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胡椒盐儿Salt&Pepper

新春大吉!

看我家的书架酷不酷?喜庆不喜庆?欢乐不欢乐?

啊哈哈哈哈,这是那天在家做白菜N年前教我的新疆大盘鸡的时候,忽然手机响了,然后被提醒今天有包裹给我哎,然后小巴跑到邻居家去取包裹,然后的然后——

IMG_2787

幸糊!!!!!

没想到今年白菜给俺肿么大的一个红包哎!(红色包裹嘛)

拼拼拼!一定要在春节之前拼好哦!而且这次我还把小巴拉下了水——小巴同学开始拼成人之后的第一个乐高,这位同学的第一反应是这样的——

然后在俺的监督指导下——真的需要监督指导哎,不然小巴这种乐高麻瓜完全就是插得驴唇不对马嘴非常有想象力

热场了大概半个小时小巴同学有点找到感觉了——

IMG_0770

但很不禁夸,很快要求“中场休息”,来根香蕉“让我静静”……

一回生二回熟,第二天就上手很快啦!

IMG_0778

最后,嗒哒~~~

IMG_0786

妈呀,不就是个乐高嘛,至于得意得像秋收的农民伯伯那样嘛???啊哈哈哈哈

最后我想说,我脸盲也就罢了,我惊讶地发现我的手机好像也脸盲,因为手机自动选择的2019和2020两年的相册封面居然是这样的——

IMG_E2807

(你别说,其实还是有点神似哈哈哈哈)

祝各位鼠年快乐!

(PS. 那天英国同事问我:鼠年?鼠年应该干什么好?我说:养只猫啊!)

2条评论

Filed under 胡椒盐儿Salt&Pepper, 高色谱Gossip

谁说我没时间八卦啊?!-1

你看看,你看看,这完全都是被 @Yueming 同学逼的!啊哈哈哈

最近确实没怎么更新,因为最近有点忙,尤其有点忙着倒时差——前天刚从Boston回来,而再往前一周刚从北京回来。

其实从北京回来就一堆的感叹,一堆的“哎呀妈呀”,还有一堆的……嗯,还有一堆的学生作业要判……真的是“一堆”!!——你能想象一口气看60多篇关于涂尔干的小论文吗?换个方式说,你能想象一口气看60多篇关于阐释“自杀”这个社会现象的小论文吗?尤其当这些关于自杀的论文是出自不太会写学术论文甚至不太会引用文献的一年级小朋友之手……

判到一半,我忍不住写邮件给Adam抗议说:拜托你明年出点正能量的题目行吗?!>.<!

嘎嘎嘎嘎。

回到在北京那周,确切的说是6天:抵达一天,准备一天,开会三天,开另一个会一天,走人。

IMG_8151

三天的会议是俺和Z大老师主持的一个British Council的中英合作项目,三天,没有预先邀约的ppt,二十个英方高手和二十个中方高手即兴交流。

参与者是即兴发挥,聊哪儿是哪儿,会议组织者却要心中有数。所以这那天三是我举办过的最“熬人”的会议了——相当于引导一个长达三天的seminar,还一屋子的人精。当过seminar leader的都知道这其中的含义哈!

怎么让一屋子平均智商比你高的人精天马行空觉得不虚此行?让我想起张亮同学N年前在T恤上印那句话:你必须很努力,才能看起来毫不费力。

哎嘛,摄影师有记录:大Joy都快使出洪荒之力了(尤其中间那张,完全可以直接入选指环王剧照,啊哈哈哈哈)

IMG_0303

三天这么多聪明的大脑,聚在一起都在聊什么呢?大概聊这些——

IMG_5335

嗯嗯,篇幅有限,我当然要拣最酷最上镜的说啦!!

哈哈,其实是说中英科技合作治理啦!会议蛮成功的,很开心不论是参会的自然科学工作者还是社会科学工作者,每个人似乎都很有收获(反正我的收获是很大啦!)

