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好看的

好吧你赢了,但我可以上网黑你呀

IMG_7104

上面是小巴昨天抓拍的。胡椒盐儿这厮每天最大的乐趣就是跟我抢椅子,先想尽各种调虎离山的办法让你屁股挪出个空隙,然后窜上来先有个立足之地,接下来就各种拱和抗议来把我哄下去。

好吧,你赢了,但是我可以继续在网上黑你呀!

今天跟胡椒盐儿玩了一会儿这厮最喜欢的游戏:追绳子。一根包装绳能让他上窜下跳high半天,每每这时我就又对人类智商信心满满,啊哈哈哈哈。然后我发现胡椒盐儿很有进军艺术界的潜质。

比如,首先是翻版了一下Degas的舞者

IMG_7519

然后是演绎了一下Caillebotte的巴黎(侃村儿)雨天——

IMG_7526

最后这张最逗了,艺术界终于明白Bacon笔下的教皇为什么是那副模样了——

IMG_7514

嗯,要么教皇Innocent X要么Bacon家里准有一对 Tom& Jerry,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6条评论

Filed under 胡椒盐儿Salt&Pepper, 高色谱Gossip

养眼篇-波士顿纪行5

IMG_5631

这回在波士顿去了三个美术馆,第一个是哈佛的美术馆群。在这里看到了最早期的利用电能制作的雕塑(上图),尤其最近朋友翻译了《最初的光明,最后的黑暗》这本关于爱迪生和对手的小说,看到这个雕塑还觉得挺有意思的。

我以前吐槽过在美国看美术馆,从保安到观众,各种大嗓门,没有欧洲美术馆让人看着安心。这回三个美术馆基本还可以,不过大概赶上新生周,在人并不多的哈佛美术馆遇上三个迫切向别人展示自己的女孩——哇噻,她们欢乐愉悦铜铃般的声音吵得我感觉脑浆都要引起共振了——真不是我事逼,而是我真不感兴趣她们男友到底怎么吃胡萝卜,或者她们刚去哪里度假见识了哪些oh my god >.<!

我觉得在美术馆礼貌这项,同样是喜欢公共场合大嗓门,但我感觉国内二线城市都要比美国好很多!惹不起躲得起,俺只好刻意绕着她们仨溜达。

抛开声音污染,哈佛美术馆当然还挺值得一看的。

里面有好几幅Charles Willson Peale的作品,Peale是美国第一批博物馆的缔造者。最喜欢上面大图这张肖像。除此之外还是第一次看Man Ray的绘画作品(上图右下角)。

印象派也是少不了,美国的收藏和欧洲还是有点不一样,比如下面莫奈的这张鱼静物。

IMG_5661

觉得比较好笑的是,其实美术馆里有几张是大画的小样或者是有多个版本的,比如下面Couture这幅“罗马的堕落”,很明显更有名的是巴黎奥赛美术馆那个巨幅呀。居然哈佛美术馆莫有标注,咳咳,旧世界来的莫名掩嘴笑,嘎嘎。

IMG_5682

感触最深的是下面这幅Peeter Neeffs the Elder的教堂夜巡

8389141

拐角那悉悉索索顺序入场的队列真是绝了。黑咕隆咚本来色差就不大,却异常生动,一眼望去几乎就能听到细琐的脚步声了。仔细一看,技巧是半透明的点到为止。太黑拍不下来,和下面这个局部有点类似。

IMG_5668

波士顿美术馆(MFA)也是必经之地——它和Gardner美术馆一样,正好在Fenway附近,正好可以一网打尽。

MFA这次是有备而来,因为去波士顿之前就先从网上买了一个MFA的Guide。看啥心理挺有底滴!很效率。完成的心愿太多。挑几个有哏的吧,一个是看高更这幅《我们从何处来?我们是谁?我们向何处去?》

P1040237

对于这三个问题,大Joy和图画中人物一样仔细思考了一下

IMG_5796

嗯,基本还没有想出来答案=P

其实比起高更的作品,下面这个波士顿本土艺术家McElheny质疑“现代主义”的“Endlessly Repeating”这个通过镜面反射制作出无限景深的装置作品更能引起观者的哲思。

这创意真的很棒。也不知道拉图尔之类的学者有没有写过评论,这种作品简单又直戳心窝子,写出评论来估计评论都特别好看。可惜我不上研究生的社会理论,不然seminar做讨论题省好大力气了!

