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北京

超级买家秀-东游记4

这回回国听说老陈在鼓捣一个“开箱视频”的事,她说就是录制打开一些奢侈品包装外加讲解的过程,然后分享到网上。她说这件事挺火的,因为有些东西有的人不想买或买不起,但是在网上看看别人拆个包装外加讲解一下呢,过了眼瘾也就跟自己有过差不多了。

这个主意挺新鲜,但这个逻辑我至今不太明白——怎么就差不多了呢?好比我在网上看做饭节目,都是些我买不到或者买不起的好吃的,看人家吃外加讲解,过了眼瘾,结果越看越饿,完全没有“就跟自己吃过了差不多”的感觉啊!

嗯嗯,不过老陈的话我领会精神了,这项网络新娱乐总而言之就是个“超级买家秀”吧。

嗯,那我也凑个潮流,晒一下我的血拼收获吧!

别看这次时间紧张的居然都没有机会去有机农夫市集买黄酒外加旁边商店买美珍香的肉铺(然后晚上小酒配小肉,多销魂呀!哎!擦擦口水继续写),但是还是划拉到些好玩的东西哒!比如在万能的淘宝上找到了一个合适的小架子,杨青送我的那个猫的瓷盘终于可以支起来啦!哈哈,超喜欢这个盘子,立起来摆更能体现胡椒盐儿与我和小巴的从属关系啊。

IMG_6967

淘宝上还淘到超级玛丽冰箱贴,别嫉妒哦!——

IMG_6820

另外,没有时间逛大街不怕,机场和火车站其实都是机会嘛!比如下面这个“狗屎糖”就是在杭州等高铁的时候发现的——

IMG_6819

IMG_6818

“吃狗屎糖,走狗屎运”,杭州什么时候有这个特产了?也真够恶趣味的。但是不得不承认,这个糖还真是很好吃,基本就是小时候吃的虾酥糖,又外加一点桂花香,“狗屎”得非常上瘾哎。

当然,这回最壮观的是喜洋洋此前给俺买的生日礼物,超级牛逼的模型哎——

而且超级巨大,Wooooah!AC都惊呆啦!

IMG_6855

这只是喜洋洋送俺的两条船之一,另外一艘是拼装积木——

IMG_6870

刚拼完上面这只船,胡椒盐儿就来了。胡椒盐儿看见大Joy举着手机猛拍这个玩具心理很不平衡,抢镜么不是,谁不会啊——

那个BBC的 Doctor Who 算什么呀,Doctor就很牛呀?我就是小学文化大学素质的——

IMG_6933

废话少说——

IMG_6922

IMG_6924

嘎嘎嘎嘎~

最后显摆一个在杭州火车站买的布兜子——

IMG_6969

哈哈,必须拿下啊!这个是西泠印社出品的布兜儿,装个A4纸啥的正好,质量还挺好的,“小酒”两个字据说是取自西泠第一任社长吴昌硕的笔墨。

回英国看见书架上那个我娘N年前给我买的玩具,还挺搭,我想我背上这个包,大概就是下面这范儿吧——

IMG_6970

4条评论

Filed under 胡椒盐儿Salt&Pepper, 高色谱Gossip

“闻话”差异-东游记3

每次回国除了好吃的好玩的好看的必然有一篇吐槽,这篇就是吐槽,为还原当时在各个场景下奔涌倾泻的汗水,将采取行云流水帐笔法,嘎嘎。

当然其实都不太好笑。这篇叫“闻话”差异,因为有些时候社会和社会之间的不同心态其实可以听出来。

比如你有没有发现国内(尤其是北方)人现在说话都挺横的?——尤其是什么保安啊,收发室啊车库大爷啊等等。其实呢,都是热心肠的人,但就是不好好说话,妈呀,张口就是吼,你听意思呢,都是帮助你的,但偏要把好心横着拽你脸上。我不明白,这是“打是亲骂是爱”的逻辑?嘎嘎

后来我发现其实这个“范儿”是很重要的,因为很多人都要端着架子,端着架子才显得自己重要,不端架子你就输了。比如和三联做活动,三联的编辑和书店店长什么的当然是非常客气,大家合作愉快。我谢谢三联编辑牺牲周末时间组织活动,三联编辑也谢谢我,说感谢我这么配合。我开始还觉得这客气得有点奇怪了。后来那天跟一个朋友说起周末要抽空去做三联的活动,争取多卖几本书呗,那位朋友不无探测性地评论了一句:“咳,那卖出多少也不关你的事,你管呢?”

我忽然明白原来国内人眼里是这么看的:如果我积极配合,很有我自己掏钱出书继而有卖书压力之嫌;反而我摆着谱儿一副能卖多少那是你的问题的架势,才有范儿。这让我觉得非常颠倒三观,比如,卖出多少确实不太关我的事,反正又不指着版税吃饭,但既然出了书当然希望有更多的人看啦,在英国配合出版社宣传算是互利互惠吧,这么简单的事在国内咋就出了那么多潜台词了聂?

