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玩且玩–马德里速记

又是一个月,基本都在路上。七月份是会议季,尤其两年多没机会见的朋友,赶紧。所以这个月目前好像在家只呆了三天,嘎嘎。但现在这个世道,必须“得玩且玩”。比如去马德里开年会,必须带上Cees Nooteboom写的北西班牙朝圣路的闲书-是不是和我的行头还挺配的?哈哈

其实那天在机场还跟小巴吐槽:感觉真的好久没有说能没有被打断一口气翻完一本闲书了——这还真不是自己不查邮件不翻手机就可以解决的,因为绝大部分时候是“不得不”随时查邮件,然后就不断被因为系里、科研中心、自己学生或者手头三个研究项目的各种所打断——我期待着9月份前任院长接任我的系主任职位,那咱小生活幸福指数绝对飙升啊。不过等不及9月份,7月份是我的“黄金月”,因为学校的事刚完结,连学校财务都是7月底结账,外加其他人开始陆续休年假,所以,邮箱上挂起“开会月,回信必有延误”的自动回复,开启无干扰模式~

过去一学年有至少三四十本一直想看的闲书,每天看着都挠墙,不过过去这二十多天发觉吧,如果集中精力,大Joy看书其实很快哒!手里那本Nooteboom那本从Camino de Santiago说开去的书从安检到下飞机就翻完了。与此同时在Conqueror virtual challenge上我确实在跑Camino de Santiago这条路,顺便以“学习”的名义看了好几本关于西班牙和西班牙美术的书。几年前去巴塞罗纳已经写过好多关于毕加索、米罗、高迪等等的了,这次主要想在会议只外抽空专攻El Greco和哥雅。

右角Hooper对其80年代的“名著”《西班牙人》的新增版《新西班牙人》真的非常值得一看。这是我看过的关于西班牙漫长又复杂历史的最通俗、调理清晰外加有个人社会洞见的一本书。记得翻这本书的时候我时不时觉得,西班牙和中国真的有很多相似之处。当然,最有讽刺意义的一个相似之处是,作者说西班牙是欧洲大家最熟悉的陌生国度——大部分欧洲人都来西班牙度假,但每次来都直飞那几个海滩,其实对西班牙一点都不了解也一点也没有兴趣了解。其实世界对中国又何尝不是呢。

西班牙人也是家族意识浓重。这次我发觉西班牙人比中国人的家庭意识还更胜一筹,为啥?因为这回见一个西班牙外交部智库的朋友,他说他老家在西班牙南部,我说,‘哦,那你们家每年是不是要聚会?’他一愣,以为听错了我说的话,问,‘聚?你指怎么个聚?’我说就是家里人都见一见吃个饭啊什么的呀,他眼睛瞪的更圆了,跟我说:‘哪里是每年聚,我每个月都回家好哇?’ 这回轮到我瞪大眼睛问:“你每月都和老婆回你老家(大概三个多小时火车)?”他说,“是啊,家这么近不应该每月都回嘛?” 服了。

西班牙还有一件事让我挺佩服,就是我们在的那个周末恰好赶上他们因为之前Nato开会而延迟了的一年一度同性恋大游行(我们的年会也是因为Nato的会而延迟哈)——然后我才了解到,原来马德里的同性恋游行是每年全世界最大的,远远超过三藩市之类的。——作为一个过去五六百年都是天主教主宰的社会,直到现今几乎都可以说”天主教“即”国民性“,居然能对同性恋与同性恋婚姻有如此宽宏的态度,真真应该让很多国家自愧不如。

但这次马德里之行最为开眼界的是——马德里真的是全欧洲最被低估的艺术之都:

马德里在我心里有个结儿:大一/大二那年我第一次和麻麻来马德里,那会儿基本还没有“自由行”这个概念,然后那年恰好我读完美术史,正是特别知道分子的样子,然后旅行团的导游品味很特别,在普拉多美术馆花了很长很长的时间特别激动地跟我们讲Velázquez的The Crucified Christ (好吧,脚上两枚钉子确实不一样——so?!),然后就哄我们赶紧上车赶行程,所以很多名画都是在“逃离”普拉多的过程中勉强扯着脖子看了一眼,所以这回我们在马德里前后各自费多呆了一天,一定要把普拉多看过瘾。

结果呢,结果我们马不停蹄地把想看的重点美术馆都看了一遍,普拉多已经不算是重点了(虽然还是世界美术馆里的精华),Thyssen-Bornemisza National Museum和现代美术馆也不是最让人乍舌的,最让人乍舌的是,马德里真的有好多好多好多好多美术馆,公立的私立的,我的天呀,我觉得至少需要再多呆一个礼拜才能马马虎虎把他们看完。

西班牙不是很穷么?怎么有那么多巨富收藏家?啧啧啧,”不愧“是一个贫富差距很大的国家。

当然,富人也有“卖不起”的时候,比如在上面这个museo cerralbo的私人收藏,大Joy在被一楼的财富差点晃瞎眼之际,在二楼一眼看到右上角这个丢勒的复制品——心里忽然有一种咸鱼翻身版的扭曲欢乐:原作在伦敦,哼,我们常常见的。 哈哈哈哈……每次逛私人收藏,我都特别能理解“仇富”是种什么心理,嗯嗯。

在马德里逛美术馆“惊喜”也很多,比如在普拉多转身看见丢勒的自画像,在现代美术馆大步流星去拜见Guernica的路上偶然看见达利的Young Woman at a Window,比如在Thyssen-Bornemisza National Museum偶遇Sheeler的蓝色版帆船(这是几年前在纽约看到的他的帆船系列之后一直想看的)……此处略去大概七八千字,太多惊喜,实在没时间一一细数。

但让我最醍醐灌顶的是在Thyssen-Bornemisza National Museum看到Nolde下面这幅桥,我觉得这是我第一次算“真的”明白了什么叫表现主义。那天跟我麻麻聊天时说,其实有时候逛美术馆最大的好处就是,在对的心境下撞到“对”的画,你会一下对一些书上讲的道理忽然有了更深的理解。即便是再小的一个点,也有一种醍醐灌地/豁然开朗的快感。

回英国在亚马逊上就订了两本关于Nolde的书。我以后再也不说表现主义坏话了。嗯。

Thyssen-Bornemisza National Museum人真的很少,又是马德里三大美术馆里最被低估的。这幅Hopper著名的孤独确实好孤独,然后我跟小巴说,得,那我陪她坐会儿,哈哈

美术馆工作人员才不管我,因为这个小哥在我们看展览期间一直都在捧着一本美术书看,是不是有点可爱?——

当然,除了看艺术,咱自己也搞了一些艺术行为。比如?

