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胡椒盐儿Salt&Pepper

小胡,祝快乐!

我肥来啦!

一降落在希斯罗机场就发骚了。让我想起那个关于中国污染的笑话,嗯嗯,可见我对新鲜空气过敏,吸点霾就舒服了。

回来倒了两天时差,现在让我淡定地写这个博客——

IMG_2562

上图是我手机里拍的最后一张小胡的照片,当时它趴在葛优瘫的我的身上,然后我很得意于把它脑袋上的毛儿拨楞乱,还特此拍照留念——小胡听见我呱唧呱唧拍照的声音连头都没抬,估计这厮内心很汗:人类得有多无聊啊。

在国内出差的时候得知胡椒盐儿随她的主人搬家了。换句话说,以后再也见不到她了。

会想上篇博客里提到的小胡看我装箱子生气,想来其实胡椒盐儿事先是知道的,可是愚蠢的人类不知道啊,还自鸣得意地拿猫粮贿赂她呢。

说起来很诡异的事,那天被生气的小胡挠完,第二天小胡没有来,事后知道她就是第二天搬走的。那天我们两个早上去喝咖啡,回家的路上,有一辆车从我俩身边开过,我当时还在想:如果有一天小胡搬家的话,或许就坐在这样一个车子里和我们擦身而过,小胡估计会从车窗里看见我们,可是我们两只愚蠢的人类都不会知道啊!

想着想着,还真就成真了。这种小概率事件为什么从来不发生在我其他的白日梦上呢!

总之很难过。好在得到消息的那天没有讲课或者调研什么的事情,还有前猫奴楚楚陪着。楚楚很爷们儿地问我:想聊嘛还是不想聊?我说,不想聊。楚楚果真就一句也不再问了。我俩该干嘛干嘛。倒是下午坐在回北京的火车上,我忍不住问她,当年她的布迪厄去世之后,她是怎么‘get over it’的。

楚楚跟我说,你永远不会‘get over it’啦。她说布迪厄是在她麻麻去世之后的16年里,生活中唯一的定数,可想布迪厄去世的时候对她打击多大,她把布迪厄埋在了景山(不告诉你在哪里,哈哈),因为她觉得这样布迪厄可以和皇帝一样看风景。然后她还说,飞回英国前的那个早上,她打算去景山和布迪厄一起喝咖啡赏山景……

看来也不需要get over it。后来资深猫奴春晖也大概说了同样的意思。嗯。

其实这大概是我们和小胡之间所有结果里最好的一种,即我们知道她还健康,她只是随很好的主人搬到另一个地方去征服其他人类去了,要是过几年因为年纪大或者生病而不再来我家,估计更难过啦!

当然,这件事还有一个八卦是因为小胡主人的房子在出售,我们终于有机会从网上看到小胡自己家的模样。双层双卧的连排房子的末尾。哈哈,难怪小胡喜欢往我们家跑,她家挺温馨的AKA有点乱,哈哈哈哈,我想我们家在小胡心里保洁工作一定是五星级哎!

后来好几个朋友建议我们联系小胡的主人,至少有个正式的告别吧,但是我俩想了想,一来刺激受一次就够了,再告别一定要疯了;二来其实对于猫来说,搬家是个需要洗脑的过程,不然很容易走丢,所以还是不要再混淆她的小脑瓜了吧。

好吧,最后怀念一下胡椒盐儿5年来对人类的各种教诲,不知你在哪里开拓疆域,但祝快乐!

IMG_2852

8条评论

Filed under 胡椒盐儿Salt&Pepper, 高色谱Gossip

岁月静好(?)

IMG_2302

“岁月静好”,这么流行又这么美好的四字成语,你有没有琢磨过到底是怎样一种意境?

“岁月静好,现世安稳”,你说当年胡兰成对张爱玲说这八个字的时候,是怎样的情景?

……咳咳,我觉得吧,这事经不起琢磨,因为放生活里一细琢磨吧,就很难保持严肃了。

比如上周情人节,俺白天北上爱丁堡和Sophia小聚,外加做了个seminar,各种手舞足蹈人来疯(讲完seminar,fitbit就提示我一万步达标了),然后跟新老朋友去灌了半肚子啤酒,扒上火车南下9点多跟小巴在纽卡斯尔汇合,跟纽卡斯尔的其他夜行动物们high到大半夜,第二天早上坐在安静的早餐店里,没有啥着急赴的约,没有啥一定要回的邮件,仰头看着阳光透过绿叶照进来(见上图)……哇塞~跟小时候奶奶家的阳台差不多,这大概就是岁月……

IMG_2294

目光被晃回人间,小巴托着一个闪亮的大脑袋很纠结地吐槽说:你说,我是吃鸡蛋培根呢,还是鸡蛋菠菜呢,还是鸡蛋三文鱼呢?

