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6月 2021

灵魂的寂寞aka放风的日子

上周我们学院和我担任外审考官的雪菲尔德大学的成绩审核都结束了。放风啦!放风啦!!和小巴跳上一艘子弹头,奔向浪荡看展览去喽!

我本来是想吐槽,Royal Academy是不是真的已经技穷到完文字心理战的水平了: 两个旗舰特展,一个是霍克尼的春天还会来,另一个是Tracey Emin携带蒙克画作的“灵魂的寂寞”——感觉都特别新冠。不过后来一想,在一个George Osborne都可以领衔大英博物馆的年代,哎,美术馆还能组织多少漂洋过海的展览就已经很伟大了(即便只是北海和小海峡)。

我们的重心是蒙克,主要是前两年伦敦的蒙克展就因为这样那样早已记不清的原因没有去成,然后本来说去年夏天去北欧开会正好可以去一下蒙克博物馆的,结果也没有去成。所以事不过三,这回一定要看到——

上面两个都是很有名的代表作哈,一个是女模特和沙发,一个是马拉之死。

我总觉得蒙克和Tracey Emin这种画家其实挺尴尬的,因为他们这种每幅作品都是情感大戏的画家不太适合在美术馆看(反正我在美术馆里总会下意识的随人群左摇右晃,随时警惕着下一个拐角就会碰上一个讲解器开得声音比较大的或者特别有表达欲望的知道分子……),但是呢,辣么大的画幅,缩微在A4,A3大小的印刷品上又未必能印出个所以然来。

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美术馆一开门的时候就去。真的,那天我俩是第二个和三个进这个展馆的,啊哈哈哈,连保安都是我们逛完一半才搬着小凳子进来的。话说他们也确实够慢的,我开始以为新冠原因,展馆保安都用直连《太阳报》的监视镜头搞定的呢, 是吧,“汗,靠!” (键盘前大Joy一个挑事的微笑)。

不过别看英国还没有完全解禁,而且别看博物馆还在控制人数,但人还真是挺多的,等我们看完这两个屋子的小展览时,屋里感觉已经乌央乌央都是人了

这个展览真挺好的,虽然有几幅Munch并没有运进英国吧,但Tracey Emin的作品本身也不错。而且两个艺术家对比着看确实很耐人寻味。

那天比较大的感触是,到了现场才尤发觉得展览的标题起得很准确,尤其后来展馆里人开始多起来,回头猛然看见Emin的装置作品’more solitude‘。要平时吧,我会如开篇吐槽那种逻辑,心说又是个讨巧的作品。但那天我忽然觉得,在美术馆里看到这个灯管装置,或者说把这句话作为“展品”放在美术馆里,别有韵味。有时候,“放风的日子”才真正是“灵魂的寂寞”。你可以理解为因为寂寞而放风,但比如我之前说的美术馆反而无法增加了观看难度,还有每次在外面疯到最high处的表征就是忽然又迫不及待想回家,因为在家可以查这个那个妈呀一平方米的书桌古往今来不够我折腾的,而这些在外面social做不了的……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讲,出来放风的代价之一是灵魂的寂寞。

那天真正的彩蛋是RA学生的毕业展,其中有一个是以“史记”的手法,布置了一个英国废除皇室公投展——

主题不新鲜,内容不意外,但史记的手法让人眼前一亮。虽然自新冠以来对外面的东东都有点嗝应,但我还是拿了一张那个选票当纪念哈哈哈哈,更多精彩看这里:https://abmreferendum.co.uk

 最后低调的嘚瑟一下:乐高出新品了,50年代的打字机,7月1日正式上市,很不错哦——

4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高堡奇鼠The Skippy in the High Castle

所谓的鼠是指松鼠,但愤愤不平的大Joy目前觉得松鼠完全就是大尾(yi)巴耗子啊!

这只松鼠代号Skippy——就是looney tune里的那个。他就住在上图这棵树上,全天候俯视大Joy家后院的一举一动。你看看,你看看,是不是特别邪恶?

之前写过一次,就是年初的时候发现院里经常有“小贼”出没。

(Geert Weggen作品)

最早是因为我家邻居在院墙上挂了一个喂鸟的筐子,正对着我家厨房的窗户。结果呢,鸟倒是没怎么招来,但我倒是经常看见Skippy出来进入的很忙道,每次都是吃个肚歪然后踩着两家共享的院墙溜达回家。

某一天,他大概看大Joy在藤条筐里埋下从商店买来的好多花茎觉得哎这个地点不错哦!——新冠以前大Joy家后院没有啥植被哈!——大Joy早上埋完花茎,他晚上就跑过来埋自己的花生米,而且完全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饮食习惯的把大Joy埋下去的花茎刨吃出来,吭哧咬去那一大口!然后呸呸呸,靠什么口味这么难吃!顺手就扔一边了!

