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高色谱Gossip

“哈”与“哈哈哈”的后续

昨天写到上面就吃饭去了,忘了记录另外一件事,跟Chinese Burn说起来也有点关联,主要都是推翻某些对女性传统印象的。话说英国大学界最近几年一直在推行对教学研机构的Athena SWAN认证,雅典娜“天鹅”行动 (SWAN=Scientific Women’s Academic Network) 即指力图增加在教科文领域女性的公平待遇,主要是看这些雇人机构是否男女比例合理(未必是对等,但要合理),同工同酬及劳务平等的程度,还有职工的调查问卷、学生调查问卷也是很大一部分——即光把数据搞上去没有用,男女员工要一样哈皮才好,分金银铜牌。

这个认证还是挺有效果滴,不仅因为评定本身并不是走程序(申请个铜牌都小有难度呀!)而且确实有个导向效应,会让雇人机构主动重视起男女平等这个问题。比如身处白得不能再白的肯特郡,毫不出乎意料地几年前我们学院名字为Chris的教授的数量比女教授的数量还要多,再比如身处传统重工业城市的小巴他们系以前好像就一个女老师,再比如以前我们学校法学院女老师每年的教务量永远很奇妙地比男老师高30-40%….——后来因为Athena SWAN评定,这些既定俗成地“习俗”才有机会搬上台面来被纠正。

肯大以前是铜牌,我们学院是银牌。但是这个认证每过几年要重新认证一次,结果去年肯大丢掉了铜牌,游戏规则是,如果大学整体被摘牌了,那不管大学下面的具体学院做得怎样,牌子也被自动取消,所以俺们学院最近也开始重新申请银牌。

然后就需要重新取证,比如做职工调查啊等等。上周学院院会就讨论这个事情来着。几个同事汇报了一下初步摸底调查的结果:先是主管申报材料的女老师做了个介绍,然后一个男同事汇报了一下学生调查结果,最近一个牛津毕业的年轻男老师开始讲职工调查的结果。话说这个牛津小伙特典型,一个十来个问题的调查结果他啰嗦了十来分钟,基本是按照这个节奏说的:“那么下面呢,我们有问了一个问题,就是‘你是否觉得工作分配机制透明’,这里男职工里X%回答了是,女职工里Y%回答了是,也就是说,有X%的男职工觉得学院工作分配机制透明,但只有Y%的女职工觉得透明……”

妈呀,如果他再多加几个啊~(二声)和啊~(四声),简直可以当披着黄袍马褂的官员啦!

而且真是罗嗦啊,貌似他觉得不用自己权威的男中音再“解释”一遍问卷问题大家会搞不懂调查结果哇?楚楚在旁边说:切,典型的Mansplaining。

更逗的是,全学院的老师好不容易熬到他说完,然后开始提问的时候,他忽然提了一句:啊,另外其实数据不是我做的,数据是XXX(另一个年轻女研究员)做的。

。。。。。。

翻个大白眼。

最近不管是中国还是美国关于女性权益的新闻都特多,在此统统翻个大白眼。

下周是六年一次的全院所有学位系统审查,即由校内外评审一起核查教学设置是否合理、学位质量体系健全等等等等,所有有行政职务的老师都被搅和得鸡犬不宁,妈呀,光分组答辩就是两天……

在狂风暴雨来临之前,先休息,休息一下——

IMG_8794

 

8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哈”与“哈哈哈”

下面我来流水账一下最近的新鲜事,有的让人“哈!”有的让人“哈哈哈”,哪个是哪个,我想各位可以按照自己的偏好对号入座(——这是不是也算一种interactive reading呀?)