呃,人生真复杂哈哈哈哈

那天在家也是,一抹阳光进来,照得俺家安静祥和,还挺适合感慨啥岁月流逝的……

IMG_E0957

只听“嗷呜~”

IMG_2359

iPhone6s为您犀利地记录生活点滴~矮马,你见过这么有感染力的哈欠么?舌头还打着弯儿,感觉这还是个很有韵律的哈欠。只能说,小胡与胡兰成姓得绝对不是一个胡。

然后就是今天,站在Wye [读why]的火车站上拍的。搬来肯特好多年了,天天上班路过Wye但就是没有去过,早听说Wye是肯特以风景出名的一个大草场,果然就是站在火车站的天桥上也能感觉到那份恬静——

IMG_2400

不过咧,之所以我俩站在那个火车站的天桥上,是因为小巴今天本来要去A医院做CT的,但是火车坐到一半才恍然大悟哇原来预约信上写的是去B医院做CT,赶紧下车,翻桥,往回走!

啊哈哈哈哈哈哈,所以什么岁月静好啊,根本就是人艰不拆嘛!好在俺俩习惯性OCD,就是这么糊里糊涂居然还是提前10分钟抵达的医院。检查也没啥事,回家写博客去~嘎嘎。

好啦,感叹完了,分享点最近发现的新鲜事吧。

首先,你有没有好奇或者担心过那些做电话簿、地址簿的文具公司怎么存活的问题?——这事我还真担心过,因为现在用纸质文具的人越来越少,好多文具店都关门了,多郁闷,而且数字化时代对传统文具的冲击面要比想象中的广的多的,比如如果没有纸,那么做剪刀的厂子怎么办?前两天我看FT上就报道Sheffield老剪刀厂里就剩一家还在了,矮马,这在俺们北京就是王麻子呀!

但那天在WHSmith里,发现居然电话簿有与时俱进耶——

我感觉这就是老爷爷款和老奶奶款。明显针对老年人呀,因为现在的小孩不都用云和app管理密码嘛。要这么分析的话,这个密码簿设计得不太合理,因为巴掌大的本本,字体好小呀,别说看得见看不见的问题了,就算看的见这么小的字,还得买细笔芯写。

IMG_2382

另外就是前面的免责声明,感觉就是“请注意这是个潜在坑爹的商品,但是我们不对坑爹后果负责”,这种后果自负精神倒是很合网络上诸多的T&C接轨的。

IMG_2383

跟网络有关的还有个新闻,今天看到说俄罗斯打算四月一号之前全国做一个“断网”演习,看没有外国服务器和网络连接,俄罗斯国内的网络能不能“自立”,然后那个文章后面说,俄罗斯这么做还有一个原因是希望能具备和天朝一样运营全方位式防火墙,把国内和国际网隔离的能力。看到这吧,当然是“百感交集”,但是最起码觉得矮油,咱天朝IT技术还是很领先的,原来搭建一个GFW不是想象中的那么容易呢。

然后今天又看到一个新闻,发现矮马数字时代不好妄自菲薄哈,居然从黑客效率来讲,俄罗斯早把天朝黑客甩得远远的,俄罗斯黑客平均不到19分钟黑掉一个网站,而天朝要4个小时!!!难怪川普当选了。。。

那天在纽卡斯尔发现,哇,居然英国也有美国的Taco Bell啦!!!简直不敢相信!

这回没机会吃,下回北上去尝尝,从玻璃窗看生意还真是很不错哎!以后去米国我就更淡定了,嗯。

最后一个要分享的呢,是那天在Durham教堂看见的大教堂的乐高模型——

IMG_2322

从侧面和背面的开启的窗户可以看到模型里面的细节很惊艳哦——

IMG_2321

IMG_2319

小巴那天看了第一反应是很气壮山河地说,可以在家也做这么一个嘛,第二反应是绕着模型走了一圈,结论,嗯,这个模型基本比我家屋子还要长……

啰嗦完睡觉去也,猫在被窝里的时光绝对是岁月静好,嘎嘎~

IMG_2318

2条评论

Filed under 胡椒盐儿Salt&Pepper, 高色谱Gossip

猪年就要有猪样!

