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ent months-4(12月)

12月是在纽卡斯尔开始哒!我俩北山闪电旅,为的是小巴的一个项目。之后在纽卡斯尔多呆了半天,去Hatton美术馆参观了一下下面这个著名的Merz Barn Wall

这个墙简是前卫艺术家Kurt Schwitters在二三十年代的时候做的系列建筑作品的一部分,目的简单来说就是让雕塑作品有机的融入生活空间。在纽卡斯尔住的辣么多年,都没有来过Hatton美术馆。这回我发现除了这堵著名的墙,还是很有一些不错的藏品,很多源自以前的师生,让我对纽卡斯尔大学的美术学院另眼相看。

原本十二月要和马丁老爷子去看Winslow Homerz展的,但先是北极寒流再是铁路罢工……等明年开春儿再说吧!

从纽卡斯尔回来,研究中心圣诞前最后一个活动—— Queerying Celebration。 ‘Queerying’(而非query)是个最近流行的不得了的词,也有写作queering。

说实话我并不知道两个拼法有什么实质性区别,都是从queer这个词来的。我也并不太理解怎么就从以往的“反思”进化成queerying了,或者queerying和以前的反思性地应用方法有什么不同。至少,目前我还没有碰到让我心服口服的解说或者demo。作为一个喜欢喝小酒的家伙)我对各种“新瓶旧酒”多少都是持怀疑态度的。不过同事都喜欢这个词,本主任从善如流,哈哈。

除了主持GSEJ这个研究中心,我的另一个管理职务是负责筹划学院怎么应对(7年之后的)英国下一届学术评审。这个和各种考核一样,理论上是让所有大学通过公平竞技学术质量和影响来分配政府的教育资源(比如我们学校虽然名气不大,但我们这个学科里,我们学院总能通过这种公开评比而获取到蛋糕里比较大的那一块),但实际上又是片面的、武断的,好多很好很棒的研究因为没法被计量而显得没用,还有一些很有影响的研究,因为时间太短或时机不对而被淹没……我被认为是学院里上一届评审的大赢家之一,所以被同事忽悠接管对下一次学术评审的筹划,但我觉得首要任务不是告诉大家怎么怎么能拿到高评价,而是让每个人都明白这种评审就是片面的、武断的,游戏是还得玩,但不能因为沉浸于片面的游戏规则而丢了士气——十月份的时候,有一次和同事说着说着就想到,不如年底先从研究中心开始,年终与其组织个圣诞聚餐什么的不过搞个言语手工并用的workshop,主题就是反思我们在学术界都欣赏(celebrate)什么,我们忽视掉了什么,我们应该去欣赏什么,我们希望自己的研究怎么被别人欣赏等等。用时髦话讲就是上面所述的Queerying Celebration啦!

同事们一拍即合,研究中心内外五个同事负责组织策划,而我则负责……找钱给大家买吃的喝的,哈哈哈。我是在活动前5天申请到的资金的,三天前下的菜单——啊,我觉得吧,活动一有免费食品,立马就特诱人,哈哈哈哈哈哈……

组织者说让每个人带一个能表达自己对科研与celebration关系的物件。我头天刚从纽卡斯尔回家,第二天被问及我带的什么物件呀?使劲想了想,从手机上翻出下面这张照片。

这是2020年有一次和同事在twitter上玩接龙时拍的玩意儿。虽然是为另一件事拍的,但其实和queerying celebration也有点关系。我说我所有的研究都是为了“make bare life sing”,这也是我觉得需要被celebrate的。我有两大块研究,一个是生物技术治理领域的,一个是环境政治/社会运动方面的。生老病死都是bare life,医疗技术能帮助很多bare life实现其潜力,技术治理就是为了帮助bare life sing。社会运动更是如此,bare life在社会学中是个贬义词,因为Agamben这些大师用这个词代指那些被剥夺社会政治地位或机遇的边缘人,但我的研究就是为了给这些人声音,甚至是make bare life sing。当然还有第三层意思,就是我的“bare life”啦!就是说,我在去除所有社会、学术职务之后,我是不是个有意思的人,做科研终究要自己活得更有趣~

说完我就想,哎呦,我得把这个记在我的个人网页上。哈哈哈哈。十二月份的好处就是不论有多少事,都有曙光在即的兴奋,或许这也是为啥灰色细胞格外灵活~

15号最后去了一次学校,这原本是可以开启寒假模式的信号;16号结束了和国内的最后一个meeting,以为可以开启寒假模式了;19号和印度的最后一个meeting,以为可以开启寒假模式了;20号完成了明年的会议的最后一个安排,以为可以开启寒假模式了;21日评审了一个博士候选人的upgrade材料,以为可以开启寒假模式了;22日听说和同事的一个关于鼓励黑人参与干细胞库的小项目中标了,开心——尤其这个项目不需要我做很多,哈哈,以为可以开启寒假模式了;23日给同事审核课程成绩……然后终于可以开启寒假模式了!

哦耶!我想说,工作或许细水长流没完没了,但一定要有AC同学的心态。

One thought on “Silent months-4(12月)”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