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好看的

费城的狂想-3

IMG_3426

嘎嘎嘎嘎,终于轮到说看美术馆的事啦!

观光这件事吧,就怕对比。费城的几个美术馆是盼望N久的目的地,因为你要翻什么美术书吧,经常这里提一句“馆藏于费城”那里提一句“馆藏于费城”,所以此行之前觉得费城看画机票就值了哇!谁想有上篇提到的穆特博物馆、Pentinentiary还有后面提到的Rosenbach、爱伦坡故居什么的,哇噻,大开眼界的新知哎!然后心里盘算了一下,美术馆拍费城行的Top 3都有点勉强啊!

嘿嘿嘿嘿。不过还是很爽的,捡几个重点的显摆一下吧:

IMG_3273

先说一下那天在费城美术馆,看到了这幅Léger的The City。俺很喜欢Leger,这幅别有意义,因为自从2014年大Joy给本科一年级上课的最后一节,展望社会学发展,就是用这幅画结尾哒!矮马,八卦您很多N年,终于见到本尊了,幸会呀幸会!哈哈

另外,你没有注意到大Joy的T恤吗?那就再换个角度注意一下——

另一个画就更牛了——

IMG_3322

这幅杜尚的Nude Descending a Staircase大概可以说是我对现代艺术的第一次接触,高中的时候书上看的,而且那会儿还不是因为杜尚(杜尚是谁呀?),也不是因为现代艺术,而是因为摄影,书上举例说摄影给现代视觉艺术各种启发什么什么的,其中一个例子就是讲杜尚根据下楼梯的一系列照片还是啥啥的创作了这样一幅“下楼的裸女”的伟大作品——然后当时那本书黑白的,印刷质量还特别差,满满一页这幅画,我看半天也没看出来到底应该横着看还是竖着看 (难怪小时候老师都说我智商有问题哈哈哈……)

20年后终于看到本尊啦!还好20年后再看到这幅画,已经能理解其牛逼性了。我觉得这算证明我get older get wiser了吧!

另外,我的T恤好酷吧?!那天在费城好几个路人都走过来说:“好赞的T恤”。听到最棒的一个评价来自于一个胖大叔,他充满赞许地跟我说:“嗯嗯~我有一个T恤跟你这个一模一样呢!”

啊哈哈哈哈

费城美术学院(PAFA)最大的亮点自然是Thomas Eakins的The Gross Clinic。

IMG_3462我觉得一般人知道Eakins大概都是因为他画的无数划船的画,这个画家是费城人哎!费城美术馆前面还有个椭圆形广场就是以他命名的哎.

不过这个夏天Eakins的两幅临床公开课的画应该更为风光,因为那本获得很多奖项提名的The Butchering Art的书嘛!你看书店里,铺天盖地都是这个画面。

确切的说,到了美国我发现北美版用的封面和欧洲版的不同。北美版用的是上面这幅,而英国版则用的Eakins的另一幅——

Screen Shot 2018-08-04 at 14.37.35

除了这些旧知,也有很多新发现呀,最惊讶的是看到了Michele Marieschi这个画家的风景——这个画家的画我不是没有看过就是看过也没留意过,这回在费城美术馆,因为他的画被刻意和Canaletto挂在了一个有点狭窄的过道上,为了躲避其他游客一错身的功夫,忽然发现这个人的画风好有意思!有点狭路相逢的意思

此幻灯片需要JavaScript支持。

这个人的画比Canaletto生动活泼多了(而在欧洲绝大部分美术馆里,威尼斯风景除了Canaletto还能容下谁呀)。Canaletto的画里有很多人,很多忙碌的人,但那些人总是那么抽象,那些动作总是如隔世缩影(也Canaletto给客户记录的确实是隔世与缩影),即便是两个人在交谈都感觉那么遥远。可是这个Marieschi就太不一样啦!其实他笔触一点不比C精致,甚至有些部分更点到为止,但是他的笔触好像天然带动感,所以即便你根本看不见那些人的脸,那些人的衣官袖口也不过是随手一笔,但好像你能立刻想象出当时热闹,能听到那些嘀嘀咕咕一样。

真特惊艳。

不过我觉得这大概也是跟older-wiser有点关系,因为如果不是常年盯着Canaletto(他也确实是大师啊),我估计不会在美术馆错身之间一下发现Marieschi的不同之处。

换句话说:审美疲劳焉知非福?哈哈哈哈

另一个新感触是,那天在费城美术馆看到了Corot的下面这幅亨利先生的家和工厂——

IMG_3234

那被午后阳光“消声”的气氛是多典型的维米尔啊——

600px-Johannes_Vermeer_-_Gezicht_op_huizen_in_Delft,_bekend_als_'Het_straatje'_-_Google_Art_Project

回到英国之后我还特意查了一下——Corot的这幅画是不是刻意模仿Vermeer。虽然没有查到具体说这幅画的,但是发现Corot后一辈的艺术史学者Henri Focillon有类似的评论,哈哈,咱业余爱好者感觉还是蛮准哒!

