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o with God

侃村实在太舒服了,今天中午我俩又发现了一个好去处,确切的说,都不是“发现”,而是几乎我们在村里去得几乎80%的餐馆都做的特别好,让人流连忘返的。最近underland同学要来,小巴和大Joy已经有点犹豫到底应该请她去哪里吃饭了。比如?比如——

Deeson‘s就不说了,这是搬来侃村之前第一个让我和小巴满意得乍舌的地方,主攻British food,但绝对是British food refined & redefined。内容依然是英式重口味,大鱼大肉,甜点也一定是“甜到满足”(而不是法式那种甜得那么“点到为止”),但做工是一等一的精致,我怀疑大厨除了有建筑学学位还辅修了禅宗⋯⋯

La Trappiste,比利时酒馆,让俺和小巴回到伦敦都觉得没有必要去伟大的Lowlander的餐馆,里面的蟹腿意大利面又清新有滑腻,还有个烤猪肉的菜,猪的哪个部位忘了,反正肥肥瘦瘦的,我觉得比烤乳猪給力多了。

Cafe des Amis,西班牙餐馆,大Joy面试之前的那个晚上就是来这里填的肚子,吃完擦擦嘴吧,忽然觉得对生活充满信心,哈哈,估计对第二天耍宝成功有贡献。而且每次路过你都能看到有人点这里的西班牙海鲜饭,哇,真是分量十足,每次路过我都扒在玻璃上流口水,小巴觉得我太丢人,就带我去吃了一次,吃完小巴充分理解了我的口水,并且表示他对生活也充满了信心。矮马~

The Cuban,鸡尾酒好极了——其实英国在伦敦以外的城市很多酒馆点鸡尾酒都比较有风险,好像英国人基本不太感冒这东西似的。这里不晓得到底是什么风格的,有点英式,有点法式,有点中东,有点北非,有点亚洲,反正搅和在一块,olalaaa~

Cafe du Soleil,地中海风味木烧炉餐厅,这也就是俺俩今天去吃的地方,我一边往嘴巴里塞沾着清淡绿咖喱酱的炭烧猪肉,扒拉着口感很神奇的香菜拌青豆,一边跟小巴嘟囔(因为只有嘟囔的份儿了),这到底应该带underland去哪家吃才比较能代表侃村的厨艺呢?!小巴一边咀嚼着柠檬麝香腌制的肯特郡羊肉,戳了一满叉子的ratatouille, 说:这确实是个问题。

我俩实在是太猪了。不过你知道,所有上述餐馆都集中在方圆一公里的范围内哦!!!这么一想是不是觉得有点惊人?而且想想看,巴掌大的地方,基督教的朝圣之地,居然有那么多不同风味,还都做得那么精致到位,是不是很值得猪一下???

而且这里喝的也很赞,之前白菜在微博上惊讶俺们这里水咋那么清,肯特确实出矿泉水哈

但最让人惊讶的是因为肯特郡和香槟地区纬度相似,工序一样,因此这里出产的“Chapel Down” sparkling wine口感绝对超过cava 和prosecco,直逼香槟哦!

你看,巴掌大的地方,善饮善食那么多,这让我和去过的世界很多花天酒地的地方做比较都不够恰当,后来俺明白了,跟小巴总结说,这里简直就是伦敦的Soho, but with God。

Amazon

昨天在伦敦晚上等餐馆开门的时候,溜达进一家LSE附近的酒馆,名叫Great Queen Street,位置就在Great Queen Street上,好记吧?

之所以拿LSE当坐标,说“在LSE附近”,是因为这个酒馆正好在从LSE去Lowlander的路上,大概之前路过无数次了,从来没注意过——直到昨天忽然看见门口两位端着两大杯貌似sangria的鸡尾酒,唯一的不同是大概1/3都是水果,立马让大Joy觉得喝掉这么健康的饮品是每一个酒鬼天生的责任。

拉着小巴进去,发现这里还有个诡异的地方:酒吧在楼下,一层是餐厅。

伦敦的地下室⋯⋯想着俺就胸闷气短外加冒汗,但是俺俩还是毅然决然地下去了,为的就是research一下门口的家伙到底喝的是什么,咳,咳。

这个酒馆的地下一层很昏暗,一共就4-5张小圆桌,及15-6把小旅馆那种破沙发。吧台后面就站着一个四五十岁,胡子拉碴的大叔,我们刚到楼下,他就冲我们喊:厕所在身后。

啊?

