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六月 2018

Unlonely

严重的剽窃标题党!因为实在太好听啦!

上周一直在外出,回家发现Jason Mraz又抖落了一个单曲,Unlonely。

哎呀妈呀,盼他新专辑盼了N久,原来等了这么长时间,歌曲都这么好听,他的新专辑会不会好听到爆???!!!(这首和之前提过的Have It All都是他新专辑的两首单曲,paul mccartney新专辑的两首单曲也不错哦)

现在大Joy在楼上喝着小酒噼里啪啦敲着八卦,小巴在楼下厨房一边掂勺一边高嚎着“and we could be homies…”,矮马,夏天就是应该这么过嘛!

过去一周八卦还挺多的。见了好多很有趣的人。比如因为风险社会的研究见了一个美术系的博士生,她是做美术和风险的,读博士之前她是做美术史的,听说已经在美术界混有一阵子了,然后她见面自我介绍说她前几年曾经组织过一个风险美术的展览,我追问是哪个风险展,她说是@£$$&%£那个展,我说矮马我去过哎!我马上情不自禁的高声自言自语说,矮马,第一次见到我看过的展览的策展人哎!矮马人生完整了,矮马,艺术家的艺术作品未必有故事,但是策展人一定有故事要讲,矮马我见到策展人嘞。

然后对方估计是被我吓到了,连忙说,哎,介个,我是说我是策展人之一,之、一、哈。

哈哈哈哈~不过我还是觉得挺酷的。尤其她做的课题包括研究当年冷战时期的各种防化宣传小画片,她收集了很多,看得我眼花缭乱,我当时特想问她这些“洋画儿”都是哪里搞到的(不懂什么叫“拍洋画儿”的都google一下哈,小学时俺在自由市场就想买洋画儿,这件事让我粑粑觉得特别恐怖,居然拒绝给我买,其实俺就是喜欢那些画片儿嘛!那时候俺就想,“啧啧,介就是代沟”,哈哈)。不过我有更重要的问题要问她,当年凡艾克是怎么从蛋彩画转变到油彩画滴?……(不过这个问题好像得几次咖灰之后才能明了)

既然说到文艺,就再文艺一下,上周很惊喜的一个收获是在书店淘到了这个笔记本——

IMG_4500

没错,这是个笔记本,看下图右侧,里面全部是空白的。这个是荷兰一个公司通过回收旧书皮和硬皮本的旧书壳,把旧书旧瓶装新酒的变成世界独一无二的笔记本——

看上面左图,书皮确实是原装的,还有内页呢。而且我看了一下他们的网站,好像确实不是有什么旧书做什么笔记本,说起来能撞到自己感兴趣的书目还真不太容易。这个公司叫About Blank,感兴趣可以查查。

除了文艺,这周还听到一个很狗血的事情,就是有个博士生去答辩,内审专家是外审专家的原学生,这也没啥,但没想到内审专家不知道年轻时有啥没过去的情结,居然把答辩变成了自己的申诉外加显摆大会。呜哩哇啦天花乱坠高谈阔论山南海北地论述古今东西的社会学理论……以至于答辩长达四个多小时, 学生都听傻了,因为内审专家高谈阔论的一半内容都和自己论文毛关系没有。外审专家最后都听不下去了,提醒内审专家说:“介个,今天是这个学生(而非你)的答辩好哇?”

最后因为学生没有充分的表述时间,外加内审专家急于表现自己的高深,给了这个学生一个major revision。>.<!

这事听的我目瞪口呆,那个学生真可怜,赶上这么缺乏存在感的内审也是中大奖了,用大Joy刚喝完的一个易拉罐来表述就是——

IMG_4503

这种缺乏存在感的学者真是uncommon,我觉得这位内审专家有必要unlonely一下,哈哈——因为这种事例少见,我觉得这个八卦会在俺们坊间流传很久、很久……

这件事给大Joy的启示是,下次要损人不利己的时候一定要三思呀,所谓:“八卦恒久远,一段永流传~” 至少会被大Joy这种人流传,而且还是中英双语。嗯哼。

关于lonely不lonely的,让我想到上周看到一个新闻,南非又上头条了,因为最新调查显示南非人民上网的费用居然比苏黎世和纽约还多!——

Screen Shot 2018-06-15 at 19.15.17

你说这事闹的,让人咋舌不咋舌,愤慨不愤慨?

