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七月 2018

终于回家啦!

嘎嘎,在多伦多和费城溜达了两周之后,我们终于回到家了。哇~如果要算上这之前大Boss们来的出行以及之前一周短暂在纽卡斯尔刷了一下卡的话,感觉好像一个半月都是在外面疯呀!

所以

今天早上抵达伦敦之后,睡眼惺忪地看着希思罗机场航站楼抵达部分的“窗花”感觉说到心里去啦——

IMG_7012

“下一站:蹦回自己的床上!”   哈哈,不过中午回到家里一直到现在都一直在unpack和各种洗洗涮涮——当然,这中间并不妨碍半瓶pinot grigio下肚,嘿嘿——前两天听人讨论顺势疗法(homeopathy),听得本北医坏学生满脑袋冒问号,不过你要一定坚持呢,我觉得用小酒解乏帮助倒时差,确实可以算是个有效的”顺势疗法”,嘎嘎嘎嘎。

今早刚出希思罗机场的时候,迎面而来的烟味呛了我一个喷嚏——然后严重缺觉的我醍醐灌顶般似乎忽然明白了一个北美生活的真理,我赶紧跟小巴说,哇,我终于知道为什么北美的食品总是那么高糖高热量了——你想啊,北美公共场所吸烟的人要比欧洲少(北美禁烟的力度和历史感觉都比欧洲大),而且北美人普遍又不喜欢喝如威士忌这种高度数酒精饮品,那他们可不是得高糖饮食嘛,不然完全生无可恋呀!!哈哈哈哈……

这两周收获很大:先是在多伦多开国际社会学四年一度的大会,嗯嗯,每次正常人看世界杯的时候,社会学家们也在撺掇他们的“世界杯”。一个城市被四五千个来自世界各地的社会学家占领还是一件挺壮观的事情。在去多伦多的737小飞机上,我感觉疑似是去开会的可能就有小十个——因为都在看paper呀,而且稀奇古怪的好像都跟社会学沾点边。

参加这种会议的好处是,总有双重观光:一层是普通的城市观光,另一层是毫无压力和目的的观光一下当地的社会学风格。之前听说嘎拿大社会学方法和认知轮里有个很有名的institutional ethnography学派,在去的飞机上恶补了一下Dorothy Smith之前发表的文章和书籍,然后旁听了一堆的sessions(外加挤在门口站了俩小时听完女神本人发言),感觉至少此行又熟悉了一个方法,单凭这个就不虚此行啦!

更别提因为是国际社会学大会,所以很多山南海北八百辈子见不到一次面的狐朋狗友们都能见到,那几天就各种拥抱啊,亲吻啊,矮马完全很混乱@_@,好几次我都忍不住想起来前两年吐槽的那篇“亲吻礼那点事”,随后立即庆幸幸好自己的各种吐槽都是他们看不懂的中文,哈哈哈哈

这回还有一件很特别的事情就是时间上正好赶上棒球的全星赛和home run derby,那两个晚上谁叫出去喝酒也不去,粘在电视前,太爽了!

更爽的是看了两场棒球赛,其中一次坐在本垒的后面,巨好的座位,是托一个98岁高龄的资深球迷搞到的票,哎呀妈呀,我还是第一次亲眼见到98岁这么高龄的老爷爷呢!而且老爷子居然还自己独立生活,声如洪钟,还自己满世界开车呢!

这回书店也逛得好爽——忍不住上来显摆一下——比如本来想找Daniel Silva签名版the other woman的,未遂,但偶然发现Al Gore的签名新书——

IMG_7017

矮马,立马拿下!虽然好沉,但是环境活动家、外加前诺奖得主,没理由不掏钱包呀!

