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高色谱Gossip

复活节满血复活~

有没有发现我几乎每年复活节都有一篇这个题目的博客!我感觉这个传统可以一直保持到我退休,哈哈哈。原因很简单啦,因为每年复活节都是学期刚结束或者即将结束的时候。结果就是复活节跟圣诞节撒欢儿一样快呢~!

上次说动物园的时候忘了说两个亮点,一个是动物园的企鹅馆的这个电话亭,一级保护文物呢。这个电话亭让我想起一个意大利人写的日本小说The Phone Box at the Edge of the World,那个小说大概意思是有一个废弃的电话亭可以供游客打给自己逝去的亲朋好友,隔空倾诉的治愈电话亭。不过伦敦动物园这个电话亭不仅不能用,连门都打不开,完全就是一个雕塑,有点让人失望。

第二个要提的亮点是右上角背景里的房子,这是世界上最老的并一直按原目的使用的动物园建筑,换句话说,那天看动物园里正在给猴子隔着马路盖新房,给鸟搭新鸟棚,长颈鹿们就别想着换新房了,几代的老屋已经比它们更出名啦!

既然进一次城,就要溜达一下书店嘛!前两天终于去了人称“伦敦最美”的书店Daunt Books(右上),嗯感觉没有辣么神奇啦。反而是西边的“张三豆书店”(John Sandoe Books)更给人惊喜哦(左及右下)

这次还去了英国的“国家新冠纪念墙”,就戳在议会对面,这板叫的,痛快——

只可惜保守党脸皮太厚,需要更为直白的抗议,比如我在商店里看到的一个雕塑

当然,要想满血复活,最治愈的就是美食呀!从左到右西班牙tapas,土耳其烙饼,印度炸土豆(对,就是好吃的完全看不到土豆!),日本烧烤~哎呀现在看着照片依然意犹未尽哎……

以上都是学期结束后的痛快啦!复活节长周末也包括要从饕餮人生中的复活——Good Friday开启复活岛云跑步模式~你造哇,复活岛就是复活节那天被“发现”的。

我对云跑步还是很认真哒!搭配着看了Jared Diamond关于复活岛为什么森林褪化难以修复的论证,外加右边这本关于发现复活岛摩艾人像的女科学家Katherine Routledge的传记——很神奇的Quaker学者。但这本书给我印象最深的不是复活岛在被欧洲人发现后两代人历经了四个欧洲文化的侵袭,也不是Darlington这个以前我印象里只和赛马联系在一起的英国城市原来是英国Quaker大本营,也不是KR所处的被后世称为“Liberal Age”,而是。。。阿哈哈哈,那个年代原来英国盛行“为了父母的精神健康”而每年父母要远离子女单独度个长~假——咳咳,估计各位看官里有很多特别赞同吧?为啥这个传统没有发扬光大呢。

复活节期间听说表弟毕业了——大Joy表妹就一个,但好多表弟哈——看他的毕业照,一个个翘着小拇指这都是显摆啥呢?

原来这是工程师戒指哎,而且原来戛纳大的工程师毕业和医学生入学一样还要有个工程师宣言!肿么有仪式感嘛?说起来现在大Joy要再有个啥意义非凡的戒指,那就只能是通过云跑步获得Lord of the Ring的戒指哎!——但是需要跑过5关呐!!!哎,虽然表弟的毕业让我对于“社会学咋那没有仪式感”这件事耿耿于怀,但我在侃村儿也隔空小酒庆祝啦!

对了,新年认真在家跑步被大家表扬,尤其有人指出我辣么忙是吧?大Joy特别沾沾自喜。然后2-3月份脚步一下子就慢下来了,因为学期事儿多,没精力再腾出时间去锻炼啊。但是上周无意中看到了Obama当总统期间的腹肌~哇呀呀,被刺激到了,满血复活的我就想说,哎呀呀,拖沓下的里程要紧赶慢赶地倒腾回来,再忙能有美国总统忙哇?与各位共勉哈。

5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四月大戏台

4月份是从一场不大不小不容置疑的雪开始的。

3月的倒数第二周英国暖和的呀~真的很有春暖花开的感觉。然后学生跟我说下周会下雪,我还不信。结果到了第二周,阴了几天,刮了几阵小阴风…4月1日愚人节那天早起一掀开窗帘——

吓!这是真的哇?

愚人节,大自然决定耍弄一下人类。气候变化信不信由你。

转脸,又晴空万里了。周末在校园里溜达,发现哎呀,春天还是来到啦

这么好看的日子,不就应该出门high哇?

