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五月 2019

“撒把来思!”(又名Surprise!)

IMG_3421

最近粑粑麻麻和我三姨在东欧各国玩儿,周日是粑粑生日,正好是英国的bank holiday长周末,我和小巴临时起意,打算飞到捷克首都布拉格给在正在那里high的粑粑一个生日惊喜!

这个主意很有爱的吧?!

很浪漫吧?!

简单又欢乐吧?

嗯,是很欢乐,但笑点绝对超乎你的想象——

这年头拍个马屁真真是“命运多‘喘’”的

当周六下午我和小巴降落在布拉格机场打探出他们在酒店休息然后我俩马不停蹄连跑带颠儿地捧着鲜花紧赶慢赶跑到他们住的地方的门口,迅速降温落汗,调整呼吸、表情动作和语速,打算ta-da~surprise~!的时候,我俩在楼下等呀等呀等呀,怎么就没有人出来呢?

之前麻麻在微信里提及我粑粑在午睡,这都半小时了,咋还没午睡完?(大Joy的“power nap”撑死20分钟啊,不然晚上还睡不睡啦?)

聪明的大Joy就想办法在微信上没话找话说,侧面询问麻麻:(半个小时过去了)哎,辣个你们休息好了哇?下一步打算去哪里耍呀?(又半个小时过去了)哎,辣个你们晚上打算去哪里吃想好了没有哇?

不解风情地麻麻特令人崩溃,啥也没回,就给我发了一段长达12秒的语音,俺诚惶诚恐地站在大街上赶紧听——>.<!!敢情是我粑粑气壮山河地鼾声!

我爹起床啦!你造我妈在旁边偷偷录音广泛传播外加笑的前仰后合哇?

==||

总之我和小巴两个马屁精只好哭笑不得地在楼下候着等我爸午睡醒来——干站了半个小时之后,俺俩决定找个能看见大门的地方坐下来,放下花束歇歇手腕,我俩也先来一杯——啥叫借酒消愁啊?两个马屁精马屁死活拍不出去可不是愁人嘛!因此有了开篇的图片。

在干等了两节课之后,哇噻!门口有动静啦!!!哇哇哇哇,一级警备,一级警备!

……

然后美美充电完毕的粑粑一行完美从俺们眼前走过,完全没有往俺们这边看哎!

哇哇哇!亲生的都没有安装第六感什么的嘛?!

然后两只马屁精只好夹着尾巴尾随在大队人马之后,只见粑粑麻麻和三姨姨夫走进一家商店,然后粑粑走出来好像是要点根烟儿——好吧,虽然完全不是俺设想的样子,但是必须要出击啦!

大Joy捧着花束从人群中跳到粑粑面前!

正要点烟的粑粑,啊~!!!

……

在几步远的地方拍照的小巴后来问我,当时你粑粑说了什么?

我回答说:我爸好像啊啊啊啊完全语无伦次,然后马上扭头冲店里喊我妈……

那感觉基本就是我爸完全惊呆了,唯一的反应就是老婆老婆你快来看看这这这是神马情况?

啊哈哈哈哈哈哈……

但麻麻也很惊讶,还有我三姨,姨夫,他们四个人的第一反应都被小巴记录到了——

IMG_3970

啊哈哈哈哈哈哈~~~~~尤其右下角俺那高智商姨夫(不是吹的),他说他周六午饭的时候就料到我们大概会飞过来,小巴说:切~瞠目结舌都记录在案喽!

啊哈哈哈哈哈哈~

而大Joy我当时的想法则是:哇,幸好粑粑在晚饭前醒了,不然饿死我了饿死我了……

IMG_3972

总之猛然间老乡见老乡,大家都很高兴

IMG_3437

啊哈哈哈哈,这马屁拍的真曲折,我几乎要说“有志者马屁竟成”了。

IMG_3571

我不知道这四位大仙原本的计划是什么——三姨曾经微信问过我,然后我发了无数误导信息,哈哈哈哈,但总之,在接上头之后的36小时里,什么Golem啊,卡夫卡啊,他们的行程就全听“张导”我的吧!

