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二月 2020

情人节补记

IMG_3674

情人节周五,每周五俺都有两节课,所以很勤奋(虽然很不情愿)地一大早爬起来~打开手机一看,呵!这一桌吃的(上图)——自从covid-19张总不上班了之后,俺就已经习惯每天早上被我爸一桌又一桌的美食打击。。。如果说有什么担心的话,我很担心爸妈圈在家里的血脂哈哈哈——这个时候你就觉得父母总在家里囤一堆东西绝对是有先见之明!——而情人节那天,妈呀,玫瑰花还有小酒,我粑粑这是把基调定的很高啊!

我看和大虾一个盘子里上面那“一坨”菜,就很不厚道地跟我妈说:啊哈哈哈,那个是昨天的剩菜装在盘子里凑数的吧?

麻麻说:那个是今天新作的鱼,粑粑怕你太受刺激,用调料遮挡低调处理了一下

呃……这亲爹,也真没谁的了。

相比之下,俺们的情人节食品是这样的——

IMG_E0942

就这俩“裤衩”(姜饼)还是从巴黎带回来的,英国本地依然美食沙漠啊~

不过第二天俺们就去了阿姆斯特丹,然后收获下面这个乐高合影——

IMG_4365

嘎嘎,在乐高店里拍照,立等可取,40X40cm的板子,五种颜色的单个积木各500个,回家自己照图拼。这个服务好像还挺新的,因为至少以前在伦敦乐高店没有见过。一起拼了一个下午,出炉!

IMG_4356

7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2月记-巴黎行

IMG_0856

话说世界上最讨厌的事情之一就是临时通知去开(非学术)会,而唯一能让我原谅这种行径的,那只有是开会地点在巴黎。——对于家在欧洲之星线上的大Joy来说,去巴黎就相当于住在北京南站然后被叫去天津开会差不多,高铁直达好多好好看哒好吃哒……

好吧,调了课,推了一个原本去同事家的读书会,出发!尤其那几天小巴同学也正好去巴黎溜达。早上6点爬到火车站,我的手机跟我一样睡眼惺忪啊,小巴同学自拍,捕捉到我这一连串的哈欠~

到了巴黎,立马就“醒了”。

IMG_3130

话说真是好久没来巴黎了,上回来还是在大狮子纪念会上发言——根本就是另一个时代的记忆了。上上回来,好像还是带老陈夫妇逛巴黎圣母院——也是另一个时代的记忆了,虽然雨果在19世纪初用一支笔杆保住了圣母院,但还是没能阻止圣母院在21世纪因法式无为而倒掉(上图是正在维修的圣母院)。本来推荐小巴这回自己去雨果故居的——那是上上上上回和underland一起去的,很不错——但赶上雨果故居闭馆装修,圣母院大火闭门,雨果也不如闭眼眼不见心不烦吧。

我对巴黎一直感觉很复杂:一方面对这个城市的气息完全不来电,荷兰和英国的城市更是我的菜,所以要搁我自己,想不起来来巴黎;但另一方面,这个城市的美术和美食,尤其毕竟还是在这个城市里耍过一阵子,所以一出火车站,东南西北各种熟识的情景扑面而来,我都不由自问:为啥不多来几次巴黎呢?比如,放下行李从住处出来,转角是个蔬菜摊连着肉铺——

IMG_3128

不仅物品极大丰富——居然这么早连白芦笋都有了。而且,嘿!你瞧见没有,在瓜果蔬菜上也不忘打几个波切利的广告,哈哈,这么矫情的事,也就巴黎。应该经常来才对啊。

住的地方离巴黎圣母院很近,所以拐个弯就是莎士比亚书店还有以前经常去的漫画书店,进了店看见哇!真的有好多很好的法语图像小说啊,估计要等很多年才会被翻译成英语吧?磨蹭着那些光鲜的书皮,内心各种恨铁不成钢:你说我为啥不多学点法语啊?

