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天欢乐多

其实跟下雪没什么大关系,好几年不见这么大的雪,标题党呗。

哈哈,不过最近欢乐还是挺多的。

一个是周四那天,大Joy班上有两个中国小女孩下课来办公室……其实她俩“原本”是来问什么来着我没搞清,因为那会儿正跟楚楚八卦得high,所以她俩一进屋好像节奏就被我给打乱了,哈哈,然后被俺扯着呜哩哇啦说了一堆,我想大概里面是包含了她俩本来要问的事情吧……

但我这里记录要小心了,因为这两个小女孩说她俩是知道大Joy有博客哒!——俺很淡定啦,因为俺在博客上八卦一向是把这点考虑进去啦。不过呢,这俩小女孩周四继续说,说看完我博客再上我的课吧,感觉本人和博客还是有差距的。

当时大Joy老师的心情是这样的——

IMG_1707

咋?咋能不一样聂?——感觉高教界幸好没有315,要不然岂不要被投诉虚假广告了?

然后其中一个小女孩想了想,(大概是拣了一个相对柔和的词)说,因为大Joy本人还是挺严肃的。

啊哈哈哈哈哈哈……那可不嘛!站在讲台上我就是老师呀。觉得这“失望”还挺可爱的,真是小孩纸。

如之前回复白菜时说的,周四那天真的巨冷,早上6点钟爬起来各种怨念不想上学,要搁以前做学生的时候才不会抬眼皮,可是做老师的最大坏处就不能翘课。然后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提前出门了,结果上课还是晚了——因为火车根本没有啊,然后在站台上等了40来分钟,着急想让本科部办公室告诉学生我会迟到吧,结果也没辙——因为偌大一本课部一办公室,没有一个人,因为大家也都被堵在路上,全院大楼里只有一个财会,然后她真是不懂也似乎没有权限进入课程的mailing list。。。>.<!

你肯定在想英国这得是下了多~~大的雪呀!嗯嗯,那天早上撑死也就2厘米吧……

唉~老牌资本主义真是让人没办法。当时我舅舅在巴黎开会,巴黎据说也下雪了,他早上还嘲笑我说巴黎没事呀,下午就说,好像巴黎地铁也转不灵了……

但总之,那天下午给研究生讲课,讲“后人类主义”,本“Cyborg Punk”手舞足蹈地讲得最后嗓子都哑了,我以为是我兴混的,后来回家发现其实是感冒了……

==||

你能想象得到对于一个喜欢对生活任何一个细节都指手画脚感慨万千的家伙,这两天说不出来话是怎样的郁闷哇?!——小巴大概是觉得可以享受难得耳根子清静了,不过呢,这厮马上也被我传染感冒了,自己还咳咳咳咳不过来呢,也就无暇享受了。啊哈哈哈哈哈哈……(虽然说不出来,但不妨碍我心里继续犯坏呀!)

正月十五那天,恰好有个在北美的中国科技传播界的老师给我写了封邮件,邮件末尾写的是“中秋快乐”。这让我快乐了半天——因为早上我祝另一个老师“元旦快乐”,哈哈,难得同是迷糊人。(但你想啊,元宵不就是圆圆的,跟鸡蛋似的嘛,自然就会打成“元旦”啊,要是叫汤圆节,我肯定就不会打错——你觉得我虽强词但是不是很夺理哎?)

这个周末的欢乐小高潮呢,是在左盼右盼,盼了基本两个(多)月之后,大Joy的基因检测报告终于出炉了——还记得我说过的,圣诞节小巴送了我一个23andMe的试剂盒,因为他知道我每年都在讲基因检测的各种伦理问题,然后一直想“以身试法”一下吧?嗯。在元旦(不是元宵!)节后寄出唾液样本,今天终于收到邮件说我的检测完成啦,是时候“面对自己”啦——Screen Shot 2018-03-04 at 18.44.48

早上躺在床上看到这封邮件,大Joy就蹭地一下子跳起来啦,急不可待呀!鉴于江湖上各种关于这种检测鉴定出疾病基因携带者而导致的各种伦理心理问题,小巴持怀疑态度问,你确定不等到晚上喝小酒的时候再查?