在费城逛的第三个美术馆也是今天的吐槽重点:The Barnes Foundation,一个私人收藏的美术馆。

话说在北美转私人美术馆是很有看头的,因为新世界的很多藏画都是这些巨贾当年从旧世界买来的。但是这个Barnes基金会很不一样,虽然它是世界上最大的雷诺阿作品收藏地,还是很重要的后印象派藏馆,但是却不是那么让我喜欢哎。

这些作品都是由A.C. Barnes这个人生前屯的(小熊A.C.说,如有重名纯属巧合!),但是我怎么看怎么觉得这个美术馆特别土豪,特别像暴发户投资。

首先吧,是Barnes这个人是个药厂老板——做药的,矮马——而且,没错,还是典型的恶药商:卖的是一种叫Argryol的防止婴儿眼盲的药,但是吧,药是他合伙人发明的,然后药厂开始发达之后,他通过打官司把合伙人挤跑了,自己独吞知识产权;然后为了维护这个药的垄断,他跟现在的大药厂一样,用各种官司把各种竞争者要么告死要么拖死,所以自己稳稳赚了很多钱。

其次吧,他买画也是如此,大部分作品是委托自己一个发小(也是个画家)去欧洲寻觅的,然后买画也是能砍价就砍价,不少收藏品是赶上经济大萧条时趁人之危低价购入的。

然后吧,我看不少关于Barnes馆藏或其个人的传记都说他其实也是很有品味眼光独特啊啥啥的,我怎么不觉得啊!虽然馆藏确实有不少精品,尤其我挺佩服他购入了那么多亨利卢梭的作品,(他最著名的是存有180多幅雷诺阿,但我觉得简直有点神经病哈哈哈),但我总觉得他决议收购大量当时当代作品,就很有投资押宝的嫌疑。而且现在的Barnes布展据说是大部分按照他生前的布置做的——要说纽约的Frick,尤其波士顿的Gardner也是对怎么展出自己的收藏有各种自己想法,要说我也能理解推陈出新别出心裁的布展,但是,但是我真不能理解把雷诺阿和提香放在一起是哪门子有品味了。反正我不能理解。

而且这个人别看当时跟John Dewey很铁吧,据说俩人因为教育理念相似而惺惺相惜,但是其实Barnes在生前对其美术收藏根本就是用来做地位象征——非请莫入。展览根本不对外公开,只有Barnes自己看上的(名)人才会被邀请来,一来欣赏珍品,一来提高Barnes在江湖的口碑和神秘感——我靠!跟恨不得每天都自己在展馆里给公众当讲解员的Isabella Gardner差远了好不好?——哦,而且吧,他好像还敲了罗素一笔,在罗素来美国大学任教出了岔子之后给罗素在其基金会讲课的职位,然后好像是拖欠工资还是啥的,反正最后被罗素告了,然后这个官司是为数不多Barnes居然输了的官司……

嗯,总之说起这个美术馆的历史槽点很多,算了,不看历史看画吧。

然后我俩就去Barnes Foundation看画去了。

其实如果你对比上面在Barnes美术馆里的照片和上面在其他美术馆拍的照片你就会发现,我在这个美术馆里和这些美术作品还是一直保持一定距离的。

但偏偏这个美术馆里有个穿上制服就觉得自己是正义守护者的保安大妈,居然连着几个展室侦察我是否过线——展室里地上确实有限制游客与画作距离的警示线(右下角图可以看见一部分地上的棕线,大概半米远的样子),但第一次冲我吆喝,我低头一看,不过我的鞋尖只超过了顶多1厘米而已——半米的安全距离在行进中逾越了一厘米,这也是在所难免的吧,因为谁在展览馆里看画会一直盯着自己的脚呢?

第一次警告我也就算了,到了第二个屋子,她从我身后探头过来正要再次训话呢,发现哎好像没有过线哦,郁闷——这种有点小权就不知道该怎么施威的人,实在很倒我胃口,而保安大妈觉察到我的不耐烦(我可能耐烦么?),就更是一幅一定要好好教育教育我的样子。然后到了第三个屋子,我跟小巴正说着画呢,鞋底压线,她又上来插嘴警示了一句,我就有点蹿火。而旁边有个白人大叔整个一只脚都踩在棕线区内她都没搭理,我就更来气了。

她看我一脸不服的样子,义正严辞地跟我说:按我们的规矩,你要是再跨越棕线一次我就要叫我的上级来跟你面谈!

本来我转身都要走了,她这么一说我火就上来了。我说:咳!你还别这么说,你叫你上级来,我还要跟你上级好好谈谈呢!

