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四眼儿生活

四眼儿就是跟眼镜有关啦

先说个我觉得可爱得不得了的事——

话说我在嘎拿大的表弟和女友双双获得奖学金,新学期将开始在北京为期一年的留学生活。小哥儿到北京,我爸我妈说“星期日”一起和我姥姥吃饭,小哥儿立马犯懵,操着一口不知哪学来的山西味中文问,星期日是哪天?我妈掰着手指头跟他演示,你看,星期1,2,3,4,5,6,日。小哥儿说:那不叫“星期天”么?我娘:囧。

饭间,表弟拿出特意给各位挑选的礼物:俺姥一件,俺爹一件,俺娘一件,就不赘述了。重要的是,发放完这圈礼物,表弟还想着他(当时正在侃村胡吃海塞的)姐姐我,说他来北京前看见施华洛维奇出的hello kitty,立马就打算买一个类似的水晶keroppi送他姐姐我,可惜找了很多家店,都没有找到keroppi。

听到这事我惊讶极了,keroppi那可是超遥远的记忆了:小时候俺和俺表弟一起在加州的时候,我戴了一副圆眼镜,外加咱脸也比较圆,看起来很像当时流行的keroppi,我也就特别喜欢这只青蛙。那会儿表弟才6岁,居然还记得,是不是无敌可爱哇~?

当然啦,咱一向热衷于在舅舅面前论证表弟的任何计划是如何的合理充分且必需,想来咱这表姐也是无敌可爱的哈,啊哈哈哈哈哈哈⋯⋯(——俺下回一定改正夸赞别人转而夸赞自己的条件反射,咳,咳。)

自Keroppi以后,大Joy我的眼镜已经更换好几沓子了,周末在侃村又换了一个。确切的说是因为散光加重,不得不又换了一个。

其实我早发现眼镜度数不够了,比如我站在讲台上吧,下面的人谁是谁虽然能大致分辨清楚,但是面部表情啥的就一概很模糊了。要么每次大Joy发言总那么淡定呢,完全不受对台下听众扰动的影响,总是那么自得其乐地起劲白话,嘎嘎嘎嘎⋯⋯

过去两年眼镜换了好几副,唯独没有再去测度数,因为懒,而且散光和近视不太一样,很有迷惑性——其实直到这次下决心去配新眼镜之前,我仍然觉得我能看“清”,或者说分辨出东西来,只是有点重影而已。有重影怎么啦,无伤大雅嘛,比如你手里拿着一张英胖子,我一看是一把英胖子,多来劲,哈哈。当然,本来桌上一沓子文献,我一看就是一大坨文献,这个不太好玩。

虽然有所夸张吧,但是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不过近来越发觉得散光影响阅读——想起来在北医的时候老师讲过,说散光的人聚焦读一行字的话没问题,只是视觉上会忽然啪的一行断裂成两行——你看,我也不是总翘课的,这个我都记得,因为我当时就觉得:真的是这样哎!搁现在的表达法,那就得举着啤酒瓶子说:Hear! Hear!

新学期开始之前,我决定配一副合适的眼镜,同时也有利于以后及时发现在酒吧饭肆当服务生的学生,要给fat tip哦,呵呵。

上周俺就这么着去验光了。不出所料,近视倒没怎么变,散光长了不少。验光师给我配上镜片之后,幻灯机打出三行字母,验光师问我:请告诉我最上面一行四个字母是什么?

我信心十足地说:咳,岂止最上面一行啊,最下面一行我都能看见。

然后我就blah blah地按个念了一遍。

然后验光师淡定了一下,不慌不忙地说:恩,还是告诉我最上面一行是什么吧。

⋯⋯

后来镜片都配好了,我才发现,最下面一行4个字母俺信心十足地⋯⋯念错了仨!——所以我说散光很有欺骗性呐!

好啦,新配方出炉,不仅散光翻倍,好像光轴还移了10度,验光师很严肃地跟我说:you are NOT gonna like it.

她告诫我各种可能出现地不良反应,比如失去正确空间感啊,头疼啊,找不到北啊(我说没事,我本来也找不到北)等等,并且嘱咐我说,如果2周后我还不能适应,她准备给我做个减半的调整,帮我过渡。

⋯⋯

虽然大Joy我一向很皮实,基本对啥事都没有过不良反应,但是被验光师这么一吓唬,觉得好像还得重视哈,重视!

周末拉着小巴去取眼镜了,把眼镜戴上——Wooooooah,嗯,基本上地片面上升30cm,走几步感觉好像地面和我膝盖一边高;再有就是左右两面的东西都有点向中央倾斜吧,再有⋯⋯没有了,也就这俩感觉,也就持续了1分钟。

然后我就没啥异样感觉了,俺就完全适应了,一点都不dramatic。小巴把脑袋挤到我面前近距离左观右察,不停地问:真的嘛?真的适应了嘛?现在能看清我了嘛?真的嘛,确定嘛?

天,小巴那反光的大脑袋晃得我好晕。囧。

我俩很满意地离开眼镜店,我随后很准确穿过好几百个游客,径直走到冰激凌摊位前——戴新眼镜不容易啊,需要冰激凌安慰!恩哼。

这样俺又一路舔着冰激凌溜达回家,基本也没太大的“空间感”问题。

回到家,俺在楼梯上跟小巴说:切~小题大做嘛,你看根本没有任何反应,我完全自如嘛——哎!

话音未落,俺就一脚踩空在楼梯上摔了个跟头。。。

==|| !

小巴看得很欢乐。

==|| !!!

总之,俺的新四眼儿生活就是这么开始的。

——————————-

今天早上醒来,小巴撩起窗帘看了眼窗外,不可抑制地说了一句:啊???怎么又是晴天啊?

那份混杂着怨念地不可思议和俺去年刚到扒梨的反应是一样一样D!这对晴天的惊诧只有在岛国呆过的人才懂吧,比如今天好像全大不了颠儿不是暴雨,中雨、小雨就是阴天间或阵雨,唯独肯特这个地图上的东南小角是晴天。

哎呀,侃村舒坦哇~

9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9 responses to “新四眼儿生活

  1. 神马?你表弟都有女朋友了?是那个小时候每天都要学各种东西的表弟吗?还有看到keroppi我真的真的觉得自己老了,上大学那会满大街寻摸这个送你啊。。。。
    前几天我也配了副新眼镜,并且自欺欺人地直接用了六年前的眼镜参数,毫无鸭梨嘛。

    • 嘿嘿,我现在还满大街寻摸hello kitty,然后⋯⋯跟小巴嘚嘚:“你说白菜怎么会喜欢这东东呢?”嘎嘎嘎嘎。我有仨表弟,小时候好像都要学各种东西,介个⋯⋯这个是又帅又会打球的,另外两个是书呆啦。

      • 那我可能把你的仨表弟混一块记了?好像有一个加拿大的,生在法国还是哪儿,同时学钢琴和小提琴还有N门别的课之类的?反正当时觉得这孩纸好可年啊。。。

      • 这个是生在法国长在嘎拿大地那个,超帅的冰球队队长,同时学钢琴和提琴的是另一个,geek。哎,同是表弟差别咋就那么大聂

  2. Amy

    Keroppi也是我的茶!!!小时候有个Keroppi笔记本一直不舍得用……
    想起12岁我到美国读中学的封面我就立刻明白了哦嘻嘻

  3. 我终于又找回你的博客了 TAT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