新的一年即将开始,而胡椒盐儿已经很进入角色了,完全小猪附体的感觉——

IMG_1208

哇的天呀!这是前不久拍滴,没有抵制住小胡各种装可怜,外加天气不好这厮卡在我家好久,所以还是给了它一点猫罐头,然后小胡糠吃糠吃,哎呀妈呀,我都忍不住想象,你说那猫粮得多好吃呀……!

IMG_1257

总之,有没有觉得,加个小卷尾巴,小胡分明就是一只猪嘛

IMG_1604

嘻嘻,祝各位猪年大吉,吃嘛嘛香!

2条评论

Filed under 胡椒盐儿Salt&Pepper, 高色谱Gossip

猫鼠游戏

昨天在厨房准备午饭的时候,只听外面好大一声特别奇怪的猫嚎,我俩第一反应是要么是胡椒盐儿被什么夹着了,要么就是跟其他猫打架呢?

打开厨房门一看——好么!难怪喵声那么奇怪呢,胡椒盐儿嘴巴里唅着只小耗子……——所以那声音如同人类往自己嘴巴里塞个袜子然后再说话……

小胡后来也明白过了,把耗子吐地上了,然后喵喵喵叫我们出去旁观它的战果==||

然后我家后院就变成了一只小耗子和一只猫的游乐场……

IMG_8987

真的是游乐场——很多人大概知道吧,其实对于猫来说,追耗子更多是为了好玩,并不是食物。哇噻,我昨天是真正认识到这一点了,因为小胡真的就是跟耗子各种逗啊,跑累了俩人还都倒下歇了回儿>.<!

IMG_8993

好像还逗出了亲密感——

IMG_8988

那情景让我想起了爸妈家机顶盒上的一个猫鼠摆设——

哈哈哈哈,然后昨天小胡追着耗子跑,还时不时扭头看看我,一副“刚才那镜头你都抓拍下来了哇?”

IMG_8989

当然,本摄影师也不是完全袖手旁观哈,尤其小巴拒绝当铲尸官,所以后来我们引开胡椒盐儿的注意力,让小耗子回家了。

小巴的哥哥看了开篇那个照片说脑海里已经响起国家地理的主题曲了,对此小胡和小耗子是这么说的——

IMG_8992

 

 

5条评论

Filed under 胡椒盐儿Salt&Pepper, 高色谱Gossip

小记与小胡

昨天一睁眼就看见Paul Manafort和 Michael Cohen的新闻,颇为感慨。

不是感慨Cohen这个曾经扬言爱川普爱到可以为他挡刀子(子弹)的家伙终于还是屈服了,坏了江湖规矩,而是感慨美国司法制度终于还是能让江湖气这么重的案子屈服,还是能碎了江湖规矩,就算后台是川普。

尤其感慨的是,正好头天晚上听intelligence squared的旧集,听到了对James Comey关于他自己那本新书Higher Loyalty的采访。我挺讨厌Comey的,因为我也觉得是他没事忘希拉里身上泼脏水,然后间接把川普选上了台。但是不得不说,听完这个采访,我觉得他做的有道理。从职业司法人这个角度,我甚至觉得希拉里估计都会同意他的做法。

这个采访里他说到社会对公平公正的信心的重要性——比如他对希拉里事件的处理就是为了能维护这种信任。确实,如果大家都丧失了对公平的信心,真是没什么奔头了,望着那个潜伏在雾霾里的玻璃屋顶,不论男女就只剩下延禧攻略了。我常常觉得对公平的信心才是为人正直的缘由,真的是,不信你想想,在不公平的条件下,其他伦理价值都是道貌岸然。所以当Comey说,不论是你自以为多么的高明和现实,程序上破坏了老百姓对司法公正的信心,那谁当总统也是国将不国了,嗯,我觉得说得很有道理。

这个采访值得一听哦:https://www.intelligencesquared.com/events/james-comey-in-conversation-with-emily-maitlis-on-speaking-truth-to-power/

确切的说 intelligence squared 很值得一听哦!

