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逻辑会传染

不管你是个怎样的完美主义者,当写的东西被翻译成除了名字其他内容自己完全看不懂歪文的时候,就立马觉得特别高大上。

哈哈,一晃又过了两周,我这博客都快变成《半月谈》了!本来上个周末就想写博客的,因为上上周个周末,除了插空给iGEM中国会议作了个小发言之外,我和朋友又玩了一把MIT的COVID hackathon。

这回是针对印度的疫情的各个问题来寻求解决方案。我被分在科技沟通组,而朋友(因为经济学背景)被公共和私人财政组,所以一个周末也没有联系。我的组什么奖也没有获得,因为我们是唯一一个没有拿出一个app而只拿出了一个口号的组——啊哈哈哈哈哈哈哈。但是在大Joy 的误导下,我们愉快地度过了一个谈论艾滋病、霍乱、乙肝和麻风病的周末呀!反正我觉得蛮有意思哒!

后来问我朋友玩得愉快否,她(印度裔)说 “I was just an angry person after [realising] that all my fellow countrymen can think of is a bloody app!”——我觉得好滑稽,但是真心好理解,因为换做是天朝,我也会恨铁地挠墙。

不过这些之前都没有空写,忙忙碌碌碌无为的,我这没娃也没有猫的都想问“时间都去哪儿了?”——很大一部分都被英国政府一天一变的政策给浪费了。以前我认为搞政治的前提得是个“实用主义者”,识时务者为俊杰嘛,对吧。近几年我才明白,原来搞政治的基础是你得是个“唯心主义者”,因为这些政客明明都活在自己的想象里。

 ‘Boris often praises the first class education he received at Eton and Oxford. But the most important lesson he was taught was at driving school.’–关于包胖子各种出尔反尔就不说了,最近完全随性的“6人政策”和违法就要违得“in a specific and limited way”就更别提了。

而且我发现无逻辑这事会传染,比如今天BBC在回答6人政策是否影响大学课堂这件事时,也是自相矛盾啊——

嗯,在这个混乱的季节里,大Joy买了绿幕布,在家给新生录制了大概15分钟的Induction,放在了俺们内部网上。然后其他学科的教学主任之间纷纷传言说,大Joy这个视频你不要看,因为看了会后悔让自己完全丧失给学生录induction的勇气。哈哈哈哈哈哈……我的同事都好可爱哈哈哈哈哈

虽然言过其实,但我还是想把视频的第1分钟放在这里的,因为,还记得前一阵大Joy那篇骂骂咧咧的博客嘛,下面这段话就是我在前一阵做Clearing在给申请生打电话听其倾诉抱怨哭泣歇斯底里时想到的:

不过这段视频我自己觉得最精彩的是后半部分,在我blah blah“谆谆教导”应该怎么适应大学生活的时候,我说Bon Jovi和AC/DC那段——

但愿我不可救药的音乐品味不会让学生集体申请学费refund啊哈哈哈哈哈。总之在哇啦哇啦啰嗦半天之后,俺说:“Okay, I think you are ready, let’s go rock the world!”

其实在一个完全无厘头的世界,作为老师,能给学生的大概也就是一点希望吧。我总觉得教师和医生是很类似的职业,两个都是社会刚需,但两个其实都没有平时想象中神奇,正如同医生是“有时去治愈,常常去帮助, 总是去安慰”,老师的角色不过是“有时去点化,常常去帮助,总是去鼓励”。

但这往往也是这两个职业的真正气度所在——当过医生的大概都理解我说的意思,比如20多岁的毛头丫头转身要“总是去安慰”,其实并非很容易;同理,作为老师,在一个“总是去鼓励”也是需要点心理素质滴!嘎嘎

最近主要工作是安排下学年教学——我知道这句话我大概已经说了俩月了,但真的,在包胖子领导下,tomorrow 真真都是 another day,反正不是人员问题就是安全问题要么就是技术平台问题要么就是学生问题,此起彼伏没完没了。我以为同事的“工分”我上上上周就已经彻底最终完全搞平衡了。上周我忽然发现,我靠,居然还有被我疏忽的谎报工作量的漏网之鱼。

太扯淡了,一个价值11分的课,居然被虚报出25分的工作量。哇呀,这牛皮吹的有点大吧?不过“好在”社会学系的虚报很多是老师“忘了”修改去年的数据,所以可以算是‘honest mistake’一类的。而不像有些系,那就是活生生的瞎编啊。

但我就很好奇,为什么女性教师里几乎没有一个犯honest mistake的——确实有一个,她的mistake是给自己少算了6分,相当于6节大课——为什么男性教师大概一半都或多或少“数学不太好”呢?

嗯?!你说为什么呢?

嗯,小女子不知,或者说,小女子没功夫去辩论这个老话题。我并不觉得每个有虚报的男同事都是故意的,但我知道每个女老师都是小心翼翼的,这本身就让人心里不是滋味。但小女子的数学是数学老师教的,所以你犯错我给你改,而且小女子也会利用职权呀,比如?比如那两个数学最不好而且“长期”不太好的同学,你们就被安排在一起工作吧! 不要祸害其他同事和他们的课堂哈。

有没有觉得我家的超级英雄都very happy very gay? 俺家故宫猫觉得Marvel那帮人真闹腾,哈哈蛤

嗯,如果你觉得这片博客没有什么逻辑,那是因为这是受大环境所赐,生生积攒了两周的八卦嘛。无逻辑会传染。

(上图的重点是:俺的金盏花calendula发芽啦!)

10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10 responses to “无逻辑会传染

  1. Senior Jerry

    说医生和教师的那段写的真好。等我引用嗷!

  2. 杨青

    怒赞“有时去点化,常常去帮助,总是去鼓励”!因为作为(女?)学生,我们的心理基本就是“有时要钻牛角尖,常常都在懵圈圈,总是在自我枪毙”的路上……哈哈哈,大Joy你是学生之光啊

    • Joy

      学生是老师的光啦!普世之理,每个老师都肯定有这个感觉:就是学术界让老师心中冒出无数个“艾夫星星星”的时候,忽然邮箱里、电话里或者办公室门口冒出学生一句特认真的话,然后老师就觉得那些艾夫星星星啊什么的,值了!

  3. 一只喵

    强烈支持大Joy为女老师们维权!!PS最近坎村的天气一直不错呀呀

  4. 早上的评论好像不见了。。。我最近因为尝试homeschool几个小孩子在思考一个问题,当医生的时候会讲究个体化治疗,那老师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呢?

    • Joy

      没有看见之前的留言哎。博士之前的个体教学就是Tutor-Tutee系统呀,不过除了牛津剑桥这种有财力(即人力)保证的,现实中个体化教学主要还要看学生自己争取了——俺这两年因为其他的admin,学院划给我的tutee要少,那本科三个年级也是十五六个呢。但其实我能记住的,每年能一对一对深入对话的,也就一个或两个。

      • 这样的系统挺好,起码给了学生机会,就看自己能不能把握住了。针对更年轻一点学生的好像是比较难。

      • Joy

        我感觉这种“自生自灭”的习惯得从中学开始培养,私立和好中学出来的孩子都很懂这里的门道,普通学区和外国学生一般仿佛认为和老师单线联系是个累赘。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