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可来神儿Collection

朕来了,喵嗷~

IMG_7639

IMG_7645

IMG_7646

IMG_7642

IMG_7644

IMG_7643

IMG_7651

IMG_7649

#大Joy大学时也是读过金庸的,嗯!#

2条评论

Filed under 胡椒盐儿Salt&Pepper, 高色谱Gossip, 可来神儿Collection

最好的推销员-东游记2

NFVK3028

这次回北京任务之一是配合三联对《小世界》的图书宣传。一次是周六在三联书店海淀分店和潘采夫老师的对话,另一次是第二个周五在北外一个solo八卦。潘采夫老师说《小世界》他看了两遍,嘎嘎嘎嘎,开心哎~

刚回国时听编辑说,4月底出版后书卖的还不错,嗯嗯,看来三联的平台就是厉害呀——你想啊,每个月全国得出多少本书呢,得有多少本书直接就压箱底啦。现在两个活动做完,我觉得这书之后卖的怎么样,就要看这厮的魅力了——

IMG_6549

这是周六第一个活动结束,小巴发过来的胡椒盐儿新照。嗯,这厮可不是出名了嘛!不论是书店那场(左图),还是北外那场(右图)

尤其北外那场,因为本意就是说一些跟《小世界》相关,但避免重复的故事,所以干脆胡椒盐儿这厮占据了整整一个单元(用来讲“性别偏见”)——你看上图我的神情,重复表达了我对于这厮“抢戏”的态度,哈哈哈哈

这还真不是我策划的。原本我是出于调皮,费尽心思在《小世界》里两个地方让他出来打了打酱油,结果他留给我编辑的印象好像比吐鲁番(书里用的是大名“齐凯拉”)还深——所以取个滑稽的艺名儿很重要——哈哈,总之我明显感觉编辑对胡椒盐儿的兴趣比对我的大!

首先是这回活动的作者照片,编辑选的是微信上我和胡椒盐儿这张合影——

IMG_2357

回国前微信时,我顺手把刚拍的胡椒盐儿面对我们从波士顿带回来的书的照片发给编辑,结果她就也顺手把它变成了广告图片,打油诗自然也是编辑配的喽!啧啧。

Screen Shot 2017-10-02 at 17.26.26

 

这个北外的活动也挺逗,就是这个教室超级难找啊!而且教室也装不下150人,顶多50个人。后来找到的差不多也就五六十个人,然后空调还打不开,幸好是晚上,有点凉风,大家挤在一个屋子里听俺呜哩哇啦,俺还挺感动的。

两次活动其实除了有大学同学的捧场,中学的同学也来啦!很惊喜哦,尤其右边照片里的ZK,哇塞,快20年没见了吧?(——矮马,这句话说出来,自己都被自己的高龄吓到了!)

上次做图书活动还是19岁的时候在成都签售《十二岁》,不过那次除了之前内部的媒体见面会之外没有公开的讲座,直接签售——那是一个单纯签售就能吸引不少人来的遥远年代哈哈,所以国内的图书推广活动的话这回还是第一次做,感觉和学术书籍很不一样啊。

学术书籍新书发布或者作者见面会我心里还挺有谱的——出版社安排活动,我只负责对题讲个座,或有特邀评论或没有,问题不论刁钻或事有趣,都是脑筋急转弯一样的好玩,然后还可以揶揄一下出版社把书订得价钱太高等等。

国内的活动嘛,我还真有点二乎。这倒不仅是因为国内做活动的习惯不同,更是因为《小世界》是本大众读物,读者面宽,还是一本跟身份认同这个敏感话题相关的书,怎么拿捏分寸,我心里还真没底儿——责编事先跟我说不用想太多,不过做俺们这行的,每天平衡着学术严谨和政治中立,还真不能不多想啊。所以从某种程度上,从说英国人转到说一只英国猫,是个不错的主意。从两次听众的反应来看,胡椒盐儿至少是个很有亲和力的推销员,隔空合作愉快,想必这厮那几天没少打喷嚏,哈哈哈哈

(左图是在活动前先给书店签了70本预留的书,工作人员拿出各种笔问我要拿哪个签,我说要粗的,因为粗笔比较容易显得字比较好看。一边签我一边回忆小时候在成都签售的时候,签到一半我的责编俯下身来小声跟我说:“哇,你的字这么难看还真敢给人家签哎!” 哈哈哈哈~嗯,后来我就仔细练习了一下中文签名,N年之后,终于派上用场了。)

胡椒盐儿好像知道自己劳苦功高并且知道我给他带回了喜洋洋给他买的礼物,所以两周后我回家的时候,坐在出租车上远远就望见这厮蹲坐在我家门前等着。嘎嘎嘎嘎(更主要的是那天小巴在纽卡斯尔上班,没人陪他玩,明显是失落地在门口东张西望“我的猫奴呐?都哪里去啦?”)

