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武汉” (Xmas double entry)

好久没有写博客啦!一转眼居然都要到月底啦!跟《经济学人》这种杂志学习,来个过年特长增刊,哈哈,这篇特别长,别怪我没提醒你哦!这个月巨忙,刚才刚刚判完最后一个作业,进入过节模式。回想这20来天,真的发生了好多事情——

哦,从标题说起吧!——新菌株!封城!警察巡街!外国停止海陆空交易!取消新年!被世界媒体啧啧啧地戳脊梁骨——这不是2020年初的武汉所经历的嘛?

错啦,这是我们肯特啦!

厉害吧?可是武汉当年是医学界第一次接触到这个新病毒,措不及防;俺们英国是运筹帷幄自吹自擂了一年,结果是这么尴尬的一个结果。

所以我说,肯特就是“新武汉”呀!

当然,中文说起来感觉有点贬低武汉哈,不过英文语境里对象不同,意思也不同——这两天给aspen institute录制一个关于科学怀疑论者的纪录片,其中就说到中国对新冠控制的这个问题。然后我的美国搭档说了句他就是不明白中国怎么就是那么那么那么(我就不传播二次伤害了),我就有点烦——就是还甩不开那点歧视的习惯呗。

我说,其实新冠这件特别不幸的事情的一个好处是,它让很多发达国家大概近80年来第一次开始考虑发展中国家每天都被困扰的问题:我是去救济经济还是去救助生命?人命和经济发展孰轻孰重?英国大半年来都在考虑这个问题是吧,美国也在考虑这个问题是吧?你们想过这是发展中国家过去一个世纪近乎天天都在想,人人都在想的问题吗?所以,或许新冠能有什么警醒作用的话,是能让发达社会更理解发展中社会吧?——有些事情不是你想不想去做,而是你有没有资本去做。

—— 说白了,英国之所以出现新菌株那是因为过去一年基本传染率都没有控制呗,为啥不敢控制啊?因为怕影响经济呗,如同我们坚持要当面授课一样。如WHO所说,你让病毒一直飘着,那可不是就静等着它变异哇。所以英美沾沾自喜个啥啊,不过是“新武汉”啊!以前幸灾乐祸用在武汉身上的那些话,回收一下用在自己身上,再加上个更字就可以啦。

嗯。其实说这些话在中文圈里有点怪怪的,因为有点像中文语境里民族主义极左的口吻,但是面对那么右派的偏见,我就不得不很左地回敬一下啦!

录这个纪录片最匪夷所思的是个事情是,当我跟同事说我要录的这个题目是science denialism的时候,有几次都莫名其妙的有点尴尬,我几乎觉得我需要补充一句:“啊,但是内容说的不是你或者咱们学校哈。”

>。<!我想我这种感觉基本就是这一年荒唐最好的折射了吧?

不过总体和Aspen Institute的合作还算愉快,挺专业的,为了10分钟的精华,录了2个小时的原材料。俺第一次在家布置两个机位,三个镜头(因为还有要本地录的镜头),端坐在屏幕前,左右一共是五个自己!哈哈哈哈,真的特别崩溃–尤其当你专心要讲明白一件事的时候,前面晃悠着一个自己都烦,五个角度不同的自己完全就是捣乱啊!

这是一个屏幕上的截屏

——所以如果成品剪辑出来你觉得我“目光躲闪”那是因为我实在不忍目睹自己侃侃而谈的样子!哈哈哈哈哈

不过编辑团队一直是在线的(基本上面屏幕里都是),他们觉得我算是采访专家里很有镜头经验的——哈哈,我说没办法,因为前两周,我每天都在自己书房里搭建的破败小摄影棚里给自己下学期的课录像——不过只看到屏幕上一个自己,不是五个!!

我下学期的课可棒啦!不是我老张卖瓜,而是我老张真的卖的不是一般的瓜:2021年我推出新课程,“南方社会学”,覆盖亚洲、非洲、拉丁美洲及中东部分地区所有“南方社会”(Global South)的新课,从貌似“大Joy环球旅”的各种八卦里,给学生反思认识论、知识论以及知识不公正的问题。绝对很给力,而且真的很好玩哦!

剧透一下,左边是我在印度那节课上的样子,右边是讲南非舌头打卷NG了N次,自己把自己气死的样子(后面的绿幕布瑟瑟发抖,哈哈哈哈)——

我很会玩吧。会玩的人才会讲课嘛,是吧?!

但这个月大Joy最会玩的一点体现在——啊哈哈哈哈,你们都听说伦敦封城关市是了是吧?圣诞市场什么的都取消了是吧,哈哈,可是你看——

嘎嘎,这是12月初刚刚解禁的时候,大Joy果断决定和小巴在相对安全的时候抓紧时间去伦敦享受一下圣诞气氛哈!