厕所在身后啊。

呃⋯⋯我们是下来点小酒的。。。

吧台大叔正了正“围裙”,在“抹布”上擦了擦手,顺便又拧出了那一堆的水,挪了挪这个,摆了摆那个,让我觉得好像我们来得着实不是时候。

忙活一通,大叔说,说吧,你们要什么?

有酒单么?

哦,酒单。——大叔从台子下面拿出一沓子废报纸似的印刷品,看看这个,不是,扔掉,那个也不是,飞掉⋯⋯终于扯出两张酒单敲在我们面前。

我看了一通酒单,也没找到疑似那种饮品的名字,就问,我看见你们上面有顾客消费的鸡尾酒,就是红色的,里面有很多水果的,那个叫什么?

大叔说:啊?我怎么知道叫什么,我又没有在上面。

。。。。。。

我怀疑这大叔根本就不想卖酒啊。

——事实是,这个大叔很想卖酒,但一定是要他认可的酒。

因为我正打算随便点个酒单上的东西时,他跟我说:我告诉你吧,你想喝的是Amazon。

我心想:那是什么东西???!!!

大叔继续说:你就瞧好吧,就加个黄瓜片,你绝对会庆幸自己没有喝掉那种半杯子水果还自称是鸡尾酒的鬼东西

黄瓜片?我怎么觉得这东西不是用来敷脸的,就是用来减肥的。。。完全不靠谱啊。本小女子 demand real alcohol!

大叔完全不搭理我,拿出案板就打算开始切黄瓜了嘿!——且慢,大叔又转身把刚才那个“抹布”拿出来了,着实让洁癖的我这叫一哆嗦,还好,只是为了固定案板。

大叔回头斜眼看我俩一眼,说:坐着去吧,不然你们是让人笑话我连两个顾客都对付不了么?!

我和小巴就乖乖地拣了张桌子坐了。

转瞬小巴的香槟和俺的鸡尾酒就搞定了,端上来,finishing touch,轻轻那么一搅,连句客套的“enjoy”都没有,只说了一句:This is what you should drink.

我喝了一下⋯⋯

哇~~~~~~~~~!太給力太小清新了。很少有酒品能把这两者完全结合在一起。

这款酒叫:Amazon

我充满无限崇拜地问大叔,这名字来由是哪里?大叔一看我就特别老外,跟我说:在我们这个国家,有个电视剧,叫Dad’s Army,里面有个角色提到过他之前总喝这个Amazon,有一次有个(搞戏剧的?此时大叔开始播放他的ipod,好像还是个nano!)人正好来,我就问这个配方,就知道啦。

哎呀妈呀,真是一好学的吧台大叔哎!

刚白话完“我们这个国家”的吧台大叔说到高兴,一仰头问我和小巴:你们是从哪个(遥远的)地方来的啊?

俺俩说:侃村。。。

大叔:==||

整个酒吧就俺们俩人,后来大叔也上楼去了。

喝到最后,大Joy情不自禁地仰着头,恨不得把杯子里最后一滴也倒进嘴里

过了一会儿,吧台大叔回来了,看见我那只剩冰块的杯子,跟我说:啊,还有个秘密没告诉你,来这里喝过amazon的女士几乎每一位最后都——他随后做了一个仰头倾杯使劲摇晃出那最后一滴的动作⋯⋯

大。叔。。。

出了酒吧门,俺决定给大叔和这家酒馆做做广告。这里的晚餐似乎做的也不错哦。

最后,鉴于各位有耐心一直看到这里,俺就告诉大家配方吧——

一杯底的gin,一罐冰镇canada dry ginger ale,两片厚黄瓜片,1/3杯冰,搞定。

(gin和ginger ale大概1:2的比率吧)

非常非常非常清爽

俺今天在家自己配的——

搬家喽

咱这么节能(AKA懒惰)的一个人,一般情况下能少做功就少做功,不过博客大巴的审查越来越让人崩溃,而且又在一年(?)以前加设了一个非得注册才能留言的规矩,所以大Joy俺就觉得好像得搬家了。但即便这么着,也拖啊拖啊——不过考虑到过去一年俺好像一直忙着在现实世界里搬家,还是可以原谅的哈,哈哈