嗯,首先说昨天发现TFBoys里面的一个叫王源的17岁男生最近在生日会上翻唱了崔健的《一块红布》。哇!这么00后的八卦,大Joy怎么会不凑一耳朵听一下呢!翻唱效果并无意外。

每一代都有每一代的热血沸腾,沸腾点不一样而已。

当年歌德以自己青年时的经历创作出了那个叛逆又细腻的少年维特之后,年轻一辈间一时“维特热”,但模仿着模仿着,狂飙(Sturm und Drang)之气没了只剩下伤感主义了,结果“维特热”(Werther Effect)现在成了copycat suicide的代名词。

上周去老马丁家吃饭,老马丁的老婆说起以前做外交官的时候英国有个规定,就是驻外的外交官除了享受年假之外,每年还额外有2周的带薪假期,甚至交通住宿部分可以由使馆支付,但必须要在所驻国家境内度假——没错,就是为了加强外交官对所在国文化的理解,而且英国政府觉得驻外人员如果有假期八成都会回英国来探亲,平时如果不主动去融入当地生活的话,很容易成为空降外交官。当然这里少不了会有外交官亲属跟着沾光揩油的机会,不过我觉得总体上讲这真是个好主意哎!(而且好像至今这个政策没搞出啥丑闻来,应该得益于各党派和媒体成天瞪着找茬的双眼~嘎嘎嘎嘎)

顺便想起来,上个月见老马丁时他跟我说最近被邀请去主题发言。邀请方说白了就是为了他的名气,让他“回收”一下他去年的一个讲稿就好了,老马丁说他不讲旧稿子但可以考虑讲个新题目,邀请方说哎呀不需要那么麻烦呀,旧稿子蛮好的,不给改会议日程。老马丁很生气,往复几次就差跟对方翻脸了,老马丁说,那篇旧文已经发表了,我还拿到公开场合去老生常谈,这么没有操守的事情,我怎么可能干得出来?

记录这件事倒不是简单赞扬一下老马丁的职业精神,其实一篇文章走天下的人很多呢,只是学术圈里都是人精,到底是“懒于选择”还是“无从选择”,你或许觉得外人看不出来差别,但是大家心理都有数,有所为有所不为都是态度。除了老马丁,最近我有两个同事也一个因为政治一个因为学术的原因而公开取消某些会议发言。

和很多事情一样,口碑这件事也是靠自己用实际行动维护的。

说起维权呢,最近大Joy又参加英国大学工会的维权了——我得承认,当年俺加入工会的目的确实有点不纯,嘿嘿嘿嘿——记得前几年连续各种(成功的)罢工,开始围观同事罢工挺热闹,后来罢工规模大到让非工会成员的大Joy感觉协调工作实在很麻烦,外加同事罢工也是为了保护俺的利益,真的去拿学校的额外奖金去搭手维系教学进度(即事实支持高校系统压低教师待遇)是件捡芝麻丢西瓜的脑残逻辑,所以干脆一起加入工会了。——揪住这个哏,麻麻经常笑话我说我是为了不上班才加入的工会,嘎嘎嘎。不过工会还是很有意思的。

最近几年因为经济下滑,高校联盟变着花样的想挤压一下高校老师的退休金待遇,最近又想出新花招,如果成功,这意味着全英国教育界(中小学和各种职业培训机构都算上),正规高校老师的退休待遇最低!(刚到英国时,高校老师的退休待遇和各行各业比也算杠杠滴!)所以工会召集大家投票对策,并明确呼吁大家支持必要时采取大规模长期的罢工手段——因为只有这样,大学才会重新意识到老师,而不是各位校长和董事会大人,才是大学的脊梁骨,所以在大学高层还在飞商务舱,拿着N倍工资的时候却在算计普通老师的退休金,嗯,反正在资本主义英国这事很不地道。“领导”与董事会上的富N代们凭啥不先拿自己开刀,反正柿子捡软的捏这种事在目前依然封建残余的英国说不通。所以我们打算团结起来示威一下。

关于罢工的投票好像还有两周才结束,但是各个大学闻风已经开始各种松口了,比如今天肯大给全体老师发了一封信,解释说,哎呀误会嘛,关于退休金只是商议一下嘛,还没有决定嘛…嗯,可见工会力量还是很显著滴!所以呢,所以我觉得至少我们还是比某市最近因为一场大火而被整顿和清退的那些快递小哥们要强一点。

上周参加毕业典礼忍不住自拍了一张,因为自我感觉很酷哎,尤其加上左侧的特效小星星(至少看起来好乖呀!我觉得特三好学生的样子),回家拿给胡椒盐儿看,这厮居然笑做一团——

 

 