大Joy说,没事啦没事啦,咱啥没见过啊(——确切的说,没见过也在课上讲过,哈哈)。

然后大Joy就喝着咖灰,打开了这份报告。

嗯,你觉得大Joy会发现什么呢?

你猜,

你猜,

你猜猜,

哈哈,我无聊的卖个关子——其实这个和今早我在电脑上点击报告时的情况很像,就是你偏偏很想知道,然后偏偏你家无线网在这个时候显示要重新连接!

我靠!BT电讯公司你真的很BT(BT在我读大学时是“变态”的网络缩写)。

然后俺看到了俺的基因报告。

首先,我其实最关心的是,作为1/4旗人,我很想知道俺们家到底是来自内蒙古还是朝鲜。

但是这个报告并没有给我一个确定的答复,因为除了80%的汉人血统,6%是蒙古血统,6%是朝鲜血统,还有4%是“其他东亚民族”——切,完全就是没定论。剩下的就是什么南亚和欧洲血统,都没啥太大意义。

但最逗的是,还有0.1%的基因组是“搞不清楚来源”——啊哈哈哈哈哈,这是委婉的说我是外星人哇?哈哈哈哈哈哈……(或者是说胡椒盐儿在我收集样本之后搞了什么鬼?啊哈哈哈哈哈哈……)喂,小心哦,说不好我就是传说中的Vulcan呢,哇哈哈哈哈!嗯嗯,明年跟学生讲trans-humanism,我就更有底气了!

其次呢,当然让小巴和我爸妈最揪心的自然是疾病携带者这块啦。

嗯嗯,我可以告诉大家,这个测试显示大Joy的基因棒棒哒!在一大长串疾病里,除了乳糜泻(这不是个儿科疾病嘛?)和老年性黄斑退行性病变大Joy的可能性“稍高于”常人,其他致病基因都没有的哈哈哈哈哈。(我小时候没有乳糜泻,那以后老了是不是也能逃过黄斑病变呀?)

咳咳,在此感谢我的父母,我父母的父母,我父母的父母的父母,我父母的父母的父母的父母……妈呀,你们真牛,不仅自己携带这么好的基因还相互遇到……神了!

但这里还有个非常欢乐的发现——报告里还指出,按基因推断的话,我的肌肉构成(muscle composition)应该是“common in elite power athletes”——哇靠!原来我真的有奥运会夺冠潜力耶!想来小学一年级国家女排队招我入伍还是蛮有眼力的哇!嘎嘎嘎嘎嘎嘎……

但是谁想到大Joy从小就是个体育困难生,从小跑不快跳不高,年年因为体育成绩而纠结评三好……

所以这说明了一个啥道理呢?说明Nurture高于Nature,先天因素真不如后天培养的哦!(这也是transhuman那节课我跟学生掰吃的重点。)

这个测试也让我对自己常年懒惰进行了反思,咳咳,你说咱得懒到啥程度才能让这么好的基因完全不显山不露水呢?所以从明天开始恢复每天跑步——别看俺貌似跑不快,但是咱基因深处或许就藏着一个Usain Bolt呢!

1448852_orig.gif

错了,我是说——

Garfield-Run

4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4 responses to “雪天欢乐多

  1. 我那天看你贴的街景就在想,你们那市政铲雪很不及时啊,果然公共交通就瘫痪了哈哈哈哈。当然我也不应该嘲笑英国,有一天我们这的雪从头天晚上下到第二天还不停,马路上也来不及铲,我是压着轮胎印开到单位的,花了整整两倍的时间,目睹N起车祸。

    今年流感肆虐,你到这时候才感冒已经说明基因好了。我觉得这个基因测试最好玩的地方就是告诉大家你也是天赋异禀哒!

  2. Yueming

    哈哈哈好欢乐。我周四一大早九点的课,也是心想做学生的时候这种时间加上下雪肯定是不会起床的,可是做老师就不行了T_T 不过我们周四影响不是很大,周五比较严重…英国真是就这点雪就能全国停止运转…

    • Joy

      主要大学在这种天气就应该好自为之全校停课呀!我们周五更逗,早上起来发邮件说要正常上课,中午的时候就又发了一个邮件说下午一点全面停课,为了让大家能安全回家……真折腾啊!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