之后他倒是再也没有吃过花茎,但是经常晚上过来埋点东西啥的,俺们完全什么都种不了。后来盖上了铁丝网,总算是消停了一点了。看,这是我们家这周开的第一波花——

但上个月我们买了好多新植物,这厮估计在树上看着我家后院新添的这些花盆就很兴奋,觉得他藏宝的地界又扩大了,所以几乎每天都会来我家刨刨刨,那些花啊草啊,基本第二天早上都是大头朝下。我们在托盘里种的生菜呢,经常第二天早上托盘里多出一个坑,生菜苗叭唧被压到一片什么的——大Joy业余CSI分析,好像是他拿托盘当某种跳板,但这是要往哪里跳……松鼠的乐趣本人类表示不能理解。

为捍卫自家蔬菜,小巴进行了一系列恐吓袭击——前几个礼拜你经常能看到一只光头胡子大叔挥舞着扫把在后院追赶小贼。大部分情况是光头胡子还没有跑到墙边,Skippy就已经轻盈的“byebye了您呐”,但光头胡也不傻啊,那好歹也是拿过”屁挨去地“的呀!那天光头胡蹑手蹑脚的转悠到正忙着挖土埋新货的Skippy背后,然后闯九州一般地一吼,Skippy吓得叼起花生米慌不择道地跑,跑到院角回头一看,光头胡不依不饶,挥舞着基本经看不经用的塑料扫把直冲过来,Skippy一个趔趄,妈呀~甩货而逃。墙头上落下他嘴里叼出来的半颗花生米……

然后大Joy把花花草草的都罩上了铁丝网。

——那一刻我觉得我和小巴就是Fantastic Mr Fox里的Boggis。啧啧啧。。。

但你猜怎滴?别说第二天了,几个小时之后,居然几个小灌木又被Skippy踹倒一边了!铁丝网完全没有用,因为我们用的网边缘是光滑的,然后这厮居然把网给顶起来了,钻进去继续刨吃!

(Terry Donnelly作品)

靠,这是一只“李小鼠”吗?那天大Joy在planter里看似平坦的地方松土的时候,还挖到他藏下的花生——你说他咋不直接给我留个条“土已松过”呢?。。。哦,因为这厮是个文盲。

这奏是赤裸裸的挑衅啊!(当然,除了来自人的挑衅之外,大概其他生物的挑衅都是“赤裸裸”的)

我和小巴开始仔细研究如何抵制松鼠。最明显的一个办法是买那种太阳能的高频噪音机,跟赶蚊子似的把耗子以及大尾巴耗子都赶走。但是这个波段好像猫也不喜欢,所以被否决了。

小巴在网上查到说,松鼠不喜欢辣椒水,可以煮了辣椒喷洒在花盆四周,而且松鼠还讨厌鱼骨粉。

大Joy总结:不喜欢辣椒不喜欢鱼骨粉,直接说松鼠不喜欢水煮鱼不就得了!

嗯,就这么办!俺们买了三瓶驱赶松鼠的辣椒喷——真的很辣,喷完我们家后院跟入住了四川大厨似的,呛死我了。然后花盆里撒一层鱼骨粉——据说植物很喜欢这东西。然后呢?然后大Joy在英国烈日骄阳下,重新把花盆上的铁丝网重新做了一边——这次遵循反坦克屏障思路, 完全没有光滑面,不仅边缘全部支棱着刺儿,植物周围也支棱着一圈刺儿

剪铁丝什么的,其实真是个体力活。当我注意力高度集中地在英国24度高温下机关算尽地完成全家植物的“反坦克系统”之后,我才反应过来我那是四肢酸痛全身都是汗啊,当时感觉我才是“死锅肉”(squirrel)——

“水……水~~”

但俺们的措施很有效果哈!这两天后院果然消停了很多很多,再没有“跑路”的家伙。哎呀,我们两只人类终于可以恢复文雅的伪装了~

别说,这两天安静了之后,没有撞到Skippy惊骇表情的光头胡和Boggis还觉得有点小失落。今早我站在Skippy他们家“楼下”,仰望那棵大树,我真的很好奇,Skippy现在改去哪里祸害社会去了

Skippy估计在树叶后摘下俯视人类望远镜,心说:人类,你以为我傻哇?咱虽然文盲但天生也是“屁挨去地”!你把自家后院搞得跟“沸腾鱼(刺)乡”似的,自己觉得很牛很成功哇?