小胡说,酷?这才叫酷好哇——

IMG_8517

==||

最近大家都知道BBC拍了一部力图颠覆西方社会对中国年轻女性刻板印象的电视剧Chinese Burn吧?昨天看了第一集,觉得很适合做下学期本科生的小论文题目。虽然知道这部戏的风格就是无厘头,但是看完第一集我觉得:主创人员不仅对当代中国年轻女性缺乏了解而且缺乏想象力。

或许后面几集会好一点?昨天看这个剧最大的收获是学会了几个新中文(粤语)词,比如“死仔包”之类的,外加貌似找到了一个错字——

Screen Shot 2017-11-30 at 19.16.13

那个不应该是“烂”(爛)滚,或者“滥”(濫)滚嘛?“澜滚”这个表达法还比较新鲜,感觉意思应该是threesome之类的?

昨天晚上是朋友的NGO和《自然》每年公布某科学界奖的日子,今年颁给了一个顶着日本政府压力推广HPV疫苗的日本女医学记者。有趣的是,这个女记者因为和日本国内认为疫苗有负效应的主流猜测相悖、力推HPV疫苗,从而一度被日本国内称作是“WHO的间谍”。嗯,我不知道那些想诋毁她的人是怎么想的,因为这个外号本身好像就是个荣誉哎。

最后我想回应一下上面胡椒盐儿对我的嘲笑:你以为竖一捽毛儿就很朋克很摇滚啦?这才是真正的摇滚好哇——

一块红布

6条评论

Filed under 胡椒盐儿Salt&Pepper, 高色谱Gossip

大综述(下)

IMG_8286

上图是在去纽卡斯尔火车上拍的另外一张照片,有没有点风吹草地现牛羊的意思?

还记得去年川普上台之后,大Joy鄙视那些扬言要搬到火星上的好莱坞明星们没有实际行动,而和小巴、AC一起加入的“Asgardia宇宙国”哇?(然后我还很负责任的忽悠大家都去注册来着,哈哈)

矮马,没想到今年“俺们国家”发射了一颗卫星——

IMG_8401

现在加盟也不晚哦!

下周日老马丁做局,请我和小巴、托尼一家和另外一家一起午餐。因为春天跟托尼午餐的时候聊到了老版Blade Runner,想必他这个老科幻迷一定会八卦新电影,所以最近正在抓紧时间看Blade Runner 2049——昨天看了20分钟,自动进入seminar分析模式,讨论点太多了,可是也真长呀!

目前我觉得新剧Star Trek Discovery更好看耶!!

d07d361574878424f7ecddc6f483ea4f72a65a87

虽然英国没有“年终总结”之类的习惯,但是英国高校2021年下一场全国高校评估在即,各个大学早已行动起来,今年年底也是塞满了各种校内校外的模拟测评,换句话说就是要“打磨”各种表格,paperwork一堆一堆的。不过还是挺高兴哒,因为咧,1)不填表意识不到,稳稳还有三年半呢大Joy已经超额产出5篇三星至四星(即’internationally excellent’和’world leading’)的文章啦(4篇即ok);2)这回高校评估对impact的权重加大到全部评估的20%,所谓impact不是指学术影响,而是指学术研究对社会/政府产生的现实影响,然后大Joy的项目经校内外评审模拟测评,也是3星半哎!(三星是“very considerable”,4星就是“outstanding”的社会影响)。而且有个目前给出三星半评分的评委评语里开篇是“我怀疑此人在(四年后)的全国终审时,会拿很高的分数”——哇塞,谁呀写出这么让人心花怒放的评语。后来得知是原ESRC基金会的头头哎!矮马,开心得面红耳赤。3)前一阵英国每年的全国学生联盟(NSS)对教学质量的调查发布了,在学费成为大学收入砥柱之后,这个NSS榜单就一直是让各大学揪心的梦魇,因为是招生利器呀。除了调查结果,后台的调查数据和评语啥啥的大学都会下载下来仔细研究个底儿掉。这个调查是关于学生对于他在某个大学整体学习体验的调查,所以很少会有针对某个老师或者某门课的,但前天老I跟我说他在今年的NSS评语里看到居然去年大Joy班上的硕士生在做这个全国调查问卷时还特别提到大Joy全球科技治理那门课如何如何好啥啥的。矮马矮马,不知道是哪个学生,反正被极大鼓舞了。

