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底乐事多

最近好忙好忙好忙,好忙好欢乐。有些是真欢乐——

比如上图这个我也说不出来(忘了)叫什么的Sainsbury超市的南亚小面点,还有模有样的,而且居然吃起来味道还可以接受哎!

再比如上周把我下学期开的新课Sociology of the Global South大纲和reading list什么的都搞定了——涉及地域:东亚、南亚、非洲、南美,绝对宏伟工程,本老师这几年闷头攒的各种“挑衅”主流社会学理论的干货,啊哈哈。即便在大纲阶段,本老师也绝对埋了很多很多“哏”,嘿嘿嘿嘿。抖搂一下,第一节课叫 “Sociology Gone South”(相当于如果你讲“北方社会学”第一节课叫《社会学败/奔北》差不多),最后一节课是 A Sociology for the Mars Generation (这个世界会好吗?嗯,那要看我们能移民到火星的时候依然还有哪些放不下的“原罪”)。

除此之外,最近Twitter上好像流行列出对自己的11 inspiring women的接龙游戏。有个去年参加我组织的会的UCL的博士后居然把我列进去了,很惊喜。因为一共就同处了三天嘛,还是觉得挺荣幸的哈。

还有就是今早一睁眼,SXF同学说俺们医学院学科评估,让我填个优秀毕业生代表的表——哇噻!兴奋感立刻爆棚哎!因为别看事情不大,但多酷呀!这就是一名翘课生的逆袭呀!我说我要向我的同事们大吹特吹,绝对的。

当然,还有些欢乐是黑幽默。

比如前两周我们学院开会的时候,院长还在张罗圣诞聚餐的事情——而且还特得意的说他跟当地某餐馆找到了一个deal,可以给我们专门开一场——院长以为会有(类似大Joy这类的又)跳出来泼冷水,但Zoom上一阵寂静,随后有几个同事在聊天里发出各种庆祝表情,院长很意外很开心,然后就想参加的赶紧报名啊~!而且院长还特别煽情的说,他觉得今年学院聚餐尤其重要,不仅仅是疫情让大家的接触减少了,而且因为财务紧缩,有不少老教授申请了提前退休的福利,有的同事合同到期将不再续,而我们都没有像平时那样,机会给他们开个像样的欢送会,所以,院长一字一顿地说,“我是特别希望能给他们一个向大家正式道别的机会……”

我和楚楚同时私下短信说:为什么他说完那句话后我觉得后脊梁发冷?==||

大Joy又不傻——我只管教学的事,私人时间如果别人愿意承担风险,我为什么要阻拦呀,尤看会回复区都是好呀好呀赞呀赞呀。但大Joy又搂不住火地手欠,开完会我在网上发了一个侃村儿48小时内的感染率激增的图,被工会主席逮到了,问我“大Joy你哪里搞来的数据?”(言外之意:不许混淆视听)——偏偏大Joy是个很注意reference quality的主,我回复说:英国政府官网。。。

……嗯,所以这大概就是那些呼吁“放心去当面教学吧”的家伙们对现实的认知。其实那天之前的几天,肯特部分城市已经是英国感染率攀升头几名的了。但有个很有趣的事情,就是虽然会上大家好像反应不错,但院长很快跟另一个同事抱怨,说报名参加聚餐的人很少。在那之后没两天,肯特被划分为高危地区——圣诞聚餐是否合法有待今晚议会投票。

那天跟同事在线读书会,好几个同事提到了我在网上发的那个图——虽然她们每一个人点赞或者什么的吧——但是都觉得院长完全就是不现实啊!有一个同事说,她社交媒体上几乎所有人都是反对戴口罩反对限制活动的,所以她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己错了(当然,这里一个原因是她曾经做过阴谋论的调研,所以社交媒体上的朋友圈有点特殊哈哈哈);另一个同事也说,那天反对戴口罩的宣传单都塞到她(原本认为挺开明的)社区了,她特别惊讶,一般公开场合她也不表态了,因为太惹事。还有一个同事说,虽然她跟院长报名参加聚餐,但是那只是在“可行”的情况下,她可不是不分是非的主儿哦!

