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高色谱Gossip

这鼠年闹的

IMG_2831

感觉离上次写博客都好久好久了,其实不过才一个礼拜的样子。世界闹腾得真可以。其实上周末就想吐槽来着,后来觉得大过节的,写出来也是添堵。现在觉得,反正大家天天刷屏看新闻,已经对添堵都有免疫力了吧!

首先是武汉肺炎,据说在很多地方加剧了针对华裔的种族歧视,比如前两天听说有的餐馆拒绝让一个亚裔女子进入,该女子争辩说喂我越南人好哇?!我一个美国韩国裔同事也是,说这两天在美国出差,说在她老家纽约的公众场合大气儿都不敢喘~

我说,那我跟你说个好玩的:昨天周六加班去学校给申请了社会学本科的学生做开放日,讲完课,我一路风风火火跑下山来赶火车,跑到站台上,气喘吁吁地被英国常年的小阴风儿吹得直呛嗓子,条件反射性地咳嗽了一下。余光里站台边长椅上有位女士被我这咳嗽吓了这一大跳,嘣地从椅子上弹起来,有一瞬间我差点以为我5米以外的咳嗽能让她跌滑进站台下面!——我的内功真强大,mmmm~不乏我修炼这么多年~哈哈

其实歧视这件事吧,我觉得虽然有刻意煽风点火的,但是总体上我挺能理解的——这个就跟埃博拉病毒或者恐怖袭击威胁的风口浪尖上的时候,咱自己也会绕着特定人群走一样。

尤其是,当你看到国内对于湖北人、湖北车辆以及湖北一切的歧视之后,再回来看很多海外对各种被标记为辱华行为的抗议,实在让人热血沸腾不起来,“窝里横的爱国”难免有点虚伪,而且有点让人寒心。

不是说这些抗议都不应该,只是你会联想到——你们这么会维权,谁又会为困在国内的同胞说话呢?

那天讲完课回家看春晚重播,我就觉得特别别扭——在左手画龙右手画完彩虹,从时时刻刻提醒自己“不能搭讪”改为“你都是中国人”这个主旋律之后,主持人上台说的第一句话我就很撇嘴——

“亲爱的朋友们,此时此刻,我们要在奋战在防控肺炎疫情第一线的白衣天使们和全体武汉市民致以深深的敬意……”

医生作为职业人,特殊时期恪守职责甚至是超出日常职责救死扶伤确实是值得致敬的;但向普通市民致敬是什么意思?默认他们有义务作出个人牺牲么?普通市民即便是在封城之后,需要的也不是敬意——因为他们没有需要你respect的,他们是victim,有“尊敬受害者”这么一说嘛?普通民众,即便是自己主动要求被封城,也不是需要你的致敬,而是你的关心和救援。

你或许觉得我鸡蛋里挑骨头,但我真的觉得这句话,这么坦然的把普通市民和医务工作者放在一个层面上致敬,其实就是政治逻辑上,习惯性没把老百姓当成需要被保护和被服务的对象,而是当成社会理所当然向其汲取能力和能量的基数群体而已。

反正我是觉得这句话的政治伦理值得商榷——我就不说后面结尾对武汉市民说的“你们安全了大家就安全了”这种让人五味杂陈地多义词句了。

自从年三十儿之后,随着封城和媒体宣传基调的调整,微信上风格也立刻有明显变化,大概上周三四微信群里还在流传着其他城市多么小题大做而武汉人民生活照常的帖子和图片,吃完年三十儿的饺子,好像大家瞬间都意识到这件事的严肃性了。

然后我的微信屏幕上基本就是各种武汉加油中国加油的热血鸡汤

但因为家里和周边同学从医的诸多,有时候看着这鸡汤也是无奈,尤其看到无法就医患者撕扯医务人员衣服,袭击医务工作者这种新闻……——面对一个让每个人都觉得委屈的社会现实,只剩下一种感觉:sad!——可怜+可悲+无尽遗憾

