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开时节

感谢右翼政府的毫无原则缺少大脑出尔反尔,高教界得三天一调整五天一变化,所以整个暑假即便没有了学术会议依然干不了一件正事,前一阵是忙教学安排,最近一段时间忙的是招生。嗯,所以上周英国开始eat out help ou餐饮t打折计划之后,俺和小巴就去wagamama“报复性”大吃特吃去了,一顿饭政府付一半,所以总共才花了17块钱,好爽!——哎其实也不是什么报复啦!羊毛出在羊身上,那些政府拨款都是从俺们那40%的税收剥削来的啦,所有更多的是一种自己请客不吃白不吃的架势,啊哈哈。最重要的是,出门遛达就是遛我们的MLB新口罩去了。嘎嘎,一个是所向无敌小熊队的,一个是那个废啊不费城人队的(中文水平2级阅读理解:请问大Joy和小巴分别喜欢哪个球队?啊哈哈哈哈——这道题答错的绝对都是故意的!嗯。)

今天这篇博客题为《花开季节》再合适不过,因为今天是英国A level也就相当于高考发榜的日子。

对于很多“年轻人”——这是政治正确的说法,其实更确切的是很多“大孩子”——梦想成真或改变人生的一天。

本Director of Admission——虽然是“strategic”那个分派的,即原本应该属于“运筹帷幄幕后操作深思熟虑”那个角色的,妈呀,今天也披挂上阵一年一度的英国“本科学生抢夺战”,官方名称Clearing,即各高校队那些没有被自己心仪志愿录取重新回到招生市场的学生进行系统“捡漏”的程序。大Joy我这个更喜欢躲在网页后面安静的“暗箱操作”的家伙从今天开始也要抛头露面了,不仅在网上迅速搜索合适的学生,而且一个一个地给学生打电话敦促/吸引其赶紧确认offer。因为“清仓期”(clearing)大部分专业的所剩席位都不多了。

对于我来说,是为了达到招生指标而已,他们越早确认,我和同事可以越早转过头来做下学期网上教学的“正经事”;对于他们来说,是人生一大选择。

……

在此特意强调这一点,因为打了一天的电话,尽管尽我所能帮助我能经手的年轻人做出我觉得至少对得起我良心的建议,在一天结束以后,我还是忍不住给我在西半球的表姐表弟们群发了一条信息:如果你已经有小孩,或者决定要小孩的话,请努力工作让你的孩子住在精英区!

虽然我西半球的的表姐表弟都在北美吧,但我觉得世间的“不公平”真是一样的。

之所以有这种吐槽,是我们的右翼政府在取消A level(即高考)考试之后,要各学校的老师用其对学生评估的成绩作为高考成绩——但右翼政府又不是那么相信平民,所以要对各学校上报的学生成绩按照学校以往的历史技术进行“合理”翻译——这些说起来都没什么错,但实际操作起来其实就是好的依旧好,坏的更糟糕。所谓的“邮政编码歧视”,真TM厉害。

今天我看到有老师对三门高考成绩估分AAA,学生模拟考AAB的,结果政府(按照那个地区历史平均考分)给出的最终得分居然是CCD的!!!!!

我靠!!!

虽然这意味着更多的学生“只能”来肯特这个名气拼不过咱母校LSE这种金牌老校的大学,但你能想象大Joy当时特别操蛋外加“政府你TMD是外星际的嘛”的心情嘛?

(请脑补“猴挠墙”的场景)

尤其俺们肯特虽然不过50来年的建校史,但咱社会学系全科研水平英国第一,全世界排名150强,但我还得“安慰”一部分因为成绩被政府调低而被我们录取的学生:我理解你被老牌但实际很烂的学校拒绝的失望,但是好消息是我们这种英国第一、世界一流的社会学系录取了。我感觉这是一种双重歧视——我们学院和我们的学生都需要为我们的“非名贵出身”而” 妥协”。

double-what’s-the-‘f**king-f**k-times-three!嗯。

对世事不公的终极(啊不,中年)不满之余,我还是对于能改变至少几个青年的命运而特别开心的。有一个被法学院拒绝,本意要去做social work的孩纸在听我说社会学的妙处之后,今天一天居然给我写了三封邮件的考生,哈哈哈哈哈哈,虽然至少在阅读其中两封邮件的时候我都在应付心里暗骂“去你妈右翼政府”的电话的时候,但我真的特别开心。

你若问我今年clearing的心得, 我只能说,感谢爸妈辛苦一生让我闯荡天涯无歧视之忧,如果你为人父母,真的,为你的子女好好加油,因为这个世界的“系统性不公平”(systematic inequality)超乎你想象。

……

Alevel发榜日原本是诸多青年理想照进现实的日子,但和这个冷酷世界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英格兰长达一周的炎热带来的花卉的盛开,比如大Joy家的万寿菊——

比如俺家起初看起来特别handmaids tale或者特别“容嬷嬷”(下左图),但后来还挺好看的snapdragon

还有俺家“只要拍摄角度好,辣椒也可以充当小茉莉”的小辣椒——

IMG_3688

还有那天伴随着小酒的阅读所受到的启发,小酒变花瓶,嘎嘎,这算学以致用吧——

更重要的是我家的“路易五世”小向日葵。

嗯,之所以命名为路易五世是因为路易十四是历史上的sun king呀! 向日葵,sunflower自然还属于“路易系”的。因为冒出了五个花头,自然是路易五世。哪天他们能冒出个路易六世或者七世什么的,大Joy自然高兴还来不及—

IMG_3801

总之,花开时节,只能祝福各位各得其所。

6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6 responses to “花开时节

  1. 感受到了大Joy的愤怒,还有作为家长我的亚历山大。。

    • Joy

      今早起来淡定多了,悄悄移去几个“TMD”,啊哈哈~今年因为是政府用程序算分,所以实打实的系统歧视,而且昨天因为是clearing(即大多是原本志愿学校没有录取的)面对的学生大多数都是失意的,所以对比特别突出。但和学生交流的过程中我觉得很扯的是,这个系统已经分裂到对于普通中产及以下家庭,这个世界有一大半的机会他们根本连看都看不见,想都没想过,哎。

  2. Jerry

    路易五世之前的每一句话都内流满面头如捣蒜滴同意。我招完生有ptsd…

  3. Yangqing

    嗯嗯嗯,爹妈就是娃的起跑线啊,颠扑不破的宇宙真理……

    • Joy

      当爹妈真不容易。这两天不论是新闻还是俺电话里接触的,都是英国爹妈比英国娃还备受打击~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