这回是去参加一个半学半商的“战略会”,很做实的3整天的集体讨论,整整三天从早到晚的说说说啊!妈呀,我自己办的会也顶多是2天半啊!——感觉还是资本家们厉害!哈哈。

所以只有第一天有半天空闲。下了火车啥都别说,直奔卢浮宫。

IMG_3215

2月份是淡季,加上国内旅游团的缺失,中午到卢浮宫门口一看,果然几乎连人都没有(但午饭点儿一过,人又多起来)。

之所以去卢浮宫是因为那天小巴说起来他还没有去过卢浮宫,没有看过《蒙娜丽莎》——因为每次去都要排很长的队——哇!人生咋那么不完整呢?记得差不多20年前跟麻麻去了好几次,以至于卢浮宫三宝大Joy是可以15分钟内都带你转到哒!——但人真不能吹牛,刚跟小巴嘚瑟完自己对卢浮宫“熟”,这回一进去就懵了。

因为这么多年,当然展品有位置变化呀!最大的变化是,以前只是在一个玻璃罩后面的《蒙娜丽莎》现在已经被供在祭坛上了——

IMG_3218

这个照片是在外围拍的,因为要走到离蒙女士5米远的地方,大概要先排50米的蜿蜒队伍——这还是淡季!即便走到现在最近的栅栏前,以大Joy的视力,估计还不如看高清喷图呢……而且,其实如果加上两抹胡子,小巴和小蒙,谁的微笑更神秘也不好说是吧!

IMG_3229

哈哈。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跟学生讲完女性主义,那天在卢浮宫转悠忽然想到,卢浮宫还是个挺feminist的博物馆,因为它的三大镇馆之宝(胜利女神、维纳斯和蒙拉丽莎)都是女性,而且还都不是狭义的女性美。嗯~~明年加讨论课里

但即便没有这三宝,卢浮宫的藏品也是让人,尤其是让英国国家美术馆汗颜啊!别的不说,建筑本身就到处是景

遗憾的是,这次本来想去看荷兰画派的,结果卢浮宫每天轮流有一个展馆闭馆,偏偏赶上那天是荷兰部“轮休”。俺只好扒着大铁门流口水了……

IMG_3275

虽然想看的没有看到,还是大饱眼福~我就是想显摆一下我的“红领巾”,啊哈哈——

前几周跟学生讲中国社会学的时候讲到红领巾这个目前极少数还能满大街看到的中国是社会主义国家的证明,然后我就穿着下图里面这个衣服——那是我在南锣鼓巷特意为我上课买滴!我的“讲课服”。真真是“红领巾”,只不过后面是连背缝在蓝白杠的T恤上。那天讲完课回来被同事看见,说好像法国人的打扮哦。我心说纳尼?穿到卢浮宫来检验一下,哈哈哈哈。

第二天开始开会,先是小会,然后是大会,啊……然后就只有一堆大老远飞过来的美国人谈风云变化……好在每天“上下会”,路上风景还不错(下图左侧是维修中的巴黎圣母院的背侧)

IMG_E3449

IMG_E3491

从调研角度,那几天会议的讨论挺有意思的,只是从会议本身目的来看,我觉得如果事前能告诉大家组织者的真实想法,大家聚到一起不是还需要太极拳式的试探和天马行空,把时间压缩到1/3就好了。

但吃的还不错,比如会议午餐的盒饭(下图)我们互相对比了一下,虽然吃的菜品差不多,但每个盒子里都稍微有一点不同,比如你的主食是土豆泥,我的主食是红薯泥,而他的主食是小扁豆啊之类的。

IMG_3466

在FB上放了好多那几天吃的,晚餐和茶歇更丰富。回来同事说,哇,看你晒的吃的都好过瘾,真是一个foodie。其实有时候吃货表达的是“一种生活追求”,有的时候表达的是一种“缺乏其他追求”——比如冗长却让人看不到目的的讨论,我能找到有趣的点,也就是吃了。

后来还有两天的会,因为周一要上课,周日下午回侃村儿了,临走时,在巴黎北站照例买了中餐外卖——哇!我真的好喜欢那个店啊!以前自己住/出差的时候上火车前去那里买吃,和小巴往返也是去那里买外卖,带爸妈玩临回英国的时候也是去那里买外卖……N年不变的那几样菜,那几种炒饭,可是很给力呀!这回吃不完第二天周一中午带饭,西兰花炒虾仁+炒饭,在侃村儿也算大餐了吧!