在国内“显得很重要”是件很重要的事情,这是一个任何社会分层尚未定型的社会的特点。我以前有个“名牌理论”,就是为啥中国人喜欢穿名牌,崇洋外加拜金什么的还都是从次的,我跟学生说那穿的都不是名牌,在一个职业、地域甚至邮编都很难确定一个人几斤几两的社会里,那满身穿的都不仅仅是商标,而是用最直观方式告诉你他的社会地位,节约社交成本。

只不过天朝社会分层动荡的时间太长了,两三代人还没尘埃落定,所以“显得很重要”这件事成了文化习惯了。这回买了一个过期的三联生活周刊,几个月前有个关于手游的专题,我发现这逻辑敢情放在“王者荣耀”里也适用:

IMG_6767

行走天朝江湖,即便你不喜欢端着架子满脸横肉上写着“我很重要”,但至少要显得你很厉害或者很矫情,不然时不时会遇到得寸进尺的狗血事。比如这次某著名高校(留个面子,就不点名了)的老师中途联系我说邀我去学校讲座,我告诉他我这次已经在几所附近高校安排了讲座,而且行程实在太满,没精力再讲了。往复了几次,对方说那有时间见个面吗。我看了看第二天满满的安排,虽然心里一百个不愿意——因为实在很累啊,但觉得不好驳对方面子,那就在原有安排的前面,一大早一起喝个咖啡吧,1小时——对于我来说,这意味着要再缩减2个小时的睡眠。对方说好。晚上为了确保我之后能顺利打上车,不耽误后面的行程,我特意发了一个校园附近咖啡厅的地址,约好一早那里见。对方也答应着。

狗血的是,当我第二天打车马上到校园外约定地点的时候,对方打电话说,其实他上午是有研究生的课的,并且让我给他的学生随便讲讲,“漫谈式的”就好,主要跟学生见见面。

——嗯,还有20分钟上课,你要是我,你救场还是不救场?不救场的话,对方要上课,我打车绕了大半个北京城也算白来一趟,自己看着办吧。既然都来了,我也就只好去了教室。那是新学期那门课的第一课。那个老师开始也跟同学说明了,即我是被他“诓”来的,言语间不无小得意。他也跟学生说,这节课主要就是“漫谈式的”。

他说是漫谈,跟学生东拉西扯半个小时就行,可本Joy老师还丢不起这个人呢。幸好我书包里有头一天在中科院讲座的备用U盘,拿出来,很仓促的把一个小时的内容压缩在半个小时讲完。学生好像听得还行,反正要比半个小时的“漫谈”对得起他们的时间吧!

或许是因为那两天正是缺觉缺的厉害,所以钻进奔赴下一个约的出租车时,云里雾里的我觉得这事简直狗血得超乎想象。对于我的不尊重也就罢了,一个知名学府的老师居然对于研究生的课程这么随便,我觉得根本就是不负责任啊!

国内学术圈里的老师大多都特实在的,居然遇到这么一位,只能说,既然我没有您那小聪明,人生苦短,那我下回就绕着您走呗!

这次在几个高校讲座自我感觉最好的是在北医,嘎嘎嘎嘎,最主要的是那天我穿着下面这个我们毕业十周年的班服去的——

IMG_6613

这衣服是俺们同学设计的,004代表的是00级4班,大家都是7年制,所以从2007年毕业到2017年,可不是十年了哇。(当然大Joy这样的半途而废的医科生是05年毕业的。虽然在北医读书时天天琢磨着怎么翘课,但是毕业了吧,觉得北医还是很亲切的——望眼放去,这个那个路口充满了生动的回忆啊——白菜在这个路口跟我分析说“哎,你是高兴了会翘课,不高兴也要翘课啊”,然后在那个路口跟我唱张艾嘉的“走吧~走吧~”。啊哈哈哈哈)

上面这个班服吸引了很多学弟学妹旁观。俺讲座时一转过身,只听身后噼里啪啦手机拍照声不绝于耳。然后等俺转回正脸,大家都把手机收起来了——啧啧,北医人咋还那么实在聂!讲座后,学弟学妹们那是排队找俺签名呀——因为他们需要在学时记录本上签字……啊哈哈哈哈……当然,还是有小哥儿找我合影大头像的,虽然我不知道为啥,但我很欣慰。嗯嗯。

哈哈。虽然以前好几次回北医小规模交流,但正经八百给师生一起的讲座还是第一次。而且之所以说感觉虽好,因为我的研究主要针对生物医学领域,所以北医那次讲座后的讨论我觉得最有意思,学生和老师提的问题每一个都特有“技术”含量,超酷哒!

