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六月 2019

保卫物质生活

IMG_E4528

最近物质生活好丰富哎!去了一趟荷兰,很讽刺的是在荷兰的英文书店里搜寻到一批伦敦出版却在英国至今尚未上市的新图书。啧啧,差距啊!

当然上图中的书不是这回买的,是本老书,但是很好看哦。并不是说我思故我在,但有些时候这个世界是什么样子的,取决于你能看到以及你想看到的。我们对这个世界睁大眼睛的观望不仅是有技巧的,也是有条件的。

上回提到过,喜洋洋说俺去荷兰就跟去北戴河似的(啊哈哈),主要是因为大Joy最近在研究全球化和世俗化对”知识“(或认知)的影响嘛。然后俺就完全被荷兰迷住了:因为这是个启蒙了启蒙运动的国家,比英国还现实现世,但所谓的“自由”“平等”“民主”,在我看看来明明是十七世纪尼德兰地区无数市井小民集体活出来的。为啥一群不过是为了追求生活更为物质更为富足、更为欢乐享受的无觉悟民众在17世纪居然集体活出这么深刻的道理?——因为尝试了宗教束缚、尝试了贵族集权、发现哎,居然就这几个原则的组合它work呀!——用中文说就是它好使呀!

换句话说,一起享尽人间奢华保卫物质生活,不仅是有技巧的也是有条件的,有些条件是必要的。——这点记住了吗?要记住。

总之,对于荷兰粉大Joy来说,今天的荷兰还是充满各种奇遇。上上周在阿姆斯特丹大街上漫无目的的溜达,路过一家印刷品小店,门外摆着一盒子一盒子的印刷品,大部分是讨好游客的旅游纪念类印刷品,但是呢,讨巧的又有那么一点点说不出来的不同。。。

然后我就钻进店里东瞅西看,一个美国中年男正在和店主聊啊聊啊——全世界最让大Joy抓狂的就是美国中年男了(嗯哼中年美男小巴同学,如果你看得懂中文请注意是“抓狂”不是“疯狂”),因为他们想聊天的时候,如洪泻堤完全真的是堵都堵不住!>.<!! 大Joy看上了一款表好的世界地图,拿下来反过来看了眼价钱,忍不住刘姥姥地吐了个大舌头,自我安慰道:靠,古董就很了不起啊……

总之,在不足5平方米的狭小空间里听两位男士唔哩哇啦了一下童年什么的,荷兰店主看见我在晃悠来晃悠去,最终找到一个歇口把这段(在我看来冗长的)对话结束了,妈呀!美国中年男临走的时候,扭头跟店主说:“不管怎样,转告令尊有个老客户特意在此来访来向他致敬。”店主(我看也60多了吧)说绝对的。

当时我一愣,心说,这是怎样一个小印刷品店,能让一个中年男子漂洋过海来“塞海”(say hi)?

不管他了,我们是很物质和平白的。俺和小巴分别为对方选了一幅画,然后跟老板说希望配个框。老板说行啊,然后慢悠悠地配了框。——别忘了,这时从挑选到等待他和老客户对话的结束,我俩差不多已经等了足足20分钟了,对于仅仅是“路过”的人来说,这实在是很漫长很考验耐心的经历。

然后安上画框之后,我们以为终于可以付钱走人了吧?老板居然一屁股坐回到转椅上,然后漫无目的地问小巴:你叫什么呀?

呃,Michael?

麦克尔,hmm,(负责康健的)大天使麦克尔,哎?那同行的这位女士呢?

Joy。(但说实话,我真的绝对阿姆斯特丹有很多比和一个陌生人聊隐私让我更有兴趣的事情做,哦凯?)

店主似乎完全读不懂微表情,因为他完全不着急,哼哼了两声,抽出一张和他记账用的没什么不同的纸,抄起一支钢笔,自言自语地说:“大欢喜”哎?

然后在纸上写下了Joy。

写完貌似自言自语地对着小巴说:一辈子和大欢喜结缘一定很不错吧?