嘻嘻,当时covent garden虽然没有往常那么热闹,但是apple market 80%还是营业哒!还有乐高圣诞展,johnnie walker的酒摊儿等等。你能在下图里找得到我们嘛——

嘻嘻。不过那天我们也发现,social distancing在餐馆什么的地方根本不存在,而且真的不是所有人都戴口罩。所以……之后一周伦敦传染率就上来了,也真不奇怪。

我有时候真的不知道英国人都怎么想的,或者他们小时候学校都是怎么教的——在这周封城闭市之前,侃村儿也有一个也就往年1/3大的圣诞集市,这倒是对的,但是那保留的1/3的摊位主要是什么呢?主要是薯条啦,churros呀这些当街用手抓着吃的小吃!特别奇葩吧!

不管怎么说,幸好赶早,感受了一下圣诞气氛哈!

尤其去伦敦很重要的一点是去中国城买了好多好多青菜呀!啊哈哈哈哈!比如茼蒿呀,中国小芹菜呀,油麦菜呀,金针菇呀,小白菜儿呀~哇哇哇哇特别爽。还有蛋糕蛋糕蛋糕

看着都很有食欲吧?嗯嗯。

更大的惊艳在后面!昨天收到了Ada的无比大礼包——

天呐!我从来没有见过比这个更大的巧克力礼包好哇?!更不要说是Godiva的!就那金灿灿的六个字母就完全馋涎欲滴

说几件好玩的事,一个是麻麻最近油画艺胜群雄!然后被中央美院的网课老师公开表扬,还当招生广告啦

真的很不错哦!最逗的是,这让麻麻成为班里的风云人物,大家纷纷问:你是谁呀?什么背景呀?是不是美女呀?

麻麻回答:“年近七十,是退休的资深美女。” 啊哈哈哈哈哈哈。

那天我在网上看见这款乐高玩具——

哇塞!我巨惊讶!不仅仅是因为居然110胖子,而是因为——

对啦,这不是我抽屉里还没有来得及拼的那款哇?!而且你知道我为什么没有拼嘛?因为这并不是我们买的呀,而是去年买其他乐高模型时免费送哒!对哒!免!费!哒!哇,居然落一年土就身价蹿到110镑啦!粉丝的力量。

那天院长召集大家在线茶/酒话会——

来的人并不怎么多,然后在线茶话会基本就是在线一言堂——只能每次都大家听一个人说呀,特别有像在教室上课的感觉,然后听着听着我就走神了……我还是挺注意形象的,比如我还是偶尔点个头,而且一直正面对着镜头(即屏幕)的。

然后忽然电脑里传来一个同事的声音:“大Joy你是在给我们的谈话做笔记么?” 我赶紧说,米有米有,我是一边听你们聊天一边做幻灯呢……(就是上面录课程的幻灯呀!)——啊哈哈,所以说真的别跟老师面前玩走神儿,居然隔着屏幕都能被抓个正着!吓!=P

好啦,流水账写完啦!今天判完了作业,交完了所有的表格,连所有的圣诞电子贺卡都写完发出去啦!太高效了,开始放羊喽!!!

8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8 responses to ““新武汉” (Xmas double entry)

  1. 这篇长吗?一点也不!还想看!你麻麻的油画太厉害了!!
    这个绝版lego 40338我们Amazon居然卖$176.99!原价$20非卖品。。。好像还可以给配个灯哈。

  2. 哇,我从上周五四点我们系的Christmas quiz开始就进入放假状态哈哈哈,虽然我也有90份essay需要mark,但是marking死线在1月底,所以准备4号再开始判作业!目前已经拼完了两个500片的拼图以及看了一季半的王冠XD

    • Joy

      你说拼图搞得我手痒痒~你拼啥系列的嘛。还是拼啥看心情?王冠真心不爱看,因为……呃,看大英帝国新闻就已经很揪心了,电视剧就看看英国以外的吧!(比如北欧的侦探剧都很黑很给力哦!)

      • 我买了这个系列里的Around and About London,准备再买几个回头周末的时候拼:https://www.luckies.co.uk/product-category/brands/print-club-x-luckies-of-london/
        还有这个摄影师的The Beach双面拼图:https://www.graymalin.com/puzzles 我是在曼城一个店里买的,不知道英国还有哪里有代理他的

      • Joy

        哇塞第一个网站里的拼图都好好看哎!感觉钱包危险了……第二个网站太霸气了,一水的sold out!

  3. smg

    这篇真好~ 祝JOY和小巴节日快乐宅~ 2021健康平安哦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