比如那天在市中心吃冰棍儿,要了这个艺术的雕塑冰棍儿

都看清楚了哈?

然后我跟小巴说,你知道怎么把这个男性雕塑变成希腊艺术哇?

小巴说,不知。

大Joy康吃一口——

秒变古希腊雕塑吧?呀哈哈哈哈~

马德里可看可学的真的好多好多,所以前后各多呆一天完全完全不够,必须要有“得玩且玩”的精神。比如大早上和大晚上,会议前和会议后,这都是可以利用的时间呀!——尤其马德里好热,早上出门还凉快,而且马德里夜生活又很丰富。

先说个早上的:那天一大早,我俩爬起来第一件事就跑去城另一边的哥雅墓去了——

里面不让照相。简单的说,哥雅生前画了这个小教堂的穹顶(确实是很小的教堂),他去世后,遗体从法国运回来,西班牙人为了纪念他就把这个小庙改为专门给他做墓穴——里面现在除了穹顶上他的画,就是基督像前他的墓碑。然后当地人在这个教堂旁边新建了一个“镜像”教堂,用来延续原教堂的礼拜功能。

哥雅墓确实离城里的繁华稍微有点远,不过我还是有点小惊讶居然除了我俩周边一个人都没有(当然也可能是因为我们去的早)。但这是我见过的一个画家能享受的最奢侈的墓地了——整个墓地/教堂就是“哥雅神社”。拉斐尔啊,你在罗马先人祠的墓虽然也够豪华,但是毕竟没有哥雅的“神”气,有诗意。

教堂里不可以照相。我俩在里面静静的坐了一阵。我当时忽然想起且理解十一年前在巴黎看到的那个在萨特墓碑前播放着小曲长坐不走的女粉丝的心情——早知道这可以和哥雅“独处”,我就带上面包和水坐个大半天会更过瘾(凭借哥雅作品的社会与政治背景,这种冥思能出多少东西呢),不过呢,咳咳,精神食粮归精神食粮,当时我们还没有吃早饭,晃悠了15分钟,哎,找牛角面包去了。

从哥雅墓出来,不远是另一个墓——马德里的(仿)埃及墓

这是利用早上。晚上也可以利用呀!会议场所是靠近机场的会议中心,跟小巴约好晚上开完会去酒店和会场之间的一个小餐馆——为啥呢?因为旁边就是柏林墙——真的柏林墙,柏林墙倒塌那一年,有法西斯历史的西班牙人出钱买了三块柏林墙放在马德里做纪念——

对了,马德里很多美术馆或者美术馆重点画作附近都不许拍照,所以很多眼福没有办法在这里分享,但是呢,马德里的餐馆随便拍啊,而且每个好的tapas基本都是一个(餐饮)艺术馆——

西班牙Tapas吃了很多年,海鲜饭吃了很多年,但大多都是在西班牙境外吃的,大部分都很精致。BBC有个Rick Stein的西班牙美食纪录片(https://www.bbc.co.uk/programmes/b012m958),学习了才明白,西班牙餐的精髓和意大利餐差不多——都是“穷人饭”。很多油、很爱油炸,很多蒜,很爱用sherry酒醋(和意大利醋很不一样,值得厨房里常备),很新鲜,很多非洲和中东佐料就对了。而且tapas精在料上,糙在卖相上。这回有意挑选了几个当地人推荐的tapas,好不一样。吃了好多八抓鱼,吃了好多炸物(作为一枚华人我都觉得确实好油),吃了好多iberico熏肉,还有冷西红柿汤~……幸糊哎!

会议餐?会议餐依旧特别反人类。而且真的很宰人。😮‍💨!

除了看和吃,还有塞万提斯呐。话说西班牙是个很“视觉文化”的国家,对他们的文学家的遗产保护远没有对画家的保护程度高,目前马德里美术馆区旁边的“文人区”有点像伦敦的soho,但是好多遗址还属于正在争取保护权中。

这次我们也去看了塞万提斯的墓(左上和右下角),这个墓之前和我麻麻来的时候没有去过,为啥?因为那时候还没有被发现!这个墓好像是2015年左右才第一次被发现的。

虽然尚待开发,但马德里的这个“soho”即便还不够嬉皮也已经够调皮了:

马德里之行差不多就这样。得玩且玩,很开心。

顺便说一下,那天我们抵达马德里机场之后,我第一反应是——马德里机场好像北京机场啊!

不仅是因为机场内部设计有点像,而且“气味”也特别像——不是指炒菜味哈,而是那种夏天室外热气和室内空调胶着在一起的特有的味道。那两天好热,35度左右,我们哪里知道之后回到英国会有40度的高温。

那天抵达机场之后出门每每吃了一顿大餐,回到旅馆才发现呦,俺们英国“政变”啦,我们前脚走包胖子后脚就被碾下台啦?早知道我们有这魔力,我们就早几天离开英国了,哈哈哈哈。但我们哪里知道后面后继者竞争更让人来气。😮‍💨

离开马德里之前,我们偶然在商店里看到一个叫Moreno的雕塑家的系列从堂吉柯德引发的作品,买了下面这个,因为我觉得吧,在现在的政治和高教环境里,我情愿别人认为我是个堂吉柯德式的学者,买个小塑像回家自勉:

德国行-3 生日!

哈皮啵呔兔米~哈皮啵呔兔米~!

