是80%客满,也真够生意兴隆的!然后我又仔细看了一下网上介绍,貌似自称是纽约最好的韩国烤肉。

真不是盖的,是不是纽约最好的烤肉我不知道,但我和小巴都认为这是我俩自2012年在巴黎巴士底狱区巷子里吃的韩国烤肉以来最好吃的烤肉。

除了餐馆,Chelsea market好多好吃的——

上次没有机会去,这次去了好几次,哈哈,并且怨念地嘚啵说下次再来纽约不如定Chelsea market附近的。别的不说,至少有这样lobster roll+clam chowder的affordable breakfast人生也算很完整了吧?

(体重也非常完整,嗯哼~)

但其实在Chelsea market附近我们最惊喜的发现还不是market本身,而是旁边的这个星巴克烘培中心——

IMG_4759 copy

 

超大的大厅堂,除了一侧的咖啡豆烘培工厂,上下两层的咖啡厅,天顶上则是几根蜿蜒盘旋的输送咖啡豆的管道,虽然厅堂里挺热闹的,但还是能时不时听见脑袋顶上哗啦啦哗啦啦~本能反应地抬头,看见那些管道上闪烁着几个字“豆豆的交响曲”(a symphony of the beans),哇,没见过星巴克这么小文艺外加高精尖过。

这里还有很多特殊的咖啡饮品,比如Whiskey Barrel-Aged咖啡,就是用在曾经酿过威士忌的木桶里熏陶过的咖啡豆做出的咖啡,没有酒精,但是还真有那么点威士忌的味道哎~欲罢不能

在这里很舒坦地呆了三个早上,还写了俩conference talks,特有成就感。

当然,不论是说到“威武”还是说到吃,都不能不提棒球。

这回俺俩很奢侈地连着去了两场棒球赛哎!过瘾。一场是穿着全纽约找鄙视的小熊队队服和顶着小熊队的帽子去Mets的主场看小熊!

然后发现门口的Mets狗狗…好像已经不是那条浅黄色的狗狗了哎!——

IMG_6765

不过幸好,Mets27号Jeurys Familia也不再是当年那个煞神般的存在,然后——小熊队居然赢了哎!!!

看完小熊队大获全胜,第二天毫无压力地去看Yankees的主场。可能以前写过,棒球队里吧,我天然无条件不喜欢两类球队,一类是所有加州的棒球队,因为他们都好有钱,另一类是Yankees,因为他们太有钱。总赢就不好玩了,是吧。

这次虽然赶上Yankees vs A’s,两个不太感冒的球队,但觉得还是去开开眼界吧!——因为Yankee stadium太有名了!

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有名,你要问我,我觉得yankee stadium根本就是我想象中奥威尔1984笔下的那个Ministry of Truth啊!

NYYMLBP_0171_Esto.jpg

组织性纪律性的庄严恐怖代表……

虽然站在外面一万个撇嘴,不过到了球场里面,大Joy完全就和里面买的冰激凌一样,很快就化了啊——因为Yankee Stadium根本就是个庞大的小吃一条街!!!

一般球场也就是提供个热狗啊,tacos啊,汉堡啊这些快餐食品,Yankees则是从坐下来的餐厅到快餐,从西餐到亚洲面条包子都提供一条龙服务的啊!而且餐厅上面还有各种以前Yankees队员与其代表性食物的巨照——

忘了那天吃什么了,反正还啜了一大杯margarita,做得不错哎!

吃人家的嘴短之上,更让我这个游客心虚说yankees坏话的是,我俩那天居然还得到了限量版的Yankees队员的bubble head人偶。是谁完全不认识,因为完全不追Yankees的表现——下图小巴更嚣张,拿人家的一点不觉得手短,是要弹一下人偶脑袋——但是我俩财迷决议把这个模型存着,静等N年后此人进入Hall of Fame,然后再去ebay一下!哈哈

IMG_6899

那天的ceremonial first pitch居然是犯罪小说家James Patterson(下右上图)

啧啧啧,对于一个游客来说,又喝了小酒,吃了过瘾的垃圾食品,得到赠品玩具,看到著名作家,还看到Yankees难得在主场输给A’s,你说我还有什么可吐槽的呢?完美!

IMG_7320

(未完待续)

5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棒求 Fail Better

“这盘”好吃的!