IMG_3921

后来麻麻依然很不可思议地问我:“你真的谁也没有告诉嘛?……你连喜洋洋都没有告诉嘛?”

我说:喂拜托,我不是什么都跟喜洋洋说啦!比如我从小就对喜洋洋一肚子的槽要吐,可是至今敢怒不敢言啊!

(啊哈哈,最主要的原因是喜洋洋也是经常拍麻麻马屁,比如订个好吃的或者通报个展览信息什么的,所以大Joy担心万一她一时“荷尔蒙冲击智商”把她妹妹我“粗麦”了怎么办?所以不嗦不嗦,打死我都不跟喜洋洋嗦!——嘎嘎嘎嘎)

第二天老爸生日。捷克是个对老爸有特殊意义的地方,因为我爷爷(在很久很久)以前在捷克使馆工作,粑粑也是那时候出生,然后“据说”那时候捷克大使觉得粑粑和可爱之类的然后在那个物质还蛮缺乏的年代给老爸订了牛奶后来是西点之类的——“据说”,据说,家族里的传说而已,因为我至今实在很难想象谁会觉得发起火来眼睛瞪得比牛还大的老爸“可爱”>.<!!

但总之,对于老爸来说,捷克是个有特殊意义的国家。之前麻麻跟我说过我爸需要买双鞋,然后老爸生日那天早上,看我姑姑(即我爸的姐姐)微信说,她和我爸小时候都是穿捷克“巴家”皮鞋长大的。大Joy的第一反应是:哇噻,我爸小时候那么腐败呐?!第二反应是:“巴家”?小巴“他们家”除了出产了一个含糖量巨高的苏格兰碳酸饮料(Barr’s Irn-Bru)和美国那个让人挠墙的司法部长(William P. Barr)之外,好像没有涉及皮鞋生意呀!(另外,小巴说他强烈表示他们家跟上述两个集团都完全根本没有血缘关系。)

啊哈哈哈哈,后来搜了一下,发现原来姑姑说的“巴家皮鞋”其实指的是bata shoes。这个牌子还真挺有意思的哎!是欧洲第一个积极转变为机械化大批量生产的大众品牌,而且从某种意义上讲,还真是一个亲民派品牌哎!

IMG_3705

啧啧啧,敢情粑粑小时候奢侈得还挺“政治正确”。完全不能接受。好吧。

生日那天,粑粑确实从Bata找到了一双喜欢的皮鞋。开心哎!不知道他会不会找到小时候的感觉哈哈哈哈(我觉得我爸应该早已没什么印象了吧),但是能回归到小时候的品牌应该是一件很欣慰的事情的吧!当然,也或许这些“怀旧”只是咱这些晚辈的想象,对于粑粑来说,生日嘛,不过是畅想一下未来——

IMG_3753

以及讨好一下自己的女神啦!

IMG_3619

妈呀,这狗粮撒的,我和小巴私下里不停干咳干咳干咳,真嗖不鸟!——粑粑,you are no longer 18, 欧凯?!

妈呀~

大Joy狠狠咽了一下口水,在布拉格的列侬墙上留下了这段话——

IMG_3630

“Salt n Pepper rules the world!”

At least my world.

IMG_3751

嘎嘎,不管怎么说,我很喜欢布拉格。五年前第一次来这个城市,是因为捷克国家科学院要讨论我写的书,这是每一个初出茅庐的newbie的惊喜;五年后,是因为给老爸老妈惊喜——

IMG_E3839

老爸是个四十多岁凭借两个车轮闯荡出自己王国的张总,是个事业有成却依然会早上五点爬起来做饭晚上五点接麻麻回家的家伙,而麻麻?麻麻当然是那个让粑粑成就其成就辛苦其辛苦的智慧女神啦!

