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接种之前

嘎嘎,大Joy终于约到疫苗注射啦!——看来印度变种威力不小。原本是大概6月中旬要到另一个小镇上才能打的疫苗,我前两天听了《经济学人》播客的分析,又上NHS网站上一查,呦,居然今天就可以在俺们小村儿里注射哎!约起!

听绝大部分人说,打完都有一两天反应,所以我觉得要写博客的话,还是得趁没有接种前“清醒”的时候写哈哈哈哈哈

上周过得很开心,周一和国内讲合成生物学和大国伦理,周二给某国际科研媒体策划Editorial,周四给32个欧洲大学的外事部讲国际合作,周五为俺们社会学系招生最后冲刺设计了一个申请人的明信片~

一件一件说起,首先是周一的讲课。80多个同学和老师听我“结结巴巴”地用中文讲完,我还是很感动的哈哈哈——当然我也是很卖力气的。其实讲课前反反复复了好几次到底是中文还是英文还是中文还是英文……呃,最后我决定还是用中文吧,因为听课的学科背景、地域、年龄都不一样,用英语讲我讲爽了,听众听不懂也是白搭。原本预计是讲一个半小时——用英语的话一个半小时绝对没问题,结果磕磕绊绊讲了快两个小时,所以还是比我自己预想的磕巴一点,当时的心灵是千疮百孔的(——这点没讲过课的可能觉得小题大做,讲过课的都知道,设计和执行之间的落差那完全就是让人牙根痒痒的挫败感,呃!)。好在总体效果还行。哈哈,尤其后来高璐上线鼓励了一下,反正她听明白了,我就化纠结为欢喜了。

然后那天我爸我妈也上线听了——幸好我是事后知道的哈,要不然更千疮百孔了哈哈哈。爸妈更逗,以前听现场的讲座吧,就是拍照;听在线的照相机没了用武之地吧,但是可以截屏呀!然后我就有了如下的“会议记录”——

嘻嘻。而且我第一次发现原来腾讯会议的虚化背景是自动带美颜功能的哇!!!嗯,腾讯会议根本就是世界上最好的在线会议软件,没有之一,绝对的!

这次讲课我认为的最大的噱头是我为了这次讲课特意在ipad上画的一个画,以囊括我认为合成生物学对生命伦理提出的所有问题——

就是这个小机器人啦!在微信朋友圈里还买了个关子(虽然也没几个人搭理我吧,嘎嘎),你猜里面有啥元素?

这事儿吧就是你不能让一个社会学者发放想象力,不然这可说的点多了去了——包括为啥整个画是选择重复叠加边界而不是干脆用一根粗实线勾画,但重点的有四个:1)机器人的“眼睛”其实是世界上第一对人造细胞的照片;2)头部和身体是几个著名画作的“镜像”影像,之所以是镜像是又有关系,又需要“旧作新读”。比如头是达达艺术家Hausmann 的“时代精神”,虽然当时这个作品因为警示自由意志又被外界束缚而引起相当大的震撼,现在看来,哪有怎样?本体论压根和知识论没有清晰边界,人类的意志压根就是随着对外界环境的认知和技术的可能性而”顺风飘扬“的,问题是,我们选择用什么来”决定“我们。3)机器人肚皮上的This is not a syn指合成生物(syn=synthetic),也是指代同音字sin,this is not a sin,即应用前沿科技本身并没有什么原则性的罪恶(至少我这么认为)。这句话的句式是刻意模仿马格列特的那幅《这不是一只烟斗》——或许那是烟斗,或许那不是;或许罪恶或许不是,差异不在画面,差异也不在技术本身,最主要的看我们赋予它的阐释和价值是什么。福科写的那本同名不是烟斗的书其实就是这个意思:庸人自扰和无知者无畏看似是两个极端,但其实犯的都是一个错误。4)机器人的两只手是雅典学派指天的柏拉图和画地的亚里士多德的著名两只手的镜像画面;科技就是要既有形而上的思考也有形而下的调研,就是两手都要用嘛!亚里士多德当年的伦理思考是Nicomachean Ethics,而当今的宝典还是Arendt的The Human Condition最恰切。

主要观点就是以上了,挺好玩的吧。我也自我欣赏了半天呢,嗯,哈哈哈。

所以你想这么好玩的事,我要不能行云流水地一口气给它“灌口”下来,是不是觉得很对不起在ipad上作画的我胖胖的手指?是不是很挠墙?

周四和32个欧洲大学联盟讲座,四十多个参会者——没有截屏照片,因为亲妈亲爹那天没有出席——本来是说讲20-25分钟的,然后我讲着讲着开始自由发挥,稍微有点超时,讲了快30分钟——主要我看他们也没人拦着我的意思,等我讲完了,三个主持打开麦克的第一句话都是:Wow!——啊哈哈哈,幸福感爆棚。

在网上、云端high了几天,周五回到学校里那点事——今年招生任务依然艰巨,所以学院说是不是给录取了还没有决定的学生发个明信片撩吃撩吃他们,然后各学科的主任这两天就开始琢磨明信片用啥图片写啥文字。我们被告知正面只能写30个左右的字,背面只能事70-80个字,图片只能用肯特大学有版权的图库——基本就是肯大风景呀或者教师上课啊这类图片。

我后来想了想,你说屈屈100个字怎么去勾引申请者呢?而且你说你要是个申请者然后家里收到个某大学的明信片是不是有点傻呢?——那风景不网上都有么?

所以最后我就把去年的一些系里的新闻报道有选择的做了个“剪报”,学生和老师获的奖啊,参与的新闻评论啊什么的,然后用社会学的“stranger”为主题,做了下面这个明信片(草稿)——

哈哈,虽然可选择的颜色和格式不多,但至少信息最大化了吧!

啊,好啦,出租车来了,我要和小巴一起去打疫苗喽!

楚楚今早问我们有没有做好准备,我说我俩屯了两天的饭,我昨天订了四本闲书,还有第11季的Modern Family,吃的玩的都有了,什么副作用呀,就尽情的来吧!——


写在接种之后

很快耶,完全没有等,从上出租车去防疫站到下出租车进家门前后不到一小时,中间还有15分钟是坐在疫苗站点等副反应出现。

目前俺最大的副反应就是晕车,因为年迈70的出租车老爷爷拐弯不带踩刹车的~嘎嘎。

8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8 responses to “写在接种之前

  1. Jerry is watching U

    然而造化弄人,你只能屈居本群接种亚军。

  2. 第一针还好啦,就是胳膊疼。第二针严重点儿。但是拿来作为一个休息的借口还是很完美哒!

  3. 啊哈哈用英文讲惯了,尤其是学术内容,中文根本讲不来,每次有中国学生问我能不能讲中文,我都表示你想讲中文可以,我用英文讲更顺手 LOL

    我也终于预约到疫苗啦,没想到周六一大早收到NHS短信嘎嘎嘎,虽然还是得等两周到下周五才能接种(哭),不过总算是预约上了!

    • Joy

      嘎嘎,两礼拜很快呀~BOE还没有开,暑假还没有启动,就已经打完疫苗了,啥也没有耽误嘛!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