这回还和北医的同学小聚了一下,嬉笑怒骂大家真的一点没变哎——

IMG_6591

最逗的是照片最右边的那位MM,嗯,她说,没变吗?你才没有变好哇,记得刚上大一的时候你显得比我们都老嘛,不过还好后来你就没变……

我靠,北医以实诚著名但也不带这么扎刀子的好哇!——人家现在在英国买小酒还经常被查ID的好哇(或者是因为潜意识里要寻求心理平衡才转站西方世界?),啊哈哈哈哈哈哈……

-------------

这回回北京两周,把在英国2个多月的话都给说了,也听了好多奇言妙语,但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两个“的哥”的话:一个是北京的出租司机,另一个是希思罗机场接我回家的肯特出租司机。

这两个说的内容其实也没什么可比性,但是都出乎我的预料。

那天北京的哥是在去高校的路上,司机以为我是在高校教书的老师,还挺友好的,有一大无一搭的聊着北京的交通,忽然收音机里播报新闻,提到是那个北美遇害的中国女留学生失踪100天纪念日,其家人举办仪式以希望能获得更多的破案线索。那个出租司机很干脆的对着收音机说了一句:“要我说都是活该!没事你在中国读书不好,非跑到人家国家读书去?死了吧?活该!您说是不是啊?”

……我能说什么呢?我只想一声叹息。

第二个要说的的哥是我预定的接机的车,那个小哥见到我莫名的手舞足道,后来我知道是因为他从订单上看见我是从北京飞来的,得知咱地道北京人更是兴奋得不得了。他英语不好,自报家门是几年前通过难民签证从阿富汗投奔这里的弟弟才移民到英国的,他用结结巴巴的英语问我有没有去过新疆。

我第一反应是这会牵扯到宗教,所以自嘲说,“没有,而且以我这张典型的汉人脸,估计到新疆也不会那么受欢迎吧。”

小哥呵呵一笑,好像也没太听明白,他继续跟我说,他是长在阿富汗的乌兹别克斯坦人,但是,但是,他兴奋的挥舞着手臂说,他的祖父母是新疆人啊,要不是当年祖父母逃离战乱,他现在就是个中国人啊!

他说新疆很富饶啊,我没去过没关系,北京也富饶,他就梦想着有一天他也能去一次北京,去一次中国。因为他觉得全世界最棒的领导人都在中国,一带一路,要比美国在阿富汗的所谓扶贫政策好多了(这倒真是!)。不仅中国会发展经济,而且他最喜欢中国的一点是,中国对各种文化是很开放的,尤其最近的领导班子,你没看最近的讲话吗?他们提到各种信仰和文化和平共处了,开放的心态最重要了。

我不知如何作答,只好岔开话题,问他对英国怎么看——我猜测这是个很难回答的问题,因为英国最近对移民本来态度就不好,外加他还是阿富汗难民。谁想这个小哥很坦荡的回答说:“我挺喜欢英国的,因为我觉得如果没有来到英国,我自己的心态也不会那么开放,我不会意识到包容差异是怎么一回事。”

我又问:但你对英国对移民的歧视怎么看呢?

小哥说:歧视啊?那是没文化的人干的呀,“真正的”英国人都是很友好的,比如我的车行老板,地地道道英国人,很绅士的,对我一点没有歧视,过生日还给我买蛋糕庆祝,很好的人。

小哥儿说他下个月要回乌兹别克斯坦和一个网上认识的姑娘结婚,然后把新娘也带到英国,然后他要好好在英国开车,挣钱养家,要让自己的孩子上学,知识才能改变命运。但移民到英国只是一个偶然,如果不是命运弄人要他自己选择的话,他现在完全有可能正在中国打造一片天下。有一天他要拜访崇敬已久的中国,在他的印象里,那是最为包容又充满机遇的国度……

我坐在后座上听着这位的哥的畅谈,比起之前两周面对各高校90后学生执着于阴谋论的提问,我更情愿旁听驾驶座上第一代移民的乐观与美好,尽管同样是出于一厢情愿的想象。

最后放一张在火车上翻看的东野圭吾的书的图片,红线部分的处理很有特色——

IMG_6754

6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最好的推销员-东游记2

NFVK3028

这次回北京任务之一是配合三联对《小世界》的图书宣传。一次是周六在三联书店海淀分店和潘采夫老师的对话,另一次是第二个周五在北外一个solo八卦。潘采夫老师说《小世界》他看了两遍,嘎嘎嘎嘎,开心哎~

刚回国时听编辑说,4月底出版后书卖的还不错,嗯嗯,看来三联的平台就是厉害呀——你想啊,每个月全国得出多少本书呢,得有多少本书直接就压箱底啦。现在两个活动做完,我觉得这书之后卖的怎么样,就要看这厮的魅力了——

IMG_6549

这是周六第一个活动结束,小巴发过来的胡椒盐儿新照。嗯,这厮可不是出名了嘛!不论是书店那场(左图),还是北外那场(右图)

尤其北外那场,因为本意就是说一些跟《小世界》相关,但避免重复的故事,所以干脆胡椒盐儿这厮占据了整整一个单元(用来讲“性别偏见”)——你看上图我的神情,重复表达了我对于这厮“抢戏”的态度,哈哈哈哈

这还真不是我策划的。原本我是出于调皮,费尽心思在《小世界》里两个地方让他出来打了打酱油,结果他留给我编辑的印象好像比吐鲁番(书里用的是大名“齐凯拉”)还深——所以取个滑稽的艺名儿很重要——哈哈,总之我明显感觉编辑对胡椒盐儿的兴趣比对我的大!