三天里,我们毫不留情地反思了科技于社会的现实关系、集体参观/吐槽了中国科技馆,大家在我刻意的误导下进行了一场荷尔蒙横飞地竞赛,然后在有故事的中关村糕点中化干戈为玉帛……当然,恐怕大多数人印象最深的恐怕是那天晚上聚餐,在Z大老师的伴奏下(妈呀!依然不敢相信),中方参会人和英方参会人分别合唱了一首歌曲:《歌唱祖国》和Auld Lang Syne(友谊地久天长)。啊哈哈~GL同学的女高音太华丽了,歌唱祖国唱出了 Beverly Sills的范儿

IMG_8360

“For auld lang syne, my dear, for auld lang syne~”,这回也是借着开会的机会,我和一个认识十几年的朋友有了第一张工作合影哎

DSC_1567

妈呀,感谢摄影师记录被C老师“教育”的这一刻,有图有真相,这段友谊里我完全是“弱势群体”好哇=P

这回还第一次收到了实体的感谢卡!——一般大家礼貌性电子邮件客套一下,实体感谢卡我还第一次收,特感动哎

当然,这个活动之所以能成行,而且能如此成功,真的很感谢朋友们的力挺、支持,当然还有少数朋友的敦促,咳咳——这里我要特别感谢/吐槽Paul,这个家伙真讨厌!会前赚足了我的眼泪(因为他家里最近出现了很多变故),会议中赚足了我的汗水~,靠!我永远记得那天会议晚餐,我把眼睛瞪到无比巨大居然依然无法把这只工作狂赶到别的桌子去。他安安稳稳地落座在我旁边,然后温文尔雅地跟我挥挥放在他身后的一个大文件夹跟我说,“大桌椅呀,我以为我们可以就饭谈点明天的计划?”

当时已经困到兔子眼睛的大Joy内心呐喊地是:我靠!我靠!我靠!我去!我去!我去!(确切地说是“你去!你去!你去!”)

但深吸一口气,NND,你知道Paul是对的,夹一大块烤鸭塞进嘴里,假装嘴巴很忙地样子轻描淡写地回应一句:嗯哼~那就开始吧!

(睡醒之后)谢谢以Paul为代表的你们,冒着“打翻友谊小船的风险”不断鞭策我成为我想成为的那个人。所以,一如既往,不管你看得到看不到(多半是看不到),大Joy只想说:感谢有你——

当然,也感谢没有参会的家伙们,比如?比如 @一只猫 还有 @松木木木 啦!那晚四只女人聚会绝对是此次北京行最愉快的晚吧尚!(尤其晚饭后还有冰激凌吃!)

IMG_8260

(图片最右侧的Zuma同学完全就是为“搅和社会”而存在的,特别淘气,大家可以忽略她的存在——虽然,这很需要一点功力……啊哈哈哈哈)

开完自己的会,去HL会上掺乎掺乎。

IMG_8330

然后粑粑麻麻带我去哈皮——

IMG_8415

粑粑麻麻是谁呀,粑粑麻麻去的地方是一般地方嘛?哇,这个箭厂胡同的“元古本店”真的很好吃哎!感觉就是取了一个日本名字,晃着欧式风格,作出了很好吃的中式糕点的店——

IMG_E8410

好吃好吃~尤其粑粑付钱更好吃哈哈哈!

最后显摆一下这次回北京的另一个收获,新纳手机壳一枚~

IMG_8074

未完待续,续里会有哪些八卦呢?Stay curious, stay tuned.

