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ce landed in a cuckoo’s nest

从做博士生的时候开始,我和朋友们(自然也都是搞学术的)的一个永恒话题就是,学术是不是一个“特殊”的行业——即搞学术的是不是确实如江湖上传说的,注定是一群怪异的人。像我这种从小心无大志且坐不住的主,一直觉得至少我做学术纯属偶然。

但凡事就怕对比,我越来越觉得也许做学术的真的都是一些思维不太正常的动物,学术圈就是一些鬼怪们被收拢在一种叫做大学的容器里⋯⋯

————————————–

事件1:

因为要申请大不了颠儿的永居,前两天去参加了那个life in the uk的考试。

不得不说,在这个超级繁忙的夏天还得考这么一门试实在是火上浇油的一件事。官方的复习资料就是一套三本书呐!有课本、阅读指导加习题、习题集——虽然24道选择题对18道就算通过了,但考试内容从石器时代一直到2013年,里面充满了绝大部分俺的英国同事答不出来的问题==||

我就自学了一下材料,考试那天坐火车到了肯特的另一个有考点的小镇子。和我一起考试的有十来个人,亚洲人,美洲人,欧洲人,非洲人,年纪在20-50之间⋯⋯大家在考场外等待的时候,大部分都拿出书抓紧最后时间复习。

大Joy我背着书包站在人群中颇觉尴尬,傻乎乎地站了10来分钟没好意思把自己的书拿出来——因为我看大家的书基本都挺干净的,唯独俺的书上密密麻麻写了好多的笔记,还有好多post-it⋯⋯拿出来显得我多nerd呀!

难道复习考试不应该这样么?

我当时只恨我的学生们没在场呀,不然你看他们老师我做了一个多么好的榜样呀!

后来进去考试,机考,每个人的题目都不一样,45分钟24道选择题。我2分钟就答完了。

但是“小巴老师”之前还习惯性的教导我说,考试不要毛毛躁躁的,记得要检查⋯⋯

其实我经常觉得小巴特别啰嗦,不过他既然说了,我既然听了,说的又有道理,不照着做就觉得这个loop好像总没完成,所以我就检查了一遍,又花了2分钟,一共4分钟。然后我就心满意足地举手,出了考场,等着。因为是否通过的那张珍贵的小纸条,必须在所有人考完试之后才告知。

然后我就等呀等呀,10分钟后才开始有其他人陆陆续续的出来,基本都稍有焦虑,出来就对题——这让我想起以前高中月考的情形,当时特想老生常谈地说一句,哎呀,考完了就完啦,不要对题——只听考场外有人问:

“圣乔治日是哪天啊?”(——哦哦,其实我知道我知道)

“纪念Queen Boudicca 的塑像在哪里呀?——她是谁呀?”(——哦哦,我也知道我也知道)

“英格兰和威尔士小额纠纷的限值是多少胖子啊?”(——哦哦,我知道我知道)

“Sir Frances Drake是干嘛的呀”(——哦哦,我知道我知道)

⋯⋯好吧,也许我是比较擅长考试。

最后我们一组13个人有4个人没有考过,但这个考试偏偏不告诉你成绩,只告诉你过或不过,大Joy我自然是过了,而且我觉得24道题我一定是答了个满分,但这点居然不会反应在那张小纸条上,对此我还颇有点遗憾。

Cuckoo~ cuckoo~

——————————————————

事件2:

考完试的第二天去学校给博士生做supervision。这是个新博士生,我和同事“大拉”一起co-supervise。supervision末尾开始扯闲话的时候,大拉说,记得要文件备份哦。

这个(头脑还尚属正常的)博士新生说:我用USB备份呀!

大拉马上说:哎呀,这可不行,你要有更为谨慎的措施才好。

然后大拉转向我说,大Joy,你对文件备份有什么经验可以分享嘛?

这个问题让我有点不好意思,因为我“知道”自己在这点上基本比较神经过敏,所以我给现实打了个8折,说:“介个⋯⋯我读博士的时候是用两个移动硬盘备份,而且两个硬盘永远分别保存在不同的地方,以免同时被偷,特别重要的,如后来写chapter的时候就用gmail和USB再多做两个备份。”

然后我赶紧解释说:不过我大概属于OCD那类的哈!哈哈哈哈⋯⋯

大拉很严肃的说:Not at all!

然后转向博士生说,而且你现在还可以利用cloud,USB太容易丢,我也建议用移动硬盘,比如我的文件除了在家里的电脑上,还在这个办公室里锁了一份,还有学校的存储空间——这个drive上的东西学校还会在另两处备份,以免地震呀海啸呀什么的,而且你不能排除校园里就很安全,比如办公室里也可能漏水呀,也可能着火呀,所以你得把备份放在不同的地方,以防同时被偷被毁等等⋯⋯

然后大拉还用例证的方式,生动讲述了好多辛苦收来的研究资料在最后一刻付之东流的恐怖故事。主题思想是:林子大了什么鸟状况都有,0.1%的概率发生在你身上都是100%的损失呀!所以唯有付诸于800%的行动去预防它。

听着大拉滔滔不绝的缜密思维,我忽然很羞愧地觉得,相比之下自己显得太粗枝大叶了,我真想告诉她,其实我当年是三个移动硬盘,2个USB,两个不同国家,四个不同建筑材料的建筑里⋯⋯

但我们的博士生面对我们两个精神病患者显然已经是目瞪口呆了。学生盯着我俩的眼神让我想起TBBT里Leonard有一次对Sheldon说:It must be hell inside your head.

我俩赶紧安慰她说:我们并不是想吓唬你哈,并不是说每一个学术文档都会被损的⋯⋯(只要你买上10个移动设备,注册5个不同国家的cloud,再坚持每天更新8台电脑⋯⋯恩。)

Cuckoo~ cuckoo~

5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5 responses to “Once landed in a cuckoo’s nest

  1. 我的微博上有个做建筑,研究桥梁的博士,一天到晚就在各国野外的哪个桥上。上次说在哪个国家包包被偷了她就哭了说那是博士论文啊后来人家可能看她哭得太可怜,把包还给她了。

    • Joy

      这是命好啊!我听说的一个科研队,野外考察一圈,数据都弄出来了,晚上进旅馆睡觉,第二天早起发现车,一车的设备,及里面所有的数据都丢了,然后等当地报纸公开请求,说其他什么的我们都不要啦,就还我们数据吧!——好像也不了了之了。还有剑桥图书馆里,笔记本电脑,及里面即将完稿的博士论文在转身八卦的瞬间消失了⋯⋯还有⋯⋯林子大了什么鸟状况都有哇!

  2. 数据丢了是挺倒霉的,还有实验室事故,养的动物全死光了就更郁闷了,所有实验都白做了。。。
    btw: Joy同学确实是考霸!~

    • Joy

      说起实验室动物,我现在觉得动物试验做得最酷的就是Sheldon的女友Amy了,给猴子们抽大烟喝小酒,多神奇的研究呀!

      • 我听一学生物的朋友说去超市买香蕉,买回来好的自己留着吃,不好的就喂猴子。。。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