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毁人不倦

新学期新八卦

IMG_0202

最近大Joy的侃村儿里最爆炸的新闻就是:貌似胡椒盐儿派“表弟”来啦!!

这是只很小的猫,估计三四岁的样子?而且好神奇,第一次出现在我家院子里的时候,就和小胡的习惯简直一摸一样——在shed上招鸟逗耗子什么的啦,然后沿着院墙径直溜达到窗户边……嗯,最后再在后院地砖上滚来滚去自助莫萨基……

哈哈!不过还是小胡比较老江湖,这只小猫好闹腾,一会儿让你来按摩一下,没过两秒钟就又跑开伸展腿脚了,然后再跑回来聊吃聊吃你,然后又连蹦带跳(带平衡能力有待提高地)蹦走了……好晕。。。完全ADHD

有没有觉得小胡表弟形象和气质很像小胡的“负片”?哈哈哈哈哈哈……

好啦,现在说一下大Joy的人类生活:

开学第二周,本Director of Studies(DoS)已经觉得我以后应该写本小说,David Lodge (和“桌椅张”) 之前写的那些《小世界》都不算啥,看俺回头写本《DoS物语》,一定比《C语言》给力,嗯。——你看,学期还没有过半,俺已经疯癫了。哈哈。

开学以来,马丁老爷子坐在他自称“城市瓦尔登”的伦敦家里给我写了好几封邮件,问“是不是很忙啊”,嘱咐“不要被admin欺压了学术啊”,诱惑“你要不要写一篇XXX的文章呀?”,警示“管理工作可没边儿啊”……meeting间隙看到这些邮件笑死我了,但基本我也就一周回一封吧,今天跟老爷子汇报说昨天一天我是这么度过的:

我本来把我的一天有张有弛地计划得妥妥地:早上起来步行上山坡上的校园(同时锻炼身体啊!),9点和即将到来的全英高校大评审REF的相关人员谈系里的narrative,谈得挺顺利的,所以居然还提前结束了——一切按计划进行,我是说进行到此为止,接下来就是人生自由发挥了——

首先话说十点多的办公室里剩下我一个人,忍不住掏出午饭来,哎呀这么好吃,为什么要等到中午?而且早上赶火车,我早饭又吃的那么少……yum yum yum,等听到同事敲门,1/3已经消失。同事气呼呼地跑进来说XXpanel居然没有社会学教员,要去抗议!然后就去抗议了

然后连着4个本科学生的supervision,一个学生因为堵车迟到了,得空刷了一下邮件,看到YQ同学被GDPR虐,一百个感叹,回执写了一半,迟到的学生来了,继续。四个学生,各个不一样,第一个小哥很帅很腼腆,但我真的很希望他能少些在意自己很帅很腼腆这点;第二个进来的是个瘦高个,研究的是伦敦的一个“邪教”,很酷很有趣;第三个是个胖乎乎的小女孩,大部分时间会说自己“不确定”,但时不时会坚定地要在我的建议上改那么一两个字,我尚未摸清她是假装随和还是假装自己有主意;第四个最好玩,是个气场故意要搞得很大的少年御姐,但是真的很聪明,我提及她做完本科论文以后可以考虑学术呀,少年御姐很礼貌的说可是她担心这样自己就会变成“那种一辈子只钻营一件事的人”,我跟她说:”True, but there are academics, and there are academics.” (人和人不一样,学术圈也是)。试图颠覆她的公务员梦,开启毁人不倦模式哈哈。

学生走了,电话响了,爱丁堡的一个心脏病学家明明记错了时间,打电话问我们要申请的项目怎么写本子,又嘚啵了40分钟,学生在外面敲门,我跟她说我得挂了我得挂了,她一边说着okay一边又成功诱惑我多聊了10分钟的!

