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古罗马的72小时

在无法乘飞机出行的日子里,铁轨就决定了人生高度哈,所以现在连坐个火车俺都特别兴奋地扒在窗户上对着外面拍呀拍呀。虽然英国火车的车窗大多数脏脏的吧,但下面这张aerial view还是可以吧

无法飞来飞去的日子里,旅游也全靠想象啊!

上周俺们就来了一趟“古罗马三日游”。嗯嗯,游览的高潮是那天进城去伦敦看了大英博物馆的这个Nero大帝展——

真的很值得一看!

话说我对Nero的兴趣始于N年前第一次听说Nero咖啡店——大Joy多好学呀,然后就查这Nero名字什么来历呀?然后发现,哇,历史有名的大暴君,然后俺就想,哇给自家店起这个名,这得是口味多重的咖啡店老板,或者是希望他们的顾客都能暴殄天物般的消费?哈哈哈,没有继续研究Nero咖啡店的渊源哈,但是对Nero这个历史形象的兴趣确实是起源于那个直播古典音乐咖啡一贯靠谱但所有非咖啡饮品根本就是谋财害命般难喝的连锁店(我还很喜欢吃它们家的蘑菇三明治,去年推出的“黑森林”蛋糕卷一点也不黑森林但很好吃哦!)

啊,言归正传,这回大英博物馆这个特展还是很期待的,尤其这个展览的口号是,要给Nero正名——一反教科书历史学对他暴君的脸谱化描述,展览说要有理有据地还原一个有血有肉热血小皇帝(Nero16岁当恺撒,被谋反被逼自杀时才30岁哈)。其实这个言论并不是那么新,以前也有过,只是并非教科书观点而已。反正大家都明白的,历史哪里有什么盖棺定论,历史是比未来更可以随你任性的:如果大部分人说历史是这样的,总会有人说,不,我偏偏想认为是那样的,而且和未来不一样,你几乎总能为自己的设想找到’佐证‘。未来或许可以被证伪,历史只能被证“明”。

如同以前出游之前一样,去看展览之前,俺也是做了一下功课滴!嘎嘎,主要看了三本书,首先是两本关于Nero的历史小说——

哇,这个Margaret George,我以前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人,这回发现这个作家专攻古代历史小说,很有名而且真名不虚传!——这两本小说,每本都是五六百页,每一本都是嗖~一口气看完!以前我试图看过几次关于古罗马的历史书,然后基本都很想睡觉,一来是名字太乱了,二来是生存状态太不一样了,嘎嘎。这两本小说让俺第一次能对古罗马帝国有点3D的想象!而且这两本小说其实就是给Nero平反,小说的主旨基本就是把Nero的暴行放在当时Nero生活的贵族成王败寇的大环境以及连他麻麻都跟他勾心斗角的微环境中,来理解这些暴行的原因(有点像社会学研究哈),还有就是从人文角度分析Nero这个热爱音乐戏剧崇拜阿波罗的文艺男青年的抱负和怨念。

后来看展览那天发现纪念品店里也摆着George的这两本小说哎,可见确实是和策展人一个思路。大Joy功课做的歪打正着很到位嘛!嘎嘎。这两本小说很推荐哦,不仅仅是因为引人入胜,而且很多书评也说,这个有扎实研究的“戏说”版,恐怕是最接近真实的Nero独白。

我一般对历史展没有什么太大的兴趣和耐心,因为看那些文物很枯燥呀!不过因为George的两本小说,那天看展品感觉好亲切呀!比如Nero的蛇样手链(复制品),比如罗马大火的残余,比如罗马禁卫军的浮雕,比如那诸多女眷的石像——妈呀都是小说里的人物哎!再比如罗马帝国的戏台等等。

当然,关于Nero和关于这次展览,对于大Joy来说亮点还有世界主义源泉的斯多葛学派的Seneca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提前捋顺了历史人物和事件前后顺序,感觉这次展览连细节都很好看。最好玩的展品是下面这个悲剧演员的小雕像。天,能在生动点么?——

作为一个从小被老妈当作政治筹码,因过继给前任恺撒而登基的儒略-克劳迪王朝的末皇帝来说,看展览那天Nero忽然让我联想起光绪!——妈呀,有没有觉得大Joy的知识,简直了,完全没有逻辑,我都为我的思维跳跃惊艳到了。哈哈哈哈哈哈……但忽然让我想到这点的是下面这四枚当时的硬币。虽然没有古罗马那会儿没有“垂帘听政”一说吧,但Nero刚登基的时候,硬币是母亲在前,他只是硬币的背面(1),后来硬币是母子二人对视(2),再后来是母子重影,但他在前面,“母亲”只是图案的背景(3),直到最后母亲完全被抛在公众范围外(4)。我当然就想到另一位少皇帝,由此也难怪Nero是有名的暴君(确切的说是弑母的暴君),不残暴也是难把掌控者踢到公众视野之外。当然,这也是为什么有些历史学家强调Nero不是神经病(sociopath)而需要将其残暴放在当时的环境中解读。

不过这次展览让我觉得最有意思的地方是,你知道Nero可以说是历史上第一位populist民粹主义统治者——他喜欢跟草根混,喜欢掺和下里巴人的文艺,而且基本就是国民男偶像,在民众中呼声很高——这也就是为什么一直有少数历史学家要给Nero暴君形象平凡,因为Nero死后很多民众起义都是以他的名义进行的。而整个大英博物馆的展览,虽然并没有避讳他如何的’popular‘受欢迎,但居然没有提populist这个词一次哎!

