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综述之关于老师

这篇博客前半节是关于大Joy老师的,后半节是关于大Joy老师的老师的,后半节比前半节还好玩哦!有什么样的老师就有什么样的学生呀!嘎嘎嘎嘎~

7月份是毕业的季节。

看着那些过去几年在课堂内外山上山下不停地折腾出各种幺蛾子的小朋友们都漂漂亮亮地在这一天被正装束缚着,夹挟于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及男女朋友之间,不得不一副“幺蛾子free”的boring成年人的样子,做老师的都会觉得好欣慰呀——哇哈哈,你们也有今天呀!

啊哈哈哈哈,玩笑啦!每年这个时候都很饱眼福,看着平时邋邋遢遢地学生居然也梳起了小分头,女汉子居然踩起了高跟鞋,即便你只教过他/她一门课,心里还是有莫名的成就感的。所以我想象不出这个时候的家长们心里得自豪成啥样啊?

毕业reception上有学生特意拉我去见他们的家长,听家长们说:“哦~你奏是大Joy呀,俺家孩子回家净嘚啵你”~啊哈哈哈哈,那个时候总是很开心的。虽然只是简单的唏嘘寒暄,但这种情况总给人别有一番荣幸和满足——因为当学生认为有必要一定让他的家人认识你的时候,你知道你的课确实曾给这个学生植入了某些触动。换句话说,“毁人不倦”挺成功da!

今年我们学院的毕业典礼被很没天理地安排在晚上7点半这个饭点上,而我们的reception被更没天理地安排在下午3-5点这个不当不正的时候。同事纷纷抱怨这个诡异的安排——那么5点到7点学校打算让我们老师们去干嘛呀?——我说,这个时候正好去喝个无忧无虑,这样随后漫长的毕业典礼会显得有趣一点。嘿嘿……

然后就和同事楚楚去了酒馆儿,不过说归说,我俩还是很乖的,只一人点了一杯葡萄酒。点完单,酒保很卖帅地推销说,ladies,现在happy hour哎,酒水半价哟,矜持就不划算喽,要不要重新考虑一下?

俺俩说:介个,我们一会儿还去procession还指望着能走直线呢……

然后酒保就很汗地飘走了。

我俩喝完,在去教堂的路上(没错,俺们肯大的毕业典礼每年就是在世界文化遗产坎特伯雷大教堂的主堂里)和大部队汇合的时候,发现大部队在另一个小酒馆小酌呢——大家的思路还真是一样呀!两杯葡萄酒下肚,毕业典礼开始啦!

穿上学校提前按照每个人毕业院校及年份预定的的袍子——不知道有多少人注意到欧美大部分学校的博士袍是有各自说道和讲究的,最近听说一个博士生答辩之后从ebay上以看哪个顺眼为标准淘来了一个红巾黑袍,外加一个红色的蓬蓬帽,自己穿上一阵猛拍,认为多快好省地解决了“毕业照”,但网上淘来的跟肯大的博士服差着十万八千里,辛苦读了个学位,山寨了一个博士照,这钱省的还真让人汗——我觉得臭美的同学在考虑读博的时候,可以顺便考虑一下他们的服装颜色,因为要跟一辈子的呀!比如Durham的博士服超好看,跟红衣大主教似的,但有个酒保一样的诡异帽子!而想穿红袍子的就别考LSE了,因为俺们的袍子是学位越高紫色越多,连帽穗都是紫的,跟红色没有半毛关系 T.T

换好袍子,楚楚撺掇说咱俩selfie一个,赶紧的,并且说,你胳膊长,你按快门——

IMG_4368

然后就有了上图,然后俺娘看了之后很含蓄地说:“咳,咳,你同事好瘦呀!” >.<

虽然躺枪,大Joy还自我安慰地想,幸好我胳膊长,不然对比更明显呀!

