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七月 2019

疯狂时代之时空穿越知识点

IMG_5873喵嗷~你们都没想到小胡的“回归”吧?哈哈。上图是这回收到的上天入地超级无敌之棒的礼物——喜洋洋给俺订了一个小胡的抱枕!!! 🤩 超爱哦!而且和小胡大小几乎差不多。姆啊~亲姐。

小胡最近还跟我搭配了另一个gig:这回我和小巴往东飞的原因是啥来着?哦,是帮我俩共同的朋友在暑期学校客串一下。因为另一个老师临时掉链子,所以大Joy还英勇救场了一下,临时加了四个小时的课,不过加料不加水哦!咱传播知识点还是很用心哒!比如暑期学校的主题有点深刻:全球治理(global governance)。可是我觉得“暑期”学校嘛,就要有点暑假的样子!所以在讲义上附加了一系列胡椒盐儿的“旁观者清”外加“画外音”。比如下面这样——

IMG_5923GOGS0528

效果不错哎!我开篇跟学生说,我认为胡椒盐儿在他们脑海里停留的时间会比我唔哩哇啦讲的其他东西久远得多,虽然无从查证,但是我觉得大概是这个效果。因为后来小巴去上课的时候,学生还跟小巴提起胡椒盐儿呢,嘎嘎嘎嘎。

IMG_3315

关于小巴在我后面上课还有个特逗的事情,就是我上了三天的课,小巴上了两天,但两天都敲好是在我后面上的。你想啊,大Joy口无遮拦的,肯定是(在法律范围内)对这个疯狂时代手舞足蹈地发表各种“奇言怪说”。然后估计有些学生要么觉得新鲜要么觉得不适应(或者意犹未尽,嘿嘿),所以两天都后来在小巴的课上问麦克老师对同一个事情是什么看法或者对“之前那个老师”说的是个什么看法。然后小巴晚上回来坐在旅馆的阳台上,面朝大海(见上图)跟我学舌他如何和学生处理我的“遗留”问题。

哎,你猜咧?麦克老师当然跟大桌椅老师想的八九不离十啦!我说,那些学生一定心理在琢磨:靠这俩老师同出一辙, why don’t they get married哎?! 啊哈哈哈哈哈哈~

那些学生挺可爱的,真的都是学霸。他们的英语都很好,(比他们老师想象中更)爱发言,有观点,而且看的正经书都比我在他们那个年纪看的多。 当我对“现在的国内大学生”赞不绝口的时候,他们的老师跟我说,这些确实都是学霸,因为这些暑期班对其中很多人不是为了休学分,而纯属“兴趣”才报名参加的。俺从来都是很会考试但学习能偷懒就偷懒的家伙,所以听到这个有点佩服有点撇嘴(白菜知道我大学修炼的专业是“翘课”),学霸辣么多,想来现在的学生压力也够大的,让我想起这回在《新周刊》看到的一个段子——

IMG_3602

在即墨的图书馆里,还看到借书机器人——据说是可以帮你查书带你遛哒的,但是俺们去的时候赶上这机器人正在充电,任凭俺们用中英双语各种撩吃,也没搭理我们。我说不管咋说合影留念一下以后保不齐讲课会用到,而小巴说不管咋说合影留念一下以后保不齐能跟人家吹嘘秃顶是21世纪智能的标志……

据说现在秃顶是国内社会的新焦虑哎,因为工作压力不少90后都已经开始谢顶了,这是在这回在北京买到的新周刊上看到的。然后小巴表示自己和90后无缝衔接——

IMG_3592

原来青春的尾巴还是可以这么揪住的呀!

这回回北京打酱油增长的另一个知识点是下面这只熊猫——

IMG_3604

你是道它是谁哇?它叫阿璞,是中国所有熊猫的熊猫代表。我目前找出的和熊猫盼盼以及福娃晶晶的区别是:1)fancy的蝴蝶眼圈,2)时髦的莫西干一撮毛,2)长腿欧巴。

最抢眼的是这个名字:阿璞,据说是英文UP的译音。中国大熊猫代言熊猫的名字原文是英文,脑洞大开哦!