哈哈,在汉堡的周末重头戏当然是大Joy生日啦!而大Joy生日当然是要去美术馆的啦!但在去美术馆的路上先拐个弯,去一家名为巴黎咖灰的小馆吃早饭。听说这里很牛的,进去一看,吓,这可赛过了我知道的所有的巴黎咖灰馆。吃个早饭也需要这么金碧辉煌嘛~

前厅金碧辉煌,后厨也是名不虚传,不论煎蛋烤肠还是酸奶牛角,都好好吃。等我们走到Kunsthalle Hamburg看到拿破仑的时候,我们特别感同身受:没错,吃撑了就是会下意识做这个动作——

嘎嘎嘎嘎,Kunsthalle Hamburg真的是被低估的美术馆,如果只是不包括当代画作的常年展好好看下来至少值得花四五个小时。

虽然我们原本是来看Wanderer above the Sea of Fog(下图左上)的吧,但这个美术馆16-17世纪的藏品也很有惊喜,更不要提确实是看Caspar David Friedrich的好地方,我不记得我一气儿看过他辣么多作品,果然是到了德国了,而且我发现原来 Wanderer above the Sea of Fog还是他早期的创作。

每次我们去美术馆都要评出当日最佳,小巴说那天他最喜欢的是Friedrich画的冰川(the sea of ice)。我最喜欢的则是上面右下角这个啤酒和面包啦!17世纪德国画家Johann Georg Hinz画的,和17世纪荷兰画派混在一起。是汉堡当地当年小有名气的画家。为啥这个最佳——你不觉得这个静物特别穿越时空的现代哇?当然,静物基本都很穿越而且比较容易显得‘现代’(不信你就搜搜Adriaen Coorte的作品看),但那天我看到这幅画觉得又惊讶又有点滑稽的是:我真没有想到17世纪的啤酒和现在英国pub里卖的几乎一样哎!啊哈哈哈哈~尤其和荷兰画派在一个屋子里,你想啊,17世纪荷兰,那酒杯,那酒杯都是这样矫情的(左边是大Joy专用酒杯,右边还是大Joy专用酒杯,啊哈哈哈,假装和伦勃朗同时代)~

就算是酒馆喝啤酒的场面,一般也是以大肚酒壶为主,所以忽然看见同时代有个画家给啤酒(和啤酒杯)画了这么一副朴素的肖像,当然眼前一亮。我感觉哪天我有必要从sainsbury买来啤酒和muffin,如此构图拍张照片

画家对一杯啤酒关注以这么大的注意力让我想起前一阵听到的一个专门给苹果拍肖像的摄影师(https://www.instagram.com/pomme_queen/?hl=en)。那个摄影师说他决定给苹果做肖像的原因是他感觉别看有关苹果的图像很多,但苹果其实总是在做各种客串,没有人好好注意过苹果,尤其苹果是个天然多变的物种(苹果的基因组数量基本是人类的两倍多哈),种下一枚种子长出一万种可能,每个苹果和每个苹果都不一样。

每杯(啤)酒和每杯(啤)酒也是不一样哒!当然我不建议大家去尝试啤酒,嘎嘎。而且尤其不建议大家去尝试德国的啤酒——这是个特别滑稽的文化差异:英国很多小众啤酒品牌(micro-brew),每家和每家都不一样,而且就是要不一样嘛!德国的啤酒品牌也很多,但德国人就是很严谨,不信你试试,德国的micro-brew喝起来都差不多!至少一个区域里的都感觉差不多,感觉就是私人订制也是标准化。这大概是和micro-brew的兴起原因不同有关,因为我听说之所以德国micro-brew盛行是因为历史上德国村落间争斗很明显,A村人是不会踏入B村人酒吧半步的,所以虽然大家在口感的追求上是一致的,那也只好自己酿自己喝。

德国人在喝上一直让我搞不太懂。包括德国的咖啡,也是很奇怪的一种存在——我知道有二战必要掺假的历史,但依然有点奇怪。德国的葡萄酒呢,很好喝,但总感觉偏甜……但是这次汉堡行之后,我认为最棒的鸡尾酒酒吧就在德国了!

嗯呐!

汉堡有个叫波西米亚的酒吧,藏在老城和葡萄牙区之间的一个餐饮街上。这个酒吧的鸡尾酒都特别好玩。比如生日那天我点的“米开朗琪罗”,就是用糯米纸、食物颜料,还有金酒做底的鸡尾酒“涮笔筒”搭配的一出戏——

怎么个玩法呢?用颜料在纸上作画,想换颜色的时候在涮笔筒里洗笔(同时改变鸡尾酒的味道),然后如何你和大多数艺术家一样,苦恼自己没有灵感只会涂鸦的话,可以一口把烂做吞进肚子里。

你说我画些啥呢?

哈哈哈哈,食物颜料还是有点难着色的。他家不止这一个鸡尾酒这样哦,而是有大概7-8种这种戏精鸡尾酒。好玩!好玩!好玩!

光顾着玩,忘了说了,在美术馆我们不仅遇到了和我们一样明显吃撑到了的拿破仑,而且大Joy巧遇其inner monkey

我觉得今年的生日肖像就这两张了。嘎嘎。

不过生日惊喜还没有结束。让人感觉特别运气的是,那两天正好乐高在德国开始发行The Muppet Show的minifigures。盲袋一共12款呢,你说这得败家到什么时候?数了数我俩想收集的是Animal,Swedish Chef,Janice,Fuzzie。。。当然最最想收集的是Kermit和Miss Piggy啦!

然后生日那天正好路过乐高店,进店正好赶上上Muppet Show的货。我俩买了四个——哇结果一下子就买到了Kermit和Miss Piggy(以及Rowlf the DogX2,· >.<!!)