IMG_6777

嗯,一打开箱子,胡椒盐儿就看见了喜洋洋给他买的礼物啦——

IMG_6778

嗯,就是这身龙袍(你没看左侧还有个“朕”字)——

IMG_6799

可是不是我说,为啥一身龙袍穿在胡椒盐儿身上那么像太监咧?咳咳咳。。。

“胡公公”很喜欢这身衣服,尤其喜欢帽子上的绳,我咬我咬我咬咬咬

嗯,待胡椒盐儿继续咬不断理还乱着(这身行头估计可以让他“解析”个小半年),回到正题。

那天惊喜的发现同济大学图书馆的官方微博还推荐《小世界》呐!——啧啧啧,同济大学绝对世界一流大学呀!嘎嘎嘎嘎

IMG_6810

最后放一张我和Mika的合影,《小世界》就是正着看倒着看都很有趣哦!

IMG_6659

(未完待续)

3条评论

Filed under 胡椒盐儿Salt&Pepper, 高色谱Gossip, 可来神儿Collection

减压大法

IMG_0454

我麻麻不明白为什么大Joy喜欢拼乐高,做模型什么的,我说因为这是最好的减压方式啊,有啥能和喝着小酒,放着podcast里的故事集,然后大脑放空按部就班地做模型聂?而且完事还好像自己成就了什么似的。哈哈哈哈~

所以我是个无脑乐高爱好者。模型也是一样的。不过偶尔会遇到一个模型让你不由得另辟蹊径自由发挥一下。

对啦,上面这个是大Joy做的模型啦!放在达利鼠标垫上,我跟小巴吹嘘说这是俺的超现实主义雕塑,啊哈哈哈哈——

IMG_0450

它的实际大小是——

IMG_0438

其实,我把这个小模型放上来,就是想跟大家说:谁说我处女座哒?我的OCD治好啦!哈哈哈哈哈哈……

IMG_0452

明儿去开会。哼哼哈嘿!

6条评论

Filed under 老张卖瓜, 可来神儿Collection

巴塞罗纳记-3 米罗篇

到巴塞罗纳为什么不去看达利?

艺术上,大Joy小声承认一下,比起米罗,大Joy更喜欢达利的作品。但人品上,达利简直不可救药。加泰罗尼亚,尤其巴塞罗纳,在内战里遭受那么多悲伤,而这个亲弗朗克政权的达利,实在无法和高迪、毕加索和米罗不在一个道德频道上。

所以这回没有看达利。去看了米罗。

在此先吐个槽:在超现实主义以及表现抽象主义的作品里,我更喜欢北美的画家,米罗真的是……用一幅他自己的作品来表达我的心情吧——

p1020745

不过,米罗是一个很可爱的“人”。在这些“巴塞罗纳”艺术家里,唯独米罗是土生土长的巴塞罗纳人。米罗这艺术家活得一点都不艺术:比如他穿着上一点都不波西米亚,相反,他每次出门都打扮得整整齐齐西服革履的,如同商店橱窗里的男模;作息如康德一般规律,守时的要命;作风上,这是个老婆孩子在哪自己就得在哪的家伙。按照毕加索当年嘲笑康定斯基“长期”不换女友的戏路,我估计前辈毕加索一定觉得米罗这小子“太out了”。

这让我想到,当年年轻的米罗好崇拜毕加索的,但又特别墨迹,当他终于鼓起跑到毕加索在巴塞罗纳的家,叮咚~敲门求见的时候,毕加索的麻麻探出头说:“可是我家儿子刚去了巴黎呀!”然后老太太又觉得这年轻人好可怜,就招手让他进家来,并且领他去了厕所……

因为那里毕加索用shaving soap在墙上画了一幅画,毕麻麻星星眼般地舍不得擦掉。喏,你见不到我儿纸,就给你看看我儿纸的厕所创意吧!

啊哈哈哈哈~~~你说米罗这是啥运气啊!