首先是这回活动的作者照片,编辑选的是微信上我和胡椒盐儿这张合影——

IMG_2357

回国前微信时,我顺手把刚拍的胡椒盐儿面对我们从波士顿带回来的书的照片发给编辑,结果她就也顺手把它变成了广告图片,打油诗自然也是编辑配的喽!啧啧。

Screen Shot 2017-10-02 at 17.26.26

 

这个北外的活动也挺逗,就是这个教室超级难找啊!而且教室也装不下150人,顶多50个人。后来找到的差不多也就五六十个人,然后空调还打不开,幸好是晚上,有点凉风,大家挤在一个屋子里听俺呜哩哇啦,俺还挺感动的。

两次活动其实除了有大学同学的捧场,中学的同学也来啦!很惊喜哦,尤其右边照片里的ZK,哇塞,快20年没见了吧?(——矮马,这句话说出来,自己都被自己的高龄吓到了!)

上次做图书活动还是19岁的时候在成都签售《十二岁》,不过那次除了之前内部的媒体见面会之外没有公开的讲座,直接签售——那是一个单纯签售就能吸引不少人来的遥远年代哈哈,所以国内的图书推广活动的话这回还是第一次做,感觉和学术书籍很不一样啊。

学术书籍新书发布或者作者见面会我心里还挺有谱的——出版社安排活动,我只负责对题讲个座,或有特邀评论或没有,问题不论刁钻或事有趣,都是脑筋急转弯一样的好玩,然后还可以揶揄一下出版社把书订得价钱太高等等。

国内的活动嘛,我还真有点二乎。这倒不仅是因为国内做活动的习惯不同,更是因为《小世界》是本大众读物,读者面宽,还是一本跟身份认同这个敏感话题相关的书,怎么拿捏分寸,我心里还真没底儿——责编事先跟我说不用想太多,不过做俺们这行的,每天平衡着学术严谨和政治中立,还真不能不多想啊。所以从某种程度上,从说英国人转到说一只英国猫,是个不错的主意。从两次听众的反应来看,胡椒盐儿至少是个很有亲和力的推销员,隔空合作愉快,想必这厮那几天没少打喷嚏,哈哈哈哈

(左图是在活动前先给书店签了70本预留的书,工作人员拿出各种笔问我要拿哪个签,我说要粗的,因为粗笔比较容易显得字比较好看。一边签我一边回忆小时候在成都签售的时候,签到一半我的责编俯下身来小声跟我说:“哇,你的字这么难看还真敢给人家签哎!” 哈哈哈哈~嗯,后来我就仔细练习了一下中文签名,N年之后,终于派上用场了。)

胡椒盐儿好像知道自己劳苦功高并且知道我给他带回了喜洋洋给他买的礼物,所以两周后我回家的时候,坐在出租车上远远就望见这厮蹲坐在我家门前等着。嘎嘎嘎嘎(更主要的是那天小巴在纽卡斯尔上班,没人陪他玩,明显是失落地在门口东张西望“我的猫奴呐?都哪里去啦?”)

IMG_6777

嗯,一打开箱子,胡椒盐儿就看见了喜洋洋给他买的礼物啦——

IMG_6778

嗯,就是这身龙袍(你没看左侧还有个“朕”字)——

IMG_6799

可是不是我说,为啥一身龙袍穿在胡椒盐儿身上那么像太监咧?咳咳咳。。。

“胡公公”很喜欢这身衣服,尤其喜欢帽子上的绳,我咬我咬我咬咬咬

嗯,待胡椒盐儿继续咬不断理还乱着(这身行头估计可以让他“解析”个小半年),回到正题。

那天惊喜的发现同济大学图书馆的官方微博还推荐《小世界》呐!——啧啧啧,同济大学绝对世界一流大学呀!嘎嘎嘎嘎

IMG_6810

最后放一张我和Mika的合影,《小世界》就是正着看倒着看都很有趣哦!

IMG_6659

(未完待续)

3条评论

Filed under 胡椒盐儿Salt&Pepper, 高色谱Gossip, 可来神儿Collection

“蚊”化差异-东游记1

 

blah blah blah~~哈哈,上面这三张照片很好的总结了我这次在北京两周的状态——10个工作日,6个内容不尽相同的讲座,还有N个meetings,哇啦哇啦……唯一放松的是见缝插针的和朋友小聚。其实每天晚上11点来钟回到家里,俺的心情都是像最下面照片那个绿衣服女生一样——我滴妈呀~~~

朋友说我精力真充沛,我说,“都是装的啦!” 真的是,因为之前波士顿的时差就没倒过来,飞机上判了三个硕士论文,下了飞机迎面是北京的时差,过去的两周基本一直属于云里雾里困懵了的状态。——上面三张照片虚晃晃的,我感觉很写实,哈哈。

另外这次临回国前剪了一下头,再加上国内还有点潮热,我的头发就尤其的打卷,以至于那天家里人吃饭时,我姑问我哪里烫的头,啊哈哈哈哈——有点自来卷的好处就是即便起晚了来不及好好捯饬,滋着毛出门也能滋出造型……嘎嘎嘎嘎

不过,缺觉还是非常影响智商的。

比如那天下午和朋友一起坐在室外聊天——我有好几年没有夏天回国了,因为夏天北京多热啊!这两年都是刻意选春天或者深秋之类的再回去,所以呢,有些基本生活常识都生疏啦,比如防蚊子这件事,尤其俺们英国绝大多数的蚊子都“食素”,都是那种吸树汁之类生存的超大个细长腿儿蚊子,俺都好几年没有跟蚊子斗智斗勇了。再加上大Joy那两周根本没有睡醒过,所以看北京那些围人转的“小黑虫”,我一直以为是腻虫!(然后回家还特奇怪什么时候就被蚊子咬了呢?)

