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小巴

最近这两天俺一直被眼睛的过敏症状困扰——说白了就是我一坐在书桌前,就睁不开眼睛。嘎嘎嘎嘎。真的真的,不是我偷懒,而是真的很挣扎哦!以前抱怨过,本大Joy是属于“过敏走眼睛”那种,就是花粉啊粉尘啊,俺不打喷嚏也不流鼻涕的,唯一的也是很愁人的反应就是俺的眼皮立刻会变得很沉重。

但这大冬天儿的,没花儿方圆几十里lockdown也也没啥工程,过啥敏啊?是lockdown 屏幕疲劳?别说,我同事好几个都出现眼睛问题。但大Joy严格遵照卫报上推荐的20-20-20法则——每20分钟看20米远的地方20秒,依然没有用!

然后俺只好对俺的写字台进行深度清理——从吸尘到滴露,别说粉尘了,俺真心觉得手术台也就这水平吧——没用!调节灯光,强光弱光冷光暖光(啊,我的台灯很多才多艺哒!)——没用!

然后小巴说了一句:应该是我椅子侧面的暖气。

然后顺手把我暖气生生调低了两档!

然后半个多小时后我的眼睛就可以睁开啦!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在终于睁开双眼的大Joy眼中就是绝顶tong明的神医呀!!(嘎嘎!绝顶tong明)。这个我还真没有想到过哎啥,但很显然确实是因为温度的原因(俺家的暖气片也没啥土或奇怪的涂料什么的,想不出别的原因),因为这周英国降温,我们前两天刚把全家的暖气调高了温度,然后俺的“过敏”症状也差不多就那会儿出现的吧。麻麻听后总结:“哦,也就是说你眼睛‘中暑’了?”——大概可以这么理解吧。记录在这里,如果各位有类似在电脑前挣扎的,可以看看是不是因为附近热源的问题哦!

眼睛明亮了,烤棉花糖庆祝——

虽然不是在野营篝火而是在自家灶台上烤的吧,但是烤棉花糖就是烤棉花糖,怎么吃都特别过瘾!!(另外看我和小巴的套头衫,一个是existetial crisis club一个在plato’s cave,有没有屌丝到底?!)

本屌丝这周在myvirtualmission上跑完了珠穆朗玛峰

最近恰好新刚出了一本关于喜马拉雅人文历史的书,好评如潮,还没来得及看。但最近一边在家假装奔跑一边查阅了一些喜马拉雅的资料,发现这个区域真挺有意思的。比如你觉得喜马拉雅正好处在印度和中国这两个人口大国之间是偶然吗?有没有想过正是因为喜马拉雅发达的水系才使得其辐射区域历史上人口得以发展呢?还有你有没有注意过布丹这个小国家?——除了佛教和高幸福指数之外,依仗喜马拉雅山脉,这个弹丸之地地势变化急剧,所以居然是世界数一数二的生物多样性宝库哎!从大东北的苹果到大热带的木瓜都出产!

眼睛终于重新睁开的大Joy基本就处于十万个为什么我都要知道模式,昨天看了一个美国国家科学院组织的JenniferDoudna和Human Nature这部关于CRISPR基因编辑技术影片导演的对话。

我这两天得知的关于CRISPR的新信息倒不是从他俩的对话看来的,而是从杂志上看来的——你猜为什么科学家要改编tuna鱼的基因让它们游慢一点?我的第一反应是:减少运动量便于囤肥;小巴的第一反应是:降低速度好抓。正确答案是,Tuna鱼正常游水速度是40公里没小时,大概是Michael Phelps的七倍,这就使很多日本sushi养殖场的tuna会因为速度太快而在养殖池里撞壁而死……日本科学家是为了提高Tuna养活率才要改编的基因。这个世界有没有一点太奇妙……

最后放一张今天看来的图片,对于文科学术场的一些大忽悠太深刻入骨太黑幽默了——

2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2 responses to “神“医”小巴

  1. 这就是学过医和没学过医的区别,学过医的想得太多。。。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