大妈马上对着自己的耳机一幅很牛逼的样子说了一串口令,中途还顿了一下说,行啊,你既然有这要求我叫了啊。

小巴在旁边努力的息事宁人说:算了算了,不跟她一般见识啦。

我说:她要是真把上级叫来,我还真要跟他谈谈,大不了把闭路电视的视频调出来,我对着录像跟他们理论。

嗯。跟大Joy找茬儿是不是?本亚洲女就不怕找茬儿的。

我们继续看我们的展览。

大概15分钟之后,她主管来了。

主管大人一幅见过大世面的样子,用具有权威性的声音问我:请问你有什么问题?

我说:我没有问题。

主管大人以为我犯怂,有点不屑地说:呦,你没有问题啊?

可其实大Joy我才刚刚开始呢:对,我没有问题,我是想知道你们有什么问题。

主管一愣,然后张口跟背书一样跟我宣讲美术馆规矩什么的。

我说,你打住,你跟我谈规矩是吧?那我来告诉你美术馆应有的规矩是什么……

看过我以前博客的各位大概都知道,这事儿我老有怨气了,好像每年我都会在博客里吐槽北美美术馆的粗鲁。我觉得一个场所里的人很反应一个场所在这个社会里的位置,也很影响这个社会响应的文化态度。欧洲美术馆对游人的监管坚定却不失斯文,我看欧洲长大的孩子没有因此而破坏公物,反而习以为常会轻声自律,我感觉因为从小就感受到人文美术是殿堂;而北美的美术馆工作人员就经常大喝小吆的,好个威风,所以北美美术馆里遇到像菜市场似的混乱也不奇怪,人文美术倒了不过是用来贴金的。

最后我说,论规矩,在美术馆工作不应该有相应的素养么?你们有选择性地督查参观者,你们的工作方式已经对我造成了骚扰,所以我想知道,你们有什么问题?

从面部表情看,我感觉他俩当时一定心想:靠,今天欺负错人了。

主管开始道歉(apologise),保安大妈也紧跟着道歉,一圈“我们不是那个意思啦”“我们会改进工作”等等废话之后,我就原谅他们吧!

——哈哈,其实要平时我也不会这么好斗,只是原本我对北美的展馆氛围就各种看不惯(这之前在费城美术馆小巴因为胳膊疑似伸得太长,被隔着大半个展室吼了一嗓子),再加上这次我认为确实有种族找茬在里面,让我觉得“得理就是不能饶人”。

啊!终于出了一口对北美美术馆的多年怨气!那开心程度,必须得用在费城美术馆的Jan Steen的一个局部来表达——

IMG_3194

4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学假学假学与放假 Learn and be free

多伦多随想-2

IMG_2895

你明白“傻人有傻福”这句话的深刻含义嘛?

做为两只资深傻帽(傻瓜+土帽),我俩可以负责任的说,傻人真的有傻福呀!啊哈哈哈哈哈哈

咳咳,虽然过去两周了,请允许我再一次:啊哈哈哈哈哈哈……

咋回事呢?

话说那天早上听完一场会,大Joy的发言在傍晚7点呀,很郁闷,小巴说,那咱不如中间去趟安大略美术馆哇?

——这个安大略美术馆并不是那么那么那么的有名气,但事后想来,真的是个“异常惊喜”的美术馆,尤其和后面久仰大名的费城的各个美术馆相比(费城的几个美术馆大概是在书上看得太多次了,所以期望值好大呀,最后有点失望),咳咳,当然,你接着读,就会发现“异常惊喜”是好几个意思。哈哈。

然后俺俩就用google导航从会议中心往美术馆那里走。

然后呢……

然后差不多走到附近,手机就没信号了,不过没关系,反正已经到跟前了嘛,你看着诡异的样子,一看就是个美术馆——

IMG_6379

然后我俩八只眼睛(俩人分别戴眼镜,自然一共是八只眼睛)东扫西扫也没有看见明显的入口。

然后大Joy用她三脚猫的法语(虽然多伦多在英语区),瞄见了一个貌似入口的地方,一挥手,让后面的小巴跟上,俺俩一起进入了大楼。

然后看了半天,什么seminar room啊,meeting room啊什么的,也没有找到售票处什么的。

但是像经常出差的大Joy这种老梆子已经习惯发现外地标示不清这种问题了,很快找到了一个疑似通道的入口,门口竖着一个完全超越三脚猫智商的法语牌子,但三脚猫同学拉了一下貌似关着的玻璃大门,居然是开着的——学者本能告诉俺,凡是开着的大门都是可以进的大门。然后又一挥手,跟小巴说here here,然后俺俩就爬上一段特别破烂的楼梯,本三脚猫还一边爬一边嫌弃地跟小巴说,妈呀,这就是安大略美术馆啊,这楼梯比我们天朝的居委会还破(就跟我去过很多居委会似的,哈哈,反正小巴也不清楚)。

