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四月 2019

回国篇-那些看不见的

之前的两篇都挺和谐的,这篇要吐槽了。

不知道是不是和这次回国正好赶上两会有关(每次大Joy会很“自觉”地等两会结束再回国),还是和国内的电子化程度远高于欧洲有关,总之,这回很明显的一个感触是,新闻类纸质期刊变得很难买。在国内晃悠了一周,每次买报刊杂志的报摊不是关了就是完全没有以前我买的那些杂志了。第一次看到贩售新闻类杂志的,还是在长沙火车站,不仅这一期有,还有上一期的,上上一期的,上上上一期的,让人惊喜、惊讶,不由得又多想“新闻”期刊是不是已经沦为到跟《故事会》一样卖的。尤其我遇到的很多人都说他们早已不看新闻了。

当然作为一个社会科学学者,我知道这只是我个人偶遇,毫无代表性。但有的时候我会(杞人忧天地)担忧,一个不再面对新-闻地社会,还会看到自己的位置嘛?

回国看到了很多有趣的事情,但是也看到了很多似乎国内的人睁着眼却看不到的事情。

IMG_2964

这是第一个这回回国让我感到滑稽得超现实的场景:这是在长沙火宫殿,一个庙宇改造的小吃城里的一景。反封建反资本主义的毛主席就被金灿灿地矗立在这个庙宇院子里的“小吃王国”前,作为当地的臭豆腐的最用说服力的“代言人”。——只有我看到这个情景的讽刺吗?你们也都看见了吧?怎么当地就没觉得别扭呢?

第二天去据说引发毛泽东感慨“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的著名的橘子洲头,我拿手机环拍了一下当年毛泽东大概看到的视角——

 

 

我不知道毛泽东如果现在再站在橘子洲头会有怎样的想法。

尤其是,我们在他的巨型头像前,看到一家公司正在拍摄这样的广告——

 

 

我猜测这应该是长沙或者至少是湖南本地的一家公司,刻意跑到毛主席像前录制,估计选择这个有特殊意义的地点,也是为了给自己的广告寻求一些特殊的质量,或许他们是让观众/老板看到他们“向毛主席保证”的决心?或许是他们希望业绩获得毛泽东的保佑,沾点主席的仙气?……

难道他们没有看到这件事情的讽刺吗?

两会期间在北京有一次撞到东方卫视的一个节目的尾巴,节目叫《这就是中国》,是由一位镜头感特别好的复旦大学大牌教授讲的,很儒雅,很清晰,很职业,简直就是教科书版本中睿智深邃的“教授”形象。虽然只看了一个尾巴,但是下巴都要掉下来了。简单复述一下,这位教授说中国模式是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不可能复制的,因为中国是世界上唯一一个靠打仗打出独立的国家,还有就是中国的工业体系和科技体系都是独立于世界的,所以世界上只有中国能跟美国说no。

嗯……首先我不太明白中国怎么就是唯一一个靠打仗打出独立的国家,我怎么觉得好像应该还有其他国家如此?还有工业体系我不敢说,中国的科技体系独立于世界吗?能独立于世界吗?

一脑袋问号之后,节目进入下一个环节,主讲人讲完是后面的几位特邀评论员的评论,当然都是男性。第一个评论员说,“日本几年前出过一本书叫《日本可以说no》……”我以为这是要对主讲人的观点做一个修正,但评论员的真正要说的是,啊,可是日本有那么多美国的驻军,这个国家根本完整的主权都没有,哪里有什么说no的能力?第二个评论员嘲笑了一下台湾曾被誉为亚洲的“民主灯塔”,驳斥了马英九之前说的民主民权民生这三民主义中,大陆只有民生做的好,而其实按照孙中山先生当年的标准,三民主义早在大陆实现了。这些年台湾政客打着人民福祉的旗号,哪个不是看着选票,而真正关心台湾未来的只有党……(呃,谁实现了什么先不争,这位先森,三民主义不是“民族”民权民生吗?我就看了5分钟,好像找出两三个事实错误来。)

电视上对台湾的分析还有一个很有意思——IMG_2643

就是好像国内的视频网络要在台湾落地被拒绝,然后台湾人民其实很喜欢看大陆的视频,台政府这种对连续剧等视频文化自然流入台湾的阻挠其实是源于深刻的恐慌等等……

嗯,这个分析有道理。只是让我联想到了其他一些连续剧和视频平台在其他地区深受民众欢迎但被官方封锁的情况。

后来我把上面两个段子讲给在国内见形形色色的朋友的时候,对方(70或80后)有的小有惊讶但几乎大家都会一笑了之,外加跟我说,哎呀这些东西也就你看,平时没有人看啦。

真的么?即便大家都在抖音和快手,这些主流媒体还是会有人看或被要求看的吧。你说一个电视节目或者一次新闻把某些事实和某些观点屏蔽在观众视野之外,确实也没啥,只是时间长了,看不见的便成了不存在的了,“宣传”与“新知”也就没有区别了,看不到的就不止是信息而是生活里的那些讽刺了。

2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回国篇-那些好看的

话说自从胡椒盐儿搬走之后,大Joy家后院院墙上的海鸥和松鼠明显增多。尤其那个小松鼠,妈呀,天天在以前被我们称为“Salt n Pepper highway”的木头院墙上,蹦呀,跳呀,冲刺呀,折返跑呀。妈呀,这些松鼠是嗑药了哇?俗话说“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我们这里是“村儿中无小胡,松鼠称霸王”。

自从3月中旬也一直没看见的是性格跟胡椒盐儿完全相反,每次见到人类都一副“矮马你怎么也在这里!”至今没有搞清楚自己是怎么从喵星掉到地球上的佐罗。

我以前一直猜测佐罗和胡椒盐儿来自同一家,因为佐罗经常跟着胡椒盐儿屁股后面亦步亦趋很葱白的样子,所以好久没见佐罗,更让我们认为这多半是真的,也就是说胡椒盐儿不是一只猫搬走的,还带上了自己的sidekick!啧啧啧,不论这俩搬到哪里,哪里可热闹啦!

回到正题,说说回国见闻,这篇先拣着好看的说——那当然得先放张关于自己的呀!哈哈

这回Honglin邀请我去班门弄斧,而我意外的收获是下面这个(左侧)海报哎!有没有特别Star Trek??我觉得很有那么点意思哎!所以忍不住给自己P了一个Star Trek的胸章(右图),自己对着手机呵呵欣赏了一晚上,特美。

哈哈。现在说点“真正”好看的——

20190228125112_8326

北京民生美术馆的这个庞茂琨的回顾展真的很好很好看。

IMG_2755

IMG_2725

我一直认为我很难喜欢那种把古典画拿过来加上现代元素再炒一遍的画作,这种例子很多,最近比较网红的例子是哆啦A梦穿越到宋代山水之类的(没看过真品,或许看了我会改变对这以个系列的看法)。什么流俗曲解之类的这些暂且不说,用现代元素像药引子一样将人引入特别容易画蛇添足。但庞茂琨这个展览真的不是这样的,不论是“舞台”、“浮世游观”、“迷宫景象”还是“折叠肖像”这几个系列都特别有看头。因为经典画面即便布满画面,也只是背景,真正“耐看”的都在庞茂琨的笔下。尤其最近在琢磨伦勃朗的自画像,这个展览作品里有大量作者的自画像,很有意思。

带了一本展览画册回英国,明年上课不讲徐冰了,讲庞茂琨的“此在”(there-being)。这个词很有意思,虽然我觉得不论是从字面上还是从含义上,翻译成“彼在”都更合适。‘There-being’,最直接的意思是there is,即,你和曾经的“那些”(e.g. 过往、经历、历史或经典)的观察、互动。因为展览里大多数是经典与现代的碰撞,大师与作者的碰撞,所谓“相遇此在”,正是跨越时空和境况的一次偶遇。但从另一个方面讲,(这里不拽一下专业说不明白)在rooted cosmopolitanism的信奉者大Joy看来,我们经常说的“being”(比如human being,人类),都是指一种存在,而且是一个“此时此刻”的存在,有自身逻辑和自身尊严的存在。但我们是here-being嘛?因“此”而“在”嘛?其实什么being啊,becoming啊,那个存在的状态,有多少是需要根据已经在“彼时”“彼地”,在那个外在于我们的“there”已经既成的事实构造的呀。如果没有和那些过往的观察和互动,我们能形成我们自我意识中的being嘛?这样说来,being其实本质上不是here-being,而原本就是there-being啊。而我们一直对于“他/她/它者”的好奇,对“彼”岸的向往,不正是出自于我们寻求理解自身存在(being)的本能嘛?相遇彼在,不是穿越,是求“生”本能。

总之很好看的展览,居然还是免费的!!!!!立刻让我对民生银行的好感增生1000点,哈哈。在北京的都要去啊都要去,这种便宜真的很少见!

最近很火的片子是王小帅的这部《地久天长》。

p2549356750

周六下午带俺爸妈一起去看了。先说个深沉的/正经的,我比较突出的一个感叹是文革题材之后,最近几年触动人心的影视作品好像都和失独有关,比如《亲爱的》(小孩),比如《一家两口》。

影片本身挺圆通平稳的,没什么可指摘的,也没什么“个性”,对于一个中国观众来说,基本上看到开头就知道结尾了,但我想或许正因为“平淡无奇”才会跨越文化地引起共鸣,才会获得国际大奖吧。

总体来讲,是个稍有沉重的影片,所以观后感说两个轻松点的。一个是看完之后,张总(AKA我爹)背着手一边往外走,一边感叹说:“年轻人都不会看得懂啊!”我跟在屁股后面接话说:“我看得懂啊。”张总呗儿都没打回了一句:“你又不年轻!”

>.<!! 哇!这刀扎的!这是因为那天没有给他买冰棍的秋后算账嘛?嗯,年轻的大Joy坚决这么认为!

另外一个是,看完电影,我觉得“邓英华同志”是全剧最郁闷的。不管你看还是没有看过这部电影,我估计你们当中大部分都不知道我说的是谁吧?因为一只猫事先教育我不许剧透,所以我就不告诉你们为什么了,但是如果你们没有看过这部电影,如果你们带着“邓英华是谁?大Joy为什么TA郁闷?”这两个问题仔细观看电影,一定会提高你们的观看体验。啊哈哈。

蹦四儿,跳起来!

每次回国其实大部分平时看的内容(包括国内的综艺节目)都被打乱了,但要是有一个人呆着的时候,不管是熨衣服、写PPT、回邮件还是瞪大眼睛望天花板倒时差,我总会把电视打开随便翻台,虽然收不着什么台,总觉得还是接点地气儿(尽管我知道大家都不看电视了……)。这次撞到一个非常好看的纪录片,是北京电视台的《医者》:

0

随机在电视上撞见的那集居然是讲人民医院的,觉得真的很好看。后来一口气在腾讯视频上全看完了。虽然在北医的时候我是个绞尽脑汁翘课的坏学生吧,但是上过医学院的真的会让你对人生和社会有不一样的看法,这部《医者》拍的真的很好。

与此同时,名气更大的一部医学类纪录片似乎是《人间世》——看了简介和片花,具体我还没看呢,估计会不错。但先扯个闲篇儿——“人间世”,“相遇此在”,感觉现在“有深度的中文”就是要把普通语言调过来说。所以我很兴奋地联想到,如果我把自己的名字“大Joy”也倒过来翻译,那是不是也会平增几分深刻聂?

转变中:“大欢喜”———————–>“大喜欢”——what!?

靠,还是摆脱不了庸俗啊!算了,认命吧。

最后,你不觉得这个农夫山泉的矿泉水瓶也很好看嘛?这就是AC的梦想啊——

IMG_3020

2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