嗯。。。直到那天下午,朋友实在看不下去了,一脸正色地提醒我说:”介个,你的额头上落了一只蚊子……”

汗!我这才明白敢情漫天飞舞的都是吸血鬼!幸好那天被朋友提醒,不然第二天去北外讲座估计就要头顶大包去啦!

嗯,常有人让我谈谈什么中英文化差异之类的,我觉得啥差异都没有这个“蚊”化差异让人感触深刻!

嘎嘎,当然,别看俺够傻,但偶尔在路上也能轮到我偷偷笑话一下别人,比如社交障碍啊、行为怪癖啊什么的,只要你有足够耐心,在学术圈总能遇到一个比你还障碍的。

比如这回在浙大讲座。那天我第一个就到会场了——因为怕找不到地方,所以提前45分钟到场,可见全世界听我讲座的我最积极,嘎嘎!

大概20分钟之后,有一个年轻女老师进来了。简单你好我好了一下之后,我隐隐感觉尴尬的气氛在两只学术女之间静悄悄地蔓延开来~——她好像觉得作为本地的东道主,应该跟我聊聊天,可是我俩又都不很善于寒喧。然后就有了下列对话:

她:我不了解你做的东西,其实是XX老师跟我推荐,我才来听听的

我:哦,好啊,谢谢捧场。

她:嗯……其实主要是我们家住的很近,我才一早过来的。

我:哦,好啊好啊。

她:嗯……如果不是因为我住的那么近,我不会过来的那么早……

==||我想,那个时候我们俩个人都在暗暗懊悔:对呀,怎么你家住那么近呢!——屋角里一只准备出场打弹幕的乌鸦探头探脑,正欲‘啊~啊~啊~’,忽然意识到囧戏在后面——

在对方每次用一句话表述关于自己的一方面信息(比如“我是做学生工作的”“我经常在几个校区之间跑”“我很喜欢我的工作”),我每次都以半以鸡哆米似的点头热情回应,如此往复6-7个回合之后,忽然对方冒出了一句:

“嗯,然后就是……我也结婚了。”

屋角里的乌鸦一下子就扑棱起翅膀,‘啊啊啊’在空中笑得前仰后合满空气打滚的。在乌鸦拍落的羽毛间,大Joy下意识低头看了一下自己,心说:跟我说这个干嘛?我看起来很gay嘛?

但大Joy还是需要努力把聊天愉快进行到底的,所以我说:“哦,那你是在这里结的嘛?”

这回轮到对方一愣,连忙摆手说:“啊,不不,我是在饭店里结的。”

啊嘎嘎嘎嘎嘎嘎~~乌鸦笑破了嗓子扬翅而去。幸好随即其他人就陆续来了,结束了两只学术女的尴尬。

IMG_6579

(未完待续)

 


 

加注:

今天 @松木木木 教了我一个新词,‘尬聊’。她说文末最后一句话“啊嘎嘎嘎嘎嘎嘎~~乌鸦笑破了嗓子扬翅而去。幸好随即其他人就陆续来了,结束了两只学术女的尴尬” 最后两个字替换成“尬聊” 更恰切,啊哈哈哈哈~ 前媒体人就是不一样,古人云,三人行必有一个OCD。

 

2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2017东游记-5 包纸包纸

喜洋洋经常笑话说我没追求,满脑子就想着吃包子啥啥的。

然后这张在出了北京机场我妈抓拍的照片被喜洋洋p成了这样——

IMG_1016

两只饿死鬼进城啦!嘎嘎嘎嘎~

不过说得没错呀,尤其前两个:包子和烧饼。烧饼多难做呐!回国前一朋友在朋友圈发了一段后海某烧饼铺的视频,矮嘛,口水哗哗的。而且烧饼这东东吧,跟新疆的馕一样,得有恰当的硬件设备做出来才地道~这回发现方庄有个手工烧饼好好吃呀~可是那家店谱还挺大,每天下午四点以后才开门,一点都不方便想拿烧饼当早饭的人民群众,嘎嘎嘎嘎~

但最好吃的还是包纸。正如我家这个纸模型上说的——“民以食为天,食以包为先”

IMG_2528

嘎嘎,这是前年在北京三元桥那边的一个书店里买的纸模型,这回再去,书店已不再了——没有改成包子铺(嗯,我也很遗憾),改成了面包店。

嗯,平时俺在英国就是对着这么个包子铺模型咽口水的,啊哈哈哈哈……主要做馅多麻烦啊——那些说做馅简单的,简直匪夷所思,又得和面,又得剁菜,又得和馅,还得杆皮啊,包啊,蒸啊……多麻烦啊!所以回国我觉得吃包子最“赚”了!