进来的学生之前说约我要谈谈学院怎么在教学上照顾到她个人病残状况的。我看她进门的样子就有点起疑,坐下来问她有什么样的问题,她一阵咳嗽,然后声音很轻微但谈吐尚且流畅地跟我讲她有ADHD,所以很担心上课会有问题,然后问我课程大纲是什么,我告诉她在moodle系统上,她说哦。我很怀疑地问:你真知道在哪里吗?然后我演示给她看,她站在我身后看着屏幕——不得不说,这是第一次学生站在我身后让我感觉各种不对劲。我让她坐下,然后拨通本科生辅导员(?Student Support)办公室电话,掌管处理学生问题的大拿不在,让其他同事查她下午有没有空,他们说她10分钟后大概有一个appointment空着,我给小女孩预约了个位置。然后我跟小女孩说,你知道怎么去那个办公室吗?——我忘了小女孩是怎么回答的了,但是我当时已经比较确定她回复什么已经不太重要了,因为我觉得她脑海里对于我在说什么和我在干什么一定都是平行宇宙般的存在。我带她走到那个办公室,在外面给她找了个位置,像跟一个4岁小孩子一样跟她反复慢慢讲:你坐在这里,懂?一会儿会有老师来找你,懂?如果没有人来或者你和那个老师谈完有问题,你回到我办公室找我,懂?能记住?坐在这,会有人来,有事上楼找我。

然后我回到楼上,有学生要转专业要签字,然后和美国的同事网络会议……我也没机会再想起这个小女孩了,直到网络会议结束后,大概一个多小时之后,Student Support的大拿跑上来,进门先是一通抱歉错过了我的电话,我说无所谓啊,但她的重点在于——幸好我给小女孩约了和她见面,她发现小女孩有交流障碍、ADHD和自闭症,程度都比入学时填写的要严重,或许还有家庭忽视的成分,因为她还极度弱视,却没有任何辅助设备——这也就解释了两个小时前小女孩进我办公室到入座的过程,以及站在我身后看电脑屏幕时会让我觉得特别特别古怪。而且同事也说,其实她对我们说的话很多无法理解。后来这个学生就被及时送到学生健康中心了。事后想起来,那个学生是怎么自己找到我办公室的也算半个奇迹。

邮箱里蹦出明年要去阿联酋参加的一个食品与社会变革的会议(有半天是去迪拜市中心的‘restaurant, market’调研——虽然很严肃,但我仍特别想笑)的邮件,因为费用是当地大学承担,每个受邀人要通过大学的内部审批,所以让每个人都填三页的表格,还有附上证件照、简历、护照首页等。我填了填那个表格——我的天,祖籍、信仰、教派、父母配偶这类问题就还算有情可原吧,但居然还要问年收入、在哪家银行开户、七大姑八大姨以及‘friends’都是谁,还有你家车牌号是神马!额滴神啊!以后我再也不说天朝和米国神经质了。山外青山啊~但是他们没有问家里宠物情况,疏忽了来访人是cat person还是dog person这类心理信息含量极高的问题,我觉得这是他们的治安漏洞。

总之,这个时候已经下午四点多了,午饭还剩在哪儿,立马庆幸自己早上“偷吃”,不然饿死我了,收拾书包打算下楼去听学院里每周的staff seminar,手机响了,在布里斯托的一个朋友参加我组织的一个会议出了点paperwork上的问题,去“救火”……救完火两个好久没叙旧的家伙又各自感慨了一下,再一看表,楼下seminar也应该已经到了Q&A时间了……与其假装去好好学习,不如直接约小巴去喝小酒更实惠吧。。。

今天给马丁老爷子的邮件最后说,这就是俺昨天的八卦,你说是忙忙叨叨的,但也有一丝丝说不出来的滑稽。

这两天侃村儿和北京一样骤然降温,窗外呼啦啦的小风啊淅沥沥的小雨啊~特别适合裹在被窝里睡大觉。周末还要去一个趴踢,但我就想像新奥尔良Faulkner故居门口的塑料桶鼓手一样干这个——

IMG_7493

6条评论

Filed under 牛逼新一代Newbility, 高色谱Gossip, 毁人不倦

判卷吐槽

英国大学有很多规矩传统虽然奇怪,但是一般推敲起来还是颇有道理,但有一个传统我实在不能理解,那就是每年一到期末考试,老牌资本主义世界的大学立马变成共产主义——即所有科目的考卷在学院里所有老师之间按人头大平分,集体判卷。

为什么呀!为什么呀!

除了一两个必修基础大课,对于其他科目也要这么平摊我就是特别不能理解。一来术业有专攻,偶尔摊上些离自己比较远的课目判卷子真的很费神,二来,没有考试的科目都是老师自己判essay,为啥有考试的课这劳动要大家平摊咧?!