6条评论

Filed under 胡椒盐儿Salt&Pepper, 高色谱Gossip

疯狂时代之时空穿越知识点

IMG_5873喵嗷~你们都没想到小胡的“回归”吧?哈哈。上图是这回收到的上天入地超级无敌之棒的礼物——喜洋洋给俺订了一个小胡的抱枕!!! 🤩 超爱哦!而且和小胡大小几乎差不多。姆啊~亲姐。

小胡最近还跟我搭配了另一个gig:这回我和小巴往东飞的原因是啥来着?哦,是帮我俩共同的朋友在暑期学校客串一下。因为另一个老师临时掉链子,所以大Joy还英勇救场了一下,临时加了四个小时的课,不过加料不加水哦!咱传播知识点还是很用心哒!比如暑期学校的主题有点深刻:全球治理(global governance)。可是我觉得“暑期”学校嘛,就要有点暑假的样子!所以在讲义上附加了一系列胡椒盐儿的“旁观者清”外加“画外音”。比如下面这样——

IMG_5923GOGS0528

效果不错哎!我开篇跟学生说,我认为胡椒盐儿在他们脑海里停留的时间会比我唔哩哇啦讲的其他东西久远得多,虽然无从查证,但是我觉得大概是这个效果。因为后来小巴去上课的时候,学生还跟小巴提起胡椒盐儿呢,嘎嘎嘎嘎。

IMG_3315

关于小巴在我后面上课还有个特逗的事情,就是我上了三天的课,小巴上了两天,但两天都敲好是在我后面上的。你想啊,大Joy口无遮拦的,肯定是(在法律范围内)对这个疯狂时代手舞足蹈地发表各种“奇言怪说”。然后估计有些学生要么觉得新鲜要么觉得不适应(或者意犹未尽,嘿嘿),所以两天都后来在小巴的课上问麦克老师对同一个事情是什么看法或者对“之前那个老师”说的是个什么看法。然后小巴晚上回来坐在旅馆的阳台上,面朝大海(见上图)跟我学舌他如何和学生处理我的“遗留”问题。

哎,你猜咧?麦克老师当然跟大桌椅老师想的八九不离十啦!我说,那些学生一定心理在琢磨:靠这俩老师同出一辙, why don’t they get married哎?! 啊哈哈哈哈哈哈~

那些学生挺可爱的,真的都是学霸。他们的英语都很好,(比他们老师想象中更)爱发言,有观点,而且看的正经书都比我在他们那个年纪看的多。 当我对“现在的国内大学生”赞不绝口的时候,他们的老师跟我说,这些确实都是学霸,因为这些暑期班对其中很多人不是为了休学分,而纯属“兴趣”才报名参加的。俺从来都是很会考试但学习能偷懒就偷懒的家伙,所以听到这个有点佩服有点撇嘴(白菜知道我大学修炼的专业是“翘课”),学霸辣么多,想来现在的学生压力也够大的,让我想起这回在《新周刊》看到的一个段子——

IMG_3602

在即墨的图书馆里,还看到借书机器人——据说是可以帮你查书带你遛哒的,但是俺们去的时候赶上这机器人正在充电,任凭俺们用中英双语各种撩吃,也没搭理我们。我说不管咋说合影留念一下以后保不齐讲课会用到,而小巴说不管咋说合影留念一下以后保不齐能跟人家吹嘘秃顶是21世纪智能的标志……

据说现在秃顶是国内社会的新焦虑哎,因为工作压力不少90后都已经开始谢顶了,这是在这回在北京买到的新周刊上看到的。然后小巴表示自己和90后无缝衔接——

IMG_3592

原来青春的尾巴还是可以这么揪住的呀!

这回回北京打酱油增长的另一个知识点是下面这只熊猫——

IMG_3604

你是道它是谁哇?它叫阿璞,是中国所有熊猫的熊猫代表。我目前找出的和熊猫盼盼以及福娃晶晶的区别是:1)fancy的蝴蝶眼圈,2)时髦的莫西干一撮毛,2)长腿欧巴。

最抢眼的是这个名字:阿璞,据说是英文UP的译音。中国大熊猫代言熊猫的名字原文是英文,脑洞大开哦!

