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比“二”Bizarre

打车也能打出崩溃来

事先说明,你大概现在以为我这篇会说的内容,并不是我这篇要说的内容。你可能以为的我的崩溃,并不是我的崩溃。因为⋯⋯这个崩溃很没有天理T.T

好啦,我这篇并不是要说北京天冷打车难的问题。虽然这问题的确够严重的,让我每次成功打上个车都兴浑得跟中了彩票似的⋯⋯

但那天我出门还挺运气,刚走到路口就打上一辆车。高兴呀!

钻到后座心想矮马这回暖和了,司机问:小姐你大概有1米72吧?

我一愣,说,没有没有,1米71而已。

司机挺高兴,说,你看我猜得差不离吧!

原来这师傅每天开车开得闷腾,就开始观察各色乘客,自己给自己找乐。他说他一般情况下推理还是很准确的,然后跟我说了几个“case”,都跟福尔摩斯似的,挺好玩的。

然后我坐在后座上就说:哎,那您猜猜我是哪里人啊。

——之前不是抱怨过嘛,这两年屡次被在北京的外地人问我是不是北京人,还满腹狐疑地追问我爸妈是不是北京人,这让祖上N代都是北京的大Joy觉得超可笑,我认为那多半是因为“他们”都不能探测出“我们”那北京口音和普通话的微妙区别而已。真正的北京人都能互相听出来。恩哼。因此我就拿这个跟司机逗闷子——

司机听了,从后视镜里斜楞了我一眼,说:我倒看不出你是哪里人,但我知道你不是北京人。

我差点从后座上跳起来:啊???不会吧?

我说:说起来我还算半拉旗人呢,这么地道的北京人您看不出来啊?

司机说:我也旗人啊

我刻意注意了一下口音,说:而且我说话明显北京口音啊,小时候还经常被老师呲的说我说话含茄子,吐字不清什么的,您怎么连这个也听不出来?

司机排队在立交桥下面排队掉头,掉过头之后,一副“看在咱俩都是旗人的份上”的口气,特推心置腹地跟我说:“您吧,哎,其实您知道您就是什么嘛?您呐,您在我们北京人看来,就是操着一口北京口音的外地人。”

啊~~~~~~~~~~~~~~~~~!!!!!!!!!!!!!!!!!!!

崩溃之音震得全北京的乌鸦都啊嘎嘎嘎嘎的欢笑,按照航母style嗖嗖嗖地起飞

要不是在环路上,我就喊停车了。为什么啊???凭什么啊?????

这个纯北京爷们儿说:为什么?不为什么⋯⋯比如吧,您怎么说每句话之前都好像要过一下脑子再说呢?我们真正北京人说话都不过脑子,想哪说哪。

人家是搞学术的嘛⋯⋯囧

啊啊啊,一队乌鸦思维严谨地飞过⋯⋯

8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比“二”Bizarre

功夫酒鬼

我时不时的会遇到一些匪夷所思的人和事,我经常觉得这是间歇性地提醒我生物多样性的存在,但有时也觉得分明就是在地球上和外星人的偶遇。总有那么多事情那么bizarre那么二,我觉得有必要记下来,没事夜深人静自己在被窝里翻出来偷偷窃笑也有利于健康哈。可是拿别人开涮好像不太厚道,所以恰逢良机,还是先娱乐一下自己吧:

据肯特郡警方记录,昨天子夜接到一女学生报警,此精力旺盛大晚上不睡觉还在自己屋里high的留学生忽然听见外面有响动。轻轻掀开窗帘角往外一瞥——哇!一白衣T恤男正在邻居家一层房檐上爬行,并弓着身子在貌似企图移动砖瓦!!再一看,他已经很接近邻居二楼洗手间的窗户了⋯⋯

该女学生迅速熄灯、低头、掏出手机拨打999报险,并叫醒室友。两人在黑暗中静等警察救援。

一般这种时候都会觉得好像时间过得特别的慢,但是这次时间好像真的是特别的慢,这么小的城,警察居然迟迟不来

邻居家一直没有反应,大概是外出不在。过了一阵子,女学生听到自家楼上出现声响,有人在房顶上方慢慢移动,想来白衣T恤男已经从邻家的屋顶跳到自家屋顶上,不知是否正在伺机入室⋯⋯

嘭!!!

一声巨响,白衣男子失足坠落在屋前草坪上,四仰八叉地躺在那里,嘴里嘟嘟囔囔,一看就是喝高了。

这时候肯特郡的英俊警察GG们才姗姗来迟,判定白衣男子酗酒但无毒品摄入,问他叫什么,喝糊涂了不知道,年龄,喝糊涂了也不知道,警察叫救护车,将白衣男子架出事发现场,两名警员留下勘察现场

女学生和室友经历这惊魂一小时,不得不埋怨:你们怎么用了这么长时间才来啊?

警察说:你们说住在XX路,可村里有两条XX路,我们先去了另外那个⋯⋯

==||

说了半天,这事和大Joy有什么关系呢?

关系不很大,直到凌晨1点,警察勘察的时候,走过去敲了敲女学生邻居家的门⋯⋯

几分钟之后,睡得糊里糊涂的大Joy和小巴揉着眼睛走出来,特困惑地问:警察先生,can I help you啊?

⋯⋯

没错,就在一酒鬼在我们家屋顶上找平衡打趔趄的时候,大Joy和小巴完全没有被扰动到,俺俩这期间一直在此起彼伏地打呼噜哈,哈哈哈哈

警察叔叔表示很汗。

我们俩被半夜叫起来查了查门窗,看了看警察叔叔门前门后晃动的手电筒,也没闹明白怎么回事,稀里糊涂又倒在床上呼呼去也~

直到今天早上醒来,问了邻居才明白:哇!真的嘛?是嘛?

要说现实真比梦境刺激多了。

说起来,老式房屋建筑结构错落有致,还真是对攀爬爱好者有吸引力。我们还在屋外的大垃圾桶上发现了一巨大脚印——还给我们家垃圾桶盖给踩凹陷了,哎,一看就是一重量级选手,一点轻功都不会。

据非官方消息,这是自1994年以来,俺们街上发生的第二起 “incident”。

2条评论

Filed under 牛逼新一代Newbility, 比“二”Bizar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