————-

下面换个风格和场景,来说一下胡椒盐儿。

本来上半部分博客是昨天要写的,不过下午刚打开页面就出状况了——

昨天一直没有见到胡椒盐儿,我俩坐后院里还说,没准这厮去迈阿密度假去了!

然后下午小巴忽然惊讶的发现,胡椒盐儿站在和我们后院相邻的邻居的二楼窗户上向外张望——虽然我们不知道胡椒盐儿到底主人是谁,那个邻居肯定不是小胡家,小胡时不时会在他家后院趴着睡觉,或者早上在来我们家之前去他家院子里溜达一圈,他们家时常开着落地窗,小胡几次大摇大摆往里走,都被主人轰出来了,尤其他们家养狗不养猫——但很明显小胡昨天早上一定是自不量力,偷偷溜进去了,然后没想到一家人就上班了,他没跑出来,结果就被反锁在家里了!

然后胡椒盐儿在楼上看见小巴了,在小巴招呼我下楼的功夫,胡椒盐儿就从二楼窗户上消失了。

这厮能去哪里呢?

我俩猫着腰通过院墙洞看见,聪明的小胡马上跑到楼下的落地窗前等着我们去给他“开门”。

啊,可是小胡啊,那不是我们家,我们没法去开门啊。

然后小胡就扒着玻璃望着我俩。那小眼神儿,好可怜啊。

然后小胡觉得干等着不如自己想办法,转身从一楼的落地窗前消失了。

不知道这厮试了多少个屋子或者多少个门。大概十几分钟之后,胡椒盐儿又回到了二楼。不过这回异常惊险的是,它看见我俩仰头看着它,它就从开着的窗户里钻出来,走在窗外的木条上,企图找地方跳下来——

IMG_7274

可是偏偏这个房子是个coach house,说白了就是以前停马车的,是个直筒子设计,除了那个窗台,小胡根本没有落爪的地方

IMG_7278

看着真揪心。我俩怕小胡看见我俩更着急要跳,就赶紧回屋了,从窗户上观察,胡椒盐儿窗里窗外大概折腾了半个多小时,还是没有能找到下来的办法。

我们也没法做什么——小胡在屋里困了不过5-6个小时,动物救助中心和警察估计都会等房屋主人回家再说。

我俩很担心的是,那家人跟我俩差不多,一天到晚出差,这万一当天不回来怎么办?

所以那几个小时是很焦灼的。

还好下午四点左右,小巴说,他们家有人回来啦!!

哇!跑下楼去,咦?怎么他们家落地窗已经打开了,不见小胡?小巴超地上一努嘴——啊哈哈哈哈,邻居发现无意把小胡反锁在家里好像感觉很过意不去,然后就给小胡倒了一座小山的好吃的——虽然是狗粮哈哈哈哈哈。哎呀妈呀,英国人真豪爽,下图是我在楼上拍的(总不能明目张胆伸胳膊进去拍摄别人家的院子吧)

IMG_7281 2

那座食山还被小胡挡住了一大半呢,你想想这得有多多啊!

IMG_7281

我的妈呀,哈哈,然后我俩猫奴在墙这边就在担心另外一件事:这小胡不会吃出个什么停食着凉什么的吧……

小胡真是甩开腮帮子使劲吃啊!妈呀,我寻思着吃了有快半个小时吧!

终于吃完了,看大Joy通过墙洞拍到的饕餮后的小胡,你瞧那舌头吐的,这架势完全是吃到要吐啊——

IMG_7286

啊哈哈哈哈哈哈~

那家邻居好像还是特意回来的,我俩猜测可能是远程检测发现家里居然有一只猫在镜头前晃来晃去,因为很快又走了,快凌晨才又回来(写着写着忽然觉得,哎,我家这个邻居完全就是The Americans里面Jennings一家的作息嘛!哈哈哈哈)。

好在是皆大欢喜,小胡被解放了。不过很好玩的是,经历了这次被困之后,小胡对人类的居所好像有所畏忌,以前每天蹲在我们家门口喵嗷喵嗷吵着要进来(最过分的一次是前几天凌晨四点蹲大门口当街叫门!),这下好了,就蹲在我家门口的垃圾盖子上,你就敞开大门请他进来他都一副“我不下地狱,谁爱下谁下”的样子

IMG_7294

4条评论

Filed under 胡椒盐儿Salt&Pepper, 高色谱Gossip

哦麦爸!

