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学第一周

IMG_0457

开学第一周,全世界只有胡椒盐儿还有时间东张西望八卦。

上周六早上六点多给HW回了个邮件,然后这家伙微信我说,起得好早啊……(鉴于微信和邮件相隔也就20分钟,又是同一时区,可见他们做生物科学的人生也这么悲催,我就很欣慰啦,哈哈哈哈)。我吐槽说,可不是哇!以前当学生的时候就不爱上学,没想到做了老师,还是不爱上学……

上个周末要起个大早加班加点是因为楚楚住院了嘛,然后周一一开学,她给研究生上的有关方法论的课就是一个大窟窿,这是楚楚特别在意的一门课,她说根本就是她的baby,然后她就拜托她姐们儿我‘babysit’了……然后吧。。。我靠,我说过楚楚是搞定量社会学的吗?——虽然大Joy在北医通过不同的课一共学过三次统计学(不是因为挂科,咳咳),但是你现在跟我讲什么回归分析之类的,我依然下意识的掰手指(虽然手指头其实算不过来)。所以她的课吧,我还真只拿得稳一半,所以周末得早起赶紧补数学……哈哈哈哈哈哈……一边吐血着看公式一边不由得跟HW继续吐槽说:“哎,原本以为拿了PhD之后就可以靠实力了,没想到这回还得靠演技啊!”

啧啧啧。。。

不过临阵磨枪之余,生活也得继续呀。上个周末是我和小巴第一次约会11周年,做了各式各样的sushi以示庆祝——做sushi主要因为好玩,注意到右下图有“AC爪印”的饭团了哇?嘎嘎。还有心形sushi(右上图中间的sushi)

然后我俩一边胡吃海塞一边“忆往昔峥嵘岁月”——小巴说那天下午赴约的路上,他一直在想到底是喝Chimay啤酒呢,还是Kwak呢。大Joy说那天下午出门前就已经和朋友设计好“晚饭已约,我先撤了”的完美借口,嘎嘎嘎嘎嘎嘎。哎,所以可见人生有时候就是计划赶不上变化。

不管咋说吧,反正是到了周一。妈呀,狂风呀,暴雨呀。这开学第一天的,真恐怖。然后周一两门课,基本都是只有2/3的学生出席了,另外1/3我感觉不是被大雨冲走了,就是被大风刮跑了。

但大Joy“表演”很顺利,尤其那节课主要讲的是‘嘛叫truth’,大Joy从自己的“mid-(academic)life crisis”说起,学生听得很入迷——哎呀,虽然古人云老黄瓜不好刷绿漆,但架不住我们可以倚老卖老呀!啦啦啦啦

确切的说,好像上完课,有两个学生就跑去研究生院把自己之前选的课划掉了,换成了大Joy的另外一门课,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再一次,生怕你听不到: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

哎呀,能触动另一个灵魂,这真的是全世界最有满足感的事情了。

IMG_0458

(与此同时,再一次胡椒盐儿近照——矮马,你有没有发现小胡八卦时眼睛都是放光的啊!)

开学第一周,不管是学生还是后勤都有各种不靠谱和匪夷所思,可见大Joy不是唯一一个怨念假期已过的家伙,总之是摸爬滚打着终于把第一周应付过去了。

这周帮助一个津巴布韦的小官吏申请津巴布韦国家留学基金,电邮几次之后,觉得对方是很有潜力的女性公务员,对于一个未曾谋面的人来说,大Joy赶在截止日之前为她给津巴布韦政府写了一封热情洋溢重点突出的推荐信,然后她回复了一个通过文字都可以隐约听见其穿破屋顶兴奋尖叫的感谢信——哈哈,这让我特别开心。希望她能成功,如果举手之劳能帮助一个人按照她/他希望的方式改变其命运的话,那绝对是一种荣幸呀。

不过有些事情,即便只是举手之劳,也要容大Joy考虑一下了。最近“建立联合国(人民)议会”的发起人看了我和/关于大狮子的文章,给我邮件追问我可不可以和N多诺奖得主等等一样,支持他的议案,以及问我有啥意见。妈呀,看完提案我心说,那些支持你的“诺奖”得主都是被你忽悠的理科生吧?我说,我支持他的理想,但目前我无法支持他的议案,因为在没有看到具体选举议程之前,我不知道这个议案如何能确保这个新议会不是现有各国权利和资本政治的附属品而已。

嗯,对于那些(比大Joy年轻却)正在担忧青春易逝的家伙,我想说,倚老卖老的好处是,偶尔你可以活得更有棱角。

最后要曝光的特大八卦是:大Joy的小小小外甥这周诞生啦!——矮马,喜洋洋都当妈了,这画面完全太post-modern了。听我妈说我这小小小外甥生下来跟我一样: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啊哈哈哈哈哈哈,我想说,“喜洋洋你要小心了”,而我,有好戏看了!啊哈哈。 不过后来又听说,喜洋洋居然给我外甥和她家狗狗起一样的小名儿==|| 喜洋洋你看好,代表全世界的“乐乐”,我表示:I服了you了。

8条评论

Filed under 胡椒盐儿Salt&Pepper, 高色谱Gossip

8 responses to “开学第一周

  1. 杨青

    嗯,既然毕业了我就跑来说一嘴……作为当年也是上过楚楚课的学生,what is truth那一堂真的是听得万念俱灰。她喜欢启发学生,但是启发的过程是漫无天际,没有主心骨,逻辑乱得像胡椒盐挠过的线团。听完之后,我和三位同班同学除了觉得自己蠢到无法理解这个课的奥妙以外,想不到其他理由了。还有一次,好多人翘课,翘得只有我和另外一个墨西哥姑娘在课堂,真是对我们三个人都是如坐针毡的60分钟……嗯,希望她快快好起来!:)

    • Joy

      啊哈哈哈哈,还有这事啊,太劲爆了,一看就没好好备课,回头匿名挤兑她一下,嘎嘎。

  2. 喜洋洋

    嘿嘿嘿嘿Joy Ying

  3. 恭喜喜洋洋!可是都叫一个名儿,他俩分得清吗?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