另外在费城的Book Trader旧书店发现了好多ArtNews的旧刊,一直追溯到60年代,五毛钱一本,惊呆啦!要不是因为行李超重,俺就买它一盒子回家慢慢看

IMG_7016

除了旧期刊,每次去北美都会扫荡一下北美最新或者没看过的报刊杂志,这回收获的不多,但是零零碎碎也买了一堆——

IMG_7015

这堆杂志里有典型右派也有典型左派,感觉一些杂志的作者大概一辈子也不愿跟另一些杂志的作者坐下来喝小酒,不过自己的书包里能装下这么分裂的一堆杂志,俺还是小得意了一下。

照片左边的绒毛玩具是棒球界大概最知名的吉祥物了:费城队的Phanatic。这回在费城现场看球发现果然名不虚传,真的是一个即刻会给人留下很深印象的吉祥物.

当然这回的收获远远不止这些,待俺倒倒时差,翻翻笔记,消化消化这两周的西洋景,然后再慢慢八卦来~

IMG_6893

2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学假学假学与放假 Learn and be free

比利时小记

IMG_2467

虽然是带大Boss团重游欧洲,很多地方是N年前去过的,但是即便对于大Joy来说,也有很多新发现,比如上面这个Magritte的作品,蜗牛镜子,我肿么不记得7年前我见过呀?

再比如在布鲁塞尔参观了这个看似不起眼的教堂——

IMG_2252

看起来不起眼,可是当年在梵高成为画家梵高之前,传教士梵高当年接受职业培训的地方就是这个St Catherine’s教堂哎!!!

再比如,以前只知道布鲁塞尔有个男尿童,这回因为跟朋友嘚啵带大Boss们玩,我俩才从一个搞北约武器研究的同事口中知道布鲁塞尔还有个80年代创作的抗议性女尿童

IMG_1757

再比如,发现布鲁塞尔的街边涂鸦(尤其是下面没有显示的经典漫画人物的涂鸦)越来越和英国有一拼了

IMG_1772

IMG_1776

当然除了这些表象新发现之外,我也重新认识了一下比利时。

我和小巴以前对比利时印象都比较好——因为同是法语国家,真的比法国让人舒服多了(咳咳);二来超级投缘的“熊猫眼”是比利时人,然后他也经常跟我们说很多巴黎的匪夷所思在他们老家布鲁塞尔根本不会发生;三来……大侦探波罗是比利时人呀!多可爱呀!

但是这回去比利时(布鲁日、根特、布鲁塞尔),我俩都特别明显感觉比利时街头的难民可真多啊!真的比英国多多了!然后因为带大Boss团旅游,所以对各种错误信息更为敏感,有好几次在布鲁塞尔遇到官网上的信息跟实际情况根本不符,让人很想吐槽:这么散漫,真不愧是法语国家!!——当然,我时常一厢情愿的以为布鲁日和根特一定要比大都市布鲁塞尔好一点,因为弗兰德文化总归要自律内敛一点吧。不知道这个理论有没有事实基础哈。

后来在布鲁塞尔的Waterstones买了本The Brussels Times杂志,看上面对比利时的分析,矮油,发现原来比利时其实真的比法国好不到哪里去。移民(尚且不说难民)手续繁冗又不透明,别看布鲁塞尔是很多国际组织的基地,但是完全不“歪果仁friendly”,有个在国际组织工作的美国人吐槽说,光登记一辆私家车就耗了她10个月的时间!——哇哈哈哈,想起我那漫长的法国注册经历了。而且比利时一边说欢迎难民,一边官僚严重,而且没有辅助培训资源,以至于很少有难民能在3年内找到工作,一般都需要6年以上……

而且你知道哇,比利时据说社会隔阂严重,比如德国的第二代或第三代土耳其移民一般以德语为主,而比利时的第二或第三代土耳其移民不仅还很多会说土耳其语,而且往往依然聚集在各个城市的土耳其社区,融入主流社会的难度要大很多——而且一战的时候,大部分比利时士兵虽然是说德语,但是为了显示军官的优越性,所有军官的口令都是用法语的。矮马,在战场上,你说这算不算为了得瑟也是不要命了?