我觉得我在MFA也做了一件挺艺术的事,啊哈哈哈哈哈哈……嗯,显然是没什么正经的:用“杀马特”语言来说,那天大Joy站在一幅17世纪荷兰画派的海景前感觉“特有feel”。你说我正高雅着呢,忽然美术馆的空调开启了,轰隆隆轰隆隆,我还正好踩在风口上,嘿!你说这是不是一件特TMD杀马特的事?啊哈哈哈哈……我觉得特滑稽,但转念一想,矮油!这噪音,搭配这幅画,其实这是个很好的卡拉OK呢!

我还特意拉来小巴欣赏,并给我麻麻录下了下面的视频(如果你把声音开到最大,可以听到背景轰轰的空调声)——

虽然大部分人去MFA和哈佛美术馆是去看欧洲部分的藏品,虽然我每次去美国的美术馆确实也事先都有一个被美国收购的欧洲名作的list去扫荡,但真正每次觉得最开心的,是能了解更多的美国绘画,耳目一新不说,每次都有新收获。

波士顿嘛,约翰·辛格·萨金特(Sargent)的绘画铺天盖地,尤其在后面提到的Gardner博物馆里。但这回在MFA里我最喜欢的是萨米尔-莫尔斯的这幅儿童肖像——

IMG_5810

对!就是那个莫尔斯!!发明莫尔斯代码的那个莫尔斯!画的很棒,而且多好玩呀,喵嗷~

IMG_5807

这回的重头戏是Isabella Steward Gardner美术馆。哎呀妈呀,Isabella Gardner就是大Joy的新偶像,绝对的!

这是个又励志又桑感的故事(大Joy刚看完“纪实文学”The Gardner Heist和小说“the art forger”,所以难免很桑感很桑感)——

Isabella Steward Gardner是个工业巨擘的女儿,然后嫁给了另一个摇钱树,总之一生不差钱。但是她从八九岁的时候就开始着迷于美术,而且又特爱血拼(这点是大Joy根据其占有欲的推测,嘎嘎),所以从小就幻想要是能把这些好看的都收入囊中该有多好呀!后来丧子,抑郁了,她很正点但没啥情调的老公经朋友建议,带她重游了一次欧洲,这让她重新发现为悲痛为支持艺术的力量,再后来历经丧父,丧夫,她就变得又桑感又有钱了,然后她真的开始用艺术化解悲哀了——她不仅购入很多艺术精品,而且还在波士顿老家单独为了这些展品设计了一个宫殿——就是今天的Gardner美术馆。

IMG_6137

这个故事是不是听起来有点像去年在纽约的那个Frick Collection呢?嗯,没错,Gardner和Frick是同时代的人,只不过Frick这位大爷比Isabella Gardner有钱的多,但是Gardner要比Frick更有眼光-或者说更有热情,所以Gardner的藏品里有很多(当时)不为人知的珍品——比如她当时买入了维米尔的三人乐队(the concert),而那时候即便在欧洲,维米尔还是个被遗忘的画家。不知道是否算是一种巧合,Frick购入的是伦勃朗那幅气势恢宏帝王相十足的巨幅晚期自画像,而Gardner美术馆里只有一幅伦勃朗年轻时的小型早期自画像,但那幅画像里的伦勃朗一幅“走着瞧”的意气风发,感觉很代表了两个私人美术馆的特性。

这个Gardner博物馆是Isabella Gardner自己设计的——是不是有点像之前在Uretch协助设计后来变成世界文化遗产的房子的Schröde女士呢?但Gardner比Schröde还牛——不仅这个住宅完全是她自己设计的,而且据说丈夫死后,反正Gardner也没什么事情干,干脆天天跑工地上给工人监工,稍有不对,干脆自己上手给工人来场现场艺术史教学……(可想而知哪些工人该有多崩溃!)。

从她和闺蜜的邮件中形容自己对能和这些画作同处一个屋檐下的欣喜中能看出,这真是她的真爱所在。她甚至对每一幅藏品应该怎么摆放,哪幅画和哪幅画搭配最好都有考虑,所以她的遗嘱里规定,所有展品不许调换任何位置,也不许移动。对于有些画作,她甚至在前面安排了同样精致的椅子,让观者可以坐着好好欣赏。

(左图是大Joy和两幅拉斐尔)

但这也就说到这个故事桑感的地方了——对,不是她丧子丧父丧夫,真正悲哀的是1990年3月18日凌晨,两个冒充警察的窃贼,从Gardner博物馆偷走了13幅世界名画——而这个案子至今是数额最大的艺术偷窃案,而且没有解开!(很多人猜测是被爱尔兰IRA共和军拿走了,今年年初还有人上CBS说这个,不过都是不了了之。)

