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拉斯哥-(校园)文艺篇

IMG_7713

上图是格拉斯哥著名的威灵顿公爵肖像~

之所以著名,不是因为他是威灵顿,而是因为那顶“交通帽”,嘎嘎嘎嘎。这尊肖像及其帽子戳在GoMA前面,看人家格拉斯哥还是挺有先锋精神的吧?

但格拉斯哥的艺术发展真不是随便扣个帽子,调戏一下正统那么简单,而是从根上就是跨学科的教学研一条龙哇——你随便到格拉斯哥大学溜达一圈就会有我类似的想法。

之前几个格拉斯哥大学毕业的朋友提起这所学校都满脸留恋,我就特别不能理解。这回溜达了一圈吧,矮马,我觉得大家要上大学都申请格拉斯哥吧!有三个理由:

校园真的好漂亮,校区在市中心之外,自成一体,虽然没有牛津剑桥那~么宏伟,但也真差不多,而且旁边有很大一片绿地,及很波西米亚的一条酒吧街。具体图片请各位自己google,因为咱没那镜头也没有那角度,只剩下一路仰着脖子张着嘴巴做瞻仰状——

IMG_7617

这是上学就上格拉斯哥大学的理由1(俺们肯特大学的招生办幸好看不懂中文,不然一定已经骂死我了,哈哈,咳咳,风格不一样嘛,专业优势也不一样嘛,学社会学当然还是找大Joy啦,嘎嘎嘎嘎嘎嘎⋯⋯)。理由2是除了旁边的Kelvingrove大博物馆之外,整个校园里还有5个美术馆或展馆,其中两个Hunterian展馆最有名。一个大学能支撑这么多展品,财大气粗就不说了,更是因为(理由3)历史忒悠久了。你想啊,除了第一篇提到的那个发明电视的家伙是这里毕业的,你能想象18世纪在格拉斯哥读书会是个怎样的high法嘛?——亚当斯密、休谟,还有这个堪称英国外科手术奠基者的Williams Hunter及其家族(他本身是个产科医生,他哥哥John Hunter是个更有名的外科医生,他侄子是病理学奠基人),你说当时在这种学校里上学就是熏陶也能熏出个人才来吧???

IMG_7620

等我和小巴已经被雄伟建筑的外表所彻底震撼之后,进入门洞里,哇~这知识殿堂,简直就跟仙境一样呀!(小巴很不识趣地问:你是不是该擦镜头了?==||)

IMG_7631

咳咳,这个地方就是刚才提到的那个“亨特儿”医疗家族的博物馆~

IMG_7640

亨特儿这个人有意思,兴趣广泛,从古罗马的石头臭皮鞋,到各种瓶罐里的人体器官标本(好熟悉呀,想起了我在病理试验室隔着标本瓶望MM的日子),到动物遗骨,到油画艺术,收集了一大堆谁都不挨着谁的宝贝

一进门我就被这个大银杯吸引了——

IMG_7645

这东东有个很土的名字叫“友谊杯”。但它很重要,因为它不仅是当年格拉斯哥大学里那些教授老爷爷用来“象征”他们学术争论之下亘古不断的友谊的,更是用来“实践维系”友谊的——具体来说就是一桌学术老爷爷坐下来,倒满烈酒,然后轮着畅饮,哇哈哈哈哈⋯⋯

学术老爷爷们是多么会给自己找乐呵呀!嘎嘎嘎嘎

看这是什么???——

IMG_7646

恐龙蛋哦!!!

要是把Game of Thrones里的Daenerys Targaryen找来,科学怪蜀黍们就不用用DNA克隆恐龙啦!可以直接孵化啦!——你说是克隆一个几千万年的老化石容易呢,还是克隆一个小说里的虚幻人物容易呢?

正在我思索这个世界难题的时候,小巴同学在考虑另一套问题,因为他转身看见了这个苏格兰恐龙的图片——

IMG_7647

小巴问:苏格兰恐龙当时也穿kilt么?

你看俺们两个无聊之人是多么爱动脑筋呀!