后来米罗要追随各艺术家去巴黎,临行前又去骚扰毕麻麻,说有没有让我给你儿子捎的东西呀?我觉得毕麻麻估计也是觉得米罗这孩纸怪可怜的,其实也没啥东西可带,就做了一锅小点心,跟米罗说,得,你把这包点心带给我家巴勃罗吧。

米罗拎着一包点心,乐颠颠地北上跑到巴黎毕加索的公寓,得!人家还不在家!只得放下点心,扫兴回家

毕加索后来给他写了个“老乡谢谢哈”的条子,米罗马上抓住机会回了一封信说:毕老师哇,你说我什么时候才能成名呀?

毕加索说:成名要排队,哦凯?!

啊哈哈哈哈哈哈……当然俩艺术家之间应该是比上述要艺术的,只是米罗这个人的性格让我觉得情景重现应该是这风格的。嘎嘎嘎嘎嘎嘎……

不过毕加索还是很有大哥范儿的,后来去了一趟米罗的画室,觉得他很是块料,对米罗很关照;以至于多年后加特罗尼亚老乡达利小荷才露尖尖角的时候,米罗觉得他有义务像当年毕加索照顾自己一样把达利介绍给重要的画商等。唯独达利这家伙傲慢浮夸,而且极右,米罗虽然喜欢他的作品,但是对这个人简直讨厌死啦。

不过历史就很讽刺,达利这样的人在名利场上更容易成功呀,别看米罗出道早,米罗在美国的第一个展览还是和达利同时,不明真相围观米国群众只觉得他俩同是“加泰罗尼亚艺术家”,完全不知道这俩三观向左。

总之米罗这个人蛮好的,但话说回来,米罗的作品——虽然特别适合做旅游纪念品——但是真的不是我的菜

p1020742

米罗传记里提到米罗以前不是个好学生,虽然从小认准了自己要当个画家,但是他其实对形状的把握不是很好,以至于他的绘画老师放弃了传统素描而让米罗画“感觉”——这些描述让我怀疑米罗是不是个读写困难症的家伙?

不过这个传记式米罗铁粉写的,所以我估计有点夸张,因为看米罗早期作品,他对形状挺有把握的啊

p1020715

这个时期的米罗还特别国际范,在加泰罗尼亚民族主义膨胀的日子里,米罗就警醒说,世界的才是民族的,不是世界公民何堪地方公民?!——嗯,对米罗这个人的好感又多了一点点。

但对他的作品……

p1020736-copy

别找了,我让小巴拍上面的照片就是想说,别找了,这个kua mian我的阴影基本上重点。背面三幅“作品”就是三条线,据说米罗这是要表达简约至上,线条也充满了动感与韵律,可谓一线一世界……

下面则是在白布上点了一个点,据说这是米罗在钻研“静”这个主题时候的心得,即寂静的背景下,任何一个小小的“噪音”都会引起波澜……

p1020749

如果你跟大Joy一样近视眼,这是“噪音”的特写:

p1020751

洁癖大Joy表示这种作品非常让人闹心。。。

倒不是完全不喜欢米罗,只是我对于所有“内容大于形式”的所谓美术都比较排斥,因为毕竟美术是一种形式表达。内容大于形式的作品,越深刻越有耍赖的嫌疑。

下面这个事米罗在受到日本书法的启发下创作的作品

小巴忍不住乐,说:神马艺术嘛,就是给自己学不会汉字找借口嘛!

img_9575

而且你们觉得这幅“喷墨”(当然不是真名)是不是和大Joy的毛衣很配?

p1020748

在跟大师套套近乎,下面两张雕塑,左边在芝加哥看过大版的,而右边有没有觉得很像我?哈哈哈哈

看不懂米罗的重要原因之一是,看不懂他的抽象,我不知道那些形状和符号都代表了什么——比如上图这个在我看来就是“米老鼠的手套”

p1020734

但我觉得“重在参与”,所以在米罗的手套旁,我也投射下我的爪印,你说我这又有什么寓意?

p1020735

所以米罗遇到我这种观众也真是对牛弹琴了,哈哈哈哈

不过或许在审美上能拉个盟友——很多人说巴塞罗纳的海洋圣母教堂(Basílica de Santa María del Mar)是巴塞罗纳最美的教堂——上一篇博文说了,大Joy觉得毕加索家门口的那个才是最美的,所以起先对这个椭圆形的教堂没啥特别的感触,但后来在米罗传记上看到,这里其实是米罗最喜欢的教堂