一般人说“哦麦嘎”( Oh my god),经过过去两周,我认为我得说“哦麦爸”!用标准普通话讲就是老爹你真行 >.<!

IMG_0859

上图是我爸早上在利兹城堡溜达,粑粑估计心说:呵呵,我哪里有你说的那么好啦!

可是粑粑,我又不是在夸你呀……

啊哈哈哈哈哈哈

这回四个大Boss们(父母和姑姑姑父)集体来英,觉得最惊奇地自然是胡椒盐儿。你想啊,平时它溜达来我们家,顶多就俩人,四条腿儿。而这一下,哇噻,这家怎么一下子多了这么多人,辣么多条腿,尤其从饭厅看去,那人腿、桌子腿、椅子腿林林总总都加起来,没点小学文化哪里数得清楚!而且在这种人多腿杂的环境下穿梭着刷存在感,还要避免被踩到或者拌人类一跟头(这两件事在大Joy和小胡之间都发生过,还是在大Boss来之前)得多有技术含量呀!

几年前我爸妈来英国就见过小胡,不过那时候小胡刚刚把我们家圈入自己的领土,还没有每天准点定时地来随便出入,那时候小胡还只是一只“邻居家的猫”。而众所周知,现在的小胡哪可同日而语,“去大Joy家和胡椒盐儿合影”根本就成亲朋好友间肯特一旅游景点了>.<!

大Boss们晚上到的英国,第二天早上一起床,小胡就踩着猫步过来了。四个大Boss和小胡的关系很不一样:姑姑对小胡是相敬如宾和平相处模式,姑父是看似不在意却每天站在二楼窗口远远观察小胡习性,然后绘声绘色地跟我们描述,神奇的麻麻则是一分钟把小胡搞定——

img_4776

而我粑粑呐?粑粑和小胡的关系就比较复杂了。咳咳。

且说那天早上小胡牛气哄哄“门都没敲”地大摇大摆地晃悠进俺们家,一仰头撞见我爸,矮马!这俩当时气场是这样的——

IMG_4789

啊哈哈哈哈哈哈……

后来坐在后院,在户外摸爬滚打了一天的胡椒盐儿靠过来,粑粑伸手胡撸了它一番,一边胡撸,粑粑一边用英语(!)发自肺腑地跟胡椒盐儿说:你可真dirty呀!你可真dirty!

好像生怕这只英国猫听不懂他吐槽似的!

矮马,粑粑你可真会聊天!

但是胡椒盐儿很聪明,在接下来的几天,它很快就发现谁才是真正的大Boss,尤其是它屡次透过玻璃看着俺们在粑粑的带领下各种大吃大喝,小胡都看呆啦——

IMG_6208(我靠,这就是他们人类传说中的圣诞老人来了嘛?)

很快,胡椒盐儿就和粑粑成了铁磁。每天粑粑坐在后院椅子上乘凉吸烟,小胡就在旁边桌子上蹲着吸二手烟,爷俩一起看着从天空中飞过的小鸟,一起想着诗(吃)和远方……

IMG_5978

后来这俩就很互相欣赏了,一方面有粑粑撑腰,小胡更是一脸Boss范儿,另一方面粑粑赞赏小胡说:嗯~这猫情商高~

但哦麦爸还没有感叹完——这次和大Boss们出游,主要在肯特郡和比利时。那天在布鲁塞尔的老城门,粑粑发现楼梯有个角度很好,就拍了张照片,然后给我看说,“你看我拍的小巴拍的很好吧?”——

IMG_6307

好是好,可是我注意到,哎,老爹,当时你好像说是给我和小巴一起照一张的,照片上怎么没我呀?

粑粑说:你老乱动,干脆把你裁下去了呀。

哇咔,真直白,见过坑爹的,但没见过这么坑儿的爹啊==||

这时候就显示出老妈和老爹的本质区别了,因为你看,麻麻就没嫌弃,还直接拍了个特写——

IMG_5993

>.<! 居然把证据拍下来了。

好吧,我就猴了,您能把我怎滴?

IMG_6026

(其实这张照片本意是想假装自己也有Jane Goodall的范儿,回头讲课时给学生显摆的>.<!)

