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肉计

最近一周干完了两件事情:第一,终于看完了Ken Follett的Winter of the World,也就是在布拉格时小巴看的这本大部头。俺的感觉和小巴的差不多,虽然好像没有第一本写得那么好,但还是很不错D

IMG_7348

第二,除了批准晚交的几个学生的作业以外,终于判完了两门课的所有作业,天~~~呐。判作业最麻烦的就是写评语,吭哧吭哧吭哧吭哧,昏天黑地地判了三天半呐,等到第二天的时候我已经写评语写得手腕发酸了。我寻思了一下,大概自打小时候老师罚抄作业以来,我就没有一口气写过这么多字儿⋯⋯

但题目中的苦肉计可不是指的这个苦肉,而是学生的滑头——

昨天中午和同事贝蒂吃饭,话题自然离不开判作业判作业判作业。贝蒂抱怨说,这学期末有五六个学生向她申请作业延期,理由居然都是他们的祖父或祖母刚去世。

我听说之后忍不住笑,因为我带的两个必修课程里也上演了很多类似的“苦肉计”,除了祖父母过世,上学期还有诸多“最爱的姑妈”或者“最亲的舅舅”忽然重病这些真假难辨的例子,但数量之多实在让人哭笑不得。(同时我觉得做七大姑八大姨的可真可粘啊。。。)

贝蒂对此很有些不平:“虽然你明知道这里有人在撒谎,对于其他学生很不公平,但这么敏感的事情,作为老师又不好表示质疑。”的确,因为学院里没有明文规定,所以虽然老师有权为了一项单科作业而要求学生出示官方的死亡证明,但貌似有点小题大做,尤其正如贝蒂所说:“这种事情似乎总遵循一种倒霉的规律,即永远是你怀疑的那个学生最后证明是说真话的。”——谁也不愿意去当那个给伤心的孩子平添麻烦的恶老师。

贝蒂说,她多半会准予延期,但她会在给学生的回复中费心思措辞,不仅表达安慰与同情,更让这些同情使那些可能撒谎的学生有点最恶感。

贝蒂主要是做慈善研究的,所以多少坚信“以情化人”。而大Joy我一来没有耐心去为这些学生研究精巧的回复,二来我觉得真正撒谎的孩子估计只会看到“extension granted”俩字之后就欢呼雀跃,哪里还会把你的邮件看完?

所以我说,我有个鬼主意:我要求这学期所有因亲属疾患而申请延期的学生在交作业时必须同时附上父母获知延期缘由的签字。这样至少对于说谎的个例,他们必须说服自己的父母做“同谋”。

虽然我变相“找家长”这招是个折中的好法子,但这多少显得我对学生要求还挺“警惕”,因此贝蒂听了颇有些惊讶,她上下打量着我说,平时看着你挺温和的,难道学生面前你一直都这么严格么?

我说:不是啦,这是我针对这学期‘死亡率’奇高这一情况的特别措施。。。

啊啊啊~一队节哀顺变的乌鸦从肯大上空挥汗飞过~~

2条评论

Filed under 牛逼新一代Newbility

2 responses to “苦肉计

  1. 你那招太坏了,学生还不得咬牙切齿。。。当然如果学生家长都跟你妈似的就没问题了,哈哈

    • Joy

      别说我学生里现在也有我妈的粉丝呢,有的是因为看见我办公室里我妈的画,有的是听我讲的段子,哈哈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