IMG_5159

“这盘”就是洋泾浜英语里的Japan呀!

这三周先是去开会,去讲课(均留到后面再表),然后和爸妈在东京溜达了一圈,哎呀,好玩好玩好玩。回来说该写博客了,可是这三周的各种high该从何写起呢?我觉得就从“最有感触”的地方写起吧!——那当然就是“这盘”里各种好吃的呀!

IMG_5890

IMG_5636

IMG_5639

 

我有时候觉得日餐对于我来说吧,基本就是一半是吃,一半是玩儿——每道菜都整得一小口一小口的,咋做得辣么复杂呢?还没入口,就已经觉得这钱花得很值了(哈哈哈,我是一只肤浅的吃货!),然后再放到嘴里……哇~~~

虽然是老生常谈,但是每次到日本都觉得:拉面真真还是日本本地的好吃;生鱼片这种俺平时打死也不会吃的主,都觉得居然可以忍受,甚至说有点好吃哎;而牛肉……妈呀……那天在新宿逛完纪伊国屋书店之后,随机在旁边商场里找的一家烧烤店,很运气居然赶上有这么一个视角的靠窗座位——

IMG_5323

结果整整一顿饭,俺们四个人都没心思欣赏风景哈,因为那个烤牛肉实在太好吃了——连平时不吃牛肉的粑粑都主动要求再要一份,真真的入嘴即化呀!吃得美得不行,嘴巴里嚼着,心中歌唱着小曲儿~

IMG_5465

是不是神户牛肉俺不知道,总之很好吃。后来俺们去了银座附近一家神户牛直营店(见下),其实也没有上面那家辣么好吃啦!可惜这么销魂的店本没心没肺的吃货忘了记下店名,哈哈,反正是在书店附近一家需要戴黑色围裙的店啦!

IMG_5850

记得第一次体会到日本牛肉的厉害还是上次来日本——大概是小20年前吧(靠,好暴露年龄!),那次喜洋洋也在,她也应该记得,那次吃了一个牛肉拉面,听导游神乎其神地吹嘘俺们碗中的牛肉想当年是每天喝着啤酒享受按摩培养出来的,当时我第一次觉得那些牛真的好牛——估计现在要是吃饭的时候听到这些故事,会政治正确地立马觉得21世纪自己却还没有进化成素食动物真的很惭愧。

但这次肉食拉面之旅仍在继续。在住处附近看到的担担面馆——虽然这次没机会去那里吃,但是俺很认同这家店主的观点啊:No (dandan) Noodles No Life! 人生无面不欢啊!

IMG_3465

最欢乐的一次吃面是俺终于吃到了久闻大名的“一兰拉面”,而且得益于小巴同学的神机妙算,居然没有排队!(而我们坐下一分钟之后,门口就排出了20多个人!)——

IMG_4619

很久以前就听说过这个隔出单间,鼓励顾客废话少说专心吃面的店,这回终于体验了一把。咋说呢?这个主意确实不错,可以忘情地胡噜胡噜吸溜面条,但是因为外地人旅游嘛,一边吃一边忍不住东张西望,一会儿探头问问小巴好吃哇?一会儿探头问问麻麻要加菜哇?完全违反本意哈哈哈。至于面条嘛,蛮好吃。不过我并没觉得有比其他拉面更为惊艳的地方,是吧,熊本?

IMG_5841

这次比较惊艳的是在富士山下的小摊儿上吃的章鱼烧——

IMG_4709

主要在漫画和动画片上看了那么多次,还是第一次吃嘛!哈哈,土吧!比想象中好吃好玩哎!

话说在日本除了各种零食小点心之外,还有一个很出彩的,就是冰激凌。

每次要买冰激凌的时候,小巴同学都说自己不吃,顶多能吃“一小口”而已。然后每次买来,这厮“尝”一小口的结果总是很陶醉地不撒手,然后就忘情地一口接一口……非常气人——

IMG_5617

这回在日本吃得最爽的一次冰激凌是下面这个——

IMG_5557

冰激凌做芯,棉花糖拖底!哇!这是怎样的罪恶啊!哇哈哈哈!俺稀饭!!我和麻麻一人一个。由此有了下面这个“麻麻在左,达芬奇在右”——

IMG_5565

这个东东居然出人意料的不腻——买的时候只是因为好玩,我还跟我妈说我们不可能吃完,结果我和麻麻居然都把这个庞然大物吃个精光!

