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一月 2018

第二周有点二

开学第二周,大Joy是充分展现了“二”的精神。

那天一大~早6点爬起来去上课,而且还信誓旦旦地计划一直在办公室工作到傍晚学院的讲座,所以临出发前,呵!给自己装了这满满满满一盒好吃的呀!生怕这一天下来自己饿着(你没听说脑力劳动最消耗卡路里的嘛!)。然后火车站,下了火车,又顶着风冒着雨,还擦着黑一路爬上乡间小路。终于在半个校园还黑灯的时候,来到了办公室。

打开电脑,开始打印文献、检查ppt,过讲义,顺便吸溜一口咖灰,叼块巧克力什么的,等等。

在学院折腾了一圈,快到9点了,去教室之前照例整理一下文具啦,套上西服上衣啦,擦一下皮鞋呀什么的……

然后,大Joy惊恐地发现:哇靠!大Joy右脚上的皮靴的后跟好像要掉哎!!!

啊~~~!!!!!

话说OCD如大Joy,俺办公室里面各种应急药物呀,针线包啊啥啥的都有,但没想过有这出呀!满世界我也找不到万能胶去呀!!!

好吧,大Joy估计了一下形势,感觉也没别的办法了——把所有下午要看的文献统统挤进书包,拎起外衣,抄起手机一边紧急一串sorry地取消下午所有的meeting,一边“轻盈”地踩着那只跟快要掉了的皮靴去上课去了。

两个小时的课,平时讲课“上窜下跳”的大Joy一改画风,集中向学生展现了亚洲女性的端庄舒雅~(你想啊,如果你站着不动的话,其实是看不出来鞋跟是不是要脱落的。嗯哼~)当然,我觉得这点小困难并没有妨碍我的教学质量,课堂气氛依然是可以依靠上身的张牙舞爪来带动滴!

总之是讲完了课,悄悄瞟了一眼,鞋跟还是半连不连地晃悠在脚跟下。大Joy当机立断,以沉稳但果断的脚步,直接奔赴出租车,然后火车——好吧,等大Joy从火车上下来的时候,鞋跟虽然没有全掉,但基本行走感觉跟拖着个趿拉板似的了……还好当时大中午的火车站基本没啥人,本衣冠楚楚的学者就“叮哩当啷”地溜边走出了火车站——哎,就差身后拖着一挂易拉罐了!

然后打了车,回到家,废了老鼻子劲关上因为下雨还有点膨胀臃肿的大门。

矮马,终于丢完人了。

后来麻麻微信八卦地问我,是中国制造哇?

我说,是N年前国内买的,不过质量真的还好啦,只是因为我很喜欢那个颜色而且很舒服,所以一直舍不得扔,其实穿了有三四个冬天了。

不过我常觉得英国真的不是适合皮鞋保养的国度——室外常年都是雨水,室内常年都是暖气……

然后麻麻又问,那你有没有想过,把另外一只脚的鞋跟掰下来不就得了?

——咳咳,各位“上年纪”的看官估计还记得N年前“曼妥思好心情”的广告吧?就是一个女生一只高跟鞋跟断了,然后吃了一颗曼妥思,想出点子把另外一个跟也掰断,干脆高跟当平底穿的那个广告吧?

嗯嗯,我想说,那个广告非常的不靠谱。因为聪明如大Joy,当然想到了这个办法呀!奈何大Joy我费了洪荒之力那鞋跟也是纹丝儿未动!哇靠,真没想到脚下踩的还是一双“混血”:一只的质量是传说中的made in China,另一只质量根本就是传说中的made in Germany呀!

啥都别说了

IMG_0935.JPG

然后麻麻启发性地问我,这个经历告诉了我一个什么道理呢?(麻麻想说的是,办公室应该常年放一双备用鞋)

一边微信,一边从满满当当沉甸甸的书包里掏出各式东西的大Joy说:其实午饭真的不用装那么满,搞不好还得背回来……

>.<!