在北京期间,还收到俺最近认识的一个好友安娜的邮件——你知道一见钟情一触即发之类这些词的意思吧?这个家伙(女)基本就是臭味相投相见恨晚那种。她说起来是我同事,但是因为在人类学系,所以我俩从来都没有见过。我是在此次东游前去苏塞克斯开会的会议名单上看到除了我之外,她是唯二被邀请的肯大学者。

然后在去苏塞克斯的前半段火车路途上,我看斜对面坐着一个身着“乱七八糟”很hippie还很夸张地活动脖子的家伙,我当时就心想:哇靠,绝对的怪姐姐,一定要躲远一点。 随后我掏出了精神病学专家写的给大众看的精神病学(心理学)史的书,Shrinks(从苏塞克斯看到即墨,真的好好看!)

IMG_3323

我用余光看见她很警慎地朝我这边看了一眼,估计她也心说:哇靠,绝对的神经病妹妹,一定要躲远一点。

我们就这样坐在各自的斜对面互相戒备地嘎呦了一个多小时而完全没有对话。直到中途换车,我忽然意识到——哎,这个怪姐姐好像跟网上的照片有点像哎!到了苏塞克斯,我觉得好像需要礼貌一下,所以就在站台上跟她客套地打了个招呼——哎,您是不是谁谁谁呀?啊哈哈。“虚张声势”地客套了一番之后,我俩互相感觉有点投缘哎,因为我俩都一副“我真的不太喜欢跟陌生人聊天啊”的德行,哈哈哈哈

结果两个看似“内向”的家伙后来在会议间歇第一次聊天居然就莫名其妙地聊到了“裸体”、“毒品”(不是“你想象的那样”,但绝对比你想象的要赤裸!),特别欢乐,只见在一个“紧张活波”的会议午餐会场,一个hippie姐姐和一只精神病妹妹时不时迸发出嘎嘎大笑。后来我俩还感叹说虽然刚认识,但好像除了“性”其他的sin我俩都聊了,够不可思议——感叹到这里俺俩都停顿了一下,然后异口同声说咳咳“性”什么的还是留到下次吧,啊哈哈哈~(当然,所谓的“毒品”不过是大麻啦——因为安娜这个人类学家是做关于大麻和其他草本毒品研究的,而我最近很关注大麻和主流医学这个问题。)

总之三天会议结束,一起回到侃村在火车站告别是,安娜还意犹未尽地说,下回应该创造机会再一起去开个什么会,估计会很爽。前两天她给我写了个邮件说她看到一则新闻,立马想到了我:乐高将用(大)麻(hemp)作为其玩具塑料的替代品。啊哈哈哈,对于一个连烟都不会吸的家伙,俺对于能让安娜建立起“大麻=大Joy”这个条件反射还是很得意滴(当然这个反射弧的梗亦或是乐高>.<!)

而对于乐高这个举措,大Joy的反应是:这是自二战以来的Hemp for Victory 2.0!

好啦,啰嗦了这么多,我现在要去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了:即便拯救不了世界,但我可以拯救我的智商呀!

IMG_5943

4条评论

Filed under 胡椒盐儿Salt&Pepper, 高色谱Gossip

疯狂时代之时空穿越网红店

在外面溜达了一圈,回到英国时——

英国已经不再是记忆中的英国了。

首先,“强生”这个和爽身粉同名的胖子成了英国首相了,搞得人浑身不爽。之前在GQ上看到一篇批评梅婆的小文(见下),中心思想基本就是“即便疯狂时代人还是得要脸啊!”,我觉得写的特精辟,使劲跟春晖和一只猫推荐。

IMG_5875.JPG

后来强生当政,让人感觉“脸面”再次贬值,还是Private Eye一语道破天机:

1501_big.jpg

其次,英格兰迎来历史第二高温浪潮,周四居然达到了38度——任何高于25度的天气都足以让英国陷入瘫痪,别说38度了,昨天26度侃村儿M&S的面包房都歇炉不烤东西了!——而周四那天更是全国黄色预警,建议大家非必须不要出行,然后,然后大Joy居然去了伦敦!回来这两天主要在忙两件事,一个是给BBC广播电台指导纪录片,另一个是给Royal Institution指导搭建全球科技公众参与平台什么的——因为是公事,所以那天“进城”想来想去还穿了长裤,妈呀我都觉得自己好敬业,哈哈哈。感觉很需要在北京买的这瓶灭火器形状的酸梅汤饮料——

(是不是挺好玩哒?口感还可以吧,太甜了。其实夏天消暑,与其喝冰镇酸梅汤不如喝加了冰块的日本梅酒哈,啊哈哈哈哈。)

其实周四那天还好,因为英国没有国内那么潮,只要不站在太阳底下真没那么热,感觉上跟北京32-3度的天气差不多。但是第二天周五潮气上来了,虽然隔夜下了一场半透不透的雷雨而且绝对温度下来了,但感觉一天都在出汗啊!周四那天还一件很幸运的事情,就是虽然之前铁路线各种延误或停运的警告,但俺的往返都丝毫没有受影响哎:早上明显出行人数少了,所以高铁还挺空的,而下午因为听了邻居的小道消息,知道火车线大概在5点以后对火车“限行”,所以赶着两三点钟就扒上回程的火车了。后来从新闻上得知,俺刚离开伦敦不久,火车站就因为电线过热而着火了——

IMG_5920

这是神马豆腐渣工程呀~

当生活里充满着这些风马牛不相及的疯狂事的时候,就难怪我倒时差倒得困难,我跟同事说,充分显示出潜意识里我还希望世界能停留在另一个时区吧!哈哈哈

所以不说英国了,时空穿越一下讲讲这回路过北京的收获!

别看这回基本没在北京停留,根本就是洗了个衣服打了个酱油,但经喜洋洋指导,俺和小巴还是很有效率地和爸妈一起体验了两个网红店哒!

IMG_3414

第一个就是故宫角楼咖啡馆。最有名的不过什么千里江山卷啊(下右图第一个绿色的),什么康熙最爱巧克力呀~

据说这个咖啡馆还引起了好多争议,因为故宫凭嘛不开茶馆要开咖啡馆啊什么的,然后店方解释说因为要迎合年轻人口味然后才好宣扬文化嘛!不过呢,说实话千里江山图这两年被炒的有点让人审美疲劳,这家咖啡馆除了有这么一个芒果卷外,整个店面内饰也是这幅画,故宫就没藏点别的呀?

麻麻这么喜欢甜食,当然点了“康熙最爱巧克力”——之前我看网上关于这个店铺的介绍说,这还真不是噱头,因为巧克力真的是康熙年间引进来的,康熙还真挺爱喝的;但其他关于康熙和巧克力的网页又说,其实康熙还真不爱喝巧克力,因为当时以为是药,所以从意大利进口的,喝完康熙问这东东有什么功用治什么病,结果发现嘛也不治,就很生气,说摆着我大清那么好的茶不喝,喝这个苦不啦叽的怪味东东?一挥手,撤下!

——所以我至今拿不准康熙到底是喜欢还是不喜欢巧克力,但我觉得那个大臣也够笨的:谁说热巧克力不治病呀?治啊!专治不高兴!而且如果里面加点棉花糖功效更佳!

不过要是说我最喜欢的,还是那个“光绪的黑酒”冰咖啡(上图),好像是黑啤酒味的冷萃咖啡(无酒精)。好喝哎!解渴解暑。(而且有没有觉得我那天穿的衣服很应景?)

这里不得不说,国内创意真的很让人艳羡,因为Costa有一款啤咖冷萃(大概这个名字),是淡啤酒味的冰咖啡,也超级好喝哎!——而且堂堂Costa,英国咖啡店,居然在英国没有这款饮料!!!你说英国人是不是大脑短路?英国这么喜欢喝啤酒的国家,如果来个啤酒味的冰咖啡,岂不要脱销?!但俺们居然没有!

而星巴克的mixology系列的各种冷饮俺们也没有哎!俺尝了一杯橘子和柚子的,有点过甜但味道总体还挺不错的,外带的杯子比味道更诱人,哈哈!