总之,这回让我对比利时有了新的看法。下周开会见到熊猫眼的时候,我打算挤兑挤兑他,哈哈。

这回和大Boss们出游也是很饱眼福滴。

布鲁日就不提了,世界文化遗产,但更重要的是van Eyck画 The Arnolfini Portrait的地方。更重要的是,这次去Ghent看了Ghent altarpiece,更为没有想到的是,居然美术馆安了大透明玻璃,可以直接看到修复现场!

哇噻!!!十年前吧,我总说要是小时候知道的话,我就先去读个艺术史再去修个法律学位然后去给大拍卖行工作,过着每天和名画飞来飞去的生活,多爽!后来对美术了解的越多(尤其成了Gabriel Allon粉丝之后)越觉得,其实古画修复才是最牛逼的专业。妈呀,化学物理材料历史美术设计那得多交叉学科,得知道多少东西呀!!!——而且你如果尝试仿制一幅画你就知道,其实“模仿”对一个人的技法的要求要比单纯的艺术家高很多。所以我觉得绘画修复师根本就都是“低调牛逼”的典范(所以Daniel Silva让古画修复师Gabriel Allon成为间谍大佬是很精妙的)。

趴着玻璃看三个女性修复师在显微镜下修复van Eyck兄弟的教堂画,大Joy简直羡慕嫉妒口水横流呀!特别过瘾。(Ghent altarpiece想当年就是比Giddens的Sociology还牛逼的全欧洲美术教科书啊!)

还有就是这次去比利时皇家美术馆,居然看到这幅Bosch的“圣安东尼的诱惑”的本尊了——

IMG_2340

矮油,您这也是旅游来啦?不是应该在里斯本么?!

一直很想看这幅原画,因为大Joy书架上一直有个小摆设,就是来自于这幅画——

 

比利时皇家美术馆其实真的是一个被低估的美术馆——虽然确实没有卢浮宫,普拉多之类的有名,但那天我们去还是惊讶于美术馆里的空旷——作为参观者,这倒是好事。不过呢,比利时皇家美术馆真的有相当棒的馆藏,尤其如果你感兴趣16世纪的画,除了维也纳,世界上收藏老Brueghel画作最多的就应该是比利时皇家美术馆了。

除了绘画,关于行会的展览也很有趣——有时候我会想,如果中国当年有强大的行会文化,现在的天朝又是怎样一番不同呢?在布鲁塞尔老城门看到下面这个行会徽章——

IMG_2574

旁边的说明一概看不懂,但我就想,啊哈哈哈哈,这是什么十六十七世纪的Tony&Guy吧,哈哈哈哈

还有下面这个是啥?猪肉圣人哇?畜牧业行会的?

 

不过文盲也不耽误各种耍——

IMG_2153

(如果你玩了前一阵我提到的Four Last Things游戏,你一定就知道上面这幅小Brueghel画的乡村律师了——还有那关的提问简直让人抓狂,最后大Joy不得不网上搜了cheat。)

最后要说的是,这次和大Boss团旅游时间安排得特凑巧,恰好比利时在踢1/4决赛的时候,我们在比利时,然后英国踢1/4的时候我们在英国,那气氛,简直了,就是俺们这些非球迷都觉得很high。

IMG_5687

哈哈,尤其是比利时那场,特别逗(或者说特别倒霉),比利时对巴西进了俩球,一个是在我们坐电梯下到大堂酒吧的30秒中进的,另一个是我们看了半天也不进一个球,干脆乘电梯回房间的30秒钟进的。>.<!! 后来麻麻说我俩就应该窝在电梯里,没准比利时还能再进几个球,嘎嘎

矮马,总之这一圈玩得,过瘾哎。

IMG_6312

4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哦麦嘎!

“哦麦爸”之后再来“哦麦嘎”一下!