有些事不能细琢磨,琢磨也是来气。比如上面那些鸡汤,壮年男医生领路,但你若仔细看上一线的名单,比如下面这个俺们北医系统的,大多数都是女性啊——

在看看其他国家生物医学口的宣传画怎么做的

然后俺的吐槽就被我表哥(医务工作者)打击了,他觉得我这是文科生闲的。但其实就是在宣传画是挑战还是维护顽固的性别(或其他权力)阶梯这种小事,聚集多了就会影响一个社会是不是人人都觉得活得委屈。

致敬的最好方式,不是在刀尖上对牺牲者说辛苦了,而是在平时让每个人都觉得自己能被这个社会“看到”。

英国也没啥好消息,俺们前天晚上脱欧了。彻底成为孤岛了。

那天上完课回家,灌了点小酒,早早睡了,然后居然十一点正式脱欧的时候被窗外鞭炮声吵醒了!第二天看报纸,脱欧那天晚上酒吧里欢庆的人们主要有三大特征:白人、老年人、乡下人。

英国脱欧派高呼胜利,说这是如同欧战胜利纪念日(VE Day)一样令人欣喜与自豪的日子。嗯,这个比喻真好!因为英国确实要像当年二战结束之后,要进入一个漫长的紧缩期了(”age of austerity”)。

IMG_3020

好啦,现在说点不那么沉重得。

比如虽然自打年三十就老实呆在家里,但粑粑麻麻心情还不错。尤其俺麻麻,天天在家里各屋“串门儿”之余,还很无聊地给玩具什么的都用医用胶带做了口罩——

IMG_3003

对俺们脱欧表达不屑的最好方式是大Joy这周就要去巴黎开会。之前提到过出于AC安全考虑,一般会议现在都由一只叫Zaki的小猴子来代替。话说这只猴子因为是当年俺姨从生物医学会议上拿来的赠品,所以小猴子穿的T恤基本就是商品广告。前两天清理衣橱,扔掉一件蓝T恤,然后大Joy灵机一动,剪了一个角,三下五除二缝了几针,然后Zaki的新装出炉——

很好看吧!有没有注意胸口还缝了一个很帅的Z!

周末过得真快,明早又要爬起来上课去喽!

3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新春大吉!

看我家的书架酷不酷?喜庆不喜庆?欢乐不欢乐?

啊哈哈哈哈,这是那天在家做白菜N年前教我的新疆大盘鸡的时候,忽然手机响了,然后被提醒今天有包裹给我哎,然后小巴跑到邻居家去取包裹,然后的然后——

IMG_2787

幸糊!!!!!

没想到今年白菜给俺肿么大的一个红包哎!(红色包裹嘛)

拼拼拼!一定要在春节之前拼好哦!而且这次我还把小巴拉下了水——小巴同学开始拼成人之后的第一个乐高,这位同学的第一反应是这样的——

然后在俺的监督指导下——真的需要监督指导哎,不然小巴这种乐高麻瓜完全就是插得驴唇不对马嘴非常有想象力

热场了大概半个小时小巴同学有点找到感觉了——

IMG_0770

但很不禁夸,很快要求“中场休息”,来根香蕉“让我静静”……

一回生二回熟,第二天就上手很快啦!

IMG_0778

最后,嗒哒~~~

IMG_0786

妈呀,不就是个乐高嘛,至于得意得像秋收的农民伯伯那样嘛???啊哈哈哈哈

最后我想说,我脸盲也就罢了,我惊讶地发现我的手机好像也脸盲,因为手机自动选择的2019和2020两年的相册封面居然是这样的——

IMG_E2807

(你别说,其实还是有点神似哈哈哈哈)

祝各位鼠年快乐!

(PS. 那天英国同事问我:鼠年?鼠年应该干什么好?我说:养只猫啊!)

2条评论

Filed under 胡椒盐儿Salt&Pepper, 高色谱Gossip

又丢人了可是我觉得好好笑

标题党——因为要不说我又丢人了,你都不会点进来看吧?(是吧,亲爱的@松木木木以及十级学者@Zuma?)啊哈哈哈

咳咳,先说个很开心的哈,就是@haidan同学周末来俺们家小住——她来俺家之前的一天,我收到一个她的我并不认识但在剑桥访问的同事发来的邮件,说,哎我有个同事叫Haidan,以前也在英国读书,你或许认识?

我特飒地回复说,俺俩差不多15年前就认识okay?俺俩那关系,老源远流长了!(然后写完觉得这个牛吹得好暴露年龄……>.<!)