米罗经常顶着酷暑下午听唱诗班的排练——之所以下午排练也是因为那会酷暑难耐访客最少——米罗会一边听圣歌一边看着通过彩色玻璃的阳光幻想各种形状

img_9424

但为啥说能拉个盟友呢?因为乔治奥威尔也对这个教堂不太感冒,尤其对其外墙的装饰,奥威尔曾经怨念为啥1936年无政府主义闹革命的时候,没有把这个教堂难看的石雕给毁掉呢,也算眼不见心不烦了呀,哈哈哈哈,可见奥威尔是被郁闷的不浅。

内容过于大于形式的问题在于,美术就没有意义了呀!比如那天晚上在Salamanca餐馆附近的海滩边看到的这个街头涂鸦,你说是不是也很米罗?

img_9567

(米罗大概是赞同“美术就没有意义了”的,因为他晚期确实在做“anti-painting”,给自己的画布烧个窟窿当焰火玩,但那些anti-painting还是和其他画作一样被展出在美术馆里,即没有反到美术,也没有反到“万恶的”美术利益链。其实当代艺术家,但凡有名的都推动过反艺术,但米罗的反艺术不是不彻底,而是不透彻)

(未完待续)

2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可来神儿Collection

巴塞罗纳记-2 毕加索篇

img_9340毕加索虽然是个西班牙人,但其实他应该算是个巴黎画家,所以如果有人想看毕加索的作品的话,巴黎的毕加索美术馆,即便没有guernica,依然是全世界最好的,没有之一。

但巴塞罗纳是毕加索梦起飞的地方——现实点说,巴塞罗纳是开始成人的毕加索很策略的大展宏图的地方。这也是毕加索的“蓝色时期”,蓝色也是当时最便宜的颜色,你说毕加索是不是很聪明呀。

其实第一天在“高迪到此一游”之后,晚上在找食吃的时候,就开始了毕加索之旅——大Joy想去的地方叫“四只猫”,这是一个山寨巴黎蒙马特那个“黑猫夜总会”的文艺酒馆,,画家骚客也是不行不行的,据说“四只猫”的来源是加泰罗尼亚俗语“这里除了我们四只猫没别人”,我觉得翻译成地道的中文就是“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在,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的猫粮!(鏘鏘啋!)”

这里不仅是年轻的毕加索(及其他艺术家)经常出入的酒馆,而且也是毕加索生平第一个展览的举办地。

但我们好歹摸到门槛却发现——我靠!不会吧!居然关门大吉,在装修!!!

好在我们发现门是虚掩着的——我怀疑是其中一个粉刷工同情粉丝刻意留的门。我和小巴当仁不让地溜进门里——

img_9346

也正是因为装修,才让大Joy拍到了平时不可能拍到的照片哎!

p1020376

好嚣张哈

镜子里是大Joy和小巴哦!

p1020382

下图中注意到“二层”墙边的两个粉刷工了么?

p1020389

我怀疑门是他们当中的一个留的,因为大Joy在拍照的时候,他们完全假装没看见的样子。

在“四只猫”大概呆了一共五分钟,然后门又被推开了,另一个毕加索女粉丝探头进来,然后我们一起小声唏嘘了几句,太遗憾了,怎么赶上装修啊——正说着呢,不巧工头走过走廊,看见我们了,他摇摇摆摆地走过来轰我们出去,顺便在我们身后把大门给锁上了,谁也别想进了。

哇!幸好还拍了几张照片,比起那个同是冒雨摸到这里,刚探头进来就被轰出去的粉丝,大Joy觉得像中了大奖!

第二天的毕加索美术馆室内不让拍照,只能在室外拍拍建筑啥的,对于见到喜欢的画就有占有欲的大Joy来说不能拍照这点着实有点扫兴

img_9421

只能在美术馆的天井里仰天长啸一下啦

p1020426

最喜欢的还是这个对Velázquez的Las Meninas的系列衍生作品

meninas-picasso

记得Velázquez原画里门口站着的那个人有人考证说可能是Velázquez的亲戚,而毕加索的版本里,那个门口站着的斗牛士是视觉不可忽视主角,他是毕加索自己吗?

这个系列很让人感慨,因为古典绘画史上,好像除了Velázquez,西班牙画家也没啥了,以前西班牙美术作品在欧洲收藏家里也算“逼格”指标之一呢,而现代画家里,西班牙艺术家多得简直让人晕眩啊!!

