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个明白!致新年

嘿嘿,各位农历新年好!估计/希望大家都在狂吃狂喝狂玩~等正月十五吃元宵的时候再想起看看大Joy的博客,哈哈哈哈——仗着家门口有了中国超市,大Joy我今年元宵节也是有元宵哒!

不仅有元宵,最近几个月伙食明显改善的还有居然可以经常性吃对冷冻食材复杂的火锅了,嘎嘎嘎嘎。以前靠DPD邮寄蔬菜,新鲜蔬菜嘛还可以,冷冻食品即便是24小时的服务也十之八九都会全军覆没,所以火锅绝对大Joy家里食物链中最最最高一级——基本和芝麻烧饼、天津煎饼一样属于“白松露级美味”。

可以在家吃火锅,幸福来得太突然,大Joy家措不及防还没有制备火锅,所以基本就站在炉灶边一边煮一边吃,特别爽。然后古人不是说“独乐乐不如与人乐乐”嘛(一看孟子就不是独生子女,啊哈哈哈哈),拍着照片发给国内的朋友们显白。

然后被嘲笑为我这是吃的“东北锅”——这是松木木木总结的,然后来自南方的一只猫同学好像对这个词尤其热爱,俺吃一次就被嘲笑一次,快过年了,还有如下对话

一只猫:你们年夜饭都打算怎么吃呀

大Joy:年夜饭吃火锅

一只猫:不会还是东北锅吧?

呃,我就想说,没有酸菜粉条叫东北锅是非常不准确滴!!咳咳。而且最近太冷了,所以俺们的懒人火锅在年前就吃完了,啊哈哈。年夜饭最后吃的monkfish海鲜面——今儿才知道monkfish中文叫安康鱼,年夜饭还挺应景的:

上面这盘面里最拉风的其实不是鱼肉,而是那些红条条——藏红花。我巨喜欢藏红花。我觉得藏红花在西餐里,如同花椒在中餐里一样——就是都味道独特,都是立马给菜加结构的,而且两个都需要点到为止即妙不可言(虽然如上面用的多我也绝对不会拒绝吧,啊哈哈哈哈)。还有呢就是这两个好像都因为气候变化产量受影响~哎!

这年头,饭桌上很容易就能吃出点严肃和尴尬来。想起英国媒体在圣诞节前不也是着急推出各种“家庭聚餐生存指南”。里面有一个原则就是莫谈国事远离政治。

大张伟唱的开饭开fun,还真是有点让人怀念。反正今年的春晚是真的把我噎到了——虽然年年主旋律,岁岁和现实越来越远,我依然觉得今年营造的正能量还是让人觉得异常麻木的。

我两三周前就拍好了开篇的那张图片:那是我N年前在LSE读书时买的,恰好是个兔子(早下架了哈哈哈,因为LSE的吉祥物实际上是海狸)。兔子指的那句话即LSE校训:To know the causes of things. 万事求源。再说直白一点就是:为什么要学术?就是为了图个明白。

读书的时候(刚从20多年理科训练转到文科的)我一直觉得LSE的校训有点简单,缺乏那么一点酷,少那么一点“气魄”(因为确实是为了对仗“for the betterment of society”这个建校初衷选择的)。但后来越来越觉得这句校训的厉害——尤其作为社会科学学校来说,“万事求源”,真是又得有方法又得有点宰相撑船的修养和智慧,最重要的是,还得有点敢于面对的勇气。

这几年全球社会的变迁是不是更能显示出“to know the causes of things”的珍贵?——所以我之前写过最决绝的叛逆就叫“求知”嘛。别的国家不说,自2020年开始,我想国内至少在从有意到无意的“糊里糊涂”中至少从火堆里裸奔了两次了吧?

哎。有多少人有问题从不敢问,到不想问,到干脆想都想不到问题。又有多少人从揣着明白装糊涂到揣着糊涂当明白。对,我说的就是整个新冠治理这件事。这事其实我确实很介意,健康所系生命相托,这个道理真的不需要希波克拉底誓言才明白。过去两三年,尤其一年我听的最刺耳的一类话就是能说吗能写吗能问吗。刺耳是因为我(大概)理解问话人的担忧,也是因为这其中折射出世事的愚蠢。我想对类似问题做一个统一回答:如果遇到类似问题,请告知您的上级,连美国CIA都因为担心民众不信任而推出了自我爆料的博客 The Langley Files (我听了,还算是有节度的诚恳),您单位能有多大事儿啊?

