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ockholm tittle-tattle-1 天才篇

P1010396 copy

鉴于白菜觉得“斯德哥尔摩的嘚啵”很饶舌,就改称Stockholm tittle-tattle吧,啊哈哈哈哈~

好像在哪里看过,瑞典最南端和爱丁堡是一个纬度上的,所以之前已经做好去北边被海风吹的打算,而且从伦敦去Stockholm,要往东北飞两个小时左右,落地之后发现,斯德哥尔摩果然已经步入秋天了:

P1010507 copy

不过俺们还挺运气的,原本天气预报是一周的雨,结果赶上某气压某云团什么的来北欧溜达,结果整整一周都是刚刚好的汗流浃背的天气,21-23度——在没有空调的地方,对于习惯于被10-15度气温虐的家伙来说,这温度真的很热呀,每天N个澡——在大街上居然还看见穿羽绒服和呢子大衣的游客,看着我就流汗,天呀,21度搁哪儿也不至于穿大衣呀!这些人都是从南非来的么?而当时侃村据说有地方已经达到34度了!我的天呀~这次“避暑”太及时了!

这段想起来都冒汗,当然,这和侃村这周依然很暖和有关,擦擦汗,继续嘚啵。

先嘚啵一个最让大Joy着迷的天才。

话说大Joy的Stockholm之旅是从这本小说开始的:

the_red_room_by_august_strindberg_1776534794

Strindberg 写的The Red Room,堪称瑞典第一步现代小说。19世纪末出版的,是一部讽刺当时瑞典社会虚伪的小说。

咱不懂文学,所以不太明白“现代”小说有啥特征。不过这本小说的叙述手法和当代小说倒确实没啥不同。最重要的是,可能也是最大最成功的讽刺是,我觉得一百多年后Strindberg这部讽刺小说依然让人感觉很“亲切”,因为小说里讥讽的那些虚伪放在当今哪个国家都好适用呀!

这部《红屋子》是Strindberg的成名作,据说当时写出来在瑞典被拒稿了N次(把瑞典社会讽刺成那样,外加他各种政治不正确,也难怪被拒),后来还是丹麦出版社给出的,然后一下子红了,被丹麦人誉为“天才”,瑞典人才想起来多看两眼这个发型堪比爱因斯坦的家伙

IMG_6399 copy

之所以对Strindberg着迷,还不是因为他是作家,尤其是剧作家(很多人把他和易卜生比较,但俺也不懂易卜生,所以也不知道比较啥,只知道易卜生是用丹麦语写作,所以估计他的大名和丹麦人民的追捧也有直接关系吧,这么说来,矮马,敢情丹麦人是欧洲的伯乐呀!)——主要是因为这家伙真的是个天才

他不仅是个高产作家,而且还是个自学成才的吉他、长笛、钢琴等等的音乐家(他的音乐造诣应该很不错,因为他的兄弟姐妹里有两个职业音乐家),一个不算蹩脚的摄影师(摄影器材见右中),一个受达尔文启发的半个业余植物学家

最重要的是,在(我印象里)几乎不怎么出画家的瑞典,他居然是个相当不错的画家(绘画器材见右上)——

IMG_6409

非常好看。因为是玩票,所以他不属于啥画派,有点自然主义,有点表现主义,还有点他个人爱好的象征主义玄学在里面,很独特。

虽然这家伙在世时各种政治不正确(对女性,对阶级,对犹太人),但他真是个天才。尤其考虑到他是个“出生在瑞典这个欧洲大农村的中产和女仆之家,自视清高又一辈子都想获得高雅殿堂认可的”人,我觉得他的各种政治不正确倒未必出于固执的偏见,也不是因为投机,而只不过是一个“活得有点拧巴,希望在政治世俗间“挣巴”出点个人空间,并且在“挣巴”中才华尽显”的天才。(比如他年轻时特鄙视犹太人,后来又特别崇拜犹太人,还学起了希伯来文。)

所以参观Strindberg故居博物馆就是此行目的之一。

Strindberg的故居好像一直是保持着他生前的状态,包括他乱糟糟的书桌(真闹心=P)。虽然之前读了不少关于S天才的事情,但是让我觉得他真的是个200%的全方位文艺男青年的是,当我走进他真不算豪华的客厅,简直就像走进一幅马蒂斯的画一样

看我为了沾点灵气,在天才家镜子里的自拍

IMG_6396 copy

(嘿嘿,T恤是Ms Marvel,拜访天才当然要穿得superhero一点!)