不过我感觉大家的活动范围还是有了变化,比如我们村儿有个小女孩(下图),新冠期间养成的新爱好就是在家门口的肉店看“庖丁解猪”——

哈哈哈哈哈,很逗吧?真的痴迷地看了很久很久呢,最后她麻麻都看腻了,就带她回家了,感觉就是每天的动画片不能看太多。嘎嘎。而这一幕让我想起来以前八卦过的,就是家里有个朋友的朋友的女儿申请到了美国名医学院,然后她的自述信的开篇就是:我记得小时候感恩节看粑粑剃火鸡,那个时候我就立志长大以后成为一名butcher。

嗯,我看照片里的这个小女孩以后可以成为Guy’s Hospital的一把刀。

嗯,而大Joy家,最近添置了些新玩意儿,感觉不需要出门踏青啊,家里墙上桌上到处都是戏,比如一只对鸟巢好奇的猫

两只谋反的鸡——

一张等你去填空的长椅——

还有一只和Spiderman high-five的恐龙

幼稚哇?我们家也可以阳春白雪呀~

就是三个陶瓷叶子,但是我觉得足够有自命题作文的矫情。

当然这都是前奏,真正的大戏来自于那天学期终于结束,讲完了本学年最后一节课。小巴说出去庆祝一下呀!我说好呀好呀。去哪里调换一下脑筋呢?左思右想,我俩决定——

去伦敦动物园看猴!

当然这不是简单的无厘头。当年达尔文就是在这里遇到的詹妮的嘛!保不齐我也能遇到个詹姆斯之类的呢是吧。嗯,小詹倒是没有找到,但是隔着玻璃,我们见到了the Burnout, the Fugitives, the Artisans,the Dreamer & the Philosopher

有没有满眼都是戏?!那天看了本英语系毕业的人写的关于移民的书,里面提到有些国家说话比较模糊,比如美国、法国等等,属于high-context communication,即具体语义强烈依赖当时的语境,这种话语模式因为需要你来我往的确认语义,所以比较利于建立社会关系;而有些国家的日常交流主要依靠low-context communication,即一句话出来目的和行动指向比较明确,很难有歧义也就没有你来我往的余地,比如英国。这点说起来有点复杂,尤其英国人说话那么绕弯子,谁说他们语义明确啊?但那天去了趟动物园,书里讲的这个意思我一下全明白了,别看委婉,还搞了个小图,但真的直截了当——

2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二三月书单补记

之前说的一月一晒书单就在各种琐事中忘掉啦!感谢四天的复活节小假期,现在一一补上,先说二月份的:

现在在看这份书单觉得好遥远,哈哈。第一行右二的《环球80书》是本比预想要好很多的书,不仅果然很环球,而且哈佛教授就是不一样,每本书讲的都很有个性。中国部分的图书选的是吴承恩、张爱玲、北岛、鲁迅、莫言,嗯嗯,还是可以滴。后来发现原来这本书是新冠封城期间想起的主意,以前有个博客:https://projects.iq.harvard.edu/80books/blog

同样是封城,人家在2020年5月想到的是用三个半月依仗着图书的翅膀周游世界,想想2020年5月的时候我在干嘛?——博客记载,我那会儿发起的是”环球7日米饭游“ ,当时我也做了个路线图——

啊哈哈哈……我自己都忍不住毛利小五郎般地笑了哈哈哈。

2月份看这本80天的书同时补看了BBC的《环球八十天》的电视剧。电视剧没有小时候看的书好看了,不知道是BBC拍砸了还是我长大了。但是看那个剧的最大发现是男主角,然后发现他曾经主演的一个侦探剧Broadchurch很好看——

两个角色感觉还真不一样哈。

至于podcast嘛,不能免俗,追了一下Elizabeth Holmes (Bad Blood)

之前看了很多她案件本身以及硅谷圈里把吹牛当气魄的怪现象的报道和评论,所以整个故事倒过多的新惊奇。最突出的印象就是她的声音好深沉。这么有质感的声音,难怪很容易遮掩语言的空洞。

这让我想起来前一阵参加了一个国内的会,有个女老师一直在用午夜电台的柔和沙哑还略微带点气声的声音讲biobanking,笑死我了。其实讲的内容还可以,但既然其那么用心的制造出性感的声音,让我觉得如果真仔细听她讲的内容就有点对不住人家了,你说是吧?