这感觉有点像什么呢?有点像期中考试分数下来,发现数理化三科都还不错哎!phew~

最后咧,我想说忙忙叨叨的秋季学期,选择好的歌曲最重要啦!Lenka和Jack Johnson都出新专辑了,好好听。这两周最享受的事情就是在从办公室一路下山踩着落叶闻着木炭味穿过雾蒙蒙的湿冷然后一路听Lenka的At Tune走到火车站——小巴说,可是和他们以前的专辑听起来好像,新歌听起来和旧歌没啥区别呀,我说,所以才好听呀!嘎嘎嘎嘎。另外,ABBA(好暴露年龄!)的作曲Benny Andersson最近出了一盘钢琴曲集,也好听!最喜欢下面这首

因为这首曲子总让我想起浑身是戏的胡椒盐儿

IMG_8367

好了,在我把剧情弄混之前,赶紧继续看Blade Runner 2049去了

4条评论

Filed under 胡椒盐儿Salt&Pepper, 高色谱Gossip

大综述(上)

IMG_8289

上图是上周去纽卡斯尔的火车上拍的。过去两周的突出感觉是:最近上班有点多,因此完全没法工作。。。

嘎嘎,我想很多做文科研究的都理解我说的啥意思吧:文科很多研究工作都需要躲开干扰安静完成,所以除了家里有小孩、老人或者住房紧张的,很多我认识的老师一般更愿意在自家书房里工作,到学校去除了教书、见学生、各种不得不做的管理工作之外,就是各种social了,真的能在学校里完成的研究工作很有限。我以前有个朋友总结的特逗,他说他喜欢在家工作,因为即便自己贪睡到8点50,也照样能9点钟坐在工作台前开始干活。哈哈哈哈……

不过我家基本全家族都是搞实验室的,所以他们总觉得不去上班就是没有在工作。>.<! 哈哈,这点上,前几周的一个周五在家请国内的老师吃午饭,其中一个是做生物学研究的,她大概是觉得我能周五(工作日)在家请客有点新鲜,问我下午要不要去办公室,我说不去,她感叹了一下,然后顺便鼓励了一下她女儿类似于好好学习就可以找到这么舒服的工作呀之类的。哈哈哈哈——咳咳,这里告诉大家,其实以后要想找舒服的工作最好别找时间有弹性的工作,我同事在欧洲的研究都证明了(而且很多大媒体都报道了),有弹性的工作(flexible working hours)根本不是员工福利,在这类工作中的从业人员基本都要比朝九晚五看似更忙碌的传统职员工作量大且实际工作时间长~所以咧,上班和工作未必是同一件事(其实这跟看书和学习未必是同一件事一样)。

现在综述一下这两周的新鲜事:

最近参加其他学院讲师招聘——被邀请加盟外院的interview panel是个很消费人品的事情:首先英国大学每个正式教职工的位置都需要从外院请个老师来当external,主要是为了保证招聘公平以及作为招聘学院内部或学院与大学之间对录用谁有争议时的调解人,所以这个external(虽然肯定不精通)得至少能理解招聘专业,而且招聘学院的老师觉得能跟这个external合作得来,所以被邀请当external得有点人品(咳咳,就是说大Joy有人品啦,哈哈)。另一方面咧,因为招聘是个特别费时间的事,所以别人能接受这种邀请,也得是邀请人有人品(咳咳,这回这个学院的院长不仅是有人品,而且他的气质根本就是个弥勒佛,乐呵呵的大叔,矮马,人品爆棚)。

所以一来二去的,大Joy就开始看那两千多页的申请材料了。每一次参加招聘和每一次审项目什么的都是特别八卦的事情,因为一下子看到好多(职业)人的履历呀、自述呀等等,唏嘘一下人家的聪明才智人生轨迹什么的,而且每次也一定会夹藏着一些奇葩,让人从椅子上笑倒在地上。

比如这回按名字字母排名放在申请材料上的第一个是个N年前牛津毕业的意大利小哥,后来没做本专业的学术,做了好多年语言老师什么的,虽然学术履历基本没有,但是意大利小哥夹了两张自己美美的写真照……当时大Joy不知道是先擦笑出来的口水还是擦惊出来的鼻血。面试评委碰头shortlist时,我和另外一个女老师第一句话都是:你注意到那个漂亮男孩了哇?

