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三月 2021

Joyous work

反正都是要干活的,那不如将计就计把它想象得很欢乐吧,哈哈哈

过去一个月基本就是事情一波接一波一轮接一轮,然后我就对“被岁月的车轮碾过”貌似有了点领悟。

昨天早上起床先是关于科研的十封邮件迎面,还好也就3封需要仔细阅读,然后码字回复一个VoA的采访,中间穿插着研究生院着急我和外审订给一个博士生答辩的时间,三五个回合过后,也把VoA的问题都回应完了,寄出,忽然想起来头天某期刊要的图片使用权说明还没有处理,打开文件一看,是个mission impossible的死结,赶紧另起一页敲打怎么解决版权,然后附上其他几个编辑,说你们看中不?然后Tom博士生申请的职位要推荐信,翻出来以前写的,结合他这两年做的把推荐信改了改。博士答辩时间定了,穿插着和M大姐各种臭贫。以前采访过我的一个记者电邮我,这回倒不是采访,而是为了注射疫苗的私事,简单的工作之交换取这份信任我还是挺开心哒。然后捷克前教育部长说他翻译的我的一篇小文在捷克一个杂志上发表了。他现在是个政治学教授,能抽时间翻译我当然觉得很感激啦,而且有没有觉得我的名字捷克语特别有节奏感:

“呦呦,侃够哇?”

哈哈,不知不觉的这一早上屁股就没挪地,转眼时间的车轮碾压到12点,吃饭,然后赶紧准备晚上开会的发言。两点四十五大会开始,呆着耳机开始听keynote——必须好好听,因为这个准备了一年半的国际会议Keynote之后,下一节第一个发言的就是大Joy,啊哈哈~疯。在线会议的好处就是可以一边听会,一边回复本科生发的各种关于下周他们presentation的问题,而且还不会感觉到背后与会者鄙视的目光,特别穿越。四点多Keynote结束,下楼厨房溜达了一圈,吃了一圈零食和晚饭——正常情况下这也是茶歇吧,自己在家开会待遇绝对不能低啊,尤其之后是好几个小时的session。早上的版权问题解决了。对晚上要讲的内容做了最后一圈新闻update,看看有啥遗漏的,有啥是以防不备的,然后用半个小时把晚上的发言顺了顺,记了记,上线,会前会。你好你好我也好,熟悉了一下各种网络界面,啥时候应该打开哪个链接,哪些是公开录音部分,哪些是不被录音的,哪些与会者私人信息是可以说的,哪些是要虚拟掉的,什么时候开镜头,什么时候关镜头……会务一声令下,都准备好了嘛?大家一串:中!然后网络后台进入倒计时模式——公众面是会议大幕布,然后是类似Indiana Jones那种打鸡血的音乐,那气氛感觉应该登个什么台挥两拳才给力,特别穿越特别自high,挺好玩的。然后就是一一介绍,一一出场~~~嗒哒,虽然屁股还是没有挪地,但是脑补一下自己那是嗒哒~跟世界打个招呼,大家早上中午晚上好。

然后发言,然后主持,一小时之后,五分钟过渡——就是从一个zoom网页跳到另一个zoom网页,主持40分钟的小组讨论,然后5分钟再过渡,40分钟的大会反馈,然后12分钟休息,休息回来是网上的‘coffee break’!

妈呀,我下楼倒了一大杯威士忌,爬上来跟镜头前晃着酒杯的与会者说,我知道是coffee break,可是英国都八点了哈,我就不客气了。哈哈。

然后四轮10分钟的随机小组social。。。

等完全下线基本快九点了。虽然开过比这长的会议吧,但真的没晚上6-9点要脑力的,所以下线时我的心情是这样的——

今天早上醒来是两个采访,一个早上一个下午。但一睁眼其中一个采访说8点半行不?我说行呀!更好呀!但是隔夜居然好几个学生写邮件问问题——他们真的都是夜猫子——所以在床上敲字敲到8点多,哎呦还有八点半的采访呢,赶紧起床洗澡。我很淡定哒——如果时间来不及洗不完怎么办?我都想好了,可以一边淋浴一边电话啊,我就说英国正在下雨……

不过咱老江湖,8点半已经端好咖灰貌似已经在电脑前坐了好久啦!

这两个采访都是欧洲媒体对英国牛津疫苗在欧洲受挫的事。第一个采访很欢乐。下线不久,另一个意大利电台说要翻译和voice over,所以直播该录播。早上行不行呀?我说太好啦,早完早解放哎~

然后就唔哩哇啦。然后十一点半,今天要干的“大事”就都干完啦!呜啦~!开始在网络上开始看学校招生办发给我的几个擦边球学生的简历,决定录取不录取……心中哼着小曲儿,因为今天有时间和心情写博客啦啦啦嘎嘎嘎,虽然还有三天的会吧,但都没我啥大事情,可以当看客。嘎嘎。回味一下与会者事先录制的短视频,哈哈,还是下面这个那天在微信上分享的老先生最逗

尤其你看右侧那个鸭子,明显是刻意安排“同框”的,啊哈哈哈,老爷子比我疯狂,因为至少我还没有让AC会议同框的幼稚记录哈哈哈

说到“同框”,今天是有件挺开心的事,因为第二个采访事意大利很重要的一个外交广播节目——呵!真给面子,直接引用足足三分半的语音,还是节目第一节,大概加铺垫和点评啥的,42分钟的节目一共占了七八分钟呢,我后面是说拜登政府如何如何,所以我觉得真给面子哎。而且你看节目的网页——

重点,你看见重点了没有?我不知道我有没有机会和拜登蜀黍合影哈,但至少今天咱名字和拜登蜀黍同框了哎!!!同框哎!——有没有特别有追求?——而且有没有发现我开心的秘诀?

嗯,我觉得我这样比较容易保持心理健康,不像俺家的Iron Man和Spider Man,超级英雄都比较纠结,然后跑去和我家的故宫猫吐槽求评论……

(有没有觉得那只猫的表情特别到位,嘎嘎。)

嗯,说到保持良好心态,最模范的莫过于小巴啦!哈哈,在微信上分享了,大Joy在Nature上发了一篇小文,小巴同学特别开心,因为他说,从此以后谁都不能再挤兑他的摄影技术了(嗯,主要是我),因为Nature都发表了他的作品:

当然,这个月虽然车轮赶着干了不少事,但也没少玩。比如Lego的盆栽终于上货啦!!!

乐高迷们,至少事英国的乐高迷们应该知道这是多么的不容易!每次乐高发上货通知后基本一小时之后就又卖完了,如此已经两次啦!!好在第三次被小巴稳狠准地抢到!

乐高是我拼的,那个富士山的跑步奖牌是小巴的,很搭吧!

最后分享一个前一阵和同事的贫嘴,背景是Science每年都会组办歌唱论文大赛,然后我们学院每年都有博士生“转正”/升级的presentation,全学院的教员都要给出书面意见,然后这个同事是个摇滚乐爱好者,自己有自己的乐队,即将出任研究生主任。。。总之,我们学院还是很欢乐的哦!

3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