哈哈,不过别看俺俩认识这么多年,因为特别熟所以反而好像很少拍过合影——去年秋天感谢摄影师蜀黍,俺俩才有了第一张“工作照”,这个周末俺俩终于有了私人合影啦,嘎嘎嘎嘎——

IMG_2744

HD同学在俺家呆了也就17-8个小时吧,多快好省地八卦到凌晨,然后第二天早上爬起来跟一个爱丁堡的同事来了个早上9点半的skype conference——那可是周日啊!九点半……哭!

最好笑地是,头天晚上八卦到末了俺俩互相都假装爱学习的好孩纸探测对方——你几点醒呀,大Joy我拍着胸脯说,我没问题呀,我七八点就起来呀!HD也信誓旦旦地说我也是呀!

然后第二天,大Joy是早上8点多在俺好久没用的大鸭子呱呱叫的恐怖闹铃声中才很不情愿地爬起来的

而HD这个家伙我揭发——虽然自称早上5点就醒了,但明明是9点才下楼吃早饭的,中间四个小时很可能在睡回笼觉而完全没有alibi!

但不管怎么说,俺俩9点半都老实地坐在了电脑前“开会”!——然后爱丁堡的阿姨真的好啰嗦啊好啰嗦——我之前是有经验的,但HD同学特别认真地管我要了纸和笔,说事关项目申请当然要做笔记;我也只好假模假式地拿了纸和笔坐在HD同学边上……

然后讨论大概进行了25分钟之后,大Joy就开始走神儿涂鸦(1,2,3那个九宫格证明我起先真的还是想好好做笔记的),开始我还想了一下,“这样是不是形象不太好啊?”,后来转念一想哎嘛过去十五年在HD同学已经糗过很多次了,所以破罐破摔吧——

IMG_2734

后来HD同学也忍不住跟对方说:哎,你不要把话题扯那么远,focus,focus!

啊哈哈哈……你瞧,果然人以类聚吧!有HD撑腰,大Joy更肆无忌惮了。

嗯,依依不舍地送走了HD——真的是依依不舍,因为送走了HD俺就再没有理由不备课了。。。Uff!

我确实很不喜欢“上学”,所以即便是自己的课也是一百个“不愿意上学”——今天早上HD微信说她回到家里了,我正好在去教室的路上(心里一万个“我都拿了博士学位了为什么还要‘上学’?”)——但一进教室,俺就立刻“人来疯”附体特别high了。

那50分钟让年轻地小朋友们“着迷”——即你想让他们点头的地方他们就会点头,你想让他们有情绪变化的时候他们就会哭笑怒骂地跟着你的节奏——嘛呀,真的特开心特有满足感。

而讲课有两个层次——一个层次是你通过学生的面部表情和反应知道你完全让其“沉迷”/掉到你的陷阱里了,有这种效果一般我觉得就是5分制里至少4.5分。而另一个层次,就是你知道你绝对讲得特别特别好的是当你看到那些以前就认识或跟你有过往来的学生在下课时刻意想在“别的学生”面前表现出跟你很熟,关系很不一般的样子,而因此会用各种借口跟你搭讪——那个时候你就知道,你这节课讲得不是一般的好,而是讲得很酷,让这些年轻人认为认识你是个很“有面儿”的事。

哈哈哈哈~今天就是这样啊!本老师就特别开心——廉颇老矣,尚能白话哦哦哦!

好吧,现在来说一下真正特别丢人的事情——

那就是今天上了三个小时课之后——外加一堆别的事情——到下午快下班的时候,大Joy已经头脑不转动了,自动进入应急启动“本能模式”。

可是你知道大Joy天赋一般,所以如果没有后天训练的掩盖,俺的“本能模式”还是很灾难的——比如说,俺本能是非常脸盲的,我是说“非常”。然后就有了下面一幕——

我走进后勤办公室先和Simon你好我好大家都好地寒暄了一阵并且把要交给他处理的表格留给他。

2分钟之后,我在走廊里从背后叫住我心目中同样在后勤工作的Phil,然后待对方回过头来之后俺便哇啦哇啦不停地跟他讲另一吊子后勤的事,直到……直到对方跟我说:But Joy, Joy, look at me, I’m Simon.