开始我们还没有觉得很运气,直到第二天,闲来无事说哎再去乐高店买个minifigure试试哦——结果发现所有的The Muppet Show的乐高一天之内都卖空啦!第三天回到英国,出门买菜的时候顺便去店里问,侃村儿几个卖乐高的地方也都一天销清!——我估计乐高都没有想到吧!哈哈。(不过网上有捷径啦。如果只是想攒齐所有的人物,直接网上订购就好啦。)

前一篇说汉堡好多好吃的,确实是,但其实也没有感觉特别需要加注的——都比英国好吃好吃好吃。但有一个我需要吐槽一下,就是汉堡特别著名的鱼三明治。旅游书上呀网上呀都说这就是汉堡版本的费城龙虾卷——费城龙虾卷?!美味啊!就是偷工减料酱料多于原料的地摊货也是美味啊!大Joy当时眼睛就一亮。而且都说这个鱼三明治一定要在历史悠久的周日海鲜市场上吃才好——新鲜呀!大Joy当时就拿小本记下了。

正好周日的飞机,去机场之前拉着小巴不远万里徒步走到海鲜市场——真的感觉是不远万里,因为那天还恰好赶上汉堡市铁人三项,各种封路和绕弯,但,海鲜市场我来啦!

特别逗,当时微信发给我妈看,亲妈第一反应是:人群!而且居然都不戴口罩!亲妈第二反应是局部放大左侧粉衣服身后的那个人发回给我,说,整个视野里就一个戴口罩的居然还戴得那么不标准!哈哈哈哈哈……

回到鱼三明治上——真的是新鲜的鱼哎!我和小巴看的目瞪口呆,基本就是一个圆面包,切两半,中间塞上herring之类的看起来半生不熟的鱼,齐活!不是说像龙虾卷吗???为什么有一种生吞活鱼的感觉。所以我们左看看右看看,外加亲妈说别瞎嘚瑟小命儿要紧,我俩也就犯怂了,只点了一盒炸鱼块吃——好吃,但抹不去我心里的失落——书上承诺的汉堡版龙虾卷呢?!龙虾卷呢?!龙虾卷呢?!

这个鱼市之所以有名是因为除了卖鱼,也是个偌大的自由市场,和从早上5点就开始的音乐迪厅——很多人基本是从周六晚上泡吧开始,一直玩儿到周日在鱼市开市时各种音乐表演中收场回家。真正的热闹基本十点前就结束了,所以等俺两个放弃啥也不能放弃睡眠的家伙溜达到鱼市,都已经快结尾了,鱼市拍卖手工了,龙虾卷也没有找到,唯一让人激动的是哇,这个市场卖瓜果蔬菜可真是有一招——

可惜/幸好英国脱欧了,不然真的很有拎一篮子瓜果蔬菜回家的冲动。好啦,鱼市虽然没有吃到过瘾的海鲜,但至少过了一下蔬菜的眼瘾,假期圆满结束,回家喽。

上天入地的一个月

一个多月没写博客了哈。今年的年假真没白休,之后的这几个礼拜上天入地,感觉最能体现过去几周的照片就是上面这张啦!因为又很平常,但又因为各种无厘头而显得很“霸气”。

嘻嘻,这怎么解释呢?首先,龙虾海蟹这些海物吧对于一个岛国按理说应该没啥,但是呢,英国的龙虾基本都是戛纳大进口的。而自新冠以来,戛纳大龙虾在英国基本就属于缺货状态,所以两个月前我们在超市发现最后两只戛纳大龙虾那还是十分异常激动的。 而冬瓜更是啦!冬瓜汆丸子,哇好久没吃了,而且好久没回国了,馋死我了。对于要买新鲜蔬菜要去40分钟火车远的地方的大Joy来说,终于找到一家快速靠谱的网店速递冬瓜,简直是对生活品质翻天覆地的改善哎!——嗯,谁能想一个冬瓜汆丸子对幸福指数有这么高的影响力呢。

同理,谁能想到一个课表,能把一个学院,啊不,是整个一个大学的老师折腾得四脚朝天呢?

嗯呐,我们大学电子排课系统不知道为啥出毛病了,又赶上大学校内机构重组,很多后勤老师被重新掉配,外加开学前一周忽然上面决定需要允许学生远程参与课堂——根本就是完美风暴,一直到上一周,也就是开学第四周,我们的课表被系统抽风似的大更换了两三次才算尘埃落定!!!这期间系统“悄悄”更新,使得学生走错教室或者老师看错时间的事情好多呀!然后老师们的工作量一下子成倍的增长呀,因为一边要搞清楚自己什么时间应该出现在什么地方,一边要协调学生外加处理各种学生投诉啦抱怨啦以及群体焦虑。

最经典的是开学第二周的某天早上8点10分,大Joy晃悠到书桌前,跟小巴说我先回封学生邮件,十分钟以后就下楼吃早饭。。。嗯,然后一边回邮件,邮箱一边不停地跳出新邮件,然后等我从椅子上站起来的时候,已经中午十二点了!!!

>.<!

那感觉就是仿佛大学这部机器里后台被小黄人们捣了鬼,完全就是在耍老师们玩

按理说这排课表又不是老师的事情,我们也没啥责任,但在大学里教书的估计都能体会,如果几百来号学生集体迷茫,那还是相当让人焦虑的。反正那两周我是被课表折腾得没咋睡好觉,趴去学校的唯一兴奋点是——发现了一只巨像胡椒盐儿的猫:

有没有神相似?可惜小胡的猫是“胡椒”色,而这只猫是黑白范儿。

上上上周六再去学校加班做招生演讲,顺便听说我们系还算在课表风波里维持的比较有秩序的,外系有老师干脆在楼道里崩溃大哭或者直接晕倒在地的。同事们纷纷burnout。

本来上上上周日还要加班的,但后来想了想,算了,邮件总是回不完的,而且不带随便把自己当凤凰的哈哈哈,涅槃之后未必重生,还是避免burnout的好。所以周日毅然决然地跑去伦敦看展览去了——

其实疫情之前就说要去看扩建之后的Wallace Collection的,结果又耽搁了两年。但这回去尤其开心,尤其是从日常学校管理琐事中解放出来,啊,看见Frans Hals,让我想起Haarlem,好地方呀好地方。

嗯,看上面左下角我俩这照片,有没有一种暗室里也要自拍的倔强?哈哈哈

周日一大早去看展览的好处是,周日大家都喜欢睡懒觉,所以美术馆里的人不是很多。但我们没有算计到的是——成人大概周日早上睡懒觉,但是小孩子不会呀!让我有点惊讶的是,Wallace Collection庭院中央的咖啡馆居然被一个四岁小崽子的生日会给包出去了!

