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说他们都怎么想的呢?

开学第二周,这是大Joy最经常出现的困惑:你说,这些学生他们都怎么想的呢?

年资的同事听了很有同感地嘎嘎大笑,向我建议说:你如果总考虑这个问题,你会疯掉的。

换句话说,学术人有俩角色:关上门自己闷头研究的时候是学术人,打开门和学生交流的时候要把自己当职业人,不然凭借绝大部分学术人钻牛角尖的爱好,很容易抓狂。所以,绝对要和学生的言论与思维把持一个职业距离。

虽然貌似这头两周比较风平浪静,但我还是挺惊讶于我和学生之间的差距,我有的时候真不知道他们的脑袋都运行的是什么系统。

当然,任何一个讲师入职很快就会明白这样一个道理:尽管我和我高中及上大学的表弟表妹很能打成一片,但我永远不可能成为相似年龄的我的学生的“cool cousin”,这是一定的,学生和老师之间就是有一道职业分界线,这道线即便不是老师划的,学生会自动给你画出来。和学生的交流中,很快你就能凭感觉知道这道线在那里。这倒没什么,从教学角度讲,这种界限确实有利于教与学的过程(而不是嘻哈八卦交流的过程)。对于我这种新老师来说,这个界限其实是学生习惯性帮我划的,这点让我觉得有点好玩:如此看来,他们也的确是“职业”学生,如同我是“职业”教师一样。

但有一点让我特别吃惊,就是为什么所有的学生都特别的“顺从”,也许外加我又是一特希望给学生主动权的老师。因为我记得我做学生的时候吧,就特别话多,而且从小学到大学都被老师压着,有个主意吧多半也得憋着,所以我小时候就想,我要是老师(不过那时候实在没觉得俺会做学术)我就不给学生这么多限制。

所以我带讨论课的时候,就喜欢给学生选择的余地,比如我们有三种方法完成一项任务,A,B和C,你们喜欢怎么选择呢?

同事和小巴听了都瞪大眼睛,跟我这个菜鸟说:你怎么能这么带学生呢?他们才不知道怎么选择呢。

——你们是不是觉得这种言论特别专制,特别可怕啊?

但事实是,他们是对的!因为当我让学生们选择自己喜欢的方式是,他们都一脸茫然地看着我。教室里冷场了好几秒钟,然后总有学生告诉我:还是你来选择吧。题目还是你来定吧。任务还是你来分配吧⋯⋯

我特别特别不能理解,为什么这些个性十足的学生在课堂上这么没主意,或者说不想有主意。

后来我问了在其他学校的朋友,回复都是一样的:本科生不喜欢自己做选择。

————————————————–

第二点让我有点吃惊的是,学生是多么善于说课本上的套话。当然,大Joy自诩当年是个坏学生,除了突击考试,确实也没怎么好好背诵书上的话,但我发现当我问我的学生,比如,literature review有什么用,social theory有什么用的时候,得到的回应是课本上总结的(那些没用的)条条框框——说实话,你让我这个“老邦菜”总结,我都不会回答得那么流畅与完整,所以我特惊讶:“你们真的是好好看书啊!”——但是你让他们具体一点,用“普通话”说说到底是什么意思,大部分学生其实完全不理解这些问题,而且还觉得我的问题有点奇怪——为什么要知道有什么用或者怎么用啊?

作为一个“柴纳”长大并且在LSE终于感觉被释放的同学,我一直觉得歪国小朋友们应该是比较务实比较喜欢理解学某项东东的意义的——比如我就不会为了学习社会学理论而学习理论,我得先知道学了这些东西有嘛用——现在我发现,恩,不是,那是研究生之后的事情,英国小朋友们其实满脑子里想的也是考试考试考试——只是让我由为惊讶的是,其实他们的考卷上不会让他们默写定义什么的,那啃书本又有什么用呢?只能说应试教育都害人啊。

于此相关的,是打我8月份刚搬到侃村就被同事一再提醒的:给同一个课上课的老师们绝对要保持一致,不能向学生发出不同的信息,不然学生会崩溃,而当你面对崩溃在200来号青年之间弥漫的情况时,其压力绝对不亚于应对1918年的西班牙流感⋯⋯

我确实也发现这一点了,学生喜欢老师们口径一致,观点一致,不然课上会马上出现皱眉、警惕、紧张等症状。。。可惜我这个老师就喜欢“调戏”学生,社会科学本来就是为了训练有选择的博采众长的能力,所以目前为止,我还是喜欢用各种“反调”或“跑调”言论搞乱那些条条框框过于清晰的大脑。你觉得被我搞糊涂了嘛?Tough!这个世界本来就是乱七八糟相互交错的,自己想明白吧!啊哈哈哈哈哈

————————————————————-

之前说过,托英国某白皮书的福,现在在英国高校执教的老师必须额外获得一个执教培训的结业证。虽然很多人对此怨声载道——确实很占时间——不过我发现教育学很多东西还是很有意思的哎,比如你知道么,虽然你可能觉得和学生们在课堂上“围坐”一起很亲切融洽,但学生会倍感压力,有时候效果不如传统的分排列坐更让学生放的开。

比较让我抓狂的一个教育学观点是,老师永远不可能成为“墙上的苍蝇”,也就是说,你即便想让学生在小组活动时忘掉你的存在,都是不可能的。远远呆着,做“不感兴趣”装,学生会觉得你是在暗中观察和评价每个人的活动;而你如果挨个穿遍小组和他们“亲切”交谈,又容易让学生认为你是不信任他们独立活动的能力⋯⋯嘿!照教育学的意思,我怎么着都不行,当老师容易么!

4条评论

Filed under 毁人不倦

4 responses to “你说他们都怎么想的呢?

  1. Amy

    嗯哼,大Joy可以把这些问题一股脑儿抛给教 “教育学”的老师嘛;)

    • Joy

      介个问题比较有趣,所以俺打算自己琢磨琢磨(或者说是被折磨折磨),哈哈。我在观察一屋子学生的言谈举止的时候,偶尔会浮想联翩,觉得老师和学生好像是两种不同的species,但马上觉察到,这时候学生看我也一定像去动物园里看猩猩⋯⋯

  2. 我也一直好奇,为什么别人总说中国学生上课的时候不活泼不主动,看来这不光是中国学生的问题呀。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