说完喝,说点吃的。

IMG_3566

第二个网红店就是这个“鸡本无敌”了。

哇,其三里屯分店真的好难找……尤其那天北京暴晒,小巴同学干脆拿我的杂志做遮凉工具——

IMG_3588

还没有机会体会传说中45cm的大盘,我就觉得这只rooster是够无敌的。最后大汗涔涔地找到了这家馆子,那天不管央视怎么预报的,反正我们测试室外温度是41度,这家店除了空调有待更新氟利昂之外,鸡本没毛病:

尤其对于两只属鸡的人来说,看到俺们rooster们被描画得那么腻害,立马觉得可亲切了。而盘中的鸡做的也不错。而且这家店有个好处,就是其实你以为你要的很多,但是里面骨头特别多,所以其实吃到肚子里的没有那么高啦!气势够大,热量够少!敞开吃吧!

IMG_E5847

鸡本无敌,但还有个更无酷的:自从两年前在北京被车撞了一下腰然后居然没大事之后,俺就特别喜欢粉钢铁侠哈哈哈,酷吧?(自行车要自配哈哈哈)

IMG_5898

 

2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这盘”好玩的!

IMG_5787

“这盘”(Japan)大戏继续——

东京明年举办奥运会,不过未曾想这次在东京赶上另一个体育盛会:橄榄球世界杯,所以街头很多橄榄球的雕像,很好玩。

IMG_5813.JPG

这次去日本虽然是“休假”,不过因为之前的开会和讲课,明显比平时仓促很多:比如平时每次去某地度假之前,我一般都会搜集一些有代表性的当地音乐,然后就是翻一堆相关的书。这次完全没有准备——说带粑粑麻麻去玩,然后麻麻事先问我去东京什么安排呀,我说我也不知道哇,哈哈哈哈。Lonely Planet也是从青岛讲完课回北京的高铁上才看的——然后给本吃货印象最深的一条就是原来现在常见的寿司确切的说,叫“江户/东京寿司”,因为寿司原本不是小小版新鲜海鲜的,相反是在海鲜供应不确定的情况下,用来保存海鲜的,一般一做一大块,一吃吃好几天,唯独因为东京海湾海鲜供给富足且城市化程度高,所以发明了一口一个且用新鲜海鲜的寿司。

嘻嘻,有趣。

还好这回在去东京之前,在北京逗留了48小时,然后第一次去“言几又”这个有知乎背景的书店,然后发现:

  1. 哇!村上春树“出新书”了——

IMG_3453

其实不是新书,而是比1Q84要早十年的,村上从美国返回日本后为了使自己再次了解国民心理而进行的第一个研究——关于东京地铁毒气事件中受害者与奧姆真理教这个邪教组织成员的纪实文学。而这部作品很大程度上是1Q84的底子/影子。

看完这上下两册之后,有两个突出的感受:一个是不知道现在还有多少人记得这个沙林毒气事件——反正我是记忆很深刻的,因为当年学校“防空”教育课里是专门提到的个案啊。我印象深刻的是当时老师讲的沙林毒气有“淡淡的苹果香”,因此很多东京人当时没有防备,甚至可能因为“好闻”反而多吸了几口。看完村上的书,我觉得老师的推理大概是错的——因为除了一个受访者提到气味温和之外,大部分人都在反复强调这个气体如何立即引起全车人的剧烈咳嗽,这也使得不少人决定提前下车等等……——总之,对于恐怖事件来说现实经历远比想象中更为恐怖。

另一个很震撼的发现是,村上采访的受害者中,有那么多人表示他们无法“恨”奧姆真理教的那些邪教成员,因为邪教的逻辑让他们无法“理解”,无法理解因而无从生恨。有一种比憎恨更为决绝的拒斥叫无语。

2. 你们还记得/知道高木直子嘛???就是那个画“一个人住第N年”系列的漫画师——哇,那个系列真的好好玩啊!我记得还是大学的时候看的,那是电视剧《粉红女郎》当红,大Joy和老陈(都有男友但仍然)一起仰天高嚎“我想我会一直孤单~”为赋新词的日子哎。

换个方式讲,高木直子基本就是在《就喜欢你看不惯我又干不掉我的样子》的吾皇系列漫画流行之前的“吾皇”哎!特别逗。

哇靠,居然转眼间,独身女神结婚了哎——

IMG_3407

赶紧买来捧场,回家一口气看完!结论——嗯,恭贺高木直子,但果然还是单身的故事比较好看!啊哈哈哈~

3.你们知道林少华和青岛出版社一起出了N多日本经典文学的小册子嘛?