不过让人感叹的是,居然他的故居博物馆那么那么那么的不起眼!——夹在两个咖灰馆之间,除了半空中一个镂空的像极了咖啡馆招牌的铁牌子,这个目前几家单位合用的小居民楼楼门口没有任何特别的标牌,我俩第一次路过完全没有看见!这个博物馆夹在狭小的四楼,那种铁栅栏拉门的老式电梯还不太好用,当我们终于找到门之后,只得顺着螺旋楼梯爬了四楼,终于看见一个单元门门口贴着巴掌大的打印纸,上书Strindberg博物馆……

所以大Joy感叹的是:天呀,这么一个北欧小语种世界里的全方位天才,居然死后博物馆居然这么寒酸!……只能说,学好外语(英语)真的很重要!!

啊哈哈哈哈哈哈……

真的,Strindberg不是没有考虑到这一点——要么说他活得挣巴呢——他曾经试图进军大语种市场。可惜,他选择的是法语,不是英语。他曾经努力认真aza aza fighting地希望挤进巴黎那个光鲜万丈实则光怪陆离的名利场。(——因为据喜洋洋说,北京正在有Boldini作品展,所以插一句,你看同时期的Boldini就是在英国学成的肖像画,到了巴黎成了上流社会追捧的肖像师。如果当年Strindberg去了英国会不会不一样咧?)

这里有个插曲非常有趣,就是1895年的时候,高更邀请Strindberg给他在塔希提岛画的油画展写序,Strindberg写信坚决的回绝了,说他即看不懂也不喜欢高更那些艳俗的油画,但是高更后来还是用了Strindberg这封信和自己的回信一起作为油画展的序言。原因是在Strindberg信的末尾,一直追求“向上向前”的他似乎有点理解高更为什么对原始粗野的追求了——到底那个所谓“现代的”文明,是更为超脱,还是更为返璞归真?虽然自以为来自敝俗大东北并且一心要在高大上的巴黎闯出天地的Strindberg大概永远会对“返璞归真”持戒备的态度,但至少他对高更的作品讨伐着讨伐着,忽然意识到这是个问题了。

哎呀,他俩这个争论倒是暗合了这次俺去Stockholm的目的:这回大Joy是在一个瑞典政府办的发展学会议上讲食品安全引发的中国农业现代化的问题,俺的题目就是“How To Be Modern?”,到底什么才是“现代”的真谛咧?——说起来我就想得意地偷偷笑:幸好基金会不知道我在干啥,不然他们一定拍桌子说,明明是出资派去研究新科技治理的,这个吃货却去研究起了三农问题!啊哈哈哈哈

不论是高更表面追求的粗俗,还是Strindberg表面追求的高尚,其实都是在琢磨如何成为一个更“现代”的人。对于高和S之间的书信,下面这个文章分析得最好,有图书馆access的就可以看:http://fs.oxfordjournals.org/content/early/2014/07/19/fs.knu157.abstract

高更在回信里鼓励Strindberg继续就这个问题挖掘下去,没准就能理解的高更了,不过高更应该想到的是,一个缺乏社会归属安全感的天才是不敢直面塔希提岛的活力滴。

isheden-2

 

5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5 responses to “Stockholm tittle-tattle-1 天才篇

  1. tittle tattle这个标题好!念!多了!
    看完觉得这哥们确实天才,高更愿意用他的信也是牛人。

  2. songmu

    本博文各种角度都能联想到大天朝啊。。。。。

  3. Pingback引用通告: 养眼篇-波士顿纪行5 | 大Joy在侃村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