嘎嘎~~嘚嘚完自己,开始嘚嘚大Joy的老师,Mrs Meyer。

我总觉得好像以前博客提起过她,但是找不到旧文了。这个老师是以前大Joy在加州读初中的时候的老师,那会儿全学区就俺这么一个歪国学生,教育局也不知道咋办,就把我扔在普通学校了,然后我和她的继孙女成了铁磁的好朋友,所以我俩中午吃饭的时候总泡在她的教室,她顺手教我认食品袋上的英文。后来我们都长大了,她孙女当了美国大兵,就没啥联系了,但她孙女把我的邮箱地址给她了,我们就断断续续隔样打听着各自的八卦,哈哈,当她听说我改学社会学的时候,大吃一惊,说学社会学干嘛呀,因为她以前也是学社会学的呀,结果最后到中学当了老师,落在了你们这帮小崽子手里。哈哈。

最近她发邮件给我,我告诉她去年偶遇她以前同事的事,挺乐呵,我想这两年应该找个机会回加州,再去一次Chapel way,应该挺好玩。

Mrs Meyer已经74岁了,还到处high呢,早上趁凉快出门买菜,下午就躲进空调房把她一家子各种八卦图文并茂地发过过来,胜似小说连载,归纳起来大概是这个样子的——

“去年老头查出肺栓塞,住了一个月的院,后来大难不死我们去弗罗里达庆祝……几个月前儿媳流产,我们都好sad,然后我们带他们去夏威夷度假小崽……1号孙子要上中学了,我们送他了一个纽约行大礼包,一起等上自由女神像……2号孙子考出了神奇的成绩,我们奖励他Lego游乐园三日行……女儿找到了新工作,举家去阿拉斯加哈皮……儿子四十不惑,订宾馆去洛杉矶解惑去!……”

哎,我觉得他们家解决问题和表达情感的方式很值得不错哎!马上大声朗诵给小巴……哈哈

她和她老公一直特喜欢旅游,以前满世界的飞,我上大学的时候他们还来过北京high过,但自从2011年伊斯坦布尔游之后,他们就再没国际游过,信里写的也都是国内游,因为……“因为都被孙子们给羁绊了啊!!!” 啊哈哈哈哈……看来全世界的奶奶都同一个厄运呀! Mrs Meyer目前主要任务就是带孙儿们去玩。我上学的时候就知道她是个”birder”,特喜欢观鸟,因此带孙子少不了看鸟这一项,下面这个她和她老公及孙子的照片笑死我了——

unnamed

尤其小家伙其实还把望远镜拿反了!你说他那威武地是在看啥聂?

Mrs Meyer说,虽然一再推迟她和老公自己的环球旅游计划,但她觉得他们有必要对子女带孙子给予一定的帮助,因为…… 写到这里Mrs Meyer难得感慨得说:Joy呀,美国不如以前了,我觉得这一代的日子不会再有我们那会儿那么轻松了……而且现在物价飞涨,生活变得昂贵了……

大Joy边读边心说:咳,咳,咳,如果您现在再去北京的话,会知道啥叫真的物价飞涨了……

另外虽然世界奶奶的厄运都是相同的,但有一点也许会给国内的奶奶们一些启示:

虽然Mrs Meyer现在就专注于怎么花钱轮流带着自己的几个孙儿出去旅游,累得跟驴似的,但老太太很淡定,她说:没事,重点是摆正心态,你不能象城自己是带孙子还倒贴银子,而是要想,你是在“和孙子们一起挥霍他们将来的遗产”,哎呀,这样一想,在一起的时间就甜蜜多了。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翻了我了。瞧,大Joy的老师当奶奶都是超一流的哈!

8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8 responses to “7月综述之关于老师

  1. songmu

    我们学校最近也毕业典礼,学生都是黄色的。但老师们穿的都各种各样。所以你们的学位袍都会留给个人啊?

    • Joy

      不是会留给个人,学校会每年出钱租。你说“都是黄色的”,我眼前立马浮现出一码minions……banana~~哈哈哈哈~上网看了,你们服装挺好看的,神经科学的硕士服都是博士范儿。

      • Amy

        哈哈!我还留着我的硕士服哦~因为LSE 北京的毕业典礼的服装是自己买的 ;)

      • Joy

        真的哇?那我觉得咱学校还挺鸡贼的,这都要赚上一笔。

  2. songmu

    对了鄙校的学位袍设计者是校友——Vivian Westwood ! 哈哈哈哈近水楼台先得月

  3. 1.想起那个俩女的自拍的笑话了,说俩女的自拍合影,一会儿工夫已经各自后退500米了还没拍好。
    2.你老师太酷啦!但是心态这个问题嘛,其实中国的老太太对孙子辈儿大方着呢,抠自己也不能抠孙子。。。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