我当时立刻瞪大双眼(对自己都)无语了,然后Simon大叔特别和蔼可亲地拍着我的肩膀安慰我说: it’s okay, it’s okay…

啊哈哈哈哈哈……

可是说实话,中年nice男子真的气质很像,你也不能全赖我……(虽然Phil是半寸而Simon是谢顶吧,但是刚过完节,上了三小时课,我也有权力“心不在焉想入非非”啊是吧?!)

回来网上跟楚楚讲,然后还自我安慰说,“哇,幸好我今天在课上没有胡说八道。。。”,楚楚简单明了地回复了一句:啊油硕?

@_@!不硕您又能把我怎滴?啊哈哈哈~总之丢人事件记录完毕,如《飘》里的斯嘉丽所说,明天又是新的一天了,先睡一觉我再琢磨怎么继续祸害社会。。。

8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过年大盘点

IMG_2703

哇,春节早果然就是不一样,因为今年过完元旦之后,好像都有点春天的迹象了哦!

国内现在的气氛一定是巨好,因为期末结束要开始过年了哎!而俺们,再过72小时我们就开学了哦——悲惨。不过想想过去4个多礼拜俺们也着实没闲着,假期结束之前,大盘点一下:

首先说起来结课和接待完国内来的老师之后,假期的第一件私事就是之前写过的纪念日那个周日北上纽卡斯尔帮小巴装箱打包其办公室(下图左),而这周一在陆续复工督促别人写和自己码字写各种大学要求的reports之外(官僚全世界都一样啊!),搞定的最后一件“大件”私事,就是又去了纽卡斯尔,帮小巴拆箱收拾其新办公室(下图右)!

嗯,拍摄角度和衣服颜色的关系,貌似过节之后长胖了,但天地良心,一假期的胡吃海塞之后,俺俩居然都瘦了半斤!神奇吧——而且我测试了,不是俺家秤电量低的结果。所以事实证明,“心宽体瘦”,不出差且没有焦虑性零食,在家吃饭怎么都不会胖啊哈哈~

好啦,现在开始盘点正事。这个假期过得好爽,一共看了下面八本书

下面这四本都很好看哦!McEwan的Machines Like Me出版好久了,当时是觉得McEwan也是赶AI的时髦,但觉得上课可以用来做例子所以买来,看了之后,觉得哇McEwan不愧是McEwan,像AI和人类关系这种新瓶装旧酒俗得不能再俗的题目居然确实被他写出了花儿。尤其其对英国“未来史”的想象,讽刺得很过瘾。Carnival for Science是一个印度学者对西方科学观的反思加批判,很开阔思路。Susan Choi 的Trust Exercise猛一看是个青春小说——写一堆表演学校高中生的恋爱故事的,但是这本小说能获2019年National Book Award还是自有其道理的——妈呀,你以为你以为的就是你以为的吗?全书布局有点复杂,简单来说是故事套故事,narrative套narrative,但又不是简单的质疑“何谓真实”这样一个小说,而是中间还穿插着对于性取向、心理治疗、自我意识、身份构建等等这些“麻烦”问题一针见血地剖析。这是一本看完让你觉得相比之下自己大脑真简单,但还让你觉得特好的书。The Garden of Evil是个侦探小说–对呀,你觉得大Joy可能不看侦探小说嘛?!但这个作家真的不一般!!买来这本书看原本是因为想试试其他侦探作家,二来书的内容是罗马和卡拉瓦乔,所以觉得终归不会太糟糕吧,看了20来页之后就觉得——这不慌不忙的,故事编得也太好了吧!——真的特别好,基本就是Dan Brown但更可信更踏实一点。而且后来我上网一搜才发现,原来这个写罗马侦探的作家居然就住在侃村儿附近的Wye (发音“Why”)!!!哎嘛,侃村儿人立马有种粉丝特有的荣誉感,哈哈。

说到侦探小说,不得不再提一下Inspector Montalbano——

Inspector_Montalbano_dvd

这个是小巴同事曾经推荐的意大利侦探系列。话说小巴这位同事在进入学术圈之前是个已经拿着丰厚薪水的公务员,而再之前则是学酒店管理出身的——所以他是个特别随和但有特别讲究的人,尤其是吃,做大餐完全不用等周末。因为我也喜欢侦探小说,他推荐了这个系列,我看了半本就知道为啥他喜欢这个系列了,因为主人公Montalbano侦探是个超级吃货!!!妈呀,小说文字描写让人口水横流。过节之前我发现BBC上这个系列的免费电视剧哎!!下载下载下载!虽然是意大利语英文字幕,而且电视剧里对吃的表现没有书中那么诱人,但总体还是很好看哦!