而因为Gardner遗嘱里有关于不许变换展品位置的条例,所以那些被偷的画作目前还是在原处以空框子示人(上图右侧图)。

有人说,其实如果Gardner晚死几十年的话,这个悲剧就不会发生,因为Gardner是爱画如命,建成后,她住顶层四楼,美术馆是下面三层。没事她就在美术馆转转,游客要是拿油腻腻的手指碰个什么东西都被她瞪眼睛,谁敢偷她的收藏?!

IMG_6202

IMG_6185

总之,整个美术馆真的就是一个宫殿,不仅是画作,更是和画作搭配的室内设计和家具、摆件的设计,每一个细节都那么棒,一个真正的艺术宫殿。哇噻,跟小巴逛这家美术馆的时候,我不住赞叹: 所谓的功名利禄,得几个奖获得几个提名什么的都太扯淡了,这才是真正的“一生成就”(life achievement)。

后来开会那几天,有个还挺有情怀的北医学弟问我有没有什么“如果可以重新再来”的感触,我眼珠一转说,如果早明白(对于没有啥艺术天赋的人来说)如果一个人超级有钱,除了雪碧兑红酒之外,还可以收购画作,我靠,你师姐我咬咬牙也肯定学金融了哇!

啊哈哈哈哈哈哈,学弟也笑翻了。不过我也跟他说,现实的讲我也没那个耐力,更靠谱的是,大Joy会利用化学特长去做一个古画修复师。(哇靠,那大Joy就酷毙啦!)

最好玩的是在Gardner美术馆的一个放素描的走廊里,近视眼大Joy在翻看一个个画板的时候,忽然看见最顶上的一幅素描,然后问小巴——哎呦!你帮我看看,那是斯德哥尔摩的天才Strinberg嘛?

IMG_6179

因为太高,小巴也是勉强能看到(照片是小巴踮着脚举着相机拍的,所以有点虚)。还真是哎!啊哈哈哈哈~哎呦好久不见!

这之后还挺沾沾自喜:你别看大Joy脸盲,但是你要是把面相都换成画,俺还是能认出来滴!嘎嘎嘎嘎!

未完待续

4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减压大法

IMG_0454

我麻麻不明白为什么大Joy喜欢拼乐高,做模型什么的,我说因为这是最好的减压方式啊,有啥能和喝着小酒,放着podcast里的故事集,然后大脑放空按部就班地做模型聂?而且完事还好像自己成就了什么似的。哈哈哈哈~

所以我是个无脑乐高爱好者。模型也是一样的。不过偶尔会遇到一个模型让你不由得另辟蹊径自由发挥一下。

对啦,上面这个是大Joy做的模型啦!放在达利鼠标垫上,我跟小巴吹嘘说这是俺的超现实主义雕塑,啊哈哈哈哈——

IMG_0450

它的实际大小是——

IMG_0438

其实,我把这个小模型放上来,就是想跟大家说:谁说我处女座哒?我的OCD治好啦!哈哈哈哈哈哈……

IMG_0452

明儿去开会。哼哼哈嘿!

6条评论

Filed under 老张卖瓜, 可来神儿Collection

展览及其他-2

IMG_2551

另外一个展览是Eduardo Paolozzi的。Paolozzi大概是我最喜欢的当代“英国”艺术家了(意大利裔)。而且鉴于大Joy一般来讲即不喜欢波普艺术,对雕塑也不很感冒——一般我对“艳彩”的作品也会表示怀疑,而Paolozzi绝对是一个特例——虽然,他认为自己是极端超现实主义,你管他叫波普艺术家他会很生气,但是想了想,他的作品真的很难分类,也不完全超现实主义,也不完全达达,也不完全波普。但是就是那么那么那么的好看。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先简单说说为什么喜欢Paolozzi的作品:最先接触他的作品当然是因为咱是研究科技社会学的啦!而Paolozzi是很典型也是很著名的把“科技”融入和用于艺术作品中的艺术家。尤其对于科幻爱好者来说,他和JG Ballard一起撑起来的New Worlds多“回晃”啊,在科幻黄金时期后掀起的小高潮呀。

