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阿姆斯特丹

过眼瘾

这两天英国24-25度,又可以开窗户睡觉啦!早上天蒙蒙亮(3点左右)就听见远远有几只小鸟叽叽喳喳,过了一会儿迷迷糊糊听见另一种鸟也加入进来,然后是布谷鸟温润介入——周末BBC一年一度的Big Weekend演唱会刚结束,感觉完全不如我家窗外这些鸟儿的a cappella嘛!当时闭着眼睛边听边想,要是到楼下书房把录音笔拿出来录一段放在博客上,那多来劲呀!——不过也就是想想而已,朦胧中的小文艺是不足以战胜枕头的万有引力哒!深吸了一下吹进屋里的清早的气息,俺很满足地翻了个身,心说,哎,反正mp3音质有损,不如充分享受现场!嘎嘎嘎嘎

上次Bank Holiday长周末赶上好天气不知道要追溯到公元前哪年哪月啦!这两天很过眼瘾

首先是周六晚上忽然下了一场雷阵雨,但不是一般的雷阵雨哦!闪电根本就像狗仔队的闪光灯一样持续频闪呀——我和小巴在后院都看傻啦!走在回家路上的胡椒盐儿站在后院墙上也愣住啦!——过了三四分钟那只猫才想起来“我靠,这是要下雨的节奏!赶紧回家!”才四腿儿劲倒地跑开了。——更逗的是,我俩从后院回到屋里,看见对面邻居站在他们家车库前张嘴望着天也看傻啦!哈哈哈哈……

后来哗哗地下了大概5分钟的暴雨,我住的这条街上好几个邻居家的窗口都站着个人影,感觉就是整个街坊都在一起看戏呀!

第二天看新闻说,好像那天晚上俺们东南部一共有一万五到两万次闪电耶!BBC气象员说这简直就是“mother of all thurderstorms”——连气象员都没见过,难怪我们一条街看得目瞪口呆。

另一个过眼瘾的事是周末去伦敦看了毕加索1932年那一年的作品展。

IMG_4072

毕加索这个人天才的地方在于,他能让人学到的东西太多了,每次看毕加索的展览收获都完全不一样。这次感触比较深的是他对红黄蓝绿这些大色块的运用。当然,还有就是上面这幅reclining nude,比如你看白色在上半部分是“炽热”骄阳,画的下半部分同一个白色却给人清凉安抚的感觉。

毕加索展览给我印象比较深的两个一个是巴黎的毕加索美术馆,另一个其实是N年前在北京看的,当时好像北京也搞不到啥大作,所以那个展览基本都是毕加索的写生或者设计图画,之所以印象深是因为那次第一次领会毕加索的绘画功底了,矮马,我觉得要说drawing的话,也就是伦勃朗和毕加索了吧!(Hogarth气得呼呼滴,哈哈)当然,写生是绘画的基本功,但伦勃朗和毕加索的线条就是不一样。

不信我右手随手画个左手地“指”给你看——

IMG_4090

哈哈!带根铅笔头出门真欢乐。不过划拉完把小本放在展柜上拍了一张就慌慌张张赶紧收起来了,不然好丢人。哈哈哈哈哈哈

这次展览有半个屋子是毕加索画的一系列Crucifixion,下面两个最好看我觉得:

IMG_4086

IMG_4087

除此之外,还有前一阵在阿姆斯特丹看的画,没来得及说,感觉已经很久以前的事儿了,挑几个好玩的在这里嘚啵一下吧!

首先是这幅跨越时空的”Matt Damon”–

IMG_0454

啊哈哈哈哈,有没有觉得很像?是黄金时代少见的女画家Judith Leyster画的。

还有下面这个被蜜蜂蛰了一下的丘比特——

IMG_0432

IMG_0434

这个雕塑真的好可爱,雕塑本身不大,但是超有表现力,在偌大一个展室,从老远就能看见这张哇哇大叫的大嘴。当然,同样是被刺了一下的小男孩,不由让我想起了大概同时期卡拉瓦乔那个被蜥蜴咬了一下的小男孩,不由感叹,啧啧啧,还是南方人细腻哈,你看卡拉瓦乔表现的那个瞬间,辣么多层次,据说让好些男同性恋春波荡漾的,再瞧这个丘比特,完全就是“哇——!!!” 有点春波也被他一嗓子嚷飞了。

那天5个多小时主要是在楼上看17世纪的画,临走前又觉得亏,在早年间的画廊里迅速游走了一下,看到了这幅Lucas van Leyden

IMG_0621

我对宗教画没啥大兴趣,主要因为绝大多数时间看不懂。但是这幅画仔细看很有意思,因为你看这些人物的小眼神儿——

IMG_0618

IMG_0617

IMG_0616

IMG_0620

记得意大利画家Guido Reni曾经特别NB地跟人说,一个白眼儿他能给你画出百八十个内心活动呢,切,你瞧人家van Leyden,早差不多80年呢,这虽然不全是上翻的白眼儿,但这小眼白儿画的,全是戏!