尤其,俺俩喜欢吃灌汤包——小巴对灌汤包有个很恰切的翻译:“exploding baozi”。灌汤包更不好做了,而且虽然英国中国超市里有速冻的灌汤包,一般加热的时候都会破。所以这回回国把灌汤包吃得好满足呀!

一个是喜洋洋发掘的“石库门”——这家似乎还做别的,但印象里好像只做包子,嘎嘎嘎嘎,因为点的好像都是包子。吃了一次不过瘾,后来有一天下午约人见完面,回家路上拐个弯再去这里“下午茶”一下。啊哈哈哈哈

除了北京的包子,香港行更是每天早上在附近的茶餐厅扫荡灌汤包,好吃,好吃。如果一定要我有个比较的话,石库门的上海灌汤包比香港的好吃。主要原因是石库门一屉给8个,香港一屉就3个。嘻嘻。

但你绝想不到吧,武汉的灌汤包也是超级无敌好吃滴!!!——

P1030478

这是在June的带领下在户部巷吃的“四季美”汤包。左边那个是西红柿皮的!看着怪怪的,我觉得巨好吃,比普通皮的好吃,果然有淡淡的西红柿味。

哇,户部巷这个地方好多老武汉人都推荐来吃过,但是以前我自己来过看了一圈完全没敢吃——选择太多了,而且有些东西看着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你说从何下嘴呀!这回爽了,有June这个老武汉带我们穿街走巷大吃特吃

下面这张照片是我和松木木木的合影,就是为了向当时已飞回北京赶场下一个会的一只猫显摆哒!嘎嘎嘎嘎~

IMG_1003

在去户部巷的路上,一只猫这个100%吃货在武汉机场还欣喜地跟我俩微信分享了一通挑选鸭脖的心得……咳咳,所以你说她落空没有去成户部巷是不是很挠墙聂?哈哈哈哈……

那天晚上吃到了大Joy目前为止吃到过的最好的臭豆腐——真的是“外焦里嫩”啊!脆皮哒!让人欲罢不能!——这点松木木木也可以证明哈!

最有特色的是徐嫂糊汤粉——那绝对是没有人带着,我肯定不会吃的美味之一。因为看起来混混沌沌完全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但是入口绝对是惊喜呀。让我很有一种对胡椒粉刮目相看的感觉。

最好玩的是蔡林记的热干面。首先吧,确实巨好吃,那么黑的芝麻酱果然很给力。但后来回家发现,咦?蔡林记居然是上海的公司!

回到北京,这回在北京呆的日子不多,但还是“加班加点”吃了不少好吃的,嘿嘿,尤其终于吃了一次久闻大名的潮汕牛肉火锅。好吃好吃。

这次发现了一个好玩的餐馆,即之前提到过的局气——

IMG_1561

啧啧,瞧着筷子包里的东西,就够高大上了吧——这个餐馆是个打着北京菜的旗号卖创意中餐的餐馆,里面的菜吧基本上都跟老北京没什么关系,但是都特好吃,比如

左边这个北京燕子风筝的,是炸日本豆腐,味道很是不错,右边这个兔爷其实是个土豆泥,哈哈,味道一般般——土豆泥也就只能那样了,但是创意不错哈。还有最惊人的是下面这个“蜂窝煤”,必须上视频——

这个“蜂窝煤”其实是挺好吃的腊肉粘米饭,味道和创意成正比,不错。

在说两个从吃吃喝喝衍生的八卦——

回北京的时候,我俩照例在上飞机前要在机场的Wagamama撮一顿,这回在店门口,哇!小巴眼尖,猛然发现了独自一人点餐的Skyhook Kareem Abdul Jabbar!(右侧是网图)——

他周围也没啥经纪人,保镖,粉丝什么的,除了个头出众之外,一点不像NBA巨星呀。迅速查了一下Twitter,他14小时之前刚好结束在罗马的一个什么活动,看来这是在伦敦转机回米国呀!不过Skyhook点的是外卖,拿了一包吃的就匆匆走了。

小巴看着Skyhook的背影一直星星眼,而大Joy望着他高大的背影则在思索:原来Skyhook也喜欢吃拉面呀,啊哈哈哈哈……

后来在香港酒店里,晚上在楼下喝小酒的时候,小巴还看见了演员Tracy Letts(网络照片)——

1

事实证明,跟小巴这种眼尖的人出游,会有额外“景点”的哦!哈哈哈哈

当然,小巴可能最认的还是吃啦!——

IMG_1879

(上面是香港商店里做的复活节“包子蒸饺”巧克力雕塑)

八卦扯远了,最后回归一下本文主题:

IMG_2530

IMG_1898

6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2017东游记-3 城市城市

P1030488

本来想写一篇“北京北京”的,后来琢磨了一下,虽然这回在北京累计呆了六七天,但穿插在其他旅程之中,印象中这次的北京就是“洗衣机和晾衣绳”了,除了几个饭局好像哪也没去的样子,连照片好像都没拍几张,所以,得,该叫“城市城市”把,照片还得借用一下武汉的。

