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鼠年闹的

IMG_2831

感觉离上次写博客都好久好久了,其实不过才一个礼拜的样子。世界闹腾得真可以。其实上周末就想吐槽来着,后来觉得大过节的,写出来也是添堵。现在觉得,反正大家天天刷屏看新闻,已经对添堵都有免疫力了吧!

首先是武汉肺炎,据说在很多地方加剧了针对华裔的种族歧视,比如前两天听说有的餐馆拒绝让一个亚裔女子进入,该女子争辩说喂我越南人好哇?!我一个美国韩国裔同事也是,说这两天在美国出差,说在她老家纽约的公众场合大气儿都不敢喘~

我说,那我跟你说个好玩的:昨天周六加班去学校给申请了社会学本科的学生做开放日,讲完课,我一路风风火火跑下山来赶火车,跑到站台上,气喘吁吁地被英国常年的小阴风儿吹得直呛嗓子,条件反射性地咳嗽了一下。余光里站台边长椅上有位女士被我这咳嗽吓了这一大跳,嘣地从椅子上弹起来,有一瞬间我差点以为我5米以外的咳嗽能让她跌滑进站台下面!——我的内功真强大,mmmm~不乏我修炼这么多年~哈哈

其实歧视这件事吧,我觉得虽然有刻意煽风点火的,但是总体上我挺能理解的——这个就跟埃博拉病毒或者恐怖袭击威胁的风口浪尖上的时候,咱自己也会绕着特定人群走一样。

尤其是,当你看到国内对于湖北人、湖北车辆以及湖北一切的歧视之后,再回来看很多海外对各种被标记为辱华行为的抗议,实在让人热血沸腾不起来,“窝里横的爱国”难免有点虚伪,而且有点让人寒心。

不是说这些抗议都不应该,只是你会联想到——你们这么会维权,谁又会为困在国内的同胞说话呢?

那天讲完课回家看春晚重播,我就觉得特别别扭——在左手画龙右手画完彩虹,从时时刻刻提醒自己“不能搭讪”改为“你都是中国人”这个主旋律之后,主持人上台说的第一句话我就很撇嘴——

“亲爱的朋友们,此时此刻,我们要在奋战在防控肺炎疫情第一线的白衣天使们和全体武汉市民致以深深的敬意……”

医生作为职业人,特殊时期恪守职责甚至是超出日常职责救死扶伤确实是值得致敬的;但向普通市民致敬是什么意思?默认他们有义务作出个人牺牲么?普通市民即便是在封城之后,需要的也不是敬意——因为他们没有需要你respect的,他们是victim,有“尊敬受害者”这么一说嘛?普通民众,即便是自己主动要求被封城,也不是需要你的致敬,而是你的关心和救援。

你或许觉得我鸡蛋里挑骨头,但我真的觉得这句话,这么坦然的把普通市民和医务工作者放在一个层面上致敬,其实就是政治逻辑上,习惯性没把老百姓当成需要被保护和被服务的对象,而是当成社会理所当然向其汲取能力和能量的基数群体而已。

反正我是觉得这句话的政治伦理值得商榷——我就不说后面结尾对武汉市民说的“你们安全了大家就安全了”这种让人五味杂陈地多义词句了。

自从年三十儿之后,随着封城和媒体宣传基调的调整,微信上风格也立刻有明显变化,大概上周三四微信群里还在流传着其他城市多么小题大做而武汉人民生活照常的帖子和图片,吃完年三十儿的饺子,好像大家瞬间都意识到这件事的严肃性了。

然后我的微信屏幕上基本就是各种武汉加油中国加油的热血鸡汤

但因为家里和周边同学从医的诸多,有时候看着这鸡汤也是无奈,尤其看到无法就医患者撕扯医务人员衣服,袭击医务工作者这种新闻……——面对一个让每个人都觉得委屈的社会现实,只剩下一种感觉:sad!——可怜+可悲+无尽遗憾

有些事不能细琢磨,琢磨也是来气。比如上面那些鸡汤,壮年男医生领路,但你若仔细看上一线的名单,比如下面这个俺们北医系统的,大多数都是女性啊——

在看看其他国家生物医学口的宣传画怎么做的

然后俺的吐槽就被我表哥(医务工作者)打击了,他觉得我这是文科生闲的。但其实就是在宣传画是挑战还是维护顽固的性别(或其他权力)阶梯这种小事,聚集多了就会影响一个社会是不是人人都觉得活得委屈。

致敬的最好方式,不是在刀尖上对牺牲者说辛苦了,而是在平时让每个人都觉得自己能被这个社会“看到”。

英国也没啥好消息,俺们前天晚上脱欧了。彻底成为孤岛了。

那天上完课回家,灌了点小酒,早早睡了,然后居然十一点正式脱欧的时候被窗外鞭炮声吵醒了!第二天看报纸,脱欧那天晚上酒吧里欢庆的人们主要有三大特征:白人、老年人、乡下人。

英国脱欧派高呼胜利,说这是如同欧战胜利纪念日(VE Day)一样令人欣喜与自豪的日子。嗯,这个比喻真好!因为英国确实要像当年二战结束之后,要进入一个漫长的紧缩期了(”age of austerity”)。

IMG_3020

好啦,现在说点不那么沉重得。

比如虽然自打年三十就老实呆在家里,但粑粑麻麻心情还不错。尤其俺麻麻,天天在家里各屋“串门儿”之余,还很无聊地给玩具什么的都用医用胶带做了口罩——

IMG_3003

对俺们脱欧表达不屑的最好方式是大Joy这周就要去巴黎开会。之前提到过出于AC安全考虑,一般会议现在都由一只叫Zaki的小猴子来代替。话说这只猴子因为是当年俺姨从生物医学会议上拿来的赠品,所以小猴子穿的T恤基本就是商品广告。前两天清理衣橱,扔掉一件蓝T恤,然后大Joy灵机一动,剪了一个角,三下五除二缝了几针,然后Zaki的新装出炉——

很好看吧!有没有注意胸口还缝了一个很帅的Z!

周末过得真快,明早又要爬起来上课去喽!

4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4 responses to “这鼠年闹的

  1. 看了这么多湖北被歧视,中国被歧视的新闻,就日本捐助物资上贴的两句话印象最深刻:山川异域,风月同天。岂曰无衣,与子同裳。

    • Joy

      Vice-Chancellor of the Australian National University: ‘viruses don’t discriminate. And neither do we.’

  2. 杨青

    小猴子zaki背后的biosecurity真心应景!过去这两周真是漫长,更漫长的是在家里有俩(熊)娃的吵闹声中,要工作还要写论文……何以解忧?唯有睡觉!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