 

 

5条评论

Filed under 胡椒盐儿Salt&Pepper, 高色谱Gossip

上下翻滚的春天

IMG_3634

今天意识到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最近写博客几乎每篇多有胡椒盐儿。回头哪天这厮不来我们家了我会不会有一种黔驴断粮的感觉?(估计今晚黔驴会托梦来问我:断粮是个什么感觉?你又在扯。哈哈)

嗯,从白菜,我麻麻,新闻酸菜馆和大Joy亲身体验来看,貌似最近这一周全球的天气都在“上下翻滚”。上上周英国暖和得不行不行的,让人感觉脱欧都是可以接受的了,因为完全可以假装在巴黎;然后上周就冻得不行不行的,一边吸溜鼻涕一边瞪着小巴书房墙上的世界地图心想,奶奶滴,也不知道尼加拉瓜啊什么的地方也不知道要不要做社会学的……

而小胡也觉得冷,所以就有了上图——你以为他是在学习呀?他是把小巴的笔记本当电热毯玩……

今天终于又暖和了。气温在上下翻滚,八卦也四处沸腾,最近好多新鲜事呀。

前两天海外版又给我一个艰巨的任务:短小精悍的写篇霍金。天呀,别说当时霍金去世已经一个月了,就是刚去世那会儿,别说媒体上铺天盖地全是霍金的文章,而是微信朋友圈也是大家都和霍金很有缘的样子,所以咋下笔呀。后来俺绞尽脑汁……攒了一篇《霍金的启示》。集结号这个哏原本是我想用来写伦勃朗的。

再比如前两天意外收到一份NGO的邀请,年底柏林开会,确切的说是两个会,还挺惊喜的,尤其第二个会俺还挺期待。

再再比如五一那天去伦敦见一个刚毕业的印度博士,对方真是把俺的研究仔细研究了一遍,妈呀,特别开心。大Joy要是跟胡椒盐儿一样有尾巴的话,当时肯定尾巴都翘到大笨钟上去了。嗯,然后蹦蹦哒哒地(因为脚踝居然还没有全好!)去美术馆看画去了。

楚楚批评我说:五一国际劳动节,你不去游行居然去美术馆?太布尔乔亚了!差评!

我到了美术馆发现那天临时竖起了安检,保安吐槽说:五一国际劳动节,必须安检,因为满大街的布尔什维克太多了!

天,五一劳动节姓布的可真忙。——嗯,每年到五一的时候来自天朝的我就觉得他们资本主义社会特别有趣,因为他们还在延续芝加哥的传统用来游行抗议万恶的经济体制,俺们社会主义早就用来旅游张家界了。。。

但那天去美术馆我目的很明确——先卖个关子,以后再表。

一个俄罗斯同事听说我和小巴下周去荷兰,忍不住回忆说,她在苏维埃红旗下长大的麻麻有一次来英国看她,回俄罗斯的时候在阿姆斯特丹转机。老太太没去过荷兰,所以觉得难得路过必须留个纪念,所以仓促买了一个荷兰小洋楼的冰箱贴,然后回家就贴冰箱上了。

直到有一天这个同事的外甥,也就是她麻麻的孙子来到她妈妈家,小男孩看到这个歪国冰箱贴都惊呆啦!年仅五岁的小男孩指着这个冰箱贴惊诧地问:“奶奶,为什么这些房子里的阿姨都不穿裤裤(panties)?”

原来她妈妈老眼昏花的买了一个红灯区的冰箱贴,根本没有发现!啊哈哈哈哈哈哈……

讲完笑话讲两个喜大普奔的事情,一个是大Joy最喜欢的BBC节目 The Big Painting Challenge第二季开始啦!上一季貌似是N年前的事了吧(2015年)!第二季很有意思,海选来的10名业余画家里有一个90多岁的老爷爷,有一个弱视患者,还有一个砖瓦匠。很有故事,但娱乐性太过了,没有第一季好看。吐槽归吐槽,还是一集不落!(另外,有追MasterChef的嘛?近年那个打进决赛的泰国牛津医科小哥太牛啦!)

另一个喜大普奔的事情是Jason Mraz出新单曲啦!超级、无比、上天入地的好听。这个必须得赶快写,因为从昨天发现到今天一直在单曲循环,我估计等明天估计就审美疲劳了,哈哈

流水账完了,想象一下,如果胡椒盐儿有博客的话,他会怎样八卦人类呢?
IMG_3632

6条评论

Filed under 胡椒盐儿Salt&Pepper, 高色谱Goss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