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ght now I’m studying the humanities’

一月四日星期一,开始正式上班~“啊~~~~!”一大早8点来钟,打着一点都不疲惫的小哈欠开启电脑。

其实过节期间“手欠”已经把零星收到的邮件回复了,所以对于复工头两天不会太忙还是很有信心哒!

回复了几个招生和学生转系的邮件,判了迟交的两份论文,十点来钟的时候收到一封邮件,打开一看是俺等待了差不多8个月一个Q1期刊的文章评审意见——哇哈哈哈,两个评审加一个编辑三个人都觉得文章好exciting哦!三个人一致的minor revision,而且真的很minor(比如小标题换个版式之类的)。虽然没有“正式”说录用吧,但编辑基本已经开始copy-edit了,我估计也是为了争取一下被covid拖延的时间吧。

哎呀,你说有啥比新年复工第一天收到给力的评审意见更开门红的呢?

周二邮递员大叔送来俺跑步的印加奖牌

哇,是不是应该和丢勒一起庆祝一下?

新学期学校各层级领导开始一轮一轮的写邮件给系主任们表示关心,说新一轮lockdown很多人要在家照顾家人,我们一定要向同事们表达关心与问候~啊这个,我们知道大家都很不容易~所以有困难一定要向我们反应,我们一定尽力帮助群众解决(然后嵌入功能性星号:但基本不可能提供人力外援,也没有任何额外经济援助,课时基本不允许调不可以压缩也不可以修改,出现困难请大家尽量学科内部协调解决)。同事们啊, 下半学期我们一定要秉持对学生认真负责的态度以教学优先,但管理和科研工作可以适当放一放~啊~这个这个,对于各个系主任,你们肩上的担子很重,我们也不打算给你们再增添负担啦。希望你们能像我们关心你们一样,给你们的同事们发送问候和支持的邮件,及时掌握大家的动态,有困难一定要像我们乐于帮助你们一样,乐于帮助广大教师~~~

嗯,天下的官僚是不是都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他们以为自己说废话,别人就听不出来嘛?

因为大学安排课程表的办公室感觉是新年前很早就歇了,因为自12月中旬就不再回复邮件了,所以有一门很大的选修课,我上学期末发出的调整需求一直到周三,网上显示还没有调整——我估摸着反正离开学还有十天呢,而且反正都是在线教学,大不了“破罐破摔”跟部分学生“体制外”单独定上课时间呗,但我们学院的教学主任比我认真,她认为我们只能将就旧课表了,所以从圣诞节就开始和相关的助教分头协商,花了好多时间,周三的时候终于把时间啊什么的都调整好了,然后发邮件给我和相关老师,说如此这般那般调整的话,就可以把各个老师都按旧课表排好,然后说,Joy你可不可以把新安排通知本科办公室呢?——我说,啊!你太伟大啦!剩下的都是小菜,我这就电邮他们!——但就在这时,我发现,线上的课程表神奇地更新了!!!(而且依然没有对我们有任何邮件通知或者回复)在等了大半个月以及我同事费了那一大圈口舌之后,靠,系统悄悄地显示原来她一直努力的解决一个根本不存在的问题!我同事疯了,说明明昨天下午查,他们还没有更改课表呢。我说,嗯,学校课程表办公室也是behind the curve,现在时兴是个。

小巴他们学校更逗,大学层周五拍脑袋想出了个讨好学生的办法,周一就要实施,但连带着需要各院系修改庞大的相关管理程序,还涉及部分助教合同的问题。“老油条”小巴也是在电脑前折腾了一天,才算把他们系的搞定了,然后跟我说:“你说这帮人都怎么想的,一天一主意就能马上实施?”我说,跟政府学的呗,现在不也时兴Uturn嘛。

周四一大早楚楚问我对新闻诧异不?我说不诧异呀,因为我从昨天晚上8点就一直在电视机前看暴动直播。

Top White House officials resign following Capitol Hill mayhem | Politics  News | Al Jazeera

哇,你说这算不算又一次911?不仅仅是恐袭,而是科幻又照进现实了。

周三那天晚上一边看电视小巴就评论说这警察反应和BLM反应太不一样了,第二天果然媒体各种对比评论。其实新冠一年要是照亮了啥,就是发现生活中那些不公平居然是那么堂而皇之的离谱。这周看BBC一篇报道说,英国简单的偷窃案审理时间需要4年!这期间那些取保候审或者在押待审的,就只能等。而新冠疫情自然让审理速度更是雪上加霜。

今天邮递员大叔又送来一个盒子,巴掌大的盒子,还挺沉。打开一看——哇哈哈,白菜寄来的礼物哎!Homepod mini.

至少我觉得吧,Siri是“科技的形式和功用一样重要”的一个很好的例子。比如Siri和小度这类virtual assistant都是在社交情境下更容易让人用的科技——至少我感觉我周围的人平时都不怎么用Siri,呃,google不就行了嘛,但是当Siri从手机这种“个人频道”移身到多人使用的“喇叭”上,立马就好玩而且有用很多了。

比如,我第一次发现我们家的玩具们都开始排队向Siri答疑解惑哎——

我问Hey Siri, where did you go to school? 回答:’Right now I’m studying the humanities’。

呦呦呦!居然跳过了我们social sciences直奔humanities啦!

因为礼物也有AC的份儿,所以AC自然马上抓住机会探讨他最关心的问题——

 弗爷爷则直入主题——

4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4 responses to “‘Right now I’m studying the humanities’

  1. 喜洋洋

    “hey SIRI, the sound of POLICE CAR~~the sound of AMBULANCE~~the sound of FIRETRUCK~~”

    “HEY SIRI,list my TAOBAO bill ……”

    “HEY SIRI ,how to stop the game of FIGHTING DAD”

  2. 哈哈哈哈,I’m the one who knocks. 你太有才了!
    能力越大责任越大我也是第一次知道出处。。。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