8条评论

Filed under 胡椒盐儿Salt&Pepper, 高色谱Gossip

开学第一周

IMG_0457

开学第一周,全世界只有胡椒盐儿还有时间东张西望八卦。

上周六早上六点多给HW回了个邮件,然后这家伙微信我说,起得好早啊……(鉴于微信和邮件相隔也就20分钟,又是同一时区,可见他们做生物科学的人生也这么悲催,我就很欣慰啦,哈哈哈哈)。我吐槽说,可不是哇!以前当学生的时候就不爱上学,没想到做了老师,还是不爱上学……

上个周末要起个大早加班加点是因为楚楚住院了嘛,然后周一一开学,她给研究生上的有关方法论的课就是一个大窟窿,这是楚楚特别在意的一门课,她说根本就是她的baby,然后她就拜托她姐们儿我‘babysit’了……然后吧。。。我靠,我说过楚楚是搞定量社会学的吗?——虽然大Joy在北医通过不同的课一共学过三次统计学(不是因为挂科,咳咳),但是你现在跟我讲什么回归分析之类的,我依然下意识的掰手指(虽然手指头其实算不过来)。所以她的课吧,我还真只拿得稳一半,所以周末得早起赶紧补数学……哈哈哈哈哈哈……一边吐血着看公式一边不由得跟HW继续吐槽说:“哎,原本以为拿了PhD之后就可以靠实力了,没想到这回还得靠演技啊!”

啧啧啧。。。

不过临阵磨枪之余,生活也得继续呀。上个周末是我和小巴第一次约会11周年,做了各式各样的sushi以示庆祝——做sushi主要因为好玩,注意到右下图有“AC爪印”的饭团了哇?嘎嘎。还有心形sushi(右上图中间的sushi)

然后我俩一边胡吃海塞一边“忆往昔峥嵘岁月”——小巴说那天下午赴约的路上,他一直在想到底是喝Chimay啤酒呢,还是Kwak呢。大Joy说那天下午出门前就已经和朋友设计好“晚饭已约,我先撤了”的完美借口,嘎嘎嘎嘎嘎嘎。哎,所以可见人生有时候就是计划赶不上变化。

不管咋说吧,反正是到了周一。妈呀,狂风呀,暴雨呀。这开学第一天的,真恐怖。然后周一两门课,基本都是只有2/3的学生出席了,另外1/3我感觉不是被大雨冲走了,就是被大风刮跑了。

但大Joy“表演”很顺利,尤其那节课主要讲的是‘嘛叫truth’,大Joy从自己的“mid-(academic)life crisis”说起,学生听得很入迷——哎呀,虽然古人云老黄瓜不好刷绿漆,但架不住我们可以倚老卖老呀!啦啦啦啦

确切的说,好像上完课,有两个学生就跑去研究生院把自己之前选的课划掉了,换成了大Joy的另外一门课,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再一次,生怕你听不到: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

哎呀,能触动另一个灵魂,这真的是全世界最有满足感的事情了。

IMG_0458

(与此同时,再一次胡椒盐儿近照——矮马,你有没有发现小胡八卦时眼睛都是放光的啊!)

开学第一周,不管是学生还是后勤都有各种不靠谱和匪夷所思,可见大Joy不是唯一一个怨念假期已过的家伙,总之是摸爬滚打着终于把第一周应付过去了。

这周帮助一个津巴布韦的小官吏申请津巴布韦国家留学基金,电邮几次之后,觉得对方是很有潜力的女性公务员,对于一个未曾谋面的人来说,大Joy赶在截止日之前为她给津巴布韦政府写了一封热情洋溢重点突出的推荐信,然后她回复了一个通过文字都可以隐约听见其穿破屋顶兴奋尖叫的感谢信——哈哈,这让我特别开心。希望她能成功,如果举手之劳能帮助一个人按照她/他希望的方式改变其命运的话,那绝对是一种荣幸呀。

不过有些事情,即便只是举手之劳,也要容大Joy考虑一下了。最近“建立联合国(人民)议会”的发起人看了我和/关于大狮子的文章,给我邮件追问我可不可以和N多诺奖得主等等一样,支持他的议案,以及问我有啥意见。妈呀,看完提案我心说,那些支持你的“诺奖”得主都是被你忽悠的理科生吧?我说,我支持他的理想,但目前我无法支持他的议案,因为在没有看到具体选举议程之前,我不知道这个议案如何能确保这个新议会不是现有各国权利和资本政治的附属品而已。