IMG_3596

国内的生活听说是“努力”逐步恢复正常。从巴黎回来不久就听说英国那个GP诊所医生感染covid-19,回来前天韩国裔同事说80多岁的老爸老妈恰好被卡在了Daegu,还有伊朗感染啊等等。总之国内的疫情影响似乎在缩减的同时,covid-19对于世界其他地方好像刚刚开始“真实”起来。从巴黎回来上了一周课,然后我们又转身去了阿姆斯特丹(下篇写),麻麻在电话里教育我们要“老实”一点,因为欧洲现在也不安全嘛。我们也确实买了口罩,湿纸巾也变成了随身携带品。

那天有个印度裔同事问我我爸妈在北京怎么样。我忍不住一挥手,半开玩笑地说,哈!我有时候回答这类“关心”自己都觉得没有办法给大家一个“满意”的答复,因为他们还好啦,我没有“悲惨”的故事分享:一来北京毕竟特殊受保护,二来俺们一大家子都(搞医)是受过非典训练的人,比较会自我保护,所以重视归重视,日子还是要过啊。至少我看我爸妈还有喜洋洋一家都在不寻常的条件下把日子过得有滋有味,我担心啥呀!偶尔有的同事会“一脸悲桑”地跑过来关心我说,我“一定”很担心,我父母“一定”很焦虑,我都在想,我是应该满足他的想象呢,还是应该戳穿这种强加于人的悲桑其实是一种暴力呢?

然后这个印度裔同事说:哇,我太能理解了。这些欧洲人没见识啊,都缺乏基本的自我保护的卫生习惯,比如我小时候在印度,流行登革热啊,疟疾啊,什么情况没有啊,从小就被教育什么时候要洗手怎么保持卫生,还不是照样天天去上学?

我当时听得目瞪口呆,完全不知道该怎么接话,啊哈哈哈哈哈哈~

用这个滑稽的片段结尾并不是想造一道天下太平的鸡汤,而是生活就是如此,越是危机之中,人越会且越应该优先to live,而非to worry。当然,live consciously and coutiously,不管家门口有没有疫情。

 

6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这鼠年闹的

IMG_2831

感觉离上次写博客都好久好久了,其实不过才一个礼拜的样子。世界闹腾得真可以。其实上周末就想吐槽来着,后来觉得大过节的,写出来也是添堵。现在觉得,反正大家天天刷屏看新闻,已经对添堵都有免疫力了吧!

首先是武汉肺炎,据说在很多地方加剧了针对华裔的种族歧视,比如前两天听说有的餐馆拒绝让一个亚裔女子进入,该女子争辩说喂我越南人好哇?!我一个美国韩国裔同事也是,说这两天在美国出差,说在她老家纽约的公众场合大气儿都不敢喘~

我说,那我跟你说个好玩的:昨天周六加班去学校给申请了社会学本科的学生做开放日,讲完课,我一路风风火火跑下山来赶火车,跑到站台上,气喘吁吁地被英国常年的小阴风儿吹得直呛嗓子,条件反射性地咳嗽了一下。余光里站台边长椅上有位女士被我这咳嗽吓了这一大跳,嘣地从椅子上弹起来,有一瞬间我差点以为我5米以外的咳嗽能让她跌滑进站台下面!——我的内功真强大,mmmm~不乏我修炼这么多年~哈哈

其实歧视这件事吧,我觉得虽然有刻意煽风点火的,但是总体上我挺能理解的——这个就跟埃博拉病毒或者恐怖袭击威胁的风口浪尖上的时候,咱自己也会绕着特定人群走一样。

尤其是,当你看到国内对于湖北人、湖北车辆以及湖北一切的歧视之后,再回来看很多海外对各种被标记为辱华行为的抗议,实在让人热血沸腾不起来,“窝里横的爱国”难免有点虚伪,而且有点让人寒心。

不是说这些抗议都不应该,只是你会联想到——你们这么会维权,谁又会为困在国内的同胞说话呢?