我和小巴当时都有点懵,不知他这是干嘛。

然后他把水笔一扔,换了一根,(大概看出了我俩的年龄差)又如一个吉普赛算命先生一样继续对着小巴说:虽然这个结果让你等了很久,但是还是很值得的。

这时他在纸上写了M。

店主继续念念有辞,我和小巴看他在纸上运笔除了瞠目结舌就是瞠目结舌,我只记得他说“……然后来到了阿姆斯特丹……”顺手画下那三个红色菱形。后来我们就有了下面这个意外/附赠的收获——

IMG_4534

背面还有店铺的大印章。Antiquariaat B.L. Hoogkamp & Zn。靠,真不可思议。

我现在能想象N年之后,老年大Joy摸索着找回那家小店铺,blah blah blah,以至于引起一个美国小青年儿在网上即时分享说“靠全世界就中年亚洲女纸最让我抓狂,因为她们想聊天的时候,如洪泻堤完全真的是堵都堵不住”,然后临走时大Joy跟那时的店主说:“不管怎样,转告令尊有个老客户特意在此来访来向他致敬。”

IMG_4576

(上图中央的阿姆斯特丹街景是那天我们买的其中一幅)

回家拼了两个很荷兰范儿的模型——所谓荷兰范儿,是因为橘色啦!

IMG_E4520

后面的是N胖子的乐高,而前面这个摩托车可是英国便宜五金店wilko买的不过5块钱的摩托啦!摆在一起是不是很好看?

最近拼的另一个模型是3月份在淘宝上买的啦——

IMG_E4530

虽然不是乐高,但是很好玩哎!细节依然一等一——

最近除了拼乐高类玩具,类似幼稚的事情包括去电影院看The Secret Life of Pets 2——你觉得人很多哇?我们去的时候居然偌大一个电影院只有我们俩哎!

IMG_3982

而一周之后,我们又去电影院看了讲述Elton John的电影Rocketman。空荡荡的电影院画风马上变成了这个——

IMG_3984

呃……忽然觉得我俩兴趣爱好年龄跨度还真大……

再放一个物质主义信息——如果你如大Joy一样喜欢Roald Dahl的故事书(并且喜欢“大碗”喝茶)的话,那么你要去Sainsibury超市了,因为现在他们正在贩卖Roald Dahl大容量马克杯,才五块钱一个,好好看哎——

IMG_E4536

你还记得之前粑粑生日大Joy和小巴“不远千里”跑去布拉格拍马屁却撞上老爸无尽午觉这件尴尬事哇?——事实证明,除了借酒消愁,大Joy还是很会血拼消愁地,俺俩在漫长的等待间隙,顺便从布拉格顺来木质大树——

IMG_E4529

是不是挺好看哒?我很稀饭。我更喜欢目前在小巴书架上那个单色的,尤其和之前给他买的宇航员键盘灯组合在一起,够反乌托邦——

IMG_4564

好吧,都扯到反乌托邦了,那就说说我真正想吐槽的吧。这周大Joy的小宇宙里冲撞着两件不出意料又匪夷所思的新闻:一个是一个德国学生,因为生为一张中东脸(黎巴嫩裔)而在(还算左翼的)侃村光天化日之下被6个少年袭击了!侃村这周举行了反种族歧视游行。估计那些少年向外乡人挥起拳头的背后是他们周边成人貌似有道理的“鄙视移民保卫(英国本土)物质生活”,但其实在揍跑了底线价值后,英国还有啥物质生活可保卫?第二个新闻是半个地球之外的另一个全城游行。会翻墙的都看新闻了哈。据说以往政治保守的生意人以及享乐派的成人网站都参与了游行。道理也很淳朴:保卫群体物质生活。

那天在等小巴加热晚饭的空,在客厅十来分钟划拉了一个花束速写,嘿,一气呵成自我感觉还不赖。

IMG_E4486

(麻麻嫌弃地评论说,也就塑形还行,一点光影都没有。——这么打击人呐!幸好没选什么艺术科,不然准发现我麻麻居然也是个虎妈!速写而已,没等俺上什么光影效果就该吃饭啦!yum yum yum)

花瓶静物最兴盛的时候是17世纪的荷兰,其实那些奇花异草几乎没有一个是写实的,因为那些花都是在不同季节开放的。所以那些超级写实的画作并非写实,几乎统统是象征主义,不仅象征着一个社会/买家的富足,更象征着其多元与开放。