还有那天在Hermitage Museum看到的这幅“猎人的报应”——

Paulus_Potter_-_Punishment_of_a_Hunter

乍一看感觉很适合做“素食运动宣传片”,仔细看,其实这个连环画深意还不止如此呢

IMG_0668

IMG_0669

最后由德拉克利特赫拉克利特这欢悲二人组来结束吧!(另外,有木有觉得德拉克利有点格瓦拉的帅劲儿呀?)

IMG_0419

4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可来神儿Collection

学假学假学与放假-IIa

IMG_0666上图是从荷兰回来之前去俄国heritage museum在阿姆斯特丹分部的荷兰大师画展。上上周在荷兰(肿么感觉已经好遥远的样子)基本就是冲着5个博物馆去的。刚过去的这周五是世界博物馆日。从荷兰回来判论文赶章节审书稿改标书,中途还助人为乐地给海外版写了个博物馆的小稿子,虽然写的跟去荷兰一点关系都没有。然后以前囤积海外版文章的博客大巴貌似彻底上不去了,就把连接放在这里吧:http://paper.people.com.cn/rmrbhwb/html/2018-05/19/content_1855609.htm

恩,中心思想基本就是人类共同文化遗产还是要服务于公众,这点英国确实有点让人佩服的帝王气。

说回荷兰行。那天下了飞机放了行李,赶在闭馆前来到这里——

IMG_3769

这是伦勃朗故居。那天 @Yihong 看见我办公室的照片,然后微信问我为啥喜欢伦勃朗,我说说来话长。确实说来话长,比如因为伦勃朗这个人的画很“奇怪”,和他同时代争相周游列国的画家不一样,伦勃朗一辈子没有出过国但却融汇了南方意大利画派和北方荷兰画派的大成,他的笔触精准又洒脱,相当有看头;比如,一般提起伦勃朗都是说他著名(油)画家,但其实他是人类历史上最棒的蚀刻家(etching)——蚀刻说白了就是黑白两色全靠线条,大Joy不论是小时候的写生训练还是学国画的麻麻的耳提面命,基本所有的美术教育都是线条,所以伦勃朗的蚀刻画我看着特过瘾(如果你也喜欢看这类画,伦勃朗故居是世界上唯一一个全年展出伦勃朗蚀刻画的地方哦)。——这也是为啥这次心血来潮酒馆喝小酒的时候顺便划拉了两笔,当然,荷兰黄金时代的大师对透视研究最来劲,所以虽然小本很小,觉得应该到此一游式的挤俩建筑物,哈哈。这是关于伦勃朗的画,再仔细琢磨一下伦勃朗这个人。他的画又大俗又大雅,大雅在于他的画其实相当的历史和宗教为中心,但是又往往寄托于市井人物去表现这些中心思想——你都能想象得出来他当年依在窗台上看楼下犹太人各种鸡毛蒜皮,同时代的很多评论家都觉得他简直low得不能再low了——对于一个抠吃小世界的主儿你不难理解大Joy为啥喜欢伦勃朗吧;再比如他是个我行我素的人,比如他后半生荷兰开始流行精美笔触了,他还是坚持自己大泼墨大写意的风格;再比如,他是个兴趣广泛见到喜欢的东西都会囤回家的人;再再比如,还有一个原因是伦勃朗还是个好老师,别看他死后200多年间基本被遗忘了,但是Bol,Flinck,Dou, Fabritius, Hoogstraten, Koninck这些黄金时代的大家居然都是伦勃朗的学生!

所以要考虑到这一点的话,小巴那天说伦勃朗家的四层小楼忒奢侈了,难怪后来破产,但是我说要是琢磨一下他当年家里有多少学生,相当于住宅、门市和研究生院(外加食堂)加一块的话,其实也蛮挤的哎!

 

另外,我肿么觉得瓶瓶罐罐放大师家厨房台面上都显得那叫一阳春白雪咧?哈哈哈哈——

IMG_0123

房间内置当然是后来布置的啦,不过还是比较尊崇原貌的,为啥咧?因为伦勃朗后来破产了,然后法院就一个物件一个物件地把他的财产登录在案以便拍卖抵债,要不是因为他那次破产,现在的人就不会那么门清大师家里当年都放着些啥啦!所以说,塞翁失马,焉知非(后人之)福。嘎嘎。

IMG_0633

但是其实这回去荷兰主要还不是冲着伦勃朗或者阿姆斯特丹去的,而是冲着荷兰的港口城市Haarlem,以及Haarlem的Frans Hals和Molenaer去的。

IMG_0321

Frans Hals是伦勃朗上一代的荷兰画家,但是他的画简直太牛了,前一阵提过他对手的表现力,不信再给你看个例子,你看下面这个局部,基本上从手就能推测出那些人物的表情和心理——

IMG_0355

而且Hals的肖像都辣么生动,妈呀,感觉他画的人物脸上自然带风,啊哈哈!我觉得他才是世界第一位“印象派”画家。

比较不能忍受的是,这个美术馆“服务意识”也有点忒浓厚了,因为Hals的作品大多是群体画像,为了满足观众八卦的需求,这个美术馆做了“画上哪一位当年是谁”等等说明,然后还怕说不明白,居然在画上加了相应的数字,简直暴殄天物呀!!!——

IMG_0326

看见最上面一排,左数第二个19号了吗?