暴殄天物啊!!!!!

真的,尤其那个庭院是玻璃屋顶,360度无死角天然回音壁,然后你放一群学龄前儿童以及生日小主家里请来的专业爬梯主持在里面……

幸好展室的门还算隔音,但一出展室,脑仁儿飞迸。而且才四岁的小孩啊?有必要来这么文雅的地方过生日嘛?!而且美术馆现在缺资金到这么没有底线了哇?——那一刻大Joy心里莫名有一种“仇富”心理哈哈哈哈。咖啡馆的服务员跑到每个参观者面前小声说:“抱歉抱歉,合同说他们只能闹一个小时,一个小时就结束了,大家忍耐一下。”

我看站在旁边20多个打扮的漂漂亮亮又掩饰不住睡眼惺忪的家长,忽然又莫名觉得当富家子弟的家长也蛮辛苦的哈哈哈……

不管怎么说,一趟美术馆还是非常治愈的,我的心情就从下图的左边换成了右边

欢天喜地地回了侃村儿,满血复活地继续上班。大Joy第七个博士生毕业啦

上次见面时,她还没有写完论文的第一稿,我还在跟她急,这次见面,成博士啦!因为她学术写作一直是软肋,所以这一直是我比较担心的一个学生。结果那天答辩外审考官尤其提出这论文“文字功力相当好”,啊哈哈哈哈,看来本老师标准可能拿的有点高了,总之特别开心.

大家庆祝了一下,然后回到办公室里继续另一个博士生的指导。然后搭档的同事啊咻~~对着我这一大喷嚏。大家都顿时僵化。幸好大Joy办公室永远开着窗户。上上周五的事情。

学生纷纷感冒,上周三打喷嚏的同事据说“卧床不起”,然后大Joy也发骚了。周四边烧着边在线开会。会议主办人因为场次太多,把大Joy这场的时差算错了,让俺提早上线了两个小时,不过我还是窃喜自己原来自己不是最“晕菜”的那个=P

这个会和大Joy现在做的研究很相关,夹在四五个风险研究的我蛮佩服的学者中间发言,后面一个小时的讨论基本围绕大Joy的话题展开,心里小有一点得意,因为证明戳到点子上了嘛。

原本雄心壮志的打算周五去伦敦见朋友顺便去看个展览,但完全就趴在家里了。然后完美传染给小巴。今儿个那个打喷嚏的同事说他新冠阳性。>.<! 不过今天大Joy烧终于退了,小巴一直也没烧起来,我俩新冠依旧阴性。看来把我们打倒的,只是普通流感而已。但回想起来真惊险,疫苗还是相当管用滴!

虽然过去四五周过得有点浑浑噩噩颠三倒四,但年假之后和开学前之间还是小哈皮了一下,现在回想起来真是好英明:那天是我和小巴早上先去Tate Britain看Paula Rego回顾展

中午发现中国城边上一个巨好吃无比的(貌似是中国人开的)越南餐馆Viet Food – 没错,人家都在伦敦营业七八年了,我和小巴才发现(记得N年前我自黑过的伦敦辣么大的“M&M世界”商店只因为在我和小巴每次进城的既定路线的街角斜对面上而让我们很迟钝的很久以后才恍然发现新大陆哇?小巴说这不叫后知后觉,这叫delayed gratification。文科生就是会拽)。这家餐馆真的巨好吃,就连千篇一律的越南春卷都别有味道的样子。

吃个肚歪下午和楚楚及M大姐去看Royal Academy的Michael Armitage

看展览的那天哪里预料的到,上左图中的人物的心理完全就是俺其后几周的工作写照哇嘎嘎!

真正的霸王餐是在这个展览之后吃的,M大姐的朋友的朋友是Darjeeling Express的大厨Asma Khan, 英国名厨,因为新冠,预约好的座位取消,取消了再约,往复几次,我们终于吃上啦——

最左边是那天套餐的菜单。嗯,没错,大Joy就是从头一直吃到尾。哇噻,原来地道的印度菜是这个样子的,吃到目瞪口呆!尤其最右边上的这个酸奶式的甜点,看起来有点粗糙但是口感很精致。吃饭中,我们跟服务生问起了Asma Khan,没想到过了一会儿她自己从厨房出来跟我们聊天,意外收获哦🤩。因为M大姐正要开始博士学习,Khan跟我们聊起她国王学院读法学博士的往事,也是中年开始读博的,2012年博士毕业,很赞。但她经历里给我印象最深的一点是:她搬来英国之前完全不会做饭,后来因在英国找不到家乡的美食而发奋学习厨艺,现在是出入各类媒体的英国名厨。

嗯,简而言之,英国是可以饿出一代名厨的。各位刚刚搬来英国上学正在学习正在使用电饭锅的小朋友们,有没有很受启发?

最后放一张前一阵小农市场里买的干花,往家里一摆,顿时感觉秋天就到喽!