在画册上、书本报纸上关注Paolozzi作品很久了,这次whitechapel的展览选了他整个职业生涯的250个作品,对大Joy来说简直就是粉丝见面会啊——哇塞,什么diana as an engine(左上),什么the metallization of a dream (右上),什么his majesty the wheel(中下)等等等等,当然还有大量的印刷作品,好多好多,矮马,那感觉就是:同志们,终于见到你们本尊了啊~哈哈哈哈

其实把科技融入艺术的艺术家很多,Paolozzi其实还不算最直白的,我也在琢磨为什么会喜欢Paolozzi的作品。他的作品一般都有极大的信息量,即便是印刷作品也极为耐看——Paolozzi觉得一个作品就表达一中心思想忒没效率了,所以他本来力求的就是multi-evocative的作品。不过他的作品又很准确,没有落入虚妄的抽象。更为主要的是,我琢磨Paolozzi让我感兴趣的大概主要有两点:1)科技和人在他的作品里永远是平衡的。不管是被割据化的机械型头像(右下),还是一个静物(左下)都明确体现着各种人和技术的互动,所以有的时候Paolozzi的作品表现的不是一个概念或者一个意向,而是一个动态的过程——用个时髦的比喻就是同是拍照片,Paolozzi拍的都是iphone的live photo,哈哈哈哈。2)这个跟Paolozzi对希腊等历史艺术的研究大概很有关系,就是他作品所表现的那些内容既是那么的新潮那么的高精尖,但同时,又那么质朴。看Paolozzi的作品有时候会提醒我,当代人类对登陆火星的那种惊诧与得意,大概和远古时期人类第一次学会做了把镰刀或者第一次从窑里拿出一块白净的陶瓷那欣喜的星星眼没什么两样吧!所以Paolozzi的作品不是简单的展望未来、检讨当下、反思过往,而是能让人沉静下来。

也许是这些原因,Paolozzi的作品很直观却异常耐“看”——其实最好的例子是Paolozzi做的那些印刷作品,不过说起来就太长了。JG Ballard有一次说Paolozzi对这个世界的独到分析就好像弗洛伊德对梦的解析一样独一无二。矮油,这是我看过Ballard写的最好的一句话,哈哈哈哈……

从画廊出来,坐地铁去Tottenham Court Road看看现实生活中的Paolozzi——

嗯呐,Tottenham Court Road的地铁站的马赛克就是Paolozzi设计的(设计图这回也看到啦!右下)。当然,不是真的为了看啥艺术作品去的Tottemham Court哈,而是为了好吃哒!发现了一家日本拉面馆,太好吃了。不仅拉面好吃,餐后甜点也是一等一的销魂呀!

其实大英图书馆广场里那个猫腰用圆规的雕塑,Newton after Blake和Euston地铁站门口的Piscator都是Paolozzi的作品哦。

之前说最近看了三个半展览,另外那半个是发现伦敦Gower Street的书店把楼下改成美术馆了。

那天去的时候还碰巧遇到一个参展“画家”——一个正职在广告业做创意的业余油画家。他有两幅作品,没拍照片,因为我看了看实在不能理解,老爷子还挺爱聊,只能呵呵。

-------------------

好啦,现在说点好玩的吧

第一个说说AC最近的新装——4月份意味着新的棒球季开始啦!哦耶哦耶!(插播:昨儿个Rizzo一个home run让小熊队又荣登小组第一啦!嘎嘎嘎嘎~)——AC对这个春天是有准备滴!

IMG_0184

瞧这行头,帅死了吧?!

另外咧,说说让黄豆眼红的收获吧——听说黄豆很懂车,那么黄豆认识下面这辆哇?咳咳——

这就是保时捷911——乐高正品是好难看的橘黄色的,幸亏世间有一种叫淘宝同款的存在,这回回国捞了一个——除了N页的说明书上发现有一处错误之外,大Joy对此山寨很满意。这真是拼过的最精彩的一个车了。而且真的好巨大啊!

连胡椒盐儿都饶有兴趣地对这个车进行了一番深入考察——(胡椒盐儿,后座没有藏猫粮啦!!!)

最后当胡椒盐儿终于从后座拔出脑袋来,他都惊呼:喵嗷!豪车啊!

IMG_2330

6条评论

Filed under 胡椒盐儿Salt&Pepper, 高色谱Gossip

道听图说

这周大Joy第三个博士生毕业啦,英国终于有点春天的感觉了,但俺明儿个飞回国,这回主要是当大东家,在武汉办个会。

既然得有一段时间更新不了了,我得给你们个念想呀。

所以道听图说一下吧

我听说,

再有一个月

有一本很好看的书就要上市啦!!!