.IMG_3411

很好看哎。尤其林少华写的序。而且好巧,林在青岛的中国海洋大学任职,在即墨去青岛的路上还路过,感觉从即墨到东京无缝链接了一下。

三本书都在东京翻完了。哥儿和潮骚都写得好好,但这回看的日本文学里还是下面这本“红豆沙”

Image result for sweet bean paste book

这是在上一篇提到的纪伊国屋书店买到的——那个书店真的很好,其英文文科图书的收集量至少要比一般英国城市的waterstones书店要好(虽然比不上伦敦gower street的),很惊艳——当时买这本书的原因很简单——那是为数不多我最近在伦敦Foyles书店日本专柜里没有看到过的日本文学,换句话说就是我以为在英国会不好买才买的。

回英国的飞机上看完的。很日本,很清新,很简单,讲的就是一个老人通过做红豆沙这件事帮助两个年轻人找到人生方向这个事。但看完觉得真好看,真震撼,因为这个故事与此同时也是抗议社会对麻风病人的长期歧视。推荐。

以上是这次东京游的前传和后传,现在言归正传——

这回在东京住的离神宝町和水道桥之间,算是大学区,很推荐哦!因为我感觉有点像伦敦的Bloomsbury,好多好吃的,交通便利,但又不像新宿、银座这种地方那~么挤。更重要的是,这里往北步行是棒球场(“东京蛋”,附近有让人惊艳的MLB商店哦!),往南走则是类似伦敦查令十字的神宝町图书街

IMG_5596

这次虽然事先的功课做的不够,无计划无目的,但是还是玩得很爽——

比如一大早去明治神宫,哇,那绿,那雾,绝了。完全不用信奉啥,面对自然和时间的humility是自然而然的。

浅草寺之行也很逗——这次是第二次去浅草寺,记得第一次去我和喜洋洋都抽签了,然后我俩好像都抽中了上上签之类的。

这次年纪大了再不敢抽了,哈哈,虽然知道万一抽到大劫这种签也不必在意,可以拴在旁边的木架上,浅草寺的工作人员会定时将你的厄运随火烧掉,但再不敢抽签了——命运还是来得措手不及一点才好玩吧!

但小巴很特别——虽然他也断不敢去抽签的,但他爱学习呀!——然后在阅读学习了一番之后,小巴很认真的跟我和粑粑麻麻说,日本人说了,像浅草寺这样的香炉,一定要让那些香熏一下自己,这样有益健康好运无限哦!

哦?纳尼?

小巴说:你们不试试嘛?

我和粑粑麻麻三只理科生对这件事在各自的脑海里分析了一下,然后一致决定对小巴手舞足蹈的表述表示礼貌性接纳,即:不支持不反对不参与。

然后小巴决定:你们不试,我来试试呀!

IMG_4528

然后小巴在香炉的烟熏火燎之上很认真地闭目养神了大概十来秒钟……

后来小巴得意地跟我吹嘘说:嗯!果然很不错呢!

我挑了一下眉毛,表示(给他面子)不置可否。

只听小巴继续说:就是现在有点晕……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这次还有个新收获,就是上了富士山,并且居然在雨季有那么2分钟的时间看到了富士山的全貌哎!

IMG_4629

可惜由于全球气候变暖,富士山顶上已经没有积雪了。

但你知道下面这个是什么嘛?

