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十一月 2020

凡事莫勉强,阿弥陀佛阿门

今天大Joy干了件特别哭笑不得的事情。话说事情是这样的:还记得我们那个整个大学的工会主席嘛?还记得我们有个友谊的小船儿嘛?呃……

周三工会开完会之后,周四早上一睁眼,我就看到主席同学头天半夜给所有工会会员的一封信——说最近他听到的关于职工感觉被强迫接受工作方式或工作量的事情引起了他的“震惊”,这种不公平情况之泛滥让他“非常担心”。。。

还没有起床,我就觉得神清气爽,因为这封邮件的语气和两天前他补刀告诉大家传染率没有那么严重的口气几乎相反。所以我觉得,矮油,看来昨天会议上大家发言还是很管用哦!

后来早上楚楚也说,哎,你看他的邮件了嘛?口气180度大转弯哎!楚楚还跟我说,其实上周楚楚跟他说存在bully情况的时候,他还很自信地跟楚楚说:“你说的都是道听途说的八卦吧,比如咱们学院根本就没有啊”

……嗯,可见他之前真的不食人间烟火哦!所以这两天院内院外的同事有好些确实依然很气。但我觉得吧,虽然他这次是挺匪夷所思的,但想来周三对于他来说真的是惊到了,估计下了会心情也不是很好,不管怎么说,能这么快U turn就是好同志哈!

话说大Joy给他的课带讨论课,然后今天早上他给带这门课的老师们发了一个下周用的内容。早上看到了,我就寻思着今天一定得想着回——尤其他上一封邮件我就没回,不是耍态度哈而是因为还没得空回,然后外加想着这周受了点“刺激”,也怪不容易的。我自己跟自己心说,回头得琢磨点词藻,得写封团结友爱的邮件表示支持一下。但是写什么呢?哎呀真想不出来,然后我就上课去了。

课上我问大家有什么问题,有一个小女孩说,我倒是没什么问题,我就是想说这周录的课可真有意思,我不是说别的周不好,但是这周的课讲的特别好!

我说,哎呀真的嘛?太好啦,我一定转告。

我已经好久没有查看这门课的在线lecture录像了,一来因为材料都熟,二来头两周听主席同学充满了“嗯嗯阿啊”录的课件我就听得特别无聊,尤其明明是50分钟的课,他每次都对着话筒录90分钟!——讲课和公共演讲一样,冗长繁琐很容易,简洁明了才是功力。所以90分钟,天,默默鄙视——学生这几周一直反应课程听不懂,所以今天听说这周课件录的好,我觉得确实需要点赞哈!

下了课,我就给主席同学回了封邮件,感谢他邮来的下周讲课内容,然后加了一句“今天有个学生特别强调她真的特别喜欢这周的课,觉得这周的课讲的特别好——我想你应该知道哈,祝周末愉快。大Joy”

为了营造“友好”和“点赞哦”的气氛,我特意写的特别啰嗦——熟悉俺的都知道,俺向来长话短说,至少工作邮件和学术写作中少用形容词,更别提统一内容重复两次了——哎,我这不都是为了强调友好强调点赞嘛!

嗯,发送!我对这封邮件很满意,尤其在他这一周U-turn后大度表示和他友谊如旧而沾沾自喜——妈呀,我真大度,回想起来,你说我咋就没有自己用右手拍着左肩膀说“老张你真善良”了聂?

总之,这之后我就该干嘛干嘛啊——学生meeting,回复邮件,查看新闻,整理笔记……两个小时过后,在我整理这么课我自己的讲义的时候,忽然!——忽然升起一阵凉气——哇靠,不会吧,不会吧?——我迅速扑到键盘,噼里啪啦登陆课程网页……

Oh no! — 确切的说,oh f**k! 真的如我想起来的——

呃……

之所以学生喜欢这周的课,是因为这周是第一周课不是由主席同学讲的,而是由一个年轻女老师讲的!!!

啊哈哈哈哈哈哈……我真是哭笑不得——尤其是返回去读我那本意以“友善”为主旋律的邮件,立马显得特别“刻薄邪恶”——妈呀,我还“尤其特别”翻来覆去说这周的课不一般哈,我还说“我想你应该知道哈”哈,啊哈哈哈哈——你说我咋不直接往主席同学身上戳一刀聂?我隐约听见屏幕那边主席同学抽出刀子直接戳在友谊的小船船底,沉了它!沉了它!

笑死我了。但你想啊,我之所以后来想起去看看是不是别人讲的,也主要因为他今年讲课实在质量说不过去。那学生反响这么不一样,他确实要自己反省嘛!也不能完全怪我糊涂嘛!