这幅画是Hals比较有名的给当地‘宪兵队’(哈哈,我也不知道怎么翻译,就叫宪兵队吧)画的最后一幅肖像,然后Hals大概是感觉到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了,所以在这组群像里面加入了自己的自画像。Hals老先生要是知道自己被现代人标注为“第19号”会是怎样一种心情?

在Frans Hals美术馆看到很多久仰大名的作品,绝大部分时间的反应基本都是“哇~”“喔~”“哇靠!”,但最开心的是Molenaer的这幅画——

IMG_0317

久仰久仰。比我想象中的小——其实也没有真的想过有多大,只是我潜意识里觉得这么多内容应该是放在更大的画布上。

上面这个画其实没啥特别的“创意”,但是立意“俗”到了极致,把一件很简单的道理特别尽善尽美地表达出来了——

上面这幅画就是一个意思:追忆似水年华。

这个主题也是被Molenaer画透了——他的画以前我也说过,就是特别善于画玩乐器的场景,然后我说这个逻辑bug是啥时间易逝啊被M凝固在画面上的都成了永恒。

Haarlem的这幅画真的是Molenaer构思最巧妙的了——这是个家族肖像,画的是在世的一家老老小小一起合奏,唱歌的唱歌,弹琴的弹琴——但前提是啥呀?肯定得是一家人配合呀!和谐才是音乐呀!所以这显得这家人多和睦呀!然后音乐还靠啥啊?靠节奏呀,音乐的点儿就是时间流逝的节奏呀~啧啧啧,人生无常,所以有了背景中大大小小的祖先肖像,一个和谐又必然会归属于历史的大家族……

这构思是不是特巧妙?把这么俗的立意表现得这么不一般,啧啧啧,服了。

从荷兰回来之前,顺道去看了荷兰东印度公司(VOC)创始人之一的豪宅。房子一般经验。但屋里有一副Molenaer的画让我觉得门票花的值了——

IMG_0695

一组家庭肖像,儿从左往右又是一生的四个阶段,200年之后,高更从右往左地画了个“我们是谁打哪来向哪去”。

参观完美术馆意犹未尽,从一个展品的说明上无意中看到城里有一条街是Hals经常去喝酒的地方,嘎嘎,现在自然没有什么酒馆了,但是酒鬼大Joy也要象征性的考察一下——

IMG_3803

(未完待续)

5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学假学假学与放假 Learn and be free

我肥来啦!

每次去荷兰我都对在英国的荷兰同事感到万分不解:荷兰有辣么多好吃的,荷兰人为什么会在英国定居咧?真不可思议。

——当然,我去世界其他任何国家和地区的时候也是这个感慨,国内就更别提了,我觉得天朝人在英国一定跟我的目的是一样的:减肥!啊哈哈哈哈哈哈

每一次出行都是填满一肚子油水回来,虽然居然没有吃到俺俩都巨无敌超级喜欢吃的白芦笋(!),但是亲眼看到了久闻大名的Adriaen Coorte画的白芦笋静物,也算大饱眼福了。(——其实我俩本来还打算带一捆白芦笋回英国的,可是后来对英国脱欧有点二乎,俩胆小鬼墨迹了半天,没敢带。当然,另一个原因是发现荷兰超市里的米果(rice cracker)太TNND的好吃了,而且便宜到爆!一激动买了一书包,哈哈哈哈。你说同是欧洲老外,怎么荷兰人就能把亚洲食品模仿的那么好,而英国人就辣么不得章法咧?!)

嗯,这次确实是一次大饱眼福之旅,因为虽然荷兰去过好几次,这次是系统地一个个走访或重温大Joy各个目标滴——“剧透”一个,比如,大Joy在Rijksmuseum的二层整整泡了5个小时,哎呀妈呀,那叫一个爽!爽!爽!

好多八卦哦!!!

不过回到英国,呼啦啦,一堆的事儿!——我靠,夏季学期不是应该安静一些了么?!总之,回家48小时基本都在处理邮件,估计下周末才有时间详细八=(

照片还没来得及整理——在荷兰那两天是因为high得没时间八卦,麻麻天天微信质疑说,‘喂,居然这么安静,你还活着哇?上照片!上照片!’——嘎嘎嘎嘎,懒得过滤相机里的照片,俺顺手画了张速写发给麻麻。

这里也如此,先放几张手机翻拍的旅途中的涂鸦,都是等上小酒或上菜的时候在巴掌大的小本上胡勾的(左上顺时针:俺的零钱包,郁金香,伦勃朗老婆下葬的老教堂, 内景被多次如画的Haarlem St Bavo大教堂外景),好多年不画了,凑合看吧,哈哈,吊吊胃口,等俺忙过这周再来啰嗦——

IMG_3926

4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