前天@CindySSS 同学对俺的博客表示抓狂,俺觉得俺不能再懒了,再懒,回头一上班,就圣诞节见了。

所以,俺就搬家了!恩哼。

俺顺便发现giantjoy.com已经被注了,卖2000多刀呢。

侃村的一个诱惑是离浪荡太近了,所以昨天一不留神,早上8点多起来晃悠了一下,10点来钟俺和小巴又坐上了去浪荡的火车,嘿嘿嘿嘿⋯⋯

我和小巴是不可救药的OCD,其实上周挑皮包的时候才扫荡过一遍浪荡和各主要书店的,但之所以又这么迫不及待,最主要原因是1)Judd Books上次没去成,一想起来可能还有好几本折扣牛书躺在那家书店里,大Joy我就挠心啊;2)上次想去韩国小馆吃饭的,结果韩国小馆开门晚,俺俩饿不亟待地只能转战另一家很劲儿劲儿的高级韩国馆子饕餮了,虽然那馆子做的实在很不错,但是俺俩农民就是很思念韩国小馆儿那简单又便宜的石锅拌饭,再配上冰冰凉的可乐~挠心啊挠心!3)小巴同学当时积极给大Joy挑书包,没有在Foyles书店逛爽,回家挠心啊挠心——

所以我们又来了。

得亏是又来了,不然错过多少东西呢——


以上是两张涂鸦照片,其实在街头本也是这么上下拼接的。 这么大的涂鸦,Banksy的手笔么?不会。Banksy不会画这么“中规中矩”的涂鸦。

看女王上面的那一行字:Life is beautiful – Mr. Brainwash的手笔也~~~

不过下午我在covent garden发现,这两幅涂鸦确实是混在banksy的画里卖的,呵呵。Mr Brainwash就是那个给Banksy拍纪录片,反被Banksy逆向纪录了一把的同学。后来比较轰动的事情就是给麦当娜设计CD封面了。

虽然在看Exit through the Gift Shop时,我觉得每时每刻Mr Brainwash都是一个突出Banksy mind-blowing brilliance的一个反衬,让我觉得以后记得一定不要和天才站在一起,但第一次看到Mr Brainwash作品,人生诸多checkboxes又可以多勾一个。

——————————-

书店是一定要逛的,没想到昨天还是买了很多书,哎~

其中在Foyles买了一本小说,书是用塑料膜包着的,在门口交了钱,出了Foyles俺就站在墙根着急把包装打开。

小巴说:别现在打开啊,不然在书包里会被折页的,回家再打开。

大Joy说:不行,万一有个错页、印刷穿行什么的,我找谁退还去呀?

别说这塑料包得还挺严实,我扯了半天才突然“咵—”,打开了,信手一番,跟小巴说:你瞧瞧,你瞧瞧,我说得检查吧!

而且你看你看,串页都串成这样了——

哈哈,小巴崩溃了。这是小说KAPOW!或者按书脊上的书写方式,是KAP+W!

据说这是一本关于最近阿拉伯春天的小说,作者Thirlwell写了半天革命还不过瘾,打算把读者的阅读体验一起革命了!因此有了这么让人晕眩的排版。是否真的革命阅读要等我看了再说,只能说目前看来这本书得找比较空旷的地方看,因为您得原地打转着阅读。

—————————————————

浪荡和扒梨。哎!不得不说,离开扒梨之后,已经无意中发现有两个画展是俺们早在扒梨看过的,然后又来浪荡展出。看来扒梨还是有扒梨的优势。

但有个展览扒梨就没有吧,呵呵,国家肖像美术馆每年的BP肖像比赛展。

这个展览有一搭无一搭地,似乎每年都去看了,每年都能发现点新东西,所以今年既然没事到浪荡溜达,就去呗。

不过我一直觉得特别奇怪,你说BP公司按理说财力雄厚,而且比赛都赞助了,为什么每年随展出版的入选作品册子都那么那么小呢?????!!!!!这些作品在小册子里看一点都不好看,所以各位在浪荡的不要被小册子迷惑,一定要去看真实作品。

咱每年看上的作品好像评委都看不上,连个明信片都没有=(。今年只有这幅日本面馆的肖像画还有个明信片——

俺喜欢这几幅,回家琢磨了咱和评委的差距,是因为咱是社会学家嘛,哈哈

  

—————————————————————

走累了,在咖啡馆伸个懒腰,进行俺们最喜欢的娱乐项目:看人

啊,浪荡,浪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