IMG_5908

富士山的火山石。原本是在富士山上的纪念品店无聊,秉持“贼不走空”精神(连同两个很好吃的大肉包纸)顺手买来的,想着和家里书柜上瓦尔登湖岸边捡的石头,柏林墙的砖头什么的放在一起的,回家打开包装才发现这个火山石还有一个很长的说明书:据说这些石头都天然有“远红外线”(far infrared)功力,所以放在煮菜锅里不会生水碱啦,放在煎锅里会避免形成锅巴啦,放米锅里会让米饭更蓬松啦,放饮水器里会减少氯的味道啦,放在澡盆里可以让滚烫的热水变温且让温度持久啦,放鱼缸里连金鱼都会觉得很哈皮……简而言之是个比虎牌万金油还牛的万金石!哈哈

这次去日本之前读到的最好的书是下面这本——“老东京的钟声”:

Image result for the bells of old tokyo

一个旅居日本的英国人通过自己在东京的经历写的关于东京、关于历史、关于时间(和关于人生)的一本书。即便你近期没去日本的计划,也特别值得推荐,因为它真的不是一本旅游书,更像是一本关于“时空”这个概念的人文随笔。

全书是由东京每天下午五点准时全城广播,很多时候播放《Yuuyake Koyake》这件事开篇的——据说这个传统主要源于测试东京的紧急广播系统——就跟咱各自单位里定期测试火警警报一样,不过每天都测一次,岛国人民还真是天然活得小心翼翼。

以前去过东京,但还真没注意过这个。那天俺们下午到了东京,正在楼宇间找北呢(见下图),果然就听到了这个广播哎!——其实若不是因为刚在书里读过,会很容易忽略掉,声音远比想象中弱很多,很容易就以为是闹市里不知哪里飘来的背景音乐呢。

话说英国每天凌点45分的航海预报里的主题曲“sailing by”上了英国的奥运会开幕式上,不知道这个应急广播的主题曲会不会上明年东京奥运会呢?

总之,日本蛮好玩,随便大街上溜达溜达也能收获好多奇闻逸事。回家好好做做功课回头再去。

IMG_3508

6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这盘”好吃的!

IMG_5159

“这盘”就是洋泾浜英语里的Japan呀!

这三周先是去开会,去讲课(均留到后面再表),然后和爸妈在东京溜达了一圈,哎呀,好玩好玩好玩。回来说该写博客了,可是这三周的各种high该从何写起呢?我觉得就从“最有感触”的地方写起吧!——那当然就是“这盘”里各种好吃的呀!

IMG_5890

IMG_5636

IMG_5639

 

我有时候觉得日餐对于我来说吧,基本就是一半是吃,一半是玩儿——每道菜都整得一小口一小口的,咋做得辣么复杂呢?还没入口,就已经觉得这钱花得很值了(哈哈哈,我是一只肤浅的吃货!),然后再放到嘴里……哇~~~

虽然是老生常谈,但是每次到日本都觉得:拉面真真还是日本本地的好吃;生鱼片这种俺平时打死也不会吃的主,都觉得居然可以忍受,甚至说有点好吃哎;而牛肉……妈呀……那天在新宿逛完纪伊国屋书店之后,随机在旁边商场里找的一家烧烤店,很运气居然赶上有这么一个视角的靠窗座位——

IMG_5323

结果整整一顿饭,俺们四个人都没心思欣赏风景哈,因为那个烤牛肉实在太好吃了——连平时不吃牛肉的粑粑都主动要求再要一份,真真的入嘴即化呀!吃得美得不行,嘴巴里嚼着,心中歌唱着小曲儿~

IMG_5465

是不是神户牛肉俺不知道,总之很好吃。后来俺们去了银座附近一家神户牛直营店(见下),其实也没有上面那家辣么好吃啦!可惜这么销魂的店本没心没肺的吃货忘了记下店名,哈哈,反正是在书店附近一家需要戴黑色围裙的店啦!