有意思!尤其在凭借民粹印象上台却盖不住其和右翼保守派自相矛盾的当下英国来说。当然既然要给Nero平反,在2021年提民粹这点本身也是个非常尴尬的事情。

展览里还有一个投影(下图),还原当时古罗马酒肆墙上的涂鸦,这个涂鸦被推测是民众画的Nero,因为Nero当时推广了新发型,还是国民时尚型男,让人纷纷效仿

为啥我觉得这个涂鸦也有点像川普呢?

你说几百年,别说几百年吧,几十年后,会不会有主流博物馆举办川普总统展,来给川普“平反”呢?反正我不会觉得很惊讶。

这倒不是说我觉得Nero和川普是一类人,而是在这个“阐释”横行的年代,还是我上面说的,未来可以被证伪,而历史只能被一次又一次的重新证“明”。不同时间阶段的社会将历史照明的是我们“需要”和“想”看到的角度,而和事实其实没什么关系。

上面说了古罗马72小时游主要靠三本书,说了两本,第三本也很轻松,就是下面这本——

虽然是古罗马的大串联吧,但是很长知识哎!读完你就会发现,原来candidate,synthetic,parasite等等这些词都是源于古罗马的习俗哎!而且当时指的完全都是另一码事!

感觉因为说古罗马,应该放一个有点古老感的照片——

哈,瞧那云,有没有觉得岛国的云默认模式就是战鼓擂鸣厉兵秣马的架势?

当然,游完了,穿越回现在哈~这个展览看着过瘾,现在开始琢磨8月份游玩目标

4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4 responses to “在古罗马的72小时

  1. 头尾照片呼应了哈~

    你说为啥以前没有人去给他们平反呢?是这个时代才开始没有纯粹的是非对错的吗?那未来又会变成什么样呢?

    • Joy

      “平反”本身没有错,争鸣也没有错。(但有理有据的争鸣和故意混淆视听的misinformation是两码事)其实所有“阐释类”的行为一向都是有争论的,文科(比如历史)比较容易看出来,自然科学其实也是“阐释科学”而并非“发现科学”。这就是福科所指出‘Power/Knowledge’,即人类社会压根并非“知识就是力量”,而是“权力创造知识”,即权力决定哪些信息可以被认为是“知识”哪些是扯淡,权力体系也决定了哪些人可以创造知识,而哪些人的话是不足以信的。如同Nero之所以一度被认为是暴君主要因为他死后三个主要历史学家都因为个人或者当时政体的原因,有抹黑他的动机。换句话说,Nero也曾经一度因为权力的需要而被塑造成一个暴君,而Nero现在因为社会人文主义的需要,需要被塑造成一个有血肉有逻辑的君主。

      “没有纯粹是非对错”其实是社会进步的表现,也是自然本身的状态——本来就应该按情况而论嘛——但我们常常习惯把某个历史情况下的阐释当定论,这就比较危险了,因为这就是自愿被权力奴役的第一步。所以看这些不同的言论,博采众长而不是被混淆视听的诀窍是有power/knowledge的意识,搞明白每个言论的价值出发点,然后根据你自己觉得舒服的立场调整一下就好了。

      川普现象有点复杂在于里面搀和了太多的刻意造假,但单纯从民主发声这个角度看,川普的支持者里有一部分确实是被“左翼知识精英”(也就是大Joy的学术界)压制的,他们对左翼的反抗,点醒左翼的某些执拗其实是个好事—虽然选上川普这代价忒大了吧,但反过来左翼知识界也可以反思为什么一定要等到如此高的代价才明白hillbilly们的憋屈。(当然,川普的支持者里很多并非是hillbilly,所以和英国很像,都是被右翼权力精英挟持了的populism)啊哈哈——这是个敏感话题,每次提到,和@春晖 友谊的小船都翻一次 =P

      • 艾玛看了你写的仿佛想通了很多问题,但是misinformation真的令人头疼。我自认为鉴别能力还行,但每每看到各种“反转”“再反转”还是会后怕,或者看到大众被牵着鼻子走又很无奈。

      • Joy

        我想说:您瞧,The power of SOCIOLOGY!!! 但脑海里随后响起小巴讨厌的图外话,“但福科是哲学家呀”!福科就是我们家的北爱尔兰边界问题,任何划分硬边界的企图都是找事儿啊!=P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