扭腰 – “威武”之旅

IMG_7860

瞧AC这身海军陆战队的行头,很威武吧?!嘎嘎~

这篇所谓的“威武”还不完全是指AC,首当其冲自然是指在纽约的各种吃啦!我是不是应该废话少说,简单粗暴地拉仇恨?哈哈哈

先说一个上一篇忘了提的,就是这次“文学之旅”还包括时代广场不远的Algonquin Hotel。

这里在20世纪20年代的时候,是Dorothy Parker等纽约文人几乎每天都聚在这家酒店大堂的一张圆桌一起吃午饭的地方——每天啊!(大Joy第一个想法是哇纽约的文人好有钱,好能吃!而且起得还不算太晚,哈哈)——后来这个每日聚餐活动在江湖上就获得‘Vicious Circle’的美名~现在那个以前吃饭的圆桌已经不在了,但是在酒店大堂在圆桌附近的位置放了一副描绘当年聚会的油画以示纪念。

610_algonquin_about

如果感兴趣,可以参见Wiki关于这个聚会和酒店的介绍,还有好多似乎应该如雷贯耳的文化名人,可惜大Joy不够有文化,只知道Parker(前排左一)!哈哈!但我爱学习呀!即便只知道Parker,我还是拽着小巴很追星地跑去了。

俺当时点的是据说Parker他们当年聚会“御用”的gin做的鸡尾酒——我就想说,英国人对于3点还是4点和啤酒都那么扭捏,真没见识,你瞧人家20世纪的米国文人,中午就直接上gin!当然据说海明威也常来这里,但走遍天下之后,我发现海明威才是真正的吃货,他“经常光顾”的馆子太多太多了,已经不足为奇了。

这件事情告诉我们一个什么道理呢?——虽然没有海明威的文笔,但是可以继承海明威的胃口啊!嗯。所以大Joy在扭腰最快ne~的事情就是每天吃吃吃~然后在北京清晨人最脆弱的时候,给被乐仔吵醒“饥急交迫”的喜洋洋发各种“猫宁~”请安微信。啊哈哈哈哈~

——原本也给我爸发的,但是我老爸多聪明啊,我不知道事实上他是怎样的流口水(尤其对于自己需要控制的煎炸类食品),但是仗着自己的厨艺经验,反正我爸的回应常常是特别理性的:这个看着不怎么新鲜,那个看着做过火候了……这个时候还是很显示粑粑情商的,因为有时我爸会委婉地评论一句“看着不怎么样,但是或许很好吃”,偶尔还很关心的来一句更让人崩溃的“你俩怎么不去好一点的馆子呀?” 亲爹也不带说话这么直接的,我觉得不论是对我的品味还是对我的摄影技术都是巨大打击啊!

 >.<!! 后来我就不给我粑粑发了。还是喜洋洋比较好玩,次次抓狂挠墙,隔空看着都特别下饭!啊哈哈哈哈~

好了,来汇报一下这次扭腰饕餮的感想:

首先是这个乌冬面馆——这个是那天下飞机在Strand书店刷刷刷刷到破产之后,饥肠辘辘地用google map一搜,在附近找的。完全随机,然后真的特别好吃~在纽约短暂几次,忍不住去了两次!

不是俺们“大不了颠儿”国民没见识,而是真的很好吃!——即便一个月前刚在东京吃了那么多拉面。这个小馆还很有意思,门口永远排着队,里面永远空着位。我开始还以为是经销手段,但后来发现可能跟后厨火力跟不上有关系,所以总要等个30-40分钟的样子,但是最后的结果还是很令人满意滴!

面条就不用说了,第一天晚上年轻的服务生还特别实在地跟我们提示说,餐馆“大份”和“小份”的价格是一样的,因为只是多加一份面条而已,而两个人分一个大份就该够了——哇!当即就给俺们省了十好几美金哎!这是怎样的服务生啊,完全要big tip的呀!

我们很开心的就要了一个大份,分。还点了两盘sushi,其中这个炸虾与蓝壳蟹的,真的非同凡响——

IMG_6532

话说我觉得作为一个长期生活于“炸软壳蟹”盛行的英国的家伙,我俩对这类sushi还有点发言权,口感和味道都真的很好!

第二次去的时候,我很立场分明地跟小巴说:“这次你点你的面,我点我的面哈!而且我要大份!!!”——嗯,吃上不要谈感情!

不是第一次没有吃饱,而是意犹未尽,所以离开纽约之前一定要吃到“青春无悔”!你说对吧?(才发现我就是这么抓住青春的尾巴的。。。哎,海明威在天有灵,他一定觉得大Joy好文艺。。。)

话说旅行的目的就是艳遇。而此行我们的另一个惊艳的偶遇是那天专门扫荡了一下纽约的两家Amazon实体书店——嗯,就是愤愤不平地去抗议一下网络寡头怎么挤兑传统书店的,顺便忍不住享受一下书店内跨国Prime折扣的……学术人的出息啊~节气啊~都瞬间被欢乐地discount掉了,哎——从两个书店出来,怀揣着各种背叛与自责的罪恶感,以及7折收获满满的欣喜的丝毫都不复杂的心情,已经是下午四点,还没有吃午饭的大Joy和小巴琢磨,应该去哪里吃lundinner咧?

有几类馆子是我们到北美每次必吃的:越南菜、韩国菜和墨西哥菜。因为这些都是英国做得特别匪夷所思,但北美特别诱人的。同理有几类馆子是我们到北美每次必不吃的:印度菜、英国菜。因为这些都是北美做得特别让人质疑人生,但英国做的特别”返璞归真”的。

那天google map到一个韩国烤肉馆Baekjeong,看评论还不错,去呗。

一进门,哇,满墙的名人照片——

IMG_7200

大Joy扫了一眼……一个也不认识。一水儿韩国人/亚裔,我猜大概是很多当今流行的韩国歌手和影视演员吧!总之很有名气的样子。下午4点这么尴尬的点,店里还是80%客满,也真够生意兴隆的!然后我又仔细看了一下网上介绍,貌似自称是纽约最好的韩国烤肉。

真不是盖的,是不是纽约最好的烤肉我不知道,但我和小巴都认为这是我俩自2012年在巴黎巴士底狱区巷子里吃的韩国烤肉以来最好吃的烤肉。

除了餐馆,Chelsea market好多好吃的——

上次没有机会去,这次去了好几次,哈哈,并且怨念地嘚啵说下次再来纽约不如定Chelsea market附近的。别的不说,至少有这样lobster roll+clam chowder的affordable breakfast人生也算很完整了吧?