某些价值丧失之后,再找回来,可就难了。“嗯哼”,Waitrose的姜饼说。

IMG_4537

很喜欢在阿姆斯特丹碰到的这个涂鸦。保卫物质生活,要玩转资本主义,而非被“资本”或者“主义”而玩转。

IMG_2693

一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肤浅的一篇

IMG_3993

今天这篇博客没有啥实质性内容。因为又物质又享乐,每年就属这会儿最肤浅哈哈哈哈。

IMG_3994

Rita(上图主人公)照常从牙齿缝里不忘补刀说:“而且大Joy你又老了一岁,却依然没有我1/10酷,啧啧啧!”

啊哈哈哈哈。嗯呐!这周一是俺们家和部分国家和地区一年一度“严阵以待”的敏感日子——我说什么啦?我说的是大Joy生日呀!

IMG_E4117

小巴之前问我生日想怎么庆祝?我说当然应该和“最好的朋友”们过啦!

然后这厮眼珠咕噜咕噜一转,follow me,扣上小熊队的帽子就带我来到了这里——

IMG_4241

(喜洋洋很崩溃的评论说:荷兰就是你们的北戴河哇?!)

嗯呐!确切的说是这里——

IMG_2578

耶!!!!!猜对啦!这里就是可以见到伦勃朗呀,维米尔啊,van der Neer啊(下图左),Avercamp(下图右)啊等17世纪old masters的阿姆斯特丹国家美术馆。(俺朋友麦儿听了心有灵犀地哈哈大笑,说她“最好的朋友” are also all dead!)

IMG_2595

啥?你说大Joy生日穿得太素?大Joy这T恤是精心挑选的哎!看得清不?

IMG_2590.JPG

来,摄影师,放大一下大Joy胸部,看清这个T恤传达的信息没有——

IMG_4473.JPG

2 expensive 4 you.

哈哈,嗯,或许这也是为什么大Joy忽然这次发现“欢乐的小提琴手”眼神里仿佛也拂过一丝丝“忧桑”——

 

有木有?还是俺年纪大了爱“伤感”了?哈哈。

当然,看着大师之作擦擦口水(啊不我的意思是“泪水”)的“忧桑”只是一瞬间的,主体还是今朝有酒的享乐哈!肤浅也要肤浅出彩儿来。最美不过来个“Jan Steen Birthday”(不用google了,这是大Joy发明的词儿,Jan Steen善于描述肤浅又欢乐的家庭情景)——

IMG_E4373

(笑吧!喝吧!作(zuo一声)吧!靠,这算一个左派在一个右翼世界里的“中年危机”哇?——尤其你知道俺生日那天川普登陆英国,哇~真开心新闻被(忙着大快朵颐享乐的俺)屏蔽掉了。但俺还是忍不住打开了“Larry the cat”的推特,太逗了(@Number10cat,超级推荐)。啊哈哈,“The start of June means the end of May…”,我爱喵星人)

那天还和小巴感叹,少年时代的大Joy最喜欢会“作”会“活”的梵高,后来才慢慢体会出那个“倔老头”伦勃朗才是真正的启明星,才真正会应对“生活”。

 

现在这哥俩现在在大Joy的书架上——

IMG_4472

这次生日顺便去看了一下斯宾诺莎——

IMG_4224

近350年来,这个因为提倡民主与文化多元而被教会驱逐的磨镜片工的思想依然被哲学界认为是“最难啃的骨头”。奇怪吗?!

i

剩余的时间则是在Vondelpark晒晒太阳

IMG_4122

在运河边上晒晒(梵高范儿)脚丫

IMG_4088

好啦,放肆完了,pull yourself together,继续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啦!

IMG_2491

 

最后放一个彩蛋——

 

那就是上周末赶上阿姆斯特丹炎热之后下雨,然后在岛国居住N久的大Joy忘了世界上有“吸血蚊子”这么一种动物(英国本土蚊子是喝树汁的“vegan蚊子”),然后手上被咬了一个(因为过敏而)巨大无比的包,然后第二天在书店看到这个背袋——

IMG_4431

靠,how true!

6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学假学假学与放假 Learn and be f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