从博物馆出来,进到马路对面的亨特儿美术馆,和纽卡斯尔的美术馆推举John Martin一样,格拉斯哥的几个美术馆都非常强调“身份认同”,不管是亨特儿还是Kelvingrove,都特别突出“苏格兰”画家,“苏格兰”风格,画面里的“苏格兰”标记。同时还有近代的苏格兰色彩画家(Scottish colourists)的大量作品。

因为之前有纽卡斯尔的北英格兰风格垫底,俺对苏格兰的传统画风倒是并不觉得特别新奇——我总觉得这人和自然的关系一向都是跃然纸上的,你看英国的画,越往北,那对自然的崇拜与敬畏就越明显。你看那John Martin的就不用说了(感兴趣的可google images),根本都是Sci-Fi范儿的,赶上纽卡斯尔的laing gallery冷气开高点,进屋迎面撞见那巨幅天景你不打哆嗦才怪呢。

也正因有此印象,此行看到的苏格兰色彩画家的作品才让我出乎意料——咳,咳,不能不许人家大惊小怪是吧,咱以前没有听说过苏格兰色彩画派好不好。

尤其有个叫Peploe的画,你看大Joy眼神也不是很好,第一次在Kelvingrove一个注明是苏格兰画作的展厅里远远看见他的画,我还在纳闷:那不明显塞尚画的嘛?挂错了?

眯缝着眼走到近前,看见标注里面写了一句:Peploe极力模仿塞尚的画风⋯⋯

矮马!你说Peploe要是能感应到我的脑电波他在天之灵是不是会开心死呀?

而且让我觉得最好玩的是Kelvingrove的一个解说上对苏格兰色彩画派是这么评价的:现在我们看到这些画可能不觉得什么,但是你大概难以相信在当时这些画不能为苏格兰大众接受,被认为太玩色彩了,太摩登了,太出格了⋯⋯

我心说:不不不,我绝对可以相信,hohoho,因为现在你说这些画出自苏格兰画家的画笔,我还是颇为惊讶的,这些画也太法兰西了:

IMG_7659

你想呀,之前苏格兰的画原本是这样的——

IMG_7702

这跳跃幅度有多大呢!而且有没有注意到上面海边那组画里对蓝色和白色的应用?好似是虽然没有更往南的法国的那种闪亮的绿色和黄色(苏格兰很绿,但是没有太阳,绿得都倍儿深沉),但用蓝色和白色来补偿。哈哈

当然,这也就是我一外行恰好碰上这种布展随便叨叨,蓝色和白色可不是苏格兰色彩画的主色调哈。

转悠了一圈,我跟小巴说我最喜欢这幅画,因为它把我想要的东西都包括了:一桌一椅,小酒咔灰,图书再来点小零食(就当让柠檬代表了吧,哈哈)

IMG_7663

说半天也许你还没明白格拉斯哥的艺术怎么就跨学科的教学研一条龙了。给你举俩最直观的例子哈,第一个有点重口味——

IMG_7665

瞧这一套青花瓷的一家子!真的是一家子哦,因为这些“雕塑”从格拉斯哥医学院里收集的真人的颅骨做的模子做出来的。很艺术求真吧⋯⋯

第二个例子,也比较重口味——

IMG_7648

W.亨特医生首先是个解剖学家,所以对人体那是非常熟悉哈;但是他觉得解剖学用在医学上还不够,还应该大力应用在艺术上,所以做了一个专门反应皮下肌肉走向的蜡人,以供艺术家参考~(文艺复兴那会儿偷尸解剖的大师们肯定哇哇地流泪呀,知音呀!你咋就晚生了好几百年聂?)

这个蜡人挺小的,影响力多大不知道,但还是给人印象很深的,比如后来我们去格拉斯哥那个在英国唯一幸存于宗教改革的大教堂,我仰头看见那彩色玻璃里的亚当夏娃就觉得,咦?很有肌肉感哦——

IMG_7562

最后搬上这张修拉的这幅草地上的男孩——

IMG_7700

这是幅很奇怪的画,俺看了好久,越看景深越大,上面的阴影部分越看越神秘,微风抚过阳光闪烁,就当你陷入和他一样的无尽思绪的时候忽然发现时间是静止的。从浪荡到扒梨,我一直没对修拉的点彩画法感冒过。这是第一张让我觉得“mmmmm⋯⋯”的修拉的画——创作于《大碗岛》之前,还没开始点呢,哎呀要是多画几个这样的多好!这个男孩可比不久后出炉的Bathers at Asnieres 里同是坐在草坪上的戴帽男孩吸引力大多啦!