(体重也非常完整,嗯哼~)

但其实在Chelsea market附近我们最惊喜的发现还不是market本身,而是旁边的这个星巴克烘培中心——

IMG_4759 copy

 

超大的大厅堂,除了一侧的咖啡豆烘培工厂,上下两层的咖啡厅,天顶上则是几根蜿蜒盘旋的输送咖啡豆的管道,虽然厅堂里挺热闹的,但还是能时不时听见脑袋顶上哗啦啦哗啦啦~本能反应地抬头,看见那些管道上闪烁着几个字“豆豆的交响曲”(a symphony of the beans),哇,没见过星巴克这么小文艺外加高精尖过。

这里还有很多特殊的咖啡饮品,比如Whiskey Barrel-Aged咖啡,就是用在曾经酿过威士忌的木桶里熏陶过的咖啡豆做出的咖啡,没有酒精,但是还真有那么点威士忌的味道哎~欲罢不能

在这里很舒坦地呆了三个早上,还写了俩conference talks,特有成就感。

当然,不论是说到“威武”还是说到吃,都不能不提棒球。

这回俺俩很奢侈地连着去了两场棒球赛哎!过瘾。一场是穿着全纽约找鄙视的小熊队队服和顶着小熊队的帽子去Mets的主场看小熊!

然后发现门口的Mets狗狗…好像已经不是那条浅黄色的狗狗了哎!——

IMG_6765

不过幸好,Mets27号Jeurys Familia也不再是当年那个煞神般的存在,然后——小熊队居然赢了哎!!!

看完小熊队大获全胜,第二天毫无压力地去看Yankees的主场。可能以前写过,棒球队里吧,我天然无条件不喜欢两类球队,一类是所有加州的棒球队,因为他们都好有钱,另一类是Yankees,因为他们太有钱。总赢就不好玩了,是吧。

这次虽然赶上Yankees vs A’s,两个不太感冒的球队,但觉得还是去开开眼界吧!——因为Yankee stadium太有名了!

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有名,你要问我,我觉得yankee stadium根本就是我想象中奥威尔1984笔下的那个Ministry of Truth啊!

NYYMLBP_0171_Esto.jpg

组织性纪律性的庄严恐怖代表……

虽然站在外面一万个撇嘴,不过到了球场里面,大Joy完全就和里面买的冰激凌一样,很快就化了啊——因为Yankee Stadium根本就是个庞大的小吃一条街!!!

一般球场也就是提供个热狗啊,tacos啊,汉堡啊这些快餐食品,Yankees则是从坐下来的餐厅到快餐,从西餐到亚洲面条包子都提供一条龙服务的啊!而且餐厅上面还有各种以前Yankees队员与其代表性食物的巨照——

忘了那天吃什么了,反正还啜了一大杯margarita,做得不错哎!

吃人家的嘴短之上,更让我这个游客心虚说yankees坏话的是,我俩那天居然还得到了限量版的Yankees队员的bubble head人偶。是谁完全不认识,因为完全不追Yankees的表现——下图小巴更嚣张,拿人家的一点不觉得手短,是要弹一下人偶脑袋——但是我俩财迷决议把这个模型存着,静等N年后此人进入Hall of Fame,然后再去ebay一下!哈哈

IMG_6899

那天的ceremonial first pitch居然是犯罪小说家James Patterson(下右上图)

啧啧啧,对于一个游客来说,又喝了小酒,吃了过瘾的垃圾食品,得到赠品玩具,看到著名作家,还看到Yankees难得在主场输给A’s,你说我还有什么可吐槽的呢?完美!

IMG_7320

(未完待续)

我肥来啦!-波士顿纪行1

在米国呆了12天,不肥是不可能滴呀!

昨天早上六点半从波士顿回来了,按理说很困的,回家先按约接受Nature采访一小时,其实不像采访,更像是被编辑漫天咨询了一番,然后说high了,挂下电话就精神了。看见杨青督促我在博客上锄草的留言,赶紧上来八卦一下,然后写着写着就把自己给写困了……(我这写得得有多无聊呀,哈哈)。今天睡醒了去学校连斩三个meetings,然后回来继续把昨天的八卦写完:

每次吃都是放在后面说,这回去波士顿收获最大的就是体重,所以我觉得必须从吃说起!

我估计大家比较关心知道的是大Joy和龙虾的故事——去波士顿之前,所有人都在跟我说龙虾,龙虾,龙虾。嗯嗯,以前听你们描述我还不太相信,但这回经我这次亲自考察发现波士顿确实是吃海鲜的好地方。

在附近读医学院的表妹指点我说,Neptune Oyster是个值得一去的小馆子,并且告诉我晚上去人多,最好中午去。然后我跟小巴就在一个周末的中午去了……哇噻!!!馆子真小,而且有大厨做后盾,服务生说话都特别硬气——我们看见门口排队的人,问服务生大概需要排多久,服务生直截了当的说:“4个小时。” 4个小时!!!那午饭还不排成晚饭啦?!

天。我俩一边怨念米国人民“真没有时间观念”,一边灰头土脸悻悻走出来,只好另谋餐馆。虽然波士顿海鲜遍地是,但是找个可靠的餐馆确实也很重要,不然同一个东西真是不一样。比如龙虾卷(lobster roll)——鼎鼎大名的Quincy Market(波士顿小吃一条街)里的龙虾卷很糊弄人哎,虽然很好吃,但是龙虾很少,滥竽充数(下图左)。

IMG_5988

可是在餐馆里(开篇大图),或者在里Quincy不远的Boston Public Market(开篇组图中下图),那龙虾卷和龙虾沙拉真是完全没有废话呀!特别实在,每次我都是默念“浪费可耻”才勉强把他们都吃完哒!

其实龙虾不是给我印象最深的,最深的是螃蟹类制品——哇噻,真是太太太便宜了!

IMG_6269

上面这个圆球是个拳头大小的蟹肉球沙拉,在来波士顿之前,这么大的蟹肉球我一定是认为只有酒池肉林的“天上人间”才会有吧?!没想到这回在波士顿市中心打开眼界,而且居然才18美刀!便宜得几乎到了不尊重螃蟹的地步呀!