首先是居然Yueming也刚去了Ghent,而前一阵我去伦勃朗故居回来之后,那天跟老B聊天,居然他也差不多同一时间去的伦勃朗估计,相差两天!哦麦嘎,这是怎样的巧合!——我特想说,啧啧,果然人以类聚呀,但是小巴说,从另一方面讲,也可以说是欧洲真的很小。哈哈。嗯,我觉得还是我比较会聊天。

最近这三五天过得也很“哦麦嘎”,主要是大Boss团返京之后(“大Boss团”这个称谓的来源是之前给爸妈买的杯子,一个写着Dad is the boss,另一个写着Mom is the real boss,哈哈),回过头来发现学校里各种事情扑面而来啊:两个博士生要答辩、一个博士生要年审、面试新生、和生物学院院长写项目标书、给米国同事做个review,准备多伦多的发言,还有找老I密谋大Joy的下一个“五年计划”……矮马,连跟艺红的告别午餐都吃的特仓促(抱歉了哈!)。忽然被通知说,学校怕我被外校挖了(因为2020年REF临近),所以主动未雨绸缪地给我涨了几级工资!哦麦嘎嘎嘎!我就喜欢这种有远见的领导班子,嘎嘎嘎嘎。

总之大Boss团走后,生活画风瞬间又变回来了。当然最开心的是跟老I聊研究规划。老I是我们学院社会学理论大拿,是个让老师和学生都“紧张”的同事(楚楚半开玩笑地说她基本见到老I绕着走,因为每次智商都会被打击),不过估计我脸皮比较厚,虽然经常在老I面前犯无知(因为他读的书真的特别多!),但我一直觉得老I挺随和的呀!最近大Joy有个很疯狂的计划,想找个圈里的明白人嘚啵嘚啵,我以为老I也会觉得我神经病,所以开始只是试探性地跟他提了一句,而老I听到蛛丝马迹之后刨根问底,然后他觉得我的计划棒极了,然后鼓励我说一点不crazy那叫exciting——而老I在表达其认可和激动的情绪的方式是很直白的,马上给我发过来三本平均厚度是600多页的书!!!哦麦嘎!!!哈哈。和支持你疯狂想法的geeky前辈共事是非常幸运的。细节我就不在博客里啰嗦了,你猜大Joy接下来会hatch些什么鬼主意呢?

IMG_6027

(上图是在Margate和大Boss们一起看的关于Animals & Us的展览,很有点意思哦!)

嘎嘎,回到大Boss团出游——

IMG_6021

最逗的是老爸老妈三次来英国,两次都赶上英国史上最冷(一个是最冷的冬天一个是最冷的春天),所以我粑粑就一直跟人家说俺们英国有多么多么寒冷,就跟我住在北极似的,还忽悠我姑姑姑父大夏天的带毛衣来毛衣!真让人哭笑不得。

好像英国天气也要跟我爸较这个劲,所以他们在的这期间英国和比利时都好争气呀!原本还说有阵雨的,结果全线大太阳!晒黑了一圈。然后等大Boss团一走,英国天气终于绷不住了,瞬间乌云密布!下面是大Boss们走的当天早上和第二天同一角度同一时间拍的照片对比,一点没修饰,搞笑吧——

IMG_6309

我觉得和长辈出游的一个挑战吧,就是明明是你带他们玩,但是咧,在他们眼里你永远是那个小屁孩,所以呢,你所有英明伟大的决定,以及你所有心灵手巧的作为,在和蔼可亲的大Boss们看来,都自动加个“靠不靠谱啊?”的后缀。

比如你看本摄影师在布鲁塞尔市政广场给我爸妈拍完照片吧,粑粑本能觉得俺镜头一定不是举高了就是举低了(想争辩?粑粑说,他玩暗房的时候我话还说不清楚呢),然后掏出手机马上跟麻麻又来了一张自拍——

IMG_2624

>.<!不相信我也就算了,作为佳能脑残粉,我觉得这根本就是不尊重佳能powershot G系列嘛!