在楼梯的尽头,我们终于在一个看似美术馆展厅的地方冒出了头。我俩从楼梯走上来,远远的有个工作人员向我们走来。

可是我们还是没有找到售票处,我就跟小巴说,你去问问人家哪里买票嘛。小巴说,干嘛我问啊,你问你问。我说你问,小巴说你问。然后直到工作人员走到我们面前,我们两个怂怂的家伙私下里推来搡去谁也没好意思开口,我俩都腼腆地超对方微笑。而(事后想起来)对方看见我俩如此笃定地微笑(其实我俩当时唯一笃定的是天下没有我俩那么笨的),有那么一瞬间一愣,但很快回过神来,也回复以微笑,并顺手指向其中一个展示,示意我们开始(/继续)参观。

哦!或许加拿大跟英国一样,美术馆是免费的喽!我俩顺着手势来到展室——哇噻,满眼的当代艺术。比如这个——

IMG_2827

你说这个是嘛呀?

嘛也不是。这就是Robert Ryman在60年代末搞得“无题”,说白了就是拿几个纸盒板子刷了一层白漆,主题就是为了通过艺术家的缺失来表现艺术——

IMG_2829.JPG

所以除了固定这些纸板的胶条印记之外,你根本看不出艺术家曾经劳作过的痕迹……

哇噻,什么嘛!——别看大Joy不懂当代艺术,但是很会吐槽——如果这也算艺术的话,那我们家俺们自己刷的墙更是艺术,连胶条印记都莫有好不好……

然后穿过了好几个当代艺术,然后慢慢到了现代艺术,然后old masters之类的。

IMG_2843

因为开头被几个当代艺术晃得很不爽,一边逛美术馆大Joy还一边底气十足地跟小巴吐槽说:哎你说这个加拿大美术馆奇怪不奇怪,开门就是无厘头的当代艺术不说,居然布展顺序是按时间倒序来的!

直到我们从最后一个展室冒出头来,吓!忽然发现自己在一个敞亮的大厅里。大厅里赫然写着“入口”大字,旁边还有一个显赫的“售票处”……

!!!!!

我和小巴都傻啦!然后忽然爆笑明白过来——原来我俩是从非公莫入的后门进来的,所以整个展览都是倒着看的,直到走回到美术馆正门……

然后一看门票,一个人小20加元呢!然后我们两个路痴就这么迷迷糊糊地免费参观了一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不过除了开头被当代艺术猛击了一棒之外,总体来说这个安大略美术馆还是特别值得一看的。

在北美看展览有两个好处,一个是可以看到欧洲少有的北美画家(后面在费城看到的更多),另一个是即便是同样展览欧洲画作,有时候我觉得北美的美术馆因为没有欧洲美术馆“资源丰富”,会让北美美术馆在布展上有些不同的思路,比如不同的对比,对非典型作品的宣传等等,反而常常会让人感觉有新意(后面会提到,Barnes基金会的“新意”实在是有点大发了)。

IMG_2849

比如坐在展馆里的大沙发上,一抬头,就是上面左边这幅笔触潇洒的Frans Hals和右边宫廷画师van Dyck的两幅肖像,这种对比在欧洲除了特展(和教学)很少见——因为比如Hals的画就能挂半屋子,或者van Dyck的能挂一走廊,没啥机会挨着,想对比?从这屋跑到那屋去——所以猛然看见不同的布置感觉很不一样。

还有两个向往已久的收获。

一个是第一次看到了小Bruegel画的荷兰谚语(记得我上篇说费城用墙画来传达道德价值而多伦多也有类似的艺术作品吧,指的就是这个啦)——

IMG_2850

上面那幅“婚礼舞蹈”已经是这一个月以来俺看到的小Bruegel画的第三幅了!下面这个九宫格是他画的荷兰谚语,无意也是照猫画虎copy他爸老Bruegel的荷兰谚语。这九宫格并不全,这父子俩画了好多,这个在俺们社会学上还挺有意义的,因为可以说是第一次大俗入了大雅,老Bruegel这个蛮有自己想法却能在乱世中明哲保身的画家第一次把目光转向了市井小民。这套著名的画我还是第一次见呢

另一大收获是遥闻已久的中世纪末期流行起来的“book of hours”(时祷书),即一种便捷随身携带的祷告书。

怎么对这个感兴趣呢,因为这个book of hours导致了插画的流行,很多不入流的画师就去画这种书的插画去了。但是他们又很不老实,后来“插画”画的越来越大,占了整个书页,干脆可以买来当装饰画了——那就抢了画家的生意,因此曾经有过行会上的各种打架,哈哈,看着很热闹。但我在欧洲从来没有看过这种书(估计因为欧洲不会把它放在“美术”馆里,而会被分配在博物馆里),这次在加拿大第一次见。哇!好小呀!