没有办法,传统就是传统。所以每年都有那么两三周大家开会的调研的,都从世界各地飞回来,加入全院判卷的行列。

时间紧任务重,哼哼哈嘿。

但判卷子让人头大的原因除了试卷内容分散之外,最大的问题就是都是学生临场手写的小作文……

我就想说,孩纸们呐,你们把字写成这样,你说我肿么给你打分呀!

每年都吐槽,今年我留了证据,随便举几个学生笔迹的例子ti——

IMG_1313

“乌冬面体”其实是最有欺骗性的一种字体,乍一看觉得整齐好认,但是太通圆了,整篇读下来其实很费劲。但是还是比下面这个看着舒心一点

IMG_1316

IMG_1318

IMG_1324

IMG_1325

IMG_1323

还有这个——

IMG_1319

这个学生我觉得业余是搞微雕的,给你对比一下同样的答题纸,对好同样的格子一起放在桌子上,你看汉谟拉比体和普通学生字体大小的差别

IMG_1320

就在你想伸手拿放大镜的时候,下一个卷面是这样的

IMG_1335

看得懂是看得懂,就是看得我特想抽风。

让你们体验一下辨认学生字迹是一件需要开动脑筋的事情,你们说,下面这个字是啥?(文末给答案)

IMG_1333

你说这字写的是啥?

但好在偶尔也会翻到一本赏心悦目的答题本,哇塞,那个时候本老师真是心情激动感激涕零啊——

IMG_1315

好吧,现在来公布上面那个图片的答案

上面那个图片里的字是

real

嗯。理解了吧,俺吐的槽都是真的 >.<!

 

8条评论

Filed under 牛逼新一代Newbility, 毁人不倦

那些“嘿我这暴脾气”

在记录诸多匪夷所思的关于学生的事情之前,需要记录的是,在开始这个博客之前的前10分钟,在xiami上听歌,无意中听到了李宗盛的那首“爱的代价”,尤其那句“走吧,走吧,人总要学会自己长大”,喝着小酒的大Joy抑制不住地满脸微笑。

小巴问,咋了?

我说:以前在北医每次纠结要不要翘课的时候,白菜总是瀑布汗地跟我唱这句“走吧,走吧,人总要学会自己长大~”,然后我就不可救药地happy翘课了。

但忽然让我觉得好玩的是,每次白菜拽着我去上实验课的时候,她其实会用同一句歌词。

=)

--------------

第8周,过的很累,也很high

累在于两点,第一是因为上周去sussex开会,所以这周要补上上周取消的课程,结果这周大Joy破天荒的一共上了12个小时的课,尤其周三连续给硕士上了4个小时的课,紧接着周四给本科上了5个小时。第二是因为这期间大Joy一直在“发闷骚”哦——大把的药物控制,使得大Joy除了周一在讲堂里讲课第一次需要麦克风之外,基本可以把体温维持在37.5左右,课堂上可以正常发挥。

High嘛,一是因为几节课讲的都还不错,尤其周三那个硕士课,在微博上自我吹嘘了,大Joy从社会学角度讲人工智能和控制论,唾沫横飞地基本把计算机系翘课来旁听的硕士小哥给侃懵了,连赞这课真没白翘。嘎嘎嘎嘎嘎嘎……其实大Joy当时也是晕晕乎乎地,哈哈哈哈。

回家很得意地跟小巴显摆说,你知道我来英国留学前在国内读的最后一本书是什么嘛?就是关于控制论的。 虽然当时咱对信息技术一点都不懂吧,但事实证明有一群geek朋友是三人行必有我师“蔫”~!

但这周也遇到不少让人翻白眼儿的事。比如?

比如有个本科生跟我做论文,但在看到我对其的点评之后,自尊受到了莫名奇妙的损害,居然写邮件警告我“说话小心点”——在同事里,我对学生是比较“软”的,这还是第一次有学生听说看了我的评论之后表示“嗖不鸟”的。所以,当我看到这么一封邮件,我也“嗖不鸟”了,心说,嘿我这暴脾气的,小祖宗,我以后绝对会“小心点”。