嗯,这个最新调查是德意志银行在世界50个城市里做的调查得出的结论。

大Joy自然第一个就是想看哎俺们北京天安门排第几呀?

然后发现,原来这50个城市里只有香港,并不包括大陆城市。[更正,有上海,上海上网价格比较低,比香港要便宜] 但是那篇新闻里确实有关于中国的信息。

然后又发现,南非上头条完全就是冤枉啊,原来在金砖五国里,南非真不是最糟糕的——

Screen Shot 2018-06-15 at 19.15.10

条形图比文字更有说服力吧……

花着近最糟糕城市近五倍的价钱,获取被过滤得干净唯美的网络资源,长此以往,在地球村里不会变孤独嘛?

 

10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夏季联展

IMG_4344

昨天是皇家美术学院一年一度夏季联展(Summer Exhibition)的第一天,和老马丁一起去看展览。

说起来大Joy不太喜欢和朋友一起看展览(因为一边看展览又要一边social经常给我一种眼忙嘴乱的压力),尤其不太喜欢看当代艺术展(因为恕余愚钝,太多次感觉被当代艺术“耍”了又不给退门票,哼),不过呢,老马丁说这回他有两个朋友的作品在里面,一个是鼎鼎大名的Barlow(恕余再次愚钝地哈哈笑一下,她就属于让我觉得“逗我玩呢?”的著名艺术家),另一个是老马丁更要好的一个朋友,据说80多了(?!不过经验告诉我老马丁指的是“虚岁”,当他想表达“比我老的老头”的时候,他一般都会说人家“80多岁了”),这个朋友一辈子职业画家,今年第一次被皇家学院夏季展收录,非常“范进中举”,所以老马丁让我跟他一起去捧场。外加今年的夏季展是超智慧的Grayson Perry组织的,应该不同寻常(而且大Joy的期末卷子也都已经判完啦!!!),大Joy就去了。

真/的/不/错/哎!

尤其运气的是,我俩居然订到了昨天下午的票!——没错,老马丁的老婆掌管英国文化部二三十年,最近还被封了爵位,但要看展览,自己排队买票去!真的是无规矩不成方圆,非常可爱。总之买到票,很运气。我估计要么是因为大家都觉得第一天会特别挤所以都没敢来,要么是因为最近两年4-5月份有多加了两三个伦敦艺术展,分散了一部分购买力(夏季展的作品是出售的)。不管怎么说,昨天体验非常好。

对于我这个守旧者来说,昨天展览的好处是有很多引用经典名画的当代创作,Bosch,Frans Hals,康斯特伯、塞尚、杜尚等等等等。还有很多的政治波谱,虽然我不太感兴趣,但是拍照了一堆,以后讲课用来做幻灯正合适!有好几幅木刻画都非常棒,尤其楼上的三个展室里有一幅日本木板印刷的河边风景,非常简单但颜色层次掌握的特赞。还有几幅是玩弄透视的,也非常好。

我和老马丁喜好差不多,我俩都是Grayson Perry的粉丝,所以逐一看了他的作品——那个挂毯不错,陶罐嘛……我和老马丁都有点无语,我觉得他做过更好的,嗯。然后我俩都很喜欢大俗霍克尼,啊哈哈哈哈~——昨天眼花缭乱真的很难说出有啥最喜欢的作品,但霍克尼的两幅巨型关于画家画室的画我觉得绝对是昨天的亮点。

细想起来话也不好这么说,因为好看的作品真的非常多,如果你在英国,强烈建议去看看。不是我一人说,老马丁比我潮多了,他基本每年的夏季展都来,他昨天也说今年的夏季展确实比往年好。

老马丁说他最喜欢下面这幅

IMG_4390

这是一幅墨水画,名字叫Taking Sides。对于我来说太过政治了,但这幅画的留白画法和标题搭配在一起倒是很有意思哦!