IMG_2862

想来各个地区的时祷书大小肯定有区别,我一直想象大概是A5大小,没想到这次看到的差不多是新华字典大小!

啧啧,其他的展品上且不说,就说看了上面两个展品我就觉得很值啦!

最后放一张毕沙罗和梵高(我好喜欢那幅毕沙罗)。

说完多伦多的安静和多伦多的文艺,下回说个闹腾的吧,哈哈。

IMG_2841

 

2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学假学假学与放假 Learn and be free

好吧你赢了,但我可以上网黑你呀

IMG_7104

上面是小巴昨天抓拍的。胡椒盐儿这厮每天最大的乐趣就是跟我抢椅子,先想尽各种调虎离山的办法让你屁股挪出个空隙,然后窜上来先有个立足之地,接下来就各种拱和抗议来把我哄下去。

好吧,你赢了,但是我可以继续在网上黑你呀!

今天跟胡椒盐儿玩了一会儿这厮最喜欢的游戏:追绳子。一根包装绳能让他上窜下跳high半天,每每这时我就又对人类智商信心满满,啊哈哈哈哈。然后我发现胡椒盐儿很有进军艺术界的潜质。

比如,首先是翻版了一下Degas的舞者

IMG_7519

然后是演绎了一下Caillebotte的巴黎(侃村儿)雨天——

IMG_7526

最后这张最逗了,艺术界终于明白Bacon笔下的教皇为什么是那副模样了——

IMG_7514

嗯,要么教皇Innocent X要么Bacon家里准有一对 Tom& Jerry,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6条评论

Filed under 胡椒盐儿Salt&Pepper, 高色谱Gossip

养眼篇-波士顿纪行5

IMG_5631

这回在波士顿去了三个美术馆,第一个是哈佛的美术馆群。在这里看到了最早期的利用电能制作的雕塑(上图),尤其最近朋友翻译了《最初的光明,最后的黑暗》这本关于爱迪生和对手的小说,看到这个雕塑还觉得挺有意思的。

我以前吐槽过在美国看美术馆,从保安到观众,各种大嗓门,没有欧洲美术馆让人看着安心。这回三个美术馆基本还可以,不过大概赶上新生周,在人并不多的哈佛美术馆遇上三个迫切向别人展示自己的女孩——哇噻,她们欢乐愉悦铜铃般的声音吵得我感觉脑浆都要引起共振了——真不是我事逼,而是我真不感兴趣她们男友到底怎么吃胡萝卜,或者她们刚去哪里度假见识了哪些oh my god >.<!

我觉得在美术馆礼貌这项,同样是喜欢公共场合大嗓门,但我感觉国内二线城市都要比美国好很多!惹不起躲得起,俺只好刻意绕着她们仨溜达。

抛开声音污染,哈佛美术馆当然还挺值得一看的。

里面有好几幅Charles Willson Peale的作品,Peale是美国第一批博物馆的缔造者。最喜欢上面大图这张肖像。除此之外还是第一次看Man Ray的绘画作品(上图右下角)。

印象派也是少不了,美国的收藏和欧洲还是有点不一样,比如下面莫奈的这张鱼静物。

IMG_5661

觉得比较好笑的是,其实美术馆里有几张是大画的小样或者是有多个版本的,比如下面Couture这幅“罗马的堕落”,很明显更有名的是巴黎奥赛美术馆那个巨幅呀。居然哈佛美术馆莫有标注,咳咳,旧世界来的莫名掩嘴笑,嘎嘎。

IMG_5682

感触最深的是下面这幅Peeter Neeffs the Elder的教堂夜巡

8389141

拐角那悉悉索索顺序入场的队列真是绝了。黑咕隆咚本来色差就不大,却异常生动,一眼望去几乎就能听到细琐的脚步声了。仔细一看,技巧是半透明的点到为止。太黑拍不下来,和下面这个局部有点类似。

IMG_5668

波士顿美术馆(MFA)也是必经之地——它和Gardner美术馆一样,正好在Fenway附近,正好可以一网打尽。

MFA这次是有备而来,因为去波士顿之前就先从网上买了一个MFA的Guide。看啥心理挺有底滴!很效率。完成的心愿太多。挑几个有哏的吧,一个是看高更这幅《我们从何处来?我们是谁?我们向何处去?》

P1040237

对于这三个问题,大Joy和图画中人物一样仔细思考了一下

IMG_5796

嗯,基本还没有想出来答案=P

其实比起高更的作品,下面这个波士顿本土艺术家McElheny质疑“现代主义”的“Endlessly Repeating”这个通过镜面反射制作出无限景深的装置作品更能引起观者的哲思。

这创意真的很棒。也不知道拉图尔之类的学者有没有写过评论,这种作品简单又直戳心窝子,写出评论来估计评论都特别好看。可惜我不上研究生的社会理论,不然seminar做讨论题省好大力气了!