再比如,我有个硕士生的论文,我和另外一个同事分别给了distinction,但External Examiner质疑我们的评分,说在他看来应该降至少一级。一般对于这种事情吧,大Joy都会采取“避嫌”政策:既然是咱自己的毕业生,咱就不要出面理论,自有公论嘛!而且确实要尊重不同意见嘛。但看过External Examiner的理由,其中包括“为什么没有更多理论”(因为这是个实证研究好哇?)“为什么没有用XXX理论”(因为和研究内容没有直接关系好哇?)“为什么只研究了一个case”(因为这是个case study好哇????!!!),但最让大Joy头皮发麻的一句评语是——“新浪微博(Chinese Twitter)的内容每一个都超过了140个英文字母”——嘿我这暴脾气的!本老师决定出击全面为学生辩驳,因为俺决不能允许俺的学生栽在这么自以为是的批评上——External写了满满一页纸的评论,提议将论文降级。本老师重新找来论文原本,有理有据地写了3页纸的回复,对其异议逐一辩驳,解释为何应该维持原分数——英国教育体系有一点是好的,就是讲“理”——研究生院的教学主任看了不由称赞,External后来也同意维持原分数,而在周三的学位审核会议上,这个学生最终拿到了(我认为名至实归的)一类学位。这是我极少有的对自己学生成绩的干预,但这是我最开心的一次,因为我觉得这个学生真的值得获得一类学位,因为正如我的同事给的评语所说,这是一个应该发表的作品。

第三个“暴脾气”是周四,在上完5个小时的课之后,我的一个课上的博士生TA气呼呼地来告诉我他课上一个女孩极其狂傲。那个博士生属于温和乐天男,能让其如此委屈与愤怒着实不是一件容易事。小哥很委屈,跟我忿忿地说,“这在我们国家(波兰)那是绝对不会发生的!”大Joy听了事情原委,也是瀑布汗呀,一边安慰说“别激动,别激动”,一边解释其实在英国也属不正常呀!我跟小哥分析说:“从教育心理学上讲,你知道在学生眼里,不管他们表现得对老师有多么的不屑,其实他们还是很希望获得老师的认可的,他们其实是‘怕’老师的?”小哥一脸委屈和惊诧地跟我说:“真的嘛?!但我是很‘怕’他们的,我是很担心他们不满意的。”

与此同时,我的另一位TA则严守学术标准,包括拒判一个学生迟交的作业,尽管这个学生事后提交相关临床抑郁的证明。但我这位TA做事有板有眼,指出医疗证明的时间差,学生本应在”索命线“之前提请延交,而非拖沓了2个礼拜之后才“想起来”要补交作业。这位TA认为,出于对其他学生的公平,就不应该同意这个学生的延交申请——谁让她自己不为自己负责呢!——学生完全痛哭流涕。TA反问我,难不成我的逻辑是错的?!我说,你的逻辑完全没有错,但是你想过嘛,一个抑郁症患者本身是可能极其拒斥和外界接触的,也许她需要足足2个礼拜的时间才有勇气向你提出延期申请?

其实大家都很脆弱,不论是老师还是学生,为什么不能相互多一些体谅和鼓励呢?

我很感谢那个计算机系的小哥上完课写邮件告诉我他超有收获,因为他的邮件让我整整一天都特别开心,让我觉得那些扑热息痛吃的特别值。

现在不骚啦!最紧张的一周也结束啦!撒欢!!

2条评论

Filed under 毁人不倦

万里长征第一周

这学期因为要为一个休research leave的同事带班而教一年级乌啦啦240来口子的超级大课,外加大Joy很固执地要维护春季学期科研而把自己开设的四门半课全部集中在秋季学期,所以绝对是历史上最为紧张的一个学期——完全没有刚拿到30万英胖子经费的人本应有的“不食人间烟火”般的洒脱呀!(当然啦,好日子在后头呀!哈哈哈哈……)

不过开学第一周我发现,嗯,咱已经变成个老手了,因为虽然从课时上几乎是去年的一倍,要负责的学生则是10倍有余了,每天马不停蹄,但心理上绝对的游刃有余——至少每天晚上是睡得着觉的,虽然做的基本都是“ppt还没准备好”这种“捉急梦”,而且本科和硕士学生的各自笑点基本把握比较准了,虽然下了课依然嗓子冒烟儿,但上课时绝对很享受呀~

虽然咱已经是个老手了,但每次听学生夸赞还是心花怒放如第一次听一样呀!这周先是照例在选修课上问学生选修我的课的原因,班上有两个我去年教过的学生,女孩先说,因为大Joy是她最喜欢的老师呀,男生补充说,而且去年大Joy的社会学理论讨论课是他们上过的最有意思的课——哎呀呀呀,哈哈哈哈,当过老师的大概都能体会,每次听到学生这种评论永远都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哈!