哈哈哈哈……不过漂亮不是job description的一部分,所以直接淘汰。

另一个日裔申请人更逗,其实看完她的简历和申请信之后,这回职位的7个考核点里,我都给了满分,后来碰头会时我发现另三个老师也分别给了不是满分就是接近满分。按理说,这一定是会被邀请来面试的。但是!——让人惊诧的是,申请信下面还有一个庞大的附件——我是说“庞大”呀,活生生加入了400多页的发表文章!!!——没错,两千多页里她一个人就占了400多页!妈呀,吓死我了。后来她入围了我们的longlist,但在压缩到入围面试的五人shortlist的时候,在她和另外一个申请者之间,我们还是选择了另一个申请者,她遗憾成了第六名。因为所有人都觉得这一“出其不意”的文献轰炸让人对此人沟通能力担忧。

所以如果关注本博客里的有准备申请工作的看客,记得有时候less is more.

另外觉得可能有些人会感兴趣知道的是,因为现在英国诡异的签证政策,所以高校为了表示自己是公平的雇主,需要申请英国工作签证的申请者不仅不会被歧视,而且这些申请者只要达到了招聘所需的核心条件,就一定会被评委会“全面”评估,如果不被shortlist我们会提供比欧洲本土申请者更为翔实的解释。

不过从这回申请人数和质量上看,貌似西半球经济还是不很景气,收到了好多从美国一流大学的申请,我还挺惊讶的。

其实在这种环境里投递简历也简单:就比谁更有料了

IMG_8331

上图是Fenwick百货店今年在纽卡斯尔的圣诞橱窗之一,因为新电影,帕丁顿熊是今年毫无悬念的主题(另外AC让我表达他对此的强烈不屑与不满,哈哈)。我终于知道为什么每年唯独纽卡斯尔的Fenwick会有那么好看的橱窗而且为什么看Fenwick’s的橱窗在纽卡斯尔那么有传统了——原来这家百货店是1882年在纽卡斯尔创办的呀!

2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黑幽默

鬼节那天胡椒盐儿窜上我家楼上最高的柜子,然后久久地~陷入深~思~

IMG_8148

什么能让一只猫思考这么久呢?

窗外树上的一只鸟呗!

嘎嘎,而且你不觉得么,英国那阴森森的小天气还真是天然地就那么有鬼节气氛!>.<!

今天主要不是要说胡椒盐儿,而是前两天收到一封垃圾邮件,实在太好笑了。本来想在微信上和各位分享的,但是据说转发这种微信对群主很不负责,嘎嘎嘎嘎,就发在这里吧:

IMG_8199

哈!不用解释吧!全文更逗——

IMG_8205

IMG_8204

哈哈哈哈…Bye~!哈哈哈哈……我有两个感想:1)现在的骗子都讲究要与时俱进呀;2)骗子的英语也太烂了,人家Mrs Gu好歹也是个律师,文字咋会这么拖泥带水呀。

更黑的两个逗事来自我同事老C。这周末我们两家聚会。老C是环境政治学里在英国是数一数二的,所以一起吃饭必然少不了大Joy那个“中国污染地图”的麻酱菠菜——尤其最近在网上还搜到了一个“实时”的污染地图(aqicn.org/map/china/cn)不知道有多准确,但是跟踪了一天,真的是不断变化的,连北京时间凌晨3-4点的数据都看着心惊动魄。下面是老C按重度污染区域的泼酱完成——

老C的两个囧事是啥呢,一个是说起英国和美国现在各种移民限制和各种神经过敏,然后老C吐槽说,他曾经有一次去美国开会被海关拉到小屋里单聊了好几个小时。

这让我很有点惊讶,因为老C不仅是个伦敦出生的澳大利亚白人,而且名字也是地道的“白”——所以他不会像我有的同事会因为肤色,或者仅仅因为爹妈当年觉得好玩起了个充满异域风情的名字(!),而常被海关单提出来问话。

老C说,后来他明白,是因为之前一次的美国行,他(因为学校有事)改了机票提前回了英国,之后呢,又恰好发表了一篇跟恐怖主义相关的环境学论文……然后八竿子打不着的事情就都被美国海关自作多情地串联起来了,然后就小屋被隔离了>.<!