我觉得我在MFA也做了一件挺艺术的事,啊哈哈哈哈哈哈……嗯,显然是没什么正经的:用“杀马特”语言来说,那天大Joy站在一幅17世纪荷兰画派的海景前感觉“特有feel”。你说我正高雅着呢,忽然美术馆的空调开启了,轰隆隆轰隆隆,我还正好踩在风口上,嘿!你说这是不是一件特TMD杀马特的事?啊哈哈哈哈……我觉得特滑稽,但转念一想,矮油!这噪音,搭配这幅画,其实这是个很好的卡拉OK呢!

我还特意拉来小巴欣赏,并给我麻麻录下了下面的视频(如果你把声音开到最大,可以听到背景轰轰的空调声)——

虽然大部分人去MFA和哈佛美术馆是去看欧洲部分的藏品,虽然我每次去美国的美术馆确实也事先都有一个被美国收购的欧洲名作的list去扫荡,但真正每次觉得最开心的,是能了解更多的美国绘画,耳目一新不说,每次都有新收获。

波士顿嘛,约翰·辛格·萨金特(Sargent)的绘画铺天盖地,尤其在后面提到的Gardner博物馆里。但这回在MFA里我最喜欢的是萨米尔-莫尔斯的这幅儿童肖像——

IMG_5810

对!就是那个莫尔斯!!发明莫尔斯代码的那个莫尔斯!画的很棒,而且多好玩呀,喵嗷~

IMG_5807

这回的重头戏是Isabella Steward Gardner美术馆。哎呀妈呀,Isabella Gardner就是大Joy的新偶像,绝对的!

这是个又励志又桑感的故事(大Joy刚看完“纪实文学”The Gardner Heist和小说“the art forger”,所以难免很桑感很桑感)——

Isabella Steward Gardner是个工业巨擘的女儿,然后嫁给了另一个摇钱树,总之一生不差钱。但是她从八九岁的时候就开始着迷于美术,而且又特爱血拼(这点是大Joy根据其占有欲的推测,嘎嘎),所以从小就幻想要是能把这些好看的都收入囊中该有多好呀!后来丧子,抑郁了,她很正点但没啥情调的老公经朋友建议,带她重游了一次欧洲,这让她重新发现为悲痛为支持艺术的力量,再后来历经丧父,丧夫,她就变得又桑感又有钱了,然后她真的开始用艺术化解悲哀了——她不仅购入很多艺术精品,而且还在波士顿老家单独为了这些展品设计了一个宫殿——就是今天的Gardner美术馆。

IMG_6137

这个故事是不是听起来有点像去年在纽约的那个Frick Collection呢?嗯,没错,Gardner和Frick是同时代的人,只不过Frick这位大爷比Isabella Gardner有钱的多,但是Gardner要比Frick更有眼光-或者说更有热情,所以Gardner的藏品里有很多(当时)不为人知的珍品——比如她当时买入了维米尔的三人乐队(the concert),而那时候即便在欧洲,维米尔还是个被遗忘的画家。不知道是否算是一种巧合,Frick购入的是伦勃朗那幅气势恢宏帝王相十足的巨幅晚期自画像,而Gardner美术馆里只有一幅伦勃朗年轻时的小型早期自画像,但那幅画像里的伦勃朗一幅“走着瞧”的意气风发,感觉很代表了两个私人美术馆的特性。

这个Gardner博物馆是Isabella Gardner自己设计的——是不是有点像之前在Uretch协助设计后来变成世界文化遗产的房子的Schröde女士呢?但Gardner比Schröde还牛——不仅这个住宅完全是她自己设计的,而且据说丈夫死后,反正Gardner也没什么事情干,干脆天天跑工地上给工人监工,稍有不对,干脆自己上手给工人来场现场艺术史教学……(可想而知哪些工人该有多崩溃!)。

从她和闺蜜的邮件中形容自己对能和这些画作同处一个屋檐下的欣喜中能看出,这真是她的真爱所在。她甚至对每一幅藏品应该怎么摆放,哪幅画和哪幅画搭配最好都有考虑,所以她的遗嘱里规定,所有展品不许调换任何位置,也不许移动。对于有些画作,她甚至在前面安排了同样精致的椅子,让观者可以坐着好好欣赏。

(左图是大Joy和两幅拉斐尔)

但这也就说到这个故事桑感的地方了——对,不是她丧子丧父丧夫,真正悲哀的是1990年3月18日凌晨,两个冒充警察的窃贼,从Gardner博物馆偷走了13幅世界名画——而这个案子至今是数额最大的艺术偷窃案,而且没有解开!(很多人猜测是被爱尔兰IRA共和军拿走了,今年年初还有人上CBS说这个,不过都是不了了之。)

而因为Gardner遗嘱里有关于不许变换展品位置的条例,所以那些被偷的画作目前还是在原处以空框子示人(上图右侧图)。

有人说,其实如果Gardner晚死几十年的话,这个悲剧就不会发生,因为Gardner是爱画如命,建成后,她住顶层四楼,美术馆是下面三层。没事她就在美术馆转转,游客要是拿油腻腻的手指碰个什么东西都被她瞪眼睛,谁敢偷她的收藏?!

