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堡奇鼠The Skippy in the High Castle

所谓的鼠是指松鼠,但愤愤不平的大Joy目前觉得松鼠完全就是大尾(yi)巴耗子啊!

这只松鼠代号Skippy——就是looney tune里的那个。他就住在上图这棵树上,全天候俯视大Joy家后院的一举一动。你看看,你看看,是不是特别邪恶?

之前写过一次,就是年初的时候发现院里经常有“小贼”出没。

(Geert Weggen作品)

最早是因为我家邻居在院墙上挂了一个喂鸟的筐子,正对着我家厨房的窗户。结果呢,鸟倒是没怎么招来,但我倒是经常看见Skippy出来进入的很忙道,每次都是吃个肚歪然后踩着两家共享的院墙溜达回家。

某一天,他大概看大Joy在藤条筐里埋下从商店买来的好多花茎觉得哎这个地点不错哦!——新冠以前大Joy家后院没有啥植被哈!——大Joy早上埋完花茎,他晚上就跑过来埋自己的花生米,而且完全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饮食习惯的把大Joy埋下去的花茎刨吃出来,吭哧咬去那一大口!然后呸呸呸,靠什么口味这么难吃!顺手就扔一边了!

之后他倒是再也没有吃过花茎,但是经常晚上过来埋点东西啥的,俺们完全什么都种不了。后来盖上了铁丝网,总算是消停了一点了。看,这是我们家这周开的第一波花——

但上个月我们买了好多新植物,这厮估计在树上看着我家后院新添的这些花盆就很兴奋,觉得他藏宝的地界又扩大了,所以几乎每天都会来我家刨刨刨,那些花啊草啊,基本第二天早上都是大头朝下。我们在托盘里种的生菜呢,经常第二天早上托盘里多出一个坑,生菜苗叭唧被压到一片什么的——大Joy业余CSI分析,好像是他拿托盘当某种跳板,但这是要往哪里跳……松鼠的乐趣本人类表示不能理解。

为捍卫自家蔬菜,小巴进行了一系列恐吓袭击——前几个礼拜你经常能看到一只光头胡子大叔挥舞着扫把在后院追赶小贼。大部分情况是光头胡子还没有跑到墙边,Skippy就已经轻盈的“byebye了您呐”,但光头胡也不傻啊,那好歹也是拿过”屁挨去地“的呀!那天光头胡蹑手蹑脚的转悠到正忙着挖土埋新货的Skippy背后,然后闯九州一般地一吼,Skippy吓得叼起花生米慌不择道地跑,跑到院角回头一看,光头胡不依不饶,挥舞着基本经看不经用的塑料扫把直冲过来,Skippy一个趔趄,妈呀~甩货而逃。墙头上落下他嘴里叼出来的半颗花生米……

然后大Joy把花花草草的都罩上了铁丝网。

——那一刻我觉得我和小巴就是Fantastic Mr Fox里的Boggis。啧啧啧。。。

但你猜怎滴?别说第二天了,几个小时之后,居然几个小灌木又被Skippy踹倒一边了!铁丝网完全没有用,因为我们用的网边缘是光滑的,然后这厮居然把网给顶起来了,钻进去继续刨吃!

(Terry Donnelly作品)

靠,这是一只“李小鼠”吗?那天大Joy在planter里看似平坦的地方松土的时候,还挖到他藏下的花生——你说他咋不直接给我留个条“土已松过”呢?。。。哦,因为这厮是个文盲。

这奏是赤裸裸的挑衅啊!(当然,除了来自人的挑衅之外,大概其他生物的挑衅都是“赤裸裸”的)

我和小巴开始仔细研究如何抵制松鼠。最明显的一个办法是买那种太阳能的高频噪音机,跟赶蚊子似的把耗子以及大尾巴耗子都赶走。但是这个波段好像猫也不喜欢,所以被否决了。

小巴在网上查到说,松鼠不喜欢辣椒水,可以煮了辣椒喷洒在花盆四周,而且松鼠还讨厌鱼骨粉。

大Joy总结:不喜欢辣椒不喜欢鱼骨粉,直接说松鼠不喜欢水煮鱼不就得了!

嗯,就这么办!俺们买了三瓶驱赶松鼠的辣椒喷——真的很辣,喷完我们家后院跟入住了四川大厨似的,呛死我了。然后花盆里撒一层鱼骨粉——据说植物很喜欢这东西。然后呢?然后大Joy在英国烈日骄阳下,重新把花盆上的铁丝网重新做了一边——这次遵循反坦克屏障思路, 完全没有光滑面,不仅边缘全部支棱着刺儿,植物周围也支棱着一圈刺儿

剪铁丝什么的,其实真是个体力活。当我注意力高度集中地在英国24度高温下机关算尽地完成全家植物的“反坦克系统”之后,我才反应过来我那是四肢酸痛全身都是汗啊,当时感觉我才是“死锅肉”(squirrel)——

“水……水~~”

但俺们的措施很有效果哈!这两天后院果然消停了很多很多,再没有“跑路”的家伙。哎呀,我们两只人类终于可以恢复文雅的伪装了~

别说,这两天安静了之后,没有撞到Skippy惊骇表情的光头胡和Boggis还觉得有点小失落。今早我站在Skippy他们家“楼下”,仰望那棵大树,我真的很好奇,Skippy现在改去哪里祸害社会去了

Skippy估计在树叶后摘下俯视人类望远镜,心说:人类,你以为我傻哇?咱虽然文盲但天生也是“屁挨去地”!你把自家后院搞得跟“沸腾鱼(刺)乡”似的,自己觉得很牛很成功哇?

话说以前我一直蛮喜欢松鼠哒!Ice Age里最喜欢的角色-Scrat呀!而且我麻麻以前最喜欢的我小时候的一张照片就是我背对着镜头蹲在地上喂松鼠哒!——写到这里忽然有点心虚,感觉需要问问我麻麻那是她最喜欢的“我”的照片,还是最喜欢的恰好我是前景的一张照片……

咳咳咳。松鼠是很上镜的。比如Geert Weggen就是N年如一日的拍摄松鼠出名的摄影师,好多日历啥的都是他的作品,可爱的超诱人——

但现实嘛,现实是可气的超玩人。仰望院外的“高堡”, 喂,那个在高处观察人类的Skippy同学,新冠一年您还没闹明白哇?距离,距离产生美哈!

2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2 responses to “高堡奇鼠The Skippy in the High Castle

  1. 说到松鼠就不得不提YouTube上的著名视频了,估计你看过,搜“mark rober squirrel”。看完以后大概会放弃治疗。

    • Joy

      以松鼠的敏捷迅速跳到了YouTube上,哇,salute!respect!Skippy们太牛了!!!难怪网上说保护植物最好的办法就是干脆直接“贿赂”他们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