IMG_4392

不过呢,昨天对于我来说亮点在于在展厅溜达了几个小时之后,我和老马丁都腰酸背痛腿抽筋地爬进咖灰厅吃蛋糕(吃蛋糕这也是我麻麻最热爱的美术馆项目,哈哈哈哈)。然后老马丁忽然问我:“你小时候是在哪里上的学?”

专心致志品味物质食粮的大Joy满嘴奶油地一愣。

老马丁说:“你是我见过的最聪明的人。你在少年的时候一定接受过非常好的教育,不然你文化底子不会这么好。”

啊~~~~啊啊啊~~~~~~~~~~~~妈呀,依旧满嘴奶油的大Joy一边忙着吞咽一边挠心地想:我为什么没有随身带扩音器呀!!!大名鼎鼎、鼎鼎大名的社会学家老马丁说我是他见过最聪明的人哎!全世界你们都赶紧听听呀!啊~~~~~

——我还想说,鉴于大狮子曾经跟好几个人夸赞大Joy是个‘天才’,外加这回的老马丁,我就特别想给我的小学校长写一封信——虽然俺在俺们小学度过了很愉快的6年,但是Joy入学的时候,学校的智商测试把大Joy分在“智商有问题”的班级(以前说过,这是真的!)——我就想跟俺们校长商榷一下,或许是咱母校使用的智力表真的有点问题?嗯嗯。(后来想想这封信还是不要写了,因为万一校长认为我是“身残志坚”的典型呢?如俺姐喜洋洋经常说的,智力属于硬伤,哈哈)

回到老马丁的问题上,我说我上的学校确实都不错,不过咧,学校里教的是有限的,俺的“秘密武器”实际是俺麻麻啦!俺麻麻也没教我具体的什么(除了化学元素周期表),但她总会在对的时间把我‘丢’到对的地方。所以最智慧的,是我麻麻啦!

很有意思的是,当我跟老马丁呜哩哇啦说了一通爸妈之后,老马丁瞪大眼睛说:我父母也是如此哎!

也或许有类似的父母,我们才都进入了社会学?

最后放一张老马丁的摄影“大作”,昨天他执意要我站在他朋友的画前拍张照片给他朋友看,我揶揄他说,您这是拿iphone玩写意哇?啊哈哈哈哈(这已经是take 2了,第一张更抽象)——

IMG_4400

 

11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可来神儿Collection

免费的乐趣

IMG_4310

今天收拾屋子的时候发现这几年无意中存留了好多免费的书签,集中一起看,也确实是挺好玩的哎!

书签这种东西有点像冰箱贴,就是虽然并无啥大需要,而且家里也有不少,但平时出游还是会偶尔买几个。

但今天说的不是特意买的书签,而是实体书店或网络书店伴有广告性质的那种随订单随机附赠的那种简单纸质书签。

说起来我俩真没特意收集过这些附赠书签,恰恰相反,因为书签太多了,有时候往往随着收据或者包装就一起扔了。但是,有的时候有些书签看着喜欢,就顺手放屉里了——不得不承认,虽然没打算收集书签,但Wordery,Book Depository这两个英国网络书店大户设计的书签有时候真的是很有意思,所以有时候在亚马逊上买书,同等价钱的话,我肯定选择从两个商户买。尤其几年前它俩还是亚马逊的竞争对手,感觉除了书签还有道义上支持“小商户”的义务呀!不过呢,这俩现在早被亚马逊收了~。虽然变成为万恶的大资本服务了,但它们两家的书签一样很好玩。