借老爸生日来个“撒把来思”(surprise),撒下一把生活让你来思考,或者大撒把地来思考一下生活。

IMG_E3882

10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在狼荡浪荡

IMG_3322上图不是浪荡(London)啦,上图是俺们村儿,哇噻,住了5年方圆没迈出过两公里去(因为不到两公里就走到火车站了。。。)所以上周因为小巴一时兴起说要重新刷客房,俺俩步行去B&Q,跨国火车站的桥,才第一次发现原来俺们村儿还有这么宏伟壮观的喷泉呐!而且还是一块面积着实不小的绿地,惊喜哎。

言归正传,最近去了两次浪荡,每次都特“开眼界”哎。嘎嘎,人生又被各种汗所完整了。

先说第一次是上周,俺去参加一个社会学期刊的编委会。我经常跟别人说,学术人就是“执业怪人”,大多数都是性格内向不太善于与人交往的geeks。这个吧,你在学术会议上时常能体会到,但是学术会议一般都是一个微领域的人在一起,往往还有不少是彼此认识的熟人,所以再geek你也能看到大家有所交流。但是期刊编委会就很特别了,因为这是一堆平时只通过审稿平台在线交流的一个大专业里微专长往往互不相同的geek们,所以大家大部分都和其他人不是很熟或者干脆没见过。所以上周参加编委会碰头会时,就有一个特别逗的现象:就是在会议前大家第一次见面的自助午餐时,一个小会议室里戳着20来号习惯于在讲台上叱诧风雨口水横飞一两个小时完全没问题的各号老师,但是和不熟悉的同行被塞在一起,四目相视都觉得好尴尬啊……而且居然有两次整个会议室有长达3-5秒的寂静。所以那个午餐是这个节奏:只见一屋子的sociologists一边狠狠地咬着三明治绞尽脑汁想词努力social,一边感到“面对人类我们无言以对”呀!真的是特别滑稽的一幕。从那天开始,我就再不社交恐惧了,因为其实和同行比起来我完全就是个social butterfly嘛!啊哈哈哈哈

不过笑声到此嘎然为止,因为后来开会的时候看出版社数据——你猜俺们这个刊物文章录取率是多少?百分之……

8%!!!

我靠!!!!好像ESRC基金申请的中标率都比这个高吧?!据说因为今年刚过去一半嘛,年终数据大概能上升到12%左右,哇靠,还是很吓人的好哇!(当然,大Joy也忍不住在心里拍了拍自己的肩膀:之前“锄草记”里吹过的,俺的文章不仅被发表了还被shortlist今年的prize for innovation/excellence了嘛——虽然最后这个奖项毫无悬念的颁给了俺很葱白的教授,但是矮马,立马觉得自己个儿当了回小概率事件呀,感谢CCTV, MTV, BTV, ITV……)

更骇人的信息在后面——居然就这样,发在这个期刊里的文章据说也未必能达到REF4星评定(英国科研质量最高级),说只能保证3星以上。

谁订的REF??!!你,你,你们统统给我出来!出来!!你们要不要文科学者活?!

IMG_3332 无尽悲桑……

随后想起那天在哪里看到的这张图——

IMG_3273

真戳心窝子。

不过发个内部消息,现在投稿回复速度应该是一类期刊里顶呱呱滴,而且审稿人的意见质量都很高哦。编辑部说,他们时不时会收到被拒稿的投稿者写感谢信说十分受益于匿名审稿人们的严厉批判,拒得对……(矮马,学者都是怎样的人类啊……)

前两天第二次去了伦敦,又踏步在走过6年的Kingsway的阳光大道上(闷骚地想:啊,闭着眼睛似乎都能闻见LSE那完全dirty water的所谓的咖灰的熟悉味道——again,学者都是怎样的人类啊),但这回不是去LSE,而是去街对面的KCL见了一个印度学妹——喂喂@松木木木,注意啦,对,就是说你们母校啦!

你们母校太嚣张了,又财大气粗了——学妹说她们从18世纪新古典主义的公爵府Somerset House搬办公室了,说搬到离LSE更近了,这回在Bush House见。

Bush House?我怎么不记得LSE旁边的大楼叫这个?但是这名儿怎么听着那么熟呢?