假期追的另一个剧是下面这个Mrs Bradley Mysteries。

这个是通过BBC广播剧知道哒!英国老剧了,女主角是个以破案为消遣的富婆外加女权心理学家,虽然剧情里对犯罪心理不过蜻蜓点水,但女主角太酷了,而且很像俺家的那个叫Rita的玩偶有木有(下图),完全和大侦探波罗一样让人喜欢,很奇怪为什么当年BBC只做了一季。

IMG_2726

假期还玩了三个游戏。第一个是纪念登月50周年的JFKMoonshot

jfk_posters_finaljfk_poster_lm1-e1560745537778

哇,不好说是“游戏”,因为这个app即本就是利用AR让你可以在家里“发射”登月火箭(如下面AC亲历登月火箭在小巴书房发射,有图有真相),之后显示的登月全程全部用的是五十年前的真实历史录音和视频——挺震撼的,这大概我见过最好的public engagement之一了。

第二个游戏是Figment,是通过在大脑不同区域“探险”以找回勇气的动作类游戏。

figment-boxart-01-ps4-us-24apr2019.jpeg

其实情节挺简单粗暴的,关于游戏的“动作”方面,对于大Joy这种不论是现实还是虚拟世界中都四肢不太协调的家伙来说,也没什么吸引力,但还是玩了很久,最主要的是因为画面太好看了,过关的动力就是可以截屏到更多好看的图片——

第三个游戏是Wanderlust

IMG_0068.PNG

我对于text-based的所谓的游戏一般兴趣不很大,我觉得这种“游戏”里所谓的“interactive“说白了就是用挤牙膏的方式写小说,而且一般我玩游戏就是为了不看书嘛。但玩了这个游戏之后吧,我发现,以前对text-based游戏不满主要是因为没有碰到好文本,这个写得蛮好的哎,不光是app广告里说的让你看到世界各地不同的社会风貌,有趣的是其设置的情节选项有时候会让你愣一下,因为你的选择会向你暴露你自己的一些本性。蛮有反思性的哦!

新年当然也有新玩具呀!不过留到下次再得啵吧,今天就盘点到这里,休息休息一下。

2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说书2019

Screen Shot 2019-12-16 at 19.25.15

Screen Shot 2019-12-16 at 19.25.32

哦耶,又到了一年一度图书大盘点的时候啦!去年的目标是“少读书多看报”,嗯,基本完成任务!心得体会?——鉴于目前全球都没啥好消息,不论是中文的还是英文的新闻一般都比较塞心,所以我觉得明年还是多看书吧,啊哈哈哈

今年我的三本books of the year, non-fiction, fiction, academic依次为——

这三本真的很难挑哎,尤其non-fiction,因为前不久说的Extinction Rebellion的This Is Not a Drill也很好,而Franco Berardi的Futurability给我震撼也很大,两三次开会发言都忍不住提起,哈哈,我是一个多么好的义务推销员啊!Boyle回归简单生活的The Way Home也是以前提过,特好看,还有Appiah的The lies that bind……总之,确实很难选吧。但 Eddo-Lodge这个关于种族歧视的我真的很推荐大家都看一看,即便你觉得这个跟你没什么关系,因为这本书并不仅仅是关于种族,其中讲的“体制性歧视”我觉得在当今社会非常明显哈,还有“无意识歧视”等等。开卷有益。

小说Convenience Store Woman实在太惊艳了,很薄的小册子,大字体,故事没什么起伏但会在你心里莫名掀起各种波澜,尤其开篇一段用便利店的声音把环境介绍得透透的,明明是让你用眼睛看的故事,却好像是靠耳朵走进去的。特赞。

小巴同学的non-fiction, fiction, academic依次为

小巴同学说,Prideaux的这本是市面上关于尼采最好的传记,没有之一。至于Ben Lerner,这家伙未来几年会得很多很多奖吧!