逛这个巴塞罗纳的毕加索美术馆最大的收获是看到了很多毕加索早期的作品,让我更加坚信,毕加索和莫扎特一样:他俩都是天才,而且都是极其努力的天才。啧啧啧,天分加耐力,完全势不可挡。

但论过眼瘾上,上面说了,巴城的毕加索美术馆远没有巴黎的毕加索美术馆来劲(尤其毕加索一辈子都没有亲眼看过自己的美术馆,因为他曾发誓弗朗克独裁当政一天他就不回西班牙),所以从美术馆出来,这毕加索的瘾绝对没过完。

好在大Joy之前做了点功课,比如摸索到这里——

p1020514

这是开天辟地“阿威农少女”的创作地,我讲课还用呢,你说我能不激动嘛

img_9455

当年“阿威农”其实就是一红灯区(所以阿威农少女画的就是五个妓女),20来岁的毕加索搬到这条街的时候基本已经经济独立了,这个时期很多画作其实都是“妓女”模特。这回发现,原来这个红灯区还挺长

p1020517

走了大约10分钟的样子,才找到毕加索创作那幅画时的地点——阿威农44号,应该是顶层的工作室

p1020522

在找这44号的一路上,我跟小巴嘚嘚:巴塞罗纳当年妓女分三类,第一类其实很多“妓女”都劳动妇女,这些女性经济不好的时候为了维持生计,就会从附近的Rambla拉客——尤其Rambla附近的大农贸市场是个很好的掩盖,很多主妇本来也会在那里消耗上大半天交换八卦,这些劳动妇女会把自己的“客户”带到附近的公寓里,而加泰罗尼亚女性还挺讲究生活质量的,这些公寓即便再简陋,也会有沙发等家具,第二类是在夜总会,还有一类就是妓院里的职业妓女,招待的都是中产很文体媒工作者,也就是阿威农少女里的形象啦……哎呀妈呀,连我都觉得自己知道得太多啦!嘎嘎嘎嘎

(了解妓女文化很重要哒,不仅和巴塞罗纳的女权运动相关,而且巴塞罗纳城市几次对权力的反抗中,这些女性是实际起了领导作用哒!)

拜访完老红灯区,然后去了圣洁得再不能圣洁的地方:毕加索一家在巴塞罗纳的第一个(也说“第三个”,但总之是第一个比较稳定的)居所,那是在Basilica of Our Lady of Mercy附近的一个房子。Virgin of Mercy是巴塞罗纳的保护神,所以你说这区域多金桂。

p1020532

上面这个是在教堂旁边的小路上,很奇怪的是,这个“Basilica of Our Lady of Mercy”在旅游书上不是很有名,但是我想如果青年毕加索参加任何礼拜的话,应该就会在这个教堂吧?而且刚才在美术馆看的毕加索初到巴塞罗纳在他老爸指点下画的第一幅参赛作品就是教堂礼拜,那毕加索是不是就是在这家教堂获取的灵感呢?

所以,走,进去看看!

进去不要紧,我觉得这是超越巴塞罗纳大教堂和海洋圣母大教堂的,最漂亮的教堂,有木有?!

以前毕加索一家住在这条街的4号,但那个楼已经被拆了,从里弄另一侧的门牌号推测,大概当时毕加索走出家门朝教堂/市中心走的话,大概就是这个视角——

p1020556

不过毕加索这么血性一人,他在巴塞罗纳一定是看的斗牛或看的弗拉明戈舞比去的教堂多。

但毕加索并非单纯文艺青年,当时巴塞罗纳屡次暴动屡次被血腥镇压之后,毕加索没留下文字评论,就画了好多画,其中之一是下面这张,那天在美术馆里看到的,好扎眼——

gored_horse

(未完待续)

2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可来神儿Collection

巴塞罗纳记-1 高迪篇

在巴塞罗纳名义上呆了五天,其实也就三天。虽然事先并无计划,但这三天貌似漫无目的地转悠回顾起来恰好是第一天可以说是“高迪日”,第二天是“毕加索日”,第三天是“米罗日”。