嗯,对于那些(比大Joy年轻却)正在担忧青春易逝的家伙,我想说,倚老卖老的好处是,偶尔你可以活得更有棱角。

最后要曝光的特大八卦是:大Joy的小小小外甥这周诞生啦!——矮马,喜洋洋都当妈了,这画面完全太post-modern了。听我妈说我这小小小外甥生下来跟我一样: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啊哈哈哈哈哈哈,我想说,“喜洋洋你要小心了”,而我,有好戏看了!啊哈哈。 不过后来又听说,喜洋洋居然给我外甥和她家狗狗起一样的小名儿==|| 喜洋洋你看好,代表全世界的“乐乐”,我表示:I服了you了。

8条评论

Filed under 胡椒盐儿Salt&Pepper, 高色谱Gossip

新年第一周

这新年才过了一周哇?咋感觉稀里糊涂做了好些事咧?好多好玩的事不写都要忘啦!比如?

比如刚才在家里差点被四仰八叉横卧在我家地毯上睡觉的胡椒盐儿拌了一跟头,嘿!结果这厮它还很嫌弃地爬起来跑别的屋睡觉去了,一路上嘴里还嘟嘟囔囔念念有词的!这都什么世道呀!

上周新年微信朋友圈里大家都在晒自己的支付宝的各种年度关键词,“才华”啦,“潮”啦,“温暖”啦——不过好像朋友圈里晒“才华”的最多,矮马,让我特挠墙地想在大家显摆的基础上再显摆:你看,你看,要么说“人以类聚”呢!啊哈哈

后来我也凑了个热闹,划划划,划过了好多支付宝的啰嗦,终于看到我的关键词,我靠,咋那土豪聂?——

IMG_0264

(胡椒盐儿说,明明应该是“妙妙妙”,怎么改“旺旺旺”了?)

更逗的是,你猜是需要有怎样的支付宝记录才积累出了这样的关键词呀?

IMG_0263

啊哈哈哈哈……全年消费才128块,支付宝系统一定是觉得这是个低保户,所以可不是需要旺一下嘛!嘎嘎。

当然,也有新年“旺”过了头的主——楚楚自元旦之后就高烧不退,然后在芬兰被推进了隔离病房,后来确诊是败血症,妈呀好吓人,虽然幸好住院及时没有啥休克之类的吧,但总之是比较可怜,手上被扎了N多管子,每天只能仰床上听podcast和发语音玩——虽然在大量药剂下,这厮说话呜呜囊囊基本跟醉酒似的,可是医生就是查不出来病源,所以楚楚很郁闷。那天查体的时候,芬兰医生安慰楚楚说,“你不用老琢磨自己的病呀,多想想外面的大千世界就开心啦。”

楚楚说:“在我们搞社会学研究的人眼里,那个大千世界就是充满了问题、痛苦和挣扎,你让我琢磨那个?”

然后芬兰医生就很汗地走掉了。

然后楚楚就得意地用跟录音机快没电似的嗓音回述给我==|| 我说可见医生给你的药量还不够,居然声音都跟卷带了似的还有心思噎人啊

最近比较愁人的事是又要博士生二年级答辩了。一般情况下大Joy的学生都会轻松过关,不过今年真的遇到了一个“困难户”,主要是这个part-time的学生,自读博士两年以来基本没有任何长进,虽然田野调查都已经做完了,但数据分析上目前离找到“门”还远得很,然后还属于你说也说不听的那种——我现在看见她都有“生理反应”了,就是莫名其妙声音会放慢且会提高一个八度,根本就是恨不得掰开了揉碎了跟她讲,跟我共同指导的老C也经常很崩溃。

怎么能让学生认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呢?按理说,至少应该考虑第一次答辩不通过,夏天再考一次。

但是吧,情况还有点复杂——这个学生的老公偏偏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在尼日利亚老家把二房太太正式娶回家,这个学生说她现在人生唯一的希望就是成为学霸了……

然后我和老C就都无语了。。。

所以,我只想说:万恶的一夫多妻制啊!