俺就google导航了一下……然后就导航到了前BBC大楼。。。==!!

里面还有BBC的一些痕迹,比如下面这个分类信箱——

IMG_3336

行进途中随手抓拍的,没有张大嘴巴驻足欣赏,俺们乡下人也要假装见过世面的样子,嗯。哈哈

但这还不是最嘚瑟的,KCL新办公楼最嘚瑟的是——到处都是保安、预警设备!!这是学术大楼还是军情五处啊?然后乡下人大Joy通过层层关卡好容易来到学妹的系,好像一进会议室就撞坏了一个电子设备——

IMG_3338

啊哈哈哈哈。学妹说没有撞坏,没有撞坏,确切的说,因为那个会议室的门禁动不动就发出警报,所以他们巴不得把它搞坏,企图破坏好几次了,但目前证明这警报器还挺皮实……

俺俩在会议室聊了没有五分钟,就有一个学妹的长胳膊长腿的美女同事在玻璃墙外口中念念有词地张牙舞爪如同练快进版瑜伽似的比划着什么——但是玻璃墙隔音好好,俺俩完全听不见她说的是啥。学妹起身去开门,原来是同事的一个朋友需要借用员工卡刷一个什么门禁之类。

这些还不是最夸张的,最匪夷所思的是,居然在刷了N个门卡进入系办公室之后,如果你想上厕所,你还得刷卡!!!不持证不能上厕所!

学妹说,KCL解释说,这是因为地处伦敦市中心嘛,而且咱们又是那么的有名气是吧哈哈哈哈,所以一定要有防恐意识,包括要预防极少数不利于团结的分子混入我们的洗手间搞破坏……

@#¥%¥&#¥&##!。。。没想到这么右派的一学校还这么有幽默感啊……(@松木木木,难怪你也总有那么多冷笑话啊。。。)

因为碰头期间喝了咖灰,所以大Joy此行借学妹的员工卡在KCL上了两次厕所呢!莫名其妙地有一种不虚此行赚大发的感觉!!!

而且第二次的时候我发现,KCL逻辑诡异的地方在于——你进洗手间的时候是不需要员工卡的,但是出来的时候,是需要刷员工卡的!换句话说,如果你是KCL员工,然后急匆匆地去上厕所而忘了带卡的话,如厕完你就会被关在厕所里!(当然,大门是有玻璃的,所以严格意义上说,你可以通过拍门呼救的方式,让同事放你出去,但是那个门是防火门,比玻璃墙还厚的,我猜隔音效果应该蛮好的)

我冒着一脑门子问号摸回到会议室,问学妹说:你确定你们KCL不是在偷偷收集员工健康数据,根据每个人每天平均如厕次数偷偷征收(冲水)环保税什么的?

学妹擦擦从七窍迸出的血,但她转念一想,或许我这个建议更有道理哦。哈哈哈哈

好开脑洞的一天。

回家路上看见大Joy小时候最喜欢的北美墨西哥连锁快餐店Taco Bell在伦敦也有分店啦!

俺吃了一会。

真的

很……

恐怖。

完全不尊重Taco。北美的同学们看图大概就能看出和美国的不同,但最让人难以忍受的是下面的sour cream——英国不是没有正常的sour cream,可是这里的Taco Bell的sour cream完全匪夷所思,不仅用的量特别巨大(大概占1/3体积),而且特别特别特别稠,稠到类似英国下午茶的clotted cream,只不过不是甜的而是酸的>.<!

只能说,这个经历给吃货大Joy带来的心理创伤是巨大的。最后只好用精神食粮来弥补一下——

91ogd79k42L

Jared Diamond出新书啦!各位知道哇?迅速买了一本,虽然至今为止,俺还没有真正从头到尾看完过Diamond的任何一本书。这本估计也不会有时间完整看完,但是书好漂亮,内容好有趣,这个周末,从前言(直接跳)看到后序!

4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