看来潜意识还是起了作用,比如为啥第一天就去看高迪的?并不是因为最喜欢高迪,相反,实在是因为大Joy一直以来对建筑提不起兴趣(不是因为不知其价值,而是因为打心眼里觉得建筑和音乐一样,都超乎了我的智商范围,所以你会发现下文俺都是把建筑当画看>.<!),尤其以前麻麻带俺去过高迪公园和巴城里的标志建筑,而小巴没看过,所以大Joy想的是赶紧带小巴“到此一游”一圈,tick the box,然后就可以踏实看美术啦!嘎嘎嘎嘎

所以第一站就是“圣家堂”

p1020138

p1020177

比十六年前还真是进步不小,但居然还要十年才能完工——说是为了赶上纪念高迪逝世百周年。。。

听到解说器里对工期热情洋溢的保证,不由得让人感慨——还是建筑师牛,每个作品都是自己的丰碑。高迪离世一百年了,其风格居然依然从未被超越。也不由让人冷笑——纪念高迪离世一百周年?哈!高迪晚年的时候因为主要资助人破产自己也穷困潦倒,搬到低档社区不说,因其极端虔诚的宗教信仰而保持苦行僧似的朴素生活,撞到他的有轨电车司机还以为他是个乞丐——要不是因为电车司机以为他是个穷鬼,讹上自己,把他推到一边;要不是路人也以为他是个穷鬼,估计送到医院也没有保险支付医疗费,高迪估计会得到更及时的医疗救助,或许,就不会这么死了。所以或许这教堂的工期底线还会延长个几年也说不准……好个纪念高迪逝世一百周年!

(所以说以后见到大爷大妈摔在路边还是得扶,说不准这扶起的是棵摇钱树呢……)

高迪是个很让我困惑的家伙。因为从某种角度讲,他是个特别狭隘的人:他一辈子都没有离开过加泰罗尼亚地区,几乎只会说加泰罗尼亚语,一辈子只想打造“加泰罗尼亚”的建筑艺术,但是他同时又那么具有超越性:他的灵感几乎都根植于自然界现存的动物和植物结构(而非局限于“民族的”)

比如圣家堂里面的房柱即大树——

比如米拉公寓的“石涛与海带(阳台)”的造型,及公寓里蛇骨式的回廊构造——

从来没有人能让石头这么柔软,砖这么锐利。

高迪另一个让人“困惑”的地方是,他所有的作品都那么的宏伟大气,他那对“高、大、上”的推崇简直不能再明显了——你想啊,19世纪末,高迪设计圣家堂的时候,世界上还没有现在的芝加哥呢,即电梯这事还处于雏形呢,10-20层的房子就称之为“摩天大楼”,而高迪当时设计的圣家堂就在一个世纪后的今天在真正的摩天大楼面前也毫无压力啊!也因此,我觉得教堂门口的乌龟好辛苦呀,你瞧这累的直吐舌头呀——

p1020168

嘎嘎嘎嘎,我想Terry Pratchett的discworld里的那只海龟估计也就这样吧

但同时,看高迪又是个OCD,其的作品(不论是家具还是建筑)又那~么细节

在门口看见了一组鸡的雕塑,嘎嘎嘎嘎

高迪是超级OCD的,有一次有个主教问高迪:你教堂都建的那~么老高,一眼望不到顶的,你干嘛还把那么多精力设计顶楼啊?高迪回答说:可是天使看得见呀!

>.<! 服了!

我带着怀疑和极高的警惕性参观了圣家堂里还展出了很多高迪设计的教堂内的家具,因为别看外表看着这些家具都挺好挺圆润的,但是我听说高迪对其都动过一番心思和手脚,他设计出的教堂的椅子如果不正襟危坐就很不舒服的哦!!

但说到“困惑”,圣家堂里最让我不解的后门的这个受难基督的雕塑——

p1020234

因为我当时觉得太穿越了——哇靠,这构思是高迪的?!这十字架与基督的空间变幻不应该是达利的原创么?莫非(同是西班牙的)达利50年代的时候剽窃了高迪?后来回家查了查,原来是西班牙雕塑家Josep Maria Subirachs80年代末设计的——嗯,这时代就顺了。

而后来我俩路痴,迷路巴塞罗纳街头的时候,还碰巧看见了Subirachs的另一个作品,这是纪念西班牙设计师制造的世界“第一个”潜水艇的雕塑——

p1020263

巴塞罗纳这南欧小巴黎行呀,惊喜不断呀!