大Joy现在已经成熟到面对这种(恨不得手舞足蹈,爬到屋顶上安个大喇叭对全校广播“did you hear THAT????”的)情况,可以看似淡定而稳重地说:“That’s very kind of you.”——然后擦擦额头激动的汗水:“phew,the pressure is on!”

绝对的。现在大Joy每周改教案就是觉得咱得自觉维护大Joy这个讲课品牌呀。尤其是各位还记得去年那个“多年以后你还记得我的名字吗”的希腊小帅哥嘛?小帅哥今年继续在肯大读犯罪学硕士,第一学期只能选一本选修,居然来社会学系捧本老师的场,大Joy超开心。你说碰到这样的学生,怎会不绞尽脑汁把课编排得更给力聂?

开学第一周另一件让大Joy特别开心的是,那天下课一个中国男生居然从书包里掏出一盒自己做的“卤肉面”来送给我当午饭,哇哈哈哈哈,卖相那是相当的不错:

IMG_0136

这个男生很乐趣,好像很喜欢做饭,学校的老师同学大概都是他的小白鼠,听说此前他给研究生院办公室的后勤人员做了一大份甜点,可想而知研究生院的管理员们是很感动的——但调皮的大Joy一听就觉得此事一定有笑点,因为咱中国人一般都不太会做点心(白菜除外),所以我闻讯就特意很八卦地跑到研究生院问,味道怎么样呀?

吃人家的嘴短,而且英国人本身又很内敛,我这个问题简直把她们煎熬死了,犹豫了半天,可爱的英国佬很有分寸地说了一句:“那味道很有趣。”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看来男生的烹饪技术有待提高呀!既然“味道很有趣”,回到办公室,已经带饭的大Joy就决议慷他人之慨了,短信给小巴:学生做了诱人的午饭,留给你吃哈!

小巴很哈皮,连连回复:三克油!三克油!

大Joy说:不客气,咱俩谁跟谁呀!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当然,事实是大Joy也没抵住诱惑,到了还是吃了一半,嗯,除了胡椒面用的稍微多了一点点,味道还是很不错的!而且神厨大Joy心里还挺佩服这个男生的,想来大Joy留学的第一个礼拜连西兰花都不会炒咧!

9条评论

Filed under 毁人不倦

房奴判卷及其他

我发现买房子的最大坏处是,时间很容易的就消耗在房子上了……比如想来前天一个早上好像只干了两件事:1)把看得不顺眼很久的餐厅里墙壁书柜的隔断“微”调整了一下,2)把餐厅里小壁柜的玻璃上沾的油漆给擦了。

就这么两件小事,估计外人都看不出来有什么区别——比如那个书架就是这个往上调了2cm,那个往下1cm什么的,可是终于解决了我一大块心病,我觉得终于又对得起俺的书也得对得起俺收集的摆设了——但其实真的很费工夫啊!比如就调一块书柜板吧,你得把书都撤下来吧,得拧开钉子吧(老式木工手艺,底托还用钉子呢),得重新调重新拧钉子吧,顺便还得把书架都给擦了吧,还得再把书放上吧,万一看着还是不顺眼,又得重复以上动作吧…… >.<!

是我OCD么?不然我怎么老有一种收拾不完的感觉?这里还有个挺逗的插曲:那天跟我娘微信吐槽擦玻璃,结果第二天俺爹就给俺们买了个擦玻璃的机器人,小巴的下巴都惊掉啦!——你看,老爹老妈的觉悟就是不一样,他们是世界上最会惯你的人。嘎嘎嘎嘎,乌啦~!玩儿去啦!

话虽如此,但最近其实是学校里最忙的判卷子的时候。今年我挺运气的,在那一大摞卷子里,居然没有赶上手写体特别狂草的。不过至于为什么(或者说,凭什么)英国大学里所有的考试不是自管自田,而是公社般大家均摊==||,所以像俺这种自己的课不安排考试只安排essay的老师每年这个时候就觉得格外的悲催……

关于判卷,昨天火车上看到的THE上的最好玩,尤其下午三点那段,完全就是“戚戚焉”呀!- http://www.timeshighereducation.co.uk/comment/opinion/marking-itll-be-done-in-just-a-tick/2013714.article