%e5%b0%81%e9%9d%a2

不得不说,我一直觉得三联书店设计出来的封面都该挺“干净”的,所以这个封面起初让我挺汗的,让我想起了2005年高考作文题:“意料之外情理之中”。不过看时间长了,嗯,倒是抢眼。

这本书主要是在基于对中国人过去30年几轮出国热的回顾,用日常琐事分析分析“‘我’和这个世界到底是个什么关系这个问题。”

貌似有点严肃,应该挺好玩哒,因为我的OCD责编在春节假期时又重新读了一遍文本,所以我想如果三审三校之后责编还没有嫌弃到吐的话,应该还算好看。

好啦,小道消息散布完了,我去收拾行李准备出发啦!发张前天回家路上的自拍,粗发粗天花~:

IMG_1014

6条评论

Filed under 牛逼新一代Newbility, 高色谱Gossip

小结一下

最近可吐槽的事情特别多,虽然都是些平添笑料的汗事吧,但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外加大Joy这么厚道对吧)还真不好在网上八卦,所以我就憋着吧,各位等我下下周回北京饭桌上再手舞足蹈吧!

这里就八卦点能八的。

昨天和吉登斯吃了个午饭——对,就是那个吉登斯——跟国内两个朋友提起这事,俩人都追问我是“那个”吉登斯吗?你说我一搞社会学的,我说的还能有哪个吉登斯啊?——每次见吉登斯都是听他聊世界政治全球格局之类的高大上题目,因为吉登斯近年关注数字化革命,所以昨天聊了很多关于AI啊黑客啊之类的话题。然后第一次发现原来他是个科幻小说迷!太逗了。他说的那些科幻小说咱都看过。然后吉登斯很满意——我觉得这比我是LSE毕业的还令他满意——吃完饭说看来我们共同兴趣还挺多的。老马丁告诉我,后来吉登斯邮件跟他说昨天的午饭很en-‘joy’-able。

哈哈,这说明了什么呢?这说明看闲书很重要,当然起个好名字也很重要……哈哈哈哈……

然后我寻思了一圈,发觉黄豆儿的名字起的不错,以后获得他认可基本就是属于winning the Oscars(Oscar’s [approval])了。

见完吉登斯晚上去听我给同事楚楚在伦敦张罗的一个讲座,中间闲着两个小时没事情做,就扎进国家美术馆——先是抱着手机给学校回了一个小时的邮件,然后在展馆里漫无目的的溜达。

发现西班牙画家Francisco de Zurbaran这幅17世纪的St Prancis in Meditation很有趣

st-francis-in-meditation-1639.jpg

有趣点是右下角这个trompe-l’œil 的“签名便签”

img_0694

是不是很像用透明胶带贴上去的?

前几天参加了一个同事办的慈善研究的会——前一阵大Joy在某英国慈善组织打水漂式地短暂的当了一下Director(不过实在很耗精力,俺很快就辞职了)所以对经营慈善这件事还挺感兴趣的,外加我们学院在慈善研究上非常顶呱呱的,就以见世面的心理去参会了——话说慈善研究这个圈都特别牛,因为他们基本都是跟有钱人人打交道。结果在门口,差不多也是个80后的同事Eddy忽然拦住我说,“我听说你很喜欢乐高?”

我一愣,一边暗自迅速琢磨是我哪个同事的小孩告诉他的,一边说,是呀!我们家好几辆乐高车,你也玩乐高?

满脸络腮胡的大Eddy博士说:“嗯嗯,我刚拼完了乐高保时捷”然后他无比得意外加兴奋地跟我说,“my mom bought it for me as a Xmas present!”

>.<!!!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那语气!真不可救药!啊哈哈哈哈哈哈……

不得不说,我立马就对Eddy好感翻倍,因为他一句话顿时让我自信我是玩乐高的80后里最成熟的啦!

然后我俩就站在一个慈善研究会议的会场门口热烈地讨论着我俩各自的保时捷,任凭无数会议代表从身边路过,我俩依旧认真地交流对保时捷进行各种个性化调整的心得体会……啧啧,太应景了有木有!哈哈哈哈……

我跟Eddy说我会把我家5辆乐高车发给他看。晚上散了会回家翻出照片一一发给Eddy。结果这家伙居然一个字都没回复。哼!我猜,他一定是看了照片在哭吧,嘎嘎嘎嘎~

一周之后,在学院楼道里远远看见Eddy和另一个同事讲完课走回来,他俩一边走一边聊着讲课内容。路过我的时候,Eddy歪过头来跟我撇嘴说:“我决定再不回复你邮件了,我已经嫉妒死了!”