在北京期间,还收到俺最近认识的一个好友安娜的邮件——你知道一见钟情一触即发之类这些词的意思吧?这个家伙(女)基本就是臭味相投相见恨晚那种。她说起来是我同事,但是因为在人类学系,所以我俩从来都没有见过。我是在此次东游前去苏塞克斯开会的会议名单上看到除了我之外,她是唯二被邀请的肯大学者。

然后在去苏塞克斯的前半段火车路途上,我看斜对面坐着一个身着“乱七八糟”很hippie还很夸张地活动脖子的家伙,我当时就心想:哇靠,绝对的怪姐姐,一定要躲远一点。 随后我掏出了精神病学专家写的给大众看的精神病学(心理学)史的书,Shrinks(从苏塞克斯看到即墨,真的好好看!)

IMG_3323

我用余光看见她很警慎地朝我这边看了一眼,估计她也心说:哇靠,绝对的神经病妹妹,一定要躲远一点。

我们就这样坐在各自的斜对面互相戒备地嘎呦了一个多小时而完全没有对话。直到中途换车,我忽然意识到——哎,这个怪姐姐好像跟网上的照片有点像哎!到了苏塞克斯,我觉得好像需要礼貌一下,所以就在站台上跟她客套地打了个招呼——哎,您是不是谁谁谁呀?啊哈哈。“虚张声势”地客套了一番之后,我俩互相感觉有点投缘哎,因为我俩都一副“我真的不太喜欢跟陌生人聊天啊”的德行,哈哈哈哈

结果两个看似“内向”的家伙后来在会议间歇第一次聊天居然就莫名其妙地聊到了“裸体”、“毒品”(不是“你想象的那样”,但绝对比你想象的要赤裸!),特别欢乐,只见在一个“紧张活波”的会议午餐会场,一个hippie姐姐和一只精神病妹妹时不时迸发出嘎嘎大笑。后来我俩还感叹说虽然刚认识,但好像除了“性”其他的sin我俩都聊了,够不可思议——感叹到这里俺俩都停顿了一下,然后异口同声说咳咳“性”什么的还是留到下次吧,啊哈哈哈~(当然,所谓的“毒品”不过是大麻啦——因为安娜这个人类学家是做关于大麻和其他草本毒品研究的,而我最近很关注大麻和主流医学这个问题。)

总之三天会议结束,一起回到侃村在火车站告别是,安娜还意犹未尽地说,下回应该创造机会再一起去开个什么会,估计会很爽。前两天她给我写了个邮件说她看到一则新闻,立马想到了我:乐高将用(大)麻(hemp)作为其玩具塑料的替代品。啊哈哈哈,对于一个连烟都不会吸的家伙,俺对于能让安娜建立起“大麻=大Joy”这个条件反射还是很得意滴(当然这个反射弧的梗亦或是乐高>.<!)

而对于乐高这个举措,大Joy的反应是:这是自二战以来的Hemp for Victory 2.0!

好啦,啰嗦了这么多,我现在要去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了:即便拯救不了世界,但我可以拯救我的智商呀!

IMG_5943

4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胡椒盐儿Salt&Pepper

小胡,祝快乐!

我肥来啦!

一降落在希斯罗机场就发骚了。让我想起那个关于中国污染的笑话,嗯嗯,可见我对新鲜空气过敏,吸点霾就舒服了。

回来倒了两天时差,现在让我淡定地写这个博客——

IMG_2562

上图是我手机里拍的最后一张小胡的照片,当时它趴在葛优瘫的我的身上,然后我很得意于把它脑袋上的毛儿拨楞乱,还特此拍照留念——小胡听见我呱唧呱唧拍照的声音连头都没抬,估计这厮内心很汗:人类得有多无聊啊。

在国内出差的时候得知胡椒盐儿随她的主人搬家了。换句话说,以后再也见不到她了。

会想上篇博客里提到的小胡看我装箱子生气,想来其实胡椒盐儿事先是知道的,可是愚蠢的人类不知道啊,还自鸣得意地拿猫粮贿赂她呢。

说起来很诡异的事,那天被生气的小胡挠完,第二天小胡没有来,事后知道她就是第二天搬走的。那天我们两个早上去喝咖啡,回家的路上,有一辆车从我俩身边开过,我当时还在想:如果有一天小胡搬家的话,或许就坐在这样一个车子里和我们擦身而过,小胡估计会从车窗里看见我们,可是我们两只愚蠢的人类都不会知道啊!