而黄豆儿同学的book of the year

IMG_2062

AC表示真牛,本熊立马太空失重状态

IMG_2230

不过上图更像楚楚的Book of the Year的封面

71oE1a7BYYL

最后要说的是,喜洋洋家的乐仔同学目前尚属“文盲”,所以没有book of the year, 但双旦临近,他推出了costome of the year

IMG_2572

 

4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布鲁塞尔小记

IMG_2197

节前最后一个会啦!没想到全是戏!就举一个例子吧,会上有个俄罗斯(/也是前苏联)鼎鼎大名的自然科学家——人挺好的,就是作派特别“前苏联”,哈哈,比如讲话前问主办方,你要我说多长时间?主办方说,比较灵活,20-30分钟都可以,如果你需要更多时间也可以。他说,不,我是个科学家,我喜欢精准,所以25分钟吧,我就准备了25分钟的发言。主办方连连说,好啊好啊。

然后大科学家开始讲话了——确实挺有意思的,尤其穿插了好多国际高层的奇闻逸事——然后25分钟到了,他拍了拍滚圆的肚子,说:“啊,我知道到时间了,可是我是个俄国人啊,所以我是不守规矩的!”

哈哈哈哈……到目前为止,其实倒都还挺可爱的,不过享受特权感觉的男性大科学家的一些古怪也有点端倪了。

总之,最后这个讲话“绵延”了快一个小时!!!——这也就是为什么大Joy后来在FB上走神大声吐槽饿死我了的主要原因!(低血糖愤怒表情再一次!)

但戏还没完。偏偏午饭前有一个丹麦女社会科学学者通过skype讲述了自己对俄罗斯科学界实证调研的结果——大科学家很!不!满!意!, 说西方的社会科学学者评论俄罗斯都是吃饱了没事干地瞎掰……然后坚持午饭后要增加时间跟这位女学者“交流”一下,有问有答的“对话”一下。

组织者答应了,大家迅速的吃完了延后了80分钟左右的午饭回到会议室后,联线女社会科学学者,对话开始……大科学家说:“你的研究还是有好的地方的,但是我是个俄罗斯人啊,我不会你们那种客套,所以我就单刀直入直接讲你的问题了啊!”——结果是长达半个多小时的独白!!完全没有别人插话的缝隙——而且你知道那个女学者的讲座不过才25分钟!神奇吧!

大科学家一言堂的内容嘛……理科直男’mansplaining’领导加强版。反正我听了三分钟就决定走神了。但我拍了两张这次“对话”的照片,一张是女学者在开始3-4分钟之后的表情,第二张是大概半小时后的表情,而大科学家则是右边靠近投影仪的蜀黍,哈哈哈哈,我觉得女学者虽然插不上嘴,但无声胜有声啊!

IMG_2299

IMG_2302

哈哈哈哈,这位学者绝对是2019年我见过的女性主义第一大榜样,哈哈哈哈!

会议总的来说开得挺有收获的,开完会,回酒店判了一晚上作业。今天爬起来,开始玩!!!(画风立转)

第一站就是去哲学家/神学家Erasmus故居——

IMG_2472

在布鲁塞尔的西北边,很不错哎!比想象中大太多了!在当年这里就相当于是个“宫殿”吧(以前是神职人员办事处)!我觉得Erasmus比Spinoza幸福多了!

展馆里有一些16-17世纪一流名家工作室出品的绘画,以及类似Erasmus头骨的复制品等。还有当年教会改革前天主教堂向公众贩卖的赎罪契,或者说就是花钱消灾保证你上天堂的证书——不知为啥,中学历史我就对这段记忆特清楚,今天居然见到原版了

IMG_2467.JPG

但纪念馆里最多的还是书,但我和小巴又不懂法语也不懂荷兰语(更不懂拉丁语了),所以基本属于俩文盲逛图书馆。但是我看懂了一个,就是Erasmus死后,其著作被天主教堂视为异端邪说被和谐,文字被大段大段抹掉——