我幸灾乐祸地冲他背影追问:呦?你看完邮件不会是……

Eddy回过头来说:我?我看完邮件就找了个墙角哭呀!

啊哈哈哈哈哈哈,满足感爆棚。

直到Erin听到我俩的对话探出头来,很认真的说了一句:乐高?我刚给我两岁儿子买了一个。

……

对此我只想说……………给2岁小孩买乐高很不负责任!块小易吞食。乐高明明是给学龄后儿童设计的!

不过大Joy现在已经进军到下一级了,改UGears了,太酷了有木有——

2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情人节看展览去

最近可能最大的新闻就是继西班牙蔬菜歉收英国超市限购之后,超市里的豆芽又发现沙门氏菌感染全部召回了。

正巧之前大Joy预订了那天超市的送货服务,其中就有豆芽。一般这种情况超市都会把缺货或召回的产品替换成相近的产品。豆芽嘛,就是亚洲蔬菜嘛,所以我估计会替换成小白菜啦,或者英国超市那种有小白菜的stir-fry pack之类的,结果你猜在英国超市眼里什么和豆芽接近?——居然给我们替换了一包egg noodles!

我订蔬菜,你给我主食,这是啥逻辑啊>.<!

但是难不倒神厨大Joy,怒逗就怒逗,午饭就变成了

img_9928

当然,我更喜欢把盘子转过来看,因为这样比较像这顿饭背后英国人思绪混乱的大脑——

img_9927

胡椒盐儿评价说:

img_0030

虽然现在胡椒盐儿差不多每天在我们家泡个四五(六七八)个小时,但也不能因为一只猫而每天都蹲在家里(嗯,这是一只猫奴自己说给自己听的励志名言。)

周二情人节正好小巴要去伦敦取签证,我俩就顺便去美术馆看了一趟“澳大利亚印象派”

img_9952

照片有点虚,印象派嘛,虚点挺合适哒!哈哈。

之前对澳大利亚印象派一无所知,这回来扫扫盲。相对于其他特展,这个特展很小,一共四个澳大利亚画家的作品,还有俩“打酱油的”——一个是出生在英格兰的Tom Roberts,另一个是长期在欧洲混的john peter russell,尤其那个Russell,实在是太太太太太欧洲了,根本就是莫奈和梵高的山寨版,看起来没有新意。

但这回认识了一个新画家Arthur Streeton,还有这样的“印象派”,让人耳目一新:

第一次看见这么喜欢用画刀而不是画笔的印象派画家,或者说,硬朗又写意,对于看惯了欧洲画派作品的眼睛来说,非常新奇。而且我很惊叹于这个人的用色。我在展厅里跟小巴小声(因为本业余爱好者心虚,怕被人听到会露怯的呀!)称赞说:这个人对颜色的运用让我想起了透纳。(透纳和(后)印象派差着小半拉世纪呢,你说我能不心虚么)

回家查Streeton的生平,发现,矮油!这家伙真的受透纳影响咧!嘿嘿嘿嘿,本业余爱好者心里小小得意了一下。(当然透纳那么独特,能感觉出来也不是那么)

这个人还有一幅画很让人着迷

704

其实他有个小的横幅的画比这个更好看,但把这张拎出来时因为进入展厅远远看见了这幅画,没当回事,因为我本能地对天然愉悦于视觉的重彩画作持怀疑态度,总觉得那些把戏有点cheap。但是这幅画很有意思,当我走到跟前的时候,我完全被其前景吸引了,前景让我看了好久(这个网络图片失去了很多细节),矮马太太好看啦!!天空还没来得及细看,就被一对夫妇挤到边上去了——我靠,你们吃牛肉长大的就是不一样哎?!

回家火车上搜到,原来上面这幅画曾在2015年引起不小哗然,因为它是在英国国家美术馆展出的第一幅非西欧画家的作品。吓!我也很哗然,敢情国家美术馆眼界那狭窄呐!

情人节那天看完特展顺道又忍不住去跟梵高打个招呼,然后发现,情人节那天梵高的向日葵被拿下啦!有图有真相——

img_9955

情人节咋能没有花呢?

回家自己在ipad上涂鸦了一扎水仙,哈哈哈哈哈哈……

img_0081

4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