好吧,说了这么多吃,而且估计各种唏嘘赞叹对各位大多不是什么新闻,我觉得要写出彩儿,作为一个学术人我总应该深沉地反思一下,把物质食粮升华为精神食粮什么的,所以过去的20分钟,我一边嚼着带回来的米果一边冥思苦想,然后麻麻的这张照片启发了我,咳咳,升华来了哈:人生就像一碗拉面,你不亲自去揭开碗盖就永远不知道有怎样的美味等着你哦!

IMG_4559

(“这盘”飨宴未完待续哦)

4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Another year, cover to cover

IMG_1299

哈啰,大家圣诞狂欢酒醒过来了哇?嘎嘎嘎嘎

又到了每年盘点看的书的时刻啦!不过先说两个滑稽的段子。

一个是圣诞前夜那天大厨小巴吭哧吭哧做好了所有的圣诞大餐,然后大Joy闻着味道留着口水就下楼,假装关心实则打探开饭时间地问了一下“有啥要帮忙的哇?”

然后正在准备什么酱汁呀之类的小巴超烤箱一努嘴,说已经都搞掂了(大Joy掐时间掐的多准呀!绝对“老夫老妻”呀!啊哈哈)我可以帮他把已经烤好,在烤箱里保温的火鸡取出来(当时烤箱已经熄火10多分钟了)。

然后大Joy就套上棉手套,取、火、鸡。。。。嗷~~!!居然左前臂被烤箱边缘烫了个大水泡!!!哇靠,人生真不公平哎!

然后因为位置明显,所以这两天(以及估计未来一两周)遇到的所有的人都知道“大Joy做圣诞大餐(时被烫了)”。啊哈哈哈哈哈哈,小巴也说:人生真不公平哎!

第二个段子是,前一阵显摆了那个乐高的Advent Calendar。话说24日最后那个是圣诞老人本尊——

IMG_E1373

还拎个礼物袋。可是多看两眼你有没有觉得这个拎着麻袋的圣诞老人有点行踪慌张,感觉好似刚抢了哪里大步逃离现场似的……

嗯,所以我觉得下一步的故事情节应该是这个画面——

IMG_1369

IMG_1370

扒火车胜利大逃亡喽!

嘎嘎嘎嘎,言归正传,我上面是以图代言,下面这本最近两周翻完的短篇小说集,是以言代图,每一篇短篇都是通过Hopper的一幅油画借题发挥——

IMG_0739

内容特好看,尤其我发现书摆在那里跟我们家配在一起也特好看。里面有很多名家作品呢,值得找能静下心来的时候一看。

这本书差一点就在最后时刻变成我今年最喜欢的小说了,不过纠结了一下,还是维持我之前想好的吧,以下从左到右是今年看过的我最喜欢的小说,非小说以及学术书籍——

同样顺序,小巴的排行榜如下——

妈呀,好像从书皮就能看出来明显的性别差异?哈哈哈哈哈哈

同去年一样,楚楚也列了她最喜欢的小说和非小说——

楚楚还跟我说,左边那个可~~好看啦,看得她哭得唏哩哗啦的。。。然后我就悄悄从要读的书单里划掉了,咳咳。

提起黄豆儿今年最喜欢的书,黄豆儿妈咳吧都没打(因为貌似可以倒背了吧,哈哈哈哈)——

81ki2sSDdwL

因为节前见了马丁老爷子,我问他今年最喜欢的书是啥,他说是这本——the-co-ops-got-bananas-9781471153419_lg

他当时忘了全名了,就说是Davies写的一个名字很滑稽的一本书。我说The Co-Op’s Got Bananas! 马丁睁大眼睛,很有点佩服地说:“这类书你也关心?” 我说,因为是写的北英格兰呀,没看过至少记得书名,好歹也算在新堡泡了六年啊哈哈哈。

好吧,花花绿绿从头看到尾,又是一年。

Screen Shot 2018-12-26 at 16.24.05

最后用The Three Escapes of Hannah Arendt这本漫画的末尾的一页作为结语吧——

IMG_E0877

5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