除了判卷子,另外的一件大事就是之前提到的博士生奖学金面试的事,挺乐趣的,这周发在专栏里了,删减版转载如下,唯一需要加一句的是,平时都说社会科学“主观”没有一定之规,但其实当时我们几个人分别打分之后,发现我们各自排名顺序其实相似度非常高,尤其第一名和最后一名是谁,几个人是完全一样毫无异议!hohoho。回到正题——

又到了每年博士生奖学金评审的时候,今年学院里收到的一流课题申请书不少。申请者中除了应届硕士毕业生,也有来自各行各业的人。比如有著作等身的记者,有特教学校的老师,有政府雇员,医疗社工,还有一个曾经拿过其国内诗歌大奖的诗人!……奖学金评选最后一轮筛选是面试,这个面试名单是经每个评委独立打分,然后按照分数排名合议出的。能进入这个环节的学生,自然个个是实力派,因此奖学金花落谁家很大程度上就要看面试的表现了。为了给自己加分,每个申请人也各有策略。

大多数面试者都是准备充分且对自己的课题充满热情,对任何提问甚至质疑都能给予周密明确的辨析。也有的学生采取稳妥策略:他们并不会超出课题申请书半 步,小心地维护着自己言辞的逻辑。这里的最极端的学生,会对任何问题都可以一字不差地复述出自己申请书上相关段落。佩服他们的记忆力之余,每次遇到这种面试者我都特别有按“快进键”的冲动!因为其实面试前的筛选和讨论,每个评委对所有申请项目都很熟悉,所以这种保守的复述不仅听起来无趣,更重要的是,对于面试者来说浪费掉了向评委提供更多信息的机会。

还有的申请人会额外辅助以魅力攻略。比如今年就有一个20多岁的高个大男孩,走阳光亲切路线, 他斜挎着书包在楼道里等待面试的时候,每次评委路过都会主动问好,招招手扬扬眉,即便是对明显正向洗手间飞奔的女评委也不例外。哎,不记得高夫曼讲过“礼 貌性忽视”的重要性了吗?

最让人啼笑皆非的是第五个面试者,他做的是关于移民的选题。我先问了一个帮助他“热身”的问题:“能否用最简洁直白 的方式介绍一下自己课题的内容,并说说它的重要性?”对方身体稍晃动了一下,目光慢悠悠地在桌面上盘旋。5秒钟过去了,10秒钟过去了,依然一言未发,教 室里安静极了。几个评委都被搞懵了:他是没听懂问题?不会作答?或者是因紧张而失语?15秒过去了,当评委会主席正要干涉的时候,他忽然喉咙里咕哝出个声 音,我们马上集体倾身恭听,只听他用深沉而缓慢的声音说:“历史长河,迁徙融汇……”哎呀,他就是那个诗人吧!作为评委,我们尊重他独特的叙述方式,很认 真地听。不过我们的肚子却不配合,彼时日头过午,他那吟诵之间的诸多情绪留白偶尔会点缀着评委们空荡荡的肠胃发出的咕咕怪声。阳春白雪和下里巴人就这样在 本来严肃的学术评议中尴尬地冲撞着。

留下评论

Filed under 牛逼新一代Newbility, 毁人不倦

下回记得带相机

SO709 2013-14

上篇白菜评论说让我下次记得带手机——其实吧,大Joy的手机还是白垩纪时代的,而且上周末的俺学生的手机拍摄效果显示其实智能手机弱光下也不成呀(见上图),所以下回得记得带相机!

上面这张照片拍于上周六晚上9点左右,地点是我们学校里(比较文明的)酒吧,人物是我和四个本科上,你看,你看,本老师戳在花丛中,就算不刷绿漆也还是可以蒙混进学生队伍里的吧?嘎嘎嘎嘎

这四个都是我上学期教过的学生,自打圣诞节前结课就一直意犹未尽地说要和我在教室外单聚——这种事情在师生界限相对分明的英国还是不常见D,所以俺刻意得不经意地跟几个同事说起来,大家都很侧目哦!原本说是上周五,可是上周五是情人节哇,我说as much as I love you guys, I’d prefer to spend the day with my husband呀!哈哈。之后就推到了周六,加上reading week都回家了,校园里就剩下这四位了。几杯小酒下肚,学生说要拍照以在他们的facebook上显摆,我说好呀好呀,我也要去显摆——回头还要把打印出来的照片放我办公室里,跟以后的学生显摆。然后就有了上面的照片。