300px-Georges_Seurat_004

好啦,看完一圈艺术,美术馆对面阴凉处喝小酒避暑去也~

看,不是一般的小酒哦,喝酒也朋克!这是两个20出头的苏格兰年轻人出去光酒吧,总觉得市场上买的啤酒就不給力,咋办?两人就决定自己酿給力的啤酒——异想天开吧?!结果现在俩人仍然20出头,每年进账过百万哦!他们的啤酒在Waitrose之类的高档超市都有卖哦。这就是朋克啤酒的故事~

IMG_7710

酒徒小巴读完这两个朋克的发家史,羡慕嫉妒恨地总结说:Crazy

调皮的大Joy立马把这份宣传册翻过来给他看,不出所料,小巴脑顶上顿时升起一缕白烟,哈哈,因为宣传册背面引用Steve Jobs的话 “the ones who are crazy enough to think that they can change the world, are the ones who do”。

世界就是被疯子改变da!

恩哼。

格拉斯哥-(行为)艺术篇

IMG_7483

世界上有很多种标记某人很牛的方式。

比如我上中学的时候发现歪国流行小说好多作者的名字比书名印得还要大,显然说明这是个“著名作者”。再比如上大学的时候发现名字后面要加上很多的缩写,比如张三PhD,更牛的李四就得是PhD,MD,更更牛的王五就得是PhD,MD,MBA什么的,再牛就不能光拼学历了,就得招呼CBE,OBE这种授勋了。

在世界还没有创造“屌丝”这个名词的年代,我还曾经在会议上接过一个屌丝的名片,上面用一串长长的缩写详细记录了那个人从本科以来的所有丰功伟绩,结尾就差一个OCD,特别有视觉震撼力,那张名片极大地扩充了我英文缩写方面的词汇量,回家查了半个小时的Google才搞清楚都是嘛意思。回想起来,那家伙大概应该是“屌丝逆袭”的国际鼻祖。不过后来在还没有“拼爹”这个名词的时代,我就又听说,what matters is not the letters after your name, but the name after your letter (真正起作用的不是你名字后面那串缩写(letters),重要的是你推荐信(letter)后面的那串名字)。英国果然老牌资本主义,屌丝和拼爹都有悠久历史。

扯远了,回到正题——

在格拉斯哥我又发现了一种方式:一般一个牛人我们习惯称其为“灯塔”,但真正的牛人,那都不是自己做灯塔D,而是自己的作品被人称作灯塔。这人就是Charles Rennie Mackintosh。格拉斯哥前不见溪后不见的水泥路市中心,有个戴个灰盔帽的高耸圆柱建筑,原本是Mackintosh设计来做(欧洲第一家英文)报社的,后来这个楼在被翻新后,被后人改称为“灯塔”(内饰如上图)。你看,老M随便一个建筑作品都被视为是人海里的灯塔,这是何等牛?岂不是要让其他建筑师内心“波澜壮阔撕心裂肺”地抓狂呀?——俺的这个形容词用的很恰当,因为我觉得这种情绪完全都表现在Zaha Hadid在格拉斯哥河边上建的那个交通博物馆上了,你看——

Transport-Museum-Glasgow-Zaha-Hadid20

那天我和小巴暴走累了,坐游览巴士绕全城转悠的时候,第一次来到河边看到这个著名的建筑,游览车上的介绍说,Zaha的这个建筑创意是取自后面两江(Clyde和Kelvin)相汇引起的波~澜~。

医学生大Joy推着眼镜看半天,心想,哪里是波澜啊,这不是模仿心电图嘛?

==||

总之灯塔它爹,Mackintosh,在格拉斯哥的主导地位是不容动摇D。虽然格拉斯哥是知名的艺术中心,有全英国最老的美术学院——

IMG_7524

有达利这幅Christ of Saint John of the Cross的镇城之宝(我觉得会有很多人会单纯因为这幅画而来格拉斯哥吧,这是又一个真迹比复制品让人寻味无穷得多的例子,当然Kelvingrove博物馆为其特设的“小黑屋”,以及墙壁上无数监视探头也烘托了神秘气氛哈)——

christ-of-saint-john-of-the-cross

作为当代艺术的活跃之地,格拉斯哥也有(比较规矩的)拿得出手的涂鸦——

IMG_7467

IMG_7468

但这些都不能改变全格拉斯哥的文艺腔完全是以Mackintosh为中心的事实。走到哪里参观,不是有M的作品,就是有M的楼,或者是以M命名的楼⋯⋯

可惜我对设计和建筑都不怎么开窍,所以只能走马观花,装装样子,比如在灯塔里,俺也就仰头眯缝着眼“想象”了一下上面几百节台阶之上的好风光,聂张照片,罢liao~我对建筑与设计都没有宗教迷恋,真上去,我可得找电梯=P