另外一个例子是那天在利兹城堡转悠那个灌木迷宫——本来是觉得好玩,不过呢,其实真的比想象中的大,自己走也就无所谓了(像大Joy这样的路痴,不是迷宫在城市里还经常原地绕圈呢,哈哈),但是和上了年纪的大Boss们走吧,走了两次死胡同之后,还真有点心里发毛。 尤其俺姑姑在后面自言自语了一句:不会出不去了吧……(而且大步流星的大Joy早忘了怎么退回到入口了) 然后俺就故作镇定地在前面引路,很理性地分析说:这种对外开放的“迷宫”很好解啦~啦啦啦啦啦啦,然后一边偷偷拿出手机找google地图——然后才回过神儿:Google地图咋会有迷宫地图呀!——总之,在大Boss们审视的眼神下彻底抓瞎 >.<!

我觉得吧,不管你多大岁数,你都是大Boss们显微镜下走一步看一步的小蚂蚁!后来好歹是走出来了。大Joy长吁一口气,我姑姑更是长吁一口气呀!哈哈哈哈——

IMG_0957

另外,你看上面我姑姑,相信是70多岁的人哇?!再看下面这张在伦敦塔桥上拍的——

IMG_1464

没有任何加工和美颜哦!妈呀,说四五十也有人信吧!

所以最近陪四个大Boss玩,有时候我就特别想吐槽——哦麦嘎!我都快成学生眼里的老古董了,你们肿么都还辣么酷?!

 

IMG_2732

就先哦麦嘎到这里,和大Boss们在欧洲都玩了些啥,下篇再唠嗑吧。

6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哦麦爸!

一般人说“哦麦嘎”( Oh my god),经过过去两周,我认为我得说“哦麦爸”!用标准普通话讲就是老爹你真行 >.<!

IMG_0859

上图是我爸早上在利兹城堡溜达,粑粑估计心说:呵呵,我哪里有你说的那么好啦!

可是粑粑,我又不是在夸你呀……

啊哈哈哈哈哈哈

这回四个大Boss们(父母和姑姑姑父)集体来英,觉得最惊奇地自然是胡椒盐儿。你想啊,平时它溜达来我们家,顶多就俩人,四条腿儿。而这一下,哇噻,这家怎么一下子多了这么多人,辣么多条腿,尤其从饭厅看去,那人腿、桌子腿、椅子腿林林总总都加起来,没点小学文化哪里数得清楚!而且在这种人多腿杂的环境下穿梭着刷存在感,还要避免被踩到或者拌人类一跟头(这两件事在大Joy和小胡之间都发生过,还是在大Boss来之前)得多有技术含量呀!

几年前我爸妈来英国就见过小胡,不过那时候小胡刚刚把我们家圈入自己的领土,还没有每天准点定时地来随便出入,那时候小胡还只是一只“邻居家的猫”。而众所周知,现在的小胡哪可同日而语,“去大Joy家和胡椒盐儿合影”根本就成亲朋好友间肯特一旅游景点了>.<!

大Boss们晚上到的英国,第二天早上一起床,小胡就踩着猫步过来了。四个大Boss和小胡的关系很不一样:姑姑对小胡是相敬如宾和平相处模式,姑父是看似不在意却每天站在二楼窗口远远观察小胡习性,然后绘声绘色地跟我们描述,神奇的麻麻则是一分钟把小胡搞定——

img_4776

而我粑粑呐?粑粑和小胡的关系就比较复杂了。咳咳。

且说那天早上小胡牛气哄哄“门都没敲”地大摇大摆地晃悠进俺们家,一仰头撞见我爸,矮马!这俩当时气场是这样的——

IMG_4789

啊哈哈哈哈哈哈……

后来坐在后院,在户外摸爬滚打了一天的胡椒盐儿靠过来,粑粑伸手胡撸了它一番,一边胡撸,粑粑一边用英语(!)发自肺腑地跟胡椒盐儿说:你可真dirty呀!你可真dirty!

好像生怕这只英国猫听不懂他吐槽似的!

矮马,粑粑你可真会聊天!

但是胡椒盐儿很聪明,在接下来的几天,它很快就发现谁才是真正的大Boss,尤其是它屡次透过玻璃看着俺们在粑粑的带领下各种大吃大喝,小胡都看呆啦——

IMG_6208(我靠,这就是他们人类传说中的圣诞老人来了嘛?)

