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三月 2019

回国记-吃篇

IMG_3091

哈!每次从国内回来都有好多八卦,但是这会我很自觉地从“最重要”的开始写起吧!——民以食为天,所以当然是吃啦!!

开篇先上一张“工作餐”,低调开场嘛!哈哈,上面这个麦当劳是那天去讲座之后,中午跟Honglin蹭的饭。之前Honglin早寻摸好餐馆啦!但是上午在舞台啊不说漏嘴了是讲台讲台讲台上,上蹿下跳口水横飞地说high了之后,在去吃午饭的路上,俺跟Honglin说,介个,要不你带我去吃麦当劳呗?Honglin挥着汗水问我:你这是要解馋么?俺鸡哆米似地点头。然后Honglin就只好随我吃了一顿垃圾食品,啊哈哈,好过瘾!

——不过你不觉得么,当你又饿又亢奋的时候,没啥比汉堡薯条更让人有幸福感啦!哈哈哈哈。当然,如果Honglin单位附近有肯德基的话,那天我肯定让她带我去吃炸鸡!因为国内KFC好吃嘛!——回英国那天,航班延误了一小时,然后大Joy开心地在T3消灭了四个KFC的鸡翅,妈呀,那感觉就是这次回国真圆满哎!

Rewind键快速回放一下,这回回国的美食之旅是从这里开始的——

IMG_2949

这是真的长沙的臭豆腐哦!好像叫“文和友”。特别好吃~这是在长沙第一天Liaomiao带我和楚楚去吃哒!

以至于Liaomiao说给我和楚楚合影留念的时候,俺都念念不忘举着空碗——

IMG_2978

那天特别好玩,在长沙的美食大街(忘了叫啥名字了)上我和楚楚在Liaomiao的率领下,一家一家的吃

IMG_2947

特意选一张照虚了的,因为对那天的记忆差不多就是这样,开心兴奋得对周边世界基本来不及聚焦(又或是被“辣懵”了,嘎嘎)。尤其楚楚教育我说,要保护环境,不要每一家都用一双新筷子,重复使用同一双就好了。所以我俩就出现了下面这个画风,就是各举着一双筷子走在长沙街头……我感觉以后我应该出一个专辑,用这个做封面名字就叫筷子摇滚。。。。

IMG_2957

然后那个美好的夜晚是这样结束的——

IMG_2971

但Liaomiao指点的美食之旅还不仅仅限于长沙,她还遥控我在北京找到了下面这个——

IMG_2583

这个可不是一般的苹果派哦,这个是建国初期中科院给留洋归来的学者开设的西式糕点铺,中关村糕点,出炉的苹果派。用Liaomiao的话讲,那里的老式西点一口咬下去吃到嘴里的都不仅仅是料足味正的黄油奶油,而根本就是活生生的科技史呀哈哈!

IMG_2931

这里糕点铺一切还跟七八十年代差不多,只收现金,不收微信支付啥的,而且货架基本比较空,因为基本上烤出来的很快就卖完了。据说蝴蝶酥什么的“名点”每天都要提前排很久的队才能买到哦!不过说实话,我觉得用现在的口味来讲,好吃是好吃,但是有点腻,一般吃两块大概就饱了,哈哈。Liaomiao推荐的咸甜酥特好吃,碰上买的时候刚出锅,还热乎乎哒!咬一口~哇那真是……什么科技史呀,完全就是很销魂的点心呀!嗯嗯吃完立马就有信心去造导弹去!嘎嘎。

另一家点心铺是临走前一天跟爸妈去的护国寺附近的“富华斋饽饽铺”——

IMG_E3254

这个店好像已经网红很久了吧?我好像是2年前听说的,据说是慈禧御厨(的孙子)的手艺,不是御膳胜似御膳。

这个点心铺还挺好玩的,和星巴克挨着——

感觉翻个院墙就可以直接中西时空穿越啦!

饽饽铺里面地方不大,但布置得挺热闹,红茶桌蓝水杯艳黄的背景~等餐时随手给麻麻来了一张。

IMG_E3251

后来俺妈也给俺抓拍了一张,这里就不放了,只能说,真真也就亲妈能拍得出来(还晒得出去)……>.<!

回到正题上,点心还是不错滴!当然十几块钱一块儿,质地是得不一样。和英国F&M的点心价格也差不多,换句话说东方太后的点心和英国女皇的点心是一个价位滴。相比中关村糕点,其实我更喜欢饽饽铺的点心,因为没有那么甜那么油,虽然一样很饱人。

这回还跟爸妈一起去了王府井中环的那个有机餐厅TRIBE——

哇噻~好吃哎!尤其那个石锅拌饭(左中和右大图),非典型石锅拌饭,但是特别好吃。这个店好像北京有好几家,也不是什么新店了。但是中环蛮好滴!因为从这家出来拐个弯,还有好玩的冰激凌当点心——

这个冰激凌很好吃哎。我琢磨着我爸饭后再吃冰激凌估计胃受不了,所以想都没想,直接只要了两个,买完觉得好像有点尴尬哈哈哈哈,让我爸举着先跟我妈照张相。于是有了上面这张照片。

拍完粑粑把冰棍儿还给我,然后酸溜溜地对柜台服务员吐槽说:“你看,她们不给我买冰激凌,还让我举着配合拍照,你说我惨不惨?!”