IMG_2461

哇,你有没有觉得16世纪的censorship还很有点Rothko的艺术感?哈哈

从故居出来,斜对面就是St Guidon教堂——语言不通,但从教堂内饰和只留下隐约影子的壁画来看,我猜这应该是当年就存在的教堂,这个Erasmus不过住了几个月的故居作为“神职事务所”也比较合理。但这个教堂让我觉得最新奇的是——居然底层的系列壁画都是加了现代(一战和/或二战?)元素的——

IMG_2477

欣赏完精神食粮,中午的物质食粮体验了一把咸的(savoury)华夫饼。长这样——

IMG_2486

吃起来基本就是比利时馅饼啊——比如我点的是“汉堡包”味道的,结果就差不多是把汉堡包的内容压扁了包在了华夫饼里面:

IMG_2489

哈哈,是不是就是馅饼的意思嘛!挺好吃滴!

吃饱转悠回圣凯瑟琳大教堂附近(就是以前梵高当传道士时受培训的地方)的圣诞市场,哇!!!我觉得比利时的旋转木马是我见过最酷的有木有!完全steam punk–

上面这个有机械僵尸,有大甲壳虫,有从Bosch画里爬出来的各种怪物,口味有点重,下面这个视频挑一个老少皆宜一点的——

所以你别说,别看布鲁塞尔来了这么多遍,每次都有新发现哦!

2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忙碌的十二月

IMG_2147

十二月是我今年最忙碌的月份——12月19日之前,一共要在三个城市做四个不同的发言,而且居然是四个不同的题目!除了上一篇说的两个,还有上周四在皇家学会(RS)专家年终晚宴一个关于跨国合作治理的发言,以及后天在伯明翰大学布鲁塞尔校区的一个气候风险治理的发言……

RS的活动特别好玩,很长见识——我在微信上晒与会人员名单了,不是一般的eminent scientists,是那种姓名前面和后面都有一串缩写的科学家(前面的缩写是级别,后面的缩写是地位),有爵位的就有仨,我开玩笑说感觉好像名单上就我没有受女皇接见过哈哈哈,人家名字后面都是OBE啊,CBE啊,DBE啊神马的,我觉得自己特别捉襟见肘,但耐不住咱脸皮后,所以我跟小巴说,虽然咱不是OBE吧,但我完全可以介绍自己是“Dr. Joy Zhang, OCD”啊!

啊哈哈哈哈哈哈~(白菜一定在屏幕后使劲点头)但真的让我觉得被邀请参加这个晚宴并且发言似乎确实应该被看作一种“荣幸”,因为马丁老爷子听了之后两眼瞪得大大的,觉得不可思议(他太太可也有女爵士),而皇家学会的一个朋友那天也在——我印象里他就属于天天和大牌科学家摩肩接踵那种——他说晚宴期间他要负责做笔记(主要就是围绕我和另一个发言人引发的话题), 我说哇那么惨,饭也吃不好。他说:不惨不惨,我还要感谢要做笔记这个茬儿呢,要不然我怎么可能有机会来呢。——哇,我忽然好珍惜自己的席位,忍不住掏出手机拍了一张我座位的照片。RS的同事说你这是干嘛,我说,妈呀被你一说我感觉我必须留此存正回头上网显摆一下——

IMG_2020

我右边是RS执行主任(CBE),右边是RS的财务主任(院士, CBE),右边的右边是大名鼎鼎的Bill Bryson -居然是RS的院士,文科偶像!!!

说到这里就要说特别逗的事了,就是那天我被介绍给Bryson后,我说——我本意是想说:you may find this really strange, but my husband, who is a huge fan of yours, insists on me telling you….其实就是粉丝小巴非要我一定要告诉Bryson他是Durham大学毕业的>.<!妈呀,你说我这个传话筒容易嘛!结果呢,我在说完前半截,到’who is a huge fan of yours’的时候,Bryson就刻意玩笑打断说:”why did you find that strange?”