IMG_7485

但懒人也有懒人的艺术感悟,比如我俩当时真的就是去找电梯来着,然后在电梯里我就想起来很久以前就听说的一种歪理邪说:参观别人的家(或者是带别人参观自己的家),卫生间是最能反应这个家风格的地方。

我觉得这标准对艺术也适用:一个城市有没有文艺细胞,要看它的厕所标示(摄于电梯里)——

IMG_7471

咳,咳,多么的形象哈!哈哈哈哈

除了铺天盖地的Mackintosh,俺俩逛美术馆的计划倒并非一帆风顺。之前听说格拉斯哥是个独立展馆和画廊云集的地方——我发现现在的都市都喜欢标榜自己“文艺”,类似的评语我也曾在其他大城市的介绍上看见过,比如柏林是新艺术之都,布拉格文艺之乡,日内瓦遍地是画廊,浪荡SOHO里你都不知道谁是下一个培根,就连纽卡斯尔也是承托着北英格兰蒸蒸日上地美术音乐事业——欧洲转一圈之后我觉得吧,其实,真的就扒梨文艺,深入骨髓的明骚,那是不能比D!⋯⋯

回到格拉斯哥,我们第一天转的几个美术馆都关门或近似关门,比如下面这个当代艺术中心,除了在闷热的玻璃顶大厅里喝茶的,就没别的了:

IMG_7530

楼上的展馆不开门,楼下的展馆在布展。

俺在门口拍的这张百无聊赖的小巴同学算是那楼里当时最艺术的一件事了==||——

IMG_7534

其他的美术馆:关门。

IMG_7535

还是关门。

IMG_7599

所以你可以想象,当俺终于在GoMA(Gallery of Modern Art)看到展览的时候是多么的雀跃呀~

IMG_7733

当然,格拉斯哥的三大美术馆(GoMA,Hunterian,Kelvingrove)还是很满足了俺的欲望D,下面一一说来。先说这个据说是伦敦之外最为火爆的Kelvingrove美术馆和博物馆。

之所以叫“美术馆和博物馆”是因为这个展馆左右分成了两部分:“艺术”和“生活”。艺术那块都是收集的油画啦雕塑啦,生活那部分则是从设计到服装到动物模型神马都有。

这个美术馆当然是以前面提到的那个达利的作品出名,但其标志性图像是下面这个——

IMG_7676

一组悬挂在半空中表情各异的脸谱。来个近景:

IMG_7679

可想而知,看到这组雕塑最为兴奋的是小巴,他马上指着自己的大脑壳说:

看见没?这是艺术!!

IMG_7683

小巴同学深情地望着自己的秃头兄弟们,恩,果然很有融入效果——

IMG_7690

其实在此前一天我们在大街上看见的一系列画在人行道两旁竹子上的涂鸦,我就怀疑是模仿这组雕塑的街头版:

IMG_7763

IMG_7538

我也决定加入艺术的队伍——

IMG_7539

IMG_7540

IMG_7541

很像吧!?啊哈哈哈哈哈⋯⋯未完待续哦!

IMG_7691

归途列车

前天坐火车回到纽卡斯尔,在归途列车上看了《Last Train Home归途列车》

lasttrainhome

这是我最近一年来看过最好的纪录片电影了,记录外地打工的一家人连续几年春节回家的事情。

春运是全球最大的迁徙活动。虽然我从来没经历过春运,小巴可是经历过,他说90年代的时候不知道中国有“春运”这么回事,傻乐吧唧的买了春节前的火车票出去玩,结果人挤人的不仅上车难,而且根本下不了车,到站了,还是站台上的“解放军叔叔”发现正在人海中拼力往外游的小巴,几个解放军叔叔一边向歪国友人表示不要着急,一边立马把自己的裤腰带都纷纷解下来,一头圈成套,另一头串成一个长皮带绳,然后向西部牛仔一样把套那段甩向小巴。

之后解放军叔叔齐心协力冒着掉裤子的风险把小巴往门口拽,一边拽一边还给小巴打气说不~要~放~弃~~在皮带的拖拽下,小巴爬过了众人的脑袋肩膀磕碰了无数箱子行李之后这才从人海中成功扑腾下车的。爬到了站台当时小巴觉得解放军叔叔就是最可爱的人呐!