比如我今天忽然发现Wordery那不起眼的短粗长方型居然放在一起就是色谱呀——

IMG_4308

这只是今天从书架上、抽屉里翻出来的,它们肯定还有很多别的颜色。

这些书签的差异主要是背面,每个颜色书签背面都是不同的主题,不信你把它们翻过来,是这样的——

IMG_4311

相比较,我更喜欢Book Depository的书签,因为他们是真请人设计——而这些设计者不是专业美术人员,而是从BD购书的读者。BD的书签都是每次随订单随机附赠,你也不知道会是啥,每次打开BD的包装都感觉是挂奖券似的,有的好难看好幼稚,直接就扔了,大部分时间就顺手扔抽屉里了,今天一收拾,不由心虚地想:哇,这些书签背后是多少次的腐败呀——

IMG_4313

而有的时候遇到觉得特别好玩的,总是感叹肿么他们不多随机附赠点这类的——

IMG_4318

不过我最最喜欢的一款Book Depository的书签是几年前的一个护照上海关戳的,可惜找不着了,然后差不多两三年前开始,BD开始追填色的风,开始出黑白款填色的书签,很少见这些彩色书签了。

好在在弄丢那个海关戳的书签之前,大Joy把那个书签扫描了一下,并且把Book Depository的标志PS成了AC,很酷吧——

bookmark

因为BD的每个书签都是读者自己设计的,书签背后会著名设计者姓名、所在国家还有设计者最喜欢的一本书,让我觉得每一张都是有故事的书签——所以有时候也难免八卦一下,比如你不觉得这两个书签简直就是一对嘛——

IMG_4314

哈哈,翻过来一看,两个设计者分别来自匈牙利和希腊——

IMG_4315

最近几年BD一直是黑白天填款书签,大部分我都觉得好难看,但今天无意中发现部分填色书签背后原来有编码,原来还有过一次BD书签设计大赛,然后BD选出的前五名和facebook投票选出的前五名,一共十张做成了一套书签。

一共十张,家里有9张——

IMG_4327

唯独第四号设计没有——大Joy本能的愤愤了一下,俺和小巴这么消费大户咋居然还缺一款呢?——后来上网一查,哦,其实俺收到过四号设计两三次,但是因为是个大骷髅,俺觉得看着慎得慌就都迅速垃圾箱了。哈哈。

除了这两家网络书店的书签,还有很多免费书签就是书店里的了——

IMG_4319

一般情况是买本书在咖灰馆打发时间,书店的书签就被夹回了家——有的时候好几年之后再次打开那本书,忽然掉出N年前夹在里面的书签,就跟你取出几个月前穿过的大衣忽然惊喜地发现兜里还揣着5胖子一样!

那两个很文艺的London Review of Books (左数第三和第四个)我都不记得了,应该是2009-2010年从Goodenough College搬到Judd Street的小阁楼里,没地方伸腿脚,然后那年夏天发现了LRB后面的庭院里的酒吧,估计这俩书签就是那会儿拿的,想来这两个书签儿见证了那年很多瓶chardonnay的午后消亡哈哈哈哈……

而上图真正抢眼的是那两个Borders书店的书签(右三和右四),连塑料膜都没有,就是两张厚纸片,之所以抢眼因为我估计算绝版了吧!

查令十字街上的那家曾经和Foyles遥相呼应的Borders,哇~那是大Joy刚到英国时最喜欢去的书店——因为他家杂志品种最全,二楼的星巴克有靠着街边的大窗户,可以窥测伦敦街头各种奇人怪物。

俺还记得第一次跟老大说完博士想做的题目之后,就是在Borders二楼的星巴克跟等了N就的老陈回合滴!嘎嘎。后来好像我博士毕业了,Borders在英国就倒闭了,随后两年在米国也倒闭了。啧啧啧——

IMG_4322

同样有时间感的是Foyles的免费书签,不过Foyles是刻意的用老照片做的书签——应该至少有三个不同的照片,不过其他的都找不着了,或许扔了,但下面这个幸存的最经典——

IMG_4321

每次看这个书签都觉得凸显英国人的闷骚本质。“C夫人一书售罄,明日再来”——多文雅呀!这其实是当年《查泰萊夫人的情人》(Lady Chatterley’s Lover)出版,英国绅士排队购买,劲爆得一时伦敦纸贵,嗯,C夫人~笑死了。

好吧,清理出了大概个一百多个附赠书签,但好像越收拾反而越舍不得把它们扔掉了>.<! 囤积癖就是这么养成的吧!!!