啊哈哈哈哈……好尴尬!好好笑!!——忘记了我自己经常教育学生的一句话——“有事说事,少扯从句!”啊哈哈哈哈哈哈……不过Bryson是刻意打趣的啦,他本人非常友好,事实上让我稍有惊讶的是他本人非常轻言细语,和印象中一定说落笔必定千行的作家完全不一样。

另外一件让我觉得很好玩的事是——哇噻,这些科学家真的都是超级大geeks哎!因为他们的反应都好节制——整个晚上居然没有一次掌声,直到晚宴结束,我旁边的执行主任双手都举好准备鼓掌了,左右一看大家好像都没有这个意思,就又默默地把两只手放下去了。啊哈哈哈~

但这并不是他们不满意,确切的说,晚宴结束我就被邀请来年再做一个讲座。但是真的是“有事说事”,完全没有附加表情和情绪——包括他们退场也退得好“干脆”,要是一帮文科教授,姆啊姆啊,别说亲吻了,就是拥抱也得抱出各种声响来啊!理科教授很理性有序地“晚安退朝”……特别好玩。

回到侃村儿,课还是要上的,最后这周讲社会运动,正好我有个博士生做的是气候运动组织Extinction Rebellion(XR)的研究,我就拿这个说事,尤其最近看了他们出版的“实用手册”,而且那天听说@松木木木 同学以前在伦敦的时候居然从她同窗Roger H(XR创始人)手里买过菜!!!而且的而且,@松木木木 同学还吐槽了一下他卖的菜品种单调,哈哈哈哈,妈呀太八卦太劲爆了

313d4c6a19959c6baca8c6016861f0f6c8d868c3-book

说实话,至少现在我对XR是有保留意见的,上课之前我还特意想了一下怎么在课程结束前“悬崖勒马”让学生冷静考虑一下其有待商榷的地方(比如直白鼓动年轻人被拘留)。但在课上和18-9岁的学生讨论这个运动的时候,我还是很惊讶于这些年轻学生“老道”的看法,以至于我后来在教室里嚷嚷说:“喂!每个人年轻的时候都应该为某件高大上的目标头脑发热一把,哦凯?”

周二那天上午上完课觉得这帮学生,咋那么没有“血性”呢!哼。

然后周四那天英国大选,同事发来照片,看这些学生在雨中排大队投票的镜头——

真是蛮感动的,让你觉得或许英国还有希望。

当然晚上看结果,英国总体来讲不是一般的F**ked,完全没救了。但,但,但,我还是要指出,你看见那地图了嘛,在英国东南方历史上就泛蓝(保守党)的阵地里,有那么一抹红,那就是我们侃村儿,也就是这些年轻人那天雨中排队要看到的结果——

Screen Shot 2019-12-17 at 16.25.05 2

Screen Shot 2019-12-17 at 16.25.05

讲课讲完了,投票投完了,发言发完了,生活还得继续。

快过年了,老马丁老爷子是一定要见的,这回我俩相约大英博物馆的特洛伊特展。挺值得一看的。看完又激起了我好好学习古希腊神话的兴趣。

周末也不得闲儿——周六接待了从国内来的老师,周日来了个纽卡斯尔一日行——话说上周日是我和小巴十周年“大昏”纪念日。我俩都觉得有必要做一些“不同寻常”的事情——你觉得对于俩故纸堆里的文科生来说,什么最不同寻常呢?拆书架!嗯,没错!周日纽卡斯尔一日游的主要目的就是把小巴同学办公室装箱打包,因为新年国际关系系要搬新办公室啦,然后扔了大概300-400本书——绝对的重体力活。下面只是两面墙中的一面——

IMG_0506

别看我俩平时也不怎么锻炼吧,但身手还是可以哒!3小时就都搞定啦!回家路上,俩geek一个看书一个看Ursula Le Guin的纪录片——

正好赶上周日火车线还未修,多嘎呦了一个半小时,晚上爬到家,拆礼物啦拆礼物啦!小巴说,他之前做功课了,网上说十年纪念日传统礼物是“蓝宝石”(Blue Sapphire),所以他特意在伦敦给我淘了一个维多利亚时期的蓝宝石胸针。造型简单,很符合俺风格哎。

IMG_2124

其实哪年是什么婚说法不一,从这点上来看,这事想来也够“后怕”的——幸好小巴查的网站上没说是“纸婚”什么的, 不然他还不给我打印一堆reading来庆祝?!

4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