以后小巴同学再不敢做国内的火车了,以至于10多年后我计划坐和谐号去天津出差,小巴都瞪圆了眼睛问我:“阿油烁??”

可见春运给人的印象是一辈子的。回到《归途列车》这部电影,这部电影不仅仅是讲春运的辛苦,或者说春运其实并非是其主题,而是透过春运这一件事反应中国农民工面临的各种生活压力。电影本身是跟踪一个长期分居两地的五口之家:外出打工夫妇俩,一对留守儿童和奶奶,地道的四川农村家庭,不善表达,像影片里的爸爸说的,“有很多事情想得到也说不出来”。整个影片里也有多处的沉默,像是国画里的留白。

影片很真实,真实的东西总是看似简单,琢磨起来却有无尽层次。明年我打算在班上放给学生看。只可惜我的学生里基本都是英国学生,其实这样反应中国现实的电影最应该让中国的学生看

一个月前有个中国硕士生找我谈他的论文——并非我的学生,而是他的对中国一无所知的老师觉得他的论文题不对头,让他找我聊聊——对于我来说,这是分外的事情,属于帮同事忙,而这个学生也是为了应付老师要求,所以笔纸都没带,双手插着兜就进来了,果然只是为了和我“聊聊”。

聊了几句我就明白了他老师的担心,也明白了这个学生为什么自己觉得自己论文已经挺有把握的——

他是土生土长的上海男孩,想做关于农民工的课题,虽然调研还没有开始——听我建议说暑期应该回国做调研他还有点失望——但基本论点已经有了,即农民工和上海市民的冲突在于农民工和城市人争抢资源。

他说:“春节这些民工都回家了,我和我的朋友走在路上才觉得畅快,感觉他们终于把我们的上海还给我们了。”

他又说:“他们为什么要来城市?城市之所以好是因为资源集中,但城市资源也有限,他们都从农村来抢,那城市怎么办?他们就应该留在农村,不要来城市。上海的房价都是被他们炒高的,物价也是被他们炒的,环境也不好了⋯⋯”

我说:我不知道上海的情况,但我知道北京没有这些农民工基本就瘫痪了,你觉得上海没有这些民工,上海这个城市就算有再多的资源,它还能正常运转么?

男孩一愣,看起来长了二十四五岁,他似乎从来没有这样想过问题。他唯一想问题的方法就是谁动了他的奶酪。

当然,更让人觉得讽刺地是,他是在英国大学里愤愤不平于这些“民工”(对的,在很多人眼里“农民工”这种全称是大可不必的)跟他抢资源,他和那些巴不得赶他和其他留学生交完学费马上滚蛋一天都不要多呆的英国极右势力有什么不同呢?他不也是可以被划做那些哄抬英国房价、哄抢名牌、争夺工作机会、增大医疗负担,和当地人“抢夺资源”的外来移民么?每年节假日拖着包裹赶赴机场,就算您是拉着Rimowa但排着长队进出关规规矩矩地按手印,和被各种暂住证牵制的“民工”又有什么区别?哦,是有区别的,因为学生还不直接创造财富,其实对社会贡献还远不比民工。

回到这部电影上,之所以说这种国际大奖的片子更应该让中国人,尤其是中国年轻人看,是因为我很早以前以为国人很少对社会不平等发言是麻木了,后来逐渐发现不是麻木了,而是有一部分人吃到甜头了,所以希望一直这样不平等下去,现在发现甜头吃多了,也可能吃出妄想症来。中国人在国际上被排挤的时候其实应该想想,中国人在自己的国家又是如何被排挤与排挤别人的。

搬家喽

咱这么节能(AKA懒惰)的一个人,一般情况下能少做功就少做功,不过博客大巴的审查越来越让人崩溃,而且又在一年(?)以前加设了一个非得注册才能留言的规矩,所以大Joy俺就觉得好像得搬家了。但即便这么着,也拖啊拖啊——不过考虑到过去一年俺好像一直忙着在现实世界里搬家,还是可以原谅的哈,哈哈