IMG_5850

记得第一次体会到日本牛肉的厉害还是上次来日本——大概是小20年前吧(靠,好暴露年龄!),那次喜洋洋也在,她也应该记得,那次吃了一个牛肉拉面,听导游神乎其神地吹嘘俺们碗中的牛肉想当年是每天喝着啤酒享受按摩培养出来的,当时我第一次觉得那些牛真的好牛——估计现在要是吃饭的时候听到这些故事,会政治正确地立马觉得21世纪自己却还没有进化成素食动物真的很惭愧。

但这次肉食拉面之旅仍在继续。在住处附近看到的担担面馆——虽然这次没机会去那里吃,但是俺很认同这家店主的观点啊:No (dandan) Noodles No Life! 人生无面不欢啊!

IMG_3465

最欢乐的一次吃面是俺终于吃到了久闻大名的“一兰拉面”,而且得益于小巴同学的神机妙算,居然没有排队!(而我们坐下一分钟之后,门口就排出了20多个人!)——

IMG_4619

很久以前就听说过这个隔出单间,鼓励顾客废话少说专心吃面的店,这回终于体验了一把。咋说呢?这个主意确实不错,可以忘情地胡噜胡噜吸溜面条,但是因为外地人旅游嘛,一边吃一边忍不住东张西望,一会儿探头问问小巴好吃哇?一会儿探头问问麻麻要加菜哇?完全违反本意哈哈哈。至于面条嘛,蛮好吃。不过我并没觉得有比其他拉面更为惊艳的地方,是吧,熊本?

IMG_5841

这次比较惊艳的是在富士山下的小摊儿上吃的章鱼烧——

IMG_4709

主要在漫画和动画片上看了那么多次,还是第一次吃嘛!哈哈,土吧!比想象中好吃好玩哎!

话说在日本除了各种零食小点心之外,还有一个很出彩的,就是冰激凌。

每次要买冰激凌的时候,小巴同学都说自己不吃,顶多能吃“一小口”而已。然后每次买来,这厮“尝”一小口的结果总是很陶醉地不撒手,然后就忘情地一口接一口……非常气人——

IMG_5617

这回在日本吃得最爽的一次冰激凌是下面这个——

IMG_5557

冰激凌做芯,棉花糖拖底!哇!这是怎样的罪恶啊!哇哈哈哈!俺稀饭!!我和麻麻一人一个。由此有了下面这个“麻麻在左,达芬奇在右”——

IMG_5565

这个东东居然出人意料的不腻——买的时候只是因为好玩,我还跟我妈说我们不可能吃完,结果我和麻麻居然都把这个庞然大物吃个精光!

好吧,说了这么多吃,而且估计各种唏嘘赞叹对各位大多不是什么新闻,我觉得要写出彩儿,作为一个学术人我总应该深沉地反思一下,把物质食粮升华为精神食粮什么的,所以过去的20分钟,我一边嚼着带回来的米果一边冥思苦想,然后麻麻的这张照片启发了我,咳咳,升华来了哈:人生就像一碗拉面,你不亲自去揭开碗盖就永远不知道有怎样的美味等着你哦!

IMG_4559

(“这盘”飨宴未完待续哦)

4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撒欢儿从明天开始!

IMG_E4739

周二下午,在家自己(确切的说是酒保小巴)搞一杯Gin&Tonic,翻翻最近的社会学书评集(即上图中的这个学术期刊,特好看),然后忽然间发觉——啊,不是我说哈,我家的玩意儿有时候还真挺养眼的哎,不觉得嘛?

超喜欢上面那个玻璃杯子,仿17世纪荷兰的酒杯,以前总在荷兰画里见,现在终于抓在自己手里了,即便是“葛优瘫”在自家沙发上也立马感觉通古博今脊梁笔直,自己瞬间高大上了很多。

嗯,今天很开心,因为明天要去参加一个的会都准备好啦!原本以为是个小会,但是后来发现群星闪烁晃瞎眼睛。这个百人大会基本上都是分组讨论,有三场集体讨论,如下——

Screen Shot 2019-07-02 at 18.29.31.png

第一个那个Jasanoff俺偶像(虽然人傲得不行不行滴,而且超不尊重大狮子,但智慧得不行不行滴,我就[背着]大狮子原谅她吧!),我看到这个会议议程就在想,哇噻,偶像会看到我的名字哇?!偶像会看到我的名字吧?!……肿么办?肿么办?