Parallel是个关于新科技是否把残疾人考虑进去的节目,很不错。History of Ideas特别开听有益。开篇图书部分右下角的Confronting Leviathan就是这个podcast的文字版,听了还不过瘾,再看一遍。

转到3月份——

体积占的最大的两本书就是最好看的啦!My Mess Is A Bit of a Life是Succession,The Thick of It等剧的编剧,也是个重度内向患者,所以那天在NYT书评podcast上听到她念书里她吐槽老婆居然是个无比喜欢和人社交的那段,就决定要买这本书!很好玩,也很有智慧。

一月份的时候看过Jamie Maslin的伊朗游记,当时就很稀饭这个作者的角度——鄙弃西方的stereotype,把当地人当正常人来写。不过我这种反偏见类文学一般也比较警惕,因为它们容易有另一个问题,就是容易走浪漫化这另一个极端——偏见和浪漫化其实都是对别人“视而不见”,都是活在自己的想象力里。但Maslin的两本书,一本伊朗,一本委内瑞拉,都避开了两个极端。里面有对欧美媒体的风趣讥讽,但也有对当地人的各种吐槽,所以属于有血有肉、合乎情理、阅读愉快。

3月份听的内容貌似很单调,是Land of the Giants目前的全5季,每一季聚焦一个商业巨人:亚马逊、Netflix、谷歌、苹果、快递

一般我对这种商业性质的内容不太感兴趣,不过这五个podcast还是挺让人上瘾的,有点planet money那个节目的意思:即揭示了很多经济现象背后的社会原因以及人的故事。比如包括苹果那一季,讲了很多Tim Cook的事情,感觉还是很长知识滴。亚马逊那个更是了,尤其后来听说的纽约亚马逊成立工会这件事,让我对这件事的宏伟以及必要程度更有理解了。对了,你造哇,上一次美国大型企业的员工自己成功组织起工会还是1930年代的事情!换句话说就是基本是一个世纪以前的事情啦!

嗯,娱乐内容补完了,现在可以八卦四月啦!

2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休息,休息一下

哈哈,看到Cynthia催更信息好开心呀!我也觉得早应该更新了~啊,这过去两个月……需要休息,休息一下。过去5周半基本都属于高度紧张,周一终于告一段落,周二立刻决定奖励自己:一大早超级兴荤的爬上火车,在伦敦刚刚醒来的时候,大Joy也端坐在罗素广场里面的那家意大利小咖灰馆儿里大口吃早饭啦!啊哈哈哈哈~~而且发现没有,这个店和大Joy一样……的vintage哎!(老年人说话就是委婉。。。)

虽然博客里不太想多聊“正事”吧,但过去几周一直没有更新确实是跟正事有关。一来呢,是去年圣诞节前(微信朋友圈)说的科研中心,从纸上谈兵成为一个实体了——

嗒哒~全球科学与认知正义研究中心~Logo是我设计哒!还不错吧?颜色就是肯特的三个颜色哦。有兴趣的可以Twitter上关注我们哦!我们Twitter的名字也酷酷哒!——因为俺们的名字特别长,所以名字是Twitter自动截取的,但结果还是很不错滴:@CentreEpistemic,嘎嘎。

大Joy是这个中心的Founding Director。说起来虽然这个中心的建立源于肯特大学打算主推大Joy的科研,但一个中心的主任一职是需要公开竞聘的——至少是要走这个程序的。不过这个环节在学部和大学两层科研委员会上,都直接pass了,听我同事说,是因为科研委员会(各个学科的科研主任、各学院院长和学部Director/Dean等)看了一份关于我的半页纸四个段落的简介,被与会者归纳为 ‘four paragraphs of wow’,所以直接全票通过直接让大Joy来负责中心运行。

虽然中心刚刚起步,但这件事还是让我有点小骄傲的,因为并不是每个学者都能有机会和资源搭建自己的学术平台,需要天时地利以及人和,所以我觉得我还是很幸运哒!而且这种领导位置和做院长啊系主任啊什么的不一样,而是被托付开启和引领未来科研方向,烧脑又有趣!