柜台后的小女孩说:“不惨,我看很幸福呀!”

啊哈哈哈哈哈哈~~我和麻麻都决定下次还去那里买冰激凌!

下面说个真正意义上的大~餐。这回回国跟春晖和一只猫聚了两次,特哈皮,第二次是在建外SOHO的一家意大利餐馆,真的是满地道的,只是照片拍出来效果很像我们仨在哪个村儿里的热炕头上跨年……啊哈哈哈哈哈哈~~

IMG_3140

(另外感谢一只猫牺牲坐在镜头前面,终于让我过了一把头小的瘾,哈哈哈哈)

要说的真正的大餐是春晖做哒!

IMG_2626

香椿、笋、年糕,还有广东香肠的蒸饭……都是戳在了俺的馋穴了。那个一只猫买的农夫市集的草莓也特别好吃。之前我带我爸妈去买了一次,我就记得洗完放不住,但是这真不是缺点,而是给你一口气把它消灭的理由!

另外要提的是,春晖家好酷哎!尤其是我有两大发现:1)春晖书架上有不错的漫画哦,2)哇~春晖比我还OCD,真的,因为她家冰箱上的冰箱贴都是整整齐齐的,跟阅兵仪仗队似的,让我特别有想打飞的回英国收拾屋子的冲动……

最后以我和春晖的主子花卷的合影来结束这篇吧,据说这是花卷近期最给人类面子的一张了——

IMG_E2628

6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小胡,祝快乐!

我肥来啦!

一降落在希斯罗机场就发骚了。让我想起那个关于中国污染的笑话,嗯嗯,可见我对新鲜空气过敏,吸点霾就舒服了。

回来倒了两天时差,现在让我淡定地写这个博客——

IMG_2562

上图是我手机里拍的最后一张小胡的照片,当时它趴在葛优瘫的我的身上,然后我很得意于把它脑袋上的毛儿拨楞乱,还特此拍照留念——小胡听见我呱唧呱唧拍照的声音连头都没抬,估计这厮内心很汗:人类得有多无聊啊。

在国内出差的时候得知胡椒盐儿随她的主人搬家了。换句话说,以后再也见不到她了。

会想上篇博客里提到的小胡看我装箱子生气,想来其实胡椒盐儿事先是知道的,可是愚蠢的人类不知道啊,还自鸣得意地拿猫粮贿赂她呢。

说起来很诡异的事,那天被生气的小胡挠完,第二天小胡没有来,事后知道她就是第二天搬走的。那天我们两个早上去喝咖啡,回家的路上,有一辆车从我俩身边开过,我当时还在想:如果有一天小胡搬家的话,或许就坐在这样一个车子里和我们擦身而过,小胡估计会从车窗里看见我们,可是我们两只愚蠢的人类都不会知道啊!

想着想着,还真就成真了。这种小概率事件为什么从来不发生在我其他的白日梦上呢!

总之很难过。好在得到消息的那天没有讲课或者调研什么的事情,还有前猫奴楚楚陪着。楚楚很爷们儿地问我:想聊嘛还是不想聊?我说,不想聊。楚楚果真就一句也不再问了。我俩该干嘛干嘛。倒是下午坐在回北京的火车上,我忍不住问她,当年她的布迪厄去世之后,她是怎么‘get over it’的。

楚楚跟我说,你永远不会‘get over it’啦。她说布迪厄是在她麻麻去世之后的16年里,生活中唯一的定数,可想布迪厄去世的时候对她打击多大,她把布迪厄埋在了景山(不告诉你在哪里,哈哈),因为她觉得这样布迪厄可以和皇帝一样看风景。然后她还说,飞回英国前的那个早上,她打算去景山和布迪厄一起喝咖啡赏山景……

看来也不需要get over it。后来资深猫奴春晖也大概说了同样的意思。嗯。

其实这大概是我们和小胡之间所有结果里最好的一种,即我们知道她还健康,她只是随很好的主人搬到另一个地方去征服其他人类去了,要是过几年因为年纪大或者生病而不再来我家,估计更难过啦!

当然,这件事还有一个八卦是因为小胡主人的房子在出售,我们终于有机会从网上看到小胡自己家的模样。双层双卧的连排房子的末尾。哈哈,难怪小胡喜欢往我们家跑,她家挺温馨的AKA有点乱,哈哈哈哈,我想我们家在小胡心里保洁工作一定是五星级哎!