那天讲完课回家看春晚重播,我就觉得特别别扭——在左手画龙右手画完彩虹,从时时刻刻提醒自己“不能搭讪”改为“你都是中国人”这个主旋律之后,主持人上台说的第一句话我就很撇嘴——

“亲爱的朋友们,此时此刻,我们要在奋战在防控肺炎疫情第一线的白衣天使们和全体武汉市民致以深深的敬意……”

医生作为职业人,特殊时期恪守职责甚至是超出日常职责救死扶伤确实是值得致敬的;但向普通市民致敬是什么意思?默认他们有义务作出个人牺牲么?普通市民即便是在封城之后,需要的也不是敬意——因为他们没有需要你respect的,他们是victim,有“尊敬受害者”这么一说嘛?普通民众,即便是自己主动要求被封城,也不是需要你的致敬,而是你的关心和救援。

你或许觉得我鸡蛋里挑骨头,但我真的觉得这句话,这么坦然的把普通市民和医务工作者放在一个层面上致敬,其实就是政治逻辑上,习惯性没把老百姓当成需要被保护和被服务的对象,而是当成社会理所当然向其汲取能力和能量的基数群体而已。

反正我是觉得这句话的政治伦理值得商榷——我就不说后面结尾对武汉市民说的“你们安全了大家就安全了”这种让人五味杂陈地多义词句了。

自从年三十儿之后,随着封城和媒体宣传基调的调整,微信上风格也立刻有明显变化,大概上周三四微信群里还在流传着其他城市多么小题大做而武汉人民生活照常的帖子和图片,吃完年三十儿的饺子,好像大家瞬间都意识到这件事的严肃性了。

然后我的微信屏幕上基本就是各种武汉加油中国加油的热血鸡汤

但因为家里和周边同学从医的诸多,有时候看着这鸡汤也是无奈,尤其看到无法就医患者撕扯医务人员衣服,袭击医务工作者这种新闻……——面对一个让每个人都觉得委屈的社会现实,只剩下一种感觉:sad!——可怜+可悲+无尽遗憾

有些事不能细琢磨,琢磨也是来气。比如上面那些鸡汤,壮年男医生领路,但你若仔细看上一线的名单,比如下面这个俺们北医系统的,大多数都是女性啊——

在看看其他国家生物医学口的宣传画怎么做的

然后俺的吐槽就被我表哥(医务工作者)打击了,他觉得我这是文科生闲的。但其实就是在宣传画是挑战还是维护顽固的性别(或其他权力)阶梯这种小事,聚集多了就会影响一个社会是不是人人都觉得活得委屈。

致敬的最好方式,不是在刀尖上对牺牲者说辛苦了,而是在平时让每个人都觉得自己能被这个社会“看到”。

英国也没啥好消息,俺们前天晚上脱欧了。彻底成为孤岛了。

那天上完课回家,灌了点小酒,早早睡了,然后居然十一点正式脱欧的时候被窗外鞭炮声吵醒了!第二天看报纸,脱欧那天晚上酒吧里欢庆的人们主要有三大特征:白人、老年人、乡下人。

英国脱欧派高呼胜利,说这是如同欧战胜利纪念日(VE Day)一样令人欣喜与自豪的日子。嗯,这个比喻真好!因为英国确实要像当年二战结束之后,要进入一个漫长的紧缩期了(”age of austerity”)。

IMG_3020

好啦,现在说点不那么沉重得。

比如虽然自打年三十就老实呆在家里,但粑粑麻麻心情还不错。尤其俺麻麻,天天在家里各屋“串门儿”之余,还很无聊地给玩具什么的都用医用胶带做了口罩——

IMG_3003

对俺们脱欧表达不屑的最好方式是大Joy这周就要去巴黎开会。之前提到过出于AC安全考虑,一般会议现在都由一只叫Zaki的小猴子来代替。话说这只猴子因为是当年俺姨从生物医学会议上拿来的赠品,所以小猴子穿的T恤基本就是商品广告。前两天清理衣橱,扔掉一件蓝T恤,然后大Joy灵机一动,剪了一个角,三下五除二缝了几针,然后Zaki的新装出炉——

很好看吧!有没有注意胸口还缝了一个很帅的Z!

周末过得真快,明早又要爬起来上课去喽!

4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