我慌乱地手舞足蹈着跟楚楚说:哇哇哇,我需要调整状态,I need to pretend to be smart!

楚楚先是安慰我说,but you are, no need to pretend。但她马上想到了一个更为严重的问题——You just have to pretend to be social – That’s harder.

啊哈哈哈哈~——确实,还没有粗发,大Joy就在琢磨怎么能错过会议早餐、逃掉会议晚餐(而又不会饿死)呢?真不是我anti-social,只是你不觉得会议餐是件特别反人性的事情嘛?——你需要像个杂技演员一样平衡着盘子、食物、饮料以及和周边人胳膊肘的距离,以及协调咀嚼速度和聊天节奏……虽然英国的会议餐常常味如食蜡,但那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嘛,我只想心无杂念地专心咀嚼……

这周没啥特别的,主要都在做一些无聊与无用的管理工作。唯二的乐趣是BBC要做一个中国科技的纪录片,找我咨询,正好赶上俺在热火朝天地组装宜家书柜,所以我才想电话效果一定是特别心潮澎湃;另外周末MLB来伦敦打球,纽约Yankees和Boston小袜子,结果英国的球场特小,生生是把棒球的比分打出了橄榄球的气势,笑死了——明年小熊队来,哼哼哈嘿,看Rizzo会打出几个home run!逍遥自在了一年,因为明年是地狱——俺将同时担任Director of Studies及Director of Admissions——我觉得让一个曾经的逃学包担任“教学主任”也算一种人生逆袭,但在“包纸-强生”(Boris Johnson)也可能当英国首相的今天,还有什么不可能?

我认为在9月份进入地狱之前,要好好享受“余生”,比如养养花草——

IMG_4775

哇,这个我真的好得意哎——作为一个少年时曾养死过“死不了”的大Joy来说,这三盆草真是太给面子了!从左到右他们分别是:牛至(Oregano),一种香菜,和另一种香菜。嗯。这叫鲁迅体,绝对不是因为目前肉眼分别不出来coriander和parsley。

总之随便撒了点种子居然grow(长)出东西来了,很兴奋,昨天兴高采烈地跟俺们对面的邻居吹——因为他们知道俺们家啥也养不活啦!——然后俺们邻居很英范儿地用低沉的语气对我们“grow”这个动词确认说:“you mean ‘intentionally’?”

>.<! 靠,我又不是说我们家长蘑菇了……

然后邻居也好开心呀好开心,说这和他们家儿子本科拿到二类一学位一样值得祝贺。

受到鼓舞进取好学的大Joy和小巴顺便又问:我们原本想种薄荷,以便自制薄荷茶,可是我们怎么哪里也买不到薄荷种子,这是为什么?

邻居挥挥手说:咳,薄荷最好养了,跟野草似的,回头把我们家的分给你们几盆。

我们说好啊。

然后一小时之后,我们家门口就多了5盆名目不同的“薄荷”——

IMG_4776

靠,天底下薄荷也搞那么复杂……

然后我们邻居说,这是以前他们养来为荷兰猪的,自从他家的荷兰猪去世之后……哎,哎,哎~留个念想吧……

@_@||

然后邻居又跑过来提醒我们说:这些薄荷要搬到后院去,如果在前院被附近(及他家)的猫看到的话,它们会在上面尿尿滴,那你们的薄荷茶就……

@_@||

英国人就不会学着说话拐着点弯么?再要好的邻居也需要拐着点弯啊!!

最后来秀两个最近收获的奇巧玩意儿,一个是麦当劳儿童套餐的Snowball——哇,等了好几周终于在侃村儿盼到了,而且和俺的乐高警车很合适哎!

 

另一个是好久没有遇到新的硬币了,那天无意中收集到这个2013年发行的纪念伦敦在1863年1月开通世界上第一条地铁的2枚一套的2胖子硬币之一。据说市值3胖子5呐。忘记是哪里找给我的,好赚。

IMG_4767

总之,明天开启一系列地夏日撒欢儿:各种会议餐与学术尬聊,俺来啦!

5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