那天回到希思罗机场,听到一个中国大男孩对同行的女伴说:“嗯,就是这个味儿!上次我来就是这个味道。”

我一听,下意识地也赶紧四下里嗅了嗅,确认俺们浪荡没什么异味,我就放心了。嘎嘎嘎嘎~

以前我妈总说欧美的机场一下飞机就是一股咖啡味,我觉得特对。后来闻的时间长了,发现欧美和欧美也有个区分,比如英国毕竟是个岛国,伦敦的机场是咖啡加一股淡淡的盐味(或者说是海水/泛潮的味道)。美国很多机场一般空气中都弥漫着高血糖的味道,那甜丝丝的糖精的味道吸一口都觉得三分suger high呀!而法国呢,我很想说巴黎机场一般时咖啡加烤面包的味道,但是守着欧洲之星,好几年没坐飞机去巴黎了,倒是不得不说巴黎的火车站一下来就是一股咖啡加随地小便的味道……啊哈哈哈哈,真的,而且真不是我一个人有意见,我周围很多人都有同感,看来对于浪漫的法国人来说,这还真是个很难根治的优良传统。

不过你要问我,我觉得最好闻的就是北京机场啦——一下飞机,就是一股煎包子的味道!啊~~~!!!马上耳聪目明、肾上腺素狂泵,迫不及待投入机场外那个沸腾年代,嘎嘎嘎嘎……——但理想往往被现实打败,每次回家都是先面对小姨做的一桌子菜……哎~介个……很长一段时间我对于我亲爱的小姨的厨艺处于失语状态——我妈很乐观,说这利于她减肥;我爸很客观,每次都一声叹息——最近我终于找到了一个很恰当的形容词,就是我小姨做的饭都特别的“consistent”,就是不论是什么食材,她做出来基本都是同一个味道>.<!

不过粑粑经常教育我说,至少小姨做的饭安全呀,所以少在外面吃——也是,地沟油暂且不提,雾霾也受不了,去外面吃一顿饭,回来就是一脸土渣面膜,好像不大划算。

回英国的第二天,侃村放晴大太阳,走在远没有国内热闹的街道上,我忽然发现国内晴天和英国晴天的一个很大不同,就是英国晴天时,四周立马感觉是闪亮亮的——尤其因为英国雨水多,英国城市里公共设施上的落土真的很少,所以城市里大大小小的反光点特别多,给点阳光就“满城灿烂”的样子。而北京晴天吧,那阳光抵达地面上也被这里那里的一层土漫反射掉了。

在爸妈居住的小区里看见几只猫——不管黑猫白猫还是加菲一样的橙色猫,我能说都让我想起金庸笔下的乔帮主嘛?

kyou_hou

真的。在此对金庸迷们致歉,但是从好的一方面想,没看过几部金庸作品但乔帮主形象深入我心啊!

我看着那些被霾困顿的野猫们,就在杞猫忧天地想,胡椒盐儿要是看到这些中国的小伙伴们会是怎样一番OCD舔舔舔啊!

国内的空气质量确实越来越不敢恭维。记得去年从北京到武汉的高铁上,驻马店附近还会有20分钟左右的透亮,这回全程好像都模模糊糊的。

武汉会议正好是樱花开放的季节,好几个参会的老师都想着要去武大看樱花,不过武大人满为患,白天入校参观好像至少得48小时预约,但是晚上则不限人数,所以好几个老师都是会后晚上去看的樱花。我说其实晚上赏花也真不赖,因为反正白天也是雾里看花。

所以这回会选在武汉华中科技大学开,还有个意料之外的额外福利——华科校园榜着国家森林,据说校园里是平均一个人能摊上7棵树,所以华科校园里的空气质量比武汉城区好至少一个级别哟!

(这里插述一个会上不得不提的好笑的事情——上次说到后来我们反而变成政治最靠谱的会议了,然后就有两个校领导临时通知我们他们会来发言。在中国,领导来发言你不能拒绝,我们就坐在下面听,领导们主要介绍了华科的师资规模啦,校史校训啦~忽然!咦?我听到了什么???——我开始还很难相信自己的耳朵,后来则忍住不笑出声来——领导发言有一段听起来好耳熟,那明明是一字不差我写的新闻通稿开篇第一段好哇?!——嗯,就这样被抄袭,感谢领导认可!啊哈哈哈哈……我心里笑得满地打滚。)

空气质量是够让人头疼,这回发现ofo和各类共享单车服务倒是有个好处,就是北京的小摩的明显减少了——同样一两站地的距离,你是愿意花10块钱坐没执照的小摩的呢,还是花5毛钱自己骑个单车呢?(虽然共享单车说是一次一块钱,但据说各种打折优惠,其实也就5毛钱)

摩的少了,快递小车倒是多了——国内城市的节奏真是让人惊叹,我因为时差凌晨四点在亚马逊订的书,居然同天下午午饭刚过就到了!太神速了!而每天傍晚七八点中小区里还能见到各种快递小哥的身影,啧啧,真是了不得。这回在香港听Ada说香港网购远没那么发达,看来快递真是成就了国内的网购。《三联生活周刊》最近有一期就是关于快递行业的,读了长了不少知识。

北京的变化好快。这回和 cici珵相约北京见,cici珵为迁就我,把餐馆地点定在了离我很近的双井——我当时还想,双井,我熟啊!完全我地盘。结果见面当天,从双井地铁站出来,完全就转了向,并且直觉地就超反方向走去……后来还是百度地图定位才找到的北,真、丢、人、啊!可是明明我记忆中双井的坐标就是富力广场,谁知道会猛然冒出那么多相似的高大上建筑!