想着想着,还真就成真了。这种小概率事件为什么从来不发生在我其他的白日梦上呢!

总之很难过。好在得到消息的那天没有讲课或者调研什么的事情,还有前猫奴楚楚陪着。楚楚很爷们儿地问我:想聊嘛还是不想聊?我说,不想聊。楚楚果真就一句也不再问了。我俩该干嘛干嘛。倒是下午坐在回北京的火车上,我忍不住问她,当年她的布迪厄去世之后,她是怎么‘get over it’的。

楚楚跟我说,你永远不会‘get over it’啦。她说布迪厄是在她麻麻去世之后的16年里,生活中唯一的定数,可想布迪厄去世的时候对她打击多大,她把布迪厄埋在了景山(不告诉你在哪里,哈哈),因为她觉得这样布迪厄可以和皇帝一样看风景。然后她还说,飞回英国前的那个早上,她打算去景山和布迪厄一起喝咖啡赏山景……

看来也不需要get over it。后来资深猫奴春晖也大概说了同样的意思。嗯。

其实这大概是我们和小胡之间所有结果里最好的一种,即我们知道她还健康,她只是随很好的主人搬到另一个地方去征服其他人类去了,要是过几年因为年纪大或者生病而不再来我家,估计更难过啦!

当然,这件事还有一个八卦是因为小胡主人的房子在出售,我们终于有机会从网上看到小胡自己家的模样。双层双卧的连排房子的末尾。哈哈,难怪小胡喜欢往我们家跑,她家挺温馨的AKA有点乱,哈哈哈哈,我想我们家在小胡心里保洁工作一定是五星级哎!

后来好几个朋友建议我们联系小胡的主人,至少有个正式的告别吧,但是我俩想了想,一来刺激受一次就够了,再告别一定要疯了;二来其实对于猫来说,搬家是个需要洗脑的过程,不然很容易走丢,所以还是不要再混淆她的小脑瓜了吧。

好吧,最后怀念一下胡椒盐儿5年来对人类的各种教诲,不知你在哪里开拓疆域,但祝快乐!

IMG_2852

8条评论

Filed under 胡椒盐儿Salt&Pepper, 高色谱Gossip

岁月静好(?)

IMG_2302

“岁月静好”,这么流行又这么美好的四字成语,你有没有琢磨过到底是怎样一种意境?

“岁月静好,现世安稳”,你说当年胡兰成对张爱玲说这八个字的时候,是怎样的情景?

……咳咳,我觉得吧,这事经不起琢磨,因为放生活里一细琢磨吧,就很难保持严肃了。

比如上周情人节,俺白天北上爱丁堡和Sophia小聚,外加做了个seminar,各种手舞足蹈人来疯(讲完seminar,fitbit就提示我一万步达标了),然后跟新老朋友去灌了半肚子啤酒,扒上火车南下9点多跟小巴在纽卡斯尔汇合,跟纽卡斯尔的其他夜行动物们high到大半夜,第二天早上坐在安静的早餐店里,没有啥着急赴的约,没有啥一定要回的邮件,仰头看着阳光透过绿叶照进来(见上图)……哇塞~跟小时候奶奶家的阳台差不多,这大概就是岁月……

IMG_2294

目光被晃回人间,小巴托着一个闪亮的大脑袋很纠结地吐槽说:你说,我是吃鸡蛋培根呢,还是鸡蛋菠菜呢,还是鸡蛋三文鱼呢?