只能说,看来这万事真不能勉强。主席同学,想夸夸你也真是不容易啊,我也是尽力了。

当然,后来我把学生的话转给那个女老师了,为了避免她再无意补戳几刀(因为短期合同的老师有时候会向“上级”彰显这些反馈,以便于续合同),我顺便说,哎介个,这个好评主席同学已经知道了哈哈(请脑补大Joy尬笑)。但至少女老师听到学生的表扬可开心了,说她这周末绝对很愉快啊!嘎嘎。

好啦,滑稽的事说完了,现在说点让大Joy特开心的事吧

一个就是上面这盘菠菜炒鸡蛋——这是大Joy每次回国必大吃特吃的菜,因为大叶菠菜在英国真的是奇货可居。但这两周别看lockdown,俺们村中东的流动菜摊居然还营业,所以俺又买到大叶菠菜啦!!!而且你看见没有,还有虾皮呢!——又是一稀罕物,我觉得这盘根本就是“菠菜royal”

另一个是大Joy等了好几个月的reMarkable阅读器终于到啦!——真的特好哎,以后再不用打印pdf了,绝对的学术神器。下午讲课前刚到的,才玩了一两个小时,已经爱上学习。阅读、笔记、速写啥的都没问题哦!

各位周末愉快,明早在线招生,后天早上“坐台”iGEM竞赛会场,丰富多彩的生活哈

2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双十一小记

光棍儿节现在太出名了,连荷兰的国家博物馆(见上)都开始拿光棍儿节说事了,要我看,还好至少说的是Rembrandt,而非其他什么brands,说的是Night Watche,而非其他什么watches。。。还算能保住节气。

虽然英国的剁手节(black friday)还没到,但双十一今天亚马逊给大Joy家送来一大箱手纸,一大箱厨房餐纸等等,哈哈,时间上纯属巧合,也不是为了囤货,而是住在英国的同学们你们不觉得吗——冬天在英国湿冷的狂风中从超市提溜大袋装的手纸或餐纸回家,哪怕只有10分钟的路,也往往是“人与自然的搏斗”:那些坐在私人车或公交车里的人们可在等红绿灯的空暇观看一个欲往东行的亚洲女是怎么伸长胳膊努力制服在风中执意往西的那4X4排列的16卷手纸的。。。三步往东两步往西,时不时趁亚洲女护住自己头顶上的帽子、避让行人的瞬间,那小风再推着手纸南北向左拉右拽一下……我有时候觉得现代舞大概就是这么起源的吧。。。

嗯,为了不糟蹋现代舞,也为了避免自己闪到腰,从前年开始大Joy就只从亚马逊订手纸和厨房餐纸了……

今天早上,先是跟一个瑞典记者谈疫苗那点事,然后我说讲伦理不完全是讲政治正确,也不完全是社会诉求,而最终是为了让科学更科学。原本短平快的采访最后聊得她好像有点意犹未尽,挺好玩哒!然后和一个文化系的小女孩谈她想转入社会学的事;然后甚了一个项目的ethics application;然后和喜洋洋贫了一会儿,然后跟喜洋洋说——我不跟你说了,我跟同事说好今天去“茬架”的,我去打架了哦!

哈哈哈哈……

(用这张立冬饺子做分割线,重点不在俺们的速冻饺子,而在一只猫给的高大上的餐垫)

咋回事呢?话说英国全国进入第二期lockdown,但我们肯特因为就全国来看感染率还比较低(我个人分析的原因主要是这回去伦敦上班的人少了,尤其我们大学国内的生源绝大部分也源自英国东南部,即当地,所以肯特郡整体城际间流动人口要低很多),所以我们大学居然依然要求至少有25%的面对面教学。

而很不幸的是,我们学院特别特别鹰派,首先院长是个坚持面对面教学的鹰派,我们大学工会刚刚上任的工会主席也是我们学院的鹰派同事,外加绝大部分鹰派不仅都是“特别喜欢在会议上欣赏自己声音”的那类人…所以我上周参加了一个发考题(faculty)的会议,妈呀,整个会议充满了沉重的气氛,因为那些不停发言的人都在争先空后的感叹:“哎呀,lockdown之后我们还怎么跟学生们一起喝咖啡呢?”“啊,我再也不能组织我的学生课后一起吃饭了……”“天,以后我只能拿着takeway cup以散步的形式和学生们沟通嘛?”(——妈呀,你没有听过Zoom和Teams嘛?你有问过学生的意见嘛?)。

总之,大学几个比较重要的位置已经被鹰派占领了。虽然一面讲不强迫任何人当面教学,但另一面,所有提出异议的老师(大多数是年轻教师,以及女性教师)都会被“教育”,被劝说,被挤兑一下。

大学如此,对于绝大多数不愿当面教学的老师来说,工会目前是唯一的出路。但,很不幸的是,如上所说,目前的工会主席原本是俺好朋友的,居然是个鹰派,让俺很失望。昨天工会副主席(女)提出两个motions,其实就是关于和全国大学教师工会倡议一致的,要求肯特大学把在线教学和远程工作作为default,且杜绝同事强迫同事这类事情发生的两个不同版本的行动纲领。但副主席刚把motions发给工会会员,工会主席就又发邮件说这个motions里的数字有所夸张啦,传染形势没有那么严重啦!——友谊的小船噼里啪啦翻一次我都觉得不够。