过去几周之所以很紧张呢,最主要是有好几件有政治争议的科研治理的事攒到了一块。有时候我觉得我书桌上的各个电子屏幕就是科技外交的场所。而且这两年我发现恰恰是因为大家都开始习惯足不出户了,事情有的时候反而变得越来越紧凑。从澳大利亚到美国西海岸, 一天二十四小时永远有人在上班!然后当有些比较棘手的事情的时候,争分夺秒是大事化小的最好方式~哎,对于大Joy这个本质上的急脾气来说,firefighting的时候就算没有具体的事情去“忙”,也是特别焦虑——而且有些人真是匪夷所思。有几次听我吐槽,小巴同学开导我说,咳,你就时刻想着,不成拉倒,你的生活反而会轻松很多呢。说的有道理,事不关己,凭良心做事的好处是焦虑归焦虑,却无所畏惧。细节就不说了,但过去一个月我最终是完成了一件相当有意义的事情。凭良心做事的另一个好处是,你总会吸引到其他善良的人甘愿助你一臂之力。现在呢,事情告一段落了,虽然还有新书发布还要着手筹备呢,但终于又可以做开心的屌丝了——

啊哈哈,我和小巴都属鸡呀,在家具店看到这两个木偶,二话不说,拿下!

哦哦,说到书,对对对,上周大Joy的新书,因为新冠而拖延了快一年的新书,终于上架啦!

有没有觉得左边的龙翔共舞很酷很酷?我还发在了脸熟、twitter等等有所人类可以看得到的地方。。。

那天开网会,有个OBE( 官佐勋章获得者)特别给力地在会前对着大喇叭说,哎呀大Joy我看到你的新书啦!真棒呀!祝贺呀!

然后傻乎乎的大Joy特别开心的说:“对吧对吧,你有没有觉得那个乐高和书的封面简直绝配呀?”

……然后Zoom上大家的面部表情都凝固了,都不知道该咋接这个话茬了,啊哈哈……可是我确实觉得那个乐高和我的封面是神搭配呀!

不过最近一个月还有比我因自己言语更尴尬的人。

一个是一个一年级的学生,写了很长一个申请书,说自己如何如何热爱社会科学,如何如何珍惜思辨能力,要求从生物学转到社会学,我当然批准了,然后那个学生特别高兴,写了个邮件感谢我这个“Mr Joy”。我立刻给他回了一封邮件说:“Welcome to Sociology. A good way to start your journey as a critical social scientist is perhaps to stop assuming that the persons with authority are always men.”

另一个是来自今天下午哲学系的读书会。会末我朋友(女,东欧白人)说,下个月的读书会由她南非的合作者将给我们带来一个题为“white ignorance”的讲座。一个老爷子(白人)说,“啊?题目叫什么?”答:White ignorance。老爷子说,“啊,啊这个题目啊,嗯嗯,这事在南非一定是个问题”。我朋友说:“不仅是在南非才是问题,这在全世界都是问题,所以才叫White ignorance呢 (因为白人男性根本意识不到自己ignorant啊)。” 我和另外一位老师在Zoom上努力控制住面部肌肉,不然真的要笑喷了。这是这周我听到的最睿智的回怼。

所以说起来,你说epistemic justice是不是特别值得研究的事情?

回到上面那杯咖灰,早餐过后,我和小巴在伦敦我们熟悉的一亩三分地儿上溜达(也就是不出bloomsbury方圆五公里……)

在书店随便一溜达,忍不住感叹伦敦真是个“高消费”的地方,银子唰~地就被勾出来了——

但又意犹未尽,说走呀,也去LSE的书店看看呀!没得书买至少可以再买本比别的地方便宜一英镑的《经济学人》杂志(LSE经典福利)。

然后到了LSE,我惊讶的发现,妈呀,我上过课的那栋楼(以及以前和小猴子看帅哥的大楼梯)被推啦!变成了一个小广场,而新建的楼超摩登~天呐~

因为找不到北,所以撞进路边新建的“校友中心”找北。校友中心果然对校友很友好,跟我们说书店不用找啦,也拆了。不过我们可以给你办校友卡,你可以进图书馆的哦!随后不到1分钟,我的校友卡就打印好啦!而且居然还是老学号!!!好亲切呀!

唯一让我不能理解的是,我在LSE六年,提交了辣么多的靓照,为什么LSE的IT偏偏保留了最后这张mug shot?!悲催啊!!!——你看我诸多照片特意缩小这张,逼出来的damage control~

LSE校园里不再有书店这件事我觉得还是挺遗憾的,但他们同时推掉了书店前巨难看的企鹅和大象的雕塑,我也就心理平衡了。校园口新建了一个雕塑,是个倒置的地球

据说这是源自英国17世纪的抗议议会禁止传统圣诞庆祝,“倒置世道”的民谣。据说因为巴勒斯坦和台湾问题,这个雕塑还引发了很多争议。要我说,如果真的是延续倒置世道这个抗议性民谣和的灵感的话,那这个雕塑把这个“世道”倒置的还不够彻底,应该采用没有国家边界的其他形式的世界地图(比如Global North和Global South的倒置)才更合适,能源、财富、水,植被……有多少正在被抗议的被倒置的世道呢。

2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这不叫zuo,这叫过年

哈哈,上周又去了一次伦敦纯玩耍。学期间有点小zuo,但是我坚决认为这个行为更确切的名称叫过年。嘎嘎嘎嘎!