前天@CindySSS 同学对俺的博客表示抓狂,俺觉得俺不能再懒了,再懒,回头一上班,就圣诞节见了。

所以,俺就搬家了!恩哼。

俺顺便发现giantjoy.com已经被注了,卖2000多刀呢。

侃村的一个诱惑是离浪荡太近了,所以昨天一不留神,早上8点多起来晃悠了一下,10点来钟俺和小巴又坐上了去浪荡的火车,嘿嘿嘿嘿⋯⋯

我和小巴是不可救药的OCD,其实上周挑皮包的时候才扫荡过一遍浪荡和各主要书店的,但之所以又这么迫不及待,最主要原因是1)Judd Books上次没去成,一想起来可能还有好几本折扣牛书躺在那家书店里,大Joy我就挠心啊;2)上次想去韩国小馆吃饭的,结果韩国小馆开门晚,俺俩饿不亟待地只能转战另一家很劲儿劲儿的高级韩国馆子饕餮了,虽然那馆子做的实在很不错,但是俺俩农民就是很思念韩国小馆儿那简单又便宜的石锅拌饭,再配上冰冰凉的可乐~挠心啊挠心!3)小巴同学当时积极给大Joy挑书包,没有在Foyles书店逛爽,回家挠心啊挠心——

所以我们又来了。

得亏是又来了,不然错过多少东西呢——


以上是两张涂鸦照片,其实在街头本也是这么上下拼接的。 这么大的涂鸦,Banksy的手笔么?不会。Banksy不会画这么“中规中矩”的涂鸦。

看女王上面的那一行字:Life is beautiful – Mr. Brainwash的手笔也~~~

不过下午我在covent garden发现,这两幅涂鸦确实是混在banksy的画里卖的,呵呵。Mr Brainwash就是那个给Banksy拍纪录片,反被Banksy逆向纪录了一把的同学。后来比较轰动的事情就是给麦当娜设计CD封面了。

虽然在看Exit through the Gift Shop时,我觉得每时每刻Mr Brainwash都是一个突出Banksy mind-blowing brilliance的一个反衬,让我觉得以后记得一定不要和天才站在一起,但第一次看到Mr Brainwash作品,人生诸多checkboxes又可以多勾一个。

——————————-

书店是一定要逛的,没想到昨天还是买了很多书,哎~

其中在Foyles买了一本小说,书是用塑料膜包着的,在门口交了钱,出了Foyles俺就站在墙根着急把包装打开。

小巴说:别现在打开啊,不然在书包里会被折页的,回家再打开。

大Joy说:不行,万一有个错页、印刷穿行什么的,我找谁退还去呀?

别说这塑料包得还挺严实,我扯了半天才突然“咵—”,打开了,信手一番,跟小巴说:你瞧瞧,你瞧瞧,我说得检查吧!

而且你看你看,串页都串成这样了——

哈哈,小巴崩溃了。这是小说KAPOW!或者按书脊上的书写方式,是KAP+W!

据说这是一本关于最近阿拉伯春天的小说,作者Thirlwell写了半天革命还不过瘾,打算把读者的阅读体验一起革命了!因此有了这么让人晕眩的排版。是否真的革命阅读要等我看了再说,只能说目前看来这本书得找比较空旷的地方看,因为您得原地打转着阅读。

—————————————————

浪荡和扒梨。哎!不得不说,离开扒梨之后,已经无意中发现有两个画展是俺们早在扒梨看过的,然后又来浪荡展出。看来扒梨还是有扒梨的优势。

但有个展览扒梨就没有吧,呵呵,国家肖像美术馆每年的BP肖像比赛展。

这个展览有一搭无一搭地,似乎每年都去看了,每年都能发现点新东西,所以今年既然没事到浪荡溜达,就去呗。

不过我一直觉得特别奇怪,你说BP公司按理说财力雄厚,而且比赛都赞助了,为什么每年随展出版的入选作品册子都那么那么小呢?????!!!!!这些作品在小册子里看一点都不好看,所以各位在浪荡的不要被小册子迷惑,一定要去看真实作品。

咱每年看上的作品好像评委都看不上,连个明信片都没有=(。今年只有这幅日本面馆的肖像画还有个明信片——

俺喜欢这几幅,回家琢磨了咱和评委的差距,是因为咱是社会学家嘛,哈哈

  

—————————————————————

走累了,在咖啡馆伸个懒腰,进行俺们最喜欢的娱乐项目:看人

啊,浪荡,浪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