那天去邻居家喝小酒。这家邻居以前提过,老公是英国隧道界大牛——虽然从外表上看更像是看门老大爷,哈哈。“老大爷”人可好啦,跟我们一样热爱威士忌,以及典型的OCD——这还是八卦的小巴发现的:每周收垃圾那天,垃圾车路过后,一般各家的垃圾桶都会歪歪斜斜地放在各家前园门口,如果他恰好赶上这个时候出门就特别好玩了,你会经常发现他这一路上,会忍不住挨家挨户地把空垃圾桶拉回到各家垃圾桶应该摆放的位置,完全收不住手。(脑补一下趴在某二楼窗台上眼睛瞪得溜圆的小巴效果更欢乐。)

不认识他之前不知道原来那些地铁啊、欧洲之星啊什么的有那么多段子和诡异的工作,比如才听说原来每天凌晨伦敦地铁里都有工人手工检查铁轨——一个人在黑咕隆咚的地下道里走啊走啊,伴随以铁轨螺钉伸懒腰时发出各种貌似人脚步声的回响……矮马,太适合写侦探小说了。说到各家的出行计划时,老大爷说他一月份要去南非,因为南非有个因地方贪污搞的豆腐渣工程,隧道出现渗漏要保险公司索赔,他被法院请去当专家证人鉴定是偷工减料还是正常索赔——矮马,感觉又是本小说哇。

他平时也给伦敦各高校的隧道工程专业授课,那天听我和小巴吐槽因为各高校都在比拼“学生满意度”,搞得现在高校老师教育学生都恨不得转800道弯,就怕学生不高兴,老大爷说他从来不用为这事分心,因为他每次上课前都跟一屋子准工程师说:“你们必须按我说的学,因为你们毕了业未必会再见到你们的老师,可是你们每个人以后在这圈里都回避不了我。”——哇哈哈,超霸气。

新年新app,下载了Merriam-Webster词典,觉得这里面的“每日一字”太好玩了,就算是认识的字读读词根什么的也挺有意思的,比如今天是mutatis mutandis,妈呀,读起来都很好听(当然,是在先花五分钟把舌头绕过来的基础上)

新年新专辑,照例每年第一周坐等下载维也纳新年音乐会——这是我大概四年前发现的一个对付每年“元旦后失落症状群”的一个招:有啥能比铿锵有力地新年音乐会更提精神聂?!施特劳斯的主旋律根本就是古典界的小苹果呀!今年的很好听哦,比去年的曲目我更喜欢。——当然,虽然这里假装很淑女,今年把课都压缩在这学期了,所以我猜开学后不用一周,我就要转回AC/DC然后在正常人看不到的地方自己“I said high, high voltage rock ‘n’ roll”了,嘎嘎。——不过把课挪到春季学期还是有好多好处的,比如你看,春节都要到了,MLB的spring training还会远哇?!

新年新零食,假期中无意在手机微博上看到一个做饭团的视频,口水横流,哇噻,在没有肉夹馍的英国,完全就是简版亚洲汉堡嘛,嘎嘎,感觉一下子解决了大Joy中午带饭的问题,最近一周一直在尝试各种配方。嘎嘎

IMG_0345

——然后这个照片被我粑粑鄙视得一塌糊涂,居然看图片就发现了各种原料上的偷懒,然后微信吐槽说我既不尊重米饭,也不尊重鸡蛋,伤害了菠菜,还对不起平菇和胡萝卜……我靠,吃口午饭真艰辛!

新年新阅读,昨儿个跟小巴说起来,鉴于我俩读完一些书之后都经常意犹未尽地碎碎念说对方真应该好好读读什么的(然后对方基本都没时间读),所以不如今年一起读12本书,一人点名6本,公平合理,尤其大Joy保留否决权,嘎嘎。确切的说是两个月读两本——因为总不能一本书买两本,得留出时间交换。

然后1-2月份俺俩各自找出的书就分裂得不能再分裂了——

谁点名的哪本,一目了然吧!怎么忽然有一种“考验marriage的时间到了”的感觉?啊哈哈哈哈

6条评论

Filed under 高色谱Gossip