IMG_6202

IMG_6185

总之,整个美术馆真的就是一个宫殿,不仅是画作,更是和画作搭配的室内设计和家具、摆件的设计,每一个细节都那么棒,一个真正的艺术宫殿。哇噻,跟小巴逛这家美术馆的时候,我不住赞叹: 所谓的功名利禄,得几个奖获得几个提名什么的都太扯淡了,这才是真正的“一生成就”(life achievement)。

后来开会那几天,有个还挺有情怀的北医学弟问我有没有什么“如果可以重新再来”的感触,我眼珠一转说,如果早明白(对于没有啥艺术天赋的人来说)如果一个人超级有钱,除了雪碧兑红酒之外,还可以收购画作,我靠,你师姐我咬咬牙也肯定学金融了哇!

啊哈哈哈哈哈哈,学弟也笑翻了。不过我也跟他说,现实的讲我也没那个耐力,更靠谱的是,大Joy会利用化学特长去做一个古画修复师。(哇靠,那大Joy就酷毙啦!)

最好玩的是在Gardner美术馆的一个放素描的走廊里,近视眼大Joy在翻看一个个画板的时候,忽然看见最顶上的一幅素描,然后问小巴——哎呦!你帮我看看,那是斯德哥尔摩的天才Strinberg嘛?

IMG_6179

因为太高,小巴也是勉强能看到(照片是小巴踮着脚举着相机拍的,所以有点虚)。还真是哎!啊哈哈哈哈~哎呦好久不见!

这之后还挺沾沾自喜:你别看大Joy脸盲,但是你要是把面相都换成画,俺还是能认出来滴!嘎嘎嘎嘎!

未完待续

4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减压大法

IMG_0454

我麻麻不明白为什么大Joy喜欢拼乐高,做模型什么的,我说因为这是最好的减压方式啊,有啥能和喝着小酒,放着podcast里的故事集,然后大脑放空按部就班地做模型聂?而且完事还好像自己成就了什么似的。哈哈哈哈~

所以我是个无脑乐高爱好者。模型也是一样的。不过偶尔会遇到一个模型让你不由得另辟蹊径自由发挥一下。

对啦,上面这个是大Joy做的模型啦!放在达利鼠标垫上,我跟小巴吹嘘说这是俺的超现实主义雕塑,啊哈哈哈哈——

IMG_0450

它的实际大小是——

IMG_0438

其实,我把这个小模型放上来,就是想跟大家说:谁说我处女座哒?我的OCD治好啦!哈哈哈哈哈哈……

IMG_0452

明儿去开会。哼哼哈嘿!

6条评论

Filed under 老张卖瓜, 可来神儿Collection

展览及其他-2

IMG_2551

另外一个展览是Eduardo Paolozzi的。Paolozzi大概是我最喜欢的当代“英国”艺术家了(意大利裔)。而且鉴于大Joy一般来讲即不喜欢波普艺术,对雕塑也不很感冒——一般我对“艳彩”的作品也会表示怀疑,而Paolozzi绝对是一个特例——虽然,他认为自己是极端超现实主义,你管他叫波普艺术家他会很生气,但是想了想,他的作品真的很难分类,也不完全超现实主义,也不完全达达,也不完全波普。但是就是那么那么那么的好看。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先简单说说为什么喜欢Paolozzi的作品:最先接触他的作品当然是因为咱是研究科技社会学的啦!而Paolozzi是很典型也是很著名的把“科技”融入和用于艺术作品中的艺术家。尤其对于科幻爱好者来说,他和JG Ballard一起撑起来的New Worlds多“回晃”啊,在科幻黄金时期后掀起的小高潮呀。

在画册上、书本报纸上关注Paolozzi作品很久了,这次whitechapel的展览选了他整个职业生涯的250个作品,对大Joy来说简直就是粉丝见面会啊——哇塞,什么diana as an engine(左上),什么the metallization of a dream (右上),什么his majesty the wheel(中下)等等等等,当然还有大量的印刷作品,好多好多,矮马,那感觉就是:同志们,终于见到你们本尊了啊~哈哈哈哈

