忙碌的十二月

IMG_2147

十二月是我今年最忙碌的月份——12月19日之前,一共要在三个城市做四个不同的发言,而且居然是四个不同的题目!除了上一篇说的两个,还有上周四在皇家学会(RS)专家年终晚宴一个关于跨国合作治理的发言,以及后天在伯明翰大学布鲁塞尔校区的一个气候风险治理的发言……

RS的活动特别好玩,很长见识——我在微信上晒与会人员名单了,不是一般的eminent scientists,是那种姓名前面和后面都有一串缩写的科学家(前面的缩写是级别,后面的缩写是地位),有爵位的就有仨,我开玩笑说感觉好像名单上就我没有受女皇接见过哈哈哈,人家名字后面都是OBE啊,CBE啊,DBE啊神马的,我觉得自己特别捉襟见肘,但耐不住咱脸皮后,所以我跟小巴说,虽然咱不是OBE吧,但我完全可以介绍自己是“Dr. Joy Zhang, OCD”啊!

啊哈哈哈哈哈哈~(白菜一定在屏幕后使劲点头)但真的让我觉得被邀请参加这个晚宴并且发言似乎确实应该被看作一种“荣幸”,因为马丁老爷子听了之后两眼瞪得大大的,觉得不可思议(他太太可也有女爵士),而皇家学会的一个朋友那天也在——我印象里他就属于天天和大牌科学家摩肩接踵那种——他说晚宴期间他要负责做笔记(主要就是围绕我和另一个发言人引发的话题), 我说哇那么惨,饭也吃不好。他说:不惨不惨,我还要感谢要做笔记这个茬儿呢,要不然我怎么可能有机会来呢。——哇,我忽然好珍惜自己的席位,忍不住掏出手机拍了一张我座位的照片。RS的同事说你这是干嘛,我说,妈呀被你一说我感觉我必须留此存正回头上网显摆一下——

IMG_2020

我右边是RS执行主任(CBE),右边是RS的财务主任(院士, CBE),右边的右边是大名鼎鼎的Bill Bryson -居然是RS的院士,文科偶像!!!

说到这里就要说特别逗的事了,就是那天我被介绍给Bryson后,我说——我本意是想说:you may find this really strange, but my husband, who is a huge fan of yours, insists on me telling you….其实就是粉丝小巴非要我一定要告诉Bryson他是Durham大学毕业的>.<!妈呀,你说我这个传话筒容易嘛!结果呢,我在说完前半截,到’who is a huge fan of yours’的时候,Bryson就刻意玩笑打断说:”why did you find that strange?”

啊哈哈哈哈……好尴尬!好好笑!!——忘记了我自己经常教育学生的一句话——“有事说事,少扯从句!”啊哈哈哈哈哈哈……不过Bryson是刻意打趣的啦,他本人非常友好,事实上让我稍有惊讶的是他本人非常轻言细语,和印象中一定说落笔必定千行的作家完全不一样。

另外一件让我觉得很好玩的事是——哇噻,这些科学家真的都是超级大geeks哎!因为他们的反应都好节制——整个晚上居然没有一次掌声,直到晚宴结束,我旁边的执行主任双手都举好准备鼓掌了,左右一看大家好像都没有这个意思,就又默默地把两只手放下去了。啊哈哈哈~

但这并不是他们不满意,确切的说,晚宴结束我就被邀请来年再做一个讲座。但是真的是“有事说事”,完全没有附加表情和情绪——包括他们退场也退得好“干脆”,要是一帮文科教授,姆啊姆啊,别说亲吻了,就是拥抱也得抱出各种声响来啊!理科教授很理性有序地“晚安退朝”……特别好玩。

回到侃村儿,课还是要上的,最后这周讲社会运动,正好我有个博士生做的是气候运动组织Extinction Rebellion(XR)的研究,我就拿这个说事,尤其最近看了他们出版的“实用手册”,而且那天听说@松木木木 同学以前在伦敦的时候居然从她同窗Roger H(XR创始人)手里买过菜!!!而且的而且,@松木木木 同学还吐槽了一下他卖的菜品种单调,哈哈哈哈,妈呀太八卦太劲爆了

313d4c6a19959c6baca8c6016861f0f6c8d868c3-book

说实话,至少现在我对XR是有保留意见的,上课之前我还特意想了一下怎么在课程结束前“悬崖勒马”让学生冷静考虑一下其有待商榷的地方(比如直白鼓动年轻人被拘留)。但在课上和18-9岁的学生讨论这个运动的时候,我还是很惊讶于这些年轻学生“老道”的看法,以至于我后来在教室里嚷嚷说:“喂!每个人年轻的时候都应该为某件高大上的目标头脑发热一把,哦凯?”

周二那天上午上完课觉得这帮学生,咋那么没有“血性”呢!哼。

然后周四那天英国大选,同事发来照片,看这些学生在雨中排大队投票的镜头——

真是蛮感动的,让你觉得或许英国还有希望。

当然晚上看结果,英国总体来讲不是一般的F**ked,完全没救了。但,但,但,我还是要指出,你看见那地图了嘛,在英国东南方历史上就泛蓝(保守党)的阵地里,有那么一抹红,那就是我们侃村儿,也就是这些年轻人那天雨中排队要看到的结果——

Screen Shot 2019-12-17 at 16.25.05 2

Screen Shot 2019-12-17 at 16.25.05

讲课讲完了,投票投完了,发言发完了,生活还得继续。

快过年了,老马丁老爷子是一定要见的,这回我俩相约大英博物馆的特洛伊特展。挺值得一看的。看完又激起了我好好学习古希腊神话的兴趣。

周末也不得闲儿——周六接待了从国内来的老师,周日来了个纽卡斯尔一日行——话说上周日是我和小巴十周年“大昏”纪念日。我俩都觉得有必要做一些“不同寻常”的事情——你觉得对于俩故纸堆里的文科生来说,什么最不同寻常呢?拆书架!嗯,没错!周日纽卡斯尔一日游的主要目的就是把小巴同学办公室装箱打包,因为新年国际关系系要搬新办公室啦,然后扔了大概300-400本书——绝对的重体力活。下面只是两面墙中的一面——

IMG_0506

别看我俩平时也不怎么锻炼吧,但身手还是可以哒!3小时就都搞定啦!回家路上,俩geek一个看书一个看Ursula Le Guin的纪录片——

正好赶上周日火车线还未修,多嘎呦了一个半小时,晚上爬到家,拆礼物啦拆礼物啦!小巴说,他之前做功课了,网上说十年纪念日传统礼物是“蓝宝石”(Blue Sapphire),所以他特意在伦敦给我淘了一个维多利亚时期的蓝宝石胸针。造型简单,很符合俺风格哎。

IMG_2124

其实哪年是什么婚说法不一,从这点上来看,这事想来也够“后怕”的——幸好小巴查的网站上没说是“纸婚”什么的, 不然他还不给我打印一堆reading来庆祝?!

6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6 responses to “忙碌的十二月

  1. 感觉小巴被坑了,他这个十周年蓝宝石的说法来源肯定是女性。因为一般说法是十周年是aluminum。总之你赚啦!纸婚是一周年。

  2. 喜洋洋

    妈呀,都10年了~~~~话说这别针有点像领带夹,内个,小巴的礼物是啥啊~~嘎嘎

  3. le

    求哪部Ursula Le Guin的纪录片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