两个motions今天投票。投票要到达一定数目才有效,开始因为来的人不够多,大家纷纷电话或短信让其他会员来上线投票——当然投那边就不好说了,当面教学是俺们肯大各个系都特别分裂的事。所以工会主席开场还特意打了个预防针,说让大家都冷静,保持文雅哈哈哈。

其实我对这事儿的看法是这样的:自己去不去当面教学和是否“鼓励”(暂且不提强迫)别人去教学,两者是有根本伦理区别的。在这种可造成“不可逆”且“重大”伤害的风险情景中(即可能死亡或可能出现long covid等长期心理或肌体损伤),应该采用precautionary principle,即应默认那些认为风险存在人的看法,如有异议,应由那些认为风险不存在或认为风险不高的人提出证据。

换句话说,这就好比气候变化。气候行动本身是precautionary principle,即我们所有的减排都是按照持“气候变化将给世界带来不可逆的重大伤害”这一派的观点的,如果你不想减排,那你要拿出气候变化不会带来重大伤害的证据。

同理,在疫情期间当面教学这件事,应该默认是按照“坚持当面教学会给个人不可能逆的重大健康损害,或给当地疫情造成重大波动“这一观点来指导行为,如果非要让老师和学生当面教学,必须要拿出证据,而且还不能是“学校疫情尚不严重”或者“目前还没有教师因为授课感染”这种“负面证据”(类似于不能说因为“气候变化伤害还没有那么大”),而需要直接给出当面教学与疫情传播无关的证据。

嗯。平时工会会议我基本不怎么参加,参加也不怎么发言,今天虽然说是去“茬架”,但我也没打算真的去说啥。

然后工会开会了。副主席介绍完两个motions之后,大学里有一两个老师,包括我的同事就开始直白的反对。有一些人是对其中的具体条款提出一些异议——比如很多老师家里因有小孩或其他原因必须来办公室才能上班等等。反正听大家讨论了30分钟的样子,然后分歧是,鹰派觉得把在线教学设为默认太黑白分明了,而且会阻碍办公室的使用,只要“仁爱”地鼓励老师们当面教学,绝不强求,不就得了?

然后俺就第一次在工会会议上发言了:俺今年也有当面教学,且从来没取消过(所以我和鹰派一样“厉害”,谁怕谁呀),但这并不意味着我认为应该鼓励或诱导别人去做,工会必须明确坚持默认模式是在线教学,这是避免年轻教师及短期合同老师被变相欺负的唯一方式。俺说working 和teaching本身就是两码事,所以应该分开,有些老师必须来办公室里录课程写文章做研究,但这个风险在有些老师看来是和去教室teaching的完全不一样的。别人对自己健康的担心你未必同意,但你必须尊重。过去几个月学校总拿学生的心理健康说事,但不论是雇主还是工会都有对其雇员或会员的照料义务,即,工会至少必须对工会会员的心理压力负责。而且我很担心如果连工会都不做出尊重这些担忧的表态的话,未来同事间的士气会一蹶不振。而且让大学设在线教学为默认是皆大欢喜的事情呀:不愿当面教学的老师不会有压力也不会受歧视,而你们这些愿意和已经当面教学的老师——哦,也包括我——那些“额外”的付出也会得到其应得的认可,为 啥 不?

俺说完了,其他系俺不认识的老师立马好几个人在评论栏里写“100%同意Joy”,啊哈哈哈哈。最后,第一个版本的motion,在在语言上把working和teaching分开对待之后,以70+%的赞成票数通过哦!——

但更大的彩蛋在后面,在会议结尾,有两个同事在公共评论栏里对全校工会成员说,“大Joy是俺主任,她是整个疫情过程中最能体谅大家的”,“对啊对啊,Joy也是俺主任,我要强调是大Joy帮助我应付过去几个月学校压力”

啊哈哈哈哈,特开心哦。

下了会跟小巴复述俺怎么论述工会必须支持老师不来学校上课,然后我忽然发现简单来说,俺在工会历史上的第一次发言就是呼吁老师们有权“翘课”。——我觉得白菜一定摇着头感叹说,啧啧啧,真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啊。嘎嘎

最后还有个闲篇儿是关于吐鲁番的——吐鲁番夫妇最近也新冠了,不过症状比较轻,在家隔离无聊的好处就是有时间闲聊。那天说起她老公的摄影集,好棒哎——当然,人家是专业的啦,但是还是好棒哎。她老公有一组作品是雕塑,但他光影操作下,石头雕塑各个都是鲜活的个体,比如——

这位我觉得貌似尼采的蜀黍,其实是下面左图里的雕塑啦!

而看右侧的自拍像,啧啧啧,艺术家就是艺术家。还记得我两年前在埃舍尔博物馆也摆了个pose,现在看起来,你说是邯郸学步呢还是东施效颦呢还是……还是个不太会现代舞的东施……哎!

6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