话说以前我一直蛮喜欢松鼠哒!Ice Age里最喜欢的角色-Scrat呀!而且我麻麻以前最喜欢的我小时候的一张照片就是我背对着镜头蹲在地上喂松鼠哒!——写到这里忽然有点心虚,感觉需要问问我麻麻那是她最喜欢的“我”的照片,还是最喜欢的恰好我是前景的一张照片……

咳咳咳。松鼠是很上镜的。比如Geert Weggen就是N年如一日的拍摄松鼠出名的摄影师,好多日历啥的都是他的作品,可爱的超诱人——

但现实嘛,现实是可气的超玩人。仰望院外的“高堡”, 喂,那个在高处观察人类的Skippy同学,新冠一年您还没闹明白哇?距离,距离产生美哈!

2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奔四哒次奔四哒次(多图慎入)

啊哈哈,这周的主题是大Joy同学奔四。39岁的最后一天,大Joy决定要抓紧时间揪住青春的小yi巴去,然后呢,时间似水抓不住,也就揪揪小巴的胡子吧!尚未变老已经抓狂(pull out hair)

上个月大Joy另一个表姐,《十二岁》那本书里写的佩佩的原型,也刚四十。现在是个很牛的医生,以及鸡飞狗跳且欢乐着的俩娃的麻麻,上个月她过生日的时候,她感叹Where did the time go

我认真思索了一下这个问题,然后觉得家里一屋子乐高特别干扰我深刻的情绪,所以我跑到草地上去公布答案去了——

嘎嘎,时间如水,Van Gogh; Van Goghing, Van Gone!人生如画,结构呀主题呀格调呀,全看自己那两刷子。

话说很多人都知道哈,大Joy麻麻很早就有一个特智慧的发明,就是生日,尤其的是重大生日的礼物数量和岁数要一致哈!所以,四十岁有啥大不了,没有什么比这一座小山似的礼物更给当事人压惊的了:

小巴同学吭哧吭哧筹办的哈,而且特别好玩的是——大家不用数了,不是40件哈!

大概是43件,还有5件因为新冠邮政耽搁还在路上!——为什么呢?小巴说,虽然他拿个小本记录自己买的礼物了,但是呢,由于数学不太好,所以事实上还是多买了8件!!

啊哈哈哈哈哈~~~你要现在问我,我坚决支持数学由体育老师来教这件事!嗯!

既然是40岁,那礼物就容我显白四个吧,一个是这个40年的陈年port——

哇,虽然英国的夏天还没有完全到来,我咽着口水已经迫不及今年秋天的小酒了哈!

还有一对儿礼物:一边是德加斯的舞者一边是哼哼哈嘿Q版Ms Marvel,这放在书桌上,时刻提醒着自己是个精神分裂的双子座哈哈哈

更好玩的一个礼物是——大家都知道英格兰标示名人故居的蓝色圆形牌子(blue plaque)吧,比如——

Search is on for black and Asian figures to honour with blue plaques | The  Independent | The Independent

小巴同学在网上订了一个搞笑版的,啊哈哈哈哈哈~

当然,过生日也不能只有物质是吧,得搞点节目是吧?

大Joy自己也是筹备了一下的——听说有身份的人过生日都放礼炮什么的么,哦哦,赶紧组装一个:

还有大爬梯必须要有私人乐队。AC同学深情演奏

AC同学说,什么?屏幕外的你们在纷纷echo encore? 三克油三克油,I love you too。

我觉得如果Decca签约AC,将分分秒取代Radu Lupu成为Decca旗下最毛绒绒的钢琴家!

不知各位注意到上面图片里俺生日穿的白T恤没有?嘎嘎,刻意挑选的呢!——’Into the Unknown’,走向未知~

这T恤其实是去年买来讲风险和生物安全那节课的,很切题吧!但由于新冠一直也没当面授课,所以一直在衣柜里囤着,那天翻出来觉得,哎,生日穿也蛮对路子的嘛!

而且你有没有觉得拍的很有一点点影棚效果呀?请叫我“给块白墙就自high”的自拍小能手——

这是生日那天大早起喝了Fitch的Nitro Cold Brew的效果,哈哈。长大一岁感觉棒棒哒!一路小跑溜进下一个四十年,奔四哒次,奔四哒次……

11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