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群小孩儿

先是广告,咱专栏的第50期:http://dajoy.blogbus.com/logs/225249134.html

推荐大家看一下,因为中间有一段是此前我怎么用古怪问题“折磨”学生的,我觉得挺逗的。

目前我的学生已经放弃把我当成正常人了,而且他们已经习惯被我“捉弄”了,这周我给他们做的练习是我周四早上灵光一现,爬起来在电脑上敲打的一段关于哈贝马斯的短文。3小时后,假模假式地发给学生学习,每个学生都从头到尾看了一遍。

我问,你们老师我是不是写得挺好啊?

学生看着流畅的段落,纷纷点头。

我说:恩,但是其实里面我埋了5个明显理论错误。你们发现了莫?

学生立刻集体崩溃。啊~~~~~他们自带的一屋子小乌鸦集体抓狂地扑腾翅膀

大Joy的“Master乌鸦”得意地: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看东西不能不动脑子啊。你以为老师就不会骗你们了嘛?

—————————————————–

学生最近很郁闷,因为他们下下周有好几个索命线。

上课的时候他们就叽叽喳喳地吐槽各个索命线,我说,我知道,你们最后一周每个人都至少有2-3个索命线吧?恩,是有点难度。

学生说:哎呀,你能这样体谅我们太好啦!

然后我发现我无意中犯了一个忌讳——老师一般要统一战线,不好对学生的作业表示“同情”,因为,真的,学生做的那点作业在他们眼里看来很夸张,其实真的不算什么,比他们在社会上会被要求做的要少多了——所以我马上加了一句:我之所以知道你们有多少作业要交,不是因为你们啦,而是因为你们交完作业我圣诞节假期就得判,但我回中国,我要估量一下我的手提行李里得留出多大的空间放你们的作业,好沉啊!

(——这些全部属实,而且最悲催的是由于小巴他们的索命线也是那一周,所以我俩都分别有作业要判,都得带回国,估计我半箱子,他半箱子⋯⋯矮马)

学生好可爱,一听这话好像马上就忘了自己要交作业这件倒霉事,反而很关心起我来了:啊,那要多沉啊?你真的要圣诞节假期判我们的作业啊?那携带起来确实很麻烦啊。⋯⋯

等等。哎,这帮小孩子,还挺会同情人的。

忽然有个成绩挺好的小女孩问我:那如果你的手提行李丢了怎么办?

还没等我回答,她忽然一脸紧张地追问:我们是不是需要重新写一遍啊???

一句话引起全班的恐惧:啊?不会吧? 不会吧不会吧?

……. ==||

好在另外一个女孩说,不会吧,因为我们要交两份的,应该有一份是留底用的吧?

我都笑死了,我丢了学生的作业学校肯定是当做我的责任,怎么可能让学生重新写呢?我一挥手,说,不必担心啦,如果我把你们的作业丢了,我就都给你们一水的distinction

一屋子小孩立马松了一口气,整体“坐高”好像都瞬时降低了2厘米!又特别开心。

等我转身离开的时候,他们就开始叽叽喳喳地议论另一个问题:你说咱们怎么能偷到大Joy的行李箱呢?

==|| ——这时候你就觉得18-9岁,真的就是一群小孩儿。

7条评论

Filed under 牛逼新一代Newbility

7 responses to “一群小孩儿

  1. 你耳朵为啥总能听到学生们私底下叽叽喳喳讨论的话题呢?我开始想,不会当年课上说老师坏话其实全被老师听去了吧?恐怖。。。

    • Joy

      放心吧,老师基本不知道学生私底下都在鼓捣啥,哈哈。这件事嘛,前半截是我碰上了,后半截⋯⋯明显就是让我听见啊==||

  2. Amy

    我觉得我的思路和他们也没差多少@@ 原来最后一周索命线的论文都是老师们圣诞判出来的,我一直以为是堆在那里等学期开始才开始判呢……我错了!
    嗯。。。开始明白你说的“苦”了 patpat

  3. cici

    哈哈哈哈哈换我我也偷你行李箱,还要从首都机场下手。

    • Joy

      哇!你狠!首都机场?等我辛苦都判完了,再偷⋯⋯牛大的学生果然惹不起,哈哈

  4. Mario

    ¡Que intresante!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