所以我的结论是:波士顿不宜久留,不然对于大Joy这种喜欢海鲜的家伙来说非常容易得胰腺炎,啊哈哈哈哈……

这次长胖的另外一个原因是话说我三姨在N年前的时候,给我买了一个Cheesecake Factory的礼品卡——真的是N年了,那会儿我好像还读博士呢。但是其后几次去美国,要么是因为当地没有cheesecake factory,要么是因为没车/没时间跑去大老远去吃,所以这个礼品卡一直都没有用。N年后来到波士顿,发现居然酒店旁边就有一个CF!多年前的圣诞礼物终于可以在夏天的末端兑现啦!而且居然CF还认里面存的钱。不够美国的量真大,我俩努力狂吃了三次,才把礼券用完。

(图文无关,只是觉得该放点视觉刺激了,嘎嘎嘎嘎)

美国人还真不是吃素的。嗯。那天在MIT周边的一个墨西哥小馆吃午饭,点了一个豆腐taco,和一个炸大虾taco,然后服务员特别认真的问我是不是vegetarian!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米国果然很独特哈哈哈哈哈~马上转播给在挪威森林里和一只叫Roxy的小狐狸玩捉迷藏的Trude,这只正牌食草动物也是挥汗无语啊。

旅游书上波士顿的Charles Street是个很有格调的老街,在大Joy眼里,它还是个很好吃的地方,尤其有一家叫Paramount的小馆,里面满足你对罪恶的美式早餐的各种想象,更酷的是,从大厨到服务生,一水儿的墨西哥人

不知道为啥,反正在川普阴影下的美国,看着“实力派”墨西哥大妈一副“别跟我废话,说吃什么”地严厉样子随便就几下十几个五花八门的订单并且转身在巨大的灶台上让人眼花缭乱得挥舞一下铲子就出炉全部地道“美式”早餐的时候,就觉得,这才叫NB。

在异地吃饭还是个发现之旅,即那些外地人吃饭的思路有时候会让你眼前一亮,比如每次到美国就狂吃bagel。虽然同是“面包圈”,但英国就是做不出来美国那么劲道有厚度的面包圈,而且做面包圈的面(芝麻的啦,多谷物的啦,奶酪的啦等等)和抹的酱也远没有美国早点店里的丰富(花生酱啦,韭菜酱啦,酸奶酱啦等等)。这回酒店附近有个叫Pavement的bagel店,发现居然还有用Jalapeno辣椒活的面!尝了一下,很好吃哎!那小辣味像给普通面粉又勾了个金边儿。

以前总说美国的沙拉都比英国的沙拉好吃,这话听起来像是吹美国的月亮比欧洲圆似的,但真的是这样。以前我推测是因为美国的沙拉酱里隐性加的盐和黄油类物质比较多,但这回我发现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美国的红洋葱比英国的洋葱甜!所以好吃的道理跟那个Jalapeno bagel差不多,就是甜与辣相得益彰,味蕾就特别满足。——这点大厨悄悄记下了,回头请客做饭我也耍这招,或许能出其不意呢!

当然,美国也不是什么都好吃。现在开始吐槽。首先是美国的咖啡。每次都要吐槽一下:米国人怎么能长期忍受比LSE食堂还糟糕的咖灰呢?

下图是大Joy和小巴两个吃货一早从波士顿坐地铁去剑桥就为了能在IHOP吃到地道的超高糖的美式pancake时拍的。入座后,与IHOP品牌形象极其符合的size50+的“服务阿姨”问我们要不要咖灰,我说好呀,来个double espresso哇?然后size50+阿姨瞪了我一眼,一副你咋那么矫情呢?我只好小声说,那就有啥咖灰喝啥咖灰吧。小巴笑眯眯地跟size50+阿姨说,我喝水就好啦!大Joy还觉得奇怪,但马上就明白小巴真是鬼啊,请看小巴记录的大Joy举起IHOP的咖啡的系列反应——

IMG_6036

妈呀,真。难。喝。

另外一个要吐槽的就是——为什么在美国喝小酒那么麻烦???!!!

不仅除了五星级酒店之外,几乎所有地方都强制查ID(不光亚洲脸,既是你满头白发也要出示ID),而且卖酒的地方比英国少太多了,感觉总得多绕一个街区才能找到一家卖酒的超市似的。

是,这种种障碍确实让大Joy好几次觉得,算了,还是吃巧克力吧!哈哈。可以想象这个办法应该真的能对人群(尤其是游客)的摄酒量产生一定的控制。

但是大Joy特别打抱不平的是——对酒精控制得那么严,但为什么美国的功能饮料随处可见???!!!功能饮料的滥用更普遍好不好呀?而且功能饮料对心血管的损害我怎么觉得比饮酒的危害并不低呢!!!而且,对于一个(所谓)医用大麻合法的州,买酒还查ID,不觉得有点扯嘛?

总之,呜呜呜,大Joy为小酒很鸣不平 =(

当然,每次去美国最开心的是回味各种喜欢的零食,比如jujyfruit软糖啦,比如fritos啦,比如cheetos啦。对于小巴来说,最幸福的就是饕餮下面这种大白奶油蛋糕啦!

IMG_5725

真土!!!

可是确实很好吃哎。不过呢,波士顿的大白奶油没有在其他美国城市的好吃,因为不够暄。不信你试试,北美的butter cream总体比世界其他地方都好吃。(写到这里不由很艳羡我干儿子小黄豆儿,因为这家伙可以在butter cream的陪伴下长大,这童年得多甜蜜呀!口水ing)

当然,clotted cream还是俺们英国做的好!咳咳。

古人云,温饱而开始胡思乱想。古人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那天在pizza店里,上来沾面包的橄榄油里没有意大利醋,而是撒了很多香草调料,别有一番风味

IMG_6227

看着油盘底这些调料,(温饱而启动胡思乱想模式的)大Joy就想起了前一阵在Utrecht看的蒙德里安的作品,然后跟小巴感叹:你看,这是一盘佐料,在蒙德里安笔下就是一幅艺术品。

小巴不信。

大Joy立马手机变形之——

IMG_6229

有点那意思吧!(参见下面蒙德里安作品三幅)

嗯,用食物吊起各位的胃口,真正的highlights在后头哦!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