除了书签,今天还发现另一个“免费的乐趣”——你有没有发现我家的杂草长得居然还挺好看?!

IMG_4326

IMG_4324

矮马,我咋觉得要我养花都养不出来这样聂?!颜值这么高,俺打算先免费观赏两天再说,嘿嘿。

 

 

6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哦耶更智慧了

周日大Joy过生日:30+X岁 ——当然不能白告诉你我多大啊,你怎么着也得看俺博客看到俺40岁的时候,然后倒推回来,就知道俺现在多大了,哈哈。当然,俺坚持认为咱是getting wiser, not older. 啊哈哈哈

周日那天一开始就很劲爆——醒来查MLB,Cubs太牛啦!那天和NYM打成了平局,从第九局一直加赛到14局,然后你猜咋着?居然小熊队在第14局连续得了6分!!!!!!(6个惊叹号,不用数了)哇,我当时第一反应是,买那场球票的人都好赚啊!

而且周日天气相当的好呀,哇,过生日能穿短袖耶!真难得!

IMG_0757

后来我跟小巴嘚啵说,这30+X岁好像也没啥重大人生意义似的,小巴眼珠转呀转,在脑海里搜索一圈,说我30+X岁的时候遇到了你。我说,妈呀,敢情是高风险的一年呀!嘻嘻。

秀两个生日礼物,一个是这个眼睛布,很geeky吧——

 

 

还有大Joy逢年过节肯定要收到乐高呀!哈哈。今年这个很给力——

IMG_0813

最近在研究commons,前一阵小跨界地写了一个经济学家Ostrom提出的commons治理原则怎么具体化的小文,peer review都说很新颖很有洞见哎。嘎嘎。航空航天是global commons,但也算是commons嘛,所以这个乐高玩具还是很应景滴!当然也不知道Elon Musk啥时候能折腾完Tesla那点生产安全的事儿,SpaceX能飞到俺们Asgardia的领地(别忘了俺、小巴和AC都是Asgardian哦!——不知是不是应该背着胡椒盐儿的主人给小胡也注册一个,嘎嘎)。

我右手拿的那个小盒lego也很应今年的Me Too新闻景,是四个女性宇航专家的。

首先看看这火箭,还有俺去年买的NASA外套——天气还真配合,生日第二天就嗖~降温了

IMG_4243

嗯~~我觉得俺从背影看还是可以说神似Mr Robot的=P 火箭、登陆器、和三组NASA女性——

IMG_4255

嗯,差不多要显摆的礼物就是这些,还有几本关于下个月要去的Philadelphia的医学史的书,等俺看完从米国回来再显摆不迟。

与此相关的最近还有个发现:下个月还要在多伦多呆一周,一般大Joy肯定会提前研究个书单,看看旅途中带点啥相关的书看,不过那天忽然发现“多伦多书单”这事太简单了——多伦多有个政治哲学教授,这人的一生根本就是“学术人”的完美演绎,他不仅年轻的时候写过一本获奖的政治哲学书 A Civil Tongue,而且后来把他的学术全部用到生活兴趣上——比如我咋忽然“发现”他的呢?因为他喜欢棒球,然后写了一本巨好的关于棒球与哲学的书“Fail Better”——这本书是去年忘了在哪里淘到的,这本书也就是为啥我博客里有个“棒求 Fail better”的分类。前两天忽然发现,他居然是我读博士时看过的一本关于happiness的书的作者——因为两个主题根本八竿子打不着,完全不能相信是一个人写的。随后发现他还喜欢钓鱼所以还写了本catch and release,喜欢鸡尾酒由此写了本cocktail and culture, 喜欢音乐吧写了本Glenn Gould(还得奖了)….矮马,矮马,太葱白了。感谢kindle,不然这么多本得占多大地方呀!尤其之后还要去费城,还有费城的书。。。

有时候看地图不觉得,搜书才觉得,矮马世界忒大,看都看不过来!

10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