我给老C补刀说,哎,不过至少这说明那些学术文章居然真的有人看耶!啊哈哈哈哈~

老C老婆说,而且他好啰嗦,跟人家警官絮絮叨叨了那么长时间,让我在外面等了N久!

老C说,因为我要纠正他们对一些概念理解有偏差的好哇……

敢情美国海关就这么免费的享受了一次老C的keynote!——这让我想起我的另一个搞犯罪学的同事也是在参会途中被美国海关拦下之后,干脆拿出电脑当场在机场给海关演讲了一遍。嗯,所以海关的警察叔叔,下次再拦截俺们文科学者的时候要注意了,搞不好就要被免费上大课了。咳咳~

不过其实这和(文科)学者本身自己就爱找事也有关系——或者至少是因为我周围的朋友大多是做跟全球化相关研究的,所以对各种形式的把人以国籍进行简单粗暴划分的做法多少有些看不惯,所以都喜欢刻意玩个擦边球好像要测试一下各国海关的气量似的。以前小巴好几次就跟英国和法国海关“理论”起来,老C也喜欢刻意玩个擦边球,比如明明是双国籍,偏偏要拿澳大利亚护照入英国海关,拿英国护照入澳大利亚海关……

老C 的老婆吐槽这里,已经是无语了,我说,the words you are looking for 用俺们中文讲就是 ‘no zuo no die’啊。

嗯,不过有的时候也会给自己添堵一下。比如老C有一次拿着英国护照入澳大利亚海关,海关人员看着大不列颠的护照,又看看(一脸络腮胡子的)老C,说:“矮油,有一个老英,又是来我们这里探孙子孙女哒?”

老C瞪大眼睛,满心的不服气“我不就是胡子长点,胡子白点吗?我有那么老嘛!!!” 然后老C擦擦汗,用坚毅的声音陈述了事实:“不!我是来看我麻麻滴!”

IMG_1576

 

2条评论

Filed under 胡椒盐儿Salt&Pepper, 高色谱Gossip

加班的好处

这周是我们的阅读周,但刚刚过去的这个周六大Joy去学校变相“加班”了一下:轮班轮到去周六的大学开放日和另外两个老师一起给俺们学院“站柜台”。

嗯,因为和别的老师换班外加中途做了一次另类的学院开放日,所以差不多有快一年没有轮到这种站柜台了——主要内容就是回答每一个前来咨询的家庭的问题:一般都是入学标准呀,课程安排呀,考试和课堂测试比重呀,就业前景呀,选课范围呀,当然,还有差不多一半的家庭来这种开放日是几个相似专业拿不准,想货比三家地考虑一下选辣一个专业呢?

所以每次当我唔哩哇啦地介绍完我们系或者我讲的课,然后来访家庭一副“嗯,社会学还真不错”的时候,我都忍不住地……暗自祈祷没有误人子弟。

嘎嘎嘎嘎……

俺们社会学当然很好啦,尤其作为第一学位的话,简直首选。只是教社会学这么多年,本(自诩为)理科卧底依然不太能理解从14岁就一直在学社会学的小孩子的心理,尤其很多小孩子上来就跟我说他们本来想学心理学的,但是化学实在好boring,或者他们本来想学人类学的,但是受不了需要上一学期的生物——然后我就特别不能理解,因为化学和生物是俺中学时最喜欢而且觉得最简单的两门学科了,你要是跟我吐槽一下数学呢,我还能有点同情。

还有学生因为我们学院是英国定量社会学教研中心之一,担忧统计是不是特别难,我就更不能理解了。我说我大学的时候前后(北医)一共上了三门统计学(相关的)课,统计最好学了好不好哇(而相比之下,我觉得北大C类高数依然好难。。。)。但文科生还在磨叽数学会不会有挑战性,情急之下,大Joy脱口而出:统计不是数学,数学稍微好一点的都会去学经济学,哦嘅?!  ——说完下意识扫了一下左右,幸好楚楚不在,不然友谊的小船绝对翻了,哈哈哈哈(不过也未必,因为楚楚她爹是经济学家,她该明白俺说的是啥意思)

总之,给俺们专业打了半天广告也是有收获的——接待学生的空档翻了一下我们系的招生手册

IMG_7838

一个连封皮带封底24页的小册子。

然后里面有一个我前年课上的学生写的testimony——

IMG_7839

小哥挺帅的吧!