目标是看Constable。我对Constable没有什么特别大的兴趣,主要原因是因为偏见啦,因为他是个就喜欢窝在自己家乡的画家——就是个偏见嘛,老舍还是就喜欢窝在北京的作家呢,我怎么从小就葱白老舍呢?——但一个偏执窝在自己家乡的英国佬……切,瞬间各种政治不正确,各种浑身不舒服。哈哈。这是我看完展览上课跟学生讲认知偏见的自黑的段子之一。

言归正传,作为求认可求了一辈子,很晚才被英国艺术学院收为院士的Constable估计在天堂终于可以长舒一口气了,因为这个RA的这个展览真的很不错:虽然好些作品以前这里那里的照过面,但是这次布展第一次让我特别深刻的体会Constable作品里的情绪。最喜欢下面右上角这两幅Hadleigh Castle。而左边这个局部嘛,哎你说大过年的看到画布上从草筐里翻腾出来鱼算不算也是一种年年有余?嘻嘻

美术馆的好处就是,即便跨国出游还是有点麻烦,但美术馆里随便就可以假装在“伊搭利”呀

有没有觉得我说的有点道理?

嗯,然后中午去吃午饭。然后我们经历了无数次的事件又发生了——就是我们去一家无人光顾的餐厅,被安排在窗边的座位坐下,然后我们两个根本就是商店的招财猫呀——原本无人光顾的餐厅,在我们落座后,后面陆陆续续开始有顾客光临,等我们结账走人的时候,餐馆已经full house啦!!!这种事情在我们去的几乎所有国家都出现过,而且反复上演——我们周边的朋友有时候都觉得这有点神奇,说我们是招财猫类。我吃完饭抹抹嘴跟小巴分析说,其实这可能还是有点社会学道理在里面的——你想啊,一对mixed-race couple本身就是比较好的广告选择吧?而且我俩看起来呢,足够middle-class让人觉得这地方应该有一定品质,但又足够屌丝让人觉得这餐馆应该不是很昂贵,所以放在window seats里是不是很招揽顾客?你说是不是这个理儿?然后小巴淡定地说:“咳咳,这种神奇现象屡次发生当然还有一个可能性,那就是咱吃饭比别人都早!”

啊哈哈哈……上面这是我上课给学生讲“correlation不等于causation”用的另一个自黑的段子,效果比第一个还好。学生从开始很崇拜到笑得东倒西歪。嗯,期末论文里他们应该会少犯几个错误。

天~我这哪里是去玩耍,我完全就是去备课的嘛!啊哈哈哈哈~

侃村儿过年很简单喽——

离开英国的各位有没有想念曾经的M&S快捷食品呢?哈哈哈哈,上面这两个熊猫包就是今年M&S的春节食品哈。看着特别蜡笔小新。嗯,味道一般般,胡萝卜馅的,让人有点匪夷所思,熊猫又不是兔子……当然它要搞个竹笋馅的估计我也受不了。

但大Joy家新年大餐是甜品呀,打开一盒美妙的巧克力,满屋顿时春意盎然——

据说是手绘的,下嘴感觉非常罪恶,入口感觉异常销魂。

而且居然是vegan的,这让我这个杂食动物以后再也不能以”任何vegan工艺都无法传统巧克力“这个很难让人驳斥的借口而categorically拒绝vegan了。

说到纯素食,虎年一开始大Joy就发现一款新美食哎,你才我们这午餐沙拉上放的是啥——

扇贝?非也,是棕榈心(hearts of palm)!! 而且棕榈心超级好吃有木有!!外层有点脆,里面绵软。如果你喜欢吃白芦笋、洋薊,肯定喜欢吃这个。搜中文名字给爸妈看,看中文网页说是法国大餐里的蔬菜之王哎——为什么我在巴黎的时候没有人告诉我?!啊,青春就是这么被无知荒废了哈~

阳历新年的时候跑了个柬埔寨,阴历新年也开始一段新长跑——Amalfi coast。不过现在没有元旦的闲在了,56公里,情人节之前搞定它!

7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