 

但北京有些“洋气”不要也罢。这次在北京吃的最来劲的馆子叫“局气”(老北京话仗义、义气的意思),但我常常怀疑在当下的北京生存得需要点霸气。

那天在星巴克用洗手间。忽然门被猛推了一下——嗯,外面的人大概不知道厕所里有人,猛推一下发现上了锁,但外面的人并没就此罢休,随后是一阵对厕所门生猛地拳打脚踢——那暴力程度几乎可以匹敌防暴警察——并伴随有一个孩童的“fuck……!fuck……!fuck……!!!”他fuck什么我没听见,但总之是匪夷所思地暴脾气和暴力。

我当时就琢磨,门外要么是个在国人崇宠下真把自己当贵宾的外国崽子,要么就是缺家教的中国熊孩子——不管是哪一个,我都决定“给这孩子点colour see see”。

所以我猛地一拉门——果然外面站着的是一个六七岁的中国小男孩,他本是目中无人地正准备冲进厕所,却被我“以牙还牙”地一声吼住:“You fucking crazy?! Mind your manners!”

小男孩立马来个鲤鱼打挺地收敛,用蚊子般的声音拿中文说了一句:“对不起……”

而旁边如我所料,站着是孩子的父亲,那男子对我对他儿子的呵斥倒也没什么反应,只是笑盈盈陶醉般地望着儿子,满脸幸福地写着,“瞧我儿子多牛掰,连破坏公物都说的是英文。”

看着那“慈父”的样子,我不禁感叹,哎,城市城市,却还是一个荒蛮的江湖。

4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年轻真好呀

年轻真好呀!——这是大Joy这周最大的感触啦!

这周见了好几个同事,大家都很关心大Joy的伤势,并且跟俺分享了很多自己各种受伤啊和对付伤痛的经验。别看就比大Joy大个5-10岁,我发现大家对疼痛都很有经验哎,而且听着听着我忽然觉得——幸好我还算“年轻”,从大家叙述的经历看,我猜测同样的撞击如果发生在别人身上,即便同样有书包做缓冲,估计要严重很多(骨折是跑不掉的),而且估计要恢复地比我慢。

我觉得我真是恢复得非常快了:其实现在如果我不说的话,只要在轻体力活动范围之内,大Joy已经恢复到外表和举止上基本上没有异样了,一般人看不出来咱是两个半礼拜前刚被撞飞过的哎!我后来和同事半开玩笑地自我吹捧说:“哎呀,原来在康复上,我都这么impressive呀!”嘿嘿

在这上真的显示出年轻的好处了,当然除了年龄,很重要的一点是机体功能还保持得比较“年轻”吧。事后家里人和同事都说,这和大Joy平时几乎天天跑步是很有关系的,如果没有平时锻炼的底子,估计应激和恢复都会差一点吧。

被人说胖就更要喘喘,所以这两天就特别无比想跑步。医生说,再等个3-4周在考虑吧。我有点不屑。因为虽然摆臂可能有点障碍,但腿脚已经没啥问题了。昨天试了一下,两三步就停了——别的尚且不说,脸疼就让人受不了——因为脸颊上还有一块小血肿没完全消下去 >.<!

总之,被车撞了一下,撞出对健康更深刻的理解了。所以谁能想到从小讨厌体育课的大Joy有一天会在博客里大声呼吁:大家都要锻炼身体呀!年纪可以不轻,但咱可以stay young呀!

---------------------------

既然还不能四处乱跑,我就倒在俺家的reliner上一本一本地吞噬东野圭吾一页一页地消灭上个月错过的各种杂志。

东野圭吾好好看哎!——每次回国都会找两本翻译的日本小说看(反正都是看译本的话,翻译成中文要比英文更“原汁原味”吧),还要特意说一下,这回顺便还翻完了全部四册“知日”,以前只零星买过知日系列的杂志,但是书其实比杂志好看很多。

而家里订的杂志嘛,就翻到了好多特逗的事情(比如伦敦现在最火的馆子是Bunyadi,客人要全裸哦!),也有特别汗的事情。比如这期WIRED的最末,就有一个关于国内百度地图的报道。原来国内百度地图的street view也是要被和谐的:

4

1

1020

2

3

反正图片和现实也不一样,既然这样,为啥还要做street view嘛,我就不明白了,找几个做《大富翁》游戏的美工画出一套街景不更好嘛?

而且别的就不说了,既然要和谐,咱能和谐得细致点嘛?怎么强权得都那么业余?

2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