然后阅读这个小哥对在肯特学习的各种感慨的过程中,大Joy忽然发现:因为这个小哥,大Joy给本科生上的“现代中国社会”这门课是俺们学院招生手册里唯一被点名夸赞的课程哎——

IMG_7913

话说我们学院也有小100门课呢。被单拎出来点名容易嘛!

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嗯,还不够表示我的“惊喜”,再一次: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更开心的是,碰巧旁边“国际关系与政治”柜台的一个员工也是我几年前课上的学生——她一边上学一边在学校打工——然后她中途跑过来和我及同事一起聊天,聊着聊着忽然用了一句我在课上的哏(具体是啥就不说了,除了政治不很正确之外还不能“剧透”呀),啊哈哈哈哈……很意外也特别的开心。那时候你知道你讲的东西(不管是好是坏)真的被听进去了,哈哈哈哈。

矮马,两件事让本老师自信与幸福感满满,然后周末无意中翻出了几年前会议发言时的照片,笑疯了——

IMG_7914

小巴你这是神马态度嘛!!!

小巴赶忙解释说:hmmm….I was just catching flies…


但是小巴这种马后炮式的解释完全是于事无补的,因为,哼,这周他已经惹着大Joy了——之前跟喜洋洋吐槽了——周二小巴去纽卡斯尔上班,然后早上一不留神,胡椒盐儿又成功“篡位”,跳到我椅子上睡觉。

拍了张照片发给小巴——一个人类对另外一个人类表达的对喵星人的抗议

小巴马上回复说:哦,(反正我不在)就坐我的椅子呗!

我说:你觉得我让这厮坐你的椅子这厮就坐你的椅子啊?

小巴又第一时间回复说:我是说“你”就去坐我的椅子呗!

>.<!!

所以我说:嘿小巴,你惨了!哼哼。

6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本周亮点

IMG_7751

我知道绝大部分同学阅读这篇博客的时候还是周四晚上或者周五上班的时候,离这周结束还早,但这周对于大Joy来说,最大的亮点是毫无悬念的——

那就是老马丁和我“偷”达尔文家后院的无花果吃——

IMG_7760

啊哈哈哈哈~这是一位社会学大家率领一个社会学小学者的淘气!这是我俩合影里我最喜欢的一张,绝对很难超越。哈哈。

这次的约会要追溯于老马丁之前问询大Joy对其一篇演讲的意见,当时大Joy正在波士顿,俺螳螂指了一些感想,顺便不可避免的唔哩哇啦了一通梭罗和瓦尔登湖,以至于几次往来之后,老马丁抗议说:“咳咳,可见你对梭罗比你参加的会议更痴迷!因为会议说什么你还只字未提!”——然后因此老马丁说,等你从米国和中国回来,咱俩一起去逛一下达尔文故居如何?

由此有了我们这周的约。还是老马丁开车带我去的——我要不要得瑟死?!很有在facebook上显摆一下的冲动,但考虑到我和很多同事的友谊,算了,我这么nice,就不公开让他们挠墙了,还是私信让他们嫉妒吧。啊哈哈哈哈~

开篇的照片是来自达尔文故居的花园/菜地——说实话,那个圆白菜巨大的让我忍不住附身摸一下,以确认不是塑料的!哈哈。故居内不许拍照,下面的梨和洋白菜分别摄于其温室和菜园——