呃,人生真复杂哈哈哈哈

那天在家也是,一抹阳光进来,照得俺家安静祥和,还挺适合感慨啥岁月流逝的……

IMG_E0957

只听“嗷呜~”

IMG_2359

iPhone6s为您犀利地记录生活点滴~矮马,你见过这么有感染力的哈欠么?舌头还打着弯儿,感觉这还是个很有韵律的哈欠。只能说,小胡与胡兰成姓得绝对不是一个胡。

然后就是今天,站在Wye [读why]的火车站上拍的。搬来肯特好多年了,天天上班路过Wye但就是没有去过,早听说Wye是肯特以风景出名的一个大草场,果然就是站在火车站的天桥上也能感觉到那份恬静——

IMG_2400

不过咧,之所以我俩站在那个火车站的天桥上,是因为小巴今天本来要去A医院做CT的,但是火车坐到一半才恍然大悟哇原来预约信上写的是去B医院做CT,赶紧下车,翻桥,往回走!

啊哈哈哈哈哈哈,所以什么岁月静好啊,根本就是人艰不拆嘛!好在俺俩习惯性OCD,就是这么糊里糊涂居然还是提前10分钟抵达的医院。检查也没啥事,回家写博客去~嘎嘎。

好啦,感叹完了,分享点最近发现的新鲜事吧。

首先,你有没有好奇或者担心过那些做电话簿、地址簿的文具公司怎么存活的问题?——这事我还真担心过,因为现在用纸质文具的人越来越少,好多文具店都关门了,多郁闷,而且数字化时代对传统文具的冲击面要比想象中的广的多的,比如如果没有纸,那么做剪刀的厂子怎么办?前两天我看FT上就报道Sheffield老剪刀厂里就剩一家还在了,矮马,这在俺们北京就是王麻子呀!

但那天在WHSmith里,发现居然电话簿有与时俱进耶——

我感觉这就是老爷爷款和老奶奶款。明显针对老年人呀,因为现在的小孩不都用云和app管理密码嘛。要这么分析的话,这个密码簿设计得不太合理,因为巴掌大的本本,字体好小呀,别说看得见看不见的问题了,就算看的见这么小的字,还得买细笔芯写。

IMG_2382

另外就是前面的免责声明,感觉就是“请注意这是个潜在坑爹的商品,但是我们不对坑爹后果负责”,这种后果自负精神倒是很合网络上诸多的T&C接轨的。

IMG_2383

跟网络有关的还有个新闻,今天看到说俄罗斯打算四月一号之前全国做一个“断网”演习,看没有外国服务器和网络连接,俄罗斯国内的网络能不能“自立”,然后那个文章后面说,俄罗斯这么做还有一个原因是希望能具备和天朝一样运营全方位式防火墙,把国内和国际网隔离的能力。看到这吧,当然是“百感交集”,但是最起码觉得矮油,咱天朝IT技术还是很领先的,原来搭建一个GFW不是想象中的那么容易呢。

然后今天又看到一个新闻,发现矮马数字时代不好妄自菲薄哈,居然从黑客效率来讲,俄罗斯早把天朝黑客甩得远远的,俄罗斯黑客平均不到19分钟黑掉一个网站,而天朝要4个小时!!!难怪川普当选了。。。

那天在纽卡斯尔发现,哇,居然英国也有美国的Taco Bell啦!!!简直不敢相信!

这回没机会吃,下回北上去尝尝,从玻璃窗看生意还真是很不错哎!以后去米国我就更淡定了,嗯。

最后一个要分享的呢,是那天在Durham教堂看见的大教堂的乐高模型——

IMG_2322

从侧面和背面的开启的窗户可以看到模型里面的细节很惊艳哦——

IMG_2321

IMG_2319

小巴那天看了第一反应是很气壮山河地说,可以在家也做这么一个嘛,第二反应是绕着模型走了一圈,结论,嗯,这个模型基本比我家屋子还要长……

啰嗦完睡觉去也,猫在被窝里的时光绝对是岁月静好,嘎嘎~

IMG_2318

2条评论

Filed under 胡椒盐儿Salt&Pepper, 高色谱Goss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