其实把科技融入艺术的艺术家很多,Paolozzi其实还不算最直白的,我也在琢磨为什么会喜欢Paolozzi的作品。他的作品一般都有极大的信息量,即便是印刷作品也极为耐看——Paolozzi觉得一个作品就表达一中心思想忒没效率了,所以他本来力求的就是multi-evocative的作品。不过他的作品又很准确,没有落入虚妄的抽象。更为主要的是,我琢磨Paolozzi让我感兴趣的大概主要有两点:1)科技和人在他的作品里永远是平衡的。不管是被割据化的机械型头像(右下),还是一个静物(左下)都明确体现着各种人和技术的互动,所以有的时候Paolozzi的作品表现的不是一个概念或者一个意向,而是一个动态的过程——用个时髦的比喻就是同是拍照片,Paolozzi拍的都是iphone的live photo,哈哈哈哈。2)这个跟Paolozzi对希腊等历史艺术的研究大概很有关系,就是他作品所表现的那些内容既是那么的新潮那么的高精尖,但同时,又那么质朴。看Paolozzi的作品有时候会提醒我,当代人类对登陆火星的那种惊诧与得意,大概和远古时期人类第一次学会做了把镰刀或者第一次从窑里拿出一块白净的陶瓷那欣喜的星星眼没什么两样吧!所以Paolozzi的作品不是简单的展望未来、检讨当下、反思过往,而是能让人沉静下来。

也许是这些原因,Paolozzi的作品很直观却异常耐“看”——其实最好的例子是Paolozzi做的那些印刷作品,不过说起来就太长了。JG Ballard有一次说Paolozzi对这个世界的独到分析就好像弗洛伊德对梦的解析一样独一无二。矮油,这是我看过Ballard写的最好的一句话,哈哈哈哈……

从画廊出来,坐地铁去Tottenham Court Road看看现实生活中的Paolozzi——

嗯呐,Tottenham Court Road的地铁站的马赛克就是Paolozzi设计的(设计图这回也看到啦!右下)。当然,不是真的为了看啥艺术作品去的Tottemham Court哈,而是为了好吃哒!发现了一家日本拉面馆,太好吃了。不仅拉面好吃,餐后甜点也是一等一的销魂呀!

其实大英图书馆广场里那个猫腰用圆规的雕塑,Newton after Blake和Euston地铁站门口的Piscator都是Paolozzi的作品哦。

之前说最近看了三个半展览,另外那半个是发现伦敦Gower Street的书店把楼下改成美术馆了。

那天去的时候还碰巧遇到一个参展“画家”——一个正职在广告业做创意的业余油画家。他有两幅作品,没拍照片,因为我看了看实在不能理解,老爷子还挺爱聊,只能呵呵。

-------------------

好啦,现在说点好玩的吧

第一个说说AC最近的新装——4月份意味着新的棒球季开始啦!哦耶哦耶!(插播:昨儿个Rizzo一个home run让小熊队又荣登小组第一啦!嘎嘎嘎嘎~)——AC对这个春天是有准备滴!

IMG_0184

瞧这行头,帅死了吧?!

另外咧,说说让黄豆眼红的收获吧——听说黄豆很懂车,那么黄豆认识下面这辆哇?咳咳——

这就是保时捷911——乐高正品是好难看的橘黄色的,幸亏世间有一种叫淘宝同款的存在,这回回国捞了一个——除了N页的说明书上发现有一处错误之外,大Joy对此山寨很满意。这真是拼过的最精彩的一个车了。而且真的好巨大啊!

连胡椒盐儿都饶有兴趣地对这个车进行了一番深入考察——(胡椒盐儿,后座没有藏猫粮啦!!!)

最后当胡椒盐儿终于从后座拔出脑袋来,他都惊呼:喵嗷!豪车啊!

IMG_2330

6条评论

Filed under 胡椒盐儿Salt&Pepper, 高色谱Gossip

道听图说

这周大Joy第三个博士生毕业啦,英国终于有点春天的感觉了,但俺明儿个飞回国,这回主要是当大东家,在武汉办个会。

既然得有一段时间更新不了了,我得给你们个念想呀。

所以道听图说一下吧

我听说,

再有一个月

有一本很好看的书就要上市啦!!!

%e5%b0%81%e9%9d%a2

不得不说,我一直觉得三联书店设计出来的封面都该挺“干净”的,所以这个封面起初让我挺汗的,让我想起了2005年高考作文题:“意料之外情理之中”。不过看时间长了,嗯,倒是抢眼。

这本书主要是在基于对中国人过去30年几轮出国热的回顾,用日常琐事分析分析“‘我’和这个世界到底是个什么关系这个问题。”

貌似有点严肃,应该挺好玩哒,因为我的OCD责编在春节假期时又重新读了一遍文本,所以我想如果三审三校之后责编还没有嫌弃到吐的话,应该还算好看。

好啦,小道消息散布完了,我去收拾行李准备出发啦!发张前天回家路上的自拍,粗发粗天花~:

IMG_1014

6条评论

Filed under 牛逼新一代Newbility, 高色谱Goss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