很快,胡椒盐儿就和粑粑成了铁磁。每天粑粑坐在后院椅子上乘凉吸烟,小胡就在旁边桌子上蹲着吸二手烟,爷俩一起看着从天空中飞过的小鸟,一起想着诗(吃)和远方……

IMG_5978

后来这俩就很互相欣赏了,一方面有粑粑撑腰,小胡更是一脸Boss范儿,另一方面粑粑赞赏小胡说:嗯~这猫情商高~

但哦麦爸还没有感叹完——这次和大Boss们出游,主要在肯特郡和比利时。那天在布鲁塞尔的老城门,粑粑发现楼梯有个角度很好,就拍了张照片,然后给我看说,“你看我拍的小巴拍的很好吧?”——

IMG_6307

好是好,可是我注意到,哎,老爹,当时你好像说是给我和小巴一起照一张的,照片上怎么没我呀?

粑粑说:你老乱动,干脆把你裁下去了呀。

哇咔,真直白,见过坑爹的,但没见过这么坑儿的爹啊==||

这时候就显示出老妈和老爹的本质区别了,因为你看,麻麻就没嫌弃,还直接拍了个特写——

IMG_5993

>.<! 居然把证据拍下来了。

好吧,我就猴了,您能把我怎滴?

IMG_6026

(其实这张照片本意是想假装自己也有Jane Goodall的范儿,回头讲课时给学生显摆的>.<!)

 

 

5条评论

Filed under 胡椒盐儿Salt&Pepper, 高色谱Gossip

Teaser

鉴于被敦促锄草,我觉得临睡之前应该勤劳一下。

昨天早上6点来钟看见邻居夫妇租来了一辆大车——之前听说他们要带着新生双胞胎去威尔士走亲戚,所以心说估计就是为了出行租的吧——然后到了中午十一点左右,俺和小巴买菜回来,正好撞见他俩在装后备箱,打了个招呼,说哎呦要去走亲戚哇?然后俺家这对博士+律师geeky夫妇哭笑不得地跟我们说,其实他们从早上六点就开始准备出发了,可是谁想好像一整个早上每次好不容易完成一件事情就不是要喂两个娃就是两个娃要换尿布,结果一直到现在都没装完车。。。——确切地说,我家邻居是从早上6点多一直到下午一点多才装完车出发的。哈哈哈哈哈哈……

其实我有点理解他们说的意思,因为之所以博客长草,是因为过去的两周大Joy的粑粑麻麻,还有大Joy小时候寄宿的姑姑和姑父一起来欧洲玩,对付四个大Boss和邻居对付两个新生baby我觉得基本差不多,过去的两周,大Joy的基本状态就是这样的——

IMG_6104

就是俺一边陪大Boss团玩,一边打电话说:喂,出租公司哇,大Boss要定你们的车好哇?或者——喂,餐馆哇,大Boss们明晚想去你那里吃饭好哇?……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虽然四个大Boss都是相当随和的人(要不然大Joy咋也出落地辣么随和咧,是吧,哈哈哈哈哈)但是吧,家有家长的两周还真不是一般的压力山大哎!

比如这周送走大Boss们返京的第二天,同事Nicky听说之后第一反应是:“哇,那感觉就是哇噻我终于又可以在自己家里裸奔啦!”

啊哈哈哈哈哈,话糙理不糙啊!完全正确哒!嘎嘎嘎嘎

但是呢,过去的这两周有大Boss们在,也格外地好玩,但这两天在争取把上周落下的工补回来,明天补得差不多了我再来唠嗑,所以先吊个胃口,放几张陪大Boss们欧游的风景照来——

IMG_5824

IMG_5612

IMG_2237

IMG_1939

最后这张是在布鲁日看的一个展览里的猫,我觉得好像胡椒盐儿啊——嗯呐,像胡椒盐儿这样的职业戏精,有这么多大Boss来访,它怎么可能不制造点状况呢?预知详情,请看下篇,嗯。

 

6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