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周的号外

我课题二月底伦敦会议的日程这周发布了,课题报告也发布了。这周基本忙的事情就是广而告之,嘎嘎。

昨天在微博上吐槽了一下,在这里再吐槽一下:其实会议本身是关于科技治理的,但忽然发觉自己好像在性别平权上无意中做了件有意义的事情——

要追述起要吐槽的源头呢,比较近的一个缘由是几个月前看见朋友圈里发的北京某学术大会的照片,台上发言人一排六七个发言人,一水男性,然后背景投影展示该领域其他人物的照片里竟然也全是男性!——如果我要是个刚抵达地球的火星人,我肯定觉得天朝男女比例根本不是115:100, 完全就是100:0。后来陆续看到几个朋友圈里的学术聚会/聚餐照片,往往就是一大桌子/一大屋子,黑压压一片全是直男——我第一感觉是,这些照片如果放在我的英国男同事或者小巴手里,肯定都不好意思放在facebook上,因为放上恨不得就是“非死不可”地被吐槽的口水淹没了。然后最最近是前天看见Ausma发了一个她自己参加的某亚洲会议的照片——哎呀,不愧是Ausma,作为框架里唯一的女性,她的朋友圈标题是“这下有戏看了”(this is going to be interesting… ),啊哈哈,也真是汗。

在被各种微信图片晃得流鼻血之后,大Joy那天猛然发现,好像来的发言中,女性精英还是占了很大一部分的。英方发言人中,女性在精英中的比例更为明显。来给我助阵的四位英国女性发言人各个是学术榜样,她们两个做文科,两个做理科,一个是Baroness, 一个DBE,一个CBE,还有一个OBE。除了哲学家O’Neill的爵位是世袭的之外(总不能怪人家生得好哈哈),剩下三位都是因为自己的学术实力获取的勋位/勋章。

当然邀请来英国男性教授也非常厉害,所以并不是“阴盛阳衰”,而是性别平等带来的不同。感叹国内(堂堂世界科技投资第二大国)前不久居然还在争论女孩是不是适合做学术……那感觉就是完全的无语啊

无语到什么程度呢?就像那天在书店里猛然看见一部拉丁语的《小熊维尼》….

IMG_0959 矮马,你们熊类不好这么有文化的。

IMG_6063

这周新闻还是蛮多的,比如大Joy家的“水仙”在水里泡了两个月之后终于开花了,撒花儿!这大概是大Joy除了小时候的死不了,大前年的仙人掌之后,养活的第三盆植物!——

IMG_0948

然后我粑粑各种挠墙,纠正我说:这根本不是水仙好哇,这叫zhu-ding-hong。

我说:还丹顶鹤呢,泡在水里开花的不叫水仙嘛?

然后我谷歌了一下,更为理直气壮的跟我爸说:喂,祝顶红真的是一种鸟好吧?

然后粑粑坚定地回复了三个字:朱 顶 红

>.<! 切,不就是生物学得好一点嘛……

上周结束了对某门课的教学,大Joy当然希望给学生留下好印象啦,所以希望站好最后一班岗哈哈哈。结果吧,在seminar的时候,大Joy出的讨论题目把一个读博士女生给搞哭了——确切的说,不是我直接搞哭的,是我表示对她的回答“不够满意”,然后另一个学生又顺势加了一句评论然后她就泪如泉涌了 ==||你能想象大Joy当时淡定外表下那各种挠墙和崩溃哇?(详情请参考微信里的dobo monkey撞墙猴)

啊,不过学生还是很可爱的。下课的时候,一个小哥走过来问:when can i see you again呀?——矮马矮马,大Joy这学期的office hour不是第一周课上就公布了吗,你咋不好好听讲咧?啊哈哈哈哈,这个回答很闷骚吧。

那个女生也平复了情绪,临走前特意告诉我说:’You are an amazing teacher’ 。那天晚上回家我无意中发现这件事情还有更大的彩蛋,不过涉及学生隐私,就不在这里八卦了,哈哈。

上周讲课之余跑去了一趟伦敦跟玫瑰教授商量二月份会议的细节。然后坐下来聊之前,玫瑰教授说先别跟他聊,因为正好有个人想见我——原来是他的一个刚写完博士论文等着答辩的学生。那个博士生是做中印干细胞管理比较的,她见到我就说,“哇,你写的东西我全看过,太有帮助啦!”然后就一篇一篇地嘚啵,哈哈,还有当年玫瑰教授不是很感冒的几篇。虽然以前也遇到过这种情况吧,但这回那是格外的开心和得意——这让我想起来有一次老大回她的本科大学拿了一个什么不是那么知名的奖,高兴得什么什么似的,我觉得很奇怪,她跟我说,因为一个学者最开心的不外乎是能获得母校对自己的认可。嗯,上周大概就是这样,其实不在于有人夸赞,而在于自己曾经的老师看见自己写的东西也可以启发别人,特高兴。

晚上很开心地去和underland喝小酒

IMG_0968

事先她发短信告诉我说,她感冒了,今天可能不能多喝,只能喝一杯。大Joy也说:明天一大早要起床去上课,不能多喝,也只能喝一杯。

我俩决定那天晚上要“一起淑女”一次,喝完一杯小酒就去吃饭。

然后我俩在Gilbert Scott入座点了第一杯小酒之后,大Joy盯着那个杯子就忍不住跟她商量说:“介个,其实如果咱们每人点两杯的话,你未必一定要全喝完呀……” 而于此同时,underland同步也在跟我商量:“这个杯子那么小,其实完全可以一人两杯的吧……”

嗯,我们俩就是这么“淑女”的。

那天晚上我俩比较认真的讨论了一个问题,就是川普当选到底意味着什么,尤其从知识论和民主沟通方面,还是挺有意思的,本来因为第二天要上课想着要早点回家的,还是聊到了挺晚,躺床上已经凌晨了,回头找时间再来写。

最后,鉴于开篇是吐槽性别平等问题,末尾就放一个我姑姑周末翻出来的小时候我和我小表哥的一张合影,啊哈哈哈哈~弹幕当然是我后加的啦

IMG_1023

6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

6 responses to “第三周的号外

  1. Zijia

    哇,谢谢大Joy老师的分享,去年3月武汉的workshop因为报名太晚没能参加真的很可惜,只能一直在网上不断follow这个项目的进展,觉得好激动人心呀!P.S. 上个月被某985前校长当面直言女生不适合搞学术,真是惊得目瞪口呆,虽然怼了回去都还觉得不解气。每次看你对UK学界男女平权的分享都觉得自己的坚持还是有未来的 XD

    • Joy

      嗯,确实好可惜!你比我有勇气多了,我时常因为挠墙气愤怒而干脆大脑短路,今天还在跟大病初愈的楚楚吐槽这件事,希望未来能有机会在国内组织一个女性与学术的讨论,至少咱知识阶层不好再“无知”下去。(虽然国内对于这方面的“无知”不是真的不明白,而更多的是willful ignorance)

  2. 杨青

    恭喜Joy的课题成功结束呀!看上去真是超级牛的结题!葱白葱白葱白……

  3. 内小姑娘也太可爱了吧!!!一看就是你!实力抢镜!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w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