照片上的四个都是很可爱的学生,左边第一位是永远的68分(70分是distinction,而我们用categorical marking,distinction下面最高给到68),上学期这事让我很是抓狂,因为这家伙很有点丢三落四的走神儿精神,俺后来跟她商量说,每次判你的作业如没有下文的悬疑剧,咱能拿回first么?小同学说,嗯呐!最后一项essay很努力,可算写出了个distinction,结果……结果写太过瘾了,这家伙超字数上限超了小600字!俺鼻血横流,飙泪给了个68分……

左边第二位是个三好学生哈。

左边第三位就是个万般闷骚地问我“多年以后,你还会记得你教过的学生嘛?” 的小帅哥。这哥们是学犯罪学的,去年开学第二周他跑到我办公室“质问”我说:你说你的课对我以后能有什么用?大Joy当时直犯蒙,很二很实在地说:我我我想不出来(对抓人防小偷)能有什么用啊……学期结束的时候,他说我的课是他在大学期间最喜欢的课了哦(不过估计还是没有什么用,哈哈)

右边第一位是个标准geek,她的欧洲游路线都是按踏着某个社会学家的生平规划的。她和她的小伙伴们都是geek,然后这些小geek们聚集在我另一门课里,目前每周继续和我抬杠中……上周六她(不无得意地)问我:“我这种每次在课上跟你抬杠的学生你不烦么?”我说:“不烦啊,学生不抬杠,老师讲课多没意思啊?”她追问说:“不是啦,比如说你某天已经是个心情糟透的bad day了,再碰上我抬杠你能不烦么?”我说:“不会啊,我每天挺高兴的,没有bad day啊。”她摇摇头说,“不对不对,我是说假设,假设你某天倒霉运,我再抬杠你不烦么?”我说:“怎么会走霉运啊?”“我的意思是说……哎,好吧……”——嘎嘎嘎嘎,我真的不烦抬杠呀。

拍完上面那张,我说,而且还得来个鬼脸疯癫版的,以后我跟下面几届的学生夸口说我的课多rock多给力的时候,也好有个before和after的对比呀!你看,俺多以身作则——

082

2条评论

Filed under 牛逼新一代Newbility, 毁人不倦

教室里的那些事

我觉得做老师最幸福的事情吧,就是在把一节课起伏跌宕地讲完后的那种满足感,基本近似euphoria呀,比如昨天我讲Parsons的社会学理论,都讲得让学生很high,矮马,矮马,太得意了。

我觉得做老师最悲催的地方吧,就是出了自己的小圈子,谁也不会理解把Parsons讲high是一件多么多么有难度的事情…  >.<!

昨天回家就跟小巴吹我的教学新功绩,让小巴赶紧葱白一下,因为也只能跟小巴吹了,比如跟我爸我妈吹,他们肯定会说Parsons是谁呀?你是说Parkinson’s?

哈哈,哈哈,省略干笑100字。

周一的时候给讨论课上的小同学布置了一个任务,就是让他们在小组里把一堆理论概念串联成一个有理有据的故事——大Joy这么喜欢八卦的人,教理论也是走八卦路线呀——其实我觉得这是最好的学习方法了,因为你得知道每个概念到底是什么,还得知道它们之间的承启衔接历史传承神马的。学生对这种练习是又爱又恨呀,喜欢是因为好玩,讨厌是因为其实对课前阅读的要求挺高的。每次做这种联系,我都会吃惊于学生漫山遍野驰骋的想象力,有的时候这些小组鼓捣出来的串讲,那让我觉得他们真是敢编~~呀,社会学理论能给你搞成历史穿越剧==||

周一这个班里有个学生特好玩。这是个脑子很灵的一个北欧女生。刚布置下任务的时候,我看她在我发下的纸上画了一个曲线,我也没当回事,在教室里循环着回答学生问题;转到第二圈的时候,我发现她的纸上又多了几个道道;等我再次走到她旁边的时候,虽然她下意识的遮掩了一下,我还是看见了她在纸上完成了一个很是不赖的卡通自画像,头像旁引出一个对话框,上书——

“I really should have done my reading…”

哈哈哈哈,可惜当时没有带手机,不然一定拍下来。多可爱的小姑娘呀~当然啦,应该做reading的哈,咳咳咳咳……

2条评论

Filed under 牛逼新一代Newbility, 毁人不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