听说新年夜好多放爆竹的,也有好多圈地给逝者烧纸的。每个人的假装不知道,假装会好的……如果真的出来只是“混”,那真的是要还的。

“to know the causes of things”确实是for the betterment of society的必须。其实如果每个人能坚持活得明白,哪里还需要A4白纸运动?

兔年微信群里各种关于tu的谐音哏,其实前“兔”是否似锦,是否无良,能否大展宏“兔”,能否“兔”飞猛进,出落个扬眉“兔”气……您得先(敢于)“兔”个明白。(上到天下大事,下到柴米油盐,开饭是不是开fun,全在于你是否有能力“兔”个明白:火锅被变成哈哈哈东北锅,是否还是那么香那么拽?全靠您得自己明白这吃的到底是啥。一碗海鲜面,到底好吃在哪里?是肉肉是面面还是那配称佐料,自己不明白那梅花雪水也算饮驴哈。)

rerum cognoscere causas, 这个兔年之约,你接吗?

2023年会好吗?

这事儿还真不好说,主要看你问的“好”是关于哪方面的。 总体来讲,过去五年,尤其是过去三年,世界各国各种“zuo”,不论是国际关系还是国内舆论还是影响到柴米油盐吃饭睡觉的个人生存质量,至少还得三五年才能把这个弯拐回来。

昨天北京时间的新年夜看到国内好多老师感慨说希望明年能回归理性,不要在那么多匪夷所思了。其实在这个post-truth时代,我昨天猛然发现,连我家洗手间的门把手都匹诺曹了哎!(见下图,是不是?!)

分享一个特别给力的:昨天新年夜我妈妈给我转发了一个微信,是关于她朋友的儿子的。咳咳,或许还有人隐约记得大概7-8年前(确切的说是2014年),我在博客里写过回北京的时候,妈妈的朋友安排我一个任务,就是在饭桌上帮他们喜欢玩乐队的儿子建议一个就业前景好的留学专业,毕竟拿音乐当饭碗很难,然后饭桌上我觉得小男孩特别迷人,乐队挺棒的,人家托我办的事全忘了,我就特别兴奋地饭桌上怂恿他去出专辑……啊哈哈哈哈……

后来几年断断续续听说过他的消息,一边工作一边做乐队,做演出上电视台等等。昨天我妈妈转发的微信是他全国巡演的照片——依然好帅!!而且,哇!看到下面这个恨不得场场售罄的海报,太给力啦!这帅的外面还得加个光环:

下面是Youtube 上的一个老视频。我N年前说起的“小男孩”就是现在的主唱啦。

好听,好帅(我是不是花痴的过于明显了?哈哈,但我说的帅也是对角巷乐队跨越9年的成长很帅呀!)。让我想起好多比较熟悉的中国流行摇滚。

喜欢摇滚乐的最喜欢对比和评论到底什么才是“真”的摇滚,或者怎样才“更”摇滚——比如有的人会说国内有的摇滚名歌手一点都不摇滚。但其实摇滚乐的精髓就是传达和启发一种叛逆,所以摇滚乐的成功程度取决于其叛逆程度和内容和社会心理的契合程度。我感觉半角巷乐队的2019,2021两张专辑都有中国流行摇滚独特的“少年气”。 中国摇滚的少年气都多少有一种自我矛盾,它即反射着大环境玻璃温室的结果,又要照耀冲破玻璃天顶的理想。少年的叛逆是有局限的,但其实现在是一个每个人都应该把自己当做少年的年代。如果更多的人重新找回自己的少年气, 那2023年应该会开始变好的。没错,每一位的少年气都很必要。

哈哈哈哈,我也不知道啥时候起AC的T恤开始这么有态度!

不管怎么说,新年看到对角巷的这些视频呀微信呀(包括把spotify的歌单听了一遍),真是挺佩服的。希望十年后大家都依然有股少年气。

另外,记住哦,叛逆的方式不止是摇滚,不是举白纸,不是特立独行,最决绝的叛逆叫“求知”,或者叫“我想知道,我要知道”。Curiosity is insubordination in its purest form。这句话不是我说的,是写《洛丽塔》的Nabokov说的。与各位2023年共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