——嗯,你们都是最明道理的,只是青椒们需要你们的时候你们都瘪茄子了。嗯,读书会下一本读什么书好呢?我觉得这个冬天特别适合读Hannah Arendt,你们觉得呢?

那天讲社会学理论,有个学生问我什么叫‘symbolic violence’,我说,“学校制造舆论压力变相强迫青椒老师给你们面对面授课就是一种symbolic violence呀!” ——之所以这么敢说,是因为学生也心知肚明啦,因为过去这两周很多课都没有学生再愿意上面对面的课了。不过阿弥陀佛下周开始,终于所有的面对面教学都取消了。其实我一直觉得自己是个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家伙,但怎么感觉今年被英国同事们的无声或无为生生逼成了个vigilante。

除了学校这点破事,俺还是好好学习的了——最近Eventbrite就是我的netflix,因为忽然一下子全球的讲座都近在咫尺哎!尤其我还发明了新式偶像合影法,比如这个,如果把主持人屏蔽掉不就是俺和Fauci单独的合影了嘛,哈哈哈

还有些欢乐是与人同乐。比如上周小巴生日,今年的生日哲学范儿——

右下角那个杯子是“亚里士哆哆”(Aristurtle)。我最得意的是发现了这个——

这个糖白菜知道,小巴超级喜欢吃,还拜托白菜当天入地地到处买来着。这是美国超市里9毛9的软糖,因为忒廉价,英国绝大部分糖果店都没有进口,以前伦敦只有一家店有,买大概5胖子。lockdown之后基本就断货了。不知道现在是不是有缓解,但两个月前我在网上买的之后,可以说是全英国最后两盒了!

当然与人乐乐意味着不仅小巴有礼物,我自己也不能亏着呀!哈哈。今年因为也没法出游什么的,就一个买了两个advent calendar——给小巴买的一个是咖啡,一个是巧克力,很搭配吧!我自己呢,买了一个电子版的,一个纸质版的。这个纸质版的是专门给couch potato的——我很有自知之明吧!

圣诞节倒数24天,每天都有三个可以选择的活动项目。比如右下这个是今天第一天的——

矮油,其实我看所谓三个选择,其实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深蹲起了。因为这两天大雾,出门跑步冷飕飕,能见度又低跑也是瞎跑;而圣诞节歌曲本来就是应该躺在沙发上听的,搭配圣诞歌曲的唯一合法运动就只能是拆礼物,没有其他。

而那个电子版的是Jacquie Lawson的,颜值特别高哦!超级推荐

不仅颜值高,而且配乐也特别好,所以让人玩起其中拼图接龙消消乐这类无脑游戏完全停不下来

这个软件还有个挺可爱的地方是你“家里”有一只狗两只猫,这仨天天睡大觉,每次进出房间都会发现它们换了不同的地方睡觉,但你点击它们的话,尤其是两只小猫,会立刻爬起来喵嗷~~~ 你可以在自己屋里装点自己的圣诞树,而今天advent calendar第一天,“城里”也安上了圣诞树——

好了,记录到这里,今晚不干活,看小说去也~~!

7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7 responses to “年底乐事多

  1. 看到了JUJYFRUITS后面的True Detective!还有幸好今天读了你的博客,我才想起来得把advent calendar拿出来了。
    另外我说怎么觉得小巴的胡子这么霸气呢,原来是哲学家范儿啊!

    • Joy

      哈哈,今年lockdown很多人都开始留胡子,我才发现胡子还真得是慢慢蓄,边蓄边trim,不像头发,胡子长得好自由散漫~

  2. 一只喵

    毕业这么多年之后的优秀毕业生才是真·优秀:D

  3. smg

    不干活最开心

    • Joy

      不干活和吃火锅两个哪个更开心呢?今年回不了国的大Joy觉得,如果能吃上真正的火锅,干活也是可以商量哒!=P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