第一天除了圣家堂还去了上面提到的米拉公寓,屋顶好炫呀

p1020304

背景里长得特别像Game of Thrones里House of Targaryen的士兵头盔的都是烟囱,大的“圣诞冰激凌”都是楼梯,哈哈

这个公寓现在居然还有人在住,而且每家门上还有高迪亲自设计的符合手型的门板,无比羡慕嫉妒恨

这个公寓有个“样板间”对游客开放,其中一间是书房,你看同是在书房拍照,大Joy多乖,而你再看小巴是多么的八卦,瞧那表情——

窗外也没啥啦,风景如下

p1020331

其实就看了圣家堂和米拉公寓,已经觉得很有收获啦!路过下面这个高迪和其竞争对手的公寓楼,就没再进去,因为已经到了铁钉喝小酒的时间啦!而且是俺眼花了么,我怎么觉得这公寓对面的树上的瘤子都那么的高迪范儿?

(未完待续)

2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可来神儿Collection

小熊奇迹!

screen-shot-2016-11-03-at-11-14-13

今天大概美国各大报纸的头条都是小熊队终于在108年之后,重新获得了World Series的冠军🏆🏆🏆!你看上图《芝加哥论坛报》标题都是礼炮的节奏,嘎嘎。

哇噻,真的是太太太刺激啦!!!昨晚4点多爬起来在MLB上看的最后第十局的网络直播,伴之以Sue短信直播——完全是捏汗捏到了最后一刻呀!尤其最后一轮8-6,结果居然让Indians walk了一个,结果居然还让这后面的击球手打着了一个球,walk的这个还得分了,8-7,你说吓人不吓人?

而且这还不说,就是最后这7局,前四局让人家赢了个3:1,等于说最后三场必须全赢才能夺冠,而且最后两场还是人家Indians的主场——你觉得可能嘛?!所以四场下来3:1之后,我和小巴还有Sue都觉得小熊没戏了,Sue还安慰我说,至少输的很精彩嘛,我自我安慰说,明年还能再杀进来嘛!(顺便愤愤了一下Tom Hanks,因为他前两天在stephen colbert的节目里说他是Indians的粉丝)

但最后居然小熊队真的连扳三局!而且最后这一场先是领先吧,又被追平了吧,又领先吧,居然在第八局末又被追平了(一共9局),然后9局还没出胜负,又下雨了吧,然后又第十局吧,又领先2分了吧,然后就是开头的那一幕,居然又被人追回来一分,walk的时候只出局了一个人,所以搞不好就输了哇!很悬很悬的呀!悬的凌晨四点多的大Joy一下子就被激灵清醒了。

哇噻,最后赢了还真不敢相信——尤其Sue的直播语气居然那么“委婉”,短信只说了一句“done”(你说堂堂加州人怎么关键时刻那么英国人呀!)——我哪里知道是怎么个done法呀!而且那会儿网络直播还突然断线了似的,俺耗了好几秒后才看到结果哎!Phew!虽然大Joy平时不怎么感冒体育吧,但小熊队真了不起!

Print

Sue这老太太也特别好玩,不仅回加州后也开始关注小熊,而且季后赛每天也不在意时差,自言自语般的给我短信直播,然后我第二天早起先看她短信,再看MLB,哈哈,不过老太太感慨为主,所以一般看了她的“直播”都是一头雾水也不知道她是唏嘘什么呢,要参照MLB的报道才能看明白,啊哈哈哈哈~

昨天她和老伴从加州下午5点一直看到晚上10点。说来巧,第十局的时候,她自言自语跟我短信说:“哎呦,你倒是赶紧起床呀!”我正好醒了刚摸索着戴上眼镜打开手机,正好回复:“醒了醒了看着呢。”

等最后比赛完了,Sue说妈呀累死她了,所以虽然已经晚上10点多了,她觉得需要犒劳自己一杯小酒儿再去睡觉去!啊哈哈哈哈~

我躺在床上打字说,我也觉得此情此景太需要小酒儿配合一下了!不过,早上5点好像对英国来说开瓶酒也有点早哈……

哈哈~家里的熊和球今天都欢呼熊跃——

img_7867-copy

左边戴小熊队帽子的大家伙叫Beefur(Big Fur),是俺从7-8岁的时候就有的熊熊,英俊至今

img_7862-copy

我在想,芝加哥市旗四颗星是纪念芝加哥市四个重大历史事件,这回破魔咒夺冠,完全重大历史事件呀,你说是不是应该再多加一颗星?

6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可来神儿Collec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