IMG_7778

IMG_7770

这个洋白菜真的好好看,雨后泥渍点点,我觉得但凡比大Joy有点艺术细胞的,立马就是一幅油画,嗯。

不过这只是后院扁豆菠菜水萝卜等诸多物种之一:达尔文家好大——因为除了达尔文家本身诗人、医生等高大上社会地位传承之外,达尔文的老婆和麻麻都是大名鼎鼎的瓷器巨商Wedgwood家族,所以他家到处洋溢着“富二代plus”的讯息(比如我可以负责任说,虽然在岛国,达尔文的卧室比米国富二代爱默生的卧室还要大!==||),其“后院”更是大得昨天大Joy都没有闹明白边界到底在哪里——总之俺是一边走一边狂吸那田野的小空气——这两天拜Hurricane Ophelia的所赐,英国南方也下了点小雨,温度很诡异的“既温和又有点小凉”,所以村子里有些人家已经开始烧壁炉了,那满田野雨后的芳香混杂着淡淡的木火的味道,哇塞……老马丁盯着不停深呼吸的大Joy,一幅“你行不行啊”的眼神,贪婪的大Joy一边(冒着花粉过敏的风险)大口吸入那空气,一边跟老马丁说,“你赶紧闻呀,真的,所谓沁人心脾真的不过如此”。

含蓄如老马丁,也不由得承认:嗯~~~(声调一定是拐着弯的),今天的阴天或许还真不寻常呢!

IMG_7783

嘎嘎,说起来轻松,但是其实——妈呀,这世界有两个人让我“永远”觉得“紧张”,一个是俺老大一个是老马丁——这两个人不仅学术高山流水让俺佩服,而且从私人层面讲,俺很粉他俩的性格,因为尤为在意所以才尤为“紧张”呗(前几天老大like了一下俺的facebook俺还欢天喜地兴奋了半天,矮马,连我自己都不由得自我安慰:毕业N年俺依旧初“贱”不变,也算一种猿粪吧!哈哈)。就算没这层顾虑,和前英国社会学学会主席一起游览达尔文故居也不是一件如看起来那么休闲的事情啊!——所以你没看博客右侧大Joy最近紧急恶补了两本关于达尔文的书嘛!妈呀,为了这次“郊游”我还是做了点功课的——老马丁很会“宽慰”人,在他开车带我去达尔文故居的路上,他不停地强调:“今天以你开心为主,我和我孙子孙女来过好几次啦” >.<! ——他最小的孙女才14岁,本“LSE的屁挨去地”总得表现得更有“内涵”吧……

嗯,但是有些事情真是无法控制的,到了达尔文故居,大Joy忍不住的上窜下跳——哇!马丁,你快来看达尔文的“鼻烟壶”多巨大呀!……哇!马丁,你看咱拿薄荷饼干喂动物叫消遣,嘿,搁达尔文就叫科学实验哇!嘎嘎嘎嘎……哇!马丁,你看达尔文完全“政治不正确”,他居然反对女孩子学习自然学科!我靠,幸好世界大战期间他家短暂的变成女子学校,真讽刺,啊哈哈哈哈~

最滑稽(aka“不堪回首”)的是在看达尔文书房笔记的时候,吃货大Joy把达尔文记录的”温度”(‘Barom’) 的手迹,读成了“培根”(Bacon)……>.<! (但是我觉得真的不赖我,我觉得应该赖达尔文字迹潦草,嗯嗯。)

啊哈哈哈哈~但好在因为我和老马丁兴趣相投,所以读的书很相近,聊天中无意中提起的一些书(从希拉里的新书到社会流动的经济学史)我都恰好看过,以至于成功地让老马丁继续误以为大Joy真是个爱学习的好孩纸。

———

 

学术上的阳春白雪之外,生活的茶米油盐继续。胡椒盐儿今天以行动向我们表达了“该贴秋膘了”的意思——

铲尸官小巴对于这份大礼非常抓狂,但或许是脑袋还在兴奋着达尔文故居行,大Joy第一反应是:哎呦,胡椒盐儿这次的“标本”保存得不错嘛!

然后看着俺家后院石砖上的死耗子俺就想,如果是Banksy,他会做些什么呢?

然后大Joy就做了这个——

IMG_7822

然后铲尸官小巴就疯了。

但是我觉得很和谐呀——

IMG_7824

 

6条评论

Filed under 胡椒盐儿Salt&Pepper, 高色谱Goss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