后来好几个朋友建议我们联系小胡的主人,至少有个正式的告别吧,但是我俩想了想,一来刺激受一次就够了,再告别一定要疯了;二来其实对于猫来说,搬家是个需要洗脑的过程,不然很容易走丢,所以还是不要再混淆她的小脑瓜了吧。

好吧,最后怀念一下胡椒盐儿5年来对人类的各种教诲,不知你在哪里开拓疆域,但祝快乐!

IMG_2852

8条评论

Filed under 胡椒盐儿Salt&Pepper, 高色谱Gossip

大斋节回国开斋

IMG_2512

(这个不是在国内吃的啦,我还没回呢,这个是那天我俩炮制的新菜——味噌烤茄子和豆腐,哇塞,好吃哎!而且茄子基本不需要任何油就可以软软的~!而且老豆腐在烤箱里烤出来的结果居然非常好哎,上桌前再浇上点糖醋汁儿,超下饭!)

刚刚过去的这个周三是Ash Wednesday,也是Lent中文翻译我看叫大斋节,主要取斋戒的意思,虽然我怎么第一反应这个词应该指大吃大喝节呢?

嗯,Lent一连40天,直到复活节,主要就是春天到了,大家一起自省、克制,以发现心中的小春天儿,然后直到复活节我们又被上帝原谅了。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对于世俗习惯的一个影响呢,就是一般会在Lent那天放弃一个习惯,一直放弃到复活节。

那天看Twitter上英国政府两只衙门猫关于这个Lent戒什么隔空喊话——

IMG_E2547

啊哈哈哈哈,今年年初重返推特,一直在粉这个Larry the Cat的账号,他和梅婆互相看着不顺眼,怼梅婆政府怼得特逗。Larry不放弃推特,但是他打算放弃这个——

Screen Shot 2019-03-08 at 17.19.29

每年没把Lent当回事,但是今年呐,正好最近之前被车撞的肩膀很有旧伤复发的意思,在等待理疗的过程中一直吃止疼片(要么你看大Joy最近很乖天下太平呢,嘎嘎),就喝不了小酒啦(当然,啤酒不算小酒哈哈哈哈),所以干脆今年咱来个40天放弃小酒吧!而且二月北上去爱丁堡那次在书店里买了一本挺有意思的关于Lent的半宗教半艺术的小书——

91r7rY3d3xL

小册子里就是每天一幅画一段文字,比如讲反省啦,讲原谅啦,讲谦虚啦等等,虽然宗教说教也就那么回事,但是每天在小憩的时候,换不同的主题琢磨琢磨,外加看看宗教角度怎么看世界名画的,还是挺有意思哒!(当然,可待因下肚,你会觉得啥都有意思很和谐)

周三在脸书上还看到有人说Lent新鲜的玩法是40天放弃40样东西,即每天清除一件自己不再需要的物品捐赠给慈善机构——小巴的嫂子马上冲进自己的衣柜,据说收拾出十几包自己不要的衣服给了salvation army!而大Joy当时立马打开了小巴的衣柜……啊哈哈哈哈~

不过我没发扔40天呀,因为下周和楚楚一起回国出差的嘎活!嗯,那天收拾箱子的时候发现胡椒盐儿很不高兴,她似乎意识到“箱子=出行=无免费‘日托’”这个逻辑关系,所以当她看见敞开的箱子时,很暴躁,我往袋子里装东西,她就跳起来把袋子按在地上,不让你打开;我伸手拉箱子的拉锁,她就扑过来晃着自己的大爪子吓唬你赶紧缩手,最后干脆全身舒展趴在箱子上,一副over my dead body的架势。又可气又可爱,然后僵持了30分钟,我走到厨房,晃悠了一下她的零食袋,这厮马上飞奔过来,什么行李呀,箱子呀,完全在几粒猫粮的收买下,俺俩就都互不计前嫌了。

那天去伦敦见了一个玫瑰教授的前学生现任研究员,唔哩哇啦分享了很多印度和中国研究的事,然后我俩感叹哎真是好多事情惊人的相似,一口气八卦了两个多小时,最逗的是,讲到后面她跟我吐槽说,玫瑰教授经常跟她说,你要做项目能说服大Joy跟你合作的话就最好了,她人可好啦——但是玫瑰教授经常说到这里马上话锋一转,问你知道她和她先生是在我的项目上认识的哇?然后不等回答就一板一眼从头讲起……“矮马”,那个研究员长吐一口气说,“你的恋爱史我最起码听过他讲四遍啦!”笑死我了,